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81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1-16T18:55:46
第 81 章 番外之你讓我又相信愛情了(一)

  鄭翩翩有個同胞親哥哥鄭翩懷,但是她掛在嘴邊的「大哥」卻是鄭翩然。沒辦法,鄭翩然太強勢又太變態,鄭翩翩兄妹倆從小就被他看得死死的。

  鄭翩懷是個男孩子還好,鄭翩然對自己弟弟做花心大少基本上沒有太大的意見,但是他絕不可能讓自己妹妹被別人花。

  鄭翩翩長得那麼漂亮,性格又開朗活潑,家裡還有錢,這樣的女孩子什麼時候也不會缺了追求者。鄭翩然對此倒是十分開明:大哥我不反對早戀,但是早戀的人選得先由大哥幫你看看。

  看什麼?

  呵呵!

  膽敢接近他鄭翩然的妹妹,你家姓什麼?族譜沒個一仗高的滾粗!

  大姓大族?那你排行第幾?長子不行,負擔太重;幼子脾氣一定欠妥;排中間的一看就沒出息。

  還有你長得太好看了,看著就不安分。或者你長得這麼難看怎麼對下一代負責?

  ……

  可憐的鄭翩翩,從十四歲開始就一個接一個往家裡領,然後看著那一個一個哭著跑出她家……眼巴巴的蹉跎到了十八歲,她光看滿地豬跑,一次也沒吃到過豬肉。

  鄭家大小姐十八歲,她家變態的大哥自然要為她辦一個隆重奢華到變態地步的成人禮,就是在那個成人禮上,她遇到了孔端夜,清新得像夜風一樣的大男孩,在父母授意下為她獻上了一首《致愛麗絲》。

  女孩子都喜歡做夢嘛~

  鄭翩翩一頭紮進了這個夢裡,無法自拔。

  孔端夜也很喜歡漂亮可愛的鄭翩翩,可是這種開始於父母授意的感情,還遠沒有到被稱□情的時候,很快鄭翩翩父親的事情就被孔家知道了,孔家無法接受,要求孔端夜與鄭翩翩分手。

  孔端夜幾乎沒有猶豫,但是他給鄭翩翩寫了一封長信說明原委。那封信是手寫的,男孩子書**底十分紮實,一手鋼筆字端正有力,鄭翩翩翻過來看背面,果然是力透紙背呢。

  她坐在沒有開燈的房間裡,藉著月光讀那遺憾詞句,耳邊彷彿能聽到少年的聲音。外邊的天色從深黑到墨藍,最後天亮了,鄭翩翩把信紙折好收起來,恍若無事的下樓去用早餐。

  她很喜歡孔端夜,所以她不想讓他再受傷害,而如果她表露出一絲的傷心,她的大哥那個脾氣,肯定饒不了孔家。

  鄭翩然果然在早餐桌上就問她:「翩翩昨晚睡得好嗎?」

  「很好呀~」

  鄭翩然抿了抿唇,還沒想好該怎麼說,小姑娘嫣然一笑,咬著牛角面包的小模樣狡黠無比,說:「大哥你不知道,幸好他們先提出來了,不然我還在想要怎麼提分手呢~」

  「嗯?為什麼?」鄭翩然半信半疑的問。

  鄭翩翩撕咬著牛角面包,滿不在乎的說:「孔端夜這個人一點意思都沒有,整天悶悶的,和他約會很沒勁。」

  她演技很好,鄭翩然信以為真,點頭仍有些勉強的說:「那就算了。」

  頓時鄭翩翩笑得眼睛都眯起來了,拿起手邊鮮榨橙汁喝了一大口,硬是把那口面包給嚥下去了。

  她最愛的牛角面包今天做得好難吃,嚥下去的時候簡直像石頭刮在食道里,而且卡在心口的位置,卡得心都疼了。

  **

  孔端夜出國的那一天一大早,鄭翩翩悄悄的從自家二樓的陽台上翻了下去、溜出了鄭家老宅。

  鄭家老宅外有一條長長的私路,她走得腳都破了才走到了公路旁,打了一輛出租車去機場。

  鄭翩翩非常熟悉機場的貴賓vip通道,知道有一個垃圾桶旁邊的位置是沒有攝像頭的,她就躲在了那裡,足足等了三個小時,終於等到孔端夜走出去登機。

  瘦瘦高高的少年走出來,從長長的通道走向她所在的位置,鄭翩翩深吸一口氣,飛快的最後一次補妝,掩蓋掉臉上的淚痕與情緒,她微笑著站在那裡,在孔端夜經過時對他優雅的揮揮手。

  孔端夜驚訝極了!

  可是這麼驚訝,他也只是停下腳步、並未向她走來。

  年輕的男孩子和女孩子就這麼面對面站著,兩個人都沒有話說,兩個人卻又都紅了眼眶。

  直到孔家隨從驚慌失措的撲過來拽孔端夜走,孔端夜有那麼一個片刻是向她這邊掙紮了一下的,而鄭翩翩一直自信優雅的站著,目送他被兩個彪形大漢架走。

  直到機場貴賓室的保安匆匆趕到、禮貌的問她要不要進去休息一會兒?鄭翩翩淡淡的拒絕了,昂著下巴驕傲的走出去……走出航站大樓,g市初冬的陽光格外刺目,她一下子就流出了眼淚。

  我不能說出口,但是我真的不想初戀變成這樣,有沒有誰能讓我重來一次呢?

  如果能重來,我一定不會再喜歡上孔端夜、付出我的真心。

  **

  可是,即便是鄭翩翩那個萬能的大哥也不能令誰的初戀重來啊。

  而且鄭翩然因為這事非常惱火:「你幹什麼?你不想讓他走,你跟我說,我叫那班飛機取消航班!你幹什麼自己跑過去?你要去也行,你帶上人啊!你帶著人想幹嘛不行?」

  「我沒想幹嘛,我就想去讓他看看我。」鄭翩翩眨巴著眼睛,可憐兮兮的說。

  鄭翩然抿著唇,不悅的看著妹妹。

  鄭翩翩像往常一樣撒嬌耍賴:「大哥……我這麼美!孔端夜他放棄我是他的損失啊,所以我是去讓他後悔的,哈~」她說著真的笑起來,漂亮的大眼睛笑得彎彎的,可愛得簡直像個sd娃娃。

  鄭翩然心軟了,敲敲她的頭,仍有些氣呼呼的問她說:「受傷沒有?機場那裡有人為難你、讓你不高興嗎?」

  「誰敢?!」鄭翩翩昂起頭驕傲的說。

  她這樣鄭翩然果然很滿意,摸摸妹妹的頭,他想起辛甘勸他的那些話……他有些艱難的說:「我以前干涉你太多了,你已經是大姑娘了,應該能夠保護自己。以後你交男朋友,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高興、你喜歡……只要你覺得好,我就覺得好。」

  鄭翩翩其實沒有多高興,但她還是興高采烈的說大哥真好、大哥真棒、大哥呱呱叫!

  **

  之後的幾年裡,鄭翩翩陸陸續續遇到了第二、三、四任男友。

  鄭大小姐的第二任男友是個窮光蛋藝術家,之前一直在街頭賣畫為生,偶然的一次機會,鄭翩翩買了他一副畫。

  鄭翩翩那時候其實還沒從初戀陰影裡走出來呢,那藝術家長得有幾分像孔端夜,她就喜歡上了。到現在鄭家儲藏室裡還收著好多幅那個藝術家的畫,那是他知道鄭翩翩身份後去找鄭翩然要錢、鄭翩然買下來的。

  鄭翩翩知道了以後就說了一句:「天哪大哥!你為什麼花兩百萬!他最多也就值二十萬好嗎!」

  ……

  鄭翩翩的第三任和第四任男友更不堪,前一個也是騙財,後一個騙了財卻還想騙色。鄭翩然動了大怒,前一個還好,只是打了一頓趕出g市,後一個差點沒被他叫人扔海裡去。

  鄭翩翩自己也是又悔又怕,失戀這件事都變得沒那麼重要了,她對愛情再也不報期待了。她抱著辛甘哇哇大哭,辛甘勸了鄭翩然,回頭又來勸小姑子:「你大哥看不得你受委屈,我們都看不得你受委屈,你在家裡誰不疼你?怎麼這件事上犯糊塗了呢?」

  鄭翩翩心想我有什麼辦法?那些壞傢伙臉上又沒刻字。

  可是她不敢這麼說,她默默擦眼淚,說:「我知道了。」

  當天晚上她站在了鄭翩然的書房裡,垂著頭乖順的對鄭翩然說:「大哥,我知道我眼光不好,你幫我安排吧以後。」

  我認輸了。這個世界上的男歡女愛,果然只是那些該死的言情小說寫出來騙人的。我將真心錯付且付盡了,以後,再也沒有以後了。

  **

  鄭翩翩一下子變了許多,性格變得沉靜,舉手投足也不再那麼孩子氣,以前她上樓下樓都撲騰撲騰的,偶爾還會摔一跤,現在卻連穿著高跟鞋走路都動靜很小了。

  她開始不穿t恤牛仔褲,一打一打的囤名牌連衣裙,一個月的時間就買了整整一牆的高跟鞋。

  她親哥鄭翩懷覺得有點不妙,跑來找他們的大哥商量對策。鄭翩然卻知道還是小女孩心情不好,由著她吧。

  買東西怎麼了?他鄭翩然最不缺的就是錢,隨便買!

  於是鄭翩翩在這一年裡改頭換面,幾乎變了一個人,用鄭翩懷的話來說:變得和周圍那些女孩兒一樣了。

  說這話時鄭家慣用的珠寶公司剛給大小姐送來兩套紅寶石首飾,鄭翩翩正開心的試,聽了哥哥的話不高興了,扭臉頂嘴:「說得你多麼特別一樣!你還不是和我周圍的男人一樣!」

  鄭翩懷倒是不會跟她計較,只是:「翩翩,我希望你還像以前那樣,以前你很開心。」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以前很開心?」鄭翩翩徹底沉下了臉。

  鄭翩懷還要再說,鄭翩然示意他出來、借兩步說話。

  「你怎麼回事?最近總是惹她。」鄭翩然不滿的問。

  鄭翩懷苦口婆心的說:「她這樣不對,哥你不能這麼慣著她的。」

  鄭翩然冷笑了:「我為什麼不慣著她?她在家開開心心的自由日子還能有幾年?嫁了人、別人能像我們這樣慣著她?」

  鄭翩懷一聽這話風不對啊:「怎麼?你給她找好了?」

  鄭翩然淡淡的說:「我選了一批人,給她挑。」

  太霸氣……鄭翩懷羨慕嫉妒恨,想想又問:「那萬一她一個都不喜歡怎麼辦?」

  「再看吧,她還小,不著急。」鄭翩然難得的嘆了口氣,「她從小什麼都順順利利,這姻緣上面欠缺一些,你別再惹她不高興。」

  **

  鄭翩翩得知自己要選婿了,一點也沒有不高興,還興致勃勃的和鄭翩然一起討論。

  鄭翩然能拿出來給她選的都是身家背景仔細調查過的,門當戶對、相貌合格以上、沒有不良嗜好。鄭翩翩剔掉了其中的雙博士、金融男和一個國外留學剛回來的。

  鄭翩然覺得有點意思,問她為什麼,她振振有詞的說:「唸書這麼厲害,不是太聰明就是書呆子。做金融的以後一定會要求掌管家裡的財政大權。還有那個啊,在國外念了十幾年書,中文肯定都不好了!」

  鄭翩然聽得起來笑了。

  鄭翩翩從剩下的兩個人裡選了一個,心滿意足的推到大哥的面前。

  「哥!就他吧!」

  「謝嘉樹?」鄭翩然沉吟。

  謝嘉樹、謝嘉樹……倒是樣樣都好,就是有一點:「謝嘉樹的姐姐和盛承光你是知道的,謝嘉樹和盛承光一向走得近,我查到他曾經和盛太太的一個閨蜜有些曖昧。」

  「拜託……」鄭翩翩不以為意的叫起來,「我有四任前男友哎!」

  這麼聊天鄭翩然就不高興了,糾正道:「你那是遇人不淑,你沒有遇到過一個好的。」

  根本不是我妹妹吃得多,是菜的問題!

  鄭翩翩聳聳肩,不置可否。

  鄭翩然繼續研究謝嘉樹,想了想,對她說:「謝嘉樹的聰明不輸雙博士,這些年他在美國白手起家,我從朋友那裡聽說了一些,他的手段可不是做\"7%;8d的bd比的,還有……他中文就算好,也不一定就能好好跟你說話。」

  鄭翩翩點點頭,表示贊同。

  鄭翩然不解:「那你還要選擇他嗎?」

  「當然!」

  「……為什麼?」

  「因為他是這裡面長得最帥噠!」鄭翩翩開心的說。

  鄭翩然:「……」

  ——你們女人到底有沒有「原則」這麼個東西?

  ——當然有!女人的原則就是:「我喜歡啊」。

  反正男人都是壞的,不如找個帥的!

  燃燒吧!進擊的鄭翩翩!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