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高中寶貝

jiouguai
本文:2020-11-21T21:52:13
(1)

6月來得真快,眼看畢業的日子就要到了。天氣熱得令人煩躁,正在午睡的淨吉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夢,一面徘徊在睡眠與清醒兩者之間的世界,一時間不打算醒來,也不打算睡過去,盡量地在此刻的半意識裡猶疑。

初夏的正午陽光正從窗戶裡透進來,照射到仰臥著的自己的眼瞼上,有「吧噠吧噠」的響聲,大概是風刮過吧°°儘管意識清楚到這個地步,他仍舊呆在夢中,以為這是非常難得的特殊體驗。他樂在其中,彷彿若非自己這個有病態神經的人,輕易到達不了這種尊貴之境。他開始逐漸逐漸地聚攏自己的思維,要將此刻的幻覺換改成更為妖艷的女人。

於是,在黑暗的背景深處,就如同孩子玩的肥皂泡一樣,無數映著五彩霓虹的美麗氣泡紛紛湧出,其中最大的那個氣泡上面,不知何時清晰地映現一個包著黑色褲子的臀部,是女人非常豐滿渾圓的屁股,那屁股玲瓏凹凸之間溫潤趐軟的質感,那黑色的臀部坐到了自己的臉上……

「太妙了,太妙了,我喜歡大屁股,真是這樣的話,我希望自己永遠都這樣睡著……」

然而,就在淨吉這麼想著的瞬間,一下子睜開眼醒過來了。他一邊感覺到肥皂泡破滅的悲哀,一邊使勁閉眼想挽回那消散到虛空的幻影。

他懶洋洋的起身,「多麼重的屁股啊……」他看著窗外的晴空萬里︰「這個人世間最美的地方就是美女的屁股吧?」

他所居住的房子是在擁擠小巷陋屋的一室,巷子間滿是污垢,常年淤積著潮乎乎的惡臭,蒸發瀰漫在空氣中。

他從抽屜裡拿出精心收藏的一個紙包,裡面是一張自己臉部的照片,照片已經揉得全是折痕。

「這可是質子的屁股坐過的。」淨吉曾經偷偷把自己的照片塞到質子的自行車坐墊的夾層處。每次看到質子騎車上學放學,「她穿著黑色褲子的豐滿臀部正坐在矮小的我的臉上啊……」他都無比興奮。

經過一個星期之後取出來,已經是皺巴巴的了。

質子是高中部屁股最豐滿的女生。除了臀部之外,淨吉印象最深的就是她如同奶油一樣白皙的臉蛋和脖子。

「左左木如果知道一個小子如此想他的馬子,他會把我的屎打出來的。」

左左木是質子的男友,高中部的足球隊長、籃球隊長、田徑明星。不過左左木昨天感謝了淨吉,因為左左木的成績順利畢業了。淨吉替他作了所有的功課,考試還給他穿紙條。全校都知道淨吉是左左木的小跟班,因為左左木讓他做什麼他都盡力照辦,做得又快又好。

質子也是如此。但是質子卻自己做所有的功課,她只是讓他跑腿替自己買東西,比如點心啦、糖果啦什麼的。淨吉知道質子喜歡派遣他,他 意為她做任何事情。

其他的人都經常笑話淨吉,因為他經常跟在左左木和質子屁股後面,懷裡抱著質子的一大堆書和文具。他的個子很矮,質子的書總是很多,所以他每次都跟得很狼狽。淨吉最不喜歡的是當左左木和質子遇到朋友,停下來說話,他也必須停下來,站在他們身後,像個十足的傻瓜。淨吉感到很羞辱,當他努力不讓懷裡的書堆掉下來,而左左木和質子則在和他們的朋友有說有笑。

左左木喜歡在眾人面前拿淨吉當小丑戲弄,當淨吉說了什麼愚蠢的話時,他總是拍著淨吉的腦袋說︰「笨豬。」當質子對淨吉說話時,淨吉總是面臉通紅,說不出話來。左左木會拍著他的後腦,說︰「笨蛋,快滾。」這總是引得其他的男生哈哈大笑。

有時候,愛做惡作劇的男生們也愛做弄淨吉,輪流揪擰他的耳朵,直到他跌倒或者是狼狽地跑回家。

愛做弄他的不止是男孩們,事實上,女孩們也許比男孩們更殘忍。她們喜歡看見男友對淨吉的惡作劇,這常常會引得她們開心地大笑。「她們也許因此而興奮吧!」淨吉下流地想。

質子非常喜歡左左木對淨吉的態度,這一點淨吉深信不疑;她喜歡因此而對左左木撒謊,誣蔑淨吉,為了只是看左左木氣急敗壞地揍淨吉的樣子。

一次質子告訴左左木,說淨吉想摸她的胸脯。這是一個彌天大謊°°淨吉從來不敢對質子動手動腳,質子心裡很清楚。淨吉只是不小心沒有站穩,手指輕輕觸到了她的胸。左左木心裡也知道淨吉沒有膽量去摸質子的奶子,但是他還是在飯堂裡把淨吉飽揍了一頓。

飯堂管理員把他們兩人帶到了監察辦公室,淨吉卻為左左木開脫了罪名,說他們只是在鬧著玩。監察不信淨吉的話°°因為他的嘴唇還留著血跡、眼睛周圍是烏青的印記。最後淨吉非常氣惱監察太過認真,他執拗地告訴監察,他們只是在玩。最後,檢察只得相信了他的話,提交了一份報告,說明兩人是在玩騎馬的遊戲。

淨吉心裡窩火,左左木如此粗暴地對待自己,而他卻像一個白癡一樣為他開脫罪名。他真希望自己能夠主動地罵對方,甚至捲衣袖捋胳膊的,但實在沒有這個膽子,因此這個窩囊廢,左左木和質子才會不斷地拿他尋開心,他又忠實地跟在質子和左左木屁股後面出入在校園裡。

但是在校園裡,並不是所有人都喜歡左左木和質子,對於很多人來講,他們只是一群有錢的紈褲子弟。有些人勸淨吉不要當白癡︰「質子只是在利用你!」「她不配你這樣對她!」

淨吉也憎恨自己,吃驚於自己的變態和軟弱的性格。他也有幡然悔悟,心急火燎的時候,猛地振作起精神來,泡在圖書館三兩日,不幸的是,他的頭腦變得和石頭一樣遲鈍和沉重,剛想做些什麼,一會兒便神遊起來,心頭無休止地描繪出種種病態得可怕、荒唐無稽的事情,眼前竟是質子豐滿的臉頰、圓圓的臉盤、呈現出殘酷而彆扭的嬌態,然後是她的飽滿而沉甸的臀部,坐在他的臉上、擠壓他的五官。

直到學校生活快要結束了,質子和左左木關係出現了很大的裂縫。質子的一個朋友告訴她,左左木和其他的女孩子親熱,於是質子和左左木之間展開了長時間的激烈的爭吵;最後質子生氣地說她永遠也不要見到他了。

淨吉聽到了這個消息後,非常激動︰他的機會到了。他一直記得一本書上說的話︰「天鵝總是被第一隻癩蛤蟆吃到。」他要向質子提出約會!但是,他必須要鼓足勇氣。

終於有一天,在校園外的快餐店,淨吉正在獨自吃飯,看見質子和兩個好友照子和莉香走了進來。淨吉的血脈開始上湧,他要鼓足勇氣邀請質子參加畢業生舞會。他感覺到,如果這次不說,就再也沒有機會了。但是他不敢當著照子和莉香說,他必須單獨向質子表白。

終於他的機會來了︰照子和莉香一起去洗手間,只留下質子一個人坐在櫃台邊。看到照子和莉香的影子進了洗手間後,淨吉起身走到質子身後,這時候質子剛好點好了食物。

「喂!質子。」他紅著臉叫道。

質子回過頭來,看到了淨吉,立刻皺起鼻子,「嗯?」她的語調明顯帶著厭惡︰「是你。」

「我……能替你端盤子麼?」淨吉失望地問。

「當然可以!你還可以替我把帳付了。」她說著,把頭髮往後一拋,走進用餐間。

淨吉把她們的帳付了之後,端起沉重的盤子,跟在她身後。質子坐在了餐廳角落的位置,淨吉坐到了她斜對面的椅子上。

「你幹什麼?」當淨吉的屁股剛要沾到凳子,質子憤怒地說道︰「快滾開!我可不想別人看到我和你坐在一起!」

淨吉鼓足了勇氣,沒有理睬她的怒氣︰「質子!……在我走之前,我能不能求你……」他幾乎拼出了性命,聲音顫抖著擠出了下面的話︰「因為你和左左木分手了,所以……我想請你參加畢業生舞會!」

質子爆發出大笑,淨吉心沉到了海底︰「我早就應該料到她會嘲笑我的……可憐的我還抱有幻想。」

質子止住了笑聲,眼珠子骨碌碌地轉動著,凝視著淨吉的頭部︰「淨吉,我知道喜歡我,」她說,又忍不住笑了起來︰「但是,聽著,我永遠也不會和你約會的!你讓我感到心。」

質子咬了一口美味的漢堡,優美地嚼著,然後嚥下肚子︰「好了,我已經說過了,快滾開!」

這時,照子和莉香從洗手間出來了,「喂,他在這裡幹什麼?」照子叫道。

質子「格格」笑道︰「你們不會相信!他在請我參加畢業舞會!」她們都大笑了起來。

「我說質子,別把我們吊起來!」莉香從大笑恢復過來後說道︰「快說啊,你答應了沒有?」

「當然沒有!」質子反抗道,臉上露出心的表情︰「我已經說了兩次讓他快滾!」她夾起一塊魚排,扔到淨吉的鼻子上,魚排反彈下來,落到淨吉的膝蓋上,姑娘們的大笑立刻使得一些顧客抬頭望過來。

「快滾!」質子叫道︰「回你的家、回你的圖書館、或者自己玩去,別在這裡影響我的胃口。」

淨吉起身要離開,照子也插起一塊魚排扔過來,正好打到他頭髮上,她們歡呼起來︰「2環!」莉香叫道。淨吉難過地摘下頭髮上的魚排,走了出去。

在畢業舞會的前一天晚上,質子和左左木和好了。淨吉沒有參加舞會,但他聽說他們玩得非常開心。

畢業之後,淨吉的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到東京開始他的大學生活,東京離家鄉很遠,不過淨吉喜歡他的新環境。大學對於他來說比高中輕鬆多了,畢竟這裡沒有人認識他,他可以完完全全開始全新的生活,自從高中以來,從來沒有像這樣寧靜的生活。

淨吉的專業是計算機工程,大學4年的時光他輕鬆地渡過了。在高中,他因為是「書獃子」飽受譏笑,但是在大學,他終於嘗到了勤奮的果實。他幾乎沒有什麼知心朋友,也從不和人密切交往,即使是同一個宿舍的同學,他也不多說話°°他不是到大學交朋友,而是來這裡學習的。

除了學習之外,淨吉唯一的思念就是一張從高中畢業照上剪下來的質子的照片。照片上的質子並不十分清晰,臉上有股朦朧飄忽的東西,整個面孔,不論是眼、鼻、口,都似蒙了一層薄膜,顯得模糊不清,沒有強烈清晰的線條。

在大學的頭兩年裡,雖然她在遙遠的地方讀大學,淨吉還始終愛著質子。經常在晚上睡覺前看著質子的照片,不知不覺地會衝動起來°°「好美啊!真是既明朗又古典的美……」淨吉仔細端詳著照片,連自己的視線也變得模糊不清了。

於是把枕頭壓在自己的腦殼上,上面再放上沉甸甸的被子,「這就是照片上質子的豐滿的屁股坐在自己的腦殼上的感覺吧……應該還會更沉重一些……」他幻想著,「質子白皙的臉上應該會露出不屑的神情。」這使他異常興奮、手擠壓著內褲下面的陰莖,很快就到達高潮。

但是從大學第三年起,淨吉對質子的思念開始淡化了,雖還會時不時地想起她,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精力越來越多地集中在學習上。

淨吉終於在大學畢業時獲得了優異的高分,校方想挽留他繼續深造,各大公司的招聘人員也競相提出豐厚的條件。但在拿到畢業文憑後,淨吉作了自己的選擇︰由於家境困難,他決定馬上工作。有一打的公司等著他挑選,他還是選擇了東京一家較小的軟件公司︰「在小公司工作,更容易進入項目的核心吧?這樣也能鍛煉自己,再說,薪水條件也不錯嘛!」

進入工作後,淨吉很快得到賞識,薪水不久就開始增長,但是他好像並不適應突然來到的經濟上的富裕,並沒有急著購買一輛豪華轎車或是房子。「媽媽說的,永遠要節儉。」他把他的錢全部存進了銀行,他的計劃是存夠了錢,50歲就可以退休了。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又是5年,淨吉非常喜愛自己的工作,每天晚上都在公司加班,而公司也不停地為他的專長和貢獻給他豐厚的報酬。

但是,錢和工作並不能夠彌補他的心靈的一切。在個人生活上,他幾乎沒有任何進展,到了27歲,他仍然是一個處男。他仍然羞於和女孩交往,雖然有幾次約會,但對方不是他心目中的女孩,而且多半是看中了他的錢,他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遇到自己真正心愛的人。

但是命運似乎開玩笑般的改變了他的生活。

一次冬天,淨吉回家看望他的母親。他從小就死了父親,全是母親把他帶大的。自從他經濟上富足之後,他給母親請了保姆,買了更舒適的房子。這一年冬天雪下得很大,於是淨吉回家後的第一天,就答應母親替他清除門前的積雪。

長久在東京的淨吉,面對家鄉和緩的山丘、模糊的夕靄,雖是寒意侵身,也感到非常愉快。正是這時,他看到了質子。

質子一定也是回家看親的,因為他看見質子正在家邊鏟雪。淨吉心中的白雪公主依然那麼美麗,臉頰的側影在冬日夕陽下顯得微紅通透,圍巾沒有罩住的脖子膚色白皙,修長的身材在防寒服下依然看得出豐滿的乳房和臀部。

淨吉的血液開始從心臟向臉上潮湧,往日的回憶一發不可收,愣在那裡,手中的雪鏟滑落在地也不知覺。

質子並沒有注意到他,淨吉一步一步走向前去,呼吸隨著步子越來越急促。10年來,這是第一次遇到她,他不知道質子會不會還像從前一樣惡待他、或者她已經成熟了,不再是以前喜好惡作劇的小姑娘?

質子的臉終於抬了起來,看到了他,「淨吉!」她叫道︰「真的是你麼?」吐出的白色寒氣繚繞在她臉頰。

「……嗨!質子!」他還和以前一樣,在她面前幾乎說不出話來。

但是他感到非常高興,因為質子並沒有皺起鼻子、露出厭惡的表情。相反,她又笑了起來、雙眸燦燦的︰「聽說淨吉工作非常出色,是麼?」

「Oh,還行吧,總算是得到上司賞識……你呢?質子最近過得怎麼樣?」

質子微微露出不愉的表情︰「我一直忙忙碌碌。最近我辭了工作,下周這裡有公司會要我的。不過,我還是要把履歷送過去。」

「聽說你和左左木結婚了?」淨吉小心地問︰「他怎麼樣了?」

「你還沒聽說麼?我和左左木離婚了。」她說,淨吉的耳朵頓時如刀紮了一下。「不過我仍然喜歡他。」她說著,出神似的看著遠方的天空︰「不過你瞭解他的,他總是欺騙我。我受夠了。」

「Oh,對不起……」

質子歎口氣道︰「不用為我擔心。我找到這份工作後,一切就會變得好起來的。我會搬出我的單身公寓,買到一套新房子的。」

質子似乎比較憂鬱,這給了淨吉勇氣。他常常幻想能在危難之中解救質子,現在他感覺到這一刻就在眼前。質子似乎在經濟上遇到了困難,雖然她非常小心沒有流露出一絲跡像,但是淨吉感覺到了︰「我正好有的是錢。」

「今晚能不能請質子吃一頓晚飯?」淨吉從來沒有這麼自信過。

「Oh,今天不行,我要走了。也許下次吧!」質子回答道。

「質子!求你了。」淨吉執拗地問︰「也許我們又要隔一個10年才能再見了。」

質子微微做了一個鬼臉,看了看手錶︰「好吧,那就喝一杯咖啡吧。」淨吉覺得身子要飄了起來。


(2)

淨吉在和質子的咖啡約會中,感到不可思議!質子始終沒有對他流露出往日厭惡的表情。他們互相說著高中時的回憶,雖然那段回憶對於淨吉來說並不十分愜意,但是他還是非常愉快。提到質子對待淨吉的態度時,她只是不停地笑著。

「真不敢相信,」質子帶著頑皮的口吻︰「我當時那麼壞!淨吉怎麼能夠忍受得下來呢?」

「因為我瘋狂地迷戀你。」

「Hmmm……」質子撅起嘴︰「迷戀?」她的眼睛瞇成一道縫︰「那麼,淨吉現在呢?淨吉現在是否還和以前一樣迷戀著我呢?」

淨吉感覺到這是個危險的問題,難道能夠告訴她他一直沒忘掉她麼?他突然意識到,他從來沒有停止過對質子的愛戀,只是把這份情感深深埋在心裡罷了。他以為工作能夠使他漸漸忘掉她,但是今天晚上,一切都從心裡湧了出來。而就在此時此刻,坐在他對面的質子,問他這個自己也不清楚的問題!

「怎麼不說話,淨吉?說說你的愛情經歷吧。」質子又問道。

「好的……質子,但是談論這個太難為情了……」

質子抓住他的胳膊︰「說呀,淨吉!只是一個簡單的問題。你還像以前那樣迷戀我麼?」她的口氣帶有一絲強制,就如同高中時候的她一樣。

淨吉深吸一口氣,說道︰「質子,你應該感覺到的。我還是迷戀著質子,和過去一樣。而且,今後也不會改變。」

質子微微笑著︰「是麼?淨吉。我真是很榮幸。」

他們就這樣沉默了一分鐘,誰也沒說話。

淨吉意識到質子在等著他說話,「emm……」他說道︰「那麼質子有什麼感覺呢?」

「感覺什麼?」她問道。

淨吉臉上有點發燙︰「我已經告訴質子我的感覺,質子怎麼想的呢?」

「我已經說過了,我很榮幸。」質子一本正經地說道︰「你還想知道些什麼呢?」

「emmm……我想知道質子對我的感覺。」淨吉不敢相信自己問出了這樣的問題,他立刻感到一絲畏懼。

「好吧,我想我也比較喜歡淨吉。」她點著頭說道。

「什麼?!」淨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質子也比較喜歡我?可我一直認為你討厭我!」

「不,淨吉,我不是討厭你,實際上,我嫉妒你。」

「嫉妒?質子,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看,淨吉一直是個好學生,看看你現在,一個了不起的工程師,我一直認為你會很成功的……」

淨吉的腦袋立刻如同騰雲駕霧一般,質子對他的感覺令他受寵若驚︰「質子現在還是這樣認為麼?」

「我想是的。」質子說道︰「我認為淨吉的生活過得非常有意義。而我呢,還不到30歲,已經結過婚,又離過婚。而左左木只是一個沒用的傢伙,沒法保住自己的工作,他只會坐在酒吧,和他的一幫流氓們一起喝酒。我真蠢,當初嫁給了他。」

「但是這不是質子的錯。你說的,左左木一直在騙你,你有權力和他離婚!他不配作你的丈夫。」

「我知道,」質子長歎道︰「不過,他在床上真厲害。」

淨吉差一點沒把眼鏡掉落在地上。質子吃吃笑道︰「我在開玩笑!別太緊張了,淨吉。」

淨吉長出了一口氣︰「原來她在開玩笑啊。」他不敢相信自己的運氣,5年來,一切都變化太大了。他坐在那裡過了一會,一句話也沒說,最終,他鼓起勇氣問道︰「質子,我以後能不能再約你出來呢?」

「當然可以!」質子說道︰「我想那挺有趣的。」

以後的幾個星期,淨吉都在甜蜜中渡過,彷彿連收音機裡的歌曲都是為他寫的,沒有一個冬天如此快樂。他和質子每週一次進行約會,質子工作的地方有2個小時的車程,每週淨吉會開著車赴約、路程也顯得短暫而充滿樂趣。

但是他們之間沒有一般的男女朋友約會的親熱,淨吉恐怕自己亂來,把質子觸怒了,因此連動都不敢輕易動一下。淨吉把自己的存錢計劃拋到腦後,不斷地給質子購買貴重禮物。質子非常喜歡它們,非常高興淨吉對她如此慷慨。

儘管質子沒有向從前一樣厭惡淨吉,儘管她在身邊笑語妍妍,但是卻依然顯得如此可望而不可及。質子的穿著不再像小姑娘、而像一個成熟的女人。她喜歡穿黑色或藍色的法蘭絨禮服,禮服中包裹著豐滿的肉體,水晶項鏈在豐腴的脖子上閃閃發光、身上散發著美妙瑰麗的幽香。

淨吉感到質子身上充滿了肉的誘惑和性的氣息,他不時地看到她身體的某些部份,如脖子周圍、臂肘……雖然只是窺見一斑,但卻不斷地挑逗著他的情慾,彷彿隔著一道玻璃牆,看似非常接近,卻是不可逾越的障礙。不論他多麼心急如焚,卻連一個指頭也別想碰著她。

這種慾望使得淨吉不斷地花錢。一個月後,淨吉打算給質子一個驚喜,他購買了一套擁有2個臥室的小別墅。然後,在週末的晚上,淨吉控制不住自己的沖動,在還沒有點菜前,就把別墅的鑰匙拿了出來,遞給質子。但是,他卻沒有想到,他沒有得到一個熱情的擁抱,相反,質子用厭惡的表情看了他一眼。看著手裡的鑰匙,她皺起了眉頭。

淨吉的心沉了下去,他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

「我覺得你的行動太快了,淨吉。」質子說道︰「這太多了。」

「質子,聽我說,我只是想照顧你。」

「但你不是我父親。」質子反駁道,把她的頭髮往後一捋,道︰「我不需要任何男人°°尤其是你°°來照顧我。」說完,她站起身離開了飯店,只留淨吉一人張著嘴坐在桌旁。

3天後,質子終於肯接聽淨吉的電話。

「質子,對不起!」一聽到質子的聲音,淨吉開始拚命地道歉︰「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不是想有意傷害你,我只是想讓你快樂。」

電話的另一邊,質子長久沒有說話。終於,她開口了︰「淨吉,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夠再對一個男人認真。」她說道︰「你是一個出色的小伙子,但是我只是不知道。」

「質子,我並沒有逼你做什麼事,」淨吉解釋道︰「但是你知道我的心,我 意等。」

「等一會,淨吉,有人敲門。」

淨吉等著質子去開門,他聽到質子和人在講話,但是聽不真切她和誰講話。

一分鐘後,質子回到電話邊上。

「是誰?」淨吉問道。

「沒誰,」她隨便地歎了口氣︰「一個鄰居來借糖。」

「嗯。」然後淨吉等著質子講話,但是電話那邊,質子一直沉默著,就這麼他們沉默了幾秒鐘。淨吉不敢再提他們之間的關係,怕再次惹惱了質子,但是又不想太過虛假地換一個話題,他就這麼等著。

終於,質子打破了沉默︰「淨吉,你 意有一天娶我,是麼?」

淨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覺得過了好幾秒鐘,才明白過質子的話。他想說什麼,但是覺得喉嚨緊緊地,什麼也說不出來「……質子,娶你作妻子是我最大的夢想。」終於他說出話來︰「但是,質子不會 意的……」

「誰說我不 意?」質子突然打斷他的話︰「也許某一天我要結婚呢?誰知道?我只是說,我現在還沒有準備好再結婚。」

淨吉不敢相信這話是質子親口對他講的︰「……質子,我說過了,我可以等你。我 意永遠等著你。」

「好的,淨吉,說到等我,現在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辦,」她的聲音又變得快樂起來︰「淨吉,如果你 意繼續我們的談話,那麼就在電話邊等我幾分鐘。」

質子放下電話,淨吉一直等著,等了有20多分鐘。他努力地豎起耳朵,想聽聽質子在做什麼,但是只是聽到一種非常怪異的聲音,好像質子在看什麼黃色錄像。淨吉開始想非常古怪的可能性,因為他敢發誓他聽到了呻吟聲和床的「吱呀」聲,但是那聲音又非常的遙遠,以至於淨吉不敢肯定,也許是電視的背景聲音或其他什麼的。

但是他的想像力超越了一切,也許是黃色錄像?但是,會不會是質子在和什麼人做愛,而留著他在這裡等著電話?他努力想把這個荒唐的念頭趕出自己的腦子。但是,質子的身體浮現在他腦海,自從結過婚後,質子變得更加豐滿性感、她的一舉一動都帶性慾的氣息。他本能地感覺到質子有著非常旺盛的性慾。也許她真的是一個天生淫蕩的女人,卻有著天使般純潔白皙的容顏?

終於,質子回到了電話旁︰「對不起,淨吉,」她的聲音帶有微微的喘息︰「一個重要的事情不得不處理……」

「那是什麼聲音?」淨吉猶豫地問。

「什麼聲音?」

「我好像聽到什麼聲音。」

質子微微有點不耐煩地說道︰「你怎麼這麼敏感?沒有什麼聲音,我只是有要緊的事情做。」

「好的,質子,」淨吉問道︰「我什麼時候能夠再見到你?今天晚上你忙不忙?」

「是的,淨吉,今天晚上我沒空。」她的話裡帶著吃吃地笑聲︰「我今天晚上會非常非常忙。」

「那麼明天呢?」

「明天我也沒空,不如週三吧,你帶我到那家中國餐廳吃飯,好不好?」

「太好了!」淨吉說道︰「質子,希望你不要對我的話而感到生氣°°我愛你!」

「好的。」質子說道,話語裡帶著笑。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