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84《完》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1-17T19:13:39
第 84 章 番外之你讓我又相信愛情了



  鄭翩翩雖然有五任前男友,但是這樣的熱吻她是第一次。

  不知道過了多久,結束的時候馮一帆緊緊抱著她,喘氣聲在她耳邊響得她其他什麼聲音都聽不見了。她恍惚間無意識的動了動,被他低低的吼:「別亂動!」

  「嗯~一帆……」鄭翩翩撒嬌。

  伏在她身上緊緊抱著她的人明顯顫抖了一下,她還聽到他低聲嘟囔了一句什麼,沒聽清字句,但是聽到了懊悔又煎熬的語氣。

  他鬆開她坐起來,可是看了她一眼,連忙就把自己外套脫下來裹住她。

  鄭翩翩坐起來才發現自己胸前扣子全開啦!她今天穿了一條前面排扣的花苞連衣裙,現在只剩底下的花苞啦,前面大大敞開著,她粉紅色的、鑲著blingbling小碎鑽的、可愛的小內衣,一覽無餘。

  鄭翩翩低叫一聲,手忙腳亂的扣扣子,一旁馮一帆臉紅得都快要爆炸了,降下車窗想透透氣,卻一眼看到司機守在車外,他連忙又把窗戶升上去。

  身後鄭翩翩忽然「哎呀」了一聲,馮一帆轉頭去看,只見她肚子那裡的扣子沒扣上,炸開著一個菱形,她手裡揪著一顆扣子,正不知所措的傻在那裡。

  其實是因為今天晚上她太開心,吃得太多了,胃那塊兒都吃凸出來啦!圓圓的肚子,肉怎麼吸氣還是從那個菱形裡冒出來,圓鼓鼓的特別喜慶。

  鄭翩翩覺得好丟臉,簡直欲哭無淚。

  而馮一帆突然很想笑。

  心裡的怨氣和怒意、還有不甘和著急,一時全都煙消雲散、消失無蹤了,他吐出一口氣,伸手去攏好她肩頭的他的外套。

  「伸手。」他啞聲說,把外套給她穿好,扣上了扣子。

  這樣就看不見啦~

  她穿著他的外套,又大又空,像小孩子穿了大人衣服,滑稽的坐在那裡,馮一帆給她把袖子捲上去,垂著眼睛一面卷他一面低聲的對她說:「不要再干擾我的公事,我不希望靠你……我希望能讓你依靠。」

  一直以來,你那些故意的、可愛的、招人的小誘惑,我有多麼心動你根本不會知道,因為我的自尊不允許你知道。

  同樣的,我也不會讓你知道我多麼努力、就為了能配得上你。

  我這麼努力、這麼拚命,恨不得不睡覺、把一天當做兩天來用,就是為了能早日站在你面前、對你伸出雙手。

  我願意為你戰鬥,我願為你英雄歸來,而你只要等我就好,不要踏進我的戰場。

  鄭翩翩幾乎要懷疑自己的耳朵!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馮一帆被她看得情難自已,伸手擋住了她的眼睛,鄭翩翩眼前一片溫暖的黑暗,聽到他說:「乖乖的~」

  **

  直到回到家,鄭翩翩還在神魂顛倒。今晚的跌宕起伏簡直就像一部小說,但是最後那段又美得像童話~

  她傻笑著往樓上走,忽然從遠處客廳傳來一聲:「翩翩!」

  陌生的聲音。鄭翩翩停下腳步轉頭望去,遙遙的看見一個陌生的男人從沙發裡站起來,往她這邊走來。走近了她起初覺得眼熟,再仔細看,一時之間竟愣在了那裡。

  孔端夜,是孔端夜啊!

  他回來了,並且又一次出現在她面前。

  幾年未見,孔端夜長高了不少——不過沒有馮一帆高。他五官也變了一些,變得更加成熟——但沒有馮一帆英俊。

  孔端夜走到樓梯前,微仰著臉看著鄭翩翩,柔聲說:「好久不見了。」

  自從青春時那場懵懂又無奈的分別。

  鄭翩翩還未回答,孔端夜視線落在她肩頭,他看得出來她穿著一件男人的西裝外套,她穿著簡直像一件大衣,肯定不是她的衣服,而且這件衣服的主人身材很高大。

  孔端夜眉目間的神采微微一沉。

  鄭翩翩的話令他心裡更沉:「嗨……前一段時間就聽說你回來舉辦音樂演奏會,還想說要不要約你出來吃個飯呢,誰知道最近太忙了,一時就給忘記了……呵呵!」

  「沒關係,我剛回來,準備演奏會的事情也很忙。」孔端夜這樣的人,永遠會給對方鋪好台階,還會紳士風度極佳的攙扶一把呢:「我今天來就是給你送演奏會的門票的,你有空的話希望能賞臉,也可以邀請朋友一起來。」

  他遞過來一個裝著門票的信封,衝她一笑,柔聲說:「如果你來,我會為你演奏《致愛麗絲》。」

  時隔多年,他話音剛落,十八歲時的那首旋律清晰的在耳邊響起,鄭翩翩自己都沒想到竟會如此,一時就這麼愣在了樓梯上。

  孔端夜走時遙遙向她行禮,和當年一樣,他雖是王子,但她曾是他的公主殿下。

  鄭翩翩克制著情緒轉頭繼續往樓上走,在樓梯轉彎處遇到一臉戲謔的親哥,她拍著胸口嗔道:「鄭翩懷!你嚇死我了!」

  她親哥笑得很賊:「餘情未了啊?」

  「哪有!才不會呢!我有一帆了!」鄭翩翩驕傲的說。

  「但你沒有忘記他,」鄭翩懷說,「這對你、對你那個一帆都不公平。」

  「翩翩,」鄭翩懷難得正經的說:「你應該先走出來,再去重新擁抱愛情。」

  鄭翩翩懶得跟他廢話,明晃晃的打了個哈欠,說:「我困了,我回房間,明天我約了一帆~」

  她往前走,鄭翩懷吹著口哨下樓,那曲調,赫然是《致愛麗絲》。

  愛麗絲越走越遠,漸漸聽不見了,鄭翩翩很心酸的想:說得好像我真的能被一個人愛上似的……孔端夜、孔端夜之後的那幾段戀情,包括謝嘉樹,都是她的一廂情願,就算是今晚的馮一帆,也是她多少厚著臉皮換來的一點回應……

  月光透過窗戶照在走廊上,方方正正的一塊在地板上,鄭翩翩腳尖輕輕踩過,心裡又酸又疼。

  **

  鄭翩翩當然沒有打算去孔端夜的那個音樂演奏會,但是鄭翩懷那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居然送了馮一帆兩張票!馮一帆拿出來的時候鄭翩翩都嚇傻眼了。

  馮一帆表情也有些不自然:「你哥給我的,說你很喜歡,叫我帶你去。」

  「不、不用了!」鄭翩翩連連擺手。

  馮一帆皺眉:「怎麼了?」

  鄭翩翩老實的輕聲交待說:「這個孔端夜啊……他是我的初戀男友。」

  馮一帆不說話,她抬眼看看他,他神情還算好啊,她就繼續說:「我十八歲的時候認識他的,沒過多久就分手了……他前幾天來過我家,也送了我門票,但是我沒打算去。」

  馮一帆說話了:「為什麼不去?」

  「為什麼去啊?」鄭翩翩嘟嘴,「我又不喜歡他!」

  「是嗎?可我怎麼聽說當年有人為了他大鬧機場、後來還自暴自棄、連續幾任男友都某個地方長得像這個孔端夜。」馮一帆很平靜的說。

  鄭翩翩……目瞪口呆!

  「你裝傻賣萌成習慣是吧?跟我也沒一句實話。」馮一帆很不滿,「你哥都告訴我了,你還裝!」

  鄭翩翩心想我難過的時候連我自己都騙呢,騙你和我哥算啥呀~

  馮一帆忽然站了起來:「走吧。」

  「去哪兒?」

  「買衣服。」馮一帆皺眉說,「去這種音樂會不是都要穿禮服的嗎?我剛拿到一筆獎金,今天你要把它花完。」

  哎呀~鄭翩翩心都酥了:好霸氣!好強勢!好感人!

  「一帆~~~」她挨著他蹭蹭蹭……

  馮一帆一臉鎮定的繼續說:「不要再買0號了,老老實實穿2號的。」

  鄭翩翩沉浸在幸福裡,蕩漾的問:「為什麼呀~」

  「你是圓身形,0號太緊,扣子很容易崩開。」

  鄭翩翩:「……」

  馮一帆你這麼面無表情的諷刺人真的對嗎?!以後還能愉快的一起玩耍嗎?!

  **

  不過最後鄭翩翩還是聽話的穿著一件2號的禮服去看演奏會了。

  可馮一帆從剛才起就沉著臉,坐到禮堂裡位置上了他還是那個酷酷的表情,鄭翩翩趁著現在還沒開場、依偎過去靠在他肩膀上,甜蜜蜜的小聲說:「不要生氣啦~你怎麼那麼愛生氣!」

  剛才買衣服的時候,他為她挑了當季新款——兩萬塊,但是鄭翩翩堅持要買身上這件——打折款,六千塊。馮一帆在店裡當著人前沒說什麼,但是出來後一直臭著臉不說話。

  他不說話,鄭翩翩就蹭他。

  「你怎麼都不問我為什麼會被孔端夜甩了呀?」鄭翩翩很開心的問,「我這麼漂亮,居然被拋棄了,你不好奇原因嗎?」

  馮一帆的聲音悶悶的,和他的臉一樣透著一股濃濃的不高興:「不好奇。」

  反正你已經是我的了。

  鄭翩翩鼓著腮幫子瞪他,嬌嗔的在他肩頭蹭蹭。

  「那我自己告訴你吧!」舞台上演奏會已經開始了,四周燈光都暗了下來,鄭翩翩聲音也格外的輕:「我爸爸雖然姓鄭,但其實他不是鄭家人。他替我大哥掌管鄭家,很辛苦很辛苦,可是很多人都說他鳩佔鵲巢,他為了鄭家累出了一身病,後來都過世了,可是很少有人唸著他的好,大家都瞧不起他。我是他的女兒,我身上也沒有流淌著鄭家高貴的血液,所以我根本不是公主,我連灰姑娘都不是……孔家知道了我爸爸的事情,嚇死啦!趕緊叫孔端夜跟我分手,生怕孔家高貴的血液被我玷污。」

  她語氣一向歡快活潑,眼下依然是,但是此時此景,舞台上氣質高貴的孔端夜正閉目陶然演奏,她在黑暗裡的歡快活潑對比之下令人格外心酸。

  其實這世上有誰是真正無憂無慮的呢?馮一帆心裡感慨的想,他想給她的美好生活,也許並不用規劃到那麼遠的將來?

  如果她只需要他愛她,那麼……隨時啊~

  「兩萬塊那條裙子更適合你,你穿著很好看。」馮一帆也把聲音放得很輕,「我並不是賭氣。」

  確實是新款更適合她,而非那個價格,他並不是為了證明他自己。

  哇……鄭翩翩被感動了,湊過去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悄悄的。

  舞台上的孔端夜這時演奏起一曲《致愛麗絲》,燈光下,他神情悵然,像是陷在那美好而久遠的回憶裡,無法自拔。

  舞台下,鄭翩翩完全沒有在看在聽,巴著馮一帆的肩膀小小聲的在說:「那個牌子新款還沒正式上市前就會送去我家啦,那條裙子的四個顏色我都留了,回頭我穿給你看!」

  馮一帆挑了挑眉,轉頭看她一眼,又移開目光看向台上。

  他覺得自己有點抑鬱……

  鄭翩翩賴著他喋喋不休的問:「我告訴了你我爸爸的事情,你怎麼都不安慰我?」

  應該要說「那有什麼關係?」或者「幸好是這樣,孔端夜才錯過了你!」才對啊!

  馮一帆看著台上憂傷又懷念的奏著那首活潑曲子的人,感受著肩頭溫柔的女人香,他心中一時豪情萬千,轉頭輕聲對她說:「你想要安慰?」

  鄭翩翩眨巴眨巴眼睛。

  要啊要啊!

  這時正巧一曲畢,眾人起身鼓掌,馮一帆也站了起來,他人高又帥,站起來周圍人難免看他一眼,他抓住了這一秒的時間,俯身去吻住了仰著臉正看他的鄭翩翩。

  來聽音樂會的大多心懷浪漫,頓時掌聲笑聲和口哨聲從馮一帆和鄭翩翩的周圍迅速蔓延開來。他們坐在第五排中間的位置,是最佳觀賞區域,也正好方便全場的人見證這個浪漫動人的吻。

  馮一帆一面吻著她一面抓著她肩膀把她拉了起來,鄭翩翩耳邊轟隆隆的,整個人貼在他懷裡,被他緊緊抱著,熱烈的吻著。

  「翩翩,」馮一帆在全場矚目和歡呼裡貼在她耳邊氣喘吁吁的說:「這是我的安慰、表白、心意、以及回應。」

  已經沒有人在管舞台上的演奏家了,所有人都在看著這一對。鄭翩翩心裡其實還有幾分好奇孔端夜此時的神情、以及明天報紙會怎麼報導鄭家大小姐的花邊新聞,但是她的眼睛一秒鐘也移不開,定定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我可以相信你嗎?」她身處夢境,竟然問出了口。

  馮一帆笑著舉目環看四周,朗聲問:「我女朋友問我,可不可以讓她再相信一次愛情。」

  尖叫聲和口哨聲裡,舞台上傳來孔端夜透過麥克風的聲音,溫和醇厚,帶著一絲失之交臂的遺憾:「相信他。」

  就連令你失望過的我,都認為你應該再相信一次。這個能夠在全時間面前擁吻你的男人,比我勇敢。

  全場有節奏的「相信他!相信他!」的歡呼聲裡,鄭翩翩踮起腳尖、主動送上了一個甜蜜的吻。

  未來或許依然撲朔迷離、前途未卜,以後一定偶爾還會有後悔之意,但是此時此刻最好的事情是:你讓我又相信了愛情。

  最令人感到溫暖治癒的故事,或許並不一定是有情人終成眷屬,而是我們都因此而又一次相信愛情、期待以後。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