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75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1-14T11:04:32
第 75 章

  謝嘉樹真是太倒楣了!

  剛結婚的夫妻,本來正是熱火朝天的時候,可還沒舉行婚禮呢馮一一就查出了懷孕,還是那麼個情況,本已躊躇滿志、披甲上陣的小魔王只能兵甲入庫、馬放南山,新婚小夫妻蜜月裡也只能親親抱抱和摸摸……馮一一還算善解人意和沒節操下限,所以小魔王經常能聊以慰藉,但是謝嘉樹總覺得不滿足啊!所以眼看這已經六個多月了,胎兒發育穩定良好,他們兩個又剛經歷了一場互吐衷腸,謝嘉樹色從膽邊生,就這麼小試了一回,居然就這麼寸,出事了!

  醫院裡,沈軒剃掉了小鬍子的臉看起來格外英俊,同時臉色也格外難看。他目光沉沉的看著謝嘉樹,雖然一個字都沒說出口,但是很多字都已經表達出來了。

  謝嘉樹也很鬱悶,又鬱悶又心疼,哭喪著臉對他說:「你能不能別用這種看變態的眼神看著我?我們是合法夫妻,我們持證辦事!」

  「呵呵,」沈軒笑了,「辦到醫院來了呢!」

  一旁馮一帆雖然也有些腹誹,但還是挺身而出給他家姐夫解圍:「沈軒哥,我姐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沈軒看了一眼謝嘉樹,慢吞吞的說:「送來的時候有宮縮現象,現在還在觀察。」

  鄭翩翩因為愛屋及烏,最近看了很多生孩子的醫學資料,這時候好奇的提問:「宮縮?那姐姐是不是就要生孩子了啊?」

  「沒有,不是,」沈軒解釋道:「孕期房事太激烈的話有時就會導致孕婦出現宮縮現象,頻繁宮縮嚴重的話很可能導致流產。」

  馮爸馮媽都著急的盯著急救室那邊看,謝嘉樹連忙解釋:「沒有太激烈,絕對沒有!」

  只是哥技術太好而已!

  這個話題太少兒不宜,馮一帆默默伸手摀住了他家好奇寶寶的耳朵,好奇寶寶驚喜的歪頭看他,被他輕輕瞪了一眼。

  沈軒看到了這一幕,更加心傷。

  裡面急救室躺著他曾經動過心的女人,卻正懷著別人的孩子,還因為那什麼什麼被送來醫院急救。然後眼前這對小的,不動聲色就秀了個恩愛。連馮爸馮媽老兩口都是相扶著等在急救室門口的……沈單身心傷又寂寞!

  謝嘉樹也看到了,也覺得這對小的可真礙眼啊!想想看他自己……他其實都沒吃到大餐!就只吃了個前菜!吃飽的那個是馮一一啊!她飽了好多次!他都羨慕嫉妒恨了!

  可現在所有人都把他當成飢渴的變態色魔。

  要不是眾目睽睽,真想和小魔王抱頭痛哭!

  **

  馮一一昏昏沉沉睡了一覺,醒過來的時候,她發現外面天都已經黑下來了。

  她悠悠醒來,覺得這一覺睡得真不錯啊,舒服的伸個懶腰,手剛從被子裡伸出來就打到了什麼,聽到一聲熟悉的悶哼,她連忙說:「嘉樹?!」

  謝嘉樹從床邊椅子裡坐起來,一手捂著鼻子一手開了燈,他一直趴在她床邊守著她,這會兒也剛睡醒,而且是被一拳搗鼻子上打醒的!謝大少捂著鼻子憤怒的看著床上的人。

  馮一一連忙向他伸出雙臂:「哎呀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這兒……讓我看看!打疼你了嗎?」

  謝嘉樹輕輕拍開她手,重重生氣的說:「不要你假好心!我今天什麼臉都被你丟光了!」

  「……」馮一一想起來了她為什麼進醫院,「呃……」她也覺得很尷尬。

  看她怯怯的拉被子矇住半張臉,一副已經知道錯了的樣子,謝嘉樹心裡爽了那麼一點點,放下手不悅的問她:「現在感覺怎麼樣?肚子覺得還疼嗎?叫醫生進來給你看看吧?」

  馮一一在被窩裡摸摸肚子,慚愧的說:「不用了,現在挺好的,沒什麼不舒服……你被爸媽罵了呀?」

  謝嘉樹橫她一眼,「沈軒!」

  我爸媽才不會罵我!

  想想因為這事被沈軒罵的情景,馮一一更唏噓了:「還好我剛才在裡面一直閉著眼睛!不然就太丟臉了!」

  謝嘉樹:(╯`□′)╯︵┴─┴

  他生氣又不敢大發脾氣的樣子特別可愛,馮一一越看越喜歡!又覺得他們兩個一起幹了這麼丟臉的一件事,感情更深了一層了呢!

  「你來,」她又伸出雙臂,「我抱抱你~」

  「滾!誰要你抱我!」謝嘉樹氣死了,「你還嫌我不夠丟臉啊!」

  說完他氣呼呼的往椅子裡一靠,抱著肩、斜著眼睛看著她,惡狠狠的說:「等這兔崽子生下來以後,我立馬就去結紮!我看你還能生!」

  他不給抱,馮一一捲著被子暖洋洋的彎在床上,這時聽了他的話,眯著眼睛懶洋洋的說:「你不是說過想要兩個孩子的嗎?」

  「我還說過一個都不想要呢!你聽我的嗎?!」

  「好啦……別生氣啦!」馮一一從被子裡伸出一隻手,扯著他袖子搖啊搖,「你是不是……很不舒服啊?嚇到你了是吧?」

  她記得她肚子一抽一抽的疼起來之前,他正咬著她耳朵怪她太快了、他一次都沒有到呢……

  想著那些荒唐畫面,馮一一臉忍不住就紅了起來,謝嘉樹還正在氣頭上呢,瞥了一眼心裡癢癢的一動,然後就更加熱血沸騰了!

  禍水!他惡狠狠的瞪她!

  馮一一既覺得不好意思,又有一種略變態的甜蜜感覺,扯著他袖子的手鑽進了他袖子裡,手指親暱的撫摸著他手腕內側的肌膚。

  「對不起嘛……」她可憐兮兮的眨著眼睛向他道歉。

  「你不要去結紮,要是真的不想再要孩子,我們去問問沈軒,反正我要做手術的,看能不能順便給我放一個節育環什麼的?」

  搶著結紮什麼的真是太感人了,謝嘉樹臉色稍有回轉,反手握住她作怪的那隻手,輕輕捏了捏,「算你有良心。」

  馮一一笑眯眯:「不是啦!我是害怕你結紮了就會放心大膽的在外面亂搞——反正也搞不出孩子嘛!」

  她現在說的這是什麼話?!謝魔王一秒鐘就要掀床!馮一一連忙抓住他手腕,「哎呀哎呀」的叫著,看他立刻緊張的忘記了生氣,她肚子裡笑翻了,挪了挪,將頭靠在他手臂上。

  「嘉樹,」她聲音甜得簡直像是吃了一整個蜂巢,「欺負你的時候我覺得特別幸福耶!以前你欺負我也是這樣的感覺嗎?」

  謝嘉樹斜了她一眼。

  當然是啦!要不然我為什麼花了十年時間、沒臉沒皮的追著你欺負啊~

  沒有明確的回答,謝嘉樹喉嚨裡發出一種模模糊糊的聲音,像是在罵她滾、又沒有清晰的罵出來。

  馮一一在他手臂上親親,甜蜜的說:「好啦,你不要生我氣啦!等以後孩子生下來了……我陪你。」

  其實眼看月份越來越大,他們兩個人心裡都是越來越擔心的,只是彼此之間都不說、都裝作不害怕。這種時候,彼此的許諾就顯得格外纏綿而略略悲情,像這句「我陪你」,竟然令人心生「生死相隨」之感呢。

  「不害臊!」謝嘉樹捏住她鼻子,低聲說。

  馮一一沒有不害臊,說完就覺得害羞了,臉埋在他手裡滾來滾去,這時候她抬頭看他,見他神情裡怒意猶存,但已經又是感動滿滿了。

  神明在上,馮一一心裡默默的、虔誠的祈禱:請讓我平平安安的生下這個孩子,我想要平安健康的活著,與眼前這個男人輪流欺負彼此、互相依靠、走完一生。

  我以後一定不再責怪命運不公,我有這個男人與我深深相愛,已經是最好的命運。

  **

  這一年G市的秋天比往常的更美,高秋前後連續半個月都是秋高氣爽的日子,梧桐落葉在路旁鋪了厚厚的一層。

  秋意最濃的那幾天,馮一一在盛家的私人醫院裡剖腹產生下了一個七斤重的男嬰。

  小傢伙剛生下來就能睜開眼睛,頭髮烏油油的,手腳揮舞起來極其有力,哭聲洪亮,健康極了。

  孩子生得很順利,手術開始後不到一個小時就抱出來了,產科的護士長親自出來把孩子交給手術室外面等著的馮媽。

  馮媽驚喜不已的抱過外孫,感動的老淚縱橫,抽噎了一聲又焦急的問護士長:「我女兒現在怎麼樣了?」

  「謝太太正在進行子宮肌瘤摘除手術。裡面有沈院長在呢,你們別太著急了,耐心等待。」護士長柔聲安慰老人家。

  馮爸在一邊也問:「我女婿看到孩子了嗎?他怎麼沒抱孩子出來?」

  「謝先生正在陪著謝太太呢,孩子他已經看過了,是他叫我抱出來給你們的。」人到中年的護士長十分感慨的說:「謝先生和謝太太感情真好啊,我跟了這麼多年的手術,頭一回見到這麼緊張妻子的丈夫。」

  躺在產床上的妻子情緒穩定,丈夫卻淚流成河,連兒子都不想多看一眼……可真的是頭一回見到啊!

  馮爸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事,感動又驕傲的肯定道:「是的!」

  一旁的鄭翩翩這時在馮一帆手臂上暗暗掐了一把。馮一帆「嘶」一聲回頭瞪她,就看小姑娘眼圈微紅、噘著嘴巴,又感動又羨慕的樣子。

  馮爸馮媽都在圍著孩子看呢,謝嘉樹媽媽和姐姐派來的那兩個助理正安靜的坐在一邊等,沒有一個人看著他們這裡,馮一帆伸手在鄭翩翩嘴巴上點了一下。

  鄭翩翩傲嬌的偏頭讓開他的手指,被他強硬霸道的捏著下巴扭回來,頓時女孩子的心都酥掉啦!又嬌又羞的看了他一眼就低下了頭。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