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天下人負我.

jiouguai
本文:2020-11-14T17:22:53
暗夜三十歲,身高181cm體重78kg,目前在某間航空公司工作。因為工作的需要時常要國內國外到處跑,雖然常常跑東跑西的,其實根本沒有很多機會出去混bar呀什麼的,畢竟下了班就累的像條狗一樣巴不得立刻上床躺平。


想當然的,除了身邊的工作同伴之外,交朋友的機會其實少的可憐,所以交朋友的管道,也跟時下的年輕人一樣,msn加上skype再加奇摩囉。反正筆記電腦帶著到處跑也挺方便是吧。


幾年以來對暗夜而言,其實交朋友,尤其是異性朋友的模式,可以說是已經是定型了,在國外的時候聊天認識,每天哈拉一小段時間,等回台灣休假的時候就約出來,吃吃飯,唱唱歌,喝點小酒,看看夜景,要是看對眼的話就去汽車旅館。幾次以後,換個對象再來一次。


可能是外表條件跟工作都還不差吧,出手也挺大方,再加上暗夜的那張嘴也挺能哈拉打屁的,所以上述的模式發展成功率也滿高的。這也是暗夜為什麼不想交女朋友的原因。開玩笑,沒聽過三國曹操的名言嗎!「寧可我負天下人,莫叫天下人負我」。


跟暗夜出去搞一夜情或是多夜情的其中不乏已婚怨女或是有男友的辣姐辣妹,淫人妻女笑呵呵,要是妻女淫人那就不大快樂了是吧!交個女友放在台灣聚少離多的,十足十的具備了女性出軌的條件,暗夜的小算盤打的可精,這種虧本生意,堅決不幹。


回歸正題,話說有一次暗夜跑到西雅圖去開會,晚上用完餐後回到飯店,順手就把skype給打開,然後跑去沖個澡。這已經是多年養成的習慣了,回飯店,開電腦,洗澡,換個睡衣開始網路找對象哈拉。


這不才剛出浴室呢,暗夜在台灣的一個朋友小熊就打給他了。這個朋友也是暗夜在網路上認識的,去澳洲唸書剛畢業回台灣。因為家裡在南部有幾塊地,也懶的一回台灣就找工作,整天除了玩車就是到處搞女人。照他的說法就是「在台灣只要滿嘴英文,開台好車,長的不像個豬頭,晚上絕對不會寂寞」。


自從他知道暗夜的職業以後,跟暗夜的那個親熱勁呀,巴不得認他做大哥的感覺。這很明顯的就是司馬昭之心。每次跑來台北找暗夜之前一定要暗夜先把那幾天晚上的行程先確定好,這小子也挺大方的,吃飯唱歌他都包了,唯“二”的兩個要求一個就是要多帶幾個空姐出來,第二個就是要年輕夠辣的。


看到是小熊的skype,暗夜也毫不客氣,電話一接,“三小,老子不在台灣沒時間理你,有屁回家再放”。電腦那邊傳來小熊小媳婦般委屈的聲音『好心沒好報呀,本來要通知你一個好康的事情,你還罵人』。「嘿,不是要我拉皮條喔,什麼好康的事情」。


「我們聊天室來個彈鋼琴老師,彈一晚上了,長的滿正的,搞半天是你學妹,我跟她說我們聊天室有個彈鋼琴也很厲害的帥哥,還跟她同個學校的,她就很好奇呀,想認識你說,這不看到你在線上我就打過來找你了」。


有鬼,絕對有鬼,這小子看到美女肯定暗檻的,哪有這個好心還會幫我介紹,暗夜想了一下問道「你小子哪時候變成柳下惠了,有妹不把還推給我,少來,說實話」。小熊乾笑幾聲「嘿,這個小弟的文化水平太低,這種高文化的美女小弟沒有緣分呀,大哥你文化氣息高,這種女孩子正好適合你不是」。


暗夜心裡狠很的大笑三聲 「少來這套,明明已經碰釘子了對吧,想托我下水,她現在還在聊天室嗎?我現在上去」。「行,她還在呢,你快上來」。


小熊說的聊天室是他們一些愛玩車的車友窩在奇摩聊天室裡開的,剛開始暗夜其實不大喜歡這種聊天室,滿多剛領完駕照,開台二手小國產車就自以為是車神的小男孩會跑來聊天室大放厥詞,什麼山道殺手啦,極速之王都出來了。


不然就是一群小女孩愛刺激的,或是想找個有車男朋友的會跑進來,年紀有的小的可怕,有的真的辦個網聚出來一看,哎喲我的媽,看背影想犯罪,看正面想自衛這句話還不一定夠形容那種慘狀。後來還是小熊利害,乾脆辦個俱樂部,要加入聊天可以,男孩子限年紀跟開的車種,女孩子請提供本人相片。


雖然這種方法滿現實一把的,也限制了聊天室的人數,不過評良心說,還真的解決了滿大一部分的麻煩。暗夜還是滿欣賞這種方式的,畢竟各取所需也是以賞心悅目為前提不是。每次辦個網聚老是看到恐龍也不是辦法。


進了聊天室,立刻就有人邀我加入奇摩及時通的會客室,因為在聊天室沒辦法用語音,只有及時通的私人會客室可以。﹝clk230邀請M3腳踏車加入私人會客室。同意or拒絕﹞。CLK230就是小熊的暱稱,當場按同意。進了會客室以後,打開語音,就聽到有人在彈卡農。


順暢柔和的音符從電腦的另一邊傳了出來,剛好趁這時候泡杯咖啡,回桌子前面的時候,暱稱叫做“冷艷”的那個女孩子剛好彈完。跟小熊打聽以後確定這個冷艷就是他口中說的主角了,二話不說當場發個訊息給她「學妹彈的不賴喔,今年芳齡幾何,仙鄕何處,許人否,啥工作身高體重三圍幾許,重點是給不給把」。


沒幾下她就回訊息了「學長你把妹很遜ㄟ,什麼濫問題,還芳齡咧,那我不是要問你貴庚」。三下除兩下就這樣聊了起來,她還真是暗夜的學妹,只是剛好差四屆,暗夜剛出校門她剛進孝門,雖然不同科系的,不過勉強也算給她扯的上一點點關係,俗話說的好,學長學妹好辦事不是。痾,你問我哪裡看到這句話,隨口說說別太當真。


就這樣過了一個禮拜,暗夜跟冷艷也熟絡了起來。暗夜的電腦裡面一堆冷艷的相片,長的很像“我的野蠻女友”裡面的全志賢,第一次看到相片暗夜還真的給嚇到,臉蛋有點嬰兒肥,嘟嘟的挺可愛。身材真的不錯,32C/24/34。暗夜怎麼會知道她身材好咧,還真別說,這個小妮子真愛照相,膽子也挺大的,居然拍過裸體寫真。


暗夜跟她威脅利誘半天才搞到一張sample,冷艷的說法是看他可憐一個人在國外,又每天晚上乖乖呆在旅館房間陪她打屁沒出去鬼混的獎勵。


相片裡的冷艷,全裸伏在一張歐式的大床上,兩隻纖細的小腿向上彎曲著,上半身微微用兩隻手臂撐起,柔順漆黑的長髮像瀑布一般順著一邊披在雪白的肩膀上,學著小貓咪張牙舞爪的表情可以清楚的看到兩顆小虎牙,伴隨著胸前那一抹若隱若現的一點粉紅。


「這哪是獎勵,這根本叫做折磨」。暗夜有些鬱悶的想著,每次看著這張相片都禁不住亢奮起來。看的到吃不到,這大概是最慘的事情了。可恨的小妮子聽到以後笑的花枝亂顫,還在視訊前面大跳艷舞。剩下該死的最後兩件胸罩跟小褲褲以後,叫暗夜去飯店的健身房報到,說這樣可以幫他化精力為體力。


在西雅圖的第三個禮拜,兩個人終於有了第一次的接觸。,起因是因為有人跟冷艷聊到電愛這方面的話題,基於好奇寶寶的基因,冷艷就纏著暗夜問他有沒有做過。在知道暗夜以前有過經驗以後,冷艷就吵著要暗夜試驗給他看。


所謂的電愛試驗,就在一個多小時以後結束。聽著電話那頭冷艷微微的喘息聲,想不到冷驗也滿會玩的,自己撫弄自己也可以有好幾次高潮。暗夜覺得這個國際電話費值回票價了,至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又更親密一點,其實這種事情有時候就像一層紙,捅破的話就前途一片光明。電愛有時候也是一種好辦法,雖然自己DIY感覺沒那麼刺激,可是一邊自己搓弄著怒起的巨大火龍,伴隨著電話另一頭傳來的喘氣,呻吟聲,也是一種滿另類的刺激。


在西雅圖三個禮拜的會議終於結束了,暗夜跟冷艷也早早約定好了見面的時間,因為冷艷住在台南,所以暗夜一回桃園就直奔台南去渡過在台灣三天的假期。走出台南機場外面,迎面一台紅色的BMW318在暗夜的面前停了下來。


冷艷搖下窗戶勾勾手指「上車」,暗夜一上車還沒做穩,車子就呼的一聲沖了出去。「鬱悶,坐在鋼琴前面的時候還真的滿冷艷,開車的時候又十足的女霸王,還真的,跟我挺像」。暗夜還沒想完就聽到冷艷在旁邊問「要去哪裡呀」。「妳不是請假要當我的導遊,妳請幾天呀?」暗夜問到。「我把學生的課移到後天,所以可以陪你鬼混兩天,感激我吧」。


「是是是,感激不禁。那我先去找家旅館洗個澡好了,不然才晚上九點多也沒什麼好玩的」暗夜說。「你要住哪裡,我朋友說夏卡爾不錯喔,可是你洗澡就洗澡
「不可以做壞事喔」冷艷俏皮的說。


「進去了以後誰作壞事還不一定咧」暗夜壞壞的想著。


進了汽車旅館後,暗夜美美的洗了一個澡,從浴室出來以後,看到冷艷背對著他在看侯文勇的白色巨塔。從背後緩緩的用雙手圍住她『妳身上好香』。「色狼你在幹麻,走開走開」。雖然嘴巴上這樣說,可是冷艷並沒有掙扎的意思。暗夜輕輕的從身後吻著她的小耳垂,沿著冷艷的耳後緩緩的用舌頭舔到她白嫩的脖子,輕輕的咬著。冷艷微微的發出喘氣的聲音,小屁股緩慢的像後方摩蹭著。


「妳剛下飛機還沒吃東西ㄟ,肚子不餓呀」。冷艷媚眼如絲的用眼角縹了一下暗夜。


「嗯嗯,所以我正在吃呀,用餐時間」。


「色狼,那我也要」。


冷艷轉過身體,兩個人的嘴唇彼此探索著對方,從來沒有這麼強烈的感覺,濕潤的舌頭不停的挑逗著雙方的慾望。熱辣辣的嘴唇慢慢的吞噬著暗夜,舌尖被吮吸的美妙感覺燃起了他胸中的烈火。


突然,一隻小手伸向我的胯間。在早已挺立的肉棒上面揉搓著,一道熱氣衝了上來,“啊∼∼”暗夜不禁呻吟了一聲。隨著冷艷的不斷愛撫,不由得感到一陣陣的興奮。


把暗夜身上的大毛巾扯掉,緩緩的從胸部開始輕輕的啃了起來,慢慢的往下舔動,等她蹲了下來,用手握著那已經勃起的十八公分的紫紅色大肉棒,一邊套動一邊感嘆到「好大!」。


一邊用她的小嘴巴把碩大的龜頭緩緩的吃進去,一邊努力的吸允,深深的吞到了大肉棒的根部再抽出來,巨大的凶器上因為大量的口水在燈光下顯的閃閃發亮,看起來青筋畢露顯的更加的猙獰。重複著吞吐肉棒的動作,她的頭擺動的越來越快,白嫩的小手抽動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望著紫紅的龜頭進出著冷艷紅潤的小嘴,牙齒不斷的刮弄著龜頭,舌尖在嘴裡顫抖著撥動酸楚的馬眼。肉棒在冷艷嘴裡吐出又吞進,強烈的觸覺讓暗夜不自覺的挺動著屁股,就這樣進進出出,屋裡彌漫著淫蕩的氣息。


暗夜用兩隻大手控制著冷艷的小腦袋,隨著冷艷吞吐的動作擺動著,冷艷一邊繼續用小手快速的來回套弄著肉莖,一邊挑釁般的看著暗夜,小舌頭慢慢的往下舔到暗夜的子孫袋,小力的來回吸著兩顆睪丸。


「天呀,寶貝妳的嘴巴好會吸」暗夜一邊呻吟一邊說。


把冷艷一把抱起來放到床上,暗夜開始從她的腳指頭開始舔弄著,沿著腳指頭,小腿,大腿,緩緩的用舌頭移動到大腿根部。用手摸到冷艷的神秘入口才發現那裡已經溼透了,她一邊喘氣一邊用手搓揉著自己的胸部,暗夜一邊用手指緩緩的抽動著,一邊用舌頭輕輕的舔著那顆珍珠。


「阿,就是那裡,再輕一點」。隨著手指的動作加快,冷艷開始大聲的呻吟起來,淺淺的在洞口來回抽動著,經過愛液的滋潤倒也不是很困難,四周的肉壁有規律的收縮,擠壓著我的手指。


「寶貝,舒服嗎?想不想要我插進去呀?」暗夜爬起來湊到她臉旁溫柔的說,那隻手指卻依然在小穴裡面快速的抽送著。

「呀……啊……啊……好哥哥,妹妹那裡好癢呀……」冷艷嬌聲浪叫起來。一股股的淫水涓涓的流淌下來。


手指在陰道裡越來越感到濕潤,肉壁一個勁的蠕動著。暗夜挺起她的巨砲頂在她的小穴洞口,一隻手抄起冷艷的一條腿,冷艷無力的摟著暗夜的脖子,小屁股扭動著用陰戶使勁的蹭著大肉棒。


巨大的龜頭一點點的侵入進冷艷狹窄的陰道裡,慢慢的開始做著抽送,小穴在肉棒的摩擦下也漸漸的蠕動著。


「啊……大寶貝,你的雞雞好大啊……插的妹妹好舒服,啊……啊……怎麼這麼大,大力插我•」冷艷的身子不停的抖動著。

「寶貝,你的小穴好緊啊……我的肉棒被包的好緊好舒服。」。
隨著交合處發出的“吧唧、吧唧”聲,一股異常的興奮從暗夜全身蔓延開來。


「啊……寶貝……你的雞雞好燙啊……爽死妹妹了……啊……我要死了……啊……」


「……啊……啊……妹妹……好……好……高興啊……啊……啊……我也愛……啊……啊……愛……你……不行了……啊……插的……插……插……的妹妹……啊……啊……啊……啊……爽死了……啊……」


冷艷緊緊的將雙腿纏在暗夜的腰上,屁股前後左右不停的扭著。浪水多得吱吱直冒,混著紅色白色的汁液塗的滿下身哪裡都是。隨著瘋狂的抽送著,也不知道到底抽插了多少下。一根肉棒被摩擦幾乎著起火來,隨著沒一次的進出,小穴越嘉越緊。


「啊……快……在快點……好哥哥……插的妹妹……要上天了……啊……好棒……好棒……要死了……啊……尿尿了……啊……我要尿了……噢……噢……耶……耶……啊……啊……出來了……啊………………」


冷艷渾身一陣巨顫,挺高的小腹死命的貼近對方,肉棒一下插到了
底,小穴就像溫暖的小嘴一樣一下下吮吸著雞巴,好像一隻小手緊緊的握在
那裡。一股陰精澆在龜頭上面,從肉棒和小穴的中間的縫隙中噴了出來。


暗夜將冷艷翻轉過去,她跪在床上,臀部高高的翹起,只見兩片陰唇一張一合著。
他站在床下,雙手緊抓住冷艷的臀部,開始作最後的衝刺!

在陽具插入後,暗夜用盡力量作大幅度快速的猛力抽插,只聽見"撲哧,撲哧,撲哧"和冷艷類似哭泣嗚咽的聲音。

低下頭只看到被冷艷陰道內淫液滋潤的閃亮大雞巴在快速的進出,一種莫名的快感迅速傳遍全身,暗夜用力的將陽具挺進小穴深處,頂住她的花芯,一股股的精液噴射而出,而冷艷達到了第二次的高潮,陰精急泄,如海浪般衝擊著龜頭,更使暗夜感到無比的快感。


暗夜緩緩的拔出陰莖。隨著肉棒的撤離,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伴著蜜汁慢慢的從微微綻開的花瓣口流了出來。冷艷用他的櫻桃小嘴含住仍然挺立的兇器,把剩餘的精液舔食的乾乾淨淨然後吞了進去。


「ㄜ,我剛剛發現一件很嚴肅的事情」。暗夜很認真的對著懷裡的冷艷說到。「我剛剛忘了用保險套了」。冷艷慵懶的白了暗夜一眼「笨蛋。」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9]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