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重生之賊行天下510

天地丸丸
本文:2021-09-17T02:42:38
第五一零章 血煞來襲

聶言跟NPC克萊米碰了面。

「年輕人,你找到魔法符文石了嗎?」克萊米看到聶言之後問道。

「是的。」

「把它們給我吧,由於你是第一個猜中所有謎題的人,所以能夠獲得雙倍的獎勵。」克萊米道,開始接收聶言遞過來的魔法符文石。

聽到克萊米的話,聶言驚喜了一下,他沒想到會有這樣意外的獎勵,這樣一來,交魔法符文石升級的話,就更划算了。

聶言將魔法符文石一組一組地交給克萊米,獲得了克萊米獎勵的,經驗值開始一截一截不斷暴漲,一道炫目的光芒在他的身上亮了起來,升到了八十九級。這才用掉62組魔法符文石而已,聶言身上的魔法符文石還裝了滿滿一背包。

這附近來往的玩家很多,看到身穿黑色斗篷的聶言跟克萊米聊天,身上亮起絢麗的升級時的光芒,都投來詫異的目光。

這個克萊米他們是知道的,是一個古怪的老頭,成天在這附近遊盪,暫時還沒有玩家觸發克萊米身上的任務,聶言是第一個。

「那個克萊米有發布任務嗎?」遠處一個玩家疑惑地問身邊的同伴。

「不知道,跟那個克萊米聊天的話,他會問一些稀奇古怪的問題,根本不知道他問的是什麼,難道那傢伙觸發了克萊米的任務?」

就在他們議論紛紛的時候,又一道白光在聶言的身上亮了起來。

這些玩家們呆住了,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草,又升了一級,那傢伙連升了兩級?」

「估計他等級很低吧?」

「不可能,六十級以下的玩家克萊米根本不會理,更別說發布任務了!」

六十級以上,什麼任務能連升兩級?

就在他們呆愣的時候,一道道白光落在了聶言的身上,連續三次,周圍所有玩家們都呆住了,難以置信地看著聶言所在的方向。

「我眼睛是不是看花了?」

「這他嗎到底什麼任務,一下子能升這麼多級。」

「那傢伙是誰?」

身穿一身黑色斗篷的聶言,愈發顯得神秘了。

聶言看了一下自己的等級,已經九十三級了,比自己預想的高了兩級,距離百級大關,只有一步之遙了。突破百級,聶言便能順利地衝擊影舞。

這是他這麼多年的願望,是否能在這一世達成?

想起前世晉級影舞失敗之後的頹喪,聶言握緊拳頭,這一世一定要成功!

聶言記得影舞的任務要到盜賊公會去接,在那裡盜賊公會的長老會引導你去觸發一個跟影舞有關的任務線索,晉陞影舞的任務大概需要兩個月左右才能完成,不過聶言還有一個選擇,那就是跳過影舞,去聖堂晉陞聖影舞,聖影舞比普通影舞要強多了,當然任務的難度也更高。

既然有機會晉級聖影舞,聶言絕對不會這麼錯過,一定要嘗試一番,就算失敗了,也沒有遺憾。

假如能夠在兩個月內成功晉級聖影舞,聶言絕對是盜賊中的第一人,第一個成就影舞的人。

一百級做影舞任務比較難,一般一百五六十級去做會比較合適,不過聶言身上裝備比較好,各項屬性都很高,應該沒什麼問題。

交完魔法符文石,聶言朝個人倉庫方向走去。

直到聶言離開很久,很多玩家還在不斷找克萊米聊天,想要從克萊米身上套出一些任務線索來,可惜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的,普通玩家根本無法解開那五個謎題。那五個謎題,蘊含了很多典故,要找很多資料才能確定答案,否則很難解開。

克萊米的謎題流傳了出去,越來越多的玩家開始研究謎題的答案了。

郭懷那邊還在不停地幫聶言收集魔法符文石,只要是魔法符文石就不停地吃進,估計過不了多少時間,他收購的魔法符文石就又夠聶言升一兩級的了。

聶言去個人倉庫準備了一些必備的消耗品,然後朝希爾頓要塞方向趕。

璀璨刀光等人都已經到希爾頓要塞了,他們還在城裡,不敢輕易出城,派人打探消息,先打聽清楚法師聯盟、神聖守護這些公會的動靜再說。郭懷也在不停地收集情報。

除了法師聯盟、神聖守護,光暗帝國、誅神之劍等公會都派了大批玩家過來。

希爾頓要塞雖然還是一片廢墟,但是廢墟之上,一棟棟建築正在重建,玩家資本也開始參與重建,越來越多的玩家、公會、團體在那邊購買地皮,興建店鋪,當然牛人部落也參與其中,星空藥店在那邊開設了分店。

聶言騎乘福爾克納戰馬狂奔,在平原上一掠而過,以他最快的速度,抵達希爾頓要塞至少需要將近半個小時,普通玩家估計要用一個小時左右才能到。

這是一個孤懸於外的要塞城市,目前只有萬分之一左右的玩家敢來這張地圖,希爾頓要塞附近刷新的魔物,不是普通玩家能夠對付得了的。

各大公會最頂尖的玩家都聚集在希爾頓要塞了,他們在這裡收集裝備,為將來衝擊百級做準備。

希爾頓要塞外面的平原上,出現了五個盜賊玩家,他們在叢林間布置著什麼。

「冥,你確定狂賊涅炎會來這裡嗎?」

「這裡是去往希爾頓要塞的必經之路,牛人部落的頂尖精英都在希爾頓要塞了,我不信他不來。」

「這倒也是,那邊的情報太不明確了,害得我們到現在還沒確定狂賊涅炎的行蹤。」

「狂賊涅炎哪會那麼容易上鉤,否則法師聯盟、神聖守護也不會開出這麼高的懸賞了。雇傭我們的那幫傢伙也不會這麼煞費心機。」

五個盜賊一邊聊著,在附近設置了一些陷阱。

「捲軸都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

「到時候聽我指揮。」

五個盜賊將一切準備完畢之後,陸續進入了潛行狀態,身體漸漸隱去。

聶言的福爾克納戰馬宛如一陣風一般,眼看著再過幾分鐘就要到希爾頓要塞了。

聶言正騎馬賓士,後面突然傳來一聲尖銳的嘯音,聶言心頭一緊,回頭看去,只見一道箭矢朝他身下的福爾克納戰馬激射而來。

聶言想要驅動福爾克納戰馬躲避,但已經來不及了。

噗的一聲,這道箭矢扎進了福爾克納戰馬的腹腔,福爾克納戰馬發出凄厲的慘叫,前蹄高高揚起,一股巨大的力量傳來,要將聶言掀飛出去。

聶言縱身從馬背上跳下,穩穩落地。福爾克納戰馬血量並不多,倒地斃命。

就在聶言剛剛落地,一張巨網從天而降。

聶言的目光迅速鎖定了遠處叢林里一個盜賊,那個盜賊大概三十多歲的樣子,身體健壯,穿著灰色的皮甲,雙手托著一把巨弩,這把巨弩的大小跟無頭騎士多羅之騎射弩相差無幾,用的是那種超大的箭矢。

就是這把巨弩射殺了福爾克納戰馬,幸好福爾克納戰馬掛掉之後可以重新召喚,否則就虧大了,但是忠誠度肯定會掉一些。

在聶言的側面,距離大概三十多碼,另外一個盜賊一掠而過,他稍微年輕一點,穿著銀白色的皮甲,正是他,在聶言落地之前的瞬間,用了一個高級蛛網術。

就在蛛網術即將籠罩住聶言的時候,他一個疾風步朝外面飛掠,閃開蛛網術。

一道無所遁形之光從天而降,白光籠罩了方圓五十多碼的區域,白光之中,聶言的身體顯現了出來,就在聶言暴露的瞬間,五個身影朝他撲了上來。

在被攻擊的時候,聶言有足夠的時間使用隨機傳送捲軸,不過他還是決定留下來陪這些人玩玩。

這五個盜賊靠近他的時候,聶言看清楚了他們的長相,是血煞的人。

這五張臉,聶言並不陌生,前世他研究過這五個人的視頻,他們的名字,分別叫冥、烈、影、宿、封,這五個人是一起進的遊戲,他們同屬於血煞,一個讓人聞之色變的組織。他們所有人的名字,只有一個字,那是他們的代號,這五個人是最頂尖的,最後都晉級了影舞。

擁有五個影舞,血煞組織想不出名都難。前世有好幾個大公會都對血煞拋出了橄欖枝,開高價想要將他們招入麾下,不過都被他們拒絕了,前世在信仰里,他們是傳說一般的存在。

那時候聶言只是一個無名小卒,就算碰到他們,他們都未必會理睬聶言,而這一世,聶言是牛人部落的會長,狂賊涅炎,這是一個讓無數人仰望的名字。

對於血煞找上門,聶言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他一點都沒有避退的意思。

五個盜賊猶如撲起的獵豹,從各個方向朝聶言圍了上來,氣勢決然,有種不死不休的架勢。

一對五,而且是五個聲名赫赫的傳奇盜賊,聶言不敢怠慢,迅速地向後飛退,手中的澤恩納德之劍烈焰大熾,吞吐著噬人的光芒。

那個叫冥的盜賊一個突刺,手中的匕首直逼聶言的咽喉。

格擋!

聶言橫起澤恩納德之劍,擋住冥手裡的匕首,叮的一聲,匕首和澤恩納德之劍發出清脆的撞擊聲。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