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成熟美艷的岳母與青春可人的小姨子讓我迷失了

jiouguai
本文:2021-04-03T19:33:46
我叫陳健鋒,今年42歲,與妻子結婚有十多年了。 我本來是做玩具製造出口生意的,在中國有幾間廠。2008年雷曼引發的金融危機,世界性的經濟衰退,讓我的出口生意一落千丈。

我老婆叫何小麗,比我小8歲,那時還只是我公司的一名中級職員,但她極力幫助我,甚至在公司最艱難,我不夠錢給員工發薪水的時候,還致力不斷的為公司打拼。她也極有眼光及見地,當時公司很多事情都是在她全力的幫助下才做好了的。在小麗的全力幫助下,我公司終於轉危為安,從玩具製造廠成功轉型為主要製造手機附件和飾物的公司,又幸運地碰上水果手機第一代剛上市的智能手機熱潮,令我的生意蒸蒸日上,日進斗金。十多年的發展,今天我公司的手機附件和飾物已出口到全世界,我從一所小玩具店的老闆,發展成一家跨國集團的大老闆,身家頗為豐厚。

在我公司成功轉型後,我基於對小麗的感恩,而且我們在工作上也甚為合拍,便與她結了婚。婚後小麗更表現出她商業上的才華,殺伐決斷,我公司所以能夠發展得規模如此龐大,主要就是小麗決策的功勞。

一天回到家裏,開門聽到裏面有談話聲,聽到一把甚有磁性的女聲說道:「我知道我做了錯事,我也不敢求妳原諒,但我知道妳現在生活環境很好,我真的很需要錢,妳就不能幫我一把嗎?」

這不是我妻子的聲音,我進去客廳,只見妻子和一個女人對坐,妻子臉上一片不快的神色,帶著不屑的神情,看著坐在她對面的一個看上去三十五六歲的熟婦,剛才那把磁性的聲音很明顯就是這個熟婦所發。我再看這熟婦的相貌,瓜子臉兒,雪白的皮膚,她穿著一件連身的長裙,胸脯飽滿,纖腰一攬,雙腿修長,她相貌秀美,再配上那一雙水汪汪勾魂攝魄的鳳眼,我看了不禁心頭一熱,這熟婦應該就是所謂天生媚骨的那種女人,讓男人一看就有想上她的衝動。

只是她雖誘人,臉上卻頗見憔悴,給人飽經滄桑的感覺。她聽到聲音, 朝我這邊看來,一雙誘人的鳳眼幽幽的在我身上一掃,朝我點點頭,柔聲道:「你就是小麗的丈夫吧?你好。」又轉頭向妻子道:「妳丈夫看起來人很好,小麗,妳真有福氣,我也為妳感到高興。」

妻子卻是滿臉不屑又鄙視的看著眼前這美熟婦,妻子性情比較淡漠,不常發怒,這時聲音裏卻有怒意:「別跟我來這一套,沒有用。妳走吧,不要再來煩我,我不想見到妳。」

熟婦無奈的看了妻子一眼,站起身來,緩緩的走向大門口,到了門口,卻回頭瞧了我一眼,這才開門出去,我被她那一眼看的又是心頭一熱,轉頭看見妻子還是滿臉怒容的看著她離去,我問道:「她是誰?找妳什麼事?怎麼妳好像很討厭她似的?」

妻子聲音裏是憤怒和傷心:「她是一個只會勾人老公的壞女人。」看了我一眼,說道:「這女人不是好人,你以後不要在我面前再問她。」

我不再說話,對於妻子以前的事,我不是很清楚,我和她一開始只是賓主關係,後來她幫助我渡過難關,也為我把生意管理得蒸蒸日上,讓我賺了很多錢,我或許是感恩,也出於對她能力的欣賞,所以便與她結了婚,但我們之間的感情更像夥伴,不像愛侶,我對她在認識我以前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基於對她的尊重,我也從沒有多問。這時看她的神情,顯然對那熟婦憤恨極深,也不想多談,我便也不再問,只是想到那熟婦臨走時對我的那一回眸,心頭竟是一陣火熱。

過了一個星期,這天我在家中沒有到公司,只有妻子在公司處理事務。中午時聽到按鈴聲,我開門一看,門外站著的竟然是那天的熟婦。她今天的打扮比那天我見她時更為誘人,穿著一件低胸的連衣百摺長裙,裙子把她優美的身材和修長的雙腿巧妙的展露出來,那開得極低的領口把她大半個飽滿雪白的酥胸展露了出來,看著那擠壓出的深深乳溝,我心頭一陣火熱。她看了我一眼,低聲道:「你是小麗的丈夫吧,那天我見過你的,我可以進來嗎?」 她的聲音溫柔中帶著嫵媚,讓我聽著十分舒服。

那天看到妻子對她的態度,我知道妻子十分憎恨她,妻子也叫過我不要理會她,但我好奇她跟妻子是什麼關係,最重要的是,看到她誘人的風姿和飽滿的身材,讓我心頭一動,我身不由主的開門讓她進來。

進來後我們在客廳對坐,她看了我一眼,低聲道:「我叫倩蓉,我是小麗的…」說到這裏,又望了我一眼:「小麗有沒有跟你說過我是誰?」

我搖搖頭,倩蓉嘆了一口氣,又問道:「小麗有跟你說過她家裏的事嗎?」

我記得與妻子結婚的時候問過她,她家裏有些什麼人?我們擺酒留多少圍給她家人?妻子卻告訴我說,她是孤兒,父母一早死了,她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叫我不用備她家裏的酒席了。我這樣對倩蓉說了,倩蓉又嘆了一口氣,眼眶裏蘊著淚水:「她記恨這般深嗎?連她的父親也不肯提一下?」

看了我一眼,語帶哽咽的道:「小麗不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她父母是過世了,但他們是在小麗長大以後才過世的。他父親是病死的,至於她生母…」說到這裏,臉上露出了愧疚的神色:「小麗的生母是我害死的,我…我是小麗的繼母。」

我一陣驚奇,妻子從來沒跟我說過這些事情。我看著眼前這充滿媚惑的熟女,她臉上微帶淚痕,看上去楚楚可憐,有一種讓男人看到她就想蹂躪她的誘惑。我看她年紀也不比妻子大,比我還小六七歲,沒想到她竟是我妻子的繼母。

倩蓉猶豫了一會,終於長長的呼了一口氣,才又對我道:「小麗的父親是做生意的,家裏很有錢,她父親與小麗的生母一早已結了婚,生了小麗。我認識小麗父親的時候,小麗已十多歲了。那時小麗的生母還在生,我…我是小麗父親的小三。」

「我跟小麗父親的時候,我還只有十七八歲,小麗比我小一歲,那時是十六歲,小麗的父親是四十歲後才生小麗的,那時他已快六十歲了。」

說到這裏,倩蓉嘆了一口氣:「當時我以十七歲的一個少女,去跟一個快六十歲的老頭好,你也可以猜到,我只是貪他的錢,我根本不喜歡小麗的父親。只是我跟了他一年後便懷了孕。小麗的父親本來己對我十分迷戀,得知我懷孕後,更是要跟他的原配,就是小麗的生母離婚,要娶我做妻子。」

「小麗的生母身體一向不好,聽說還有抑鬱症什麼的,她知道了這件事後,受不了打擊,自殺死了。我順理成章的嫁了給小麗父親,還生了一個女兒叫小芬,那時我才十八歲,小麗十七歲。」

「小麗對我這個勾引她父親,害死她母親的所謂繼母自然恨入骨髓,她也恨極了她父親。我嫁了她父親後,搬到她家裏和她父親一起住,小麗沒有跟我說過一句話,我也沒有見過她跟她爸說過一句話。過了一年,小麗十八歲後,她便離家出走,自己離開家了。」

我心裏計算時間,那時應該是小麗剛到我公司工作的時候,我記得她剛進來時,工作十分勤快,但不甚言語,我現在才明白原來她當時是為了這個原因。

倩蓉續道:「過了幾年,小麗父親已六十多歲了,精力開始衰退,他公司的生意越來越差,到了08年,又碰到什麼雷曼風暴,我也不太懂,反正就是公司的生意虧大本,倒閉了。他受不起這個打擊,一病死了,他大半生的積蓄都投進去挽救公司,只剩下很少的錢給我,我那時年輕,不懂理財,一會便花光了。那時我只想為自己打算,小芬才六歲,我覺得我帶著小芬是種負累,便把她送到內地,託我一個遠房親戚照顧,我每月給她寄點錢,我自己則想盡辦法又去認識一些有錢男人。」

「可能我條件不錯,後來又讓我找到一個有錢男人嫁了。」說到這裏,倩蓉雙眼又是一紅,無奈的嘆了口氣,聲音裏有明顯的諷刺味道:「也許是報應吧,我與他結了婚幾年後,那男人在外面認識了一個小三,他為了這小三,跟我離了婚,而且把我掃地出門,我在他身上一點錢都拿不到。」

說到這裏,倩蓉語帶哽咽:「我這時才明白小麗母親的感受,心裏十分後悔,當初我對小麗和她母親的傷害太大了,我太自私了。」

「但我沒辦法,我自己沒有什麼賺錢的能力,只好還是不斷的跟一些亂七八糟的男人來往,讓他們『照顧』我,這些年來,我就是這樣生活過來的。」

「現在小芬已十七歲了,我的遠房親戚對我說,小芬讀書很出色,只是內地讀書條件不太好,我不想小芬繼續在內地讀書,我希望她回來香港考大學,這樣她會有更好的發展,不用像我一樣,讀書不成,只有依靠男人生存,卻換來這樣的結果。」

「只是現在我連自己個人的生活都成問題,怎麼有能力照顧小芬,給她好的生活和讀書環境?最近我偶然從一個小麗父親的親戚口中,知道小麗的近況,知道她現在生活環境很好。我上星期到你們家找她,一來是向她賠罪,雖然我知道我做的事對她的傷害太大,我也不期望她會原諒我,但我想,小芬總是她的妹妹,我沒有能力照顧小芬,我希望她會念在與小芬總算是姊妹的份上,照顧小芬來港後的生活,誰知道…」

我不說話,妻子性格一向決斷,倩蓉做了這些事,以妻子的性格,沒可能原諒她的。

倩蓉無奈的道:「不過我也不怪她,誰叫小芬的母親做了這麼多壞事?而且她與小芬根本毫無感情,她不把小芬當妹子,也是理所當然的。」

說到這裏,倩蓉向我望來,眼裏滿是哀求的神色:「那天看到你,我看得出你是很好的人,我今天來求你,希望你看在小芬總算是你小姨子的份上,幫我們一把,照顧小芬來港後的生活。」

「我知道我這個請求很唐突,但我在香港已沒有其他有能力又可靠的親戚朋友了。我知道我很對不起小麗,但我也很對不起小芬,我自小沒有好好照顧她,把她扔給了外人養大,我現在後悔雖然已遲,但我至少要好好補償她,盡我一切能力給她最好的。」

聽到這裏,我嘆了一口氣,她可能年輕時做過不少錯事,但現在至少還會懂得後悔。看著她滿臉淚痕,梨花帶雨, 一臉哀求,兩顆淚珠在她雪白的俏臉上掛著,看起來更有一種楚楚可憐的美感,配在她這種熟得像要滴出水來的美艷熟女身上,讓男人有一種想立時把她按在身下盡情發洩的衝動。

倩蓉看著我的眼神,她本來坐在我對面坐位上,這時卻站起來坐到我身旁,她的玉手握著我手放到她大腿上,柔聲道:「我以前沒有盡母親的責任,很對不起小芬,現在為了她,我願意做任何事。」

我心頭一陣火熱,右手隔著裙子感受著倩蓉柔軟的大腿,我心裏覺得這樣不對,但看著她誘人的相貌和身材,再想到她勉強也可算是我岳母的那種禁忌的刺激,讓我手捨不得離開她的大腿,反而越來越放肆的在上面撫摸。

隔著裙子也能清楚的感到倩蓉大腿肌膚的柔軟和彈性,我手一面興奮的摸著,心頭不斷急速跳動,猶豫著該不該再進一步。倩蓉一雙鳳眼了解的看著我,用手捉著我空著的左手,按上她飽滿柔軟的酥胸,眼神裏充滿了祈求,像在告訴我說,只要我能夠幫她,我可以在她身上隨意發洩。

我雙手按著她飽滿的酥胸和柔嫩的大腿,看著她嬌艷的櫻嘴微張,臉上一副又是哀求,又是渴望的神色,看得我心頭欲火大盛,不再顧忌,嘴巴往她櫻唇湊去。倩蓉連忙俯前與我親吻,我們四唇相接,她立時把柔軟的舌頭伸到我嘴裏,像怕我不肯接受她似的。

感受著美艷熟婦溫潤柔軟的紅唇,我舌頭也伸到她嘴裏挑弄,吞嚥著她的香津,心頭欲火更是熾熱,右手隔著裙子在她的大腿上摸了一會,從她裙子下擺伸進去,直接撫摸上她柔嫩細滑的大腿。倩蓉的大腿充滿了熟婦的柔軟,卻仍不失彈性,細嫩柔滑的肌膚像把我手融化了一般,讓我更是興奮。我在她大腿上撫摸了一會,沿著她大腿內側摸到她雙腿盡頭處。

我右手在她大腿按揉的同時,左手也在倩蓉飽滿的胸脯上活動,摸了一會,我已不再滿足於隔著衣服的接觸,只是倩蓉的裙子是連身裙,我手要伸到她上衣裏面卻不大容易。倩蓉嬌媚的看了我一眼,嘴巴與我分開,自行把手伸到背後,把裙子的拉鍊解開,讓裙子的前胸滑下。

倩蓉的胸罩是黑色半透明蕾絲,窄窄的胸罩不能完全包裹著她那一對極其飽滿雪白的酥胸,這時倩蓉在低聲喘息,胸脯急速的一起一伏,像要撐破胸圍而出,我鼻孔裏同時嗅到一陣誘人的熟婦濃烈的乳香,讓我興奮若狂。我來不及慢慢的打開胸罩,用左手拉著胸罩的前端往上一推,倩蓉兩個極其飽滿的豪乳離開了胸罩的束縛,在我眼前上下彈動,更讓我熱情如沸。

可能是已被不少男人吸過的關係,倩蓉的乳頭微見深紅色,她的乳頭頗大,但配搭在她這樣飽滿雪白的乳房上,卻更有一種誘惑的性感。我毫不猶豫的用右手捏著她柔軟的右乳,嘴巴湊上去,把她的右乳頭含在嘴裏,用舌頭舔弄。近距離的接觸,更濃烈的乳香傳到我鼻裏,讓我胯下堅硬如鐵。

這時我左手也摸上倩蓉兩腿的盡頭處,我把她薄薄的內褲撥到一旁,雙手直接按上她兩腿間,感受著那飽滿的陰阜內傳出來的灼熱氣息,令我更是興奮。我手貪婪的在倩蓉的私處上撫玩,感到她的毛髮不是很濃烈,我中指在她裂縫上輕輕的上下挑弄,仔細的感受著那兒的柔軟細嫩,聽到倩蓉喘息聲更是混濁,

我用食中兩指撥開了柔軟的花瓣,中指輕輕的插進倩蓉的陰道內。我一個指節一個指節的插進去,再把中指慢慢抽出,又再重新插進去,想到我現在在指姦的這個漂亮熟婦是我妻子的後母,我心頭那種刺激感,不下于手上傳來的感覺讓我興奮。

這時倩蓉的呻吟聲更是誘人,她先還咬著牙強忍著不發出聲音,只從鼻孔裏發出難受的『唔,唔』聲,但在我手指和舌頭上下挑弄下,她也終於忍不住叫出聲來,我中指也感到她陰道內越來越潤滑。她一面大聲的呼叫『噢…啊…』雙腿也大力的夾緊我手


這時我已把她壓在沙發上,咀巴在她右乳頭上吸吮了一會,又轉去吸吮她左面的乳頭。這樣左右互換的吸了一會,聽到倩蓉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我也是興奮若狂,只想立時提槍上馬,只是我們躺在沙發上,沙發並不寬闊,不能讓我痛快的馳騁。

我強忍著無比的欲火,從她身上站起,倩蓉本來閉著的雙眼睜開,略帶奇怪,又略帶擔憂的看了我一眼。我一笑,拉起她的玉手往睡房走去,倩蓉這才明白我的意圖,臉上一紅,嬌美的看了我一眼,順從的跟著我。

進了睡房,我迫不及待的把全身衣服脫去,倩蓉也把她連衣裙脫去,又脫了內裏性感的黑色蕾莎胸圍和內褲,我終於可以欣賞她全裸的嬌軀。

倩蓉的膚色雪白,胸前雙峰極為飽滿,雖然有個不少男人,且已年過三十,但她的乳房卻仍然嬌美挺拔,毫不下墜,胸前兩個深紅色的大乳頭帶著野性美,引誘著我再次去採摘。

倩蓉的小腹仍然平坦,沒有一絲贅肉,纖腰一攬,兩條玉腿修長雪白,極其誘人。她的身體看上去不像30多歲的熟婦,反而像一個20多歲的少女。她雙腿間一叢黑色的陰毛明顯經過細心的修剪,小小的倒三角誘人的掛在她陰阜上。

看著倩蓉這無比誘人的嬌軀,想到剛才我手指在她陰道內抽弄的那種嫩滑感覺,胯下更是興奮的一柱擎天。倩蓉看著我的肉棒,輕輕喘息,突然她雙腿跪下,雙手握著我堅硬無比的肉棒,櫻唇微張,把我肉棒含進她溫暖濕潤的檀口裏去。

我心頭又是一陣興奮,肉棒脹得更大。我妻子也為我含過幾次肉棒,但妻子從來不主動,每次都只是我要求,她才勉為其難的敷衍我一下,而且妻子完全沒有口技,我肉棒放在她嘴裏完全沒有感覺,所以試了數次,我也不再要求了。

倩蓉卻不同,她是在我沒有要求的情況下,主動把我肉棒含到嘴裏的,而且是用半跪在我面前的這種屈辱姿勢,讓我興奮之餘,更有一種莫名的征服感。尤其想到眼前這為我含著肉棒的誘人熟婦,還可算是我的岳母,我心理和生理上同時得到十分的滿足。

我又想到我今天還沒有洗澡,倩蓉卻似乎完全不介意,用她高超的口技為我服務。她舌頭靈活的先在我龜頭上舔弄,用舌尖輕舔馬眼,連龜頭和肉棒當中的棱角也不放過,柔軟的舌頭每一分每一寸在龜頭上仔細的舔弄,讓我舒服萬分。她一邊舔弄,一邊還媚眼如絲的看著我,似在向我獻媚,又似詢問我她是否做得夠好。

我雙手輕撫她柔嫩的嬌頰,點頭讚賞,她露出了欣喜的神色,舔弄的更是賣力。又舔了一會,她嘴巴慢慢往下,把我肉棒更深的吞到她咽喉最深處,然後再吐出來一點,又再重新吞進去。這種高超的口技讓我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只想就這樣射在她嘴巴裏,只是想到剛才只用手指探過她嬌嫩的小穴,我連忙收攝心神,雙腿慢慢的往床邊移動,手按著她後腦,讓她一面繼續為我吞吐肉棒,一面跪爬著跟著我來到床邊上。

我把身子仰躺在床上,朝倩蓉道:「讓我看。」

倩蓉明白我意思,嘴巴還在吞吐我肉棒,卻把下身轉移到床上,跨坐在我胸前,讓我們形成六九的姿勢,她又把雙腿跨開,讓我可以清楚欣賞她誘人的蜜穴。

倩蓉像熟透了的水蜜桃般的大陰唇甚為飽滿,包裹著當中深紅色的小陰唇,隱隱泛著水光,看上去滋潤豐滿,引人採摘。當中的細縫裏一股熾熱的氣息夾雜著成熟婦女性器濃烈的騷腥味湧到我鼻裏,讓我興奮若狂,我立時把嘴巴湊到蜜唇上,貪婪的吸吮,感到倩蓉雪白彈性的大腿一陣興奮的顫抖,她嘴巴對我肉棒的吞吐更快了。

嘴巴吸著倩蓉的蜜穴,舌頭先在她小陰唇上輕舔,舔了一會,又嘗試著伸進她那條越來越滋潤的肉縫裏,聽到倩蓉鼻孔裏發出舒服的喘息聲,鼓勵著我舌頭更是貪婪的品嚐她肉穴上那誘人的味道。

其實我對舔穴沒有太多的經驗,我舔過妻子的小穴數次,但妻子的反應讓我覺得她不像十分享受,而且每次為她舔穴時,都是我爬在她兩腿間,不像現在這樣,倩蓉也在吞吐我的肉棒,所以與妻子試了數次後,我便失去了舔妻子陰道的興趣了,妻子卻也從來沒有主動提出過要我舔她。

這次與倩蓉卻不同,倩蓉嘴巴在吞吐我的肉棒,說不出話,但她鼻孔舒服的喘息,和雙腿不斷的顫抖,清楚的告訴我她十分享受我對她的服務,又舔了一會,我感到一股暖暖滑滑的液體流到我嘴裏,心下更覺自豪,也令我胯下更難忍耐。我熱情難耐的把身子倒回轉來,翻身把她壓在身下,我雙腿把她雙腿推開,早已堅硬無比的肉棒對準了位置,也不用再多說什麼,下身往前一挺,藉著淫水的潤滑,肉棒整根插到盡頭。

倩蓉喉嚨裏滿足又暢快的『啊』的一聲呻吟,我也一陣舒服的喘息。倩蓉的陰道沒有妻子的緊窄,畢竟她已是30多歲的人了,又有過不少男人,但她小穴仍甚有彈性,她又懂得自行收縮陰道,讓我肉棒有一股被按摩的舒暢,我插在裏面的感覺仍是十分暢快。最主要的還是她的身份,和她誘人的俏臉和身材,讓我抽插她時比與妻子做時興奮得多。我在她小穴內急速進出,每一次大力的插入時,我下體大力撞擊她的豐臀,傳出『啪,啪』的聲音。

倩蓉嘴裏淫叫連連,讓我的興奮刺激快感更強:「阿鋒,你好強,你插得我很舒服,倩蓉從來沒有這樣快樂過,你真厲害,你弄得我太舒服了。噢…很粗…很脹…鋒,你是我遇到過最強的男人,你弄得我太舒服了,我要死了…」

我聽著倩蓉這些說話,感覺更是興奮萬分。我與妻子做的時候,她大多數時候都不大說話,並不像是在享受,偶然有一兩次呻吟,也是並不大聲,更從來不會與我說這些話。這時聽著倩蓉這些話,令我感覺與她做,比與妻子做的時候的快感強上百倍。

我極速的在倩蓉彈性潤滑的小穴內抽插,終於一陣無盡的快感傳來,我肉棒更是膨脹到極限,倩蓉也感到我的高潮來臨,她修長的雙腿緊緊箍著我臀部,浪聲道:「鋒,射給倩蓉吧,你太強,弄得我太舒服了,倩蓉的小穴要接受你這麼厲害的男人的精液…」

聽著倩蓉這些說話,我興奮更是無以復加,眼看倩蓉也是全身顫抖,我知道她也瀕臨高潮邊緣,我肉棒更急速的抽插, 終於一陣無盡的快感流遍全身,肉棒一抖一抖,滾燙的精液射在倩蓉陰道的最深處。而幾乎是同時地,我感到倩蓉陰道流出大量暖暖的淫水,她全身抖顫,『啊…』的一陣舒服的呻吟,全身軟弱無力的躺在我身下,我們幾乎是同時達到了高潮。

我躺在倩蓉柔軟彈性的身體上,感受著她飽滿的胸脯擠壓著我,只感無比暢快。這一次發洩的暢快,是我與妻子做愛那麼多次以來沒有感受過的。

倩蓉身子軟軟的躺在我身下,享受了一會高潮的餘韻,這才看著我有點愧疚的道:「鋒,我對不起小麗,但為了小芬,我沒辦法不這樣做。我們之間的事,你千萬不要告訴她,我不能再傷害她。」

我點點頭,心想我自然不會告訴我妻子。我從她身上翻下來,卻仍摟抱著她柔軟的嬌軀,手在她雪白飽滿的胸脯上揉搓,享受著發洩後的滿足,柔聲道:「妳想我怎樣幫妳們?」

倩蓉道:「香港最艱難的就是住屋的問題,我現在住的劏房,我一個人住也太擠了,而且環境也差,小芬回來香港時,我不能讓她生活在這樣的環境。我那天找小芬,本來是想求她讓小芬住在你們這兒,但現在這辦法當然行不通了。」

說到這裏,轉頭望著我,眼裏有哀求的神色:「我在想,你有沒有一些空置的地方,就算是辦公室或貨倉什麼的也成,可以用比較便宜的價錢租給我,讓我和小芬住得好一點?」

我搖了搖頭,倩蓉眼裏露出失望的神色,我說道:「我給妳們租一個單位好了,找地段好一點的,租個高檔一點的兩睡單位吧,我再每月給妳們生活費,妳看怎麼樣?」

倩蓉眼裏露出驚喜的神色,說道:「鋒,我以前這樣對小麗,你…你還肯這樣幫我們嗎?」

我輕撫她柔軟的俏臉,柔聲道:「妳已經後悔了,何況小芬也算是我的小姨子,而且我們現在又有了…有了這層關係,我自然應該幫妳們一把,何況這在我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

倩蓉滿懷感激的看著我,抱著我柔聲道:「鋒,我沒有看錯,你真是好人,我…我要是能早一點認識你便好了,我也不用…不用…」

倩蓉飽經風浪,可能現在終於遇到一個對她好的人,所以表現出來對我如此感激,這種柔情是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我心頭一陣舒暢,說道:「妳去找房子吧,找高檔一點的,價錢方面不是問題,最重要住得舒適,找到後告訴我,我再為妳們添置一些傢具。」

兩週後倩蓉打電話給我,說租好房子了,讓我一起去看看。第二天我和她一起去看,那是一個位置不錯的高檔公寓,兩睡一浴,房子雖不算大,但倩蓉已甚為滿足。她柔聲對我道:「鋒,多謝你,這房子比我希望的好多了,這樣我可以給小芬一個較好的居住環境,真的多謝你。」

我看著她臉上又是溫柔,又滿懷感激的神情,我心內泛起甚為溫暖的感覺,看著她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倩蓉又拿了一套鎖匙出來放在我手裏,臉上一紅,低聲對我道:「這是房子的鎖匙,你要想找我便直接上來吧。」

我心頭一動,看著她溫柔中充滿成熟婦人美態的雪白臉蛋,有點包養小三的感覺,只是這小三卻可算是我的岳母,令我心內更有一種刺激的興奮。

倩蓉看到我的眼神,臉上又是一紅,又道:「小芬一週後就回來香港了,我想你見一見她,好嗎?」

我心裏也想看看這個從未見過面,而且在兩週前還不知道存在的小姨子,連忙微笑點頭。倩蓉溫柔的一笑,說道:「那這個週日我在家裏煮飯,你上來吃吧?」

到了週日,我在傍晚到倩蓉家裏,開門進去,只見一個少女坐在一張椅子上看電視,少女身材嬌小玲瓏,相貌嬌美可人,一雙大眼睛,細細的櫻桃小嘴,雪白的肌膚配上一頭長長的秀髮,讓人一看就有一種喜愛的感覺。少女看到我,臉上一紅,似想對我打招呼,卻似又感猶豫。

我向少女微笑:「妳是小芬吧,長得很漂亮。」

倩蓉從廚房出來,對少女道:「不是告訴妳姐夫今晚會來吃飯嗎?怎麼見到姐夫也不打招呼?」

少女面上又是一紅,朝我靦腆的一笑,說了聲:「姐夫。」隨即解釋道:「我本來也想你一定是姐夫,本想打招呼的,只是媽說姐夫你四十多歲了,但姐夫你一進來, 我看你年輕得很,像三十不到的年青人,我才不敢立時打招呼,姐夫你不要見怪。」

我微笑道:「姐夫看起來有這麼年輕嗎?」心下卻也頗為高興自豪。我自小沒有吃過什麼苦,生活一向頗為順利,我平常也有做運動,所以雖然年逾不惑,但身體還是保持得很好,看上去還是很年輕健碩,平常公司裏的下屬員工也有說我看起來很年青,不像40出頭的人,但那些員工們的說話可能恭維的成分居多,今天聽到一個第一次見面的少女如此自然的反應,我心頭不禁十分高興。

倩蓉朝我一笑,柔聲道:「我還有一會就弄好菜了,你先坐一會,與小芬談一下吧。」

我再細看小芬,她的確是一名甚為美貌的少女,只是倩蓉說小芬今年17歲,她看上去卻比她的年齡成熟,想來是她自小沒有父母在身邊,生活上更要獨立,所以看上去更顯成熟的原因吧。

小芬的美與倩蓉不同,倩蓉是細長的瓜子臉,媚眼如絲的鳳眼看上去有一種勾魂攝魄的誘人魅力,小芬卻是圓圓的小臉,大眼睛與纖巧挺拔的鼻子給人一種清新的感覺,未語臉先紅,似乎性格甚為害羞,卻給人一種清新的味道,兩母女不同的美態,給我不同的感受。

我微笑問小芬:「來香港幾天,適應嗎?」

小芬微笑點頭:「我也是在香港出生的,只是很小的時候搬到內地住了,現在回來,也沒有什麼不適應的,香港生活很方便,比我在內地生活舒服多了。這房子也很大很舒適,我很喜歡。」

說到這裏,清澈的美目感激的看著我,臉上微紅,低聲道:「媽告訴我說,這房子是姐夫你給錢租的,我真的要感激姐夫你,姐夫你人真好。」

漂亮的少女以感激的眼神看著我,我心內一陣舒服,微笑道:「都是一家人,不用說這些話。」

我又問小芬:「妳現在是17歲吧?回來香港是準備報大學嗎?」

小芬點點頭:「香港的教育與國際接軌,比內地好,我在內地的成績不錯,希望會找到好的大學收我。」

說到這裏,倩蓉從廚房出來道:「菜弄好了,你們過來吃吧。」

我和小芬到飯卓坐下,我看房子裏的傢具甚為簡單,只有一張飯桌,幾張椅子和一部半新不舊的電視。我對倩蓉道:「下個星期我和妳們去添置一些傢具吧,順便看看小芬有什麼需用的東西也買些。」

倩蓉微笑點頭答應,擺好了碗筷,倩蓉給我盛了一碗湯,說道:「這是淮杞燉水魚,你每天工作辛苦,喝一些滋補的湯水調養一下對身體比較好。」

我喝了一碗湯,再與倩蓉小芬她們一起吃飯。倩蓉做菜的手藝不算好,但我吃著卻有一種幸福的感覺。

我和妻子都忙,平時大家忙著處理公司的事情,連見面的時間也不多,就算見面一起吃東西,也多數在外面餐館吃,難得有一天在家裏吃飯,也是家佣煮的。妻子本就不喜多話,我們就算談話,也多數是談公司的事情,家裏感覺像是公司辦公室的延續。現在與倩蓉小芬她們閑話家常,吃一些家常便飯,讓我體會到何謂家庭溫暖,那種『家』的感覺是我與妻子相處以來沒有感受過的。

第二個週日我與倩蓉小芬一起去逛商場,購置一些傢具和其它用品。我們逛商場,看東西,說笑談天,其樂融融,我突然覺得,我與倩蓉,小芬她們更像一家人。

逛了一會,我們坐下吃東西,我留意到小芬在用的手機已是三四年前的舊款,且已用得頗為破舊,我道:「小芬,一會吃完東西我和妳去買一個新的手機吧。」

小芬臉上露出喜色,微笑看了我一眼,說道:「多謝姐夫。」

倩蓉道:「那吃完東西後你們去看手機吧,我想到那邊的店子看一些廚具,我們各自看好後再電話聯絡吧。」

我和小芬到一個店裏看手機,我讓小芬自己挑,小芬挑了一部比較低檔的手機,問我道:「姐夫,你說這個好嗎?」

我搖搖頭,拿起一個最新型號的水果手機,說道:「這個功能好一點,妳選一個自己喜歡的顏色。」

小芬眼裏露出了喜色,低聲道:「多謝姐夫。」

買好了手機,我們在商場再逛一會,突然小芬的腳步慢了下來,我看到她眼角在看一個名牌店櫥窗裏的一些手提包,我停下腳步,對她道:「進去看看吧,看有什麼妳喜歡的。」

小芬眼裏露出了喜色,想了一想,卻搖頭道:「姐夫,不用了。」

我一笑,拉著她手進去店內。小芬臉上一紅,順從的跟著我進去。我對小芬道:「妳自己挑吧,看有哪一件喜歡的。」

小芬興奮的在店內轉了幾圈,我看她拿起了幾個包包看了一會,卻又放下, 我對她道:「小芬,喜歡的話便買下,我們是自己人,妳不用跟我客氣。」

小芬還是猶豫:「姐夫,太貴了。」

我道:「錢不是問題,快挑吧,妳媽等很久了。」

小芬這才興高采烈的又看了一會,最後手裏拿著兩個包包,問我道:「姐夫,你覺得哪一個更好看?」

我看她眼神,知道她兩個都很喜歡,很難取捨。我微笑道:「兩個都好看,跟妳很配,兩個都買下吧,這樣妳可以搭配著用。」

小芬點上露出又高興又感激的神情,雙手挽著我手臂,身體輕挨在我身上,柔聲道:「姐夫,你真好。」

小芬溫軟的嬌軀輕倚著我,嗅著她身上淡淡的少女馨香,感受她柔軟嫩滑的小手握著我手臂,我不禁心頭一動,手臂輕拍她肩膀,微笑道:「小芬,只要妳喜歡便好。」

小芬臉上一紅,輕輕放開我手臂,突然道:「姐夫,你會帶我看姐姐嗎?」

我一征,想到妻子愛恨極為分明的性格,心想以她對倩蓉的恨意,她絕不會喜歡這個妹妹的。我說道:「現在還不是很方便,遲些時候再說吧。」

小芬嘆道:「我知道媽很對不起姐姐,姐姐不想見我們也是應該的。」

突然一臉仰慕的看著我,忘情的道:「姐姐有你做她丈夫,她真是幸福。」 說完了這話,似乎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滿臉飛紅的轉過了頭,不敢看我。

我知道小芬喜歡我,心頭浮起一陣十分甜蜜的感覺,想到她還是我的小姨子,我更有一種無法形容的刺激感。

我和妻子是在工作上認識的,一路走來,我們在工作上十分合拍,她幫助我度過了不少難關,又助我發展出來一個手機附件的王國,我們一起把公司發展壯大,掙到很多錢,但這都是工作上的合作。現在想起來,我和妻子更像合拍的工作夥伴,卻從沒有現在我與小芬這樣,像與初戀情人在一起的感覺,看到小芬一臉仰慕望著我的眼神,我心頭一陣跳動,心頭浮起了從沒有過的甜密。

自從與小芬母女們相處後,我越來越喜歡與她們一起生活。她們給我感覺更像是一家人。倩蓉對我是千依百順,做什麼事都先問我的意見,與我在一起的時候,也是以我為中心,不論做菜買東西,都是我喜歡什麼她才做。

在床上她也很遷就我,不管我有什麼想嘗試的新花式,她都毫無反對的接受。相比之下,小麗在床上一向都是頗為保守,我和她做愛的時候都只是用最傳統的方式。但和倩蓉在床上時,她這種天生媚骨,加上飽滿的身材,誘惑的風姿,令我每一次與她做愛時都極度興奮,以前沒有試過的姿勢,都在她身上全部用上。

而小芬的嬌羞靦靦,每次她用仰望的眼神看著我,對我說:「姐夫,你真好。」「姐夫,你很了不起。」時,也讓我心頭感到一份無窮的自豪,我和她們在一起,感受到以前從未有過的幸福感覺。

與小麗在一起的時候,她性格本來就不是那種會討好人的,加上妻子自身的能力也很強,很多時候在公司裏她做得比我還好,所以她從來沒有讚過我了不起什麼的,我們生活在一起,討論最多的只是公司的事情。以前我沒有感覺有什麼不妥,但自與倩蓉與小芬她們相處後,我便感到與妻子在一起的時候,與她沒有話題,或話題讓我覺得很無聊,提不起勁。

我越來越喜歡與小芬倩蓉她們在一起。以前我只是在週日有空才會到她們家,與她們相處了一個月後,我卻常常想念她們,只要工作上有空,我便會抽空到她們家裏。

我對她們的『照顧』也愈來愈大方,剛開始給她們的『家用』只是有需要才給,但現在我每次見她們都會給倩蓉和小芬一些零用,而我給倩蓉家裏的使用也是遠超過她需要的。

每次與小芬到外面逛街,我也喜歡讓她買她自己喜歡的名牌時裝和最新型號的手機電腦之類的。小芬開始時還比較害羞,到了後來也漸漸習慣了,喜歡甚麼便買甚麼。我花在她們身上的錢越來越多,但我毫不介意。以前與妻子在一起,我掙到很多錢,但這些錢從來沒有給我這種幸福的感覺,現在我越多花錢在她們身上,看到她們對我一臉感激和眷戀的神色,我便有極為溫暖的感覺。

有時候我也會想,是否因為她們對我的依賴,才對我那麼好?我若是再沒有錢給她們了,她們還會否像現在這樣對我?但對這個問題,我已毫不在乎,只要我漂亮的岳母和小姨子一直對我這般無微不至,依偎眷戀,我便感覺活在幸福中,而根本不會深究原因。

這天雖然是星期三,但我又想念她們,公司也沒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便偷空上她們家裏。我也不先打招呼,反正我有她們家裏的鎖匙。開門進去,見倩蓉正在做家務,小芬在一旁幫忙,倩蓉看到我,臉上一副又驚又喜的表情,卻又有點埋怨道:「上來也不先給我說一聲,家裏沒有什麼好的菜,讓我到下面市場買些東西。」說著停下手上的家務,便要去換衣服。

我心頭一陣溫暖,我故意不通知她們,為的就是要看到這一副又驚又喜,如看到久別親人的表情,讓我心內極為溫暖。我拉著倩蓉,微笑道:「不用了,我們到外面吃吧。」

她們家裏已添置了很多新的高級家具,小芬過來拉著我手坐到沙發上,她進去了房間一會,拿著一件棉衣出來,臉上微紅,面帶嬌羞的對我道:「媽幾天前教我織棉衣,姐夫你試穿一下,要是不合身的話,我去改一下。」

我心頭又是一陣溫暖。沒想到在這個年頭,還會有一個漂亮少女為我織棉衣,連忙把棉衣穿到身上。小芬一臉幸福的看著我穿上她織的棉衣,嬌羞道:「好像長了一點,姐夫,我去改一改再給你穿。」

我感覺了一下,微笑道:「不用改了,這樣正合適,我穿著很舒服,小芬,多謝妳。」

小芬滿臉幸福的望著我,隨即嬌羞的低下頭來,低聲道:「姐夫你喜歡便好。」

我們就在家裏附近的一個飯店隨便點了幾個菜。我穿著小芬織的棉衣,感覺十分溫暖。倩蓉與我在一起,便刻意打扮了一番,鮮紅的口紅,又塗了眼影, 充分突顯她充滿成熟婦女的魅力。她穿了一件性感的低胸晚裝,突出了她胸前飽滿的雙峰和那條深深的乳溝,讓我一邊吃飯一邊看得心頭火熱。吃完飯後,我朝倩蓉一打眼色,向小芬努努嘴,倩蓉看到我眼內的熾熱,朝我嬌媚的一笑,對小芬道:「小芬,晚上我想給妳姐夫做個甜品,妳到鄰街那個大商場的超市給我買幾個芒果。」

支開了小芬,我焦急的拉著倩蓉快步回到家裏,一進門,我便急不及待的拉下她上衣,一手把她的胸圍往下拉,暴露出了我今天渴望已久的巨乳,我一邊抱著她往睡房走去,一面飢渴的吸吮她碩大的乳頭,整個過程中倩蓉沒有任何的反抗,只是低聲喘息,順從的配合著我的狂熱。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