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背叛之戀

jiouguai
本文:2021-01-11T17:05:37

                第一章

  『司徒伯萊先生,你願意在天主的面前,許下承諾,娶趙月殷小姐為妻,無論
生老病死,無論富貴貧窮,永遠愛她,關心她,照顧她一輩子嗎?』

  『我願意!』

  『趙月殷小姐,妳願意在天主的面前,許下承諾,嫁司徒伯萊先生為夫,無論
生老病死,無論富貴貧窮,永遠愛他,關心他,照顧他一輩子嗎?』

  『我願意!』

  「她說謊!」

  伯萊從床上爬起,在空蕩蕩的房間裡,聲嘶力竭的叫著,過了一會伯萊冷靜下
來,用手撐著臉「又是那個夢。」

  說完到浴室沖洗一番,之後打著哈欠來到廚房,站在冰箱前看著上面的紙條〝
爸!你又睡到中午才起來了是嗎,算了!我已經幫你做好飯菜,你拿出來熱一下就
好了。夜兒留〞伯萊看了看時鐘,剛好十二點,於是伯萊簡單用過中飯便進房趕工
;司徒伯萊,三十六歲,漫畫家;快到六點左右,「爸!我回來了。」

  伯萊正要打開房門時,一個年輕充滿活力的少女,快一步將門打開抱向伯萊「
爸!你有沒有乖乖吃飯。」

  「夜兒的話,我怎麼會不聽。」

  「還說呢!昨天人家辛苦做的糖醋排骨,你都不給面子。」

  「乖女兒妳又不是不知道!昨天是交稿的日子漫畫公司請爸吃飯,爸不好回絕
。」

  「那你晚上想吃甚麼?」

  「夜兒煮甚麼爸就吃甚麼!不過先去洗澡,瞧妳身上髒兮兮今天又踢足球了。


  「那群不知死活的臭男生來找我們挑,身為主將當然要下場了,爸你不高興啊
!」

  「運動是好事爸怎麼會不高興!」

  「那我先走了晚飯好了我再叫你。」

  伯萊點了點頭,關上房門,靠著門蹲了下來『還再想甚麼!她現在去洗澡是好
機會,衝進去先表白,可以就出師有名,不可以就霸王硬上弓;月殷那賤人為了小
白臉,與你離婚背叛在天主面前的承諾,你為什麼不可以追求真愛,也背叛在天主
面前的承諾。』

  『不可以,夜兒是你親生女兒,你不可以做出這種事,別人可以背叛,你是有
智慧的不可以背叛啊!踏錯一步是不能上天國的啊!』

  「夠了!別說了。」

  伯萊站了起來坐在床邊,看著窗外紅的如火燄般的晚霞,『司徒伯萊!我沒想
到你是那麼懦弱的男人,我看不起你,我要跟你離婚。』

  「啊!」

  伯萊趴跪在地上,過沒多久夜兒將伯萊,扶到床邊坐著「爸!發生甚麼事了。


  這時伯萊不管甚麼,男性的自尊、長輩的尊嚴,跪了下來,將小自己二十歲的
親生女兒,緊緊抱著痛哭一場,夜兒撫摸著伯萊,這膽怯又極為疼愛自己的男人,
「乖聽話站起來,跪在地板上會著涼的。」

  說完夜兒將伯萊拉了起來,伯萊躺在床上後,夜兒正要離開,伯萊拉著夜兒的
手說「不要走!我不想再失去了。」

  「傻瓜!我只是去做飯怎麼會離開你。」

  「求求妳,不要走!」

  「好我不走,你要好好休息知道嗎!」

  伯萊點了點頭,於是夜兒便躺在伯萊的身旁;夜兒知道這時的伯萊,已忘了自
己是誰,夜兒是誰,此刻的伯萊只是隻戰敗受傷的公獅,一隻需要母獅細心照顧的
公獅,於是夜兒就對伯萊說「今晚我是你的,忘掉一切溫柔的跟我做愛吧!我的愛
。」

  伯萊聽到看了看夜兒,夜兒微笑點了點頭,於是伯萊翻過身輕舔著夜兒極為成
熟的乳房,夜兒將伯萊的手引導到自己的陰部撫摸,另一隻手輕柔的搓揉著夜兒的
左乳,接著伯萊從乳尖一路親吻下去,來到陰部舔食著年輕女子所流出的淫液,最
後與夜兒互相親吻並將屌慢慢的插入陰部,夜兒忍受著如撕裂般的疼痛,繼續用舌
頭與伯萊的舌頭纏綿著,過了一會伯萊將嘴移到耳朵舔著,夜兒發出幸福的淫聲浪
語,過了好一會伯萊終於,將離婚後六年所累積的精液,再度射入女子陰部中,兩
個已疲憊的肉體便在相擁中睡去;第二天早晨伯萊醒過來,發現自己竟然與夜兒赤
裸相擁,而且自己的屌還插在夜兒的裡面,嚇白了臉立即爬起,這時發現夜兒的陰
道流出些血液,「處女之血,我居然是女兒的第一個男人,不對!我怎麼可以做出
這種事,昨天晚上我是怎麼了;自首,像我這種人應該被關起來,對自首。」

  於是伯萊拿起一旁的電話,撥了一組號碼「請問是N派出所嗎?我要。喂!請
問有人在嗎?」

  這時伯萊注意到,電話機上通話鍵,被人按掉,「爸你在幹什麼?」

  「我要自首,像我這種背叛在天主面前的承諾,還蹂躪自己親生女兒的畜牲,
應該要被抓去關起來。」

  伯萊剛說完夜兒一巴掌飛了過來,「爸我拜託你像個男人好不好!那個賤女人
不想被關,為什麼你就要想被關。」

  「我不准妳這樣說妳母親,她已經。。。。」

             話未說完又是一巴掌

  「爸你清醒點!那個賤女人沒有死,她現在正和臭男人,風流快活著。」

  「妳怎麼知道?」

  「說來可笑那賤女人,遺傳給我的好奇心,竟讓我看到她的醜事。」

  「沒想到我辛苦佈置六年,的局還是被妳破了。」

  「爸!你愛我嗎?不是親情是愛情的愛?」

  「我當然愛妳。」

  伯萊怎麼會不愛,書桌上夾著一張伯萊親手寫的一段話〝夜!妳是千萬中的佼
佼者,在我細心栽培下,由毛毛蟲蛻變成美麗的蝴蝶,我是多麼渴望得到妳的一切
,自私的不想別人占有妳,為了妳要我背叛在天主面前的承諾,我也至死不悔。伯
萊醉語。〞第二章用過早餐之後,夜兒便出門了;時間如流水,一轉眼已是下午五
點左右,夜兒結束今天的課程與社團練習後,來到社團休息室中換好衣物,這時女
子足球社的指導老師景淑美走過來,「夜兒同學,妳今天可以跟我回我住的地方嗎
!我有點東西想拿給妳。」

  夜兒點了點頭,於是兩人離開學校來到淑美的住處,「師丈呢!」

  「他到別的縣市要幾天後才回來。」

  接著夜兒先打了通電話告訴伯萊,之後淑美到了杯茶給夜兒,「夜兒同學,妳
先在這等一下我回房拿東西。」

  夜兒點了一下頭,在淑美離開客廳時,淑美將電視打開;片子是淑美事先放好
的,原先還沒甚麼只是一名女高中生與女老師的對話,但過沒多久畫面一轉,女老
師跪在女學生的前面舔著女學生的陰部,接著女老師將臀部向著女學生,女學生開
始毫不客氣的拍打女老師的臀,女老師面露出興奮喜悅的表情,「不會吧!」

  夜兒邊看邊驚訝的說著;這時女老師拿出一條繩子要女同學將她綁起來,接著
要女學生從袋子中拿出馬鞭並說道,「請高貴的女皇鞭打淫蕩又卑賤的我,讓妳高
興使我興奮,成我所願,如妳喜歡。」

  也就在同時淑美從房間走出,全身赤裸,繩子與馬鞭捧在手上,說著同樣的台
詞,說完來到客廳跪在夜兒前面,「這不好吧!老師。」

  「我真的很喜歡夜兒同學,希望您這樣玩我,使您也喜歡我。」

          夜兒一聽一巴掌打向淑美的臉上說

  「妳醒一醒,妳是老師我是學生,妳不覺得妳這樣很下賤很變態嗎!」

              過了一會夜兒說

  「對不起!老師我不應該這樣打罵妳的。」

            淑美摸了摸發紅的臉頰說

  「只要女皇高興,怎麼樣奴隸都無所謂。」

  夜兒這時愣了一下,早上才打了伯萊兩巴掌,現在又打了淑美一巴掌,這種高
高在上的滋味的確會使人高興甚至興奮,夜兒拿起繩子說「真的隨我高興怎麼玩都
行!」

  「是的。」

  於是夜兒學著影片中的動作,將淑美捆綁了起來,就在這時夜兒浮現了一個想
法,於是夜兒將繩子解開之後說「躺在茶几上。」

  淑美不解的照做,之後夜兒將淑美的手腳捆綁在茶几四邊,接著撫摸著淑美的
陰部,「老師真是隻淫蕩的母狗,才摸個幾下就淫水流不停了。」

  淑美這時完全沉醉在夜兒的愛撫中,只剩點頭的能力,就在這時夜兒站了起來
說「一場戲怎麼可以只有女主角,沒有男主角呢!老師妳在這一下我去叫男主角進
來。」

  說完夜兒便起身走出屋外,『男主角!莫非夜兒要到街上隨意拉個男的。』

  淑美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不一會,夜兒進門了手中多了條鍊子,淑美認得那鍊
子是自己愛犬〝幸運〞的,『不!不會的,男主角不會是〝幸運〞。』

  淑美搖著頭驚訝的看著夜兒,夜兒這時笑了笑說「請熱烈的歡迎男主角。。。
對了!老師它叫甚麼名字。」

  說完夜兒拉進一隻大麥丁犬,淑美這時嚇的結巴的說「幸。。。運!」

               於是夜兒說

  「沒錯!我們的男主角就是〝幸運〞先生,喔說錯了是〝幸運〞公狗。」

  說完夜兒將〝幸運〞牽了進來栓在一旁牆壁上,之後從自己袋子中拿出白色長
布,走過去對〝幸運〞說「握手!」

  〝幸運〞很乖巧的伸出左前腳,夜兒開始纏繞白布,就在這時淑美說「女皇我
求妳要我做甚麼都行,就是別讓〝幸運〞跟我做愛,我會受不了的。」

  「我現在就是要妳跟〝幸運〞做愛,而且說不定〝幸運〞早就哈很久了,對不
對〝幸運〞。」

  也不知道〝幸運〞是真懂還是如何竟叫了一聲,在一切準備完成後夜兒拉著〝
幸運〞來到淑美面前,夜兒拍拍桌子對〝幸運〞說「上來。」

  這時淑美正要開口說話時,夜兒搶先一步用布塞住,這使得淑美無法說話,接
著在夜兒的輔助下〝幸運〞順利的將鮮紅耀眼的屌,插入淑美的陰部中,於是淑美
在〝幸運〞主動與夜兒輔助推送中,享受了不同於人類的感受,夜兒見到淑美的眼
神,由不願與驚慌轉變成喜悅與滿足,便說「老師果真是隻淫蕩的母狗,老公不在
家就誘惑學生,現在又在別人面前與愛犬交歡,還露出喜悅的表情,像這樣的淫女
我才不要呢!」

  淑美一聽連忙睜著雙眼猛搖頭,嘴裡有口難言,夜兒看在眼裡心中不知多樂,
便撫摸著淑美的臉頰說「跟妳鬧著玩的,我怎會不要像妳這麼美的人。」

  過了一會將〝幸運〞帶回狗籠,解開淑美的繩子後,在淑美的脖子上綁上繩子
說「現在跪著爬到浴室。」

  淑美猶豫了一會,夜兒拿起馬鞭往淑美臀部抽了過去,淑美嚇了一跳但接著乖
乖的趴在地上,忍著身體的酸痛往浴室爬去,好不容易到了浴室夜兒要淑美躺在水
床上,之後將浴缸灌水並以勺子沖洗淑美與自己的身體,再用肥皂塗抹自己的全身
,趴在淑美的身上前後的摩擦著,「老師平常師丈不在妳是怎麼安慰自己的!」

              淑美很小聲的說

  「電動陽具。」

  「那冷冰冰的東西會比師丈或〝幸運〞的來的好嗎!」

  淑美一聽羞紅著臉不知如何回應,夜兒見她不說話便用左手,輕輕的挑逗著淑
美粉紅的陰核說「老師這樣舒服嗎!」

             淑美點著頭接著夜兒說

  「想要我繼續嗎!」

  淑美再次點著頭,夜兒嘴角翹了一下後說「那回答我,電動陽具與師丈或〝幸
運〞的屌那個比較好!不說我就馬上停止。」

  說完手指稍移開了陰部,轉向腹部撫摸,淑美一下子失去刺激,馬上握住夜兒
的手往自己的陰部移動並說「我說是。。。真的屌比較好。」

  說完淑美將紅的發燙的臉轉向一邊,夜兒笑了笑但不一會臉色一轉,顯露出生
氣之像說「大膽奴隸!竟以下犯上抓哀家的手,該當何罪!」

              淑美一聽馬上說

  「女皇開恩,奴隸知錯了。」

  「說知錯就沒事了,那有這麼簡單的;趴著哀家要好好的處罰妳的臀部。」

  淑美被虐的心理吹動的她的肉體,翻轉過身體並將圓滑的臀部抬高,接著夜兒
開始毫不留情的拍打著淑美的臀部,在疼痛與快感如海浪般不停的湧向淑美同時,
自己的右手也開始插捅著濕潤的陰部,相反的淑美的淫聲浪語及主導權力的興奮也
不斷的襲向夜兒,過了一會淑美無力的癱在水床上,而夜兒也停止了拍打將淑美的
身體翻了過來,先拿開了淑美撫摸陰部的手,接著跨坐在淑美纖細的腹部上,喘著
氣說「把嘴張開。」

  淑美忍著臀部如火豔灼熱般的疼痛,乖乖的張開了嘴,不一會一道微溫的的液
體從夜兒的尿道口射出,並射入淑美的嘴內當然並非全部,但夜兒看著自己的尿液
注入淑美的嘴裡,心中的快感實是非筆墨所能表達;之後夜兒趴在淑美豐滿的雙乳
間用舌頭舔弄著以突出已久的乳頭,兩人稍做休息,便將高潮所帶來的汗水洗淨,
離開浴室兩人來到主臥室,當然夜兒用走淑美用爬的,來到主臥室第一件事便是將
身上的水滴擦乾,接著淑美拉開了床下的一個隱密的抽屜,不用說裡面全是極近暴
露的內衣褲、電動陽具以及SM中常見的道具,如果沒有剛剛的表態恐怕,夜兒會
比現在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端莊、嚴肅與負責是淑美之前給予夜兒的印象,但如
今這些外表虛偽的形象一夕破滅,就好比原本自己極為敬愛的父親,現在已成為自
己的枕邊愛人;夜兒四周原來的人際關係在兩天中起了很大的變化;在躺在伯萊的
身邊,夜兒的心理面出現了一個想法,而且她想在明天來實現它。

                第三章

  第二天下午夜兒從學校打了通電話回到家「爸!今天我們社團要留下來練習你
來接我好嗎?」

  伯萊當然答應了,伯萊收拾一會騎著機車來到夜兒的高中,來到足球場後見到
夜兒與幾位女子高中生在做傳球的練習,淑美這時站在休息區的位置,夜兒一技漂
亮的起腳射門後,發現到伯萊的身影便對淑美做了個暫停的手勢,淑美就將全體女
子足球隊集合說了些評語後說「好!先休息一下。」

  接著夜兒便直奔伯萊的身邊,伯萊將毛斤與礦泉水交給夜兒,在夜兒擦乾臉上
的汗水與補充完水份後說「對了!爸等下練完你先等一下,我先去老師那拿點資料
,之後你在來老師那跟我一起回去好嗎!」

  伯萊當然是點一點頭,接著過了大約一個小時的練習後,夜兒與淑美一併走向
辦公室,過了好一會伯萊起身問了在休息室中聊天的幾位女社員,得知後伯萊說了
聲謝謝後也走向辦公室,當伯萊走進辦公室後只見淑美一個人坐在位子上整理資料
夜兒不知所蹤,伯萊便說「請問司徒夜兒上那去了?」

  「您是司徒先生吧!夜兒同學上洗手間您先坐一會。」

  「對了!您是夜兒的指導老師吧,您好我叫司徒伯萊請多指教!」

  「是的!我叫景淑美,也請司徒先生多多指教,別客氣請這邊坐。」

  簡單的對話結束,伯萊坐在一旁的木椅上拿起茶几上的報紙看,這時淑美走了
過來將一杯茶擺在茶几上說「請用!」

             伯萊將報紙摺了起來說

  「謝謝!」

  就在同時伯萊看到從淑美敞開的襯衫中,所暴露出來兩團豐滿白晢的乳房,伯
萊吞了一口唾液,淑美笑了笑便回到坐位,向來膽小的伯萊喝了一口茶,將報紙摺
好放在茶桌上後連忙起身說道「我看我還是在外面等好了!」

  當伯萊正要往外走時淑美很快的拉住伯萊說「請您別走!」

  因為迅速的移動使的淑美的乳房上下的搖晃幾下,伯萊看在眼底癢在心裡,但
他還是說「這恐怕。。。。不好吧!」

  淑美羞紅的臉猶豫了一下,但淑美還是馬上將伯萊推躺在空無一物的桌子上,
將伯萊的褲子解開,握著伯萊的屌開始吹舔了起來,雖然伯萊嘴裡不停的喊著不要
,但下體確做出擁戴之狀越來越雄壯威武,過沒多久慾望還是戰勝理性,伯萊先將
淑美推倒之後抬起淑美的雙腳,將自己的屌插了進去,在插捅之時淑美將手與腿分
別纏繞著伯萊,自己的舌頭則盡情的與伯萊的舌頭纏綿著,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進
伯萊的耳裡,「好一對姦夫淫婦。」

  「夜兒!我。。。。。」

  事實擺在眼前伯萊再聰明也無話可說,夜兒走了過來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伯萊的
臉上,接著說「還說愛我!原來你也是這樣的,只要是女人你就上!」

  自從月殷走了一後,夜兒便成為了伯萊的精神支柱,如果連夜兒也離開自己那
伯萊就完了,因為伯萊是那種贏了天下輸了最愛會不想活的人,所以伯萊低身下氣
的說「妳要如何才肯原諒我!」

  夜兒等的就是這句話,昨晚的計畫已經成功了一半,現在的伯萊就像個落入陷
阱的一塊肉,要如何料理完全依夜兒的喜惡,於是夜兒說「我說甚麼都行。」

  「是的!」

          沒想到伯萊說完夜兒又打了一巴掌說

  「在句子的後面要加女皇。」

              伯萊一聽猶豫著說

  「這。。。。」

  想當然的夜兒的巴掌再次親吻了伯萊發紅的臉頰,接著說「不高興嗎!」

  「我錯了。。。女。皇。」

  聽到這句夜兒露出微笑摸了摸伯萊的頭,接著夜兒說「這裡再怎麼說還是學校
,先回去再好好懲罰。」

  於是淑美與伯萊整理一下衣物便與夜兒離開學校,坐上淑美的車駛回夜兒的家
,一路上伯萊整顆心忐忑不安,走進了屋內夜兒從背包中取出童軍繩,綁在淑美的
脖子上,淑美也相當聰明的做出夜兒所想要的舉動,也就是將全身的衣物脫的一絲
不掛並趴在地上,夜兒也以微笑與摸了摸淑美的頭做為回應,接著又拿出另一條繩
子綁在伯萊的脖子上說「學著作!」

  伯萊當然很快的脫去衣物,但趴在地上的動作有所顧慮,夜兒見伯萊有所顧慮
二話不說巴掌再次降臨,伯萊也只有乖乖趴下的份,夜兒高興的牽著淑美與伯萊來
到主臥室也就是伯萊的房間,來到之後夜兒說「老師妳先爬上床上兩腿打開。」

         淑美當然是按照指示去做接著夜兒又說

  「爸你也爬上床做剛剛的事。」

  不用說當然就是被夜兒看到的做愛的事,伯萊在被賞了好幾下耳光後當然不敢
再有遲疑的表示,於是乖乖的爬上床將屌再次插入淑美的陰部,接著夜兒也爬上床
先撫摸伯萊的臀,接著毫不留情的拍打,每次的拍打都使的伯萊更深更用力的插捅
著淑美,在伯萊劇烈的舉動下使的淑美忍不住發出淫聲浪語,這時淑美與伯萊知道
為什麼要回到家再做,如果這發生在學校那不引來校警的注意那才怪,在夜兒不斷
的拍打疼痛與插捅淑美的快感中伯萊得到相當大的興奮,但另一方面伯萊也開始害
怕起來難道自己會是個被虐狂;過了一會伯萊與淑美雙雙疲累的癱在床上,在稍做
休息後夜兒將淑美與伯萊牽到了浴室,三人用蓮蓬頭輪流的沖濕自己的身體,接著
上肥皂再用水沖去後夜兒要淑美替伯萊口交,之後夜兒將保險套替伯萊套上,要伯
萊一邊搓揉自己的乳房一邊插捅自己的陰部,伯萊搖擺身驅插捅著夜兒的畫面與夜
兒興奮所發出的淫聲浪語雙重襲擊下淑美實在癢的難耐,當然夜兒也是發現了,於
是夜兒便要淑美過來一邊舔伯萊的菊穴一邊愛撫淑美自己的陰部,伯萊在前後刺激
下過了一段時間才發洩出來,接著夜兒先回自己房間將刮毛器與刮毛膏拿了出來,
再牽著淑美與伯萊回到主臥室,夜兒拿出擺在一旁的報紙鋪在地上,接著在報紙上
把淑美與伯萊的陰毛刮個乾淨,在刮的同時伯萊的屌很明顯的逐漸高挺起來,當刮
完時伯萊的屌已經成現最興奮的狀態,於是夜兒要淑美趴在地上讓伯萊從後面像狗
一樣插捅淑美,而夜兒則坐在床邊讓淑美舔時著自己的陰部,就在此時夜兒用腳指
夾弄著淑美的乳頭,在興奮到達無法容忍的頂點時夜兒要求伯萊躺在床上,套好保
險套後夜兒由上而下極近瘋狂的搖擺身體,使伯萊的屌快速的插捅自己的陰部,這
時淑美躺在地板上聆聽著夜兒所發出的淫聲浪語,夜兒充分享受後在左抱伯萊右抱
淑美的情況下滿足的睡去;第二天早上淑美的手機響起,淑美接起是由家中的電話
轉接過來的,「是淑美嗎!」

  淑美一聽嚇的所有睡意全消失,因為來電的正是她的老公沐越天,害怕的原因
當然是自己睡在別的男人的床上,「老公啊!那麼早甚麼事。」

  淑美盡可能的壓制自己緊急的心情,「也沒有啦!是總公司要我馬上趕回去開
會,所以今天我應該就會回去了。」

         淑美一聽心中雖然想說不但嘴巴還是說

  「工作要緊,我今晚會燒好菜等你,路上小心點。」

  「放心啦那就這樣了!我愛妳。」

  「我也愛你。」

  淑美關上手機,低頭看著被剃去陰毛的陰部想著這兩天的情景,這時夜兒伸手
挑逗著淑美的陰部,將臉靠在淑美的耳邊說「好心虛的話,嘴巴說愛老公自己確在
與愛犬與其他男人的性愛中得到滿足。」

  說完舔了一下淑美的耳垂,淑美說「求求您女皇!我先生就要回來了讓我回去
吧。」

              夜兒想了一下說

  「看妳聽話的份上答應妳。」

  一切就序後三人又坐著車回到學校;俗話說紙包不住火,越天自從回家後見淑
美的舉動異常,在幾天後的某一天他一下班馬上趕到淑美任職的學校去看究竟,終
於。

                第四章

  這天下課夜兒來到社團休息室,打開自己的置物櫃發現了一封信,夜兒極快的
將信收入口袋之後將櫃關好,面不改色的進入廁所中後再將信拿了出來,首先是幾
張夜兒與淑美或伯萊與淑美的親蜜鏡頭,夜兒臉色稍變了一下但沒多久就回復了,
她接著將信打開上面是這麼寫的「我想跟妳談一下,下午五點在奧丁路六號九樓C
室,我等妳。沐越天。」

  沐越天是誰夜兒當然知道,既然遇到了那就算是鴻門宴也得去,夜兒收拾好東
西便坐上公車前往,不一會夜兒站在會面房間的門外,「請問那位?」

  「是我師丈!」

  話說完門打開一位中年男子站在門內,越天先開口「請進來談!」

  夜兒雙眉翹了一下走進去,裡面的擺設與一般出租套房沒兩樣,只是幾樣傢俱
很明顯的經過變化,夜兒坐在一邊的椅子上,將信往桌子一丟看著越天將如何說,
但幾分鐘過去了越天除了不斷的出現些小動作外並未對信提出要求,夜兒開始有點
不耐煩說「說啊!你想怎麼樣。」

  就在越天要說話時加熱的茶壺發出氣笛聲,越天連忙起身將茶壺拿起將水倒在
碗公中,之後將泡麵擺入碗中拿了過來放在茶几上蓋上蓋子接著說「先吃麵再談。


  這就意謂著還要等一下,過了一會越天將蓋子拿起雙手捧著碗說「請女皇將您
的玉腳插入碗中,將好吃的佐料賜給奴隸。」

  夜兒一聽差點沒暈過去;原來在越天的心中有一股深藏的被虐心理,這也是夫
妻倆同床異夢臨進破裂邊緣的因素之一,越天在知道淑美沉浸於夜兒的凌虐中得到
滿足,也想借夜兒對自己的調教得到滿足,並讓夫妻倆不至於走上離婚的不歸路;
夜兒在明白越天的請求後將自己的鞋襪脫去,小心的將右腳插入越天捧著的湯麵中
,越天為配合高度採用跪的方式,將碗中渾水慢慢的喝了下去,之後將碗擺好改捧
夜兒的腳輕輕的舔食著夜兒的腳指,在吃完殘留在腳上的麵條之後接著往上舔經過
腳踝來到大腿就要越過膝蓋時,夜兒將左腳踩在越天的頭上說「是誰準你舔那麼上
來的,剩下的麵你想怎麼吃?」

  「對不起女皇!可以的話我希望能混著女皇的甘露來吃。」

  這也是夜兒所想要的,因越天的舔弄使得夜兒產生便意,於是夜兒將西裝褲連
同內褲一併脫去,之後將尿液全射入碗中,在獲得解放後夜兒坐在椅子上休息,就
在這時她注意到在床底下也有一個隱密的抽屜,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夜兒將抽屜拉出
,大部份與淑美的東西相同但其中有件物品使夜兒好奇,那是件附帶電動陽具的皮
褲,夜兒將其穿上站在鏡子前左看看右瞧瞧,還真有點像男子的錯覺,接著夜兒拿
起馬鞭輕輕的拍打正在享受美食的越天臉頰說「你買這個是想我玩你的菊穴是嗎!


  越天點了點頭,於是夜兒說「那還不快點躺在床上露出你那淫蕩的穴來。」

  夜兒說完越天便放下碗脫掉衣物爬上床,拿了塊枕頭墊在臀部躺下後小巧白晢
的菊穴便顯露於夜兒眼前,夜兒將繩子綑綁於越天的雙腳越過床頭的橫桿綑綁於手
臂,這一來體位便不至於變動,夜兒拿起潤滑油塗抹於越天的菊穴四周接著將電動
陽具慢慢的插捅,越天的反應沒有夜兒想的大,夜兒想了一下說「賤人快說你是不
是和別人上過了。」

  越天臉別到一邊點了點頭,於是夜兒開始用力的插捅並用馬鞭往越天的大腿內
側抽打,這使得越天叫喊了起來,在夜兒打累之後說「賤人下次要是讓我知道你未
經我的允許,就隨意和人上看我不把你往死裡打才怪。」

  越天點了點頭,夜兒將兩邊的繩子解開躺在一邊休息時瞧見到越天的屌,雖然
沒有伯萊的大但也挺雄壯漂亮的,於是夜兒將皮褲脫去趴在越天的下面托著屌開始
舔了起來,手則搓揉著越天的陰囊,接著越天很快的射了出來看來在喝渾水時屌便
高聳挺跋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