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仙極117

Ethan
本文:2020-11-23T08:55:27
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身再生術、南宮琉璃

就在洛天風馳電掣般向外奔逃之際,整個廣袤的山脈中似乎起了陣陣狂風,天邊則是彷彿有一隻無形的的大手在不停地撥弄推拽,很快便佈滿了層層黑雲。方圓百裡的光線,一下子就暗了下來。

“怎麼回事?”

“天怎麼黑下來了?搞什麼!”

“那個懷揣寶圖的傢夥呢,誰看見他去哪裡了?”

一時之間,眾多修士心頭被恐慌所籠罩,變得惴惴不安起來,有很多修士更是發現了其中的異狀,開始極力駕馭法寶遁光朝來路快速飛去。

隻是,這些修士的速度比之洛天,已經是慢上了一大截,便連洛天此刻都是滿臉苦笑地望著眼前再一次熟悉出現的景象,久久無言,更何況後知後覺的他們。

此時,洛天正在負手在一處樹林之外轉悠,無論他如何努力,如何強攻,用儘了心中所藏,也是無法邁出那近在眼前的一步。出路近在咫尺,無奈洛天實在是無法突破面前這幾近完全佈置而出大周天滅絕劍陣。

正在洛天一籌莫展的時候,數百裡區域內的黑雲突然變幻了起來,在空中時聚時散,變化出無數人形和獸形,不停地朝著被逼迫到地面上的修士們接近,那些修士原本因絕望而變得蒼白的臉色因此更是透出一股慘白,那是一種死魚眼般的沉寂。最終,他們都冇有看到空中的濃重黑雲上方,靜靜地站立著一道周身被灰霧纏繞的朦朧虛影,而他的身側,此刻正恭敬地站立著那名先前洛天熟識的白衣女子。

“琉璃,所有人都在這裡麼?”

灰影沉默半晌,忽然開口說道,帶著一股亙古的滄桑和沉重。

“回稟師叔,一人不差全在這裡,隻是…”白衣女子說到一半,彷彿有些迷惑地停止了話語。

“嗬嗬,是那名青衣中年人麼?”灰影隻是在空中靜靜地懸浮著,隻是卻從灰影中突兀地射出兩道紫色光芒,那兩道紫色光芒冇入虛空之中一閃而逝,彷彿從來冇有出現過。

許久過後,那灰影猛然間一顫,急聲說道:“竟然是他!琉璃,此處有我分身照拂,一切自當無恙,你目前的任務,就是接近那名青衣中年人,摸清他的一切底細!”

若是有老一輩修士在此,定然會一眼看出,此灰影竟然修煉成了被稱為不死法門的分身再生術。

***

同時,洛天也在迷惑不已,他的乾坤袋猛然間發熱起來,不停地顫動,這簡直是從未有過的怪事,此般情況先前隻發生過一次,就是那黃銅古錢第一次和他心神相連。

眼中青芒閃動,洛天舉目四望,見四周隻有他一人,方纔放下心來,旋即他立即在四周佈下了重重禁製陣法,然後大手一拍乾坤袋,兩道古銅光華一躍飛出,竟是理也不理洛天這名主人,向著外面疾飛而去。

“五行挪移,落!”

洛天面色凝重地伸出兩指,一指面前虛空,那虛空中彷彿憑空生出了無數張大網,急急地從空中落了下來,那兩枚黃銅古錢被無數張大網團團罩住,然後一點一點地被拉了回來。

額頭一層細密的汗珠浮現,洛天收回這兩枚黃銅古錢也是耗費了不少法力,不過他內心深處更是驚訝,這兩枚黃銅古錢為何到了此地卻欲要急急離去,其中定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黃銅古錢被洛天製住,自然也不會甘心就範,在空中一陣翻滾,兩枚銅錢猛然間光芒大漲,那光芒竟然令擁有靈目的洛天一時之間不敢正面逼視。

誅!

封!

兩個充滿肅殺之意的大字從黃銅古錢上方浮現而出,隨後竟然帶著洛天佈下的禁製憑空挪移到大周天滅絕劍陣的近前,然後兩道光芒合二為一,齊齊湧動出了一道懾人的光柱。光柱在空中將面前的大周天滅絕劍陣迅速瓦解震裂,很快,愣住在原地的洛天就欣喜若狂地衝了過來,招手將兩枚銅錢吸到了手中,身如長虹經天,瞬間就從面前的空洞中鑽了出去。

神識一掃周邊,再也冇有那般處處無法看透的感覺,洛天心頭狂喜,看來自己定然是安然從大周天滅絕劍陣中逃了出來,當下毫不猶豫地身劍合一,劍光在空中閃了閃,便化作一個黑點消失在了遠方。

漫無目的地出去了兩百餘裡,洛天也是有些吃不消,尋了一處小瀑布,洛天從空中直接落下,然後伸手對著瀑布一抓,數個水球從瀑布中脫離而出。

洛天張口一吸,那數個水球精準地落入口中,旋即,他便盤膝坐在原地打坐調息起來。

“救命啊!”

猛然間,一聲驚叫猛然間從數裡外傳了過來,將洛天從入定中驚醒。

皺著眉頭思索了片刻,洛天彈身向上,腳踏虛空,朝另外一個方向行去。如今正是多事之秋,他可不想被牽扯到莫名的恩怨中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今自身難保,哪裡還能管得恁多閒事。

而且,洛天隱隱聽見這道求救的叫喊聲有些耳熟。

正當洛天下定決心不管此間事情的時候,豁然間,臉色微微一變,轉身朝身後望去,這一望不打緊,卻是將洛天拖到了一個天大的陰謀中去。

“道友,還請出手相救!”

果不出洛天所料,那聲熟悉的呼喊正是那名白衣女子,隻見白衣女子滿臉香汗,神情驚恐地朝著他疾飛過來,竟是身後有著什麼可怕的妖物追趕一般。

“火焰盾!”

洛天低喝一聲,雙手一揚,一道匹練般的橙色火焰從天而降,將白衣女子包裹在了其中,旋即身形暴退,然後屈指連彈,無數朵淩厲的紫色蓮花旋轉而出,穿過白衣女子的嬌軀,帶著尖銳的呼嘯冇入她身後的虛空。

一道冷哼傳來,旋即,那股令洛天心悸不已的氣息終是緩緩退去。

隨後,洛天伸手一個牽引,將護住白衣女子的橙色火球向下壓去,面色無喜無悲。

“小女子南宮琉璃謝過前輩相救之恩,不知前輩這是…”

洛天淡淡說道:“老夫一向都不喜與女子有所瓜葛,這個火焰盾盞茶之後會自動散去,到時候你憑藉這枚靈丹自是能恢複大半修為,老夫奉勸你一句,此地太過危險,你還是速速逃命去吧!”

說完,洛天彈出一顆靈丹,然後腳下遁光一閃,朝著遠方快速飛去。他明明看見了白衣女子和那道灰影有所關聯,怎麼會被她幾句話語迷惑,當即越想越是不安,洛天竟是在飛行了一段距離之後取出了雷鳥靴,速度更是加快了不少。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