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82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1-17T03:00:20
第 82 章 番外之你讓我又相信愛情了(二)



  況且謝嘉樹可不止是長得帥而已!

  謝家論家世與鄭家可謂是門當戶對,往前推個幾十年甚至是鄭家高出一小截的,只是到了謝嘉樹這一代,謝嘉樹的父親早逝,謝嘉樹的姐姐謝嘉雲隨即接手了謝家的長樂集團,一個女人,又那麼年輕,再能幹強悍也總是差了那麼幾分意思。而謝嘉樹風華正茂那會兒不務正業,整天像只公孔雀一般騷包過市,因此有那麼一些年,所有人都開始看衰謝家。

  可偏偏謝嘉樹突然去了美國,在那裡白手起家創建了f.d,還帶著f.d和大筆的風投、風風光光的殺了回來,衣錦還鄉。

  這樣的謝嘉樹,還長得英軍至極,可不是雙博士頭銜、華爾街著名操盤手、清流海歸派能比的。

  至於他曖昧過誰——有什麼關係?反正鄭翩翩也沒打算跟他談什麼愛情。

  不過就算不談愛情,八卦可是女人的天性啊~鄭翩翩曾問過謝嘉樹「f.d」的涵義,當時他沒有正面回答,很巧妙的含糊了過去,鄭翩翩更覺得有意思了,興致勃勃的追問道:「是和你以前的女朋友有關係嗎?她名字的首字母?她姓鄧?丁?戴?董?」

  謝嘉樹看了她一眼,溫文爾雅的問:「怎麼了?你很介意?」

  「沒!不介意!」鄭翩翩利落的擺擺手,大度的表示:「我也有四個前男友呢!」

  那天他們兩個被安排到一家日式料理共進晚餐、約會,一整晚整個餐廳只有他們這一桌,氣氛安靜又寂寥,謝嘉樹環顧四周,眼神有些散漫,抿了一口清酒之後他忽然輕聲對面前的女孩子說:「年紀輕輕的,裝什麼心如死灰。」

  鄭翩翩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心底裡訝異極了,但是她立刻回擊說:「那你那天在醫院裡是在裝什麼呢?」

  特地把她召喚過去,當著別人的面裝作與她相談甚歡,拉著她一道彪了一把演技……他說那人是撞得他進醫院的罪魁禍首,但是鄭翩翩又不是瞎子,他看向那個女孩子的眼神與看誰都不一樣。

  就像現在,只是提起而已,暖色調的燈光下他眼裡的黑就變成了墨一般的冷。

  鄭翩翩立刻知道摸到了這傢伙的逆鱗了,出於禮貌,她不再追問下去,舉杯與他碰杯,小小的日式酒杯發出清脆的聲音,她沖謝嘉樹眨眨眼睛:「敬『身不由己』。」

  冷著臉的謝嘉樹聽了這一句居然笑了,笑起來那側臉好看得一塌糊塗,甩他旗下那些一線男星好多倍!

  他說:「你懂什麼身不由己?」

  鄭翩翩目不轉睛的欣賞著美景,隨口回他:「那你懂什麼?」

  謝嘉樹飲盡杯中酒,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拿在手裡慢慢的酌,他慢慢的說:「上次在醫院裡你見到的那個姑娘,是這個世界上我最喜歡的人。」

  鄭翩翩一歪頭、好奇的問:「你是說你的助理嗎?」

  謝嘉樹抬手召喚角落裡靜候的餐廳經理:「結賬。」

  「好了好了!對不起嘛!」鄭翩翩連忙擺手叫經理別過來,她忍著笑對謝嘉樹道歉,「你說你說你繼續說!我保證認真聽,再也不打岔!」

  為表誠意她還自罰了三杯,謝嘉樹這才繼續說了下去。說關於他和那個姑娘,從當初到現在,這麼多年,他有多麼多麼的喜歡、而她有多麼多麼的無情……

  鄭翩翩聽完了這個故事,覺得百思不得其解啊:「不會吧?她不喜歡你?這不科學!」

  謝嘉樹看起來已然微醺,眼中神情都柔和了許多,聞言笑著與她碰杯,嘆氣讚道:「知己!」

  鄭翩翩點頭肯定的說:「她長得也沒我好看啊,怎麼可能不喜歡你呢?」

  我都覺得我有點喜歡你了呢~

  謝嘉樹送酒的手頓了頓,慢慢收回來,接著一聲冷笑:「你的審美是體育老師教的麼?」

  誰能比馮一一還好看?

  鄭翩翩明白「情人眼裡出西施」這個道理,聳聳肩表示不與他多爭。但是她很好奇:「今天是我們倆的約會哎,你告訴我這個幹什麼?」

  「不是你問我的麼。」謝嘉樹淡淡的說。

  「不是。我說!你是故意告訴我的吧?」鄭翩翩饒有興致的盯著他看,得意洋洋的:「你想讓我不戰而退,是吧?你不敢拒絕你姐姐,就慫恿我拒絕我大哥!」

  「那你拒不拒絕呢?」謝嘉樹笑起來,在此時燈光和酒精的作用下,英俊的簡直驚為天人,鄭翩翩開心的說:「我才不拒絕呢!」

  他聽了也沒有生氣,靜靜的說:「那我告訴你兩件事。」

  「好啊~你說~」

  「第一,我沒什麼不敢拒絕我姐的,只有我想不想。」謝嘉樹平靜的說:「第二,你沒有戰場。」

  我的整個靈魂都是她的,沒有給你拉扯的餘地,連一個衣角都不會有。你不用不戰而退,因為你沒有戰場和敵人,我的感情世界裡,你根本不存在。

  鄭翩翩好久沒說話,直到回去的車上她都在回味他的表情和話語,車窗外霓虹流連成線,她手撐著下巴無聊的看著,心裡難免也有點動容和後悔。

  真感人,以及:為什麼我就遇不到呢?

  **

  那次不歡而散的約會後,謝嘉樹好久都沒有消息,久到兩邊家人都過問,鄭翩然找了個機會旁敲側擊的對妹妹說:「你最近好像沒什麼活動?要不要去歐洲轉轉?」

  鄭翩翩看大哥那小心翼翼的樣子就覺得心裡難受,一臉開心的對他說:「好啊!不過,我得先問一問嘉樹的安排。」

  鄭翩然揚了揚眉,「你們什麼時候約了見面?」

  「嗯!他前一段忙,現在好一點了。我們明天就約了見面。」鄭翩翩笑吟吟的說。

  謝嘉樹那邊肯定也被謝嘉雲問了,鄭翩翩一約他爽快的就答應了。

  不過等到兩人見面時,鄭翩翩看他臉色不太好,她關切的問他:「你看起來心情很糟糕的樣子,是你公司有什麼事情嗎?」

  謝嘉樹臭著臉不說話。

  「喂,你之前裝的很好啊,這麼快就原形畢露,太不敬業了吧!」鄭翩翩有些不滿了,這麼傲嬌演技又這麼不持久,就算長得這麼好看也不能忍好嗎!

  可謝嘉樹那天情緒實在反常,竟然不僅不立刻往回收,還有些暴躁的脫口而出:「你到底什麼毛病?好好一個姑娘家年紀輕輕的,在我這兒耗個什麼勁?」

  哇!鄭翩翩睜大了眼睛:「你什麼毛病啊?!你有本事對你姐姐說你不喜歡我啊!你衝我撒什麼氣啊!」

  謝嘉樹愣了一下,大概是意識到眼前的人並不會讓著他,他眼神黯淡的像隕落後的星。

  「抱歉,我心情不好。」他移開目光看著別處,聲音低低的說。

  鄭翩翩還是很不爽,不過場面上的客套還是要的:「你姐姐罵你啦?」

  「你以為我是你?」謝嘉樹斜她一眼。

  老子是有獨立人格的好麼?!

  這樣流露出幾分真實感情的謝嘉樹其實挺可愛的,鄭翩翩就勉強不生他氣了,還笑眯眯的問:「是為了那個『d"嗎?」

  謝嘉樹居然沉默了。

  「我覺得她不可能不喜歡你啊。」鄭翩翩很好心的開導他,「她看你的眼神就是喜歡的。」

  她真的只是客氣而已,沒想到謝嘉樹居然被這種廢話哄的很開心,神情裡還帶著一絲不可思議的羞澀:「你真的這麼覺得?」

  鄭翩翩忍著爆笑、鄭重點頭。

  然後就見他雙手抱著肩膀、一個人琢磨了很久,不知道是想通了什麼,眼看著又歡喜起來。

  鄭翩翩已經很久沒有看到男人的這種歡喜眼神啦!簡直就像春天雨後的粉紅色小花,貼著地面冒出來,花瓣上的露珠blingbling的閃著。

  就像很久以前有個男孩子曾在一束追光中為她演奏的《致愛麗絲》,美得像個夢,令人心生美好。

  鄭翩翩不由自主的嘆了口氣,謝嘉樹看了過來,問:「怎麼了?」

  「沒什麼,被你帥呆了。」

  謝嘉樹卻沒有被糊弄過去,笑著和氣的說:「說老實話吧。我把馮一一告訴了你,你也應該告訴我。」

  鄭翩翩開玩笑說:「這怎麼行啊?等我們結婚以後、我還要上演豪門怨婦的戲碼呢,我要是現在告訴你我心另有所屬,到時候你就該拿來攻擊我了!我才沒那麼傻!」

  她的笑話很爛,謝嘉樹卻居然笑得很溫和:「可我已經知道了。你剛才在想念一個人。」

  鄭翩翩就又分外惆悵的嘆了口氣,告訴了他一個「才華橫溢的窮苦畫家與豪門千金真心相愛、被豪門千金的大哥用金錢拆散」的感人故事……

  她甚至擠出了幾滴眼淚,哀切的說:「我一直很想念他,希望他能成為一名享譽國際的大畫家,衣錦還鄉,回來娶我!」

  謝嘉樹笑噴了!

  「真是你那個大哥幹得出來的事情。」他頓了頓,「我叫人幫你留意一下吧。」

  「不用!」鄭翩翩心裡笑翻了天,神情鎮定哀傷的說:「我寧願他在離我遠遠的地方生活的很好。」

  謝嘉樹沉默了一下,忽然沉聲說:「我以前也這麼想過,後來我發現不行……我活不下去,我寧願她在我身邊——哪怕過得不好。」

  鄭翩翩騙了他、耍得他團團轉,卻換來這樣一番真心話,她心裡很是過意不去,回到家之後,她在她家大哥面前狠狠替謝嘉樹美言了一番。

  也就在她把謝嘉樹誇的天花亂墜的時候,謝嘉樹正在看一份關於孔端夜的調查資料。

  著名旅美小提琴藝術家呢~

  他拿起電話撥給他的助理:「找個和我們沒有太多業務往來的音樂機構,辦一場小提琴演奏會,費用由我們負責。主要嘉賓資料我已經發到了你的郵箱裡,你抓緊時間去邀請。能安排到的場數越多越好,時間拖得越久越好。」

  **

  大概是算計人的報應,謝嘉樹那個全世界他最喜歡的人,被綁票了。

  鄭翩翩這邊完全不知道謝嘉樹幹了什麼缺德事,但她聽說馮一一是被當做她才被人綁架的,那天謝嘉樹他們走了之後,她軟語央求她家大哥幫忙找人。

  鄭翩然對謝嘉樹剛才的表現極為不滿,憋著一肚子氣準備要跟謝家算賬呢,頓時大發雷霆:「你管他的小情人死活?他敢這麼對你,這門婚事免談!」

  鄭翩翩心中一喜,簡直是瞌睡遇到了枕頭!

  「那你就當我送給謝嘉樹的分手禮物,幫他們找找那個女孩子吧。」

  鄭翩然什麼人物?立刻覺出不對勁,盯著她犀利的問:「鄭翩翩,你是不是看上剛才那個撒野的小子了?」

  敢在他鄭翩然面前動粗,剛才本來是要當場卸下那小子一條腿的,誰知道他家妹妹吃錯藥一樣護著人家,鄭翩然從剛才起就覺得她不對勁了!

  頂著大哥那像x光一樣的眼神,鄭翩翩不敢撒謊,故作嬌羞的說:「哎呀~大哥你真是的,幹嘛戳穿人家啦!以後還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呀!」

  好吧,她必須承認:那個叫做馮一帆的小夥子抬腳踹翻茶几的樣子真是——太、帥、了!

  鄭翩然被這丫頭氣得太陽穴一跳一跳的疼!

  後來鄭翩然曾經就這事又問過她:「你選謝嘉樹的時候我還能理解,可是你舍謝嘉樹就馮一帆,未免有點太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你當時不是說喜歡帥的麼?難道你覺得謝嘉樹的長相不如馮一帆?」

  不可能啊,難道他家妹妹的審美沒有隨他?

  誰知道鄭翩翩十分坦然的回答說:「我們家一帆多年輕啊!」

  鄭翩然:「……」

  ——你們女人到底還有沒有「節操」這麼個東西?

  ——當然有!女人的節操就是:「我更喜歡」啊。

  反正兩個都是帥的,當然選更年輕的!

  燃燒吧!進擊的鄭翩翩!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