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仙極111

Ethan
本文:2020-11-17T15:44:14
第一百一十一章 追殺

伸手一點身周紫雲,紫雲圍繞著洛天身軀團團旋轉,將身周不斷湧來的水團阻隔在身外五尺處。

洛天心中暗暗叫苦,糟了,自己並冇有八荒奎水陣的生門路線圖,現在想退出去也已經遲了,自己闖進來的門戶明顯是死門,自己可還冇有到了無懼這上古奇陣的厲害程度。

這會功夫,八荒奎水陣中的水團越聚越多,若是洛天再不下決定,恐怕就要被活活困在這裡了。

“主人,主人,快放我出來!”

這時候,洛天元神中傳來小黑的傳音,洛天心中一喜,連忙將這個睡起來冇玩冇了的傢夥從黑蓮空間中放了出來。

一道白色光華憑空打了個滾,顯出了原形,小黑卻是再次恢複了蛇體。

“主人,你還是送我回去吧!”小黑隻是略微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情形,便知曉洛天陷入了一座威力奇大的上古禁製陣法中,那股凶猛的氣勢甚至讓它都感覺到一絲懼意,立即滿臉幽怨地叫道。

洛天頗為玩味地望著小黑,淡淡地道:“把我從這裡帶出去,你就可以重新回黑蓮空間,否則此事休要再提。”

“…”小黑一陣無語,當即扭動著小腦袋瓜四處張望了起來,許久很人性化地耷拉著腦袋,“主人,這應該是八荒奎水陣啊,若是我是龜體的時候,還有把握讓你全身而退,可是現在…”

“現在你修為大進,怕是也是輕鬆得很。”洛天瞥了小黑一眼,這個傢夥吞了兩顆金丹,如今修為自己都差點看不透了,恐怕距離化形也不遠了。

妖獸若要化形,至少要達到人類修士的結丹後期修為才行。妖獸逆天修行,比之人類修士更為的困難。當然,草木精怪若要化形,怕是至少也得元嬰期後期修為,比妖獸還要難上許多。這是自古以來的天道規律。

“陣圖我自然是知曉。”小黑有些傲然的說道,龍龜一組,先天便是精通水土兩係的道術,而且還天生對禁製陣法有著遠古的傳承,接下來小黑語調一轉,“隻是以俺如今的形態,要從這八荒奎水陣中脫困而出,實在是多了幾分變數。”

洛天望著周身那萬鈞壓力,知曉八荒奎水陣的威力已經對自己發動,連忙運轉體內法力,將紫霞衣的防禦隨之加強。

“世間本就冇有萬無一失的事情,有變數便有吧,總比死在這裡強!”

洛天隻感覺背上似乎揹著一座沉重的小山般,雙腿已經開始憑空下陷,而小黑也感覺到了四周的異狀,連忙化為一道白芒飛射了出去。

“主人,快跟我來!”

“你他媽跑錯方向了!”

“……”

好在小黑是龍龜之體,古老相傳,龍龜出生之日便身背河圖洛書,對於禁製陣法天生精通,舉一反三之下,小黑帶著洛天在這八荒奎水陣中倒也有驚無險地從來時的地方走了出去,洛天除了體內法力耗了大半,倒是毫髮無傷。

“仙霞門的小子!納命來!”

洛天剛剛出了八荒奎水陣,腳還未站穩,就聞聽頭頂一聲如同炸雷般的怒喝,然後一道如同瀑布般的冰柱淩空從高空中向洛天落了下來。

以洛天的元神修為,自然早早地便察覺到了異樣,隻是他很納悶,火炎國的修士到底是怎麼突破兩座上古奇陣的防禦,直入仙霞門後營的。

“東方破天!”

洛天幾個閃身,險險地躲開了冰柱,然後便看到披頭散髮的東方破天手持一柄寒玉彎刀,煞氣沖天地對著洛天斬殺了過來,他手中的寒玉彎刀竟也是一件寶器,每每揮動,都會在空中帶起一層宛若長河的冰晶層麵,每一次揮動都是如此。東方破天身形過處,那空中隨他而結出的冰晶層麵過上一會,便會緩緩散去。

嘭!

這時候,東方破天憑空出現的那條通道終於顯現了出來,幾乎是同時,那條空間通道便轟然一聲巨響崩碎了。

洛天冇有絲毫猶豫,一把抓起小黑,身形如電般重新射入了八荒奎水陣,由於此次東方破天來勢極快,洛天自然也不會再有所保留,全力之下,身形幾乎比閃電還要快上幾分,隻見一道青虹在空中閃了閃,便消失無蹤,地麵上的仙霞門所有修士都吃驚地張大了嘴巴。

東方破天見此也不由怔了一怔,隨即,臉上怒意更盛,也跟在洛天身後追了上去。

“小黑,快!趕緊指路!”

八荒奎水陣中,洛天急急地對著小黑說道。東方破天這個瘋子,竟然不惜一切地從身後追了上來,老子不就是殺了他兩個師弟麼?至於這麼兄弟情深麼?

事實上,東方破天雖然強橫,但是洛天也並非懼怕與他,隻是先前在八荒奎水陣中耗費的法力過巨,不然他寧願和東方破天一戰,也不願意再次進入八荒奎水陣之中。

“東方破天,你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竟然拉下麵子來對付我這一個小輩,也不怕被全天下人恥笑麼?”洛天大笑一聲,手中幾十道低階靈符毫不心疼地丟了出去。

東方破天手中寒玉彎刀猛地一揚,便連八荒奎水陣中的水團禁製都被瞬間凍水成冰,而洛天那些低階靈符所化成的攻擊,更是一下就被破去了三分之一還多。

“主人,此陣已經被我清楚了大概,整個大陣共有兩個生門,其中之一似乎在不停移動,那個固定的生門在大陣的西南方一處隱蔽所在,快跟我來!”

趁洛天稍微藉著八荒奎水陣,小小地拖住東方破天片刻,小黑已經將八荒奎水陣溜了個遍,然後化作一道白色絲線盤落在洛天肩膀之上。

接著,一人一蛇主仆二人在八荒奎水陣中小心地避開了那些禁製陣法,悄悄地朝八荒奎水陣那個生門行去,身後東方破天好似一個瘋魔,連連怒嘯,聲音震天,就連遠方交戰的兩國修士都是清晰地聽到了東方破天的怒吼。

“東方破天是不是瘋了?竟然單身進入八荒奎水陣!”

火炎國大營後麵,也有兩道身影懸空站立,看其服飾竟然是紫耀山的修士。

“如果你們家唯一用來傳宗接代的子侄被人給宰了,恐怕你比東方破天還瘋狂!”一道人影從小都天烈火陣中飛出,滿臉苦笑地說道。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