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桑拿連環炮

jiouguai
本文:2021-07-18T23:41:36
前兩天受北京朋友之托,去天津大港辦點事,事情進展很順利,原定兩天的事一天時間就辦完了。欣喜之餘當然要去尋歡作樂。和我同去的朋友是天津市內的,對大港情況也不熟悉,看著街上的酒店和桑拿,我們只好瞎闖了,不過都說這邊的價格不高,處在市裡和塘沽之間。
大港在天津還算是比較偏僻的地方,沒有塘沽開放。主要就是油田和電廠,遠遠看去四處平坦荒涼,只是靠上古林附近還有點樣子。我們在小古林飯店吃了海鮮,幾杯老酒、一桌高蛋白食品下肚,我倆都有點急不可耐了。開車在那條僅有的街上亂轉,最後又回到了小古林門前。看見小古林飯店對面還有一家小古林洗浴中心。外表看著還不錯,門口停了幾輛車。朋友有點喝多了,進門就用天津話問有特服嘛?服務生答什麼服務都有。遂換鞋下池洗蒸。一番折騰之後,來到四樓的包房。包房敞亮乾淨,床上用品都是新換的。第一印象不錯。幾分鐘後,服務生領來三位小姐,一看不甚滿意,主要是年齡偏大、妝太濃,揮手說,讓朋友先挑。過一會兒,朋友挑剩的兩位小姐又被領回來。我臉一沉說,有好的再換一批,沒好的我去二樓大廳休息。服務生一臉堆笑(態度絕對不錯)又領來三位,這一批小姐比第一批明顯漂亮不少。故意斜眼相看,上下掃瞄,看好一個大眼淡妝的高個小姐。剛想說就是她了,沒想到她到比我還主動,大概是揣摩出了我的心思,笑著臉竟先靠過來了,摸著我光著的胸脯說:大哥,這裡都長毛了,雞巴一定很厲害吧?我往後趔了趔,真怕她一下撲過來。原本對她不錯的印象,叫她這一句話給說沒有了。我哄走小姐,招來服務生,說:給我找不化妝、年齡小點的。服務生滿口應承,躬身而去。過一會兒進來一位小姐,年齡是不大,頂多二十歲,確實沒有化妝,接著又進來一位,年齡差不多,也沒化妝。先進來的一位衣著打扮洋氣,就是小鼻子小眼,面帶苦相,細看有點不得勁;後進來的一位身上農裝未褪,眼不大,但面部還算清秀,她不敢正眼看我,時不時還往先來的小姐身後藏。我毫不猶豫就點了後進來的小姐。
多年的經驗告訴我,桑拿挑小姐絕對有竅門。第一批進來的都是按號排隊、或被人選過而沒選中的,各方面都比較差,建議大家還是不選為好;第二批進來的一般都是長相還行,來的時間較久和領班關係不錯,這批人多是老油子,技術不錯但過於職業,有此愛好的可在第二批裡選擇;第三批一般都是初來乍到的新人,或留給特殊客人的優質品、或根據客人的要求過來的。所以,各人的胃口不一樣,挑選的小姐也不一樣,大家盡可以各取所需了。我喜歡挑選新人,一般都選第三批以後的,喜歡和入道不久的小姐做的那種感覺。雖然她們技術還不嫻熟,床上也很被動,甚至動作也比較少,但那樣會激發我開發女人性意識的成就感和征服欲;儘管整個過程不一定很順暢,但生理和心理都能得到更大的滿足。
多年的經驗還告訴我,小姐在服務的手段上雖有差別,但差別沒有多大;服務的種類可以翻新,但也就是那麼幾種。但是當你和新入道的小姐做時,她們的表現卻是千變萬化的,可以說是一個小姐一種表現。她們初入此道,對男人不瞭解,對自己也瞭解不多,所以她們在和你做的時候的反應,都是自然的和發自她們內心的;她們沒有做作,沒有應付,有的只是自我保護意識和本能反應。她們也叫雞,但她們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雞。正是由於她們處在向雞轉化的過程中,所以她們你身體下面的表現還不熟練,這才能讓你體會到更多的、變化中的小姐身體。如果為了發洩,只要是女人就行;如果為了體會和感受,還是初入道的小姐更真實,更有意思,更能瞭解女人,也是更高層次的享受。
她被選中後,出去拿了一個套子和一瓶人體潤滑液回來。然後怯生生地站在床前不知如何動作,我起身拉她過來坐在床邊,問她:剛出來做時間不長吧?
她答:才幾天。說完把頭轉向一邊,像是很不情願。
我說:聽口音是東北人吧?東北哪裡的?
她說:遼寧撫順的。跟我們村幾個姐妹一起出來的,才來不幾天。
我又問:今年多大了?
她回答:19歲,屬牛。
我一算,她才18週歲,和我用眼睛對她的判斷基本一致。我摸了摸她的乳房,她閃了閃;又摸了摸她的下面,她夾了夾腿。初步感覺她真是初入此道的新手,估計破處的時間也不會很長,完全符合我挑選小姐的一貫要求。
我從她背後解開她的胸罩,她沒有阻攔,只扭了扭身體。我說:還等什麼?抓緊時間吧!
她這才站起身自己開始脫衣服。看著她身體一點點暴露出來,我心裡湧起一陣激動,驟然激發起我壓抑已久的性慾。雞巴漸漸豎起,寬鬆的睡褲立刻支起了帳篷。她的裸體比她穿衣服要顯胖一些,脫掉了高跟鞋人也矮了點,光滑的皮膚都能照出人影來。還是俗話說得好:十七、十八無醜女。這個年齡的女孩子即使是臉盤一般,身體也是很誘人的。
她像一樽晶瑩剔透的雕塑,矗立在那裡,時刻等待著我的召喚。我扒下身上僅存的睡褲,下地去把她抱到了床上,開始親吻她的乳房和脖頸,她躲閃了幾下便一聲不吭,默默承受著。這時的她,身上完全看不到東北小姐所特有的狂蕩和豪放,感覺更多的是小女人的羞怯和無奈,是一種為生存而不得已為之的憤懣。經過的女人多了,就會對女人有著更深層次的理解。我知道,她並不是自願做這一行的,是生活逼迫她走到了這一步,她還不理解也不習慣做雞的生涯。這時的她,思想正處在一種紊亂的狀態,甚至崩潰的邊緣。處理得當,她會成為可人的床上佳品,搞不好也會變成一塊毫無味道的木頭。這時的她需要溫柔,需要真情(那怕是裝的),甚至需要親情。我捧起她的臉,想吻她的嘴,被她擰頭拒絕了。我還是耐心的親吻著她的其它部位,盡量用真情去打動她,挑逗她,盡量不去觸動她脆弱的神經和靈魂深處的東西。
緩慢而又平靜的前奏讓我激動的心也隨之平靜下來,雞巴也有氣無力地歪在了大腿的一側。我知道,在沒有感受到我的真情和愛撫之前,她是不會主動戰士自己的,也不會積極配合我的行動的。要改變這種狀態我還需要時間,根據過去的經驗,在一個鍾時間裡足夠了。在親吻和撫摸的同時,我也好好觀察了她的身體。
她身上的肉很結實,說明她脫離體力勞動時間不長;她皮膚白細,說明她真正從事體力勞動的時間並不多,而且沒有出過大力;細嫩的小手食指上還留有長期寫字形成的硬塊,說明她剛從學校畢業時間不長。她的乳房比她同身材的人略大而且飽滿,呈半圓型,摸著很真實,乳頭及乳暈從頂部鼓起,很柔軟,經過反覆揉弄和親吻後才有點變硬;她的陰毛很少、很淡,大小陰唇和裸露部分紅白分明,很清潔、很誘人,要不是在這種場合,我會順理成章的趴上去,舔弄一番。
在我親吻到她耳珠時,她身體開始有了反應。先是不自然的扭動頭部,嘴裡吃吃發笑。接著是緩慢地扭擺下身,兩腿夾緊來回蹬動。最後是摟住了我的脖頸,直至摟住了我整個身體。我用手摸著她的陰道口,已有一絲淫液從裡面滲出。看到時機差不多了,我放開她,轉身躺在床上。她起身摸摸被我揉得有點發紅的乳房,又用紙巾擦擦耳朵上我殘留的唾液,小心翼翼地為我戴上了套子。我沒有說話,一直用眼睛注視著她的每一個動作。戴好套子之後,她又在前端塗了一點潤滑油,拿眼睛注視著我,似乎是等候我發號施令。我拉了她一下,示意她在上面。她笨拙地騎在我的身上,一手扶著我的胸部,一手分開緊閉著的小陰唇,對準雞巴輕輕坐了下去。我抬頭看著雞巴沒入她的陰道,感受著雞巴從窄縫中通過的擠壓,一種莫名的滿足感自心底油然而生,感覺比高潮時的快感更另人滿足。
就在她感覺雞巴快頂到底,不敢再往下坐的時候,我兩手握住她的胳膊,雞巴用力向上一挺,順勢把她緊緊摟在懷裡。她稍微掙扎了一下,然後順從的趴在我身上不動了。在她適應了一會兒之後,我托著她的屁股,幫助她在上面活動,她也低著頭一邊看著雞巴在她陰道裡的運動,一邊看著我的表情變化。我喜歡女人的這種做愛動作(包括表情),因為它是一個女人在做愛時的自然體現,不包含任何的功利性,它更真實反映了女人此時此刻的心理和生理的現狀,這是我現在和老婆做愛時所體會不到的;它也讓我的慾望更猛烈,臨場發揮也會更好。
換成正常體位後,我拔出雞巴頂著她的陰阜和小腹,這時一股乳白色又稠又黏的淫液和潤滑液混物,從她陰道裡噴湧而出,沾滿了她的陰部和股溝。我想用紙巾擦掉後再做,她搖頭反對,說:擦乾了裡面會很疼,等會一塊洗吧!
我沒有反對,頂進去又是一陣抽插。陰道被撐開後,雖不如剛進去時緊了,但有大量的淫液潤滑,雞巴在陰道裡抽插自如,還是奇爽無比。她也已經適應了我的動作,在下面扭動屁股配合著。為避免過早結束這激動的時刻,我故意放慢了抽插速度,問她:你舒服嗎?
她看著我點點頭,沒有說話。我又問:感覺怎麼樣?
她嗯了一聲,不好意思的對我笑笑。她眼神和笑容表達了她要說的話,那就是:滿意!
我想,她這時或許還不懂什麼是女性的性高潮吧!
當我提出要從背後插入時,她面露難色,說:後面進不去。
我依舊用和藹的眼神看著她,意思是說,後面怎麼會進不去呢?看我還在堅持,她轉身跪在了床上,邊回頭看我,邊自言自語地說:不信那你就試試吧。
我摟緊她的髖骨,雞巴一挺,沒費力就頂進去了。剛想用力抽插,她卻兩腿一伸趴在了床上,雞巴一下滑落出來。我從後面抱起她,又插進去。我不抽插她還能跪住,稍一用力她就趴下了。我問她怎麼了?她說:從後面進去頂的裡面很疼,不趴下受不了。我又試著在她趴下後從後面插進去,結果不是雞巴滑出來就是我在後面推著她往前爬,最後把她的上半身都推到了床下,她雙手撐著地,也沒有完成這個簡單的動作,只好就此罷休了。
我又堅持了大約二十分鐘,還是在正常體位射的精。射精後我想盡快拔出來取套子,她卻摟著我不肯鬆手,主動在我臉上吻了一個帶響的。我再次做出要與她接吻的動作時,她笑著把嘴迎了過來。
從我的雞巴進入她的身體到射精結束,她嘴裡幾乎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這對有的狼友來說是不能容忍的,可我不在意她是否會叫床,也不在意她開始對我的冷淡,我不想做她不願做的任何事情,這是我對待女人的一貫原則。我知道她是在不情願或為生活所迫的情況下才走上這條路的。她的沉默和忍耐正是她無言的抗爭。同時,我又明顯感覺到了她身體變化的過程,那是舒服中帶有痛苦,緊張裡含著放鬆。但是我還沒真正察覺到她心理的變化,更沒想到最後她會送我一個帶響的吻。這時我的心裡多少有點疑惑和遺憾。

打掃完戰場穿好衣服,還有十多分鐘才到鐘,我說:我在這兒休息一會兒,你就先走吧。
她笑笑說:有時間就陪你聊一會兒吧!
看她已經沒有剛進來時那麼緊張了,我笑著問她:跟我說實話,你舒服嗎(這是男人最關心的問題,對小姐而言也是一個愚蠢的問題)?
她還是笑著點點頭。過了一會兒才說:為什麼還要問?你明明都看出來了還問什麼,叫我怎麼說?
我想,她對所謂的舒服的理解,不過是男女性接觸時產生的快感,離女性的高潮還差遠呢。而且做小姐追求的是金錢而不是舒服,舒服或高潮對她們而言只是副產品。
不知怎麼搞的,聽她這一說,我心中還是有種莫名的衝動,手又伸向了她的下面。
她扒拉開我的手說:剛洗乾淨,再摸髒了還得去洗。
我又把手伸向她的乳房,隔著衣服輕輕揉著。她見我意猶未盡,歪著頭看著我,像是在審視,又像是在詢問,說:我們一起來的還有個姐妹也在這裡,你要不著急走,就叫她再來陪你一個鍾吧?
我一聽說她還有一個姐妹也在這裡,頓時精神振奮,忙問她:剛才怎麼沒見她來選台?
她笑了,說:她比我漂亮,喜歡做熟客,還有就是店裡碰到難纏的客人時才叫她出來。她只要出來肯定會被客人選中。她還會做口活,所以分成比例大,掙得比我多。
我心裡一下又明白了許多。跟她開玩笑說:早知道有更好的我就不選你了。
她很開心又不無一點醋意地說:我還沒走你就說這樣的話,你要見了她還不知說我什麼呢。
我說:你把她叫來我看看好嗎?滿意的話我就不走了,再玩一會兒。她點著頭出去了。
我來到隔壁朋友的包房,他已經在那裡看電視快看睡著了。見我進來耷拉著眼皮說:你還真能幹,剛結束?
我說:是呀。你怎麼樣?
他頗為不滿地說:早他媽幹完了。媽的,那娘們兒真夠臊的,坐上來是又搖又晃,又喊又叫,還沒等我換姿勢就繳械投降了。人家倒好,像完成任務似的,扭頭就沒人影了。看看表還不到十五分鐘,想喊跑堂的小二過來罵兩句,想想算了,天津這地方都這雞巴樣兒,說也白說,還不夠惹人生氣的。
我問道:小姐是東北人?他點頭說是。我笑了,逗他說:你一說小姐的動作我就知道是東北的。覺得一炮不過癮再放一炮怎麼樣?不過這次可別再找東北的小姐了。
他用疑惑的眼光看著我,說:你不是一貫重質量,不重數量的嗎?
我說:是呀,但我也說過,碰到好小姐我可是從來不會放棄的。
他也來了精神,跳下床說:好吧,今天累死你,明天再好好休息吧。
然後對著門外高喊:來個會說話的!爺還有話說!
服務生應聲而到,問:二位要來點兒什麼?
朋友看看我又看看服務生,沒好氣得說:來點兒小姐,別的什麼都不要。
服務生眼珠一轉,看看我倆,放低聲音說:要幾個?
朋友有點不耐煩地說:別多問,揀好的領來。
服務生剛一轉身,朋友又說了:不要東北的,其他哪裡的都行。
服務生走了,我沒有離開,而是坐在一旁看著朋友發笑。心想,看看你這次的運氣怎麼樣。我的這位朋友比我小幾歲,個性特強,性格豪爽,不拘小節,在我們系統都是出了名的「老嫖」,講起嫖經來一套一套的,還從不避諱身邊的女人。女人見了他都用進了動物園的眼光瞧他,臊一點的女人背後都咒他早晚得死於「馬上瘋」。我和他是多年的朋友,我最敬佩他的就是找小姐時的那些豪言壯語和張揚的勁頭,和他一起出去心裡絕對有底。儘管我倆眼光不同,胃口也不一樣,但只要是我和朋友出來玩,那裡面必定有他。
服務生領著七、八小姐進來了。朋友看著我說:還是大哥先挑吧。
我笑笑說:今天大哥當回家,為老弟挑一個,怎麼樣?
他大概還為剛才小姐的事懊惱,一臉很無奈的樣子看著我,點著頭說:好吧,你可把眼睛睜大,挑得不好我可到隔壁干你「老婆」去。
小姐站成了兩排,我用眼一掃,總體感覺還不錯,就是高矮胖瘦懸殊太大,有點不協調。我和朋友多年的合作,自然知道他的喜好。但是今天我做主了,就得按我的眼光去挑選。我站起來點了點站在後排一個身材不高,胖乎乎的小姐,說:就她了。
她走到我倆面前,低頭站著。我問她:哪裡人?
她答:河北。
我又問:河北哪裡?
她看看我不想回答。我把臉一沉,說:我們又不會去你老家找你,你怕什麼?
她這才說:河北稿城。
我揚頭噢了一聲,轉而對她說:就是發現日本毒氣彈的地方?
她低著的頭點了幾下,不好意思再看我倆。我把臉轉向朋友,那意思是說,怎麼樣?還滿意麼?他看了我一眼,算是默許了。看著其他小姐還站著不走,我忙對 服務生說:還站著幹什麼?都回去吧。
服務生說:大哥你自己不挑一個?
我說:我早挑好了,一會兒自己會上來。你們都走吧。
一句話說得服務生一頭霧水,朋友也是莫名其妙。我站起來把服務生小姐向外哄趕,又返身對朋友說:包你滿意,好好玩吧!說完哈哈大笑,關門出去。
小姐都走了,服務生還窮追不捨,跟在身後給我做工作:大哥,出來找樂就別在乎那幾個錢,這裡好小姐多得是,我再領幾個你挑好嗎?你們要是再找一個小姐,可以免你們一個小時的包房費,能在這裡休息一下午。
我摟住他的肩膀,故作神秘的趴在他耳邊小聲說:我真的找好了,一會兒她上來會給前台報鐘的。說完頭都沒回就進包房了。
包房裡兩位小姐正低頭說著話,見我進來同時抬頭看著我。我頓覺眼前一亮,小姐的確是很漂亮。
當兩個小姐在一起時,差距就顯現出來了。
第二位小姐不論在臉盤還是身材,包括氣質和著裝,在小姐行當裡都是數得著的,別說在小古林桑拿,就是在北京的一流歌廳,也能坐上頭幾把交椅。
我來到她跟前摸摸她的臉,她朝我笑笑,在床邊給我讓個位示意我坐下,我沒有坐,而是擠在了她倆的中間,一手摟住一個,左邊親一下,右邊親一下,爽得我是眉飛色舞,心花怒放,那感覺簡直妙不可言。她倆「咯咯」得笑著,不停用手撫摸著我裸露的胸部和肚皮,沒有一點拘束。
過了一會兒,第一位小姐站起來說:大哥,我說得沒錯吧?我姐比我強多了,就讓我姐陪你玩吧!我得下去報鍾了。
回過頭她又對第二位小姐說:二姐,我走了,你好好陪陪這位大哥。大哥人可好了,還是咱們東北老鄉,把你的本事都拿出來,讓咱大哥好好爽爽!說完指了指床頭櫃上的潤滑油和紙巾,飄然而去。
我起身關上房門,回身問她:你叫什麼?
她看著我說:叫小玫。
我又問:那剛才陪我的那個呢?
她說:叫艷艷。
我躺在床上喝水,她也開始背過身脫衣服。我又仔仔細細欣賞著她。
她大概有一米六五左右,身材勻稱,比我選小姐的標準略顯瘦點,但絕對符合大多數人的眼光;手指細長白淨,腕上戴著一塊很大的卡通表,白嫩光滑的脖子配上披肩的長髮,媚氣十足,青春逼人;乳房大小適中,和身材基本成正比,乳頭突出,乳暈暗紅,留有經常使用的痕跡。
她光著身子坐到我的身邊,為我脫去衣服;趴在我胸口舔我的乳頭,手在晃動早已豎起的雞巴。
我沒有說話,也沒有動手,只是在無言的看著她,享受著她的服務。我想了很多,也想了很深,我真想知道此時此刻她的真實想法和感受。
偏西的太陽透過窗簾的縫隙,照在她的臉上,眉宇間和兩頰的絨毛,在陽光照射下清晰可見,稚嫩的面孔仍掩蓋不住職業的烙印。
我已經沒有了剛見到她時的興奮,我感覺我躺在這裡已經不是一種精神和生理上的享受,而是經濟上的施捨,是在用多餘的金錢幫助那些還沒有富裕的人也盡快富裕起來,桑拿、歌廳、髮廊不過是這種施捨的載體。進而又想到,國家之所以對「掃黃」雷聲大雨點小,恐怕也是有這個因素吧,國家只要控制好輿論的譴責和性病的傳播,讓有錢人自願拿錢通過性交易扶貧,總比國家財政扶貧要好多了,而且還體現了按勞取酬的原則。
她的舌頭在我的胸腹部滑動,慢慢下移到兩腿之間,她問我:需要用套子嗎?我隨口說:你看著辦吧!
她沒有用套子,而是用嘴直接含住了雞巴。她的舌頭和牙齒觸到了我的敏感神經,我身體在一下一下的顫抖,思緒已經亂了。
她大概是怕我射精,滾動的舌頭又開始轉移,直至舔遍了我的全身,最後趴在我身上不動了。我有點心疼地摟著她,撫摸著她光滑的後背,親吻著她散發著洗髮水香味的頭髮,小聲說:舌頭都硬了吧?還會說話嗎?
她抬頭一笑說:開始是的,現在不累了。
我捏著她軟軟的屁股,手指在她腿縫中滑動,想看看她的反應。她擺脫了我的挑逗,拿起潤滑油的小瓶說:大哥,我還有一項服務沒做呢。
我說:這裡不就是口活和打炮嗎?
她說:我妹說了,叫我好好伺候你,臨走時油都給我留下了,我給你做做推油吧。不過我也是剛開始做,做不好大哥別笑我。
我說:那好呀,早知道你會推油就不讓你舌頭受累了。
她說:我們這兒沒有推油項目,我們願意做老闆也不管,只要客人滿意就行。我也只給熟客做。
我問她:需要加錢嗎?
她斜著眼看我,說:想給我加錢還不如把我包下算了。
我說:好呀,穿衣服跟我走。

她把倒在胸口上的潤滑油抹了我一臉,自己呵呵地笑了。
她手指細嫩,在油的作用推得很舒服,手到之處麻麻癢癢的,雞巴一下又挺得老高。她推油的手法和A片裡的表演差不多,很細膩、很周到,幾乎一絲不漏,已經很職業化了。當她要我翹起腿用手指捅屁眼兒時,我沒有接受。我覺得捅屁眼兒讓人癢得受不了,所以,至今我還沒有享受過狼友們常說的獨龍鑽的滋味,多少有點遺憾。
她的胸推實在不敢恭維了,在床上翻過來倒過去,四肢顯得很笨拙,累得氣喘噓噓還不得要領。我忍住笑說:乾脆你躺下別動,讓我在你身上來回蹭得了。
她笑得前仰後合,又簡單蹭了幾下,騎在我身上耍死狗了。
我覺得剩下的鍾時已經不多,雞巴也有了要進洞的慾望,再拖下去就得加鐘了。我手上沾著潤滑油,全力攻擊的的陰唇和陰蒂,她趴在我身上左右躲閃,直到我的攻擊讓她感覺舒服並發出輕輕的哼聲時,她才摟緊我的胳膊,乖乖地任由我擺佈了。
一會兒,手指上的油就被淫水所代替,又濕又粘。她哼的聲音也越來越大,時機終於成熟了。我放開她,看著她微紅髮燙的臉,告訴她該完成最後一個程序了。
她定了定神,用床上的枕頭擦去兩人身上的油跡,又用紙巾細擦了一遍,取出套子戴好,問我:前面後面?
一聽她如此老練,我心裡就想,她和艷艷一起出來的,但她可比艷艷經歷得多,也老練得多了。她陰道的磨損率一定很高,幹起來還能感覺緊,還能舒服嗎?
我說:我從後面進吧!
她跪在了床上,我按住她的腰,雞巴慢慢頂了進去。外面淫水擦去了,裡面很澀,一下頂到底還有點困難。強有力的雞巴經過口、手、胸的磨練早就急不可耐,豈容阻擋?我猛晃了幾下就一捅到底了。她對我的粗魯動作沒準備,一個勁喊慢點慢點。我又抽插了幾下,水也出來了,我才放平心態,仔細品嚐她身體帶給我的快感,同時也在努力尋找她的身體和剛才艷艷的身體的不同之處,和別的女人身體的不同之處。
就她陰道本身而言,確實比艷艷的好。既淺又軟,雞巴進去後馬上就被四周滑糯的肉體所包圍,控制不好會很快繳槍。這樣的女人很容易達到高潮,屬於最理想的性夥伴。但是這種女人的陰道也很容易鬆弛,尤其是25歲以後的女人非常明顯。
在抽插了一會兒之後,淫水大量湧出,每插一下都會有噗噗的響聲,就好像精彩節目演出後的掌聲,鼓舞著精神,激勵著幹勁。換成正常姿勢再插進去時,她的陰道已經被徹底撐開了,她的美貌帶給她陰道的磨損也更加明顯。我不得不放下她抬起的雙腿,改用摟緊雙臀以彌補鬆弛的不足。不管她是情緒感染所致,還是職業習慣的需要,她的喊聲一陣高一陣低,一會兒喊大哥,一會兒喊老公,一會兒又是寶貝,小姐的床上用語她全學會了。長期的磨練使我對小姐的喊聲已到了麻木不仁的程度,有時不但不能提高我床上的興趣,反而會降低我的性慾,雞巴能被喊軟了。這也是我不願意找年齡大的小姐的一個原因。
我不忍心也不會制止她叫床,這是她的權利。我看著她緊閉雙眼,張著小嘴浪叫,頓時產生了另一種快感,那不是來自身體感官的,而是來自精神上的一種征服感。看著身下不停蠕動的肉體和發出的刺耳喊叫,何嘗不是一種享受?這種享受來自肉體又高於肉體,是更高境界的享受,是男人享受的一次質的飛躍。
刺激不夠和注意力分散很容易造成雞巴萎縮,一旦軟了,就會很麻煩。要麼需要時間,要麼就是換人,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辦法。時間已經不多甚至超鍾了,再換人還能換到比她更好的嗎?我也顧不上她的感覺如何了,換了好幾個姿勢都沒有找到能讓我盡快射精的感覺。最後,我把她拉到床邊,站在地上玩起老漢推車。腿在肩膀上扛累了,我就放下劈開繼續干,覺得摩擦不夠,又拔出來再頂進去,看著原本清色透明的套子變成了乳白色,雞巴將小陰唇帶出來再頂進去,頓覺性慾大增,猛推幾下,剝下套子,精液直射她的小腹。我轉身仰面和她並排躺在床上。
朦朧中看到她起來清理戰場,穿好衣服,收拾服務用品後坐在床邊等我。我掙扎著坐起來,把她摟在懷裡準備為她簽單。我不好意思地說:小玫,我多給你簽兩個鍾吧(一個鍾一百元)?
她反而靦腆起來了,小聲說:大哥,不用多簽,項目規定多少就是多少。
我說:那你超鍾了呀。
她說:沒什麼,有時我也超鐘,從不多收客人的錢。再說咱不還是老鄉嗎?
我略帶歉意地說:今天可把老鄉折騰苦了。
她說:我喜歡咱東北人,幹什麼都猛,說話也爽快。
我點點頭緊緊摟著她不願放手。
天暗下來了,窗外散落著夕陽的餘輝。我送她出去時,在她額頭親了一下,拍拍她的屁股,說:下次來我還會找你的。
她微笑著離開了。我知道,我就是再去也不會找她了,雖然她人漂亮服務也好,但她不適合我的胃口,這一點我想她也察覺到了。我所做出的還會再找她的承諾,對她對我都是一種友好而又禮貌的解脫。
在開車回天津的路上,我和朋友又說起了小古林桑拿的事。朋友對我給他挑的小姐十分滿意。一再說那個河北小姐溫柔可人,床上很有味道,如果不是事後要簽單付錢,真跟干良家妹妹差不多。就是嫩了點,怕她時間長了吃不消,結果干了快半小時才射精,妹妹還很滿意,一直陪我到鍾才走。最後說,以後一起出來玩再要選小姐都由我代他選。我哈哈大笑,點頭允諾。
我沒敢告訴他小玫的真實情況,只說我的那個小姐也不錯。如果告訴他了,按他的性格會調轉車頭,再回去找小玫打第三炮的。這就是男人,這就是真實的男人。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