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親密家人11-14

Reader
本文:2021-07-23T05:35:09
小芬跳下床,到衛生間裏接了盆水,出來時就聽到北屋裏的叫聲——

“小……強,媽真舒服……噢……鑽到腸子裏了……噢……”

“我……哦……媽,你的屁眼真棒……哦……”

小芬從床上拉起懷叔,指著北屋說:“你聽,他們在幹屁眼兒。”

媳婦的眼裏閃著興奮的光,聽聲音還真是這麼回事。懷叔不禁有些氣惱,麗蘋這騷娘們兒,和自己這麼多年都沒幹過她,兒子才幾天就弄到了。

公公的表情全看在媳婦眼裏,小芬端起盆子,給懷叔清洗雞巴:“爸,你要是想,我也可以的。”

“誰……誰那麼說了,我隻是有點兒不信。”自己的想法被人發覺,懷叔不好意思的遮掩。

“死要面子,想就想唄,我又不是沒有?”媳婦放下盆子,白了公公一眼:“阿懷,我要你給我洗。”

……

幸福的日子一天天過去,這種改變給這一家人帶來了新春。白天,在外人看來,公婆仍是公婆,小倆口也和和美美;一到了晚上,就變成了媽媽和兒子、媳婦和公公的世界了。

唯一讓人不安的,就是家裏的積蓄越來越少,這種隻出不進的日子是不能長久的過下去的。

懷叔那麼大年紀了,而且和媳婦的事鬧得滿城風雨,怎麼說都不適合再出去打工,小芬出於同樣的理由也不能再找工作,而麗蘋則認為兒子是自己的靠山,有兒子,自己不用再辛苦做活。

大家商量的結果是--志強最適合養家,也隻有他最適合工作。

為了這種生活能繼續下去,志強這次是真的去找了,每天一大早就出去,直到天黑才回來。

每一到家,家裏人都圍過來,等待著一天來的成果。心疼兒子的麗蘋訂了一條規矩:志強不到家,誰也不能吃晚飯。

日子一天天過去,養家的出路還是沒有結果,躺在床上,望著身邊的媽媽,志強的心裏很不好受,一家人的希望全在自己身上,再這麼下去怎麼行呢?

兒子的焦慮做母親的最瞭解,這麼多天來兒子明顯被曬黑了,麗蘋給兒子揶了揶被角,安慰說:“不用想太多,明天說不定就找到了,剛才那麼大力,你也累了,快睡吧……”

志強閉上了眼,卻怎麼也睡不著,有希望的地方差不多都去過了,明天到那兒呢?想著想著,一個名字跳了出來--

阿財!

前兩天還在街上見過他,身邊還帶著個很媚的女人,看來他過得不錯,憑著老同學的面子,或者能給自己找條出路。


 (十一)

當小強出現在阿財家裏的時候,阿財剛從床上起來,見到小強來訪,熱情的招呼他坐下。

“吳姐,上杯茶啦。”阿財朝裏屋喊了一聲。

“誰來啦?”前幾天見過的那個女人從裏面出來,她隻穿了件吊帶的紫紅背心,下麵是包身的白色短褲,豐滿的肉體在走動間別有一番風情。

接過荼水,阿財給那女人介紹:“吳姐,這是我的同學志強。”

女人大方的伸出手:“你好,叫我吳姐就行了。”聲音略帶沙啞,透著濃濃的南方口音。

志強這才細細的打量著她,看年紀在三十上下,應該是個少婦吧,濃妝豔抹的眉宇間透著一股蕩意,這樣的女人應該最有味道了。志強握住她的手說:“吳姐,打擾你們不好意思。”

女人偎坐在阿財的旁邊,翹起的小腿上下搖動著。一定不是本份的女人,志強一面下著結論,一面欠了欠身,對著阿財說道:“阿財,我有點兒事想和你談談。”說完,眼角又偷偷的瞄向吳姐。

志強的表情被阿財看了個正著,笑著對志強說:“咱哥倆好久沒在一起了,有話你還不直說?”

“這……”志強用眼瞅了瞅吳姐,求人的事總是不願太多人看見。

阿財把手攬住吳姐的腰,差一點兒就摸在奶子上:“吳姐不是外人,她可是我那一方的老闆哦!有什麼事你盡管開口,隻要我能幫得到的,就沒問題。”

吳姐大方的靠在阿財的肩上,邪性的粉臉上堆出笑來:“志強,你要是不方便說,我可以躲開一下。”

“哪裏哪裏!”志強趕緊掩飾,女人格格的笑了,阿財趁勢把手放在她奶子上,女人也不推辭,小腿擺得更快。

“我想找份工作可總找不到,不知你有沒有辦法?”

阿財的賊眼在瞬間轉了好幾圈,然後說道:“就這麼點事兒,交給我好了,隻是不知你肯不肯做?”

現在幾乎是走投無路了,隻要能夠賺到錢,還有什麼做不來的?志強趕緊應道:“什麼事我都肯做。”

阿財來了精神,摟著吳姐說:“她可是財神爺,隻要你能讓她答應你,你就有財可發了。”

“吳姐?”志強有些不懂:“你能幫我嗎?”

聽到生意,吳姐一下子正色起來:“志強,我有兩個賺錢的道兒,但都有風險,錢絕對好賺,就看你有沒有膽量。”

“這……”志強不禁沉吟起來,做什麼生意?還需要膽量,可別是黑道啊!“大姐你說吧,我先聽聽……”

吳姐從沙發上起來,在客廳裏走著:“你和阿財是朋友,告訴你也不怕你說出去,”說著又轉到志強身前:“一個是賣A片、一個是賣白粉,包你發財。”

“啊~~?”這兩條道可都是違法的,志強嚇得出了身虛汗:“這……怕不好吧?”

看到志強的反應,吳姐和阿財對視了一眼,又接著問道:“你不會不想賺大錢吧?”

“這……這……”志強埋著頭,不敢回答。

看來這小子不穩,身經百戰的吳姐朝阿財呶了呶嘴,拉著志強的手說:“跟大姐到裏面來,大姐和你詳細的說說。”又朝阿財大聲吩咐道:“阿財呀,你到街上買點兒吃的來。”

阿財應聲跑了出去,“啪”的一下鎖上了門。

志強跟在吳姐的後面走到裏間,裏面隻有張床,吳姐掩上門,讓他先坐在床邊,然後就開始脫衣服。

“大……大姐,你這是……”看到吳姐豐滿的胴體,志強不僅沒有沖動,反而有些害怕。

吳姐脫下外衣,她的奶罩是粉紅的薄絲,裏面的雙峰清晰可見,豐滿的屁股上穿了件黑色的丁字褲,細細的帶子深陷在股縫裏。

志強隻看了一眼就低下頭,這樣的女人好像毒品一樣誘人,本就邪性的吳姐現在看起來更香豔。看到志強的窘樣,吳姐輕笑著坐在他旁邊,淫邪的說:“志強,怎麼不敢看大姐了?我在臥房一向穿這樣的。”

“大姐,這樣不好吧,一會兒阿財回來……”

“阿財回來就怎麼了?他又不是大姐的老公!就連我老公都不反對我和別人的。”吳姐一面說,一面把手伸向志強的襠部。

她的手指玩弄著自己的肉棒,可志強卻不敢動,隻是說:“大姐,你說的事有沒有危險?”

“有什麼危險?大姐從二十來歲就做這行,都有十年了,你看大姐還不是好好的?”說著,吳姐的手拉開志強的皮帶,把手伸到內褲裏,搓弄起雞巴來。

“吳……姐……別……”受到玩弄的志強既感到了刺激,又不敢動手。

吳姐的手很會摸弄,才幾下,志強的雞巴就翹了起來。

“年輕人嘛,就要敢想敢做,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你看你,都這麼硬了,來!把褲子褪下去。”

摸別人的東西就像自己的一樣,吳姐拉著志強的褲子,志強無奈的讓她給脫掉,心裏也有些期盼了,可手仍舊不敢動。

脫光了志強,吳姐也拉下了自己的丁字褲,手指著床說:“志強,你往裏面點。”

“大姐,我……”

吳姐不理志強,徑自的擺正雞巴套了上去:“阿財那小子軟不拉幾的,大姐好幾天沒吃飽了,你的雞巴可夠長的啊!”

“是有人說長了點兒……”志強不知說什麼好,隨口應合著。

“大姐就喜歡長的。我對你好,你也要對得起大姐呀!”

“我……”話說得人一頭霧水,志強不敢回答。

“志強啊……噢……大雞巴,大姐可是真的對你好……噢……你的雞巴真硬啊……”吳姐按著志強的胸口,大屁股一上一下的猛套。

“大姐……哦……大姐……”

“聽大姐的話,保你賺錢,噢……你起來吃大姐的奶子,噢……”吳姐一面套弄,一面摟住志強的脖子。這個女人辦起事來像拼命一樣,壓得志強快喘不過氣來。

“嗯……嗯……”志強配合著吳姐的套坐,興奮得叫出了聲,吳姐的小穴一上來就夾得很緊,還一縮一縮的擠壓。

“現在告訴大姐,噢……好壯的雞巴,幹…還是不幹…?”吳姐搬起志強的頭,眼裏好像蒙上了一層霧,引的志強發狂,好似沉浸在夢裏。

“幹!哦……我好舒服……我什麼都幹……哦……”

“這才是姐的好乖乖,噢……用力咬……噢……對……”吳姐的手在志強的背上猛抓,讓志強用力的叼著乳頭,身子擺得更大了:“噢……小強,大雞巴的乖乖……噢……”

聽到吳姐乖乖的叫著,阿財的斧頭才放下來,其實他根本就沒有出去,吳姐是一個陰狠的女人,剛才給阿財的命令是如果志強不合作,就一下做了他。

屋裏的動靜鬧得挺大,阿財裝做剛回來的樣子敲了敲門:“吳姐,東西買來了。”

此刻的吳姐已推倒了志強,正在大力的猛幹著,聽到阿財的叫門聲,不快的回道:“你先在外面等著,還沒完事兒呢!”然後又捏著志強的肩頭,淫浪的叫著:“大雞巴的乖乖,用力幹大姐,噢……”

“吳姐……我快了……哦……”架不住吳姐的沖擊,志強緊咬牙關挺著不放出來。

吳姐的嘴角掛著一絲勝利的奸笑,穴心用力的吞吐:“小強,射到大姐裏面來。”

“嗯……噢……”經不住吳姐的迷惑加挑逗,志強一下噴了出去。

吳姐卻沒有立即下去,用手掌摸著志強的臉說:“志強,你可要好好幹,幹不好的話,大姐可會罰你的……”

雖然不知道吳姐的底細,可這個女人一定不簡單,反正現在也是沒別的辦法了,志強松了一口氣:“大姐,我想賣A片。”

“好啊,阿財,你進來吧。”既然目的已經達到,吳姐從志強的身上下來。推門進來的阿財見到兩人的樣子也沒有半分驚訝,隻是對著志強說:“志強,這下好了,往後的生意咱倆一人一半。”

赤裸的身子被阿財看到,志強反倒有些不自然了,一面穿著衣服,一面說:“往後還要你多幫忙呢!”

當下三個又詳細的說了分成的方案,最後讓志強先帶著一箱子A片回家。

吳姐把志強送到門口,一隻手攥住志強的肉棒,囑咐道:“可要小心點兒,出錯的話,大姐也沒法饒你的。”

既已上了船,是無法回頭的,志強肯定的說:“大姐放心,包管沒事。”

“哈哈,大姐出馬,一個頂倆,這回你的事好辦了。”送走了志強,阿財抱住吳姐一陣亂摸。

“什麼話?怎麼沒頭沒尾的。”

“你還不知道嗎?志強的爸爸和老婆在外面搞,被公安抓了,全市的人都知道。”

“真的?”吳姐在沙發上坐下來,掬出一枝煙,阿財急忙給她點上。

“當然是真的,看來大姐要找的人不用費事了。”

“沒想到這麼容易就能碰到,”吳姐吐了個煙圈:“可還是得一點一點來才行。”

“當然當然,憑大姐的手段,他們一家人肯定會做的,呵呵……”

(交上阿財這樣的朋友,志強可是倒大了黴。)

吳姐掐滅了煙頭,對著阿財一笑:“小乖乖,抱大姐到床上去。”

“你、你……還要?”

“我今天高興,一個怎麼夠?”

“那……好吧。”阿財抱起吳姐朝裏屋走去。

“格格……格格……”




 (十二)

志強搬著一箱子A片回到家裏,家裏人以為是什麼東西,都跑過來:“這是什麼?你從哪兒弄來的?”

志強不說話,把箱子打開,裏面整整齊齊的放了一箱子光盤,封面上都是赤裸的男女,擺著各樣的姿態。麗蘋和小芬羞得背過臉去,懷叔抓起一張光盤,指著志強說:“這可犯法啊,你知不知道?”

“我當然知道,不過隻要小心點兒,就不會出漏子。您就放心吧!阿財做了好幾年了。”志強隱瞞了吳姐的事,輕描淡寫的說。

“阿財?”麗蘋轉過身,接著問道:“就是你那個同學?”

“對呀!”

“對什麼?他可不是個好東西,聽說他還販毒呢!”一邊說著,麗蘋順手抄起兩張盤來,畫面上的一男一女正以觀音坐蓮的體位交合:“這、這東西……”

小芬也轉過來,在麗蘋的身後看著:“這……”

“咱們從阿財那兒拿十塊錢一張,一張可以賣到二十五,隻要一天能賣上十張,就是一百五十塊。”

一天賺一百五的話,一個月就能收入肆仟五,這比以前全家人的工資還高,收入倒是不錯,隻是--麗蘋坐在兒子的旁邊:“小強,你說這事保險嗎?”

“您看您就是膽小,人家阿財幹多少年了?家裏什麼都有。”志強從媽媽手裏接過盤:“再說,這樣的盤好賣,一天賣個三、五十張都沒問題。”

三十張的話,一天可就能賺肆佰伍,一個月不就是一萬多嗎?

小芬走到懷叔身邊:“爸,你看這事兒……”

“還是你們拿主意吧。要是做的話,可得小心點兒……”

懷叔的話等於是同意,婆媳倆對望了一眼,既然家裏的兩個男人都通過了,自己也實在想不出反對的理由。

“有時間的話,讓阿財到家裏來一趟,往後還得他幫忙呢。”懷叔說完後,戴上帽子。自從公安事件後,懷叔每一出門都得戴著帽子了。

“爸,你出去?”小芬給公公整整衣領。

……

從那以後,志強每天輾轉於車站、巷口,一天下來,總能出去個十來張,多的時候賣到過八十張。收入的提高,使整個家裏又充滿了歡聲笑語,不僅是麗蘋對兒子格外的關愛,晚上把他服侍得舒舒服服,就連懷叔和小芬對志強也是大變樣,經濟規律在家裏也是同樣起作用的。

生活的起色不能忘了恩人,一家人提議好好的請阿財吃一頓。

吳姐推說身體不適,沒有和阿財一同赴宴,讓一家人多少有些失望。但聽到阿財帶來的消息後,一家人恨不得把他摃起來。

“吳姐說了,下一批把價再往下調,給你們五塊錢一張。”阿財脫掉筆挺的西裝,小芬趕緊接過去掛好。

“阿財呀,這可全虧了你,等會兒咱爺倆好好的喝兩杯。”懷叔拉著阿財的手,親切的說。

“客氣什麼,志強我們是好哥們兒,再說可就見外了。”阿財咧開大嘴,嘿嘿的笑了。

吃飯的時候,一家都搶著把好菜堆到阿財的面前,阿財也是來者不拒,一面吃,一面誇婆媳倆的好手藝。

愉快的午餐過後,阿財提議搓麻將,懷叔和志強分坐兩邊,而婆媳倆則是輪流上陣。本來一家人是想故意輸錢給他的,沒想到隻要是小芬或是麗蘋叫聽的時候,阿財就會點炮,一個下午,阿財輸了兩千多。

麗蘋笑著把錢又推給阿財:“阿財,咱們隻是玩玩,這些你收起來吧!”

“阿姨,您這是什麼話,就當我孝敬您的吧。”阿財若無其事的擺著手,又掏出幾張票子,對著志強說:“你替我賣點兒菜回來,晚上咱們再好好喝點兒,喝完後還得接一批貨呢!”

“又到貨了?”志強問道。

“嗯,這回的貨在兩個地方取,得咱倆一同去。”

看著哥倆有說有笑的,一家人甭提多開心了。

或許是由於太高興,晚上阿財的酒喝得很多,到後來明顯的露出醉態,眼看都有十點了,阿財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志強,咱哥倆走吧。”

“這孩子,喝多了吧?”麗蘋挽住阿財的胳膊,阿財順勢便靠在她的身上:“阿姨,沒事沒事……志強,咱們走……”

“還沒事呢,連站都站不穩了。”麗蘋用力的攙住阿財,看著懷叔說道。

“要不這樣吧,我替你去,你先和人家說好了。”懷叔接過話頭,又戴上了帽子。

“這樣也好,你醒醒酒再走。”志強也跟著勸道。

“這……咳咳,好……吧。”阿財無奈的晃著身子,詳細的告訴父子倆各自的任務:懷叔到火車站等人,志強則先要找吳姐,然後和吳姐去另一個地方。

看著父子倆消失在夜色中,阿財的酒一下就醒過來了,這麼做也是吳姐給他的任務:讓志強陪她一宿。至於懷叔,則隻能是空等一夜了。

小芬給阿財沖了杯荼,和麗蘋一塊架著他在沙發上坐下來,阿財吐著酒氣,一手一個抱著婆媳兩人:“阿姨呀,謝謝你喲!弟妹,也要謝謝你。”說話間,手順勢放在兩人的奶子上。

阿財的舉動讓婆媳倆沒有準備,但一想到他喝醉了,也沒有發作。麗蘋推說要去方便,起身躲到裏屋;小芬要走,卻被阿財攔腰抱住:“弟妹,你炒的菜真香!”

“財……財……哥,別這樣……”小芬用手掰阿財的手指,但是阿財臂力十足,反倒更加用力,讓小芬整個身子都靠在自己的懷裏,毛手隔著衣服在奶子上一陣亂搓:“弟妹呀,家裏還有多少貨呀?”

“媽,您把東西藏哪了?”掙紮不動的小芬向婆婆求援。

“在……”麗蘋從裏屋出來,隻見阿財正摟著小芬亂摸,趕緊走過去:“阿財,你真喝多了,她可是你弟妹呀!”

本來是想解救媳婦的麗蘋,反被阿財同樣抱住:“阿姨,你是我伯母,她是我弟妹,在一塊兒坐會有什麼關系?”說著,在麗蘋的身上也揉捏起來。

“這樣……讓人看見不好……”麗蘋急得不知怎麼說了,阿財是得罪不起的人,往後的日子還得靠他呢。

“這麼晚了,哪會有人來?懷叔和志強都得明早才能辦完事呢!”阿財的膽子更壯,把手從麗蘋的脖領上伸到裏面,直接的放在奶子上:“再說,晚上沒男人,你們娘倆也寂寞吧?”

“阿財,你別這樣,阿姨都這麼大歲數了。”既然不敢得罪,隻能是小心的哄他了。

阿財卻軟硬不吃:“阿姨可別這麼說,我看您像我的姐姐,和弟妹就好像姐倆似的。”另一手又用力拉過小芬:“不信你倆看看,越看越像哎!”

“財……哥,你別……這麼大力,我痛啊!”小芬無奈的拽住阿財的手,阿財的手力氣真大,摟得人喘不過氣來。

“哪裏痛啊?是不是你的咪咪被摸痛了?”阿財步步緊逼,說得越來越過頭了,手指尋住乳頭,往上用力一拉。

“不……是,你小點力,揪得我受不了了。”說完這句話,小芬的臉已是通紅。

麗蘋實在看不過去了,乞求的說道:“阿財,你今天喝多了酒,就放過小芬吧!”

“阿姨,這麼說就不對了,我又沒欺侮小芬,隻是大家在一塊聊聊天嘛!”說完,用手把麗蘋的裙帶從肩上拉下,裏面的奶罩暴露在外面。

“阿財,你……!”麗蘋氣得想罵。

對麗蘋的反應阿財好像全然不覺,又用手把乳罩的帶子拉下,直接在上面摸弄:“阿姨呀,沒想到你這裏有這麼挺。小芬,你看你婆婆的奶子是不是很豐滿啊?”

“……”

“阿財,你再不老實,阿姨可生氣了!”

“阿姨可別生氣,這種事就是公安知道了也不會管的,就像我大伯和弟妹的事……”阿財的話拖著長音,對婆媳倆敲著警鍾。

沒想到他也知道了,婆媳倆一時啞口無言。

“阿姨呀,你是叫麗蘋吧?我就叫你麗蘋姐,管她叫小芬妹。”見到剛才的話起了作用,阿財輕松起來,用手指撚住麗蘋的奶頭:“麗蘋姐,你看你這裏都硬了哦!”

“別……別揉,阿姨痛。”到了這個地步,麗蘋也認了。

“這才是我的好姐姐嘛!小芬妹呀,你也把裙子脫掉,財哥想看看你們姐倆誰的咪咪大。”

“這……財哥,不要這樣吧……”小芬窘到了極點,就快哭了。

“你看你,比比有什麼怕的,你要是自己不脫,就讓蘋姐給你脫好了。”

“小芬,你就……自己……來吧。”看樣子,今晚是難逃這一關了,讓自己給兒媳婦脫衣服的話,可就醜大了。

小芬無奈的起身,慢慢的把裙子脫下來,又乖乖的在阿財的身旁坐下。

“喲!沒想到你還喜歡穿這種內褲,真性感哎!”阿財擺弄著小芬的紅色透明內褲:“蘋姐,你摸摸看,好滑溜哦!”阿財拉著麗蘋的手,小芬的內褲被拉得脫離了屁股,下部的帶子深深的陷在股縫裏。

“蘋姐,你再往這兒摸摸,都已濕了哎!”阿財拉著麗蘋的手摸向小芬的小穴,汗水把薄薄的布料都弄濕了。

“財……哥,別拽了,那裏痛啊!”

“阿……財,你放開阿姨的手,這樣不好受。”由於阿財的拉動,麗蘋整個人伏在他的腿上,他的腿又用力上抬,擠得奶子又酸又麻。

阿財松開兩人,把麗蘋的手放在腰帶上:“蘋姐呀,你把我褲子脫下來,替我摸摸就行了。要不的話,我還得和你們姐倆來一炮。”

如果摸摸就能去火的話,當然是好了,麗蘋順從的脫下他的衣褲,剛想握住肉棒,卻被阿財攔住:“蘋姐,你也脫光了,要不可能射不出來呀!”

“這……”麗蘋沉吟著,在媳婦面前脫衣服還真不好意思。

“我幫你脫好了。”阿財說著,從後面拉開拉鏈,給麗蘋脫得光光,“喲!蘋姐,你的大屁股真美呀!小芬妹你也看看,不僅夠白,而且又圓又翹的,這樣的屁股,摸起來才夠爽呢!”說著,拉過小芬的手:“你摸摸試試,是不是很滑溜?”

經過阿財半天的擺弄,小芬竟也有了種淫邪的快感,手掌隨著阿財在婆婆的臀上、大腿根遊走,可對阿財的話卻不敢回答。

“你說話呀,蘋姐的屁股是不是夠美?”

“是……”

“小芬!你胡說什麼?”麗蘋斥責著兒媳,小妮子的手在臀溝上鑽來鑽去,迷迷濛濛的竟也有些快感。

“蘋姐,你就當她是你妹妹好了,別發火嘛!”說著,又拉著二人分坐在兩邊,把麗蘋的手放在雞巴上:“說真的,越看你們越像姐妹,蘋姐,你現在先給我套套。”

阿財的雞巴又黑又粗,麗蘋顫抖著握住,輕輕的上下滑動,阿財反把手伸向麗蘋的小穴,手指在穴溝處磨擦。

“阿財,你不用摸阿姨,我……”阿財的手指技巧的頂在陰核上,害羞夾雜著快感陣陣襲來:“阿……財,別再動了……”

“蘋姐,你的小穴可出水了哦!”阿財又拉過小芬:“小芬妹,你坐到蘋姐後面去,給她摸摸奶子。”
 (十三)

到了現在,婆媳倆已沒有反抗的念頭,怕羞的同時,心裏竟也有些期待。小芬聽話的坐到麗蘋後面,環著她的腰身,把手放在奶子上。

“小芬妹,你這樣做不對,應該用兩根手指夾住奶頭。”阿財一手挖著麗蘋的小穴,一手指點著小芬,小芬合作的用兩根手指撚住麗蘋的奶頭,“這樣就好多了,手指要動,捏捏它也很舒服的。”說著,另一手在麗蘋的穴裏抽插:“蘋姐,你說我說得對不對?”

“小……芬,手輕一點……阿……財說的……對……”上下都被玩弄的麗蘋忍不住二人的擺弄,用手大力的套著雞巴。

“蘋姐,你說阿財這樣孝敬你好不好?舒不舒服?”

“……阿姨說不出……”一想到身後的兒媳,麗蘋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那可能是我伸得不夠,小芬妹,你讓蘋姐躺在你身上。”阿財指揮著小芬摟住麗蘋,把她的右腿放在自己的膝蓋上,然後伸長兩根手指,插入麗蘋的小穴裏:“蘋姐,這回應該可以說了吧?”

阿財毫無憐香惜玉之心,手指放肆地在裏面沖撞,麗蘋松開他的雞巴:“阿……財,痛啊……”

“蘋姐,對不起,我小點力吧,沒想到你的小穴還這麼緊。”然後又抓起麗蘋的手放在雞巴上:“不過,蘋姐你也別放手啊,是不是不想給我摸出來,想讓小穴試試小弟的家夥?”

“不是,不是……阿財,阿姨……蘋姐……害怕……”

“蘋姐,你可不是怕我吧?哦,對了,你是不是怕我的雞巴?”

“嗯,嗯!”麗蘋用力的點頭。

“蘋姐,雞巴有什麼好怕的,你是怕它硬,還是怕它粗啊?”一面說著,阿財把手放在麗蘋的手上,引導她輕輕套動,“蘋姐,我的雞巴是硬了點兒,不過也不用怕,插到穴裏會更舒服的。”阿財讓麗蘋停下來,拿著她的拇指在肉棒上滑動:“有小姐還說粗哩!蘋姐,你說說看,我的雞巴真粗嗎?”

“嗯……這……”

二人的對話使小芬聽得入神,停下手來,從婆婆的肩膀處偷看,眼尖的阿財對著小芬說:“小芬妹,你還是坐我旁邊好了。”又讓麗蘋的手握得緊緊:“蘋姐,你還沒告訴我呢?”

“是……粗,讓人握起來都怕……”

麗蘋終於就範,阿財又追問道:“比志強的粗嗎?”

“粗……你……!我怎麼知道?”麗蘋險險說漏了嘴,要是讓阿財知道母子也共床的話,那可就更不得了了。

“對不起,蘋姐,是我問錯了。小芬妹,你比比看,懷叔和志強的雞巴你都知道的。”不容分說,阿財抓住小芬的手握在上面:“你摸摸看,和他們爺倆的比比?”

久經考驗的肉棒黑紅得泛著光,上面的青筋根根暴露,光看著就讓人害怕,“阿財……”小芬紅著臉,欲言又止。

“小芬妹,叫我財哥才好嘛!”阿財讓婆媳倆緊靠在身邊,又對著麗蘋說:“依我看,蘋姐也叫我財哥吧!嗯……?蘋姐?”

麗蘋說不出話,輕輕的點頭。

“小芬妹,你比出來了沒有?”阿財一手一個,摳挖起二人的小穴來。

“是……財哥的粗……一點兒。”

“噢,隻粗一點兒,這回蘋姐不用怕了吧?”阿財的手指整根都伸到了婆媳倆的穴裏。

“嗯……嗯……”麗蘋不願說話,但下身又抵抗不住阿財的挑逗,忍著不講出來。

“小芬妹呀,財哥想問你一件事,你要是不想說就算了。”

“什麼……事?”

“你覺得是和志強吃穴爽呢,還是和懷叔爽?”

小芬羞得抬不起頭:“這……這……”

“別不好意思,說不定蘋姐也想聽呢!”阿財嘿嘿的笑著。

小芬抬臉望向麗蘋,麗蘋正被阿財摸得酥麻難耐,強忍著說:“我不想……嗯……”

“蘋姐既然不想聽就算了吧!哎,蘋姐,你的水都流在沙發上了。”阿財抽出手指,上面沾滿了麗蘋的淫液,“哎,還有騷味呢!小芬妹你聞聞。”說著把手指移到小芬面前,就快碰到她的嘴了。

“有沒有味?”

“……”小芬不敢說什麼,搖了搖頭。

“聞不出來,那就舔舔試試。”阿財想把手指放在小芬的嘴裏,被她一下躲開。“這有什麼,不髒的,我先試試。”阿財用舌頭舔了舔:“喲!還真有點騷味,我聽人說一想辦事就會有味的,蘋姐,你的小穴是不是想了?”

眼前的男人好像一個惡魔,讓人又不敢得罪,也不敢回答,他的話每句都是逗弄,一回答就鑽到他的套子裏。盡管小穴被他逗得淫液泛濫,麗蘋還是咬著牙關,一個字也不肯再說。

阿財抬起麗蘋的另一條腿放在自己的膝蓋上,雞巴正好在她的大腿根中間:“蘋姐,你可能是累了吧?坐在我身上休息一下。”又拽過麗蘋的手,讓她摟住自己的脖子,再用力一攬她的腰,讓麗蘋整個人坐在自己的身上,對著小芬說:“小芬妹呀,蘋姐累了,你就把它打出來好了,出來後,我還得回家呢!”

看著阿財對婆婆的逗弄,小芬的欲火早已點燃,恨不得能有個肉棒立刻插到穴內。聽到阿財的吩咐,立刻用手握住,由於麗蘋的大腿在兩邊,搓動之時手背也磨著麗蘋腿根,渾身無力的麗蘋無奈之下,隻得用力的分開大腿,將粉嫩的穴肉暴露在阿財和媳婦的眼前。

“小芬,你看蘋姐的穴都張開了。”阿財一手揉著麗蘋的奶子,一手指著下面。

“阿……財,哥……別再逗阿姨了,我……”

“蘋姐,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又沒有外人。再說,這事你們姐倆也不會告訴別人的吧?”阿財又拿起小芬的另一隻手,放在麗蘋的穴上:“小芬妹呀,你也給蘋姐摸摸。”

小芬的手指撩開陰唇,指尖在陰核上逗弄,麗蘋抖著身子:“小芬,你……你別亂摸,嗯……嗯……”

“媽,是不是要小點兒力?”真的得罪了婆婆,以後的關系就不好處了。

“不是……是……嗯……”

“財哥,媽她……”小芬不敢再動,淫浪的看著阿財。

面前的兩個美人一大一小,一個坐在自己身上,一個斜趴在旁邊,老的淫水連連,小的透著風騷,看得阿財大樂,向著麗蘋說道:“蘋姐,你要是想的話就坐上來吧,小芬妹是不會說出去的,是不是?”

“是……媽你就別再忍了,嗯?”

“阿……財,阿姨……小芬……”麗蘋看了兩人一眼,“阿姨可讓你們害苦了……”說著,麗蘋揮起粉拳,捶打著阿財的肩膀。

“蘋姐,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小芬妹呀,你扶著點兒,要不她可要摔下去了。”阿財扶著麗蘋的腰,讓她分開大腿,跨騎在自己的身上,小芬在後面托住婆婆的後背,把麗蘋夾在中間。

麗蘋用手扶著肉棒,往下用力,卻總是不得要領,阿財的龜頭太過粗圓,頂得穴肉生痛也無法套進,阿財用力往懷裏一帶,麗蘋的豐臀隨著翹起:“阿……財,不行呀!阿姨進不去……”

“小芬妹呀,你用手幫一下忙,等會蘋姐也會幫你的。”阿財一面指揮,一面在麗蘋的香臀上撫摸:“蘋姐,你的屁股摸起來真爽啊……”

明知道這樣會使人害羞,小芬卻有種異樣的快感,用手指掰開麗蘋的陰唇,讓龜頭抵著陰道口,輕聲的說道:“媽,你現在試試,應該可以了。”

“小……芬,你……也要折磨……我嗎?”麗蘋忍不住性的需求,慢慢的往下套去,卻被阿財用力壓住胯骨,堅硬的龜頭一下頂到了裏面。

“……噢……阿財!……阿財!……”

“蘋姐,你……別這麼興奮嘛,這才剛進去一點兒,你搖搖屁股就好了。”阿財不理會麗蘋的叫鬧,讓小芬從後面搓弄麗蘋的奶子,兩手抱住她的屁股用力的搖動。

“啊啊啊……阿財!……啊啊……阿姨不行的……”

“蘋……姐,哦……小穴含得好棒!小芬妹,你大點力氣,蘋姐會更加舒服的……”

“媽……哦……媽……你動得真快。”小芬不住的搓揉,隻見麗蘋好像騎馬一樣的在阿財的身上晃動。

“媽,你真厲害,哦…我快扶不住你了……”

“小芬,你抱著我點兒,哦……哦……”麗蘋仰著身子,背靠著小芬,下身隨著阿財的手上下、左右的擺動,堅硬的雞巴幹得小穴又酸又癢:“財…哥,阿姨……大姐要讓你幹散了……哦……”

“蘋姐,我還真沒想到你有這麼風騷,又會擺弄,還會叫床。”阿財看著麗蘋的浪樣兒,接著說:“你叫得真好,比小姐叫的還爽呢!”

“阿財,大姐不來了……你竟會逗人……”

“就是嘛,財哥,你還真在行哎!媽,你現在還脹嗎?”見到婆婆和阿財幹得火爆,小芬也癢了起來。

“不……脹……了,還很……舒服!……哦……抱緊我……媽快了……”

“小芬妹……一會兒蘋姐洩了後……你就上來……”

“好吧!”

……

一場大幹過後,婆媳倆癱軟在阿財的懷裏,在她們的眼裏,阿財已不再是個壞蛋,而是有些可愛了。

阿財一手一個摸住二人的奶子:“現在比出來了,蘋姐的咪咪大,豐滿;小芬妹的咪咪小,但夠挺……”

這一夜,志強讓吳姐引誘得幹了三炮,待到醒來時,已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唯一可憐的懷叔,竟也沒閑著,在天快亮時,也架不住暗娼的挑弄,跑到了她的家裏……

就這樣,吳姐的計劃順利地得以進行,一家人瘋狂的賺錢辦法也即將實現。
 (十四)

阿財回去後,把當晚的事詳細的作了彙報,最後他說:“謝謝吳姐,我真過足癮了。”

“傻乖乖,隻要你肯聽話,那娘倆還不盡讓你玩?”

“那可太好了,現在該怎麼做?”阿財給吳姐點上煙,陪她坐在床上。

“攝影機已經帶來了,從明天開始,不再給他們片子。”吳姐仰著臉,吐了一口煙。

志強一家人卻是另一番樣子,每個人都保守著各自的秘密,回味起那晚的事來,心裏都還會興奮。麗蘋和小芬徹底消除了偏見,反倒是每天笑呵呵的,娘倆還經常在一起偷著說起阿財的名字。

志強依舊每天賣片,時不時的往阿財家跑,想趁機和吳姐重溫一遍那夜的風流,吳姐卻是耐住了性子,半是引誘,半是欺騙的就把志強弄得迷迷糊糊。

這樣過了大約有一周,志強的片子賣的差不多了,正要去阿財處取,沒想到吳姐和阿財先找上門來。

一家人好似迎接神仙一樣的把二人讓到裏邊,婆媳倆還不時的和阿財逗上一眼。幾句閑語過後,吳姐面帶愁容的說道:“最近那邊來話說片子過不來了。”

“吳姐,我還正想取片子呢!”志強急的站起,“到底是什麼原因?”

“哎,別提了,幾個壓盤廠被抄了,根本就無法再生產。”阿財接過話頭,也是一臉的沮喪。

這可是個大問題,沒片子可賣,家裏的生活……

“她吳姐,就沒有別的辦法了?”麗蘋嘴急:“一家人可都……”

吳姐歎了口氣:“大姐呀,我看往後你們還是改行吧!”

“改行?您……也知道我們家的情況,哪那麼容易呀?”小芬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如果這個生意再無法做,到哪兒找工作呀?

“小芬妹呀,這回真的沒辦法了,我也要找別的道了。”阿財適時的添了一把火。

一家人沉默下來,這件事來的太突然,往後……

吳姐察言觀色,覺得時機也差不多了,沖著阿財呶了呶嘴,阿財欠了欠身,為難的說:“其實吳姐還有個大買賣……”

“阿財!你別亂講,那種事沒人會做的……”吳姐向阿財打著眼色,卻故意讓一家人看個分明。

“她吳姐,你說的是……”

“吳姐,你要是真有好事,可得想著我們點……”

“阿財……哥,什麼事說來聽聽……”一家人異口同聲的說了起來。

阿財頓了一下,接著道:“這事,我覺得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那可是幾十萬的大買賣呀……”說著,又轉向吳姐:“大姐,你說呢……”

“叫你別說你不聽話,也罷,說就說罷……”吳姐氣憤的數落阿財,又對著麗蘋為難的道:“大姐,是這麼回事,那邊人說要一種片子,想讓我在這邊找幾個人拍……”

“什麼片子?”麗蘋聽得不太明白,追問了一句。

“就是,就是咱們現在賣的這種……”

“啊……!”一家人嚇了一跳,拍黃片?這可絕對不行!

阿財拿起吳姐身邊的背包,從裏面掏出一大捆錢來:“這是那邊給的訂金,拍一部片子……多少錢?吳姐!”

“拍一部片子是三十萬,唉……反正蘋姐她們也不會做這種事……”吳姐掐滅了煙頭,無奈的說道。

三十萬!賣片子要賣多少年才行啊……

“吳姐,你……能不能再說詳細一點?”志強有些好奇了。

“小……強……”麗蘋瞪了兒子一眼。

懷叔和小芬也看著志強,卻沒有麗蘋那麼強烈。

“其實在我們那邊,很多人都在拍的,這種片子是賣到國外去的,”吳姐說著,又從挎包裏拿出十幾張光盤:“國內的人無法看到。這些盤,就是一家人拍的,他們家,現在連車都買了……”

客廳裏靜悄悄的,都在等著吳姐繼續說下去。

“說實在的,拍上兩張片子,一輩子就夠用了,而且,比賣片子可要安全得多,永遠也沒人知道!”吳姐擺弄著鈔票,這麼大一捆錢,看起來很耀眼。

“她吳姐,這事聽著是……但……”麗蘋欲言又止。

老婆的話讓懷叔很是不滿,這個騷娘們,連這種話也敢說!懷叔對吳姐笑了笑:“她大姐,謝謝你的好意,我們……”

“爸!吳姐還沒說完呢!”媳婦拽了懷叔一把,拍不拍先放一邊,聽聽有什麼不可以的?

吳姐撩了撩裙角,超短裙被卷了起來,在大腿的根部,露出一片黑毛,吳姐若無其事的繼續:“說實話,我也拍過這種片子。”

“啊?……”除了阿財,一家人的臉都紅了,目不轉睛的盯向吳姐。吳姐毫不閃避,反倒把腿大大的分開,沒穿內褲的私處就暴露在大家面前,看得志強直流口水。

吳姐笑了笑:“其實都是過來人,像做愛這種事也沒什麼,就像我拍片子,可又有誰知道?全都賣到美國去了。”吳姐伸出十指,上面的兩個大鑽戒爍爍放光:“我的這兩個戒指,就是第一次拍的時候人家給買的……”說話間,吳姐不經意的把裙子又往上帶了帶。

“大姐,你的裙子……”阿財給吳姐提了個醒。

吳姐低頭一看,好似剛發現下麵的情況,但又笑笑說:“不用大驚小怪,咱們都是熟人,再說,志強早就看過了。”

“嗯……?”一家人看著志強,怪不得這幾天老往那裏跑。

“其實懷叔那天早上,和車站的大姐……”吳姐語態平和的說著一家人的隱私:“阿財和蘋姐、小芬……”

“這……”一家人啞啞的坐著,既對對方的背叛表示不滿,又為自己的行為後悔。

吳姐看到自己的話起了作用,又掏出了煙,阿財匆忙給她點上。“其實都無所謂的,誰不需要啊?阿財,你坐到大姐身邊來。”

盡管不知吳姐要幹什麼,阿財還是愉快的坐在她旁邊,吳姐把手伸向阿財的褲襠,一把抓住他的勃起部位:“你剛才看大姐半天了,早就硬了吧……”

“你的裙子那麼短……”阿財也不甘示弱的把手往吳姐的大腿伸去,一家人默默的看著,卻沒人出言阻止。

吳姐接著說:“拍一部片子隻要半天就成了,神不知鬼不覺的往國外一賣,就是三十萬!阿財,你的手別亂頂……”

眾目睽睽之下,兩人的淫穢動作讓人吃驚,四口人中有三位和她們兩人有過房事,唯一清白的懷叔也被吳姐抓了辮子,眼睜睜的看著二人在自家淫亂……

阿財的肉棒已被吳姐摸了出來,她的小穴也夾住了阿財的手指,懷叔正想躲到房裏,卻被吳姐叫住:“懷叔,我們能不能借你們房裏用用?”

這句話要在往日一定會一口拒絕,可今天不知怎的,懷叔竟隨口說道:“你們到裏屋去也好。”

“謝謝啦,阿財,抱著大姐到裏面。”吳姐偎在阿財的懷裏,快進屋時,又對著一家人說:“拍片的事,你們再想想,真沒什麼的。”

“格格……格格……大雞巴的乖乖,大姐好愛你呀,格格……”

“大姐,你太厲害了,我恐怕支持不了太久……”

臥房裏的門沒有關,吳姐和阿財的喘息聲很清楚的傳到外面,性的歡娛富於傳染性,很快的就傳到了一家人身上。小芬自覺的坐在公公身旁,麗蘋也向兒子招著手:“小……強,扶著媽點……”

剛才吳姐進屋的時候,不經意的用腳把錢碰到了地上,方方正正的十萬塊錢擺在那兒,讓人忍不住要去看它。

“阿財!……用點力嘛……這麼快就不中用了?”

“不是的,吳姐,我和蘋姐與小芬時就……很行的……”

婆媳倆聽了這話,羞著躲到男人的懷裏:“爸,我其實……”小芬用眼角瞟著懷叔,小聲的伸辯。

“小強,阿財是亂……說,你別信……”麗蘋也為自己開脫。

“不用再說了!”懷叔大手一揮,不耐煩的打斷婆媳倆的解釋,人家都說出來了,誰會不信?倒是這捆票子……懷叔把錢拿了起來,大家也一同注意到他的手,他的手因為激動而抖起來了。

“這錢?到底賺不賺?”

懷叔看了看大夥,盡管沒有說出口來,可他的意思大家都懂了。麗蘋靠著兒子,一副全憑志強當家的樣子;小芬也咬著牙,就等公公的一句話。

“志強,你的意思是……”畢竟這個家現在是兒子在支撐,懷叔放下架子,征詢他的意見。

“要是我說,也不是不可以,隻要……”

“隻要什麼……?”麗蘋、懷叔和小芬幾乎是同時問了出來,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隻要有一點的阻礙,這件事就不能做。

“隻要什麼……我可在聽呀!”裏間吳姐喘息著問道,雖然正和阿財辦事,可客廳裏的對話吳姐卻聽得清清楚楚。

“吳姐,我是說……”

“什麼?你們有什麼問題,大姐打包票。”吳姐推開阿財,也不穿衣服,赤裸著從裏屋出來,她的大腿間濕淋淋的,豐滿的胴體看得懷叔也眼睛發直,這個吳姐還真是大膽啊!

吳姐在懷叔身旁坐下來,毫不避惟的倚著他的肩膀,懷叔自然的想躲,卻被吳姐拉住:“大哥,我都不在乎,格格……”說著,故意把一條腿搭在懷叔的腿上:“其實,這種事隻要看開了就隻有快樂了,拍拍片子嘛,又不是和外人。大哥,你說是不是?”

吳姐的雙腿修長,微隆的小腹下,誘人的三角地帶還一松一緊的,淫邪的誘人想做些什麼。懷叔故做輕松的看向天花闆,他的另一面,小芬的手正掐著他的大腿。

“吳姐,你說全賣到國外,可以保證嗎?”志強一面對著吳姐吞口水,一面問道。

為了給一家人做示範,去掉他們最後的羞愧心態,吳姐走到志強面前,對著麗蘋笑了笑,然後分開兩腿跨坐在志強的身上:“大姐說的話,你還不信?什麼時候騙過你呀?”

在眾人面前被吳姐撩逗,讓人感到非常刺激,但礙於媽媽就在身旁,隻能看著不能動手,志強的聲音一下軟了:“吳姐,我當然相信……”

“她吳姐,你還真開放啊!”麗蘋的話裏帶著醋意,兒子本來是自己的,現在同著這麼多人就讓你這樣?

“大姐,這是享受!要是拍片的話,你也要像我這樣坐在志強身上的……格格……”吳姐又把手摸向志強的臉:“他很棒的!”

兒子的東西還用你說?“她吳姐,這事就這麼一說,還有沒有什麼別的?”麗蘋忍著沒有發作,隻是用力的瞪了兒子一眼。

“如果要拍的話,我們要先簽一個合同。阿財,你把合同拿來。”

阿財剛穿好衣服,聽到吳姐的招呼,連忙打開背包,從裏面拿出一份合同書來遞給吳姐,吳姐就坐在志強的身上,開始念:

一、拍片場地在懷叔家裏,道具和服裝則由吳姐提供。

二、演員聽從指揮,對服裝、道具的應用要無條件接受。

三、為了拍片需要,演員要聽從吳姐和阿財的指導。

……

十、拍片完成後,演員的酬金為三十萬,如果由於演員的不合作造成拍攝困難,吳姐可據情況扣減酬金。

 立約人:


 甲方:吳姐

 乙方:(演員)懷叔、麗蘋、志強、小芬

……

讀完了合同,吳姐環視著眾人:“其實,立個合同對我們也好,你們也可放心,如果簽的話,這十萬塊就當做定金。”

一家人互相看了看,覺得好像沒有問題了,懷叔站了起來:“吳姐,你們可要守信用哦!”

“當然,當然。如果沒問題的話,還請你們簽個字。”

好像做夢一樣,一家人都簽上了名字。吳姐笑著把合同收起,吩咐道:“明天,阿財帶著蘋姐、小芬去買衣服;懷叔和志強留在家裏,我給你們講講要注意的地方。”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