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1)
通報違規

 姐弟夫妻

Reader
本文:2021-04-05T23:42:39
(一)

  這是一個花園洋樓,有200多平米,從石面鋪成的花圃小道進入客廳,要
上幾步台階。室內有上下兩層,底層是廚房、儲藏室、保姆用房、客衛、雜物間、
飯廳;進大門左側一個鐵花圓弧樓梯上二樓,鐵花欄杆貫通二樓形成過道,二樓
是主臥、客臥和書房,還有陽光水吧生活陽台、活動室。這花園洋樓客廳很大,
空間高為兩層,一盞琉璃水晶大吊燈掛在客廳中央,四周的各種各樣的燈具群星
捧月,把洋樓內每個角落都照的熠熠生輝。

  這時已經是晚上8點過了。

  客廳的三件套乳白色真皮沙發上坐著一男三女四個人。

  坐在一人座沙發上的是一個濃妝豔抹的女人,她的名字叫周月星,年紀大約
36、7歲,一頭捲髮蓬鬆的披在肩旁上,瘦屑的臉上閃爍著一雙狐媚而狡猾的
眼睛。她這會兒雙手交叉在胸前,左手掌托著右手肘,右手捻著蘭花指,食指和
中指夾著一支mildseven女士香煙,一邊慢慢的抽著,一邊不停的轉睛
看著正座上的男人和對面的兩個女人。

  正面長沙發上的男人叫王大發,年約48歲,是個胖子,已經禿頂,公司的
手下們都稱他「王總」,但背地裡都叫他「王胖子」。此刻,王胖子根本無暇欣
賞老婆周月星因雙手交叉胸前那被擠得高高隆起的白嫩乳房,他的雙眼正射出兩
道狼眼色色的綠光,像獵豹盯上獵物一樣興奮的盯著對面的高華玉不住打量。

  高華玉,是一個年僅十七、八歲的年輕女孩子,輟學在家已經一年了,因家
境貧寒,考上大學也沒法去讀書。她模樣清秀,沒有非主流美女的妖豔,但有幾
分時尚美女的韻味,尤其是她此刻白潔光滑的肌膚與身旁母親的肌膚形成了鮮明
對比,自然引來了對面公狼和母狼的目光。

  高華玉的母親45歲上下,是一個沒有固定職業的寡婦,丈夫生前開有公司,
但一年前突發心臟病去世,只給她留下了不少的債務和一雙兒女由她撫養。這時,
母女倆緊挨著坐在二人座沙發上,忐忑不安,默默無語,與趾高氣揚的王胖子夫
婦形成了鮮明對比——

  一邊是主宰世界的狼,一邊是任狼吞噬的小綿羊!

  「看清楚了吧?沒什麼意見,就簽字吧……我們已經簽了字,現在你們一簽,
就成了啊……」

  周月星說完話,就悠然自得的吸了口煙,接著就熟練的從櫻桃小口吐出個煙
圈,然後小嘴唇一變型,又吹出一條煙線,穿進了煙圈裡。煙圈和煙線在不住的
滾動飄逸著,她又把一疊百元大鈔放到了茶几上面。

  高華玉母親和女兒的面前茶幾上面放著一式兩份《協議》,《協議》旁還有
一隻簽字筆,周月星一邊把錢推到高華玉母親身旁,一邊說:「……只要在協議
上籤了字,這一萬元就是定金……以後你女兒只要為我老公生下一男半女,我就
認她是親妹子……至於生男生女各多少萬,這協議上都有的,白紙黑字的,你們
放心……」

  高華玉母親哪裡有心情仔細看啊,她知道這字一簽,就是把女兒賣了身推進
了火坑。女兒高華玉此刻也心亂如麻,她雖然也像所有女孩子那樣渴望愛情幸福,
但當她瞥到《協議》上那幾個對她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的數字時,她腦海裡立刻
疊映出了債主討債、弟弟需要錢繳納學費和母親四處求借無門的情景……

  高華玉是個孝順的女孩子,只見她牙一咬,心一橫,就在《協議》上籤了名,
她就把一萬元鈔票和一份《協議》交給母親,流著淚對母親說:「媽,這錢和協
議您收好,家裡需要這些錢的……今天,您就當女兒出嫁了吧……即便今後女兒
再也嫁不出去,我就伺候母親一輩子……」

  接著,母女倆抱頭痛哭成了兩個淚人。

  「好吶,好吶……今天是華玉妹妹大好的日子,今後每週末,你女兒還要回
家住的嘛……」

  周月星說著拿了條粉紅色吊帶睡裙遞給了高華玉:「妹子先去洗澡唄……這
是我穿過的,不知合不合身,明兒姐給你買新的……」

  高華玉抽泣著,捧著浴衣跟在周月星身後,邊走邊回頭看了母親幾眼,極不
情願地進了客用衛生間裡。

  正座沙發上的王胖子從頭到尾沒說一句話,他那雙色色的目光始終沒離開過
高華玉那青春健美的身體,直到高華玉進了衛生間,他才轉過頭來,向高華玉的
母親做了個,「你可以走了。」的示意,高華玉母親收好錢和協議書,向王胖子
唯唯若若的點著頭,兩眼含淚的離開了花園洋樓。


                (二)

  高華玉洗澡出來她母親已經離開多時了,她在衛生間裡洗了好久好久,她並
不是想洗多乾淨等待那告別處女之身時刻的到來,而是害怕走出衛生間就立刻會
受到摧殘和屈辱。直到周月星來催好幾次後,她才抹乾身子,穿上那條粉紅色吊
帶睡裙,步履沉重的出了衛生間,跟著周月星進了保姆住房。

  「你今後就住這裡……從現在起,白天你就是我家的小保姆……弄弄飯、洗
洗衣、做做家務……晚上,我會讓老公來你房裡,跟你肏屄懷孩子……」

  女人周月星這會兒完全變了個人似的,嘴裡說的髒話,讓高華玉聽著臉都燙
到了耳根。周月星這時招呼客廳裡的老公說:「胖子……還磨蹭什麼呀?……在
保姆屋只許你呆一小時……完了,給我滾回二樓去睡……」

  「老婆真好!……老婆……萬歲!」

  門開處,王胖子猴急的跑了進來,他渾身赤裸的腰間只圍著大浴巾。剛才有
老婆在場他沒敢去逼高華玉洗「鴛鴦浴」,在二樓衛生間沖了沖,並吃了一粒壯
陽藥丸「勃金」。

  高華玉一見王胖子這副樣子,嚇得她一聲尖叫,渾身驚悚的顫抖著,忙往周
月星身後躲。周月星轉身把高華玉推到老公面前,王胖子伸手就去摸高華玉的乳
房,這時才看清楚高華玉的粉紅色吊帶睡裙裡,乳房上還束著白色的乳罩,他就
狠狠的罵了一句:「他媽的!」

  高華玉此刻被周月星和王胖子夾在中間動彈不得,周月星解開了她的乳罩扣
扣,王胖子就一把扯去了乳罩,她那兩個圓圓的很有彈性的玉乳就活蹦亂跳起來
……高華玉只得用雙手掩住胸乳,周月星就將她的雙手抱住,對王胖子說:「…
…你別只顧摸咪咪……趁現在下面還沒水,先檢查她的小騷屄……還是不是原裝
貨……」

  王胖子連聲說:「好……好!」,就去挎高華玉的內褲。

  高華玉的雙手被周月星從身後抱著,她怎麼也掙脫不了,她雙腿不住的彈,
腰肢不停的扭,可還是眼睜睜的看著王胖子把她的內褲挎了下來……接著,兩口
子就把泣不成聲的高華玉放倒在床上,他們一人扶著高華玉的一條白生生的腿兒,
把那兩條大腿分開來高高抬起……

  高華玉此刻已經沒有了掙扎的力氣,她的大腦在內褲被挎去後就漸漸成了一
片空白,她淚眼婆娑,猶如梨花帶雨,她那從未在人前裸露過的下體,此刻正被
女人和男人一覽無餘的盡收眼底……

  高華玉的腰肢很細,小蠻腰下小腹平坦,色澤油黑的恥毛軟軟的覆蓋在肉邱
上,蚌唇白潔乾淨得使人垂憐;這會兒男人和女人的手指在她陰埠上撥弄著,還
不時把她隆突著的陰蚌的肉縫兒分開,但肉縫裡尚未濡濕,肉色是那麼的豔麗無
比,那蓓蕾晶瑩剔透得令人心旌搖曳。

  「……你沒被其他男人睡過吧?……要是不是處女了,老子一個子都不會給
你!」

  「胖子……處女膜都看到了……很乾淨……」,周月星像檢查衛生一樣審視
了高華玉的陰部,對老公王胖子說,「現在,有這個小妮子,你再敢在外面鬼混
惹些病回來……我就饒不了你!」

  王胖子在老婆的臉上親咂了一下:「不敢了……不敢了」,說完就扯去了腰
間的大浴巾,操起像他一樣粗胖粗胖的雞巴,向高華玉的小嫩屄插去~~

  高華玉這會兒大腦幾乎依然一片空白。

  她僅有的感覺是下體被一個硬東西撞得好痛好痛的……

  「胖子,你猴急什麼啊,小妮子還沒什麼水……」

  「那……你幫著摸啊……舔她……」

  那男人和女人的說話聲,一會兒很遠,一會兒很近,驀然間,高華玉覺得有
兩隻手把她的乳房捏弄得好癢,還有一張嘴在她乳頭上不住的的舔吮……她覺得
自己的身子被折騰得好難受,從沒有自摸過的她怎麼禁得住這又摸又舔的刺激啊,
儘管她很無奈,很反感,但她根本無法抑制自己的生理反應,屄屄裡居然開始流
水了!而且水越來越多~~

  王胖子叫著說:「呵呵,小妮子動情真快,有水了!」

  接著,高華玉就感到一陣劇痛從下體的仄小屄口傳來,那痛像刀戳似的,像
在生生的割著她的嫩肉,她禁不住大聲尖叫起來,緊接著那難禁的痛感迅速從屄
口深入到了她體內,並傳遍了她的全身……

 (三)

  「好爽……肏處女……真他媽的……爽啊~~!」

  轉眼間,王胖子就抑制不住興奮,在高華玉的下體裡瀉出了激情,他的雞巴
才滑出來,許多白漿帶著桃紅便從高華玉那初經開墾的仄小陰道潺潺流出,王胖
子直叫:「可惜……可惜……這是我的兒子啊~」

  周月星把一個枕頭塞到高華玉的屁股下,並叫高華玉就這麼仰躺著多睡一會。

  王胖子貌似意猶未盡,還想再肏高華玉一回。

  周月星指了指手錶,說:「走,到時間了,回房去……看你肏小妮子那副德
性,我都慾火如焚了……一會不把我侍候舒服,我可不許你睡……」

  「哦,這麼快,就一小時了啊?」王胖子看了看高華玉那仰躺的宛若凝脂的
胴體,他心有不捨的跟著老婆從保姆房走了出去。

  「啊,一個小時……我竟然……被這個噁心的男人……折騰了一個小時~」

  高華玉這會渾身像散了架似的,她屁股墊著枕頭仰躺著,兩行淚水潸然而下。
這是多麼難捱的一個小時啊!這一個小時對王胖子這個淫棍來說,只不過是多了
一陣獸性的發洩,可對初經開墾的高華玉來說,卻留下了無法抹去的刀刻斧剁的
傷心和悲憤!

  隨著王胖子刺入的那一陣刀割似的疼痛傳遍全身,高華玉又羞又急、又悲又
憤,她尖聲的慘叫了幾聲,竟一時昏厥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高華玉才漸漸的
甦醒過來,映入她眼簾的是王胖子那光光的禿頂……

  這會兒王胖子已經將她雙腿分擱在肩上,用著全力在她嫩屄裡深插猛抵,在
藥力作用下,王胖子插得又快又重,每次深插時高華玉的下體就會被雙腿帶動著
收腹,她的屄屄就會不顧羞恥的向上抬起去主動迎納那根火燙的陽具……

  王胖子已經將她雙腿分擱在肩上,用著全力在她嫩屄裡深插猛抵~~

  「啊嘢……啊嘢~~!」

  王胖子一面快速的深插猛抵,一面運氣似的叫喊著,貌似在哼打夯曲。

  高華玉哪裡禁得住這般的猛肏啊,她「哎喲……哎喲嘢……痛啊……」的慘
叫著,這慘叫聲不但喚不來王胖子的半點憐香惜玉之心,反而使男人越插越上勁。

  正當高華玉被男人的快肏重肏弄得臉色發白又幾欲昏迷時,驚心動魄的疾風
暴雨突然停止了,那根火燙的雞巴一動不動的在她下體裡,把她仄小的
陰道脹得滿滿的……

  「怎麼樣,舒服吧?……不說話?老子又要猛肏了啊……」

  高華玉太禁不住王胖子的快肏重肏,就連忙說:「舒服……這脹……比痛……
舒服些……」

  可王胖子說她回答慢了,雙肩把高華玉的雙腿扛著向前一壓,又是一陣狂轟
亂炸的重肏快肏,一邊肏一邊問:「舒服不?舒服不?」

  高華玉好害怕,說「舒服~」

  男人也狂肏,說「不舒服?」

  男人也狂肏……

  就這樣,王胖子重肏快肏一陣又突然停住休息一陣,他休息是為了自己緩緩
勁,也是使高華玉對破處的痛楚記憶更深。後來,高華玉下體不知道是有幾分麻
木,還是巨痛感漸漸減輕,她只感到下體難禁的脹痛,渾身香汗淋漓,身子骨像
散了架似的。

  「嘿嘿……不痛了吧?……老子破處有經驗,一上來要猛搞……停一會又猛
搞……直到搞得小妮子不痛,搞得小妮子舒服……」

  這時的王胖子,那光光的禿頂上已經大汗如雨。

  「那你跟我做……叫你肏快點……你怎麼快不起來啊?……」一直在旁邊看
的周月星醋勁大發,重重擰了王胖子一把,然後又給了老公一個甜頭——她用舌
頭去舔老公的肛門!

  王胖子這會兒已經興奮到了極限,他渾身一顫,僵硬了片刻,就宣告精關失
守,他那深插在高華玉下體裡的火燙陽具狂瀉起來,一股股的快意急促的射向了
高華玉的屄芯~

  這令人難堪、令人驚悚、令人難忘的第一次終於結束了,高華玉淚眼婆娑的
看著王胖子離開自己一絲不掛身子時的滿足得意樣子,她忍不住傷心的哭起來,
在心裡想:「這個男人……就因為有幾個臭錢,我就要……可他的歲數比我爸爸
還大些……」她突然想到了爸爸,哎,要不是爸爸突發心臟病去世,家裡經濟拮
據,自己又何至於落到當人家二奶,替人家懷孕生孩子?

  那一夜,高華玉在痛失處女身後想了好多的往事,她想到了幸福的童年,想
到了少女時的第一次月信,想到了高中畢業時那個喜歡自己的男同學,可那時她
家已遭不幸,她已經是個沒有資格談情說愛的女生……那夜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她
不知道,只記得在夢裡她都哭著驚醒了幾次……


                (四)

  轉眼間,高華玉當秘密二奶已經半年。每週末她都會回家,她母親對鄰居說
女兒在住校,因此高華玉回家都是穿校服——白襯衫藍短裙。每次回家她都會小
住一夜,王胖子說每週肏了她六次,週末就當是讓高華玉恢復一下屄形。高華玉
每次回家都不開心,總會一個人躲在小閣樓的房間裡籲聲嘆氣,不用問,她母親
就知道女兒至今還沒懷孕。

  高華玉的母親是過來人,她曾問了女兒房事的一些細節,問得女兒的臉紅紅
的,但再難堪,女兒還是仔細的告訴了母親,當女兒把王胖子變著花樣插她小穴、
女人周月星還在一旁助紂為虐時,她母親就大罵那兩口子是「畜牲」。

  罵歸罵,可女兒高華玉的肚子不見動靜怎麼辦啊?

  生不了孩子,就拿不到協議上寫的那些錢,那女兒不是白送那禿子睡了?

  不行不行……但如果就此不做秘密二奶了,按協議要退還50% 的定金,高
華玉母親哪裡有錢退啊,那些錢,她都還了債和繳了兒子高中的學費!

  「媽,你說……怎麼辦啊?」

  高華玉母親此刻也心亂如麻,她在胡亂的猜測著女兒懷不上孩子的原因,她
記得王胖子老婆曾經說:「我年輕時不想生孩子,懷孕兩次都去做了人流……可
是現在……我怎麼也懷不上了!」

  高華玉母親暗忖道:「現在華玉都半年了也懷不上,是不是王禿子不中用了?
……還是出了毛病?」一想到「出了毛病」,高華玉母親就有了個主意,這孩子
一定要懷上,那男人不行,就悄悄的……找人幫忙……

  高華玉聽母親說出的餿主意,粉嫩的臉蛋一下就紅到了耳根,她起初怎麼也
不同意,可母親流著淚說:「乖女兒,你在他們家受那麼多苦,不就是想生個孩
子,掙到那些錢來幫襯家庭和供你弟弟今後上大學嗎?……現在是那男人不行,
媽可不想看著……你就這麼被白白的折騰下去……」。

  「那,悄悄的……找誰啊?」高華玉紅著臉輕聲的問

  她首先想到了高中時喜歡她的那個大學生。

  「這事,要找個嘴巴牢的,外面的毛頭小夥子靠不住,搞不好,以後會捏著
把柄要挾我們……你弟弟已經十六、七歲了,就由他來吧,……他是自家人,嘴
牢,我放心……就這麼定了,我這會兒……給你弟弟說去……」

  高華玉這會兒呆在小閣樓自己房間裡,心裡像小鹿似的亂蹦亂跳,她的臉兒
又紅又燙,一想到就要亂倫,與弟弟做愛懷孕生孩子,她就既難過,又緊張,還
隱隱約約有些莫名的興奮。弟弟高華生是她從小看著長大的,姐弟倆感情很好,
她愛弟弟,有時勝過愛她自己。一晃弟弟就十六了,是個高中二年級的男生了。

  「……他行嗎?……願意嗎?……哎呀,我在胡想些什麼啊……羞死人吶……」

  高華玉正胡思亂想著,突聽到房間外木樓梯「嘰嘎、嘰嘎」的一陣輕響。

  不一會,弟弟高華生就像個犯了錯誤的孩子,耷拉著頭站在了門口。

  高華玉雖說也很緊張,可她畢竟是姐姐,要大兩歲啊。

  就輕聲的問弟弟:「媽……都給你……說了?」

  「……」,弟弟華生開不了口,只是面紅耳赤的點了點頭。

  「那……快進來,把門關上……」

  高華玉邊說就邊去放下窗簾,然後坐到床沿上。

  看著弟弟閂了門,她就開始脫衣裙。

  「弟弟,你……快脫……快過來啊……我沒多少時間……一會還要回去……」。

  高華玉脫了襯衣、短裙和乳罩,兩個白生生的玉兔在胸脯上蹦跳起來,她見
弟弟高華生呆若木雞的站在那裡看著,陡覺有些不好意思,就背過身去脫了內褲,
回頭見弟弟還沒動,就忍不住催促弟弟。

  高華生此刻好激動啊,他既緊張,又興奮,初入房間時的不安和羞澀,已被
姐姐赤裸裸的身體蕩滌得一乾二淨。這是我親愛的姐姐嗎?我怎麼以前沒發現她
這麼美啊?!姐姐的肌膚竟是這麼的潔白如玉,姐姐的身材太好了,玉乳高翹,
蠻腰細小,小蠻腰下連著的圓臀翹翹的,很結實的樣子,姐姐這凸凹有致的身材,
就猶如一尊粉雕玉琢維納斯……這時候,他終於看見姐姐在向他招著手了,他就
一面脫衣物,一面向姐姐走去。

  高華玉一絲不掛的坐在床沿,招呼著弟弟快過來,別看她貌似很從容,其實
她也是蠻緊張和羞澀的,但她畢竟是個女人了,因此她強迫自己只把弟弟看著是
個男人,那樣心裡就會好受些。

  在她的幫助下,弟弟高華生終於也赤裸了,由於弟弟很愛運動,才十六、七
歲就有了1。77米的個子,身體很結實,不但有胸肌,背闊肌、腹肌,恥毛也
不少啊,黑黑的好茂密……這會兒,弟弟的陰莖已經挺立起來,龜頭嫩紅,包皮
黝黑,雖沒有王禿子的粗胖,可硬的嚇人……

  姐弟倆這時候都沒有言語,他們相互撫摸著對方的身體,小閣樓房間裡只能
聽見她倆「呼哧呼哧」的呼吸,接著,姐姐捧住了弟弟的臉,將潤濕的嘴唇吻在
了弟弟的嘴唇上,弟弟馬上回應起來……他們一面親吻,一面相視的笑著,那笑
怪怪的,他們在用這怪怪的笑靨,在相互鼓勵著對倫理道德的反叛——

  什麼亂倫啊,去他媽的……

  在弟弟眼裡,此刻的姐姐就是個美妙絕倫需要愛憐的女人,在姐姐眼裡,弟
弟就是個健美的男子,他們現在什麼都不顧忌了,只有個一個念頭,為了懷上孩
子……肏屄~~

  他們現在什麼都不顧忌了,只有個一個念頭,為了懷上孩子……肏屄~~~

  (五)

  「舒服嗎?」

  「嗯……」

  「可惜,姐姐已經不是處女,要是,……你會更舒服的……」

  高華玉橫身仰躺在床沿上,她用一雙潔白光滑的腿兒把弟弟高華生的腰夾住,
弟弟那硬邦邦的雞巴直挺挺的插在她下體裡不住的抽頂。

  剛才,她就是這樣仰躺床沿張大雙腿,叫弟弟站在床邊來肏她的小屄的,她
告訴弟弟這樣才肏得最深,最容易懷孕。弟弟高華生還是個「處」,第一次插穴,
才插進去沒動幾下就射了精!射的時候還緊張得要命,是姐姐緊緊扣住他那結實
的屁股蛋,不讓他退出來,他的精液才全部射在了姐姐的下體裡。

  「姐……我……好緊張……」

  「……我也是……」

  「姐……我還想……要……」

  「嗯……你可以一面插……一面撫摸……我這裡……」

  人年輕就是有資本,弟弟高華生才射精不一會,雞巴就又硬起來,這一次,
姐姐就沒剛才那麼害羞了,她一邊教弟弟怎麼用力,怎麼時快時慢,一邊把弟弟
的雙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要弟弟撫摸她的乳房,揉捏乳房上的櫻紅乳頭,說這
樣上下配合著,她更舒服,動情更快,更容易懷上孩子,還告訴弟弟,這些都是
那兩口子告訴她的「性知識」。

  弟弟有姐姐的言傳身教,進步果然不小,沒多久他就學會了姐姐教的王禿子
喜歡用的那些招——什麼「九淺一深」、「左三右三」、「水蛭登陸」、「鱔魚
擱淺」,他都一一試了一遍,雖然很不熟練,可也把姐姐弄得「嗯嗯」的不停呻
吟,紅紅的臉蛋上,柳眉輕揚,眉心頻頻的顫跳……

  ……

  完事後,高華玉從小閣樓上下來,她母親正坐在樓梯口掐菜,見母親關切的
看著自己,高華玉臉兒一紅,一溜煙就跑出了家門。自此以後,高華玉每個週末
回家小住,母親都要叫弟弟高華生來與她睡一起,不久後高華玉就悄悄告訴母親,
她已經停了經……

  ……

  知道自己可能懷上了孩子,高華玉既難過又高興,難過,是這孩子是姐弟亂
倫得來的;高興,是她在王胖子家受罪的日子不再會遙遙無期。因此,她臉上漸
漸有了些笑容,王胖子自然察覺了身邊的小妮子由冰山雪蓮變為盛開牡丹的無比
豔麗。

  這天下午,王胖子回家早些,老婆打麻將還沒回來,他聽到高華玉在浴室洗
澡,並且還在「咿咿呀呀」的哼著歌。他就脫得精光條條的,用鑰匙打開浴室門
跑了進去,抱住高華玉就洗起了鴛鴦浴。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被王胖子摟著洗鴛鴦
浴了,所以,高華玉雖然很不情願,但也無可奈何啊,她那滿是沐浴露的嬌豔身
子被王胖子一雙大手無情的蹂躪著,不一會,就被摧殘得發出了「嗯、嗯」的陣
陣呻吟。

  王胖子聽見高華玉的嬌媚呻吟就像剛才聽到的歌聲一樣的動聽,他就要她把
左腿抬起擱在香皂架上,右手撫著她渾圓的乳房,左手就順著臀溝撫到她的腿丫
處,兩根手指就插進就她的小屄裡,他一邊摳搗著一邊問懷裡的高華玉:「快…
…給我說說,最近心情……怎麼這樣好?」

  右手撫著她渾圓的乳房,左手兩根手指就插進就她的小屄裡。

  高華玉此刻高興的心情已經蕩然無存,但她禁不住被上撫酥乳下戳嫩屄,「
嗯……嗯」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她想,乾脆就把可能懷孕的事告訴王胖子吧,要
他顧及到肚子裡的孩子,不要再這麼一個勁的折騰……

  王胖子一聽高華玉可能有孩子了,那個高興勁就甭提了,他都快五十了,這
老來得子是人生的一大喜事,他連忙抱起高華玉就往房間跑,邊跑邊說,趁現在
孩子還小,要抓緊多插幾回小妮子的嫩屄。

  「不……不行啊,這樣孩子會……會掉的……」

  高華玉怎麼也沒想到,說自己有了孩子,反倒引起了王胖子的無窮性慾!

  王胖子是個老淫棍,他清楚女人生育前是小嫩屄,生育後就會變型,他雖然
想要孩子,可他更喜歡小嫩屄啊,他以前每天插小嫩屄一次,以後要插兩次……
可他也怕孩子掉,就改變了插小嫩屄的姿勢,他要高華玉側身躺著,然後捉住高
華玉的右腿兒,把她雙腳分開,順著股溝把雞巴插進了高華玉的小嫩屄~~這種
「反彈琵琶」的肏法,不壓女人的小腹,雞巴只頂到陰道前壁,插得沒「跪拜觀
音」的深,自然就傷及不到孩子……

  高華玉的腿兒被王胖子分得開開的,有時還舉的高高的,這姿勢好羞人啊~

  她只得將紅紅的臉兒躲在手臂下面,緊緊的閉上了眼睛……


                (六)

  「什麼,小妮子懷上了孩子?」當聽老公說出這個消息時,正在陪老公品著
紅酒的周月星吃了一驚,「怎麼會呢,那次我們去檢查,醫生說你因為……精蟲
過少,難使女人懷孕……」,周月星忍了下口,沒說老公是因為吸毒導致精蟲過
少的原因。

  「少?少他媽個吊!老子使你都懷過幾次孕,你都背著我……悄悄去打掉了
……想起來……就他媽的傷心……」

  王胖子把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他有了幾分的醉意,眼圈紅紅的,但想到終
於老來有個小妮子懷上了他的孩子,他又有幾分的高興。

  「我那時年輕不懂事,怕生孩子嘛……後來想要孩子了,醫生說子宮壁刮薄
了,懷孕……會死人……」

  周月星把杯中的紅酒飲盡後,又給老公和自己斟上,她一會說要慶祝慶祝,
一會又說最好帶小妮子去檢查檢查,是不是真的懷了孕。其實,她是懷疑小妮子
不是懷的王胖子的孩子,可她收買得有人專門監視小妮子的行蹤啊,無論在自己
家還是回家去,都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也沒有其他男人接近。

  「檢查個屁啊,女人檢查都貌似要老公陪著去,她老公呢?我去?……人家
還以為……我是她父親!」

  「那……以後孩子生下來,我們要做個……親子鑑定!」

  「怎麼?你懷疑……孩子不是我的?……你開什麼國際玩笑,小妮子這麼嫩,
未必她還敢偷人?!」

  王胖子說完「哈哈~~」大笑。

  他從密櫃裡拿出注射器和兩包毒品,「來,老婆,試試這個,新貨……一會
我們再騰雲駕霧的做做愛,包你欲仙欲死……」

  周月星也是個有毒癮的女人,一聽說有新貨,就很高興,兩口子半醉半醒的
就忙乎起來,注射完毒品就忙著脫衣上床,一邊激情的鏖戰,一邊等待著那天外
飛仙的幻覺到來……

  這一天正是週末,高華玉照例回家裡小住。

  可在半夜的時候,大門外突然有人敲門:「開門!開門!我們是警察……」

  母親被驚醒了,她顫顫兢兢的開了門,問:「有~什麼事啊?」

  這時候高華玉和高華生姐弟倆還以為是亂倫的事東窗事發了呢,害怕得要命。

  來人果然是公安,兩男一女。一個公安問:「你們誰是高華玉?現在有事需
要協助調查,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什麼事啊?要帶我女兒走?我女兒可是好人啊~」

  那個女公安上前安慰著高華玉的母親說:「大媽,只是要你女兒去協助調查,
我們也沒說她是壞人啊……你放心,只要沒什麼事,很快就會回來的。」

  高華玉被帶走的第二天,她母親像熱鍋上的螞蟻,正要託人去打聽消息,女
兒高華玉就回來了,她告訴了母親說,王胖子兩口子死了,經公安鑑定是注射毒
品過量而死,死時高華玉不再王家,而且二樓兩口子一直不許她擅自上去,因此
此事與她無關。

  沒想到又過了兩天,高華玉又被公安「請」去了,因為公安在檢查王胖子兩
口子遺物中看到了「借腹懷孕生孩子」的《協議書》,還發現了王胖子的「日記」,
那個老淫棍把每次肏高華玉的細節都記在了那個所謂的「日記」裡!後來,公安
排除了高華玉是「妓女」的可能性,並確認高華玉已經懷了孕,這「借腹懷孕生
孩子」的事就移送法院另案處理。

  果然沒過幾天,法院就不公開的開庭審理並宣判了這樁「借腹懷孕」的民事
案,宣判結果是:借腹懷孕雖為法律和道德所不恥,但孩子是無辜的,因王胖子
夫婦無其他子女,所有財產均由高華玉腹中的遺腹子繼承,高華玉雖不得繼承王
家的財產,但作為遺腹子的母親,有責任將王家的財產監管到遺腹子成人,然後
轉交成人後的孩子繼承。

  聽到這樣的宣判結果,法庭裡的各方代表聽眾都向高華玉投去了目光,有的
羨慕,有的嫉妒,有的傷心,有的高興。高華玉的母親激動的雙手合十,望著法
官大人那神聖莊嚴的大沿帽說:「真是老天有眼,菩薩顯靈啊~」

 (七)

  沒過多久,高華玉的母親就帶著兒女住進了花園洋樓,理由?當然有理由吶,
她是女兒肚子裡未來有錢人的外婆兼保姆,兒子是姐姐肚子裡未來有錢人的舅舅
兼保安。高華玉的母親把她一家三口遮風避雨的那個舊樓房出租了,收點租金做
生活費。

  後來一個有良知和道義的律師幫助他們向法院申請了「未來繼承人贍養費和
生活費」,呵呵,高華玉懷兒子是有工資的,兒子在媽媽肚子裡吸營養是要付生
活費的,這件事真他媽的聞所未聞!還申請了「未來繼承人動產監督代理權」,
監督代理人就是高華玉和高華生,為此王胖子生前的私營大公司專門設立了「監
督總監室」,以保證「未來繼承人」的知曉權和監督權,雖然那時候高華玉姐弟
倆還啥都不懂,可那「監督總監」的薪水很可觀!

  有花園洋樓住了,有薪水收入了,姐弟倆應該很開心啊,可他們怎麼也開心
不起來。自從知道有了孩子後,姐弟倆就沒有再在一起睡過了,其實,他們都很
想啊,誰見過偷過腥的貓咪有不想再偷腥的?可他們哪裡有藉口再纏綿在一起?
這一切高華玉母親都看在眼裡。

  這天,高華玉母親把兒女們叫到跟前,告訴了他們一個天大的秘密:女兒不
是她親生的!那年她剛結婚不久,就和老公去一個地震災區,在災區孤兒棚裡,
看到了許多的孤兒,其中一個孩子才一歲多,模樣挺可愛,挺機靈,但又挺可憐
的,他們就收養了她,給她取名叫高華玉。

  說著,母親拿出了一張已經發黃的「孤兒收養證明書」,並告訴華玉說:「
這事,我原本是不想告訴你們的,可天意弄人啊,乖女兒,你為高家付出了這麼
多,並且又懷上了你弟弟……不……我兒子的孩子!……現在,我知道你們想在
一起,我不是王母娘娘,不想撤散你們這對……小夫妻……」

  聽著母親娓娓道來,姐弟倆都哭成了淚人,聽到最後旋而又轉悲為喜。

  高華玉臉兒紅紅的說:「媽,可我比弟弟……啊……比華生……大兩歲啊……」

  母親說:「大兩歲算什麼滴……要大三歲才更好呢——女大三,抱金磚……
現在只能抱銀磚……」

  接著,母親問兒子,高華生連忙說:「願意……願意!……媽,今後我和姐
姐……我覺得還是叫姐姐親些啊……就住一起,好嗎?」

  母親看著女兒和兒子都很期盼的樣子,會心的一笑,對兒子說:「你們當然
可以住一起……不過,你姐姐現在懷有孩子,住一起要格外小心些……還有,這
事千萬要保密!我要等你大學畢業了,才給你們辦婚禮……」

  母親的話還沒說完吶,跟前已經不見了這對姐弟夫妻,母親抬頭一看,他們
倆已經上了二樓,摟抱著進了臥室。

  一進臥室連門都沒關,姐弟倆就忙著脫衣物,一邊脫,一邊卿卿我我的說著
話,臥室裡充滿著浪漫的甜蜜……

  弟弟說:「姐,快啊,我都一個多月沒與你睡一起來……」

  姐姐脫衣裙的動作不比弟弟慢,她一邊脫短裙,一邊糾正的說:「沒一個多
月吧,只有四個多星期……」

  弟弟不一會就脫光了,見姐姐乳罩還沒解,就去解姐姐的乳罩,一邊解還一
邊說:「姐姐的乳房真美啊,我就喜歡……」

  「姐姐就只有乳房美嗎?那……你一會兒別脫我的……小褲褲……」,姐姐
由弟弟解下乳罩,一邊享受著弟弟的撫摸和吮吸,一邊故意不脫內褲,挑逗著弟
弟的性慾。

  弟弟的性慾哪裡還用姐姐挑逗啊,他那又硬又燙的雞巴直頂在姐姐下體上,
雖然姐姐還穿著小褲褲,可雞巴就找準了「雞窩」的位置,龜頭頂在了內褲緊裹
著的肉縫裡。弟弟一邊捏玩姐姐的乳房,舔舐姐姐的奶頭,一邊用雞巴頂撞著姐
姐內褲裡的陰蚌,不一會,姐姐的內褲襠兒就被陰蚌裡流出的淫液弄得一片泥濘。

  「你!……姐姐我的小褲褲……還沒脫呢……猴急!」

  「我以為姐姐是要我……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故意留著小褲褲……讓我『
學習進步』(布)的……」。

  「哎呀……壞蛋!……討厭……你啥時……這麼壞了啊?」

  姐姐這會兒已經脫下小褲褲躺在了床上,她用手引導著弟弟的雞巴插向她那
渴望著插抵的下體。

  「我壞?……還不是……姐姐教的嘛……要說壞……這樣……壞不壞?」弟
弟說著,故意不把雞巴插進去。

  「哎呀,你真的壞!……再使壞,……姐姐以後……不嫁給你……」

  「那……姐姐……老婆……親愛的,……我可要……插進來了啊……」

  弟弟在插入之前,顯得很鄭重其事的。姐姐紅著臉看著弟弟,含情脈脈的點
了點頭,輕聲的說了一句:「別壓著……我們的孩子。」

  弟弟「嗯」了一聲,腰部緩緩用力,屁股向前慢慢的送著雞巴向姐姐的小嫩
屄肏了進去……

  弟弟的腰部緩緩用力,慢慢的送著雞巴向姐姐的小嫩屄肏了進去~~

  隨著雞巴的插入和頻頻抽送,姐弟夫妻相擁著發出了歡愉的笑聲。



  給優名單(0)  回應(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kasim
1 F:2021-04-06T22:07:58
push

[0.2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