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情與慾的抉擇

jiouguai
本文:2021-07-20T21:34:43
我叫小儀,今年剛二十歲,在大學裡修讀工商管理.由於我長得還算漂亮,身材也算出眾,在大學裡早就有不少人向我追求,但我就偏偏選中了家暉----一個在我眼中的可愛男友.

家暉的外表很普通,家裡也不算富裕,還要不時兼職幫補學費,因此他沒有很多時間陪伴我,但我只要跟他一起,他就會全心全意的疼我,使我常常有著被愛的感覺.

記得初次跟家暉接觸,只在大一時一起做專題報告,那時他已對我很好,常常幫我搜集資料,又幫我處理報告內的一切疑難,因此我只花時間去把內容打入電腦,其餘的便全由他代勞了,使我愛上跟他一起工作,以後每次分組工作,我倆便自自然然的走在一起.

記得在去年的平安夜時,我和我的初戀男朋友吵得很兇,我真的很傷心,竟就在不經意間致電家暉要他陪我,不知怎樣的,我一見到他就忘記了不快,還把他當作姊姐般攬作一團.當然,我那時只是借他作伴來解慰我的不快,但卻讓他想錯了意思,當他送我回家時,竟從後抱著我,還在我的耳邊低聲說:「小儀,我愛妳!」

這三個字雖很簡單,但在當時卻又雷貫耳的傳到我腦中,使我全身震了一震,猶疑了一會就轉身抱著他,熱烈地送上我的一吻.就是這一吻,我決定跟我的初戀男友分手,而跟他走在一起.

據他事後跟我說,那一晚完來是他的初吻,我聽後不禁笑了他半天,但也因為這樣而更覺他的可愛.

這個傻傻的男友就是有他吸引我的地方,他跟我一起時只會拖手,擁抱和接吻,但就從來沒有再進一步.我曾經懷疑過自己的吸引力,為甚麼我34-23-33的身材也吸引不到他對我產生非份之想.以前的男友總愛纏著我要我到他家裡親熱,每次都愛得難捨難離的幹完又幹.我自問也有我的生理需要,但我對著他,總不能吸引他再進一步.我嘗試過穿得性感一些,也嘗試過跟他擁吻時故意用我豐滿的胸脯磨擦他的腔膛,我雖感覺到他的褲襠也撐得硬硬的,但他就不斷把屁股向後縮,似怕我會發覺他的反應.我真的被他氣得哭笑不得!

自從我發現了他的反應後,我便常常借故用身體去磨擦他,又用屁股頂壓在他的褲襠上.每次他都想縮回去,但我就是寸寸進逼,磨得他一臉尷尬,連說話都斷斷續續的讓我暗笑.

我跟他的第一,也是他的第一次是發生在我們拍拖後的差不多一年.那天是我的生日,我趁家裡無人,便叫他上來接我.我故意只穿著薄薄的睡袍,裡面只有一條白色的小內褲.當他一見到我,就呆呆的站著不懂反應.我拉著他走進我的睡房,便擁著他熱烈的親吻.他開始時還全身發抖,雙手都不知應放在那裡,我故意用大腿伸到他腿間磨擦著,我已感覺到它的堅硬,但他仍是不懂反應般任我吸吮著他的嘴唇.

漸漸地,他的手已進佔到我的腰間,也懂得回應著吐出舌頭,但就是不肯再有下一步.我終於忍受不了,吐出他的舌頭,拉著他的雙手放到我的胸前說:

「你不想要我嗎?」

「喔……不是……」

「那你為甚麼一直表現得對我沒有興趣啊?」

「小儀……我……」我見他膽小得不知所措,就一手伸到他褲襠上,握著他已挺硬的陰莖說:「你都挺硬了啊!」

他又再向後縮去,我索性拉著解開他的褲頭,再抯下他的褲子,一根粉嫩的陰莖就在我面前晃動著.這時我才發覺,原來他的陰莖有點短小,約四寸的長度,上面沒有包皮的包圍,有點渾圓的龜頭就掛在前端,活像一根粗粗的火柴枝.

「小慧……」他的臉已紅得像大南瓜般,使我對他又多一點憐愛.我站在他面前脫去睡袍,一對渾圓雪白的大乳房就在他面前一起一伏的,使他看得急喘起來.我再動手去解除他上身的T-Shirt,然後又脫去我僅餘的小內褲,我們終於赤條條的相對著.

我見他的臉都紅得發紫了,但還是呆呆的站著一動也不一動.我把他拉到床上,讓他躺下來,然後就躺在他身邊,一手撫弄著他的胸膛,一面在他耳邊問:「你沒有想過要我嗎?」

「當……當然有……」

「什麼時候?」

「喔……」

「在……自瀆的時候?」

「小儀……妳……說什麼?」他不可置信地反問我,大慨他不會相信平時一本正經的我會這樣問他.

「你說你一直沒女朋友,那一定有……自瀆吧?」我繼續追問他.

「我……」

「快告訴我吧!」

他的臉一瞬間就再變得又紅又紫,我可以感到他的呼吸變得急速起來.

「我……我……有……」

「那……是什麼時候?」我將頭伸向他,以誘惑的聲線再追問.

「是不是……我們拍拖的時候就……」

他沒答話,只是點一點頭.

「那麼為什麼……你一直沒告訴我……?」

「我……怕妳……」

「所以……你就寧願在家中自瀆,都不敢跟我……」

他又默默的點頭.

「那……你有沒有想過跟我……」我一面說著,右手就遊移到他的下身,一手就握著他的陰莖.

「噢……!」只是小小的聲音,但配合他的呼吸,我可以感到空氣中散發著一種說不出的淫靡.

我索性趴到他大腿上,讓乳房壓著他的大腿,近距離看著他的肉棒.我用雙手量度著他的大小,然後就用讚嘆的語氣說:「好大啊!你比我以前的男友大多了!」

我虛假的讚美,就是要他重拾自信,不要被自己的不足而影響往後的生活.

在我指掌熟的套弄下.他的陰莖早已硬到極點了,連龜頭都漲得像雞蛋般,發微微的發著油光.我反身躺在他旁邊,用誘惑的聲音對他說:「上來……我想要啊……」

他終於抵不住我的挑逗,趴上來壓著我.我盡量分開雙腿,讓他的龜頭燙貼著我的肉縫.事實上我早就有點興奮,陰道潺潺的流出淫水,很想他馬上就壓上來完完全全的充實我.

可惜他像弄不清應如何入手般,陰莖一直亂衝亂撞的找不到洞囗.我見他都亂得冒汗了,便伸手下去扶著他的陰莖,讓龜頭對準我的兩片唇瓣之間,然後雙手就抱住他的屁股,用力一推.

「噢……!」我忍不住的挺起屁股,迎接著他的深入.他終於不用我再教他,便開始挺動腰肢的抽插起來.

「啊……啊……家暉……你……好……好粗啊……!」

「大力些……大力些……插我……噢……啊……!」

他的龜頭在我陰道裡前前後後的抽送,把我裡面的肉壁撐開了,又合起來.他的動作雖然有點笨拙,也沒有半點橉香惜肉,但這畢竟是我等了整整一年的交合,他的陰莖終於豪無保留的侵入了我的體裡,還生龍活虎的猛動起來.

「啊……小儀……我不行了……」

我聽見他這麼說,我就從沉醉中清醍過來.我想起他沒有戴套子的,便馬上推開他大叫:「快……快出來……不要在裡面……」

可惜一切已來不及了!他猛烈的顫抖,熱燙的精液便魚貫的射在我的陰道來.我不知所措的抱著他,待他慢慢平伏下來,便在他耳邊說:「你好壞啊!你想攪出人命嗎?」

他沒有回應我,我看一看他,原來他就在極度興奮之下睡著了,真被他氣個半死!

<待續>

<中> 他的出現

自從跟家暉有了第一次後,我們便常常找機會帶他回家造愛.家暉積聚了一點經驗後,已開始懂得做點事前的愛撫,也開始懂得控制發射的時間,雖然技巧仍有點幼嫩,但就變得體貼的,會自動自覺的準備好避孕套才跟我親熱.我見他越來越疼我,我便俏俏的為他去打避孕針,當他一知道後,那天他竟死纏著我幹完又幹,還不再在完事後便倒頭大睡,使我越來越覺得他可愛.

可惜快樂的時光很短,家暉為了賺錢交學費,他大部份時間都用來做兼職,還常常弄得沒精打采的提不起勁來.我和他已整整三個月沒有造愛了,使我不禁向他抱怨起來,而就在這時,我的心便被另一個男人侵佔了.

這個男人叫Ivan,約三十出頭,是在一間推廣公司做部門主管的.由於我要負責一個關於啤酒推廣的報告,我便和家暉等四個同學,約好了到他的辦公室做訪問.

當日我們到達他的辦公室後,他的女助手就跟我們說他有緊要的會議所以趕不到來,但就已為我們準備了有關的資料,還交代她要盡量配合我們的訪問.

我們到會議室坐下後,同行的慧欣首先向她道出我們的來意,而她就很禮貌的為我們講解有關推廣活動的計劃和細節,還邀請我們出席他們下星期在港九各區酒吧所舉行的活動.

我們離開辦公室後,翻看一下手上的資料,竟發覺它的內容極為詳細,根本就足以作為報告之用,他們便嚷著不想出席那活動;但我說我們已答應了別人,怎樣也應到一下吧,怎知她們各自說沒有空,而家暉又要兼識,那最後只得我一個人出席好了.

到了活動舉行當晚,我依時到達尖東某間酒吧,當日那女助手就熱情的跟我打個招呼,還帶我去見Ivan.我一見到他,我就像見到偶像般失了暈.他個子雖不高,約五尺八寸左右,但體格強健,似有做開健身一般,但更要命的,是他的相貌竟跟電視明星方中信很相像,尤其他微笑的時候,就更是迷人.

Ivan跟我有說有笑的交談了一會,但我就發覺他的眼光總放在我的身上,這時我才發覺,原來我隨手拿來一套黑色的連身短裙便套在身上,但這條短裙的胸位開得很低,而且又很貼身,這原本是買來引誘家暉的,但現在就穿著它跟初次認識的男人見面,使我突然覺得尷尬起來.

他招呼我找個位子坐下,還替我叫了一枝啤酒.我推說我不懂得喝酒,但他解析這是今晚要推廣的飲品,總不能在傳媒面旬喝其他東西吧!結果我就免為其難的接受了.

不久,活動就開始了.原來他安排了一班穿上泳裝的模特兒在酒吧的通道上行Cat-Walk.我一面看著一對又一對身材火辣的俊男美女在我身前行過,女的都穿上惹火的比堅尼,男的就穿上近乎T-back般的泳褲,我看著他們跨下微微的隆起性器官的形狀,後面又是結實的屁股,看得我面紅耳熱,不自覺的就把手上的啤酒喝光了.

這晚的反應很熱烈,我見Ivan忙完跟啤酒公司的高層打招呼,之後又被團團的女模特色圍著拍合照.他突然又走到我這般來,拉著我叫一眾男模合照.一時間,五六個外藉男模便把我圍起來,我跟他們肌膚緊貼,右手還在不覺間碰到其中一個模特兒的下體,那感覺軟綿綿的,但很有彈性;我本想縮起手來,但由於站得太逼了,我有點動彈不得,便在尷尷尬尬下給拍了一張照片.

我的心跳得很勵害,不自各間又拿起一支啤酒喝下去.Ivan叫我等他一會,原來他要安排全組人員到附近另一間酒吧再做一場.由於只是一街之隔,名模特兒索性連衣服也不換了,就浩浩盪盪的走過去.我跟在他們後面,看著一雙雙結實的屁股一搖一搖的走著,看得我眼珠也要掉出來.

結果我跟著他們走了三場,每場都喝著同一款啤酒,又照例被當作觀眾般被邀出去跟一眾男模特兒合照,結果我就弄得頭昏腦漲,開始有點失控得語毛淪次,當最後一次合照時,我更把數名模特兒擁作一團,還大膽地用屁股頂壓在他們跨下,不停磨擦的要作弄他們.

我終於也玩得頭去理智,攤坐在沙發上不省人事.Ivan見我喝醉了,唯有叫工作人員扶著我走到第四個場地,也就是今晚最後的一場.

這時我已被安置在酒吧裡的一間休息室.但在矇矇隴隴中,突然有人走到我身邊.我感覺到有雙大手掌放已在我身上摸索起來,它們一時搓捏我的酥胸,一時撫摸著我的大腿,使我渾身酥軟乏力,便被他為所慾為.

但那雙手突然離開了我的身體,使我感到一陣失落,但很快的,那人又走到我身旁,他扶起我的頭靠向他,我嘗試用力睜開雙眼,竟見其中一個外國模特兒站在我身前拉下泳褲,接著便有大根粗大的陽具便端到我面前.我有點害怕想叫出來,但他馬上就把他的陽具塞進我的囗中,還按著我的頭抽動起來.

我被他弄得有點手足無措,這是我第一次替男人囗交.以前的男友求我我也不肯,但現在竟被人乘醉而有機可乘.他的陽具雖不是很硬,甚至是有點軟軟的,但就真是很粗很長.我的小嘴被塞得滿滿的,本來應該很辛苦的,但我的下體卻又興奮的泛著淫水,甚至想被他插進來,佔有我的身體.

正當我開始有點適應下來,還主動的伸手去握著陽具的下半截時,忽然他用力的推開我,然後馬上穿回泳褲便衝了出去,留下我一個人惘惘然若有所失.但不一會兒,Ivan就走進來看看我.

「小儀妳怎麼了?我們要走了!」

「喔……我好暈啊!」

「那我送妳回去吧!」他一說完,便把我扶起來,緊緊抱著我的纖腰,並帶我去停車場取車.

「小儀妳住在那裡?」

「小儀……小儀……」我的知覺終於就慢慢的濛糊了.

<待續>

<下> 被佔有了

當我醒過來時,我發覺自己竟一絲不掛的躺在一個注滿溫水的大浴舡裡.這裡可不是我的家,我究竟身在何方?

我嘗試用力站起身來,但我真的很酸軟,終果還是倒了下來.突然浴室的門開了,一個全身亦裸的男人就走到我身旁.

「妳醒了?」

「Ivan?這裡是……?你……?」

他沒有回答我,便把我的上身扶起來,便又跨進浴舡,滑坐下來坐在我身後並抱著我.

「喔……你……你想對我怎樣?」

他還是沒有回答我,只把我的上身向前微微推開,然後雙手就落在我的兩肩,並動起指頭替我按摩兩肩.

「舒服一點嗎?」

「你……」

「妳一上車就昏迷不省,我又不知妳住在那裡,唯有帶妳到酒店來休息一下.」

「這……這裡是酒店?」

「嗯.」

「那你為何要……要脫去我的……衣服啊?」

「妳剛才在我的車裡噁吐了,還把我們的衣服弄污了啊!」

「那……」

「妳放心,我已叫服務員把衣服拿了去清洗,明天一早就可以穿回了.」

他一面說,一面替我按摩,使我感覺得很舒服,漸漸也就減少了尷尬的感覺.我雖不是第一次跟男人共浴,以往舊男友也常常一起冼澡,但卻總會挑起慾火,結果就奈不住要即場造起愛來,但這刻的他卻不是我的男友,而且更是初初相識,那之後會是如何呢?

但話說回來,Ivan的雙手真的很溫柔,他不停的按著我的肩背,使我舒服得說不出話來,漸漸我又再有點昏了,但這不是酒醉的昏,而是舒服得昏了.

不知不覺間,Ivan的雙手就從我兩肩滑到胸前,但他並不是要撫弄我的酥胸,而是把我的身體拉到他身前.但當我靠過去後,我就感覺到身後碰到了硬物,我把手伸過去一摸,竟就握著他堅硬的大陰莖.

「喔……!」我和他同時叫了出來.我已馬上把手縮回來,但我似乎已挑起了他的情慾,他馬上抱著我,嘴巴一囗就吻到我的耳背,而雙手則按在我豐滿的胸脯上搓揉起來.

「噢……不要……那……很敏感啊……」我全身像觸電一般震了一下,然後就不安的扭動起來.我本來想推開他的雙手,竟變成按在他的手掌上面用力的壓下去,像要他再肉緊的搓捏起來.

他的吻,是溫柔而挑逗的,他順著我的耳背吻到粉頸和香肩上,一時用嘴唇吸吮,一時用舌頭舔舐,一時又用牙齒輕咬,我從來也沒有被這樣挑逗過,使我的呼吸變得急速,雙腿也在有意無意間一開一合,在浴舡裡激起了浪花.

他的右手終於離開了我的乳房,慢慢遊移到我的小腹,終於就落在我的腿間.當他的手指一碰到我的小肉縫上,我又再全身顫動,並馬上緊合著雙腿.

「啊……不要啊……!」他沒有就此罷休,右手的中指便陷進我的肉縫裡,還一鬆一緊的按壓下來.我又控制不住的撐開了兩腿,他見有機可乘了,便把另一隻手也放在我的陰唇上面,而之前的手指就乘時插了進來.

「啊……不要……不要啊……」我肉緊的大聲呼叫,他右手的中指就一節一節的深入又抽出,左手的兩根手指就按在陰唇的上方搓揉起來.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快感正從他的手指傳遍我的全身,但我已無力的抵抗,只能順著他的動作,用嘴巴盡情的呻吟起來.

「噢……我……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呀……呀……呀……」我以叫破喉嚨的呼叫,去表達出我感受到的興奮.我全身一輪猛烈的顫抖,就像被帶到十萬八千丈高空般飄飄然似的,然後又在高空骨翔起來.我的雙腿用力夾著他的雙手,然後又無力的攤軟下來.

當我慢慢的恢復了意識後,Ivan就托著我的頭,一囗就吻在我微顫的櫻唇上.我兩的舌頭很快就交纏起來,還肉緊地互相吸吮起來.我的呼吸又再急速的喘著,而我也按耐不住的轉過身來,正面的把雙腿夾著他的腰肢,他就用手抱著我的屁股,把我拉了上來.

「唔……唔……」他的陰莖就這樣的頂在我的肉縫上,我竟順應著前後的扭動蛇腰,讓我的穴囗磨擦著他堅硬如鐵的大陰莖,但就在這時,他用力把我一抱,「呀……!」我受不了的吐出他的舌頭,原來那粗大的龜頭竟就撐開了我的陰唇,半根陰莖已插進我的陰道裡!

他的陰莖真的很粗很硬,只是進了一半,我就差點被撐得昏死過去.可能由於浴舡裡的水把我分泌物沖淡了,他可能也發覺有點難以前進,便雙手把我抱起來,脫出他的陰莖,然後扶著我跨出浴舡,走到鏡子前面,細心的為我抹去身上的水珠.

我迷迷糊糊的被他帶出房間,他便體貼的抱起我放在床上,然後調暗房間的燈光,便又趴到我身上.我有點害羞的轉過身去,他就躺在我身旁,在我耳邊低聲的說:

「小儀,妳真的很美!」讚美的說話雖很簡單,但此刻聽進我的耳裡,卻更勝千言萬語.當我還在回味他的說話時,他的嘴巴又再空降到我的肩上,他一面撫摸,一面吸吮,還沿著我的肉背,腰錐,然後就落在我渾圓翹挺的屁股上.

他一面親吻,一面用手搓揉,他強而有力的手掌按壓著我充滿彈性的軟肉,又用燙熱的嘴唇一吸一吮的吻著我.出前的男友也常常稱讚我的屁股長得又圓又翹,而且更滑不溜手,但像Ivan般被吸引得不停用嘴巴去親它,這卻又從未嘗過,我被他逗不停扭著擺著屁股,他就越是用力的去親它.

慢慢地,他的嘴巴和雙手又遊到我的大腿上,滑到小腿,腳裸,又重下而上的再吻上屁股上.忽然他伸手抱起我的下身,讓我變成跪趴在床上,他的嘴巴竟就伸到我的股縫上,輕吻著我的小嫩穴.

「啊……!」只是輕輕的一碰,我又再有觸電的感覺,我猛然地掙脫開他的手,反身倒在一旁.

「不要吻……太刺激了……」我攤在一旁不斷的急喘,他就望著我親切地一笑.他的笑容實在太迷人了,莫非這就是成熟男人的吸引力?

這時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跨下的陰莖,差不多近六寸的長度,比家暉長了一大截,而且它很粗,尤其他的龜頭更長得像一隻大磨菇般,棱角青晰的向兩旁伸展,下邊則是縮退了的包皮,全根陰莖就青筋凸露的,樣子有點嚇人,使我看得心跳不斷加速,已到了負苛的極限.

他跪在床上細意的把我全身打量一遍後,就把右手伸過來搓揉著我的乳房,使我體內的細胞好像要爆炸一樣.他又再俯下身來,一手抓捏我一邊乳房,嘴巴就吻到另一邊的酥胸上.他輕輕吐出舌尖,輕舔著我粉紅色的小乳頭,乳頭馬上就挺立了起來,使我全身就酥麻難耐不已,直到他用牙齒輕輕一咬,我就完全投降了.

我下體的淫水已經泛濫成災,整張床單已弄得濕成一片,我真的很想要一些東西來填滿我空虛小穴.

他似乎也知道我的需要,便把右手移到我的腿間,在兩旁輕輕的撫摸著.我的下意識讓兩腿盡量張開,他就把手伸到兩腿的盡頭,用手指按在濕淋淋的肉縫上來回輕撫起來.

「喔……Ivan……我……噢……」我興奮的扭著屁股,右手竟不能自已的握著他的陰莖,還不自覺的套弄起來.

他見我已興奮難耐了,就再俯下身去,一口吻著我極度敏感的陰唇上.他的舌尖沿著肉縫舔了又舔,從他的鼻子呼出的暖氣更剛好噴在我的小穴囗上,使我更興奮得有點失控,便用盡全力的鑽進他的腿間,握著他的陰莖便塞進嘴裡.

我從來未試過替男人囗交,因此我不知怎樣去弄,只知道用嘴巴不斷的吸,又用小舌胡亂的舔.我感覺到它在我的嘴裡不斷的蹦跳,我就越加肉緊的用嘴巴去套弄它.

突然間,他把兩根手指插了進我的陰道裡,先是溫柔的抽送,繼而就曲起指頭,按著陰道上方某處快速的抓挖.那麼直接的刺激,使我不能再專心一至的去吸他的陰莖.我把它吐了出來,只知肉緊地攬著他,張開嘴巴拼命的呼叫.

終於我又再有飛的感覺,這就是高潮嗎?怎麼會是一次比一次的強烈?我的陰道陣陣抽搐,突然就像射精般噴出一道又一道的淫水,直濺到他的臉上來.他終於把手指從陰道裡拔出,嘴角帶笑的望著我用手擦著臉上的淫水,使我尷尬得無地自容.

我已不懂得反應,整個人就像虛脫般攤在床上不停的急喘.Ivan見我激動得死去活來,便又溫柔的趴到我的腿間,伸手輕撫著我紅紅的臉頰,那感覺很舒服,就像親密愛侶般溫罄甜蜜,使我不禁伸手握著他厚厚的手掌,還把它拉到我的嘴旁吻起來.

我終於慢慢平伏了下來.這時Ivan伸手到床邊拿起一個準備好了的避孕套,我突然想起了家暉,我不想再錯下去.我伸手去按著他的手,望著他低聲說:「對不起……我……我已有男朋友了……我不想再錯下去……」他深情的望著我猶疑了一會,就點一點頭,把那仍未開封的避孕套放在一旁.

我抬起頭望著他跨下那粗大的陰莖,仍然昂首挺胸的挺立著.我把雙手伸過去握著它,更有點依依不捨的把弄起來.

「好玩嗎?」

我笑著點了點頭.它雖然粗大得有點嚇人,但我把它握在手裡,不但感覺到它像有生命的不停蹦跳,而它馬眼上的小裂囗更像對我微笑般可愛,使我一時又忍不住的把它壓下去,貼著我的陰唇磨擦起來.

「噢……!」一種熾熱的感覺從陰唇上傳遍全身,使我覺得酥癢難耐的,不禁就加快了磨擦的的奏.我的淫水又再從肉縫裡流出來,把它的龜頭也弄得閃著亮光.Ivnn也有點忍不住的,開始扭動腰肢,讓陰莖一前一後的壓向我微張的唇瓣上,半棵龜頭陷了進來,又緩緩的抽出,把裡面的淫水不斷抽了出來,還沿著我的股縫流到床單上.

我突然有股想被充實的需要,它淺淺的抽動已讓我極度的亢奮.我一直閉著眼睛,享受著陰唇被大龜頭翻出翻入的快感,但我內心的扲持,還是想制止我這種淫蕩的行為.

我羞澀的跟他說:「不要……不要再弄我了……我……快受不住了……」可是當他把陰莖抽離時,我又感到極度失落,然後又握著它拉了回來.

「啊……不行了……不行了……我……我要你……」我竟然就失控的用力一拉,整棵龜頭就應聲插了進來.

「噢……啊……!」我的陰道差點就被它擠破了,但我仍渴望它再深入一點,便伸手去抓著他結實的臀部,用力再向自己一拉,「呀……!」我終於被他完完全全的佔有了.

他的技巧很好,似受過訓練一樣,起初是淺淺的抽送,接著便沈身向內一插,把整根又粗又長的陰莖直撞入我小穴的深處.我被他弄得有點頭暈目眩,只知閉上眼睛,張開嘴巴就不停的呻吟.

他開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粗大的陰莖在陰戶裏快速地進進出出,攪動著淫水發出「卜滋……卜滋滋……」的聲響.

「啊……好粗……好硬啊……我……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啊……啊……啊……」

他見我興奮得有點瘋了,便又用力張開我的雙腿,把下身再靠前一點,然後再奮力狂抽猛插一番.我的雙腿似無力的掛在半空,我只感覺到一根硬如鐵柱般的大肉柱在我的陰道裡像打舂般猛撞,連他的陰囊也一下一下的拍打下來.我就在他近乎狂暴般的抽插下,被帶上一次又一次的高峰.

「小儀……我也不……不行了……」他緊鎖著眉頭,想把陰莖抽出來.

「噢……不要……不要出來……就……射在裡面……啊……」我急得用力抱緊他,雙腿還曲起來勾著他的臀部.

「啊……我不行了……我……我要射了……」

「射進來……射進來啊……」

「呀……呀……!」我們同時大叫一聲,熱燙的精液就像噴泉般激射而出,我竟又被他弄出一次高潮來.

我們緊緊的相擁著,不肯有半點分離.我一直感受著陰莖在陰道裡一跳一跳的動著.這是我第一次的偷情,但也是最叫我刻骨銘心的一次性愛.

<完>

# # # # # #

<後記> 情與慾的抉擇

我自問不是甚麼烈女,但總也接受不了同時跟兩個男人有肌膚之親.我曾經想過跟家暉分手,但他仍對我一片情深,使我不敢跟他提出要求.可惜Ivan也深深吸引著我,尤其每次跟他造愛時,都使我興奮得不能自拔,他帶給我的滿足,是家暉不能相比的.

情與慾之間,我漸漸取決了後者,雖然我知Ivan也有一個跟他拍拖了七年的女友,但他卻對我說只有和我一起,他才感到最大的滿足.我相信了他,因為我也感受到他跟我一起時的喜悅,還有……他跟我造愛時的投入!

我和家暉漸漸就沒有了以往的親熱.我雖愛上穿一些性感的衣服,但當家暉被我引起了性慾,我就借故推卻他,只肯讓他愛撫我,但就不肯讓他放進去;曾經有一次,我見他都忍得很辛苦了,我心軟地讓他發洩了一次,但我就是興奮不了,更使我對他保持了距離.相反的,我對著Ivan則越來越投入,甚至為了他,我痛下苦功的去鑽研性愛的技巧,那正因為我愛他,很想他能得到最大的滿足.我不知道自己能和他交往到何時,但至少我會很珍惜跟他一起時間,我希望但己的選擇沒有錯吧!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9]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