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妖神記--第一百零五章起因

醜到被退學
本文:2020-11-18T02:25:08
城主府。

聶離安全地回來之后,便繼續開始潛修了。

封印了始祖靈魂的靈傀,則是撲棱棱地到處飛,呆在天幻圣境里面那么久,葉延始祖不管走到哪里都覺得新鮮。

“沒想到千年過去了,光輝之城居然沒有隕落,存活至今,那些日子,回想起來依然心有余悸!”葉延始祖感慨著想到,“據說此間的城主也姓葉,不知道是不是我雷霆世家的子嗣。”

“葉延始祖你還是別想了,雷霆世家早就被滅了,現今的城主,是風雪世家的!”聶離睜開眼睛說道。

“小子,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風雪世家便是傳承自雷霆世家,是我雷霆世家的分支,就算是你們的城主見了我,也得乖乖叫我一聲老祖!你小子居然對我如此不敬……”葉延哼哼了兩聲,高傲地說道。

“城主?你覺得我會把城主放在眼里嗎?如果不是因為他是我岳父,我早就逼他讓出城主之位了!”聶離對葉延始祖的話不屑一顧,道,“你們見過的最強大的存在,也不過就是傳奇境界罷了!”

“小子,口氣倒不小,莫非你還見識過傳奇之上的強者不成?”

“當然見過,傳奇不過是修煉剛剛開始罷了,你知道黑暗年代妖獸暴亂,是怎么發生的嗎?”聶離淡淡一笑道。

“我又怎么知道?那些妖獸恐怕是受了某種刺激!”葉延始祖依然嘴硬地說道。

“并不是妖獸受了某種刺激,而是有一只妖獸晉階了,開啟了神智,達到了超越傳奇的存在,整個圣元大陸最頂尖的三百多位傳奇境界強者感應到了那只妖獸,決定將其獵殺,卻不想激怒了那只妖獸,最后自食惡果,反被滅殺,那只妖獸一怒之下號令整個圣元大陸的妖獸,獵殺人族,人族各大帝國數月之間分崩離析,那一年,正是黑暗年代的開始!”聶離悠然地說道。

“原來如此!”葉延恍然大悟,怪不得妖獸暴亂開始之后,幾大帝國的頂尖強者,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沒有出現過。

“在你們看來,或許超越傳奇的妖獸,已經是無可匹敵的存在了,而在另一個界域,它不過是最最基礎的生物罷了!我實力巔峰之時,一道意念便可將其滅殺!”聶離目光悠遠地凝視前方,雖然就這么靜靜地盤坐在那里,但卻宛如山岳一般。

此刻,突然之間,葉延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靈魂氣息撲面而來。

這股靈魂氣息,歷經了無窮滄桑的歲月,雖然力量還很弱小,但依稀間,有一種極其可怕的力量,這種力量只有身為靈魂體的葉延始祖能夠感受得到,這股力量可怕得令人戰栗。

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雖然聶離只有白銀級的修為,但是葉延始祖的靈魂,卻像是身處驚濤駭浪之中一般。

縱然是傳奇境界的強者,也不足以讓葉延始祖感覺到如此驚恐。

“葉延,你想不想重塑肉身,去見識見識那個神奇的界域?”聶離收回了目光,看向葉延始祖微笑著說道。

葉延始祖微微愣神,那種可怕的靈魂氣息,只是在一剎那便消失無蹤了,仿佛從未出現過一般,聶離明明只有十幾歲的樣子,為什么會給他這樣一種恐怖的感覺?

看到聶離淡定的笑容,葉延始祖突然感覺到,內心那種渴望與期盼,無可抑制地萌芽了起來。聶離所說的那個界域,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

“我要去!”葉延始祖目光一凜,不知不覺間,他在面對聶離的時候,語氣都變得謙卑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聶離為什么是一具小孩子的身軀,但葉延始祖可以確定,聶離的身體里面,居住的絕對是一個超級強者的靈魂!

只有身為靈魂體的他,在某一個瞬間的時候,才能感覺得到!

將葉延始祖的靈魂封印進靈傀之后,葉延始祖就已經受聶離操控了,但是從這一刻開始,他才真正地臣服于聶離。

沒有再多說什么,聶離開始進入了潛修狀態,準備盡快沖擊黃金妖靈師。

杜澤、陸飄等人在聶離的別院里修煉了一段時間之后,也都離開了城主府,回到各自的家族去了。

杜氏宗族。

杜澤一家居住在一處破落的村莊里,這個村莊里面有三百多人,全都是杜氏宗族的。

杜澤順著鄉間的小道,一路走著,看到杜澤回來,正在耕種的杜氏宗族的人紛紛揚手招呼,他們的臉上掛滿了笑容。

“杜澤回來了啊?”

“是的,諸位叔叔伯伯!”杜澤微笑著回應,杜氏宗族雖然窮,但是宗親之間的關系都是非常融洽的。

那些長輩們看著杜澤,微笑著議論:“杜蒙家真是有福,有了杜澤這樣的孩子!”

“是啊,年紀輕輕,便已經是白銀妖靈師了,真是不得了,我們整個杜氏宗族就要靠他揚眉吐氣了!”

“我那小子要是有杜澤一半的天賦和品性,我就算死也含笑九泉了!”

這些長輩們說話也太夸張了,杜澤臉頰微紅,朝自己家走去。

如今整個杜氏宗親,都以杜澤為榮,杜澤已是無可替代的存在。

杜氏宗祠。

“杜澤,這是我杜家的信物,離火玉麟佩,只有歷代族長,才有資格保留這塊玉佩,如今我把它傳承給你,等你成年之后,你便是我杜氏宗族的族長!”一個須發皆白,身形佝僂,穿著樸素的老者,微微躬身把一塊通體晶瑩剔透的玉佩,塞在了杜澤的手里。

這個老者,正是杜氏宗族的族長杜榮。

“族長大人,我么貴重的東西,杜澤擔當不起!”杜澤緊張地說道,他能夠感覺到離火玉麟佩上那純凈的靈魂力量。

“我們杜家沒落得太久了,我身為杜家的家主,愧對杜家的列祖列宗,如今只有你能夠再次振興我杜家,你當之無愧!”杜榮鄭重地說道,杜澤少年老成,比同族的少年都要成熟得多,所以杜榮才敢放心地把離火玉麟佩交給他。

杜澤遲疑了許久,方才接過了杜榮手中的離火玉麟佩,他的心情久久無法平靜。

往事一幕幕浮現了上來。

杜澤的家族非常窮,整個家族也就只有幾十畝貧瘠的田地而已,偶爾上山打獵,勉強維持一下溫飽,杜澤有兩個姐姐,為了杜澤能夠進入圣靈學院,嫁給了隔壁村落殘疾的人家。

杜澤的內心背負了太多太多,只有夜深人靜的時候,他才敢放聲大哭,他覺得自己對不起兩個姐姐。

進入了圣靈學院之后,雖然天賦并不是那么卓絕,但是杜澤卻是付出了相當于別的孩子幾倍、幾十倍的努力,他要用他的努力,改變家庭和家族的命運!

原本,那一切都是如此遙遠和渺茫,直到碰到了聶離。

聶離徹底改變了他的命運,令他成為了一個白銀級的妖靈師!也令他的家族,徹底改變了以往窮困的面貌。

杜澤緊緊地握著離火玉麟佩,眼眸中已經被淚水濕潤了。

“聶離,以后我杜澤這條命是你的!”杜澤在心中默默地說著,眼神變得格外堅定。

因為聶離,杜澤才真正有了改變自己的命運,改變家族命運的資格!

“杜澤,北鎮陳家、余家,還有錦鎮的林家,都派人過來,想要給我們結親!”杜榮那布滿厚繭的雙手,微微顫抖著,多少年了,很少有姑娘愿意嫁到他們杜家來,但是今天,這些家族爭先恐后地想要跟杜家結親,這是何等榮耀的事情。

杜澤微微抬頭,堅決地搖了搖頭道:“族長大人,我是不會娶那些女人的,在我們杜家沒落的時候,他們對我們唯恐避之不及,但是現在,一個個又都過來巴結,我看不起那些家族!”

杜榮想了想,確實也是,杜澤如今已經是白銀級的妖靈師了,又怎么會看得起那些小家族?

杜榮笑了笑道:“看來小澤有自己的想法,是我多嘴了。”

此時,陸家。

陸家是一個很小的貴族家庭,陸家家主陸寧,陸飄的父親,是一個黃金三星妖靈師,跟那些超級世家的強者無法相提并論,但在光輝之城北部一小片區域,他還是頗有聲望的,加之他經營有方,藥材方面的生意也做得不錯。

陸寧龍行虎步,一路走進了客廳里。

陸寧進了客廳之后,陸飄依然腿翹在桌子上,嘴里吃著暗紫色的枚果,悠然自得的樣子。

看到這一幕,陸寧的眼角抽了抽,這要是在以前,陸飄敢在他面前吭個氣,他絕對要把陸飄的屁股給打裂了,一直以來,陸飄都是家族后輩中最不爭氣的一個,非常懶散,簡直是爛泥扶不上墻。一天不揍陸飄,陸寧就覺得骨頭癢。

但是就是那么懶散的陸飄,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開竅了,上一次家族測試的時候,居然達到了青銅五星級別,把家族里其他少年全都比了下去。

這簡直是一件無法想象的事情。

即便是陸寧自己,在陸飄這個年紀的時候,也只能堪堪達到青銅一星水準而已,陸飄的修煉速度未免也太可怕了,居然達到了青銅五星級別。

如果陸飄每天都在勤奮修煉,那也就罷了,他根本沒看到陸飄有多少時間放在修煉上,而且陸飄這小子完全閑不下來,到處亂竄,昨天居然還跑進隔壁蕭家偷看蕭家閨女洗澡,簡直是無法無天了。陸寧原以為這件事情要鬧很大,蕭家的人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結果早上蕭家那邊就送來了拜帖,要把蕭家閨女嫁給陸飄。陸寧明白,蕭家是看中了陸飄的潛力,以陸飄現在的修煉進度看來,有生之年說不定能夠成為一個強大的黑金級妖靈師!

一個最懶的人,修煉的進度卻快得如此驚人,偷看洗澡居然還偷出一個媳婦來了!

就連陸寧也覺得,這簡直是太沒有天理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