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妖神記--第一百一十二章陪我說說話

醜到被退學
本文:2020-11-21T12:07:04
聽到聶離的話,葉宗的臉都青了。聶離在他不在的時候說他壞話也就算了,居然還誘騙純真的紫蕓。簡直是喪盡天良、喪心病狂!如果不是還要讓聶離幫忙布置萬魔妖靈陣,他早就現身把聶離狠狠地教訓一頓了。

只聽葉紫蕓神色略顯黯然,對聶離說道:“聶離,你不要誤會我的父親。我父親他人其實是很好的,他也想有更多的時間來陪我。但是他畢竟是光輝之城的城主,肩膀上擔負著光輝之城那么多人的生死存亡,他一刻都不敢懈怠。雖然他沒有那么多的時間陪我,但是他依然是我最最尊敬,最最敬佩的人。我只恨我現在實力還太弱了,無法幫他分擔憂愁……”

聽到葉紫蕓的話,躲藏在暗處的葉宗陷入了許久的沉默,他鼻子微微泛酸,在女兒面前,他一直都是一個嚴厲的父親。他也知道,他做的還遠遠不夠,內心對葉紫蕓有許多的虧欠。當他今天聽到葉紫蕓的這番話,內心更是久久不能平靜,原來這就是蕓兒內心真正的想法。

“聶離,我原本覺得,以我的天賦,這輩子恐怕都無法達到我父親的程度,但是直到你傳授了我修煉功法,送給我冰雪皇后妖靈,讓我的實力有了質的蛻變,讓我可以去實現我的夢想,我無以為報。雖然我父親不可能同意讓我跟你在一起,但是為了報答你,我可以答應你三個要求,不管是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夠辦到,我絕對不會拒絕。”葉紫蕓似是想到了什么,臉頰緋紅一片,但她傲然地挺起胸膛,清亮的眼神非常堅定。

從小父親就教育她,人生在世,有恩必報,而且做人要講信義,答應的事情,便一定要做到。

遠處的葉宗皺了一下眉頭,他心中一動,原來蕓兒的修為提升得這么快,都是多虧聶離的指點,他對聶離的看法有了一些改觀,看來聶離對蕓兒還是不錯的。

“真的,不管是什么要求,你都不會拒絕?”聶離突然露出壞壞的笑容,朝葉紫蕓走去。

看到聶離臉上流露出那意味深長的笑容,朝自己走過來,葉紫蕓莫名心慌地退了幾步,臉頰更加紅潤了,聶離想做什么?她的腦海中浮現出一些畫面,但是又似想到了什么,挺了挺胸膛,既然她說過答應聶離的三個要求,就要守信,不然會被人看不起的。

聶離一步一步地走到葉紫蕓的身邊,低頭看著葉紫蕓,此時的葉紫蕓嬌羞動人,那吹彈可破的肌膚,微微抿起的紅唇,晶瑩剔透的瓊鼻,靈動的明眸,都格外的誘人,就像是一顆熟透了的葡萄,讓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她穿了一件白色的絲裙,胸口束著一條白色絲帶,顯出玲瓏可愛的身材,裙擺迎風飛舞,在夜色中就像是一個仙子一般,一股少女的幽香撲面而來。

這是多么動人的一個女子!

前世的種種畫面在腦海中慢慢浮現,聶離的心中一片溫柔,此時此刻,他多想把眼前的玉人擁入懷中!

感覺到聶離的靠近,和那種獨特的氣息,葉紫蕓愈發地慌亂了,心臟嘭嘭直跳,就連那白皙如玉的脖子,都染上了一抹緋色。

一種淡淡的旖旎,在兩人之中蔓延。

此刻的夜色,是多么美好!

此時黑暗處的葉宗,看到聶離不斷地逼近葉紫蕓,那輕佻的模樣,令他好不容易對聶離改觀的態度,瞬間化為虛無,手臂上根根青筋暴露,要是聶離敢碰蕓兒一根手指頭,他絕對會毫不猶豫地把聶離暴揍一頓,揍得連他媽都不認識!

聶離貪婪地呼吸著葉紫蕓身上的氣息,他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深邃的落寞和傷感,很多時候,他都擔心眼前的一切不過是一場夢,每天晚上,他時常會被噩夢驚醒,看到葉紫蕓死去的那一刻,自責的淚水沾滿枕巾。

葉紫蕓永遠都不知道,聶離對她的感情是何等的刻骨銘心,無數次的九死一生,那長達數百年的孤獨,只有回憶葉紫蕓的時候,才能讓他感覺到溫暖。那種感情,深入骨髓。

重生歸來,他感覺到幸福的同時,也害怕失去眼前的一切,所以他一刻不停地提升自己和身邊人的實力,就是為了在危機來臨之時,擁有自保的力量。

不管如何,他不會再讓眼前的一切失去。

跟葉紫蕓近在咫尺,真切地感受著葉紫蕓的存在,聶離多么想擁抱葉紫蕓,想跟他訴說內心的種種,但是在內心深沉的一聲嘆息之后,他把這些感情收斂了起來,如果此刻,他擁抱葉紫蕓的話,肯定會把她嚇壞吧?

聶離嘴角微微上翹,貼著葉紫蕓的耳邊,緩緩地說道:“我的第一個要求是,我要你……”聶離在說你字的時候,聲音拖得特別長。

聽到聶離的話,葉紫蕓渾身一顫,雙手微微發抖,她早就猜到,聶離肯定會提這樣的要求。雖然道德上不允許,但是聶離確實對她有恩,她說了會滿足聶離的三個要求,自然是不會拒絕。

如果那個人是聶離,她的心里也不是那么難以接受。

雖然這么想,但是她還是心亂如麻。

“小畜生,看我不廢了你!”葉宗的拳頭握得咯咯直響,簡直快要氣炸了,身上黑金強者的氣息透體而出,隨時都要爆發了,黑金級強者,一旦出手,只怕這個別院都要被夷為平地!

葉紫蕓白皙的手微微顫抖,放在了胸口處,心臟怦怦亂跳著,面頰緋紅,更顯動人,她的內心充滿了矛盾和掙扎。

感覺到葉宗那狂暴的氣息,聶離知道已經夠了,再這么下去,葉宗就要暴走了。

“我要你……陪我說說話。”聶離伸了一下懶腰,嘻嘻一笑說道。

“陪你說說話?”葉紫蕓右手停頓在了半空中,愣愣地看著聶離。

“那你以為我想要干什么?”聶離反問葉紫蕓,一邊把目光落在了葉紫蕓緋紅的小臉上,張了張嘴,震驚地看著葉紫蕓,“難道你以為我要你跟我那個什么?你看我像是那么不正經的人嗎?”

聽到聶離的話,葉紫蕓簡直恨不得在地上挖個地縫鉆進去了。她還以為聶離對她心懷不軌,想要跟她……出身風雪世家,見多了各個世家之間的事情,十三歲,已經到了出嫁的年紀,她對那些事情,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聶離是個正經人,難道自己不正經嗎?聶離絕對是故意讓她誤會的!

“聶離,我恨死你了!”葉紫蕓才明白過來,她被聶離給耍了,羞惱地狠狠地在聶離的腳背上踩了一腳,然后轉身風似地逃去。聶離真是太氣人,他絕對是故意的。

想到自己剛才心里面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葉紫蕓芳心亂顫。

“嗷!”雖然不痛,但是聶離還是捂住腳背叫了起來,看著葉紫蕓逃離的背影,他大聲喊道,“喂,你不是說滿足我的要求的嗎?怎么不陪我說話就跑了?”

“你自己一個人說話去吧。”葉紫蕓哼哼了兩聲,聲音傳來時,人已經進了閣樓。

看著葉紫蕓嬌俏的背影消失在了門口,聶離突然心情愉快了起來,開心地吹起了口哨。

此時角落陰影處的葉宗,此前他正處于暴走的邊緣,但是看到現在的狀況,也是呆了好半晌,這才慢慢把狂暴的氣息收斂了回來,如果聶離對葉紫蕓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他肯定會出手的,但是現在,似乎連出手的理由都沒有了,直到現在他這才明白,自己也被聶離給耍了!看著遠處那得意地吹著口哨的聶離,他的心里泛起了深深的無力感。

聶離這個人,似乎是無法用常理來衡量的。

聶離到底是怎么樣一個人?就連他也猜不透摸不透。

要知道這小子還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小鬼啊,怎么這么難纏?

回頭想想,聶離做事雖然有些張揚,有點出格,但品性方面,似乎也不是那么壞。

不過即便如此,他還是有點不放心,蕓兒這丫頭,平時都是蘭質蕙心,聰明過人的,現在卻被聶離戲弄得團團轉,聶離到底有沒有心存壞心,他還要再觀察一段時間再說。

葉宗的身影慢慢隱沒在了黑暗之中。

聶離感覺到了葉宗的氣息消失,嘴角微微一笑,他確實只是調侃一下葉宗而已,這個一直板著一張臉的岳丈大人真的是太無趣了。在這城主府里潛心修煉,偶爾調戲調戲葉紫蕓,氣一氣葉宗,倒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既然葉宗已經走了,那他也應該開始修煉了。

聶離心中想著,找塊石頭盤坐了下來,聶離的氣息仿佛跟黑暗的夜色融為了一體,虎牙熊貓和影妖妖靈在聶離的靈魂海中不斷地吞吐呼吸,聶離的意念連接著天隕神雷劍。

天隕神雷劍上電光閃爍,那略顯柔和的電光,實則蘊含著狂暴肆虐的力量,一旦聶離催動天隕神雷劍攻擊,那威力將是極其恐怖的。

葉宗若是感覺到聶離的靈魂氣息,估計肯定會震驚莫名,因為聶離的靈魂力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現在年齡所能達到的極限。

不過聶離收斂著靈魂氣息,縱然是黑金級的妖靈師,葉宗也很難察覺。

漸漸地,聶離進入了忘我的修煉境界之中。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