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讓我動情的坐台小姐

jiouguai
本文:2021-09-10T23:37:39
這是我第二次找小姐。
我和兩個朋友喝完酒來到我們小城最好的洗浴中心。其中一個賭球贏了錢一切費用他全包了。
我們興致勃勃地來到樓上,一大群穿著暴露到極點的小姐們花枝招展的站在那里我一眼就看到了她--一個非常苗條的女孩,穿著一件低胸的超短裙,雪白的脖頸和大片胸脯露在外面,裙子只能兜住她的小屁股,兩條雪白的大腿很修長,顯得很瘦弱,乳房不大但也將上身撐得很鼓,小方臉,文得細細的眉毛,眼睛很大,櫻桃般的小嘴,薄薄的嘴唇上文著唇線。個子不高,1。55左右。站在那群小姐中顯得有些出類拔萃。我看了她一眼,她也用很曖昧的眼光瞟了我一下。還沒找到平台,我沒叫她,跟著服務生向里走,但也沒忘回頭看她的背影。雖然瘦弱但很迷人。
她剛走了幾步我的朋友和她遇見了,“哎,不錯呀。有事沒?”她應了一句“沒
事啊。”“沒事一會過來啊”
我拐進包房。他們兩個也跟了進來。
大豬拿錢,我告訴他“一會我淦個大活(沈陽方言:操逼)”“行啊,我給你找”
我點點頭。老大有點喝多了,晃晃蕩蕩的做在沙發上。
“去把小姐喊來呀”大豬吩咐著服務員。“剛才我讓她過來的那個怎麼樣?”
我知道他說誰,點了點頭“挺好”
小姐進來了好幾個,她就在其中。
“來,你坐這,陪好我哥啊”大豬說著。她坐在我旁邊。另外幾個他倆誰也沒看上
都讓下去了。
她很熟練地坐在我身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我們都換了浴衣,胳膊,胸,大腿都
裸著的。我感到了她手的冷。我攥著她的小手“你的手真涼,沒人疼啊”“可不”
她的鼻音很重,聲音又略帶沙啞。
我拿起她的手“你的手挺漂亮”“我手還漂亮?”她也握著我的手。
“出台不”大豬問她。“你說出去呀?”她不懂。“你這里沒有聽房麼?”
“你說淦活呀?”她的聲音很小,有些羞澀的低下頭擺弄著我的手。“淦?{”
“行了,給我哥陪好啊”
她緊偎在我肩膀上。我摟著她。她的胳膊很細,給人一種用點力就能折斷的感覺。
“家哪的?”我撫摩著她的肩和背。皮膚太好了!非常細膩又光滑!
“鐵嶺”她也摸著我的胸。“哦,從大城市來得”我調侃著。“多大?”“20”
她笑了一下,揪著我的小乳頭。手也不老實的掀開我的短褲,又拉起里面的
紙內褲,調皮的往里看著並用手指扒拉幾下我委靡的小弟弟。然后嬌羞的衝我笑著
趴在我胸口上。
小姐又來了幾個,但他倆沒看上。
她看著大豬拿煙得手“他手怎那麼白?”的確,大豬是那種討女人一見就喜歡的
男人。1。84的個子,俊俏的臉,非常白淨,是人們常說的那種“小白臉”。工作
好,老婆好,兒子也有了,養尊處優的。手也的確漂亮,修長嫩白,象女人的,但
卻大了許多。
“讓我看看你手”她說道。“那你上他旁邊去吧”她笑著看著我“吃醋啊?”
我是有點也不知怎麼搞的。她見我不高興也就沒再去看,笑著掐我的胳膊,擰我的鼻子。
然后在我身上蹭著。“點歌吧”我讓她找歌唱。“你會什麼?”我摸著她光滑的身體,
手順著她的敞開的領口伸了進去抓到了乳房。贏贏一握,但非常柔軟細膩。
”你隨便點,我都會”我一邊摸著一邊說。“你淦嗎呀?!”她把我的手拿了出來。
“你不好啊,別裝繡啊(方言:做作)”大豬說她“一會什麼不讓摸?!”
“自己東西能便宜別人麼?對不?老公?”我點頭。她轉身點歌。超短裙提了起來,
里面蘭色紅花的絲制內褲露了出來。我忍不住去摸她的小屁股。
我倆摟著唱歌。唱‘大海’,‘喜歡你’。她的歌唱得不是很好。但我的注意力不在那上,
我痴迷于她光滑的皮膚。也許自己老婆皮膚不是很好,我特別喜歡皮膚好的女人,象緞子
一樣柔滑。
唱了兩首沒什麼勁,剛停下來大豬就說話了“告訴你,我哥可是男人中的精品,帥,東西大
活好,而且武器有特點”“我看見了,頭上有個記”“你什麼時候看到的?”“剛才呀!”
大豬看我一眼“行啊,一會你倆上樓好好交流一下,我可沒撒謊!”
我176,長相確實很帥,特有男人樣。但必須細看,屬于越看越耐看那種。
我們都喝了不少酒,老大眼睛通紅。好容易找到一個,也沒和我們說話就上樓淦去了。
她不勝酒力,俊俏的小臉粉紅,更增添幾分嫵媚。我親了一下。“等他們回來我們就上去”
她偎在我懷里點了點頭。
大豬關了燈到前面去唱歌。她躺在我腿上。我向她嘴上親去,本以為她會拒絕,可她卻
沒有,玩似的在我嘴上啄了一口。我一直以為小姐的嘴是不讓親的。我很高興又低下頭
在黑暗里嘴唇印在了她的小嘴上。她反應很好和我緊緊的吸著,我們的舌頭攪拌著,
互相吸潤著。感覺非常好,比和老婆接吻強多了。我喜歡接吻時嘴唇緊貼在一起,用鼻子
呼吸。可我老婆根本不會那樣,沒有一點技巧,教了好多遍也不行,我也懶得和她接吻了。
我們足足吻了半分鍾,她的手緊抱著我的頭。
剛分開,大頭就氣匆匆的進來了。
“怎麼這麼快?”我們問。“她媽的她不淦了”“你給她簽單沒?”“簽了。”“你射沒啊?”
“沒”“那你給她簽雞毛單那”大豬生氣地說著喊來了服務員。
大頭從進屋就沒好氣,有點鬧騰。我沒理他。
我摟著她“你叫什麼?”“小雨”她靠著我,摸著我的腿。“你感覺到我在抖沒?”
“感到啦!你怎的啦?”“沒事,我就是有點激動”“激動什麼呀?”“馬上就要淦你啦!”
她笑著又掐了我一下,低下頭咬著我的乳頭。我摸她的屁股向檔部伸去。
“有感覺沒?”她點頭。“我們上去吧”她點頭站了起來。
大豬還在和服務生交涉“我上去啦”
來到3樓,我說去下廁所。“我等你”她站在門外等我出來領著我向包間走去。
拐了兩個彎來到小姐們等客的房間外“你等一下”她走了進去。我站在敞開的門旁,里面
10多個小姐有坐的有躺的。在我對面半躺在沙發上的一個整只乳房都露在外面。我指了指,
她竟然把另一個也露了出來!我笑了笑。小雨拿了一件白色的東西走出來。“拿的什麼?
你是處女啊?!”她打了我一下拉著我拐進里間。
開好票我們進了包間。她拿著我的手讓我簽單我才知道她的名字是‘曉宇’我簽了手牌,
她極麻利地鋪好了床。原來她拿的是一件紙床單。
我脫掉上衣站在那。她幾下扒掉了自己的短裙。我欣賞著她脫掉乳罩和內褲的樣子,直到
一個活生生的美麗的裸體站在我面前。真的很美!我由衷的讚歎!小巧的乳房挺立著,雖然
瘦,但小腹卻很豐腴顯得肚臍很深,陰毛很茂密。
“你怎麼還不脫?等什麼?”她見我還穿著褲頭“我等你給我脫”她拽掉褲頭“有感覺了麼?”
我問。“那得看你的了”
我猛地抱住她 。
太美妙了!接觸到的地方一片滑膩柔軟!我吻著她的嘴唇撫摩著她光滑的后背和屁股。她馬
上呻吟起來。“恩。。恩。。”我的手在她的陰部摸索著。陰唇很大很柔軟已經有點潮濕了。
她向我身上攀著,陰毛很劇烈地磨我的雞巴。我的雞巴有了反應但好象是酒喝多了不太硬。
“老公。。上床啊”我摟著她倒在床上。她依然猛烈地吻著我使勁吸我的舌頭。我的回應也很
熱烈,一邊接吻一邊把她翻倒身上揉捏著細嫩光滑柔軟的小屁股,中指在她的壕溝里抽動著。那里已是汪洋一片了。我捏著陰唇和陰蒂,她也用陰毛在我雞巴上蹭著。我倆熱烈地吻著。我的手指插進了她濕滑的陰道。里面非常熱,淫水很多。她陰道里的熱度是我以前經曆過的女人里沒有的
我盡情享受著。喘息聲很濃。大頭從進屋就沒好氣,有點鬧騰。我沒理他。
我摟著她“你叫什麼?”“小雨”她靠著我,摸著我的腿。“你感覺到我在抖沒?”
“感到啦!你怎的啦?”“沒事,我就是有點激動”“激動什麼呀?”“馬上就要淦你啦!”
她笑著又掐了我一下,低下頭咬著我的乳頭。我摸她的屁股向檔部伸去。
“有感覺沒?”她點頭。“我們上去吧”她點頭站了起來。
大豬還在和服務生交涉“我上去啦”
來到3樓,我說去下廁所。“我等你”她站在門外等我出來領著我向包間走去。
拐了兩個彎來到小姐們等客的房間外“你等一下”她走了進去。我站在敞開的門旁,里面
10多個小姐有坐的有躺的。在我對面半躺在沙發上的一個整只乳房都露在外面。我指了指,
她竟然把另一個也露了出來!我笑了笑。小雨拿了一件白色的東西走出來。“拿的什麼?
你是處女啊?!”她打了我一下拉著我拐進里間。
開好票我們進了包間。她拿著我的手讓我簽單我才知道她的名字是‘曉宇’我簽了手牌,
她極麻利地鋪好了床。原來她拿的是一件紙床單。
我脫掉上衣站在那。她幾下扒掉了自己的短裙。我欣賞著她脫掉乳罩和內褲的樣子,直到
一個活生生的美麗的裸體站在我面前。真的很美!我由衷的讚歎!小巧的乳房挺立著,雖然
瘦,但小腹卻很豐腴顯得肚臍很深,陰毛很茂密。
“你怎麼還不脫?等什麼?”她見我還穿著褲頭“我等你給我脫”她拽掉褲頭“有感覺了麼?”
我問。“那得看你的了”
我猛地抱住她 。
太美妙了!接觸到的地方一片滑膩柔軟!我吻著她的嘴唇撫摩著她光滑的后背和屁股。她馬
上呻吟起來。“恩。。恩。。”我的手在她的陰部摸索著。陰唇很大很柔軟已經有點潮濕了。
她向我身上攀著,陰毛很劇烈地磨我的雞巴。我的雞巴有了反應但好象是酒喝多了不太硬。
“老公。。上床啊”我摟著她倒在床上。她依然猛烈地吻著我使勁吸我的舌頭。我的回應也很
熱烈,一邊接吻一邊把她翻倒身上揉捏著細嫩光滑柔軟的小屁股,中指在她的壕溝里抽動著。那里已是汪洋一片了。我捏著陰唇和陰蒂,她也用陰毛在我雞巴上蹭著。我倆熱烈地吻著。我的手指插進了她濕滑的陰道。里面非常熱,淫水很多。她陰道里的熱度是我以前經曆過的女人里沒有的
我盡情享受著。喘息聲很濃。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