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重生之賊行天下340

天地丸丸
本文:2021-07-23T02:44:08
第三四零章 醉酒

從文科考試考場上出來。聶言長長地出了口氣,720分的卷子,一個小時內完成,那些題目難度極高,他估計他能考到500分就已經很不錯了,很多題目他都沒什麽把握。

“成績怎麽樣?”翟浩、夏玲紛紛圍上來關切地問道。

“據說曆年指揮係和星際宇航的分數線,大概在600分左右。”夏玲道。

謝瑤清澈的目光看向聶言。

“先不考慮這些了,看運氣吧,不能進就算了。”聶言笑笑道,隻要能進第一軍校就可以了,至於能不能進王牌專業,不能奢求那麽多。他已經收到了第一軍校的錄取通知,有這張錄取通知在,就等於在某些機關掛名了,別人輕易不敢動你。動了第一軍校的學生,就等於挑釁第一軍校的權威。就算世紀財團這些有深厚背景的大財團,也要掂量著點,要是惹惱了第一軍校,他們想搞垮一個財團是很簡單的。

聶言之所以要進第一軍校,正是衝著這身份去的,有了這個身份相當於給自己增加了一層保護傘。他就不用害怕有人背後搞一些小動作了。

聶言把自己被第一軍校錄取的消息給父母發了過去,父親和母親都很激動,尤其是父親,沒有考入第一軍校是他畢生的遺憾,聽說聶言考進了第一軍校,聶父老淚縱橫,聶言也算是為他圓了一個夢。

電話裏,聶言可以明顯聽出父親的聲音有點顫抖,回想前世,父親知道他沒有考上第一軍校那種失望的表情,他也是感慨萬千。

現在終於沒有遺憾了。

聶言和翟浩、夏玲等人出去開心了一下,吃了飯,唱了一會歌,席間聶言和謝瑤被灌了很多酒,都有了一些醉意。

杯盤狼籍,聶言看了一眼身旁的謝瑤,謝瑤有點醉了,臉紅彤彤的,如朝霞一般,平添了幾分嫵媚,她沒穿外套,穿了一件略微有點緊身的白色羊毛衫,將她的身線完美地襯托了出來,妖嬈動人。她就像是一個美麗的精靈,不管走到哪,都是所有人的焦點。

來的時候包括唐堯在內,總共九個人。唐堯有點事先走了。剩下的人一直玩到下午一點左右,大家都蠻開心的。

到了散席的時候,幾個同學陸續離開,隻剩下聶言、謝瑤、翟浩和夏玲,場麵冷清了很多。

翟浩對聶言打了一個眼色,轉頭對夏玲道:“我們先走吧,讓聶言送謝瑤回去,聶言的車正好停在樓下。”

夏玲意味深長地看了看聶言和謝瑤,微笑道:“好吧,我們就不打擾他們的二人世界了。”

翟浩和夏玲一起出去了。

聶言看向謝瑤,謝瑤低著頭,有點緊張地將披至肩膀的頭發捋到後麵,暖紅色的燈光反射到謝瑤的臉上,發出淡淡的迷人的光暈。此時的謝瑤,美得猶如女神一般。

“我送你回家吧。”聶言低頭對謝瑤道。

“嗯。”謝瑤應道,感覺到聶言灼熱的目光,她的心顫抖了一下。這不大的包廂裏,就剩下他們兩個,她怎能不緊張。

酒意有些上頭,看著謝瑤俏麗的容顏,朝下方看去。朦朧之中,聶言的腦海裏又浮現出了一幅幅畫麵,地下城的密室裏,杳杳那光潔如玉、妖嬈動人的身體,跟謝瑤的身影重合到了一起,假如謝瑤就是杳杳......聶言的小腹處升起一團熱氣,恍惚間回到了前世。

“謝瑤。”聶言低沉地呢喃,鬼使神差地攬住了謝瑤的腰,他明顯地感覺到,謝瑤的身體緊繃了一下,有點掙紮。

一種熟悉的觸感,觸動了聶言的神經,這是多麽遙遠而又熟悉的感覺。

可能是酒意太重,聶言的腦海嗡的一聲,兩世的情感,在此刻宣泄而出。聶言抱住謝瑤,把謝瑤壓在沙發上,吻住了謝瑤的嘴唇,一種絲滑柔潤的感覺衝擊著聶言的腦子。

聶言腦海裏全是地下城密室之中的畫麵,他被一種純粹的欲望支配。

謝瑤並不理解,聶言對她的感情是何等的濃烈。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謝瑤慌亂地用雙手抵住聶言的胸口,但是她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抵擋聶言,被聶言抱緊之後,她全身有點發軟,已經沒有了一絲力氣。

聶言的手撫摸過她的全身,俏挺的胸部,因為練習跆拳道異常緊繃修長的腿部,然後從謝瑤羊毛衫的下麵鑽了進去。

謝瑤感覺到聶言的大手在自己身上遊移。聶言的手跟她的皮膚接觸,從腹部往上遊移的時候,她的心髒幾乎要跳出胸前,身體劇烈地掙紮,然而她的掙紮是無力的。

不知道聶言要作弄到什麽時候,謝瑤心慌意亂,

聶言的手撫過謝瑤光滑的肩膀,正要解開文胸的扣子,謝瑤的反應突然變得劇烈了起來。

謝瑤的心雖然係在了聶言身上,但是這一切對她來說,還是太快了。

酒勁上頭的聶言腦子瞬間清醒了過來,他突然明白,自己做得太過火了點,坐了起來,晃了晃腦袋,有點頭暈。看向謝瑤,謝瑤的衣衫有些淩亂,腹部還留出大片雪白的皮膚。

謝瑤趕緊坐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衣衫,想到剛才發生的一切,羞赧不已,她不敢去看聶言的眼睛。

“對不起,剛才我喝醉了。有點衝動。”聶言有些歉疚地道,主要還是杳杳和謝瑤可能是同一個人,這個消息對聶言造成的衝擊太大。這樣冒犯了謝瑤,要是她對自己產生不好的印象,這就太得不償失了。

謝瑤俏臉滾燙,看了看聶言道:“聶言,你送我回去吧。”雖說謝瑤也有點氣惱聶言剛才的唐突,但看到聶言歉疚的樣子,氣也消了。

“嗯。”聶言站了起來。

謝瑤整理了一下淩亂的衣服,站直了身體,隻覺得腿一軟。差點坐了回去。

聶言趕緊扶住謝瑤。

“我喝醉了,頭有點暈。”謝瑤掩飾了一下尷尬,她渾身癱軟,連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我背你出去吧,我車裏備了醒酒藥。”聶言道,到車上吃點醒酒藥,那就什麽事情都沒了。

“不用了。”謝瑤趕忙搖頭道,大庭廣眾,被人背出去,影響太大了。

聶言看著謝瑤,lou出一絲爽朗的笑容,轉身將謝瑤背了上來。

謝瑤驚呼一聲,心跳加快了很多,但是很快地,她稍微安靜了下來,貼著聶言寬厚的後背,有一種踏實的安全感。

聶言把謝瑤背到車上,兩人吃了點醒酒藥之後,就好多了。

兩人坐在車子裏沒有說話,一種旖旎的氣氛在兩人之間蔓延,發生了剛才的事,兩個人都有些尷尬。

“我們走吧。”謝瑤道,她的聲音很輕,這時候,她也不知道該如何麵對聶言。

“嗯,你家在哪?”聶言啟動了車子,車子在開闊的大街上疾馳而過。

“碧水雲間小區。”

謝瑤說完,聶言愣了一下,碧水雲間,這不就是他家住的地方嗎?想想也是,碧水雲間是華海市最頂尖的別墅小區,環湖而建,風景優美。一般富豪級別的人物,都會選擇在那一帶居住。

聶父買下碧水雲間的別墅,也是有一個目的,碧水雲間經常會舉辦酒會,住在碧水雲間便於跟富豪們交際。打開門路,有一句話叫做,住得距離精英們越近,離成功就越近。像謝瑤家這麽有錢,把房子買在碧水雲間是很正常的。碧水雲間很大,謝瑤家離他家應該不會很近,否則前世肯定會遇到的。

“我家也在碧水雲間。”

“呀,真的?”謝瑤驚奇地問道。

“你以後可以經常來我家看看。”

“嗯,正好可以見見伯父伯母。”

聶言和謝瑤聊著,車子朝謝瑤家所在的方向開去,跟聶言想的一眼,謝瑤家和聶言家距離並不近,在湖的兩邊,一個從南門出,一個從西門出,怪不得前世沒有碰到過。

聶言把謝瑤送到家裏,看著謝瑤走進家門,這才開車回家。

聶言回到家裏,聶父聶母把親戚朋友都叫了過來,慶祝了一下。聶言被一眾親戚們的誇讚,聶父、聶母都覺臉上有光。

熱鬧的聚會一直持續了兩個小時,這才各忙各的離開了。

聶父紅光滿麵,跟聶言聊起了公司的事情,由於拓跋家跟世紀財團鬧翻,雙方互相給對方下絆子,他趁機攜大筆資金介入,在拓跋洪野拋售股份的時候撈了不少,聶父手頭握有的資金總量,已經達到了驚人的程度。

聶言分析了一下,聶父重創了拓跋洪野,這間接地幫助了拓跋時,拓跋家那點事,還遠遠沒有結束。

“你說說,我們接下來該怎麽做?”聶父看向聶言道,他想看看,聶言有什麽看法。

“拓跋家受了重創,世紀財團那邊也沒占到什麽便宜,世紀財團在信仰裏注資了好幾個公會,未來是我們重要的競爭對手,我們何不在這個時候,多收購一些世紀財團的股份,以後或許能收到奇效。”

聶父想了想,聶言說的,確實有幾分道理,具體細節方向,還需仔細考量。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