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仙極348

Ethan
本文:2021-07-19T08:42:08
第三百四十八章 血公子、裂天一抓

  黃袍青年呆住了,直接就傻眼了。

  因爲他的那面戰鼓可是機緣巧合偶然從西黃寶庫外圍所得,自從這面戰鼓到手,黃袍青年足足苦苦祭煉了一個甲子方才将其祭煉成功,而且在祭煉之後,這面戰鼓似乎忽然通靈,黃袍青年發現這面戰鼓每每修煉,都能增進元神修爲。要知道在修仙界功力修爲雖然修煉不易,但是比起元神修爲來,實在是輕松了千萬倍。很多驚才絕豔的修仙界前輩都是因爲自身修爲過高,而使元神修爲無法跟上,從而使真正修爲再也難以邁進一步遺憾坐化。

  别看黃袍青年修爲隻有元嬰期中期,但是因爲根底結實牢固,循序漸進之下,如今湊巧遇上這天大機緣,黃袍青年此刻的元神修爲已經是出竅期初期,此舉直接震蕩了整個大黎國,從而黃袍青年名列大黎國年青一代的三大公子之一。

  “你也知道元神割裂?”黃袍青年身軀一震,旋即面色微變地說道。

  洛天微微一笑,并沒有答話,開什麽修仙界的玩笑?玄陰太上道經号稱遠古以來的元神修煉第一寶典,在上古的時候更是曾經出動了十一個超級大勢力方才得以将玄陰教覆滅,由此可見玄陰太上道經是多麽的逆天。甚至,洛天如今已經将玄陰太上道經盡數記下,看其最後幾篇法訣的威力,恐怕足以弑仙。這元神割裂在玄陰台上之中,隻不過算是一些低階法術,洛天不借助任何法寶便能輕易施展出來。事實上,洛天便是沒有修習玄陰太上道經也不會懼怕元神攻擊,因爲乾坤上人那敲來的替難木偶還沒有用過一次,不知效果如何…

  “給我去!”

  洛天豎指如刀,口中默念法訣,旋即手臂一個牽引,神識急速透體而出,旋即化作了一柄柄無形長刀朝着黃袍青年飛馳而去,神識化刀本來就是速度奇快,比之法力驅使足足快上兩三倍。由此可見出竅期高手一旦控制元神出竅攻擊,近距離簡直是防不勝防。

  元嬰後期,本來就可以施展出化形爲現的道法。不過隻有元嬰期大圓滿才可以施展出借天地之力化形爲現。

  對方站立的黃袍青年神色一禀,他原先在洛天還未動用神識的時候就察覺對方修爲極爲高深,恐怕比自己修爲還要強一些,如今看來果然如此,對方竟然是堪堪就要進入元嬰期大圓滿境地的高手。

  蹦蹦蹦!

  黃袍青年又是急急彈了紅色戰鼓幾下,旋即身形帶起一道流光暴退。暴退之中,身上豁然湧現出一道光華,那光華在他身體兩側不住流轉,最終化爲了兩隻怪異的飛鳥,飛鳥看上去有些逼真,栩栩如生。

  “啧啧,真不錯,我倒想看看是哪位高人竟然逼迫的咱們大黎國的風公子連越鳥戰衣都施展了出來!”

  洛天站立在原地并未追擊,開玩笑,方雲此刻還沒有恢複,他貿貿然追擊,若是中了埋伏,可就悔之晚矣了。讓他很是無語的是,貌似對方又來了一個,不過聽其口氣滿是譏諷嘲諷,恐怕暫時還不會形成二打一群毆自己的局面。

  如此一來,洛天便老神在在地吞下了幾顆丹藥,靜靜地看着足足逃出去五百丈的黃袍青年,方才神識一動,那無數的神念長刀終于是自動消散不再追擊,對方那件防禦法寶明顯屬于半成品的靈寶,若是真要強行殺他,非要付出一些代價不可,不過眼看着旁邊還有強敵環繞,洛天很是明智地選擇了按兵不動。

  “堂堂血公子,不過也隻是逞口舌之利罷了,别忘了,你也是三公子之一。”那黃袍青年倒也強大,直接反唇相譏起來,雖然他還是頗爲顧忌洛天的元神攻擊,就在剛剛,若不是他即使祭起了越鳥戰衣,恐怕就要受傷了。元神受創,至少也要修養個幾十年才能恢複,那樣的話,他就會錯過…

  “哼!”

  空中又是一聲冷哼,旋即便沒了下文。

  洛天走到方雲跟前,道:“方雲小妹妹,還有多久你才能痊愈?”

  “大概還要一個月。”

  “…”洛天直接半瘋了,“算了,當哥沒問。”

  “接下來怎麽辦?要不我帶你一起走?”洛天再次出口問道。

  “把他們收拾了吧,反正你也都結仇了,幹脆一不做二不休。”

  “…”洛天哭着一張黃瓜臉,扭扭捏捏道,“但是哥不是一個喜歡打架的人……”

  “媽的,你再說老子傷勢兩個月也好不了了!”

  “不說了,哥幹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我還是把他們都收拾了吧…”

  說話間,遠方天際一道血紅色光華直接飛射而來,如同一道細細的箭矢。

  “有自信是好事,但是過度自信就不好了。”

  血紅色光華直接落了下來,緩緩散開,竟然是一名唇紅齒白,一襲黑衣的陰鹜青年,此人本是男兒之身,竟然塗抹了紅色的指甲,看上去格外的妖異,尤其是他腳下根本就未曾穿鞋子,赤着一雙腳,身周有若有若無的血色條狀雲霧纏繞。

  “能譏諷風公子的,恐怕閣下來頭也不小吧?”洛天懶散的一翻眼皮,無精打采地說道。

  黑衣青年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表情,根本就沒有搭理洛天。

  遠處,那黃袍青年嘴角泛起一絲難以名狀的弧度,“沒錯,他便是大黎國心狠手辣的年輕一輩第一人,血公子,但凡被他盯上的人,無不家破人亡。”

  洛天撓了撓頭,低聲嘀咕了一句,把旁邊的方雲給逗樂了。

  “原來這家夥不是個什麽好鳥,還他媽穿着奇裝異服吓老子,非得弄死他不可。”

  “遺言說完了?”那血公子終于眨着狹長的眸子望了過來,“本來别人的激将之法對我沒用,但是怪就怪在今天天氣不好。”

  “天氣不好管老子鳥事?”洛天翻擡了一下眼皮,沒好氣地道。

  “天氣不好,本座心情也不好,所以隻有拿你開刀了。”

  “血魔幽骨爪!”

  “裂天一抓!”

  下一刻,兩個都是奸詐無比的家夥齊齊出手…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變更為 舊回應在上方][目前是 新回應在上方]
[0.1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