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濟公全傳7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1-20T18:00:18
第七回-見佳人癡呆起淫心,想美麗花園遇妖女
話說周志魁在屋內枯坐無聊,思想王月娥,天有二鼓之時,聽外面有腳步的聲音,那簾板一起,進來一位千嬌百媚女子,果然品貌秀艷,姿容絕代,風雅宜人,有詩為證:

但祇見頭上烏雲,巧挽盤髻,髻心橫插白玉簪,簪押雲鬢飛彩鳳,鳳頭鞋趁百子衫,衫衲半吞描花腕,腕帶川鐲是發藍,藍緞宮裙捏百襉,襉下微露小金蓮,蓮花褲腿鴛鴦帶,帶佩香珠顏色鮮,鮮艷秋波芙蓉面,面似桃花柳眉彎,彎彎柳眉趁杏眼,眼含秋水鼻懸膽,膽垂一點櫻桃口,口內銀牙細嘴含,含情不露多姣女,女中國色,好似九天仙女臨凡。

周志魁一瞧,正是月娥,忙說:「賢妹,你可來了!我正想你如大旱之望雲霓,你今一來,真遂我生平之願。」

書中交代:來者並非是真王月娥,原本是天臺山一個精靈,有三千五百年道行,天天至城隍山前去聽經,從此路過,見周志魁想王月娥發瘋。

他倒是好意,變出個王月娥度脫度脫他。

他也見過王月娥,自己搖身一變,變的一點不差,來至公子屋中,說:「周大哥,你天天站在牆根叫我的名字,倘若婆子丫鬟聽見,豈不敗壞我名節?你若真有心愛慕於我,可托媒人前去提親,大概我父母不能不允,那時名正言順,以合我二人之心願。」

周志魁一聽,說:「賢妹你別走,我自從那一天看見賢妹,我時刻想你,恨不得你我一時成其夫妻,今天你既來了,我焉能放你過去。」拉住苦苦不放。

妖精本打算來勸解,見周公子死不放手,又見周公子長的美貌,自己一想:「我何不盜取他真陽煉補內丹。」想完,這纔說:「君既有情意,妾豈可不為你鋪被疊床?你我這也是前世俗緣,惟恐你父母知道,多有不便。」公子此時神魂飄蕩,一概不顧,真是色膽比天大。

當時二人攜手把腕,共入羅帷,鸞顛鳳倒,如醉如癡,直至更交四鼓。

妖怪說:「我走了,恐其被人查出。」

公子說:「你多時來?」

妖怪說:「明天來。」由這一天,就天天初鼓來。

二人喝酒談心,追歡取樂,食則同桌,寢則同床,天天如是。

人有多大精神,鬧的周志魁精氣神三寶損虧,飲食不進,面如白紙,一日不如一日。員外不明底細,以為他唸書用功,勞神過度,焉知他淨在夜裏用了功。

今天和尚一掌,把妖氣打散,公子當時沒了氣。

員外心疼兒子急呆了,蘇北山也是後悔:「真是荐卜不荐醫,這怎麼好?」正在為難,見公子悠悠氣轉。

和尚說:「我越瞧你越有氣!」過去伸手要打,給蘇北山阻住員外見兒子好了,也放了心。

公子此時定了定神,要一碗白糖水,妖氣也散了。和尚說:「我們捉妖。」

叫周福、周祿二人,把韋馱拿過去,二人前去,也抬不動。

周福心說:「看這韋馱不很重,怎麼兩人會抬不動?」

和尚說:「我就知道你們抬不動。」說著,過去伸手,就把韋馱拿開。

原來妖怪押在韋馱底下,一股黑風起來,要大肆橫行,本來見和尚其貌不揚,濟公又閉著三光,妖怪要拿妖氣噴和尚。

濟公哈哈大笑道:「好孽畜,你也不知我是何人。」自己用手一拍天靈蓋,透出佛光、靈光、三元。

別人瞧和尚照舊肉體凡胎,妖怪一見,嚇得驚魂千里,見和尚赤赤揚揚,身高六丈,頭如巴斗,面如獬蓋,身上穿鐵鐸,赤腿光腳,活活一位知覺羅漢。

用金光一照妖怪,照去五百年道行。

和尚摘下僧帽一扔,霞光萬道,紫氣千條,竟把妖怪照住祇見一陣狂風,現出原形。

大家過來一看,乃一個大狐狸,跪在地下叫。

人有人言,獸有獸語,求和尚饒命說:「師父,你老人家別氣,弟子本打算解勸他,公子苦苦揪著不放,我不從他,他也是想死,師父呀,你老人家慈悲慈悲,放了我,再也不敢滋事了。」

和尚這纔過去,把帽子拿起來,說:「好東西,我今天便宜你這條命,你再遇到我和尚手裏,我定用掌心雷霹你。」妖怪自己走了。

老員外見兒子也好了,把和尚請至書房擺酒,邀蘇北山陪著。

喝了兩杯,周員外把北山叫到一旁,說:「賢弟,你看你侄兒也好了,妖怪也捉了,我這家當你說句話,我在和尚面前盡點心。你祇管說,我不駁回。」

蘇北山說:「兄長,你打算要給濟公銀子,那可不行。聖僧的脾氣古怪,最不愛財,前次給我家治病,給趙文會治病,我們皆打算要給銀子,奈和尚分文不要。依我倒有個主意,兄長至轎鋪要頂八抬轎,全分執事,把韋馱抬了,送回靈隱寺,那倒體面,聖僧定願意。別提給銀子,他的徒弟富戶施主很多。」

二人商量好了,回至書房,見和尚還喝著酒,蘇北山說:「師父,方纔周兄長叫我到外面同我說,師父給捉妖治病,打算謝你銀子。」

和尚說:「好!我這兩天正需銀子。和尚按口也就同俗家差不多,我和尚也得吃飯。」

蘇北山說:「師父,我知你老人家素不愛財,我已給攔下,不叫他給銀子,叫他僱頂轎子,把韋馱送回去。」

和尚說:「給銀不給銀倒不要緊,千萬別給我惹事!這回用轎把韋馱送回去,以後我一出來,他就磨我,別提多跟腳了。回頭我扛著走在街上,找個地方把他腦袋撞個窟窿,下次他就不想跟我出來。」

周員外說:「既是如此,我送師父點銀子,換換衣裳。」

和尚說:「你若給我銀子,附耳如此如此,須緊記在心,不可錯過。」大家點頭。

和尚扛著韋馱告辭出來,往前走不多遠,睜開慧眼一看,有股怨氣沖天。

和尚點頭,見路北一座酒館,和尚往裏走。

眾人一看,說:「和尚化緣嗎?」

和尚說:「不是!」

眾人說:「和尚,你怎麼扛了韋馱滿街走?」

和尚說:「我是販韋馱的。」

眾人說:「和尚,這韋馱打哪販來,賣多少錢?」

和尚說:「我由外口一百兩本,賣二百兩。我這韋馱供在哪,廟就靈,有人燒香。」說著,要了一壺酒,把韋馱擱在一旁,吃了兩杯酒。

和尚告訴夥計給他看著:「我到外頭一行。」

和尚剛一出去,就由外面進來八九個和尚說:「在這裏呢。我們廟裏一個瘋和尚把韋馱偷出來,到處誆酒喝。奉老和尚之命,叫我等來找。」

掌櫃的一聽,說:「你們眾位扛了去吧!一個泥像,我們要了沒有用。」掌櫃的短一句話,也沒問是哪廟來的。

眾僧七手八腳,把韋馱搭走了。

工夫不大,濟公回來,一進門:「喲!我的貨哪裏去了?」

掌櫃的說:「你們廟裏和尚扛走了。」

濟公說:「他是哪廟的?」掌櫃的還不出話來。

和尚說:「你給人家蒙了去,你賠我二百兩銀子。沒有,咱們是一場官司。」

眾飯客皆說:「堂棺,這是你不是!方纔那些和尚來扛韋馱,你就該問是哪廟的。」回頭說:「和尚瞧著我們吧,他本是苦人,一月纔能掙兩吊錢,他哪賠得起二百兩銀子。我們給你湊幾吊錢。」

和尚說:「湊幾吊錢,我不能要得了。既你們眾位出來管,我錢不要了,韋馱也不要了,我走了。」說罷,出了酒館往前走,見一股怨氣直沖霄斗。

和尚往前飛跑,濟公施法力大展神通。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