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妖神記--第一百一十六章上藥

醜到被退學
本文:2020-11-22T19:40:17
雖然內心有些幽怨和哀愁,但是她并不是那么容易放棄的人,哪怕聶離喜歡的人不是她,她也會一直靜靜地守在聶離的身邊,直到有一天,聶離注意到她,讓肖凝兒沒想到,聶離竟然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住到了葉紫蕓的別院里。

難道葉紫蕓的父親,城主大人都不會阻止聶離嗎?肖凝兒怎么也想不明白。

感覺到肖凝兒眼眸中淡淡的幽怨,聶離尷尬地摸了摸腦袋,他自然知道肖凝兒對他的心意,最難消受美人恩,畢竟他和葉紫蕓,可是有著兩世的情緣,那種生死的羈絆,肖凝兒暫時是無法理解的。

“嘿嘿,凝兒你來找我有什么事情嗎?”聶離笑了笑道。

“我剛剛做了一些桂花糕,想要送過來給你吃。”肖凝兒靜靜地站著,顯得楚楚動人。平時在外人面前,肖凝兒總是一副冷若冰山、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只有在面對聶離的時候,才會顯出那難得的溫柔。

換做任何一個男孩,看到肖凝兒這般模樣,恐怕都難以不動心。

聶離這才注意到肖凝兒拎著的小籃子。

就在這時,只見葉紫蕓也出現在了旁邊的小道上,看到聶離朝自己看過來,葉紫蕓撅了撅嘴,撇過頭去。

氣氛頓時尷尬了起來。

聶離感到頭痛無比,兩個女孩湊在一起,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這種情況他還完全沒有遇到過,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我們進去再聊吧。”聶離往前走了一步,頓時感覺到屁股上火辣辣的疼,嘶的一聲倒抽了一口冷氣。

“聶離,你怎么了?”肖凝兒注意到了聶離的異樣,立即上來攙扶聶離。

“剛剛被揍了一頓,屁股開花了。”想起耍流氓的葉宗,聶離心里忿忿不已,葉宗這個偽君子、不守信用的小人!玩不過就耍賴!

葉紫蕓也是感覺到了聶離的異樣,原本也想關心一下聶離,但看到肖凝兒已經攙扶住了聶離,立即把臉別了過去,輕哼了一聲,聶離這個花心大蘿卜,她才不要理聶離呢!

“誰打你了?”肖凝兒聽到屁股開花四個字,俏臉微微一紅,問道。

“還不是葉宗那家伙,在這城主府里,除了他誰敢打我!”聶離嘶嘶地抽著冷氣,葉宗這家伙還真夠狠的,屁股到現在還火辣辣的,這家伙用了黑金級妖靈師的勁氣,以聶離現在的修為,還無法化解。

“城主大人他……他打你屁股?”肖凝兒腦袋里已經完全混亂了,她想不明白,城主為什么要打聶離?而且就算打,也不應該打聶離的屁股啊!肖凝兒無法想象那樣的畫面。

聽到聶離的話,葉紫蕓頓時有些緊張地看著聶離:“我父親又打你了?你沒有怎么樣吧?”

葉紫蕓想起上次的事情,父親他暴怒之下差點殺了聶離,這次又是為了什么?難道父親大人他,還是不準備放過聶離?

“聶離,你還是趕緊走吧,我父親他肯定不會放過你的!”葉紫蕓著急地說道,她真很擔心,父親他會對聶離做些什么。

聶離搖了搖頭道:“你放心好了,你父親真的要殺我,就不會只打我屁股那么簡單了,他還有求于我呢。這次是他玩不過我就耍無賴,沒想到你父親他這么無恥,我失算了,太低估這老流氓了!”

聽到聶離的話,葉紫蕓表情怪異,她完全不知道聶離和父親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聶離,我不許你說我父親他無恥!”葉紫蕓立即為葉宗辯解,在她心目中,葉宗一直是一個遵守信諾、說一不二的人,為了光輝之城的安危鞠躬盡瘁死而后已,雖然有些嚴厲,但品行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好吧,我錯了。”聶離趕緊道歉,畢竟葉宗是葉紫蕓的父親啊,葉紫蕓作為女兒當然不許聶離罵葉宗了,但是嘴上雖然這么說,聶離在心里把葉宗問候了幾十遍。

“聶離,你傷得怎么樣了?”旁邊的肖凝兒雖然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她只知道,聶離受傷了,而且是城主葉宗打的。葉宗可是一個黑金級的妖靈師,這得傷得多重?

莫非來到城主府之后,聶離就受了虐待?一想到這里,肖凝兒的眼眸中已是淚光閃動。

“凝兒,我沒事,就是走路有點困難。”聶離苦笑了一下道。

“聶離,有沒有丹藥,可以治療一下傷勢?”葉紫蕓柔聲地問道,聶離被父親打了,葉紫蕓心里還是十分愧疚的。

“丹藥沒有,治傷的藥膏倒是有一些,你們誰幫我抹一抹?”聶離瞄了瞄葉紫蕓,嘻嘻笑道。

一想到聶離受傷的位置,兩個小姑娘唰的一下子臉就紅了,聶離受傷的可是屁股啊!她們長這么大,可曾做過這樣的事情?

真要幫聶離抹藥膏嗎?

“父債女償,我只能將就著委屈一下了。”聶離嘆息了一聲說道。

“聶離,我幫你抹吧。”肖凝兒似是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當初自己修煉走偏,都是多虧了聶離,她才能夠這么快好起來,修為提升得這么快,現在聶離受傷了,她當然是義不容辭了。

“這不太好吧。”聶離略顯尷尬,雖然凝兒跟自己很親近,但也沒有到那種程度。

“還是我來吧,畢竟聶離受傷,是我父親打的。”葉紫蕓想了想之后,鄭重地說道。

聶離看了看肖凝兒,又看了看葉紫蕓,他還以為會沒人答應呢,沒想到兩個小姑娘居然還搶起來了,真是幸福的煩惱啊。

“我們還是先看看聶離的傷勢吧。”肖凝兒知道聶離喜歡的是葉紫蕓,她只想用自己的方式,慢慢地改變聶離的心意,而不是跟葉紫蕓爭搶。

聶離被葉紫蕓和肖凝兒一左一右攙扶著,進了閣樓的房間。事實上雖然被葉宗暴揍了一頓,雖然屁股火辣地疼,但卻沒受內傷,可見葉宗還是留手了的。作為一個修煉者而言,這痛忍一忍也就過去了,沒想到兩個少女還真準備幫他抹藥膏。

聶雨那撲閃的大眼睛看了看葉紫蕓,又看了看肖凝兒,那古靈精怪的眼神里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

“小雨,你呆在外面。”

“哦。”聶雨清脆地應了一聲,飛奔而出,把門關上。

片刻之后,房間里面傳來了古怪的聲音。

“哦”

“啊輕點。”

這聲音時而高亢,時而帶著一絲絲舒爽的**,如果有外人聽見,不知道會產生什么樣的聯想。

房間里面,兩個少女臉頰紅得就像蘋果一般,兩人纖細修長的手指抹了藥膏之后,在聶離的屁股上輕輕地擦抹著,讓藥膏均勻地吸收。如果是一個人在這里幫聶離做這種事情,肯定會非常尷尬,因為有彼此的存在,這才感覺好了一點。

兩個少女互望了一眼,也說不清心里面到底是什么樣的一種情緒。

葉紫蕓的內心很是復雜,隨著時間的推移,聶離在這里時間越久,她似乎也漸漸地,習慣了聶離的存在,至少有聶離在的時候,她不會感覺到那么地孤獨,雖然知道聶離喜歡自己,她對聶離的感情還沒上升到喜歡的那種層次,但偏偏跟聶離有了許多的瓜葛羈絆。同時,她也知道肖凝兒喜歡聶離,她不想做奪人所愛的那一個,心中不免有些煩惱。

三個人一直沒有說話,氣氛略顯旖旎和尷尬。

“我記得你們兩個是小時候的玩伴吧?紫蕓一直保留著凝兒你送給她的布袋熊。”聶離趴在床上,裝作不經意地說道。

“你怎么知道?”葉紫蕓驚訝地問道,她確實非常懷念小時候的那一段時光,只是后來,肖凝兒突然再也沒有來過城主府。她還記得肖凝兒跟她說的那些話: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你就像一個住在城堡里的公主,而我則是一個平凡的姑娘,我們之間永遠都有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

葉紫蕓一直珍藏著肖凝兒送給她的布袋熊,那是她兒時珍貴的記憶,因為在葉紫蕓的心中,肖凝兒是她唯一的朋友。后來葉紫蕓之所以要求去武者初級班,也是因為肖凝兒。

聽到聶離和葉紫蕓的對話,肖凝兒雙肩微微一顫,只是她低著頭,微微有些失神,一直沉默著不說話。

“哦凝兒,好痛。”聶離嘶了一聲,說道。

“聶離,對不起。”肖凝兒回過神來,趕緊道歉。

“沒事,哈哈。”聶離笑了笑,他似乎有些明白了。

兩個美少女在旁邊給自己抹藥膏,還真是快樂的享受。

片刻之后,藥膏涂抹完畢,聶離這才穿上褲子,想起耍流氓的葉宗,還是恨得牙癢癢,只可惜,自己現在只是一個十幾歲小孩子的身體而已,加上對方是葉紫蕓的父親,自己也沒辦法拿他怎么樣。除非他同意不阻撓自己和葉紫蕓,否則的話,這一箭之仇還是要報的。

接下來的幾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許是擔心聶離,肖凝兒時不時會給聶離送來各式各樣的餐點,也會跟聶離、葉紫蕓一起,在別院里面修煉。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