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搬家

jiouguai
本文:2021-01-11T20:12:08
一聲巨響,玻璃被砸了個粉碎……

  「我這輩子再也不想見到你啦!」

  這是我第二次聽到她說這句話,當然,與之前那次聽到的,完全不似出自同一人之口,我明白,我和芳之間,結束了……

  記不清這己是兩人之間第幾次爭吵了,在一起的幾年時間裡,我處處忍讓,換來的就是我們之間不斷升級的爭執,換來的就是永無寧日的煎熬麼?我不想再忍下去了,憑什麼我要忍受一個無理的女人不停的索取和壓搾,我要自由,我要離開!

  「好吧」我盡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我這就搬出去,你放心,我不會再來煩你!」我能感覺到我的臉已經因為興奮而憋的通紅。

  「你走!你永遠不要再回來!」

  「咣!」門被重重的撞上了,似乎整個屋子都在震動,好像預示著我的生活都將被撞個粉碎的樣子。

  ……

  ……

  我有點恍惚,這就是那個我愛過的女人麼?我曾經那麼深沉的愛過她,如今愛情走了,我竟然找不到我們之間還剩下些什麼……

  枯坐了一會兒,我意識到,我該收拾收拾屋子了,得先找個落腳的地方,今天晚上不能睡大街吧,我不至於落魄到這個地步。

  撥通了文靜的電話,那頭轉過來久違的聲音:

  「喲,豬頭哥,今兒怎麼有空想起我來啦?」

  「你丫別廢話,屋裡還有空地兒麼?」

  「什麼事兒呀,在我這兒放別的沒地兒,放只金絲鵲我幫你養養還是沒問題的。」

  「少惹我啊,我煩著呢!有地兒沒,我去住幾天。」

  「怎麼,和媳婦鬧彆扭啊?」

  「少跟我提她,甭廢話,我收拾好東西過去!」

  「不是我說你啊,大嫂人不錯,就是脾氣急點兒,你不都忍了這麼多年了,怎麼今兒就不靈啦?有什麼事兒還嚴重到這個地步了?」

  「你就說你有沒有空地兒,別的甭廢話!」

  「別怪哥們兒不幫你啊,今兒真的不行,你弟妹在呢,嗯……」

  「操,他媽的有異性沒人性!」

  掛掉電話,我突然覺得,男人家裡只要進了女人,都一個慫樣兒,當年他畢業的時候在我這兒蹭吃蹭喝了半年多,如今讓我住一晚都不行,哎,什麼世道……

  老張、老劉……說也奇了,這幫以前的狐朋狗黨今天都發達了,可就是沒一個肯幫忙的,最後還是同公司的小王好說話,答應讓我把東西放他那兒,可是沒床給我,只能出去找個賓館暫時呆兩天,找到房子再說。

  開始收拾東西,能帶走的都帶走,能留下的全留下。我可不想再回來了,這個地方已經不屬於我了,再進這個門兒對我來說,大概比活吃小強容易不到哪兒去。

  回到屋裡,我的頭大了起來,突然意識到自己的生活能力下降了許多,收拾家什,根本不知道要從什麼地方開始……

  先收拾衣服吧,打開衣櫃,從架子上取下來常穿的幾件外套,扔進從床下拖出的行李箱中,又拉開抽屜,拉出幾件內衣、襯衣,胡亂塞進箱子,這大概就齊了,褲子、鞋襪裝在另一個箱子裡,也塞的滿滿當當,平時不收拾不覺得,怎麼有這麼多衣服。

  想起來了,都是她給我買的吧。剛畢業那會兒,從來不知道打扮自己,她老是說我,看你都看煩了,老虎下山一張皮,給你買兩件衣服吧。就這樣,一件兩件,竟似給她包了似的。

  哎,那個時候她多好呀,要是她永遠都是那個樣子多好……

  算了,不想那麼多了,無論如何也沒辦法把她和當年的樣子聯繫起來。

  準備一個整理箱放我的書本吧,一摞摞書,從我畢業那天開始,就沒怎麼再看過,想想剛出校門的時候,還花了好幾十塊錢把這些書打車運到住處,早知道當時就地賣掉,也不佔這麼多地方了,如今還得搬走,真是自討苦吃。

  翻一翻吧,看看有沒有沒用的,直接扔掉好了。

  確實很久沒翻書,發現自己曾經非常感興趣的東西,如今都被自己扔在角落裡面,一層層的灰塵,在不經意中就蒙在了上面,翻出了一個筆記本,順手扔在垃圾堆,從裡面飛出了一片血紅色的紅葉,那新鮮的顏色,好像剛接下來的一般,它立刻觸動了我的神經,我意識到,這是我的日記。

  打開看看吧。看看曾經的自己,也許能幫我找回失落的自我。

  我記得這本日記是我上一任女友剛剛離開我去外地工作是我開始記的,當時想法特可笑,我覺得我會為她等上四年,等她回來,所以我決定從她離開的那天開始記日記,一直記到她回到我身邊,我要在每一頁都寫滿我對她的濃濃愛意,讓她開心。

  不過,實際上在我們分開後的第一個月,也剛好是那年的除夕夜,她就和我分手了,我想這是我過的最值得記住的一個除夕。

  翻開那天的日記,我只寫了短短幾行字:

  我不相信,這不是真的,我真的答應她了麼?
  
  不可能,她說她會回來,可是她拋棄了我,這不是真的!
  
  愛,真的這麼一文不值麼?!
  
  這不是真的!

  然而現實告訴我,這就是真的,現在看到這段,心裡覺得很平靜,也不恨她,只覺得,愛,真的就這麼一文不值……

  翻翻後面吧,啊,這是不久以後我開始為重新過回正常的日子去參加義工服務,也是和她相遇的地方,在得香山的一家老人院。

  「今天,第一次參加義工活動,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只記得一大群人,只記得和老人們一起聯歡很開心,我還和一個老太太一起唱了段《沙家濱》的選段,我連玩兒票都算不上,卻被老人們拉住問我還喜歡什麼戲。把我大腦中所有聽過的片段,記得名兒的,記不得名兒的,都拉了出來,好險應付過去了,雖然我很累,但是,真的很開心,被人需要的感覺真好!」

  「今天遇到了一個女孩子,她也是第一次參加活動,她個子挺高,大概和我一樣高吧,穿上高跟鞋足有一米八,站跟前兒太有壓力啦!」

  記得那時好像是她先對我表明心跡的,有一次她問我,為什麼不追她,我笑答,你太高,有心理壓力。從那以後,她再沒穿過有跟兒的鞋,一起去逛街,看歸看,可她從來沒買過一雙高跟兒鞋,我問她為什麼,她說,上班老站著,穿高跟太累。

  給她買雙高跟鞋吧,以後她可以找個身高合適的人,不用在再擔心這個問題了,我苦笑著想。

  那片紅葉是從哪裡掉出來的呢?我向後翻,啊,在這裡,是我們第一次去香山公園,也是那天,她第一次給了我。

  「今天參加完活動,她對我說,來香山這麼次,還沒真正上過山呢,不如一起去看看紅葉吧。我當然樂意了,於是兩人來到公園。每到秋季,香山的人真是比紅葉還多,好在我們去的時候已經比較晚了,多數的人都已經向山下走了,只有我們倆個傻子似地還在到處找紅葉。」

  戀愛中的人怎麼這麼無聊,我想到自己當時的表現,自己都覺得可樂。

  「找了一圈,我們倆都有點兒心不在焉,我只故感覺手中接著的小手,而她一路都在低著頭,臉兒紅的讓我想咬一口。她不會還是個雛兒吧,這麼想著,我決定逗逗她。」

  「你在找什麼啊」

  「啊,找紅葉啊,留下來給你做書籤兒吧。」

  「那你怎麼老低著頭呀?」

  「地上有好多啊。」

  「傻丫頭,地上的東西怎麼好送人呢?」

  「啊,對呀。」

  「你看,那裡不是有一片還不錯的麼?」

  「哪裡?」

  於是,在她抬起頭看的時候,我故意把臉停在她跟前,於是她絲毫沒有準備地吻上了我。

  「啊,你佔我便宜!」

  「你、你……」

  看著她氣得說不出話的樣子,我樂的快倒了……

  後面的細節,讓時間洗的不免有點模糊了,只記得那天就順手摘了我說的那片紅葉,之後就匆忙下了山,而當晚,她就在我的小窩裡過的夜……

  一手捏著紅葉的柄,一邊回味著那晚的情景,心裡不免有許多的感慨,同一具香胴的主人,曾經對我情深意重,為什麼如今對我絕情至此呢?

  耳邊又回想起那句「我這輩子再也不想見到你」,實在有著太多複雜的味道在心頭蕩漾,第一次聽到時,她正裹著被子,眼淚汪汪的對著我。

  那天,因為堵車,很晚才到家,我留她在我家睡,她鬥爭了半天,最後還是答應了,雖然答應了,可還不住的說,你不能碰我,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留給我老公。嘴上答應著,但手還是很不老實的放在了她的肩上。

  我記得,有一位前輩說過,如果有女人肯躺在你的床上,那她一定是可以上的。

  至少在那一刻,我是堅信這一點的。

  我輕輕的撫弄著她的頭髮,聞著她的髮香,那是一種類似茉莉花的味道,淡淡的,似有似無,就像一隻似有似無的手,在牽著我,向她一點點靠過去。

  她的皮膚很白,有點不太健康的感覺,我一直戲稱她小白,不過,此刻,我只看到一抹紅雲,從她的頸後直竄上來。我明白,她很敏感。

  我加重呼吸,繼續在她的耳鬢逗留,很快,她的耳朵,也紅了起來。

  這時,我聽到一聲細的像蚊子一般的聲音,「討厭,癢死了!」

  嗯,有反應了,我心頭暗喜,小姑娘果然未經人事,我稍一挑逗,她就有感覺了,不錯,有開發價值。這樣想著,我的手又向下滑到她的腰間,盈盈一握的纖腰,條件反射的躲閃了一下,又回到原位,任我的手滑過那誘人的曲線。

  她的眼睛緊緊的閉著,睫毛不住的抖著,好像在害怕,又好似期待,她一動不動地等著我接下來的動作,讓我立刻起了玩兒心,我故意離她近近的,嘴唇幾乎靠在她的臉上。我看到,她的眼睫毛不自然的抖著,眼睛想睜開,又不敢睜,嘴一張一合,想說話,又張不開口,就那樣等著,捱著……

  我調夠了她的胃口,突然重重的吻在她的粉頸上,舌頭輕點她的肌膚,細的像奶油一般的皮膚,立刻點燃了我的慾火,我不停的用嘴吸著,用舌頭舔著,品味著世上最美味的點心。

  她好像沒想到我會一下子突然襲擊她的脖子,而她顯然也沒有對她身上最敏感的部位被直接攻擊有任何的思想準備,呼吸一下子急了起來,一手緊緊的抓住了我的床單,緊緊的攥著,好像抓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就像這般緊握,能幫她解除眼前的困境一般。

  我雨點般的吻,在她終於忍不住,發出第一聲呻吟時,戛然而止,而她也終於有機會歇口氣,緊握的雙手慢慢鬆開,由於氣喘而劇烈起伏的胸部,也慢慢放緩了隆起的頻率。她抬起了手,擋在脖子上,我想她是怕我再來這麼一次吧。

  不過這給了我可乘之機,祿山之爪毫不猶豫地握住了她的胸部。

  她很瘦,這是她給我的直觀印象,但是她的胸部,並不像我想像中的那樣小相反,握在手中,還有一種很充實的感覺。軟軟的,曖曖的,讓我覺得舒服的感覺多過慾望。

  然而這樣的感覺只是暫時的,時隔半年,我又碰到女人了,本能並沒有給我更多憐香惜玉的指令,我現在想的,只是充分調動她,讓她成為我的女人。

  主意已定,雙手忠實的執行了這份命令,甚至可以說,在我還沒有意識到之前,我的手已經鑽進了她的內衣,放在了蕾絲的胸衣上。此刻的她,並沒有給我多少阻礙,雙手擋在面前,一直不吭一聲的任我施為。

  我將好轉過向來,一頭紮在她的胸衣上,用力的吸著那陌生而又熟悉的女人味道。是啊,許久沒聞到了,那種軟玉溫香在懷的感覺,相信同道中人,不會陌生,我的言語,也確實無法表達。

  一件件衣服離開它們曾經附著著的美麗軀體,在它們蓋著的東西沒出現前,每個人都有無數的想像空間,然而當它們離開時,剩下的,只有慾望,沒有絲毫美的感覺。

  我也一樣。

  所以那晚的事情,我只記得初一進入時的緊窄,她緊緊咬住的枕巾,瘋狂的進出,盡力壓抑的呻吟,還有高潮過後的沉默……

  當一切都結束時,屋子裡靜的好嚇人,沒想到我這麼快得到她,更沒想到的是,她真的還是一個處女……

  當我打開燈善後時,我發現那被我蹂躪過的地方,流出來的,不只是我的混濁,還有紅葉的顏色。我沒有說什麼,幫她擦乾淨身體,躺下來,把她抱在懷裡緊緊摟著。

  「芳,我愛你,我要和你一輩子在一起……」

  「……」

  沉默,還是沉默,我永遠無法知道那一夜對她來說意味著什麼,因為她從不曾說起,而我記得的,就只有次日醒來的那一句

  「我這輩子再也不想見到你!」

  我知道她後悔,但是她從沒對我說過,也知道從那天起,和她在一起的機會更多了。我自認為她是個傳統的女人,覺得那一夜我已經不能和她分開,所以會和我一直在一起。

  合上筆記本,我整理了一下思路,我覺得自己很可笑,這個世界上沒有誰離開誰活不了,這是我失了無數次戀以後總結出來的結論。再深的感情,分開了,就什麼也沒了,就像這片葉子一樣,只能被放在角落裡,只有在搬家時,碰巧才會想起。

  接著整理東西吧。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好像把過去丟失的東西,全部找到了一般,她送給我的手套,我一直以為只剩下一隻了,沒想到另外一隻竟然在這裡,裡面還放了一隻她送我的瓷老鼠。

  那老鼠是她的屬相,她送我了好多,有幾隻呢?忘記了,只記得每次吵架好象都會有被殃及的,不是少了胳膊,就是斷了尾巴,後來我實在覺得擺著難看,一次全扔掉了,沒想到這裡還有一隻。

  我仔細端詳著那隻小老鼠,我彷彿又看到她可愛的小臉湊在我跟前和我撒著嬌。

  「這每一隻都是我,我要在不同的地方監視你,看你有沒有對不起我!」

  「洗澡時也要偷看麼?」

  「對,洗澡時也要看,不過不是偷看,是光明正大地看!」

  「那我不習慣有人參觀我洗澡啊。」

  「所以我讓老鼠看啊,嘻嘻!」

  ……

  我站起身來,走到浴室,把它放在洗臉池邊,讓它也多替我看兩眼吧,我離開了,至少它不會再有機會碎掉了。

  又翻出一雙畫著加菲的棉拖鞋,我記得是我還在地下室租房時,她給我買來晚上看書用的。我的腳很臭,每次來找我,她都逼我先洗腳,那天她和我在同一個盆裡泡腳,親手給我擦乾,給我穿上的。

  一件橙色的T恤衫,那是我答應為她減肥時她給我買的,她說看到街上很多人穿情侶衫,很羨慕,一定要給我們也買一套,可她喜歡的顏色偏偏沒有我的尺寸了,於是她專門買了一件小號的,逼我減肥50斤以後穿,可我就一直沒瘦下來,衣服,也一直冷落在衣櫃裡。

  我突然覺得整個房間就像一件刻滿回憶的地方,只要我翻出一樣東西,都會牽出無數對曾經的懷念,為什麼,為什麼曾經那麼美好,相處久了,竟然會把日子過得如此的索然無味。

  為什麼?!這個問題我問了自己很多次。幾乎每次我們為了瑣碎小事翻臉時我都要問自己,為什麼愛一個人容易,可相處起來卻這麼難呢?

  回想這幾年在一起,快樂的感覺真的是越來越少,我們已經多久沒有一起坐在河邊的小靠椅上一起喂蚊子,又有多久沒有一起去看病中的老人了呢?

  眼前的壓力象山一樣,車子、房子,我已經變成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了,每天要對著數不清的客戶迎來送往,回家還要對著愁容滿臉的她,我們之間怎麼了?感情真的越來越少麼,是她變了,還是我變了?

  真的要走了麼?離開這裡,離開這個曾經愛我的女人,離開這個把一生幸福都放在我手中的女人麼?

  要整理的東西基本都收拾完了,我站在門口,我遲疑了,在這裡生活了這麼久,習慣了這裡的一切,習慣了每天早晨起床的早餐,習慣了夜晚加班時蓋在身後的衣裳,只是現在這一切還在發生,但我已經感覺不到什麼了,只所以還在發生,也許全部出於她的習慣吧。

  我想,也許老父親能給我一些答案吧,和我母親,一個性格和芳相似的女人過了半輩子,他是如何過來的呢?

  撥通了父親的電話,那頭兒傳來了不緊不慢的聲音:

  「喂,找誰呀?」

  「爸,是我。」

  「哦,兒子呀,最近怎麼樣?還好麼?」

  「嗯,還行……」

  「有什麼事,說吧。」

  「我和芳分手了……」

  「哦?」父親有點意外,但也沒多問。

  「我剛收拾完東西,準備搬出去住,你先別跟媽說。」

  「嗯,知道了。」

  「……」

  「還有事麼?」

  「你都不問我為什麼麼?」

  「你打電話來,自然是要說的,還問什麼?」

  「我,我受不了她了,她管得我快要瘋了,我不想找一個人回來氣我!」

  「嗯,還有呢?」

  「我,我也說不清楚,總之今天我們又吵架了,她說她再也不想見我了,我想既然這樣,分手就分手吧。」

  「想清楚啦?」

  「嗯,我不想再這樣過下去了,這樣對我們都不好。太累!」

  「那沒什麼了,你收拾好東西吧,如果想分手,就把屬於她的東西都還給人家,也把屬於自己的東西都拿走,搬家麼,總要扔許多東西的。」

  「知道了,那沒什麼事了,先掛了。」

  「你忙你的吧,注意身體。」

  掛掉電話,我多少有點意外,父親根本沒有勸我,記得他應該是很喜歡芳的呀,為什麼他一點都沒勸我呢?

  打開整理箱,我又查了一遍,這才意識到父親的話有深意,仔細看過去,好像沒有什麼我真正能夠拿走,好像除了我,我的一切,都不屬於我一個人。

  我終於明白了,原來,對於這個家來說,最不合諧的音符,其實,就是我。

  是,這個家裡的錢,是我掙回來的,不過把這不足50平米的小屋佈置的井井有條的,是她;這裡的每一件東西,都是她從市場上精挑細選揀最便宜好用買回來的;雖然我們過的並不富裕,但是每天出門,是她把我打扮的整整齊齊;是的,這一切都是她為我做的,而她呢。

  有多久沒給她添新衣服了呢?有多久沒和她一起逛街了呢?又有多久,不曾和她親密了呢?

  我想明白了,從她決定和我在一起的那天起,我和她,都不在是一個人了,我為她付出,而她為我做的更多。她只所以會對我那麼多苛求,是因為,除了我她什麼都沒有了。

  給她發了條短信,告訴她,我收拾完了,我把所有屬於你的東西都留下了,你可以回來了。

  許久,她回了我,你去哪裡?

  我說,到屬於我自己的地方,你可以回家了,那裡現在是你的空間。

  沒有了回音,我開始了漫長的等待,等她回來。

  快半夜了,我聽到門鎖轉動的聲音,我關上燈,輕輕的來到門口,她有點失神,半天都沒有開燈,呆呆的看著面前的黑暗。

  我有點不忍心,正要上前抱住她,突然聽到一陣我意想不到的哭喊:

  「混蛋!」

  她整個人突然間沒了力氣一般倒下,我一步趕過去,抱住了她,她竟然昏過去了。

  我完全沒有想到我的離開會讓她傷心到如此,同時也慶幸自己沒有真的離開她,離開一個如此愛我的人。

  我緊緊的抱住她,輕輕的搖著她。

  「芳,芳,醒醒,你看看我啊,我還在呢……醒醒啊……」

  過了一會兒,芳醒了過來,當她睜眼看到我時,我從她眼中讀出了意外和欣喜,她一把抱住了我,片刻又推開了我,強撐著站了起來。

  「你不是走了麼」她轉過身,背對著我說。

  「我留下來吧所有屬於你的東西還給你。」

  「行了,現在東西留下了,你走吧,我不想見你!」

  「我知道,」我硬把她轉過來,面對著我。她掙扎了一下,把頭別向一邊不看我的臉。等我接著說。

  「我來把你的東西都還給你,有你送我的紅葉,你送我的老鼠,你送我的拖鞋,你送我的衣服……」

  「那些東西我都不想要,你都拿走!」

  我感覺到一滴眼淚落在我手上。

  「這些東西都無所謂,但是有一樣,無論如何要留給你。」

  她不說話,繼續把頭偏向一邊。我一把將她摟在懷裡,緊緊的抱住她說:

  「我,還有我,我是屬於你的,你一定要收下!」

  她再也忍不住了,死死的抱住我,頭埋在我胸口,玩命的哭了起來。

  「別,別走,你走了我,我怎麼辦呀……」她有點泣不成聲了。

  我緊緊的摟著她,像哄一個孩子一般,輕輕的撫著她的背,等她哭完,我棒起她的臉,用舌尖輕輕拭去她的淚水,一邊吻她一邊說:

  「芳,別哭了,再哭不漂亮了,我是你的,我不會走的。」

  她還在哭,臉上眼淚流的妝都花了,看起來像只熊貓一樣,眼睛黑了一大圈,我捧起她的臉,把嘴壓在她的唇上,輕輕的吻著她,她抱住我,眼淚流進嘴裡,我吻到的,都是鹹澀的滋味。

  我停了停,將她放在我腿上,一手扶著她的頭,一手攬著她的腰,她聽話的圈住我的脖子,將香吻送上。

  好久沒有這麼深沉的吻過她了,我們的舌,用力纏在一起,就好像明天是世界末日一般吻著,一直吻到我們都有點吃不消了才停下。

  「老婆,我想和你做愛。」

  「不要,我要先洗個澡,哭了一身汗,難受死了。」

  「對呀,我說怎麼你的口水還有鼻涕味兒呀。」

  「討厭,你想死啊!」

  「呵呵,想啊,想死在你懷裡。」

  「討厭,我也想。」

  「那我現在就讓你死!」

  「不麼,我要先洗澡。」

  我抱著她,一邊吻她,一邊開始脫她的衣服,等一件一件褪去她身上的保護後,我的衣服,也一件不剩的被她除去。

  我抱起她,來到浴室,不大的空間裡,是兩個一絲不掛的人。

  「芳,我來給你洗。」

  「嗯」她點點頭。

  打開開關,一股溫熱有力的水柱打在我們身上,熱氣頓時充滿了狹小的空間,一切變得不真實起來。

  我們的吻一直沒有停過,我拿到香皂,開始在她的背上按摸,不知是因為水太熱還是什麼原因,芳的臉紅的就像熟透了的蘋果一樣讓我心動不己。

  她的背還是那麼的光滑,一點瑕疵都不見,就似一塊美玉一般,在水中摸起來,感覺更是溫軟細滑,我們的頭放在彼此的肩上,感受著那種久違的親密感。

  我的手不斷向下,來到她小小的屁股,她一直對這裡很不滿意,覺得自己臀部太小,一點也不性感,我到不以為然,我覺得這小小的形狀,很容易把玩在手裡,就像此刻一般,兩塊臀肉在我的掌心來回滾動,手感很棒。

  「芳,換前面。」

  她聽話的轉過身,仰起頭靠在我身上,讓塗滿泡沫的身體和我緊貼在一起空出的兩手則一上一下的抱住我。

  「這麼享受啊!」

  她笑而不答,閉著眼享受著熱水的衝擊和我的愛撫。我吻了吻她最敏感的頸子,雙手開始在她的胸前的兩團輕柔上愛撫,她是個敏感的人,從那尖尖立著的兩粒乳珠,我感覺到她已經開始動情了。

  芳發出膩人的呻吟聲,我覺得我差點融化在她的聲音裡,她的手輕撫著我的頭髮,嘴裡囈語般的念著我的名字。我輕輕的逗弄著她的乳珠,直到它們完全挺立起來,接著向下來到她腹部。

  芳的身材一直很好,小腹的曲線始終完美,今天也是這樣,我特別留戀她的肚臍,形狀就像一顆菱形的寶石一般,所以吻它的時間,甚至多過對乳珠的照顧。

  我故意用帶點稜角的一側,探進了那寶石的中心,她嚶哼一聲,似在抗議我的侵犯,又似在告訴我弄得她好爽。放下香皂,我一隻手回到她的雙峰上逡巡,另一手向下,蓋在了那塊嫩草地上,中指向下,搭在她的珍珠上,她的身體立即隨著我指尖的節奏開始了起伏。

  她緊緊的靠著我,被泡沫潤滑的後背給了我太多的考驗,我快有點受不了了。我們的臉緊緊的貼在一起,在水中交換著無盡的愛意,我知道這些天我一定是太冷落她了,她才會對我發這麼大的火。

  纏綿了一會兒,芳轉過身來,抱著我的頭,輕輕咬住我的耳朵。

  「老公,給我舔舔好不……」

  「舔哪裡呀?」

  「討厭,你知道是哪裡啦!」

  「不知道呀。」

  「就是那裡啦……」

  「那裡是哪裡呀?」

  「老公你好壞,你知道啦,快給我,人家想要麼……」

  「老婆不說我怎麼知道呢?」

  「就是,就是下面啦,老公最喜歡疼人家的地方麼……」

  我笑著抱起芳,關上水,用浴巾擦去她身上的水滴,回到臥室……

  從今天起,我要全心痛我的芳,因為我知道,她不只是我最值得珍惜的寶貝兒,更是世界上最愛我的人。

  得妻如此,我還有什麼可奢求的呢?

  芳,我愛你。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