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濟公全傳127

天地丸丸
本文:2021-01-13T07:46:00
第一二七回-施妙法游戲助義士,談心事冷語驚賊人
話說段山峰同劉文通由舖子出來,夠奔慶豐樓。剛一進城,就見街市上三三兩兩的官兵,都帶著軍裝械器,穿著號衣。



官兵都認識段山峰、劉文通,眾人就嚷:「劉爺、段爺二位上哪裡?」



段山峰說:「閒逛,眾位有什麼差事?」



眾官兵說;「我們奉上憲諭伺候,也不知什麼事,聽說辦緊要的事,關乎密案。」眾官兵也並不知是拿段山峰。



知縣給城守營老爺文書,就提派二百官兵扎在慶豐樓左右,聽王雄、李豹的招呼,故此大眾官兵不知。



劉文通心裡咀白,同著段山峰來到慶豐樓,上了樓,樓上一個座位沒有,掌櫃的告訴伙計不叫賣座,有衙門借樓辦案,故此不敢設座。



劉文通、段山峰二人落了座,伙計明白,當時擦抹桌案,先把乾鮮果品、各樣酒菜擺上。



二人剛要叫菜,就聽樓梯一響,有人喊嚷:「我吃飯給銀,哪個紅了毛的不叫我上樓?」伙計一瞧,來了一個窮和尚。



原本和尚由肉舖打完架走了,見劉文通同段山峰進了慶豐樓,和尚也跟了來。



剛一進飯館,伙計就說:「大師父,樓上不賣座,有人包了。」



和尚說:「我就吃頓飯,今天我得了點外財,也無非在樓下吃點。要不然,我也不敢進飯館子。樓上都是闊大爺,明是一百六的菜樓上要賣二百四,我和尚也吃不起。」伙計一想樓下不要緊,讓和尚進去。



跑堂的一轉臉,和尚上了樓梯,說:「哪個紅了毛的不叫我上樓來?」到樓上找了一張桌坐下。



樓上伙計一努嘴,說:「大師父。」



和尚說:「幹什麼呀?」



伙計當著劉文通、段山峰又不敢明說,掌櫃的也怕叫段山峰瞧出來,趕緊叫伙計說:「大師父要什麼菜,給人家要。」



伙計這才說:「大師父要什麼酒菜?」



和尚說:「你們有什麼酒?」



伙計說:「有白干、陳紹、玫瑰露、五加皮、狀元紅、茵陳蓮花、日荷葉青、人參露。」



和尚說:「給我來兩壺梅花鹿罷!」



伙計說:「沒有梅花鹿,是玫瑰露。」



和尚說:「對了,你們有什麼菜!」



伙計說:「煎炒烹炸,燒燴白煮,應時小賣,午用果酌,上等高擺海味席都有。」



和尚說:「就是肉拿刀一切,擱鍋裡一炒,就是那個。」



伙計說:「炒肉片呀?」



和尚說:「對!」伙計少時給要來。



和尚一瞧,說:「不是這個,這麼一切,還有那麼一切。



」伙計說:「那是炒肉絲,你將就點吃罷!」



和尚說:「你這菜賣多少錢一個?」



伙計說:「一百六。」



和尚說:「給八十錢罷。」



伙計說:「飯館子哪有還價的?」



和尚說:「你也就將就點,你叫我吃東西將就點麼?」



劉文通那邊一瞧,說:「把炒肉片給我們吃,伙計你再給大師父要。」



伙計把榮給劉文通端過來,又給和尚要了一個炒肉絲。



和尚一瞧,說:「不是,那麼一切,還得那麼一切。」



伙計說:「那是肉丁炒辣醬。」



和尚說:「我不要這個!」伙計無法,又把肉絲賣給別人,又給和尚要了肉丁炒辣醬來。



和尚一瞧,說:「你成心攪我,我不要這辣醬。」



伙計說:「你到底要什麼?」



和尚說:「你沒等我說完,把肉那麼一切,這麼一切,團成蛋。」



伙計說:「那是丸子!你要炸丸子,是溜丸子、汆丸子、四喜丸子、海參丸子、三鮮丸子?說明白了!」



和尚說:「炸丸子賣多少錢?溜丸子賣多少錢7」



伙計說;「炸丸子賣二百,溜丸子賣二百四。」



和尚說:「怎麼溜丸子比炸丸子多賣錢呢?」



伙計說:「溜丸子多點鹵汁。」



和尚說:「你給我要一個炸丸子,白要點鹵行不行?」



伙計說:「不行,你就要炸丸子罷!」



少時把丸子端來,和尚一瞧,說:「我要一個炸丸子,你怎麼給我來十一個?」伙計說:「這就是一個菜,大師父你再挑剔,我就要下工了。」



和尚說:「我願意要吃一個大的,捧著吃的香,這可以將就點罷!可有一節,我要喝醉了,我可就摔酒盅子。」



這一句把劉文通嚇了一跳,心說:「我定的擊杯為號,如未把段山峰灌醉了,他要一摔,回頭官人都上來,段山峰准拿不住。」



就聽那伙計說:「大師父,別摔呀!」



和尚說:「我一摔有不願意的,請請我和尚,別惹著我,我就不摔。」



伙計說;「沒有惹你!」



劉文通暗想:「這個和尚真怪。」立刻說:「大師父,你別鬧了,別叫伙計擔不是,回頭吃多少錢我給。」



段山峰說:「賢弟哪有這麼工夫理他。」



劉文通說:「我看這個和尚太討人嫌。」兩個人說著話,越喝越高興,杯杯淨,盞盞干。



段山峰老不醉,劉文通心裡說:「每常段山峰沒有這麼大酒量,今天怎麼老不醉,醉了好拿他。」



他聽和尚那裡自言自語說:「人要喝酒不醉,有主意,一提煩事,叫他心裡一頓,難得醉。」



劉文通一聽,「對呀,這話一聽有理。」這才說;「段大哥,兄弟我拿你當親哥哥一般,我有什麼事沒瞞過你,你就沒拿我當兄弟待承,有事就瞞著我,你這就不對。」



段山峰說:「賢弟,此話差矣!哥哥我有什麼瞞著你了?」



劉文通說;「大哥做的事,打算我不知道?其實紙裡包不住火。」



段山峰說:「我做什麼事了?」



劉文通說:「就是梁官屯那件事。」段山峰一聽這句話,立刻臉變紅,酒往上一撞。



書中交代,梁官屯這案,本是他做的。



段山峰他原籍是湖南衡州府人,當初是綠林中的江洋大盜,善會飛簷走壁之能,逃至在蕭山縣來,開了一片肉舖子,自己手裡也有錢,也沒有家眷,就是孤身一人,很務本份,並沒人知道他是綠林出身。



這天段山峰到西關鄉去要帳,走在梁官屯見有一婦人在門前買絨線,段山峰一看,



這個婦人長得十分美貌,頭上腳下無一不好。



對門就是雜貨煙舖,段山峰就來到煙舖裡,掌櫃的都認識,說:「段掌櫃上哪去了?」



段山峰說:「我去要帳來,我跟你們打聽打聽,這個買線的婦人是誰家的媳婦?」



煙舖掌櫃的說:「你不知道?這就是你們同行的賣肉劉喜的家裡麼。」



段山峰一聽一愣,說:「憑劉喜長得人不壓眾,貌不驚人,他會有這麼好媳婦?」



煙舖說:「那可不是別的,人各有命定。」



段山峰問明白,自己回舖子就問伙友:「劉喜買咱們的肉,欠咱們多少錢?」



伙計說:「劉喜不欠錢,現錢取現貨,也不賒給他。」



段山峰說:「劉喜來取肉,別叫他走,我有話跟他說。」眾伙計答應。



次日早晨劉喜來了,伙計一告訴段山峰,段山峰出來就問:「劉喜,你一天能賣多少錢?」



劉青說:「賣二十多斤肉。」



段山峰說:「你家裡幾口人夠吃的麼?」



劉喜道:「家裡人口倒不多,就是我們兩口子,一天就賣這兩吊多錢的本錢,我也不敢賒帳。」



段山峰說:「你要有貨,一天能賣多少呢?」



劉喜說:「有貨呢,能賣五六十斤,那也就有了利了,我沒有那些本錢。」



段山峰說:「不要緊,我除給你一千斤肉,你只管賣,到年節你再給我歸帳。我看你也很誠實,你瞧好不好。」



劉喜說:「那更好。」



段山峰所為套著跟劉喜交朋友,焉想到劉喜是個老實人,也不往家裡讓。



這天到了七月十五,段山峰就問:「劉喜,你外頭撒的帳怎麼樣了?」



劉喜說:「我今天晚上上東鄉里要帳去,不能回來。」



段山峰聽說劉喜不回來,他晚上帶了鋼刀,帶著五十兩銀子,就到劉喜家走走。



越門進去,見楊氏正在燈下做活,院中獨門獨院,三間北房,門沒關著。



段山峰推門進去,楊氏就問:「誰?」



段山峰說:「我姓段,名叫段山峰,久仰小娘子這一副芳容,今天我特意來求小娘,賜片刻之歡。我這裡有白銀五十兩,贈與小娘子,這是我一分薄意。」



楊氏本是賢惠人,說:「喲,你體要滿口胡說,這幸虧我丈夫不在家,你趁此快去,我絕口不提。如要不然,我要喊嚷,你可就沒了命。」



段山峰說:「你敢喊嚷,你來看!」用手一指刀,把楊氏嚇的就嚷:「救人!」



段山峰恐怕有街坊聽見過來,街坊都認識,忙急拉刀,竟將婦人結果了性命,將人頭包上,捺在間壁院裡。



院中有一位老頭正出恭,見捺進包裹來,還說:「這可是財神爺給的。」



叫老婆點燈,一看嚇呆了,急忙包上,扔在大窪葦塘裡,卻撞會李福撿著。



段山峰以為這件事沒人知道,今天劉文通一提梁官屯這件事,段山峰嚇得顏色改變。







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