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親密家人6-10

Reader
本文:2021-07-22T16:06:29
關好房門,小芬請公公坐好,“爸,我先換件衣服,這一身都是土,您先喝杯飲料吧!”說著遞給懷叔一聽可樂,進裏屋去了。

媳婦的賢慧更加使懷叔不安,這麼好的媳婦卻碰上志強那樣的丈夫,還有麗蘋,這個風流的娘們兒竟然連兒子都勾引,真是氣死人了!等會兒媳婦不知會怎麼說?這個家,全讓她們母子倆搞砸了,讓人說又說不出,可一想到心裏就不是滋味。懷叔把手枕在腦後,歎了口氣。

“爸!”小芬隻穿著內衣從裏屋出來。

黑色的內衣襯得她的皮膚更顯雪白,薄薄的料子遮不住年青誘人的胴體,尖挺的乳頭,腹下的毛發都隱隱可見。

“小芬,你……”見到兒媳的打扮,懷叔心裏竟強烈的跳起來,她穿成這樣是要幹什麼?我可是她的公公啊!

“你穿上外套吧,這樣……不好。”懷叔不敢看兒媳的身體,垂著頭說道。

“今天天兒熱,剛才幹活弄了一身汗,我怕把衣服弄髒了。再說……爸也不是外人,那天晚上您不是也看過了麼?”小芬說著朝公公走過去,拿起懷叔手上的可樂:“爸,您怎麼不喝啊?”

懷叔還在想那晚的事,原來自己的偷看媳婦全知道了,聽她的口氣卻並沒有責怪的意思。莫非?……懷叔抬起臉來,小份正微笑的看著自己,隨著身子的動作,高聳的雙峰誘人的在眼前晃動。

“爸,快喝吧。”小芬打開可樂,遞到公公的手裏,若無其事的挺起胸膛,笑著看住公公。

這孩子,真讓人沒辦法,說的懷叔不好意思再看,轉頭對著另一面說:“小芬,你想怎麼辦呢?”

小芬就等著公公的這句話呢,用手攬住懷叔的胳膊:“我也不知道,這個家就爸爸是好人,我往後就……全靠您了……”說完,身子一傾,順勢靠在懷叔的身上,“嗚嗚”的哭了。

媳婦的舉動讓人沒有準備,看著身上的小芬,推也不是,哄也不是,“小芬別哭,小芬別哭。”懷叔放下可樂,把手放在媳婦的頭上輕輕的拍著。

“爸,嗚……嗚……往後我就指望您了,嗚嗚……”小芬雙手纏上懷叔的脖子,趴在他的肩膀上,這使她的奶子頂在公公胸前,每哭一聲,身子就扭一下,弄得懷叔不敢再動,隻是小聲的安慰著:“別哭了,爸往後聽你的就是了。”

“真的?!”小芬抬起頭來,眼裏充滿了對公公的信任,眉宇之間,又包含著一絲複雜的愛慕。

兒媳的凝視讓懷叔更加不安,這麼近的接觸還是第一次,嬌豔的紅唇、白嫩的臉蛋,都使人沖動,最要命的是小芬那勾人的俏眼,好像能把自己的內心的感覺都看明白。

小芬大膽的注視著公公,細心的審視著眼前的男人,他雖然年紀偏大,可是強壯的身闆給人以安全感,不像志強那樣,非但人長得單薄,而且竟能做出與母親歡好的事來。

“爸,您怎麼不說話?”

媳婦不僅環摟著自己的脖子,還把奶子在身上蹭來蹭去的,逗得公公渾身燥熱,眼前老是想起那晚上小芬的屁股、雪白的臀部、黑色透明的蕾絲內褲……

見公公兩眼發直的看著自己,小芬的欲火慢慢點燃,既然她們母子倆可以做愛,我和公公有什麼不行的?想到這兒,嬌聲的叫道:“爸!”

“嗯?”

兒媳的呼喚把懷叔叫醒,隻見眼前的小芬媚眼含春,好似一朵待放的鮮花一樣誘人,心裏不禁歎道:“小芬真美呀,隻是不知家裏還留不留得住?”

“爸,你剛才想什麼?”

“沒……沒什麼。”

“那您的臉可紅了哦!”小芬打定了主意,開始進攻了。

“熱……熱的。別和爸開玩笑。”

“您剛才說的是真的麼?”小芬兩手用力,身子和公公貼得更緊。

“當然是真的,你不信麼?”媳婦的挑逗發生了效力,懷叔的手漸漸地動起來,滑到了媳婦的裸肩上。

公公的動作,小芬敏感的體會到了,索性把身子整個壓在他身上,兩條腿分開騎往懷叔的大腿上坐下。

“爸,您能……再說一次嗎?”

媳婦的屁股恰巧壓在微隆的襠部,壓抑的欲火一下被點燃,他的手抖著攬住小芬的玉背,喘著氣說:“小芬?,別逗爸……爸受不了。”

“那,我問您,您真的都聽我的嗎?”

“當然,不過爸要回去了,太晚了老張會關門。”

“我要您今晚住這兒。”這句話說完,小芬兩手搬過公公的頭,一下堵住了公公的嘴。

媳婦的大膽攻擊使懷叔沒有準備,慌忙的躲閃。

“嗯……嗯……”小芬的舌頭在懷叔的嘴裏亂竄,兩手把得更緊,終於,懷叔放棄了抵抗,任由媳婦的香舌在嘴裏肆意的挑撥。

“嗯……嗯……”

……

長吻過後,小芬把懷叔的手放在腰上:“爸,往後我就要你……了。”

“小芬,你嚇壞我了。啊,你想清楚了嗎?”盡管媳婦是主動的投懷送抱,可心裏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其實,我早就想……了,爸您先洗個澡吧。”小芬拉著懷叔起來,用手脫他的衣服:“您也累一天了,好好洗洗吧。”

“還是我自己來吧,你……先等我一會兒。”說著,懷叔走進了浴室。

等待是漫長的。

懷叔一邊洗著身體,心裏卻仍然緊張,這種事要傳出去的話……

“爸,您還沒好嗎?”臥室裏傳來小芬的呼喚聲。不管了,麗蘋和小強不也是做了?懷叔擦了擦,穿上內褲走了出來。

“爸,我在裏屋。”兒媳的聲音好似一根繩子,拉著公公不知不覺的就打開了臥室的門。床上的小芬蓋上了一條被單,她的內衣褲散落在床角,小芬用害羞的音調說道:“爸,先把燈關了吧。”

“嗯。”

懷叔機械式的爬上床去,小芬已經掀掉了被單,待懷叔躺好後便偎了上去,“阿懷,先親親我。”說著把奶子送到了嘴邊。

媳婦的稱呼一下變了,變得讓人有些不適應,變得讓人想發狂。

懷叔用嘴含住小芬的奶頭,慢慢的舔,“阿懷,噢……阿懷!”小芬撫摸著公公的頭發,盡力的上挺。

“小芬,爸舔得對麼?”摸著媳婦的胴體,懷叔按捺不住激動,也跟著回應著。

“阿懷,你舔得真好,再含……深一點兒,對……噢……阿懷……”

公公的鬍子很硬,所觸的部位讓小芬又癢又麻,兩手順著他的背部來回地摩擦,然後突然移到他的下部:“爸,你也硬了,噢……爸爸……阿懷!”握著公公的老槍,雖然是隔著內褲,它的粗壯也讓人害怕。

小芬輕揉慢撚著懷叔的家夥,弄得懷叔吃的更猛:“爸……也想要你呀……哦,小芬……”

“爸,你把旁邊的那個包遞給我。”小芬把腿纏在公公的身上,指著懷叔的枕旁。

“你要找什麼?”

小芬打開皮包,然後把手又放在懷叔的肉棒上:“爸,我還沒懷孕,你這裏得……”盡管沒有說完,她的手上已經多了個避孕套,在這種事上,女人要比男人細心多了。

懷叔微拱著腰,讓小芬把內褲脫下,當小芬用手直接握住公公的雞巴時,她的手已經發抖了,以前一直以為小強的陽具夠受的了,沒想到還可以長這麼粗。

“爸,”小芬把套子套在懷叔的雞巴上:“等會兒我先在上面,我怕……受不了。嗯?”

“嗯。”

看著媳婦慢慢的分開腿,慢慢的坐下來,懷叔閉上了眼,來吧!!!!!!

“啊,阿懷!啊……真粗……”小芬拿著陰莖,把龜頭在穴口處一點一點的往裏塞。

“啊……啊……阿懷,你的真大……噢……”橡膠套一沾上淫水,就變得光滑,小芬稍一下沉,龜頭就鑽了進去。

“啊……啊……”

“小芬,慢點吧,你的……太緊……哦……”媳婦的吃力懷叔能清楚的感覺到,他用手托住小芬的屁股,以免突然進去後她受不了。

“阿……懷!啊……好粗啊……脹滿了……”禁不住長久的煎熬,小芬用力的往下坐,公公的粗壯陽具全頂了進去,充滿了穴腔,幾乎沒有縫隙了。

“爸,你的雞巴……怎麼這麼粗!”小穴裏的壓迫感讓小芬有些害怕,向公公撒起嬌來。

“爸是天生的,一會兒當你適應了就好了,先別動。”開始時麗蘋也是這樣的,懷叔知道這不會成問題,雖然希望媳婦能套上幾套,可也不好意思明言,隻是用兩隻大手捏住她的屁股蛋,強忍著自己不往上挺。

果然一會兒之後,小芬覺得不再發痛,把手支在公公的胸前,輕輕的套了兩下,這回反倒是從未有過的舒服:“爸,現在還緊麼?”

“不那麼緊了,別逗爸爸了,動動嘛!”兒媳的適應期已過,下麵也忍得夠了,懷叔用手把著媳婦的細腰,輕聲的催促著。

“怎麼動啊?阿懷,你比我懂得多。”小芬騎在公公的身上,和他開起玩笑來。

懷叔有些想笑,這小媳婦,又在耍滑了,這更增加了情趣,把手又托住她的屁股上下搬動:“就這麼動,爸幫你吧!”

“好啊,爸還真有兩下子,嗯……大雞巴……爸爸。”

“小芬……我的好媳婦,隻有你懂爸的心啊,套快點……哦……小芬……”

“爸……阿懷……嗯……你別用那麼大力嘛……嗯……”

“爸爸好不好?……”懷叔用手揉著小芬的奶頭。

“小芬好不好?……”媳婦摸著公公的臉。

“好……大雞巴……阿懷……”

“好……小媳婦……我的好媳婦……”

……

翁媳倆開心的你來我往,臥房裏充滿了無邊春色。

而家裏的母子倆也沒閑著,做著比他們更刺激的動作,叫得比他們更歡。

雖然外賓早就走了,小芬還是天天加夜班,湊巧的是:隻要小芬加班,也就是懷叔該值夜班的時候,直到小芬的父母旅遊歸來。

家裏的麗蘋母子,每逢翁媳加班的日子,總要吃上一頓好飯,往往飯還未吃完,人就跑到床上去了。

一家人就這麼快樂的生活著,家裏也不再有吵鬧聲,對於各自的忙碌都很興奮。

幸福而平靜的日子過了不久,平和而快樂的生活就被打亂了。



還是親娘好

(七)

自從翁媳倆發生關系以來,這個家就變了,變得平和,變得快樂。麗蘋不再嘮叨,而是每天笑逐顏開;志強變得孝順,有事沒事的都要請教媽媽;懷叔和小芬每天都準時離家,到另一個地方享受生活,把家留給了熱戀中的母子。

孝順的兒子每天把媽媽侍候得舒舒服服,體貼的媳婦也讓公公煥發了青春。和諧的性生活使每個人都得到了益處:麗蘋變得更美、志強開始強壯、懷叔變得年輕、小芬的少婦風韻更顯迷人……

麗蘋在兒子的愛撫與滋潤下,獲得了從未有過的滿足,對老公是一點感覺也沒有了,隻要小強的手往身上一碰,人就軟綿綿的,任由他撫來擺去。

這一晚翁媳倆剛走,志強就纏上了媽媽。三兩下脫掉衣服,挺著雞巴頂在麗蘋的屁股上:“媽,你快點洗吧!”

麗蘋正在洗碗,頭也不回的說:“急什麼?等會兒讓你吃夠了。”嘴裏雖然這麼說,對兒子的表現卻很滿意,這孩子勁頭實足,到底是年輕人啊。

志強撩起媽媽的裙子,把手壓在臀溝上:“媽,一會兒有好東西讓你看。”兒子的手磨擦著屁眼,兒子專門愛摸這地方,摸得麗蘋翹起屁股。

“能有什麼好東西?你……先進去,媽一會兒就好了。”

“我就在這兒陪媽洗。”志強沒有走的意思,反倒是拉下母親的內褲,把手指直接放在菊花蕾上:“媽,你這裏癢嗎?”

“癢個屁,你這孩子,可不許往裏伸啊!”盡管屁股翹得更高,可嘴裏還是不能說出來。

“媽,你告訴我怕什麼?嗯……這裏有點幹。”

兒子的話說的沒頭沒尾的,正在想著他的意思,那裏傳來酥麻的感覺,好似有什麼在刮著一樣,一回頭,隻見兒子的舌頭正在那兒亂舔。

“你幹什麼?那兒多髒啊?”想一下推開他,可手上都是油,氣得麗蘋直跺腳。志強好似沒發覺一樣,兩手緊抱著媽媽的大腿,舌頭動得更快。

“媽,你舒服不?”

“不舒服。”

“真不舒服?”

“真……你這壞蛋,那裏也能……舔嗎?”酥酥的感覺讓麗蘋拿不住碗,拱著屁股等著兒子更強烈一些。

“媽你先趴下來,這兒變大了。”志強說著,用手分開媽媽的大腿,根本不容人考慮,麗蘋撐住洗碗池,腰往下沉:“小強……你……的舌頭…………別往裏鑽……”

“媽,你這裏在動,一松一緊的……”

“別……說話……哦……別說……”

“再舔一會兒就差不多了,已經有個洞了。”兒子用舌尖撩逗著花瓣,中間的部分漸漸開闊。

“你想……幹什麼?可別打壞主意……哦……”

志強站了起來,用手摸了摸媽媽的小穴:“媽,你這裏可出水了,你先慢慢洗吧,我進屋去了。”也不待麗蘋回答,徑自的走出去。

“你……小強!你氣死媽了!等會兒媽也不理你!”正是舒服的時候,兒子竟突然結束,麗蘋氣得破口大罵。

“媽,我在我房裏等你呀!”

“等也不去,媽往後不再理你了。”明知道自己會受不了,兒子反而拿起翹來,看誰先講和?想到這裏,麗蘋匆匆的洗完,回到自己的房裏。

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的感受,那種全身都麻的體會還真是第一次,要是多舔會兒該……不知一會兒他會不會進來?要命的兒子,媽怎麼能說出口呢?

志強把那天的A片放進影碟機,把聲音開得很大,坐在床上看起來,這種片子媽一定沒看過,早就想讓她看又怕她不肯,等她進來吧。

“啊啊……啊啊……使勁吃……啊啊……”兒子的房裏傳來做愛的聲音。

“小強,你在幹什麼?”

“我沒幹什麼。”

聽到淫蕩的做愛聲,麗蘋心裏癢得難受,既然你不來,媽也就不需客氣了,悄悄的下床,向兒子的臥房走過去。

“你在看什麼?”盯著螢幕上的淫亂場面,麗蘋語帶訓斥。

志強的手正放在雞巴上,一邊搓動,一邊回答媽媽的話:“媽,這電影是國內拍的,還是一家人呢!”

“胡說!哪家人會拍這些東西賣?”

“真的是一家人,不信您看看,”志強拉著媽媽坐在床邊,從後面摟住麗蘋的乳房:“一會兒就出來了。”

螢幕上呈現出一個中年女人和二十歲左右的少年,女人牽著男孩的手,“這個是媽媽,那個是她的兒子。”志強摘下麗蘋的胸罩,用手指摸著奶頭。

“你把手拿開,媽不讓你摸。”剛才的事她還沒忘,用手推著兒子的手。

“好麗蘋,剛才是我不對,就別生氣了,等會兒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小強把媽媽的手放在肉棒上,自己則把手伸進了媽媽的內褲裏。

兒子剛才一定是打槍了,摸在手裏濕滑滑的,麗蘋用手套弄起來,把身子靠在兒子的肩膀上:“往後可不許氣媽了,聽到了嗎?”

“我沒氣你呀,我的好麗蘋。”志強的手指一下插在媽媽的小穴裏:“你也濕了啊!”

“誰是你的麗蘋,叫我媽!”兒子的家夥在自己揉撚下繼續膨脹,小穴也被他扣得出水,麗蘋強忍著不先說出來。

“媽,你看那兒子在幹媽的屁眼。”志強一面說,一面把手指伸到媽媽的屁眼上,或許是看片的刺激,媽媽的那裏一緊一松的動著。

“媽,你想嗎?……”

“那兒……那麼小,受得了嗎?”剛才在廚房裏就被兒子逗起了欲火,現在兒子的手指在那裏挑弄,螢幕上的母子則是活生生的幹著,粗大的雞巴在菊花洞裏進進出出,而被幹的媽媽好像很受用是的用力地擺腰扭臀。

真的有那麼舒服?心裏一面想,手一邊比劃著兒子的雞巴,似乎比螢幕上的男孩的還要細一些,“小……強,你……想……嗎?”媽媽還是有些怕。

志強正往下脫著她的內褲:“咱們可以慢慢的啊,您要是受不了,我就停下來。”

“你可要聽話啊!”

“當然了,我也不想讓麗蘋痛嘛!”

麗蘋配合著兒子的手,讓他把內褲褪下去,志強在背後舔了兩下:“媽,你要趴下來,把屁股翹高些就不會痛了。”

麗蘋兩手撐在床上,盡力地把臀部往後翹,仍帶點不放心的回頭說:“你可要……聽媽的啊!”

“保證沒事兒,我先給您舔舔……”志強伏下身,把舌頭抵在上面轉起來,巨大的快感朝全身襲來,麗蘋有些招架不住,把屁股盡力的往後送:“小……強……噢……小強……”

要命的是兒子把手指伸到小穴裏抽插,玩得媽媽喊叫起來:“小強,媽好舒服……你的舌頭……媽……”

不遠的前面,螢幕上正是母子大幹的交合部位大特寫,麗蘋好似做夢般的狂亂:“兒子,先別……舔了……快點兒進來……”

志強兩手撐住臀肉,把龜頭抵在媽媽的屁眼上,往裏慢慢用力:“媽,我要進去了。”

兒子的雞巴正頂在那兒,麗蘋緊張的想要退縮,“媽,你別怕嘛,這就進去了……”志強把住媽媽的大腿,用力往前一送,龜頭鑽了進去。

“啊……小強……痛……”緊小的菊穴突被撐開,麗蘋忍不住兒子的撞擊,喊了出來。

“媽你要放鬆,放鬆就不痛了,我的雞巴被夾得也不舒服,放鬆點兒……”兒子鼓勵著媽媽,肉棒緩緩的移動:“現在就好多了,媽你還要放鬆,哦……媽真緊啊……”

麗蘋盡力使自己冷靜下來,果然像兒子說的那樣好多了,反倒是沒被幹到的地方空空的,想要被什麼填滿:“兒子,你再往裏試試……慢慢來……嗯……慢慢……嗯……”

“媽真緊啊,雞巴被套得真舒服,你還痛嗎?”志強說著,又往裏挺了一大截:“還是這兒好啊……媽……我爽啊……”

“媽也……舒服,不過你不能都進去,你的長啊!”

痛感被充實所替代,麗蘋的屁股扭動起來,往後慢慢的配合著兒子的進攻。這種美妙的感受對志強而言也是第一次,用手摸著媽媽的美臀,感受著菊洞的溫熱……

“媽,你美嗎?”

“不錯,你這壞兒子,竟會想這些東西,媽都讓你玩過了。”

“什麼都讓我玩過了?”

“我那兒連你爸都沒碰過,便宜你了,往後可別讓媽傷心啊!”

“媽,沒別人的時候我叫你蘋兒吧!”志強把手從後面伸過去,摸捏著麗蘋的奶子。

“嗯!壞兒子。”兒子的調皮讓麗蘋淫興更高,主動的往後拋送著臀部。

“那你要叫我老公!”

“不行,我叫你……強兒。”

“好啊,現在強兒要加快速度了。”

“隻要不全放進去,多快媽都受得了。”

母子倆在家裏放肆的歡好著,而外面的翁媳倆就沒這麼開心了。
(八)

小芬和公公出來後,就分著騎車繞著到她父母家去,為免被人看見,懷叔先去了趟值班室,老張看到懷叔過來,急急的說:“阿懷呀,我正想找你呢。”

“找我?你有什麼事嗎?”

“剛才我侄兒打電話過來,說我大哥的病犯了,想讓我今晚過去陪陪他。”

是這樣啊?這種事確實應該去看看,可是自己要值班的話,小芬怎麼想?剛才下樓時,小芬還說已買好了飯菜,要和自己吃夜霄呢。懷叔左右為難,想來想去,還是媳婦重要一些,犯難的回道:“老張啊,我今晚也有要緊事,不如我明早早點兒過來,你明早再去吧!”

老張搓著手,無奈的說:“那好吧,明天你盡量早點兒吧。”

告別了老張,懷叔又騎上車,這個時候天已經擦黑,小芬也該把水放好了。

十多天來,媳婦把自己打扮得好像年輕了十歲,有時候連自己都吃驚,在媳婦的身上竟能堅持到那麼久,小芬年輕的肉體非常吸引人,每當媳婦在身上套弄時,恨不得把她全身都吻過來。

一想到媳婦在床上的媚態,懷叔不覺的哼起了小曲。在床上,小芬可比麗蘋要強多了,不僅是刺激,她還懂體貼人,不像麗蘋那樣隻顧自己快活的需索。越是這樣,自己越離不開媳婦,反倒是主動的撫摸,主動的求愛。

就快到小芬的家了,懷叔的呼吸都有些變了,不知媳婦現在脫光了沒有?

剛往裏拐,就見小芬從裏面騎車出來,附近還有人,懷叔也沒敢搭話,掉轉車子在後面跟著。

“爸,我媽她們回來了。”小芬頭也沒回,沮喪的說。

“啊!?”這個消息對懷叔來說是個打擊,剛才勃起的家夥也垂了下去。親家一回來,自己和媳婦就沒戲唱了。

“真的?”

小芬拐入一條小路,停了下來,滿臉失望的神情:“我媽她們真回來了。”

“那……今晚……”

翁媳倆無言的對視著,這個問題可沒想到,現在已經快九點了,如果回家的話,一定會見到母子間的好戲;不回去的話,住哪?

“爸,怎麼辦?”小芬依過來,把頭枕在公公的肩上。

懷叔摟住媳婦的身子,有一種無家可歸的感覺,想來想去,想到了老張。

“小芬?,你今晚就先住你媽那兒吧。我住值班室,剛才老張說他要去陪他哥,讓我替他值班。”

“阿懷,我想今天要你的。”媳婦的眼裏閃著欲火。懷叔摸住媳婦的大腿:“爸也是,剛才還硬了呢!”突破禁忌的翁媳倆已是無話不談。

小芬伸出手,松開懷叔的褲帶,伸到裏面握住肉棒:“阿懷,我給你摸出來吧,往後就沒多少機會了。”

多好的媳婦啊,懷叔一邊感歎,一邊也把手伸到小芬的裙子裏:“爸也摸摸你,你這裏濕滑滑的,爸好想舔它。”

小芬的手把玩著公公的肉棒,三兩下後懷叔就被逗了起來:“爸,你的雞巴硬硬的,小芬真想……”

“爸也想讓小芬套,隻是今天沒辦法了,你的小穴夾著爸的手指……”

翁媳倆正互摸,遠遠的有車燈照過來,兩人急忙縮回自己的手,這要是被人發現還了得?

“小芬?,也夠晚了,你先回家去吧,在你媽那兒住一晚,我去值班室替老張。”盡管不願分開,但遠處的車越來越近,再不走的話,肯定會讓人起疑。

替走了老張,懷叔一個人看著電視,不知為什麼,心裏老是靜不下來,默默的念著媳婦的名字,要不是她爸媽回家,現在正是抱著小芬的時候。

想著想著,想到了麗蘋母子,對他們的事一點兒也不生氣了,要不是他們,自己和媳婦恐怕一輩子也不可能。唉!一切都是天定。

這個小區的住戶都是本份的工人,每天準時回來,懷叔看了看表,已經十一點了,關好大門,隨便的洗了洗,在床上躺下。

這樣的夜,睡不著啊!懷叔又坐起來,點了枝煙。

“啪、啪……”

“啪、啪……”有人輕輕的拍門,這麼晚了,誰在叫門?真可恨!

懷叔提上褲子,披了件外衣走出值班室:“誰呀?”

“啪、啪……”沒有人回答,隻是輕輕的拍著。

懷叔有些生氣,心想什麼人我沒見過?過會兒一定要說他兩句,走過去一下把門打開。

“爸,是我。”門外站著媳婦。

“小芬?你、你怎麼來了?你沒去你媽那兒嗎?”外面黑漆漆的,懷叔心疼的問道。

“我……沒敢去,她會以為我和志強又吵架了。”媳婦低垂著頭:“我也不敢回家……”

“那,你住哪兒?”

“我沒地方可去,就來找你了。”

“這……”小區的人們都已入睡,外面也是靜悄悄的,住這兒的話,應該不會有問題,隻要明天早點兒走就行了。媳婦正用依賴的眼神看著自己,總不能讓她住大街吧?懷叔返身熄滅電燈,小聲的說:“你先進來。”

放好媳婦的自行車,懷叔鎖好大門,再往外看了看,外面的公路上也早已無人,隻是偶爾過輛車子。

插好值班室的門,媳婦已經脫掉了裙子:“爸,我又可以要你了。”

“噓……小聲點兒,這裏可不是在家呀!”懷叔摟住撲過來的媳婦:“要是被發現了可不得了。”

小芬解開公公的褲帶,為他脫下衣服:“阿懷,好好抱我。”

翁媳倆緊緊的抱在一塊兒,剛才還覺得不可能再偷歡了,現在卻又聚到了一起。

“小芬,我也睡不著覺,沒想到你會來。”

“我也是想了很久,回不去家,真想就睡在大街上了。”

媳婦拉著公公後退,坐在床沿,手順著前胸往下移去,到下身時,拉下公公的內褲:“阿懷,這兒晚上沒人來吧?”

媳婦的手開始搓弄肉棒,說不出原因,隻要是小芬的手一套,懷叔的雞巴立刻就翹起來。

“沒人,但一會兒也要小點聲。”懷叔細心的囑咐著,為了媳婦更方便的撫摸,下身又往前湊了一步。

瞧著公公的家夥漸漸勃起,小芬的手動得更快,充血的龜頭在手指的刺激之下,變得又圓又大,小芬想也不想,低頭一下含住。

“哦……小芬,哦……小芬……”

這麼多年來,口交對於自己來說這是第一次,麗蘋嫌髒,怎麼說都不肯,現在媳婦卻連洗都不洗的含著,刺激之餘,懷叔又堅定了自己的想法——還是媳婦好!

小芬把手移到卵蛋上,把弄著兩個圓球,舌尖在肉棒上掃來掃去:“爸,我媽含過沒有?”

“沒……有,哦……小芬,爸想了……”

媳婦的手在肉棒和卵蛋上來回的遊走,很快的,懷叔就有些按捺不住,從背後解開小芬的乳罩,摸住她的兩個大奶子。

“小芬,你的辦法是從哪學的?”

“還不是志強,盡買些色情片回來。阿懷,你先躺到床上去吧!”小芬放開公公的雞巴,示意公公躺到床上。

懷叔的雞巴已是昂首沖天,拉著媳婦的手讓她坐上去,小芬卻先轉了個身,把屁股對著公公的臉:“阿懷,我要你也舔我。”說完又用手套起來。

媳婦的嬌吟讓人難以拒絕,嫩紅的小穴恰好抵在下巴上,懷叔托住小芬的屁股,伸長舌頭舔在陰唇上。小穴早就流出了浪水,聞起來又腥又騷,這反倒更能使人動情。

“小芬,你這裏有股騷味。”懷叔一面往裏刺探,一面和媳婦逗趣。

“壞阿懷!啊……”聽到公公的調笑,媳婦誇張的扭動著屁股,又往後挪了挪,這下快坐在公公臉上了:“你想吃,就讓你吃飽了,啊……再往裏。”

“我看到小豆豆了。”懷叔一面說,一面把舌尖頂在陰核上,媳婦的屁股動得更快,手一用力,便把公公的雞巴一套到底,懷叔痛得直叫:“你的手太用力了,哦……騷媳婦。”

“你才發騷呢!稍一用力你就挺不住,我要坐上去了。”小芬直起身子,又故意在公公的臉上磨了磨,然後背對著他套坐在雞巴上。

“爸,你起來抱我。”

這樣的姿勢懷叔也感到很新鮮,從後面摸著媳婦的大奶子,悄聲的說:“小芬,你這裏可大了不少。”

“還不是讓你摸大的!阿懷,這個姿勢好不好?”媳婦的手反抱著公公的脖子,就著手勁上下起伏。

“好,爸的騷媳婦就是有辦法。”

“你才騷呢!有誰家公公這麼樣對媳婦的?”

“誰家?我家就這樣。再說,要不是你勾引,我怎麼敢啊!”

“臭雞巴阿懷,你家真特別,什麼事都做。你揉得輕點兒,我才套得動嘛,啊……”

翁媳倆正在軟磨硬泡,外面的大門響了起來。

“開門、開門!”門拍得“啪啪”響。

正在辦事的翁媳嚇了一跳,這麼晚,誰這麼討厭?

“誰呀?”懷叔試探性的問道。

“公安局的。”

這下壞了,公安局沒事是不會亂查的,懷叔趕緊推開媳婦,小芬也嚇得急忙穿衣服。



(九)

根據上級的通報,一名負案在逃的疑犯當夜潛伏在這個城市裏,公安在城市內展開了搜捕行動,賓館、小區逐個盤查。

等了有五分鍾,懷叔才把門打開。

“有什麼事嗎?”懷叔把住小門,想隨便說幾句後讓他們快走。

“你們這兒今天沒來外地人吧?”一個上身穿著制服、下身隻穿著白短褲的人問道。

原來隻是來查生人,懷叔的心又放下來了,肯定的回答說:“沒有。絕對沒有。”

白短褲眼光銳利,盯著懷叔的臉又問了一句:“真的沒有嗎?”

“真沒有,我可以打包票。”懷叔有些生氣,剛才正在興頭上,被你們給攪亂了不說,還懷疑人的話,他媽的!

“那我們走了,發現情況請通知我們。”白短褲揮了揮手,幾個人轉身朝警車走過去。

懷叔的氣還未平息,這麼點兒事吵那麼大聲,自己倒是不在乎,可嚇著了媳婦讓人受不了,隨口又說了一句:“就這麼走了,不進來坐會兒啦?”

這句話明顯是在氣人,白短褲又走了回來:“老同志啊,你這一說我還真得進去一下,忙了大半夜,嗓子發幹,喝點兒水潤潤嗓子。”

請神容易送神難,等到懷叔發覺說錯了話,白短褲已經到了跟前:“哎,老同志,你把著門口我怎麼進?該不會連水都捨不得吧?”

“哪裏的話呀,我壺裏的水都喝光了,隻有生水了。”懷叔小心的應付著,可不能讓他們進來呀。

“生水就生水吧,我不在乎。”白短褲一面說,一面往裏闖。

懷叔隻得讓他進來,把身子擋住值班室的門,往院子裏一指:“自來水在那邊。”白短褲跑過去喝水,回頭發現懷叔站在值班室門口,神色有些慌張。裏面莫非有鬼?打定了主意,白短褲洗了洗臉,朝懷叔走過來。

“老同志,借我毛巾用一下。”

“你在這兒等著,我給你拿。”到了這種地步,隻能是讓他快點兒了。

老家夥的聲音都有些發抖了,白短褲更堅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個健步沖到裏邊,當他看到床角的小芬時,口氣變硬了,大聲的問道:“老同志,這是怎麼回事?”

外面的幾位聽到喝問聲,以為發現了目標,一下沖進來。

白短褲看了看翁媳倆,指著小芬問道:“你是誰?在這裏做什麼?”

“我……我……”小芬把床單蒙在臉上,恨不得能找個地縫鑽進去。

“跟我們到局裏走一趟!”不容分說,白短褲指揮著兩個公安,把翁媳倆帶到局裏。

公安對這種桃色事件比較熱心,把翁媳倆的手銬在一起,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訓問,問到細節時,做筆錄的小夥子聽得忘了記錄,白短褲則和同行們瞪著眼睛,生怕漏掉了精彩的情節。

把翁媳倆仔細的盤問了一遍,聽過癮後,也沒有為難兩人,通知他們各自的單位把二人領了回去。

房產公司認為懷叔有損小區的形象,把他解職了。

盡管環衛局沒說什麼,但為了躲避別人的閑話,小芬也辭了工作。

一家人都失業了。

晚上,一家人草草吃了頓飯,各懷心事的坐在客廳裏。最先沉不住氣的是麗蘋,指著懷叔抱怨起來:“你說,你也這麼大歲數了,怎麼做出這種事來?小芬可是你兒媳婦啊!”

“你真讓人丟臉!”志強也來了脾氣,對著小芬發起火來。

“這種事傳出去怎麼見人?”

“我看你是浪的!”

母子倆在一唱一和的說著,聽得懷叔站起來,指著麗蘋問道:“你還有臉說我,你和小強的好事別以為沒人知道!哼!”

“啊?……!”麗蘋一下癱坐在沙發上。

“……”志強也漲紅了臉,說不出話來。

原來你們都知道了!母子倆對望了一眼,各自低著頭,不敢再看翁媳兩人。

小芬贊許的看著公公,剛才的局勢一下反過來了。在媳婦的鼓勵下,餘怒未消的懷叔繼續教訓說:“從今晚起,小芬和我睡;”公公的話讓人沒有準備,聽得媳婦紅了臉,小聲的說:“爸,這……”

母子倆也抬起頭看著懷叔,等著他的下一句。

懷叔指著麗蘋:“你把東西搬到小強屋裏吧,往後就你們娘倆住。”

“阿懷,嗚……嗚……你真的這麼狠心!嗚嗚……”丈夫的絕情雖在意料之中,可一聽到媳婦要取代自己的位置,心裏還是有些不情願,麗蘋走向兒子,哭得更大聲了。

“嗚嗚……小強……媽……嗚嗚……”

志強聽到爸爸的分配,心裏卻隻有高興,反正對小芬也厭煩了,今後可以無所顧及的和媽媽在一起,多好的事啊!想到這兒,拍著媽媽的後背說:“媽,你別哭了,你不……”

“嗚……嗚……小強……”

“哭什麼哭,你不想和小強在一起麼?你要不願意,就睡客廳!”老婆的裝腔作勢懷叔早就受夠了,繼續發洩著怒火。

“爸,你也讓媽想想吧,別發這麼大的火,你看你都出大汗了。”媳婦拿出手帕,給公公擦汗。

“想什麼想!?小強,來幫媽收拾東西。”剛才隻是想試一試老公是不是真的,麗蘋拽著兒子的手,狠狠的瞪了老公一眼,心想:你的臭脾氣老娘早就受夠了,辦起事來像求你似的?哼!兒子哪點兒不比你好?再怎麼說,我們總是在家裏,可你和騷媳婦卻讓人給抓到了。

一陣忙碌之後,小芬和婆婆的東西掉換了房間,小芬和公公住大房,麗蘋和兒子住斜對門的北屋。一家的關系也就此確定下來。

做好了這一切,已是夜半了。大家輪流的沖洗之後,小芬拉著公公的手進了裏屋:“爸,你困了嗎?”

“還叫我爸?”懷叔嘿嘿的傻笑。

“阿懷!你真壞……”小芬掩上了房門。

尚未進屋的母子倆聽著翁媳兩人的調情,麗蘋對著門啐了一口:“看你那騷樣兒!”兒子環住媽媽的腰,往自己的房裏拉:“媽,我的蘋兒,這樣不是更好麼?”

麗蘋關上門,偎在兒子的懷裏:“怎麼個好法兒?”

“往後你就是我媳婦了,我可以天天抱著你睡,你說好不好?”兒子抱起媽媽放在床上,為她脫衣服。

“小壞蛋,這回你高興了。”麗蘋屈起大腿,讓兒子把內褲脫下去。

“你不高興麼?有個年輕老公疼你、愛你?”

“咱可說好了,往後的事都聽媽的,要不……”媽媽俏皮的逗著。

兒子光著身子趴了上去,用舌尖舔了舔乳頭:“要不怎麼?”

“要不就不讓你進來。”麗蘋握住兒子膨脹的雞巴,把拇指壓在龜頭上。

“不讓誰進來?”

“不讓壞兒子的……進來。”

“真的?”小強扶著媽媽的手在肉棒上磨擦,另一隻手探往媽媽的下身。

“你這孩子,又往那兒亂摸。”

“這兒怎麼啦?”兒子的手指按在屁眼上。

“那兒……癢~~”媽媽的聲音有如貓叫,聽得兒子心裏直顫,兩手一面磨擦,一面問道:“好老婆,前面還是後面?”

“什麼前面後面的?”

小強的手指在屁眼上畫圈:“這兒是後面,”又把手指探向小穴:“這兒是前面。”

“你這壞孩子,竟能瞎起名字。”麗蘋放開套弄的手,分開大腿,把腳踝搭在兒子的肩膀上。

“那……就……先前面,再後面……嗯~~”志強擺正了姿勢,一下挺到媽媽的體內,濕潤的小穴輕輕的夾住肉棒,任由兒子在裏面搗來弄去。

“老婆,你的小穴比以前緊了,這樣我好舒服。”

“傻蛋,要不是媽在用力,你……哦……用力嘛……哦……”

經過多次的實戰之後,母子倆配合得親密無間,麗蘋把腳勾在兒子的腦後,豐臀迎湊著兒子的撞擊,輕輕的鼓勵著:“使勁……媽要你再大力……”

“媽,你真會夾,小芬那個浪貨怎麼能和你比呀,夾得我真舒服!啊……舒服……”

“才知道媽好?”麗蘋喘著氣,挑逗著兒子的感官。

“我早就知道……可我不敢……”

兒子說的是真心話,憨厚的樣子更讓人喜歡,麗蘋把手放在他的胸前,來回的撫摸:“現在還想不想那小婊子?”

“媽你別逗我,她就是讓我幹我也不幹她了。”小強放下媽媽的雙腿:“媽你坐起來,我想吃你的奶子。”


(十)

和兒子辦事做什麼都可以,麗蘋把手搭在小強的肩膀上,輕拉緩坐。這個姿勢,肉棒可以刺到花心,兒子的家夥又長又硬,一坐到根部,穴裏就被脹得滿滿的。

小強歪著頭,含住媽媽的奶子,兩手繞過她的豐臀,手指摸索著插進菊花洞裏。溫窄的小洞一陣收縮,緊緊的包住手指,隨著媽媽的套坐而一進一出,弄得麗蘋抓著兒子的脊背,大聲的叫道:“強兒……媽的寶貝,嗯……含深點兒……嗯……”

媽媽的鼓勵使兒子幹得更猛,小強一面舔著乳尖,一面說道:“媽……你套得雞巴真舒服,我要天天幹你,好媽媽……哦……”

“小……強,別……再挖了,我……我要出來了……”前後被插入的感覺實在太妙,麗蘋瘋狂的擺腰扭臀,恨不得一口把兒子吃掉。

媽媽半眯著鳳眼,紅紅的小嘴微微張開,小強松開她的奶子,把嘴壓向媽媽的紅唇,後面的手指略一用力,整根指頭都插了進去,“媽,這樣好嗎?”

“好!好……嗯嗯……”麗蘋含混的回答,纏住兒子的舌頭。

“嗯嗯嗯……嗯嗯嗯……”

母子倆貪戀的吸著對方,媽媽的身體緊緊地坐在兒子的大腿上,圓圓的臀部在兒子的身上來回磨擦,兒子的肉棒抵住花蕊。在磨動中,兩人的性器接合得更加緊密。

一陣長吻過後,麗蘋抬起腿從兒子身上下來,轉身趴在床上,扭頭嬌聲說:“強兒,從後面來。”

媽媽的屁股又圓又翹,菊花蕾濕濕的張著小口,雪白的大腿中間,紅嫩的小穴已是香汗淋漓了。小強在臀肉上來回的撫摸:“媽,你的大屁股真美,讓人摸不夠。”

“乖兒子,盡會撿好聽的說。”媽媽受用的低下腰,使臀峰更加高舉。

小強跪趴在媽媽的後面,伸著舌頭舔向屁股蛋,手指在臀溝處上下撫弄著,“媽的身體是最美的,連屁股都這麼性感,哦……我還要吃。”說著,又舔向麗蘋的股間。

“噢……小強,先別舔了……現在……現在先進來吧。”麗蘋回手推開兒子的頭,反捉住他的雞巴,雖然幹了半天,硬度卻保持不變,如果是阿懷的話,應該早就洩了。麗蘋越想越美,拉著頂在屁眼上:“快點兒嘛,我要!……”

完全出乎麗蘋的預料,對門的翁媳倆戰得正歡。

剛一脫光衣服,媳婦就騎在公公身上,用手捧住懷叔的臉:“爸,昨晚可把我嚇壞了。”

懷叔摟住媳婦:“是嗎?來……讓爸先疼疼。”說著用手攬住小芬的細腰,小芬嚶嚀一聲,整個人趴在公公身上。

懷叔的手在媳婦的胴體上摸來摸去:“往後就不用怕了。告訴我,你會不會後悔?”

沒想到公公會有這麼一問,小芬堵住懷叔的嘴,瞪著眼說:“可不許你這麼說,我有什麼可後悔的。老公不爭氣,再說……”媳婦咬住嘴唇,沒有繼續說下去。

懷叔卻有些緊張,問道:“再說怎麼?”

小芬舔著公公的耳輪,一字一句的說:“再說,阿懷也比他好!”

這句話聽在懷叔耳中,不亞於再世仙丹,隻覺得一下年輕了二十歲,說這話的可是媳婦啊,懷叔點著小芬的額頭,又笑著問道:“怎麼個好法兒?”

“不許你問。”媳婦嬌聲的打趣,甜美的樣子讓公公看得都有些癡了。

“好,我不問,我不問。”懷叔笑著把媳婦擺正,胯下的肉棒在言語中已經高舉,懷叔拉著媳婦的手放在上面:“它想問哩!嘿嘿……”

“臭阿懷!又想了?”

媳婦的笑罵最使人受用,懷叔樂得合不上嘴,嘿嘿的笑著。

“你再笑,你再笑。”媳婦坐在公公的胸口上,回手握住肉棒,輕輕的搓撚起來,臉卻裝得很兇:“壞雞巴阿懷,哪有你這樣的公公呀?”

懷叔看得大叫好玩:“我這樣的公公有什麼不好?就連最漂亮的媳婦都說我好。”大手在小芬的身上左撩右逗:“等會兒就讓你好個沒完。嘿嘿……”

“沒正經!”媳婦笑罵著掉轉身子,把屁股送到公公的嘴前:“讓你吃我的屁……”話未說完,張開小嘴先含住了肉棒。

懷叔最享受的就是兒媳的口交,上次正過癮時被公安搞散,現在可是沒人敢打擾了,媳婦的小穴在眼前晃來晃去,引人想要伸入其中。懷叔用手指拉開兩片陰唇,伸長舌頭舔著嫩肉。

小芬的陰毛較稀,輕柔的掃在臉上,讓人癢癢的想動,懷叔故意吃得滋滋的響:“小芬?,我可看到你的裏面了。”

媳婦的兩手正搓弄著卵蛋,肉棒也已含入口中,聽到公公的話,一下吐了出來:“死阿懷,你光會看,把舌頭往裏呀!”

“怎麼往裏?你裏面水汪汪的。”

“就是讓你喝的嘛!格格……再使壞,我就睡了。”

小芬的屁股在臉上晃動,緊繃的臀肉時不時地撞向自己的臉,懷叔也不忍讓媳婦著急,兩手分得更開,“我吃,你可別叫啊!”說完,舌頭挑開穴洞,在裏面探索。

“啊……啊……嗯……”

公公的舌頭在裏面亂挑,硬硬的胡碴紮在陰唇上,讓人又痛又癢的,小芬一面套弄肉棒,一面“呀呀”的哼出來。

“嗯嗯……嗯嗯……”屁股扭得更快,口中套得更急。

五分鍾之後,懷叔的臉上已流滿了淫水,用手摸了一下,遞給媳婦說:“你看,你的浪水都流到臉上了。還有騷味呢……”

“那你還不吃了它?”小芬用力地套弄著雞巴,浪浪的回道。

懷叔果真就放在嘴邊,“嘖嘖”的舔了兩下,然後拍著媳婦的屁股:“寶貝兒,我吃完了,現在怎麼做?”

公公的雞巴紅紅的脹著,媳婦扭頭一笑,反過身子,小手繼續套弄,闆著臉著說:“現在把它放進來。”

這麼多天來,媳婦總給自己些新意,有時候裝小,有時候做大,真不知是哪輩子修來的豔福,懷叔越想越開心,用手扶正了雞巴:“小芬,是這樣嗎?嘿嘿嘿……”

粗壯的龜頭撐開了小穴,小芬握住根部,身子微微下沉,剛才的舔弄雖增加了潤滑,可進去後仍有些發緊,小芬兩手撐住公公的肩膀:“爸,你的好像又長了。”

“是騷穴太緊,不過這樣才爽嘛!”懷叔捏著媳婦的細腰,配合著她上下起伏:“小芬,你很浪啊!雞巴好像泡在裏面似的。”

“還不是你發騷!哦……老淫蟲……別盡顧等,你也……往上用點兒力。”

“啊……啊……”

“爸……阿懷……往上用力頂……噢……”媳婦拉過公公的手放在奶子上,大聲的說:“爸,揉我……對……用力……用力……”

媳婦眯著眼睛,在身上快速的搖擺,兩個大奶子隨著身子上下跳動,懷叔一面摸弄她的奶子,一面用力的往上挺,溫濕的小穴緊緊的包裹住肉棒,舒爽的感覺難以言傳。

“小……芬,你的真緊啊……套得爸……哦……”

媳婦突然用力,穴心挾住龜頭,弄得公公直抖。

“阿懷……噢……你怎麼樣?……”公公的喘氣聲明顯快了,這是要射的前兆,小芬停止套弄,趴在懷叔的身上,隻覺得肉棒在裏面不停地跳。

“我快……了,你磨得雞巴要出了……哦……”懷叔一面大叫,下身的動作更加瘋狂:“小芬……爸……”

“不行!我還要……噢……好阿懷……!”

“不行了,不行了,哦……小……芬!”懷叔緊抱住媳婦,雞巴在裏面胡亂的沖頂,小芬的手指用力掐住公公的肩膀,翁媳倆一下到了高潮。

“啊……小芬!”

“阿……懷!噢……”

懷叔愛憐的攬住媳婦,手掌在她的背上來回摸索:“小芬,你到了嗎?”

“我到了,”小芬蜷縮在公公懷裏:“你比你兒子還強壯,幹得人家沒一點兒力氣了。”說完,在公公的臉上親了一口,算做是獎勵。

“我也是,你比她更讓我有勁。”這是真心話,在和麗蘋辦事時自己就好像是完成任務似的,隻求快點兒結束,和媳婦卻總是想辦法持久。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