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妖神記--第一百零九章門都沒有

醜到被退學
本文:2020-11-20T00:21:19
聶離之前進入過天幻圣境!

莫非就是那個時候,聶離把葉延始祖也給帶出了天幻圣境。

葉延始祖是靈魂體狀態,只有在天幻圣境之中,才不會湮滅。

但是,聶離居然制作了靈傀,把葉延始祖的靈魂封印進了靈傀里面,這簡直是欺師滅祖的大罪!但是,令人疑惑的是,葉延始祖居然說自己是自愿被封印進靈傀里面的!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雖然葉延始祖被封印進了靈傀里面,但他在葉宗、葉修二人的心中,依然有著不可替代的地位。

“晚輩葉宗,見過始祖大人。”葉宗微微躬身。

“晚輩葉修,見過始祖大人。”旁邊的葉修也是極有禮貌。

如果不是葉延始祖教導后輩,光輝之城恐怕早已經沒落了,葉延始祖既是他們的始祖,也是他們的師傅,他們怎敢不敬?

“始祖大人,如果聶離這小子有強迫您老人家,我們立即殺了這個小子,幫您從靈傀中解救出來。”葉宗冷冷地怒視聶離,身上透著一股可怕的威壓。

不過此時,聶離的修為相比之前已經有了大幅度的提升,而且擁有了天隕神雷劍,已經不像之前那般,輕易受葉宗威壓的影響了,只是感覺到了一絲淡淡的壓力而已。

葉延始祖平靜地說道:“我是自愿被封印進靈傀的,若是你們敬我是你們的始祖,今后也要像對待我一般對待聶離!”

葉延始祖并不知道聶離和葉宗等人的關系,聶離那淵博浩瀚的見識,以及神秘莫測的強大靈魂,已經徹底將葉延始祖折服了,在葉延始祖的心目中,聶離并不是一個小孩子,而是一個神秘的絕世強者,所以此時此刻,葉延始祖自然是要幫聶離說話。

像對待葉延始祖一樣,對待聶離?

葉宗聽了之后,頓時整個人像吃了蒼蠅一樣難受,渾身不舒服,要知道眼前這個混小子,就是調戲他女兒的人,而且還放眼要跟蕓兒住一起,他沒把聶離撕了就已經對聶離夠客氣了,還要讓他把聶離奉為上賓?

門都沒有!

可是,聶離背后站著的,可是葉延始祖,說起淵源來,他們風雪世家都是葉延始祖的子孫,雖然中間家族沉浮,但是血統是無法改變的,不管怎么樣,葉延始祖都是他們的老祖宗,若是他不遵從葉延始祖,那簡直就是欺師滅祖!

看著聶離那吊兒郎當的樣子,葉宗肺都快氣炸了,但就是無法發泄出來。

原本葉宗是來跟聶離興師問罪的,可是葉延始祖一出現,他還怎么向聶離問罪?

“始祖大人,我有事暫時先離開了!”葉宗瞟了一眼聶離,冷哼了一聲,拂袖轉身離開。

既然沒辦法興師問罪,那還繼續呆在這里干嗎?等著被聶離嘲弄嗎?

就在葉宗轉身的時候,聶離笑瞇瞇地說道:“岳父大人這么快就走了啊?請慢走,小心一點別摔到了!”

葉宗正要踏出門檻,突然聽到了聶離的這番話,腳下一空,差點被門檻給絆倒。站住腳步之后,葉宗胸口起伏,簡直快要歇斯底里了,早知道上次就應該把聶離這混賬拍死在墻上了。

可是,這世界上沒有后悔藥可吃。

葉宗長出了兩口氣,憤然離去。

看了看聶離,又看了看葉宗的背影,葉修苦笑不迭,以葉宗的涵養,斷然是不會為小事而生氣的,確實是聶離這小子太氣人了,不過葉宗似乎也拿聶離沒有辦法。

葉宗的脾氣性格,不管是在城主府還是在這光輝之城里,都是說一就是一的人,從來沒有人膽敢頂撞于他,除了葉墨大人,誰也降不住。但是偏偏突然蹦出個聶離來,把葉宗壓得死死的。

果然這世間還真是一物降一物。

就連葉修也不禁暗自好笑,同時他心里還存了那么一點心思,聶離雖然有點早熟,但不管是心性還是天賦,整個光輝之城無出其右,再加上有葉延始祖做媒,跟紫蕓那丫頭還是蠻般配的。

不過嫁女兒這件事情,對于任何一個父親來說,都是一件極其殘忍的事情,葉宗會有那樣的反應也很正常,更何況聶離從一開始就給了葉宗不好的印象。

事實上聶離也只是調侃一下葉宗而已,即便他決定要讓葉紫蕓成為自己的妻子,也是決定了要陪伴葉紫蕓一起慢慢長大。

而葉宗。

前世聶離只要遠遠地看到葉宗,就被嚇得兩腿發顫了,而這一世,聶離的心中少了幾分敬畏,其次是,雖說前世葉宗為光輝之城做出了不朽的貢獻直至戰死,但對于葉紫蕓而已,葉宗卻并不是一個好父親,調侃一下葉宗也不失為一件趣事。

“聶離啊……”葉修正準備說話。

只見聶離把臉色一板,道:“我就只有這個條件,如果不能答應,那就算了,反正我也沒什么損失。如果葉修前輩還想繼續勸說我,那就跟葉延始祖說吧。”

“葉延始祖,關于萬魔妖靈陣……”葉修尷尬地看著靈傀,想要讓葉延始祖幫忙勸說一下聶離。

只聽葉延始祖頭一撇,道:“我又不會布置萬魔妖靈陣,你來找我有什么用?”

葉修頓時僵在當場,苦笑不迭,趕緊轉頭朝葉宗追了上去,不管怎么樣,他也要說服葉宗,畢竟萬魔妖靈陣對于整個光輝之城來說,意義太過重大了。

葉宗惱火之極,身上強大的靈魂氣息橫掃而出,道路兩旁栽種的樹木都被這恐怖的靈魂氣息壓迫得枯萎。

葉修還從沒見過葉宗這般憤怒的樣子,他趕緊跟了上去。

“葉宗大人……”

“別來煩我!”葉宗憤怒地咆哮,“我今天就要殺了這小子,把他碎尸萬段,誰都別攔我!”

葉修心中不禁嘟囔了一句,你如果真要殺了聶離,恐怕早就殺了,還會等到現在?別人把葉延始祖的靈魂都請出來了,你還能把他怎么樣?

葉宗瞪著葉修,大聲地咆哮:“葉修,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敢殺那小子?他以為他把葉延始祖搬出來,我就會怕他了么?”

葉修面色一正,趕緊說道:“葉宗大人請息怒,以葉宗大人的實力,殺聶離自然是易如反掌,只是您大人有大量,不與他計較罷了。”

“哼。”葉宗低哼了一聲,“這小子敢對我女兒動歪心思,簡直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門都沒有!要是他還敢對我女兒不軌,我讓他后悔出生在這個世界上!”

葉修雖然心里苦笑,但是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眼珠子一轉,道:“葉宗大人,要不我們還是算了,這什么萬魔妖靈陣不要了!”

聽到葉修的話,葉宗的表情頓了頓,如果萬魔妖靈陣真有那么大的作用,絕對可以在危急關頭拯救整個光輝之城,如果不要,是不是有點可惜?雖然聶離對葉紫蕓意圖不軌,讓葉宗很是惱火,但聶離說的話,卻是有很高可信度的。

葉修感嘆了一聲道:“可惜我只有一個不肖的兒子,如果我有個女兒的話,就能為葉宗大人分憂了!”

葉宗臉色變了變,冷哼了一聲道:“不管怎么樣,我都不會把女兒雙手奉上的!”

“其實葉宗大人倒可不必擔心,我有辦法解決。”

“哦?此話怎講?”

葉修趕緊在葉宗的耳朵邊小聲地說了幾句,葉宗那緊皺的眉頭慢慢舒展開來,微微點了點頭道:“這個主意倒是不錯,就這么辦。”

葉修一見,頓時眉開眼笑,腳步輕快地朝著聶離的別院走去。

“城主大人他答應了?”聶離看到葉修進來,淡淡一笑道。

葉修一愣,聶離仿佛早就預料到他會回來,葉宗會答應一般,干咳了幾聲道:“葉宗大人他確實答應了。”

聶離點了點頭,對著旁邊的聶雨道:“小雨,走,我們搬家,去你嫂子的別院住了。”

“哦。”聶雨點了點頭,已經拎著一大包行李出來了。

聶離早就準備好了?

葉修目光呆滯,他總覺得哪里有問題,但又說不上來,看到聶離和聶雨朝葉紫蕓的別院走去,立即快步跟上。

葉紫蕓的別院。

此時,一頭長發的葉紫蕓正靜靜地坐在湖邊的一塊石頭上,輕薄的絲衣更顯清純動人,那清澈的眼眸中,隱含著淡淡的憂郁和傷感。看著湖面,她輕輕地嘆了一聲,思緒紛亂。

她想到了聶離,那個總是對著她使壞的家伙,讓人氣惱,又不自覺地讓她想起。讓人討厭,但是他不在的時候,心中又仿佛缺失了點什么。那些跟聶離一起的時光,還是很開心的。

又想到了父親,父親不會還在為那天的事情而生氣吧?如果聶離繼續惹惱父親,她擔心父親真的會狠心把聶離……

她不敢想象后面的畫面了,只能憂傷地嘆息了一聲,她已經決定不再見聶離了,或許這一輩子,她注定沒什么朋友,身邊的朋友都會一個一個地離她而去。

就在她思緒翩躚的時候,湖面上突然出現了一個倒影,那是一張搞怪的臉,正對著她擠眼睛。

“昨天晚上睡得不好,出現幻覺了。”葉紫蕓搖了搖頭,喃喃自語地說道。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