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ROHAN

jiouguai
本文:2020-11-13T23:31:27
第一章 騎士測驗
  ROHAN大陸曆600年,在兩年前的某一日,隱遁在巴蘭島東方帕勒塔盧卡的鄲族,與他的鄰居——德拉格斯的龍族,在達成了大陸北方歸與龍族,南方歸與鄲族的協定下,組成了聯軍,對著溫暖的南方發動了攻擊。
  在原定計劃中,原本想要聯合的不止龍族,還包含了黑暗精靈與巨人族,但巨人族的首領認為就算不與其他三族聯手,光憑自己強悍的力量,ROHAN大陸遲早也是他們的囊中物;而老謀深算的黑暗精靈則認為此戰若是只對德拉格斯王國的話,確實有必勝的把握,但他們更相信,精靈與半精靈在唇亡齒寒的壓迫下,不會對德拉格斯見死不救,再加上對於征服大陸後,土地的分配也抱持著極大的不信任,因此也拒絕了此次的出兵。
  於是,在只有龍族與鄲族的三萬聯軍的情況下,史稱「百日戰爭」的大戰終於展開。
  與一開始德格拉斯預料的情況完全相反,本以為只有區區的三萬聯軍,只要將邊境的守衛隊加以集合,少說也有六萬以上的軍隊,應該可以在一瞬間就讓這群不知死活的「北方蠻族」飛灰湮滅。但戰情完全往相反的方向發展,在「鄲」優秀的暗殺技術下,不少將領在黑夜、白天,甚至在手下的面前,瞬間被割去首級。
  更離譜的是,這些士兵連刺客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再加上龍族悍勇的作戰能力,「擁有魔法的戰士」或是有著「戰士劍術的法師」攻擊下,這些平常散漫慣了的邊境守衛隊,只能以不堪一擊來形容。
  在勢如破竹的情況下,北方聯軍一路打到了巴比倫地區,而也正如黑暗精靈所預料的,在被毀滅的威脅下,精靈族率先派出了援軍,就連一向對各種族全無好感的半精靈,也為了捍衛自己的土地加入了戰爭。於是,在巴比倫地區的沉默森林展開了總決戰。
  德格勒斯王國派出了最精銳的薔薇、鬱金香、櫻花、梅花四個騎士團加入戰場。在精靈與半精靈擁有的特殊技能「天眼」支援之下,減少了許多被暗殺的損失,無形中也讓軍心得以穩定,精靈優秀的法術,在攻擊與治療方面做了莫大的貢獻,而半精靈百步穿楊的箭技,更讓北方聯軍在尚未靠近便損失慘重。
  終於,在雙方都損失慘重的情況下,北方聯軍終於撤退了……
  而南方聯軍並沒有繼續追擊,因為在往北方過去,難保黑暗精靈不會為了與南方聯軍相同的理由加入戰爭,因此,南方聯軍也各自退回自己的主城。
  這場大戰,總共歷時99日,而對各國也造成了相當大的損耗,因此,大陸就在這種恐怖平衡下,維持著有如薄冰般的和平。
  清晨的陽光灑在德拉格斯的街道上,艾莉穿著嶄新的盔甲往鬱金香騎士團的團部前進。
  艾莉在騎士團中可是相當於偶像般的存在,漆黑如瀑的及背長髮,但在陽光較為強烈的時候,卻會透出深咖啡色的光澤,皮膚有如雪般白皙,又長又直的雙腿,微翹的小嘴與極大極大的雙眼、加上黠慧的眼神,渾圓飽滿的雙峰,纖細的蛇腰,肥美的豐臀……在她加入騎士團的當天,就引起了不小的騷動,甚至讓其他騎士團的許多見習騎士千方百計想要轉任至鬱金香騎士團來。
  「恭喜妳啊,只要通過今天的測驗,你就成為正式的騎士了。」鬱金香騎士團的團長對著艾莉說著。
  「謝謝,我會努力的。」艾莉輕輕的回答著。
  其實艾莉只想快點知道測驗內容,完全不想跟這個名為卡渥爾的傢伙囉唆。
  說到卡渥爾,其實也不過是個靠著老爹是政務大臣之一、利用關係得到騎士團團長這個職務的雜碎。在百日戰爭後,在大陸中間地帶,偶爾還是會有零星的小規模衝突,就算偶爾前去支援邊境警衛隊,這個團長也從來不曾參加。也就是說,根本就是個花瓶,而且還是個其醜無比的花瓶。
  四十來歲的年紀,幾乎沒有運動的庸腫身材,兩眼皮已經厚到快要蓋住了眼睛,肥短的手指,血盆大口不時吐出令人作嘔的氣味,就連有著鬱金香花紋的盔甲穿在這個男人身上,看起來都像是獸人基地裡面的獸人戰士。
  實際的作戰指揮,全都落在副團長雷儂身上。
  「聽說妳取得騎士資格,想要當個無冕騎士是嗎?」卡渥爾問著。
  由於艾莉是單膝著地的姿勢,而卡渥爾是站著的,盔甲原來的設計除了防護外、為了避免影響靈巧,在大腿兩邊有著厚厚的護甲,但是在前面的部分為了避免影響行動,因此僅有保護到下腹,而大腿前面則是一條短裙的設計,而上半身的部分為了講究舒適性與避免穿盔甲的人還沒開始戰鬥就先中暑及美觀,領口的部分開到鎖骨下方,就是因為這種設計,卡渥爾可以清楚的看到艾莉豐滿胸部所擠出的乳溝及盔甲短裙露出的白皙大腿。
  艾莉發現他淫穢的目光,冷冷的問道:「那,請問我的測驗內容呢?無冕騎士的事情我尚在考慮中。」
  卡渥爾此刻才回過神來,趕緊清了清喉嚨說:「這個妳拿去,到了那邊,去找一個叫做雷比雅的人,他會告訴你測驗內容。」話畢,便遞了一個小包包給艾莉。
  艾莉順手接了過來,說:「了解了,那先行告退。」便立刻站了起來,轉頭走出房間。
  「媽的,妳這個小淫娃,囂張個屁,早晚有一天老子一定幹的妳哇哇叫,再把精液射滿妳的子宮,讓你知道誰才是老大!嘿黑,今天測驗,妳就知道了。」卡渥爾淫笑看著艾莉肥美的臀部,嘴巴唸唸有詞。
  艾莉走到了廣場,打開手中的包包,果不期然,是個傳送石,而且是傳送到凱諾的。艾莉想也不想就將傳送石輕輕放在了地上,心理默念著「到凱諾」,接著,一陣光芒包圍艾莉;待光芒退去後,艾莉發現自己身在一個魔法陣中,這是大陸上遠久遺留下來的技術,在魔法陣內可以免於受到任何攻擊,但由於主神死後,魔法陣的數量銳減,所以現在能傳送的地區也是有限。
  當艾莉走出魔法陣後,耳邊傳來一把甜膩的聲音:「妳是艾莉吧?」
  艾莉回頭一望,一名身披深藍色斗篷的女子站在她身後,雖然斗篷蓋住了她整個身體,但那對巨乳仍在斗篷內撐起了兩座高高的乳山;被蓋住的臉孔,有著成熟女人妖艷。
  她上上下下打量了艾莉一番後,才說:「妳是今天來測驗的見習騎士吧?任務很簡單,妳從這裡往西邊走,會有座森林,妳只要在裡面殺死三隻小惡魔就可以了,來,這個袋子給妳,妳殺死小惡魔以後,把這裡面的寶石放在牠身上就可以了。記得啊,要三隻,可別少了。」
  艾莉伸手去接她手上的袋子時,促不及防的,雷比雅用手指挑起她的下巴,豐滿的嘴唇蓋上了艾莉的小嘴,並且把濕滑的舌頭侵入她的口中,挑逗著她的小舌,一隻手伸向她大腿根部,另一隻手則抓著艾莉的後腦,不讓她把嘴巴移開,嘴中感覺到她舌頭上似乎有種奇妙的甜味,艾莉驚訝地睜大雙眼,兩手想去推開這個陌生的女人,卻發現自己半點也使不上力來。
  雷比雅的手指宛如小蛇般、在兩腿間的手指靈巧的在內褲上來回移動,艾莉吞嚥了幾口雷比雅的口水後,突然下腹一陣麻癢,陰戶中也開始流出淫水,慢慢的讓內褲陷入了肉縫中。艾莉為自己的反應感到訝異,雖然自己的身體一直以來都很敏感,但也不至於讓個女人輕輕的摸上兩下就濕成這樣。
  正當艾莉感到疑惑時,雷比雅的手指熟練地找到了艾莉凸起的陰核,隔著內褲用力揉搓。
  「嗯……」艾莉長悶聲呻吟,頭往後一仰,拉出了一條長長的口水,終於掙脫雷比雅的嘴唇。
  雷比雅似乎心有不甘,繼續往前吻去,並且用舌頭把艾莉櫻桃小嘴中的香舌勾了了出來,舌頭在嘴外淫亂的交纏在一起,手指由內褲的邊緣侵入,找到了艾莉嫩穴的入口,緩緩的滑了進去,艾莉早就淫水氾濫,所以並沒有遭到太大的阻礙,細長的手指「噗哧!」一插到底!
  「喔……啊……不要,求求妳……這,這裡……等下……會有別的人來……」艾莉還保持著最後一絲理智,懇求著。
  「哼、哼……看不出來妳還滿會忍的嘛?好吧……那就在人還沒過來以前結束就可以了吧?」雷比雅在艾莉耳邊問著,並且不斷用舌頭舔著她的耳垂。
  「不要……求求妳……停下來……我……是……來做……騎士……測驗……的……不是……來做……這種……事情的……啊……嗯……」
  話還沒說完,雷比雅突然又插入另一隻手指,並且快速的抽動起來。
  「啊……啊……不……行……了……」
  艾莉整個身體往後仰,美麗的頭髮甩出一道深咖啡色的彩虹,口水由嘴邊流了出來,美麗的臉上透出一層薄汗,如果不是雷比雅抱住她,她可能會整個人往後仰倒在地上。
  雷比雅感覺到她小穴裡面的嫩肉正一陣一陣的抽搐,並緊緊夾住手指,知道她將要高潮了,於是更加快她抽動的速度,一波一波的淫水濺落在地上,並且不斷發出淫水與手指摩擦的聲音。
  雷比雅把艾莉推向旁邊一顆大樹,讓她背靠在樹上,蹲在她的胯下,拉開她白皙的大腿,專心淫弄艾莉的肉洞。
  「小蕩婦,高潮吧!是不是很爽?快高潮了嗎?啊?是不是?高潮了吧!高潮吧!!」
  雷比雅手指快速進出艾莉的小穴,另一隻手將內褲撥到左邊後,用食指跟中指掰開艾莉的大陰唇,露出了粉紅色的嫩肉,並且找到了腫脹的陰核,用兩隻手指按住,並且用力的揉著,一邊蹂躪著騎士美少女,一邊不忘用嘴巴羞辱她。
  艾莉僅存的理智告訴她要推開這個女人,但被肉慾佔領的身體卻作出截然不同的回應,原本是要去推開雷比雅的雙手,現在反倒是把它們死命往小穴壓去,纖細的蛇腰淫蕩的擺動,不斷把陰部送到雷比雅的嘴邊,希望她能夠更用力的蹂躪自己。
  「嗯……你要弄死我了……我要死了……喔……喔……我……我……高……潮……了……」艾莉發狂似的一聲大喊。
  發現手下獵物已經要達到頂點的雷比雅,突然將嘴巴湊上艾莉的小穴,用力吸吮。此時,艾莉感到一陣酸麻,潔白的大腿不自主地分開、抖動。
  自從未婚夫死後,已經遺忘很久的感覺充滿了她的身體,全身的力氣好像都從小穴中洩出去一樣,全身輕飄飄的;小穴猛力的噴出一道陰精,噴得雷比雅滿口跟臉上都是,接著,便像是斷線的木偶般緩緩的滑落,呆坐在地上自己所流下的一灘淫液中。
  艾莉白皙勻稱的大腿大大的張開,露出一片泥濘,根部的深咖啡色陰毛被淫水打濕後,朝下方垂掛著,緩緩的滴著主人淫蕩的證據;陰毛下方看的到剛剛高潮過後的陰唇充血腫脹,微開小穴裡因為高潮而變成鮮紅色的嫩肉,正不自主地顫抖著;原來黠慧的大眼無神的望著雷比雅。
  雷比雅靠近她,用力吻艾莉微翹的嘴唇,將口中的陰精與淫水用舌頭送到艾莉的口中;艾莉的舌頭無力地回應著,並吞嚥著自己的分泌物;深吻完後,又將沾滿淫水的手指伸入艾莉的口中,讓她舔食乾淨;當手指抽出時還牽了一條長長銀絲。微風輕輕吹拂她的秀髮,艾莉卻一副渾然不覺的樣子。
  「別忘了,獵殺三隻小惡魔,妳有四天的時間完成任務。嘻嘻……等妳完成任務再回來找我吧!」
  失神的艾莉,耳中隱約聽到了雷比雅的嬌笑與任務的期限。

第二章
  「嗯……」在朦朧中,艾莉感覺有好幾雙手在她身上遊移,左手被人高舉過頭壓在背後的樹上,耳邊不斷傳來「咖拉喀啦」的聲響,似乎是有人在扯著上半身盔甲腋下處的扣環想將它脫掉;雪白勻稱的雙腿被大大的拉開,有幾隻手指正猴急地往嫩穴的入口擠去。
  由於艾莉的嫩穴之前經歷過一刺激烈的高潮,這樣粗暴的刺激,讓她悠悠的醒了過來,當她雙眼緩緩睜開之際,正好看到一隻醜惡的肉棒向著她的櫻桃小口頂來。
  艾莉本能地頭左一偏,右手急著想去取回自己的武器,誰知小手一握,握住的竟不是熟悉的劍炳,手中感覺一片火熱,還微微的跳動著。艾莉一驚,偏頭一看,原來握住的竟是根已經昂首怒章的肉棒!而原來要頂入她口中的肉棒,也因為她頭一偏,而頂在她粉嫩的臉頰上,一股腥臭直衝而來,頂在臉上的龜頭馬眼處也感覺一陣濕滑。
  直到此刻,艾莉終於完全清醒,看清了眼前的情景,在她的左右兩邊有著兩張充滿淫慾的臉孔,而主人之一正蹲在她的身邊,一手在盔甲腋下扣環處努力,另一隻手正用力的在她胯下蜜穴肉口處徘徊,隨時準備一插而入。
  而另一個人正抓著她柔嫩的小手,不斷地套弄自己的肉棒,嘴裡還不斷發出淫穢的呻吟。而下半身另有兩個人正擠在她大開的白嫩雙腿之間,爭奪著誰要先把手指插入她粉嫩的小穴裡。艾莉的下體的三隻手在下小穴口你爭我奪,一時之間誰也無法搶先中的。
  「老大,這妞好像要醒了!」正在解艾莉盔甲的人緊張的說著。
  「媽的!你能不能快點啊?等下她醒了就都別玩了!」被稱為老大的,就是抓著艾莉小手套弄自己肉棒的傢伙。
  「嘿嘿嘿……老大,你也擔心太多了吧?就單憑一個小妞,已經被我們制住了,你還怕他飛了嗎?」蹲在艾莉雙腿之間的人淫笑著說。
  「嗯……啊……你們……你們要幹嘛?」艾莉慌張的問道。
  「小妞,妳醒啦?要幹嘛?情況都這麼明顯了,妳還看不出來?小妞,別擔心,大爺我們等下一定會讓妳舒服到以後會自己再來求我們幹妳的。嘿嘿……」
  艾莉終於完全看清楚眼前的情況,一共四個人,樣子一看就是一般小村子裡面會有的地痞流氓。為首的有著滿臉的鬍渣,看來約30來歲年紀,從衣服裡面露出來的手臂肌肉糾結,看來像是長期從事粗活,再不然就是受過訓練的。其他幾個嘍囉大約20來歲,四個人唯一的共通點,就是身上的粗布衣衫髒得像是從來沒洗過似的。
  「小妞,妳一個人躺在森林裡,內褲也不穿好,不就是要人來幹妳嗎?還裝什麼淑女,大家一起爽一爽不是很好?」為首的抓住艾莉的手,更用力地套弄自己的怒張肉棒。
  「靠!媽的!妳的淫穴腫成這樣子,我看八成才被人幹過沒多久吧?那我們幾個幹一下,對妳應該也沒啥損失吧?」在艾莉白嫩大腿中間的其中一人說著。
  「喔?看不出來,妳這淫蕩小妞,裡面竟然還是粉紅色的啊!」
  「嗯……啊……」突然一陣刺癢,艾莉大腿中間的另一個人突然用力地拉開她雖然腫脹但仍像小孩般緊緊閉合的大陰唇,貪婪地看著蜜穴裡面顫抖的嫩肉和凸起的粉紅色陰核。
  「喂!快點張開嘴,把老子的雞巴給含進去!」粉嫩臉頰上的肉棒仍然在亂頂,一直試圖侵入艾莉的櫻桃小嘴。但此刻,艾莉已經漸漸冷靜下來,右手清稍微用力的握了一下手中火熱的肉棒,引得帶頭的又是一陣呻吟。
  「嗯……力氣似乎恢復了……」確定自己那種無力感已經消失的艾莉,突然右手用力一握,緊緊握住老大的肉棒,用力往左邊一甩!
  「哇啊!!」老大發出一聲慘嚎,撞上在艾莉白嫩兩腿中間的那兩個傢伙,三人撞成一團。左邊正在設法解開盔甲的傢伙還來不及反應,突然一陣熱辣,接著一陣暈眩,臉上結結實實地吃了艾莉一記粉拳。
  終於鬆開桎梏的艾莉,一個翻身站了起來,美目在身邊掃了一圈,遍尋不著她的武器。
  「找這個嗎?小妞。」為首的老大與另外兩個在艾莉胯下的混混已經站起來了,而老大右手上正拿著艾莉的長劍,在左手輕佻的拍著。
  「本來想溫柔地跟妳爽一下的,如果夠爽的話,老子就把妳帶回去當我的性奴,想不到妳敬酒不吃吃罰酒。」老大望了一下吃了一拳倒在地上起不了身的手下,惡狠狠地瞪著艾莉,擺出架勢緩緩地靠近。
  「你以為……你拿著武器就贏定了嗎?」艾莉抬起秀美的下巴嫣然一笑。
  「對付妳這小妞,拿武器還會輸?」老大話還沒說完,艾莉迅捷無比地欺近身去,在他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時,嗅到一股花香,手腕一痛,長劍脫手而出,接著口中一股鐵腥味蔓延開來,下顎遭到一記膝擊,倒地不起。
  艾莉一個旋身,玲瓏的軀體背光而立,長髮掀起一道髮浪,猶如女神一般,長劍直指另外兩名還站著的手下:「怎樣?你們兩個想來嗎?」
  「騎士大人!對不起!是我們不對!我們不該對你無理的……」兩個嘍囉嚇得屁滾尿流的跪地求饒。而剛剛遭到重擊的老大和挨了一拳的倒楣鬼此時才緩緩回過神,看到這種情形,自知完全不是對手,再看到艾莉纖細手上的長劍透出冷冷光芒,哪還有鬥志?跟著幾名手下跪成一排,死命叩頭。
  「本來……以你們對我做的事情,我是可以當場殺了你們,但是,我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立刻滾去沉默森林,找塊荒地開墾,務農一輩子。如果讓我在不是沉默森林之處看到你們,我保證一定會殺了你們!你們也別想呼弄我,騎士團的情報能力,找幾個人是輕而易舉的,知道嗎?」艾莉看著跪著的四個人,冷冷的說著。
  四人一聽,如獲大赦,千恩萬謝地跑著離開。
  到了此時,艾莉才找了個隱密的樹林,把上半身的盔甲整理一番,再將纖白的手指伸進短裙裡面,勾住被扯到另一邊的內褲,將它拉回原位,不經意的又碰觸到自己敏感的陰核,忍不住夾緊自己直挺白皙的雙腿,摩擦了一下。
  「嗯……」一陣麻癢由小穴傳了過來,艾莉忍不住享受了一下這種感覺,這時,她才發現自己的內褲一片濡濕,想必是被剛剛昏睡時被那幾個流氓狎弄的時候流出來的淫水,忍不住俏臉一紅。
  「奇怪……雖然以前和里歐做的時候,他總是取笑說我敏感……可是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子,我的身體到底怎麼了?難道是雷比雅那個女人嘴裡有古怪?」正當艾莉思考的時候,手指卻似不聽使喚地隔著內褲在肉縫上下遊移。
  「啊……不行……不能這樣……我要先去完成任務……可是……啊……好舒服……都已經濕掉了……」下身傳來的感覺越來越激烈,在一陣天人交戰後,艾莉終於還是將手指抽出兩腿間,忍住嫩穴傳來的熱癢,緩步朝著森林深處走去。
  從茂密樹葉中透下的光線,在樹林中形成一道一道的光柱,雖然不是第一次進入森林,但艾莉還是不禁地讚嘆。小時候「里歐」都會拉著她躲進艾因赫倫近郊的森林中,里歐知道好多森林裡面的秘密基地,知道哪裡有著沒有人知道的瀑布,知道哪裡可以俯覽整個艾因赫倫城,知道哪裡有著最甜美的野果,知道……知道……
  直到兩年前的百日戰爭,身為鬱金香騎士團的一員,就算尚未任職「聖堂武士」或是「神殿騎士」,但在國王的命令下,除了見習騎士與教官,全都必須投入戰爭。
  艾莉還記得,出征那天早上,里歐黃金色的頭髮及身上有著鬱金香花紋的盔甲在太陽下閃閃發光,她一直相信,前一個晚上里歐擁著她玲瓏的裸體,溫柔地對她說:「放心吧,正式的交戰,應該都是聖殿騎士與聖堂武士的工作,像我們位階是騎士的,主要是負責後勤及支援任務,正式加入戰爭的機會少之又少。」接著他的微笑,就像春天的太陽一般溫柔。
  「那……這……個,你……如果想拒絕,也沒關係啦!畢竟我還只是個騎士而已。」里歐輕輕攤開他的手掌,手掌裡面有兩個閃著金色光輝的小戒指。
  「你……看……這……兩個戒指,只要湊在一起,就可以拼出一顆流星。還記得我們躲在小山丘數星星的晚上嗎?妳看到流星高興得像個小孩子,所以那天那個流浪商人到城裡來,我剛好看到,就想說……」里歐紅著臉,抓著頭說著。
  「嗯……我願意,你……一定要活著回來喔!」艾莉大大的雙眼,濛上了一層薄霧。
  「安啦……你難道不相信你未來的老公?啊!痛痛痛……」里歐話沒說完,艾莉就捏著他高挺的鼻子,讓他連連呼痛。
  當出征後,她每天都去里歐帶她去的小山丘,望著北方沉默森林的方向,等著聽到他們傳來的捷報,等著里歐用他的手再次緊緊摟住她的腰。
  終於,前方傳出了擊退北方聯軍的消息,里歐也回來了。不過卻是躺在馬車冰冷的木板上,金色的頭髮散亂地覆蓋在眉毛上,在黝黑的木板上像朵花一般散開;原本有著健康膚色的俊俏臉孔一片慘白,身上的盔甲沾滿了黑色一塊一塊的血跡,不再閃閃發光。
  健壯的脖子上,一道殷紅的血痕像是塊烙鐵,怵目驚心地烙進她心中,她知道,她再也沒辦法擁抱她了。接著,她只記得自己哭了,然後就不醒人事。
  在葬禮的那天,她並沒有哭,她只有緊緊地握住自己雙手,讓指甲深深刺進自己細嫩的手掌,流出鮮紅暖暖的液體。接著,她下了一個決定……
  當她去騎士團登記,說想要成為騎士的時候,所有人都認為他發瘋了,一個怯生生的女孩,從來沒受過任何訓練,就想要加入騎士團?
  當時騎士團的要求是,6歲便要開始送入訓練所,每天早上都需送到騎士團的訓練所去,晚上才回來。天氣好的時候,就是體能、劍技、盾技等訓練;天氣不好的時候,就在教室內進行戰術、兵法、騎士精神、戰史等課程。其嚴苛的程度,讓每年能正式成為騎士的人大約只有三成。
  理所當然,他們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但是艾莉不死心,她鍥而不捨地每天去拜訪,整整六十天,風雨無阻。最後,終於引起軍事大臣的注意,給了她一次機會,讓她參加16歲級的騎士考試,在當時,艾莉其實僅有15歲,未滿16。
  一開始的目的是想讓她知難而退,天曉得她竟然在戰略學、戰史、騎士精神三科拿了滿分,而兵法學也拿了傲人的97分。當時大家也不以為意,認為她只是個頭腦不錯的女孩。但要讓大家跌破眼鏡的奇蹟才剛要發生。
  在劍術比賽中,她憑著一長一短的兩把劍,不論對手是拿斧頭、劍、盾、錘都一一敗在她的手下,事以至此,其他人也沒有什麼好說了,只能讓她以跳級的成績進入鬱金香騎士團。在進入不到一年的時間內,艾莉美麗的臉孔、姣好的身材,讓許多見習騎士背地裡都叫她「妖精騎士」,更有不少官宦子弟拼命想要一親芳澤。
  正當艾莉沉浸在回憶的時候,「吱咭!吱咭!吱咭!」幾聲怪叫,一隻有著粉紅色軀體,薄翅、利爪、尖嘴、藍色眼珠醜惡生物從上方直衝而來。艾莉舉劍一擋,爆出一聲金屬的脆響,怪物彈飛,艾莉小退一步。
  「找到了……」艾莉心裡笑著想。此時,已經彈飛的小惡魔再次發動攻擊,但艾莉這次已經有了準備,旋身、拔劍、揮砍!一氣呵成,小惡魔當場由肩部至腰間劃出一道傷口,小惡魔摔落在地,抖動兩下,就再也不動了。
  艾莉小心翼翼地靠近,確認小惡魔已經死了以後,拿出繫在腰間的袋子。一看到這個袋子,艾莉不禁又想到她被雷比雅蹂躪的那一幕,想到她靈活的手指,在她修長的雙腿之間,在她粉紅色又窄又濕的小穴中來回地抽動。
  「唔……我到底怎麼了?老是想著這些事情,真的是慾求不滿嗎?」艾莉搖了搖頭把精神拉了回來。將劍插在地上,接著從袋子裡摸出一塊鮮紅的寶石,將它輕輕放在小惡魔的屍體上,寶石發出了暗紅色的光芒,小惡魔緩緩消失,不到十秒鐘,小惡魔已經消失無蹤,艾莉撿起寶石,寶石上多了一個「Θ」的記號。
  「好!還剩下兩隻了,加油!」艾莉用力拍了拍自己粉嫩的臉頰。
  突然,一道黑影直撲而來,艾莉頭輕輕一偏,雖然閃過攻擊,但臉上已被留下一條殷紅的痕跡。接著那道黑影順勢帶走插在地上的長劍,接著飛到了離艾莉五步左右的距離,停在半空中浮上浮下,眼神挑釁地望著她。
  「可惡!我竟然會這樣大意!」艾莉在心中暗暗咒罵自己。雖然情況對自己不利,但她知道以她的能力,對付一隻小惡魔還沒什麼問題。
  然後,她緩緩抬起纖細的手臂,柔嫩的手掌朝上的對小惡魔招了招手,說:「來啊,武器在你手上,怕什麼呢?一劍刺穿我吧!」她知道小惡魔這種低等的魔物智商並不高,只要稍微挑撥,就會怒不可抑。
  果然如艾莉所料,小惡魔兩隻手握著長劍,直衝而來!艾莉猛的一旋,秀髮散出一陣幽香,甩中小惡魔的眼睛,讓牠失去了視力,接著左手由腰部潔白如玉的大腿旁抽出一把短劍,反手一劃,小惡魔雙翼折斷,掉落在地上,動彈不得。
  小惡魔這種魔物,四肢異長短小,除了用翅膀移動外,如果落地,也只能呆坐在地上,所以失去翅膀的小惡魔,就跟殘廢沒有兩樣。
  艾莉直視著牠,用銀鈴般的聲音說道:「你最大的優勢,就是你的速度,但是你輕易被我挑釁,握著那把長劍直衝過來。第一,長劍太重,讓你的速度變慢了,如果你是原來的速度,我光憑一把短劍,可能無法奈你何。第二,你無力舉起長劍使用砍劈,所以我可以很輕易地預測攻擊的軌道,因為你只能使用刺擊,這就是你失敗的原因。告訴你這些,是希望你能輸得明白,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否懂得人類的語言,但如果有來生,希望你能不再是魔物。」
  話畢,銀光一閃,短劍直沒入小惡魔身體裡,僅留劍柄。
  「呼……剩下最後一隻了,這樣看來應該今天會結束。」艾莉拾起長劍,看著地上正沒入寶石的小惡魔說著。
  話雖如此,但接下來卻遍尋不著小惡魔的蹤跡,直到日暮西山。
  「看來今晚要在林中過夜了。」艾莉找到一顆大樹,在底下升起了火,輕輕的靠在樹上,拿出預備的乾糧慢慢地吃著,心裡面不斷地思考:「那個女人給我喝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會讓我竟然無力掙脫她?而且今天一整天,身體都怪怪的……」
  一想到自己的身體,艾莉又回想起那種銷魂蝕骨的快感,就連以前跟里歐做也不曾有過這麼大的快感,讓自己在高潮後會失神,甚至疲倦得昏睡過去。越想越覺得身體火燙燙的,忍不就想在這裡好好發洩一番。
  「嗯!我在想什麼啊我?」艾莉為自己淫蕩的想法感到訝異,雖然旁邊沒有人,但是,整張俏臉還是羞得一片通紅,粉嫩的雙頰上也染上一片紅暈。
  這晚,艾莉睡得並不安穩,一方面是因為異常的性慾讓她一直想把細長的手指深入自己粉嫩的小穴裡面好好地解決一番。另一方面是因為被兩次的狎弄,整條內褲沾滿了淫液,雖然已經乾了,但貼在柔嫩的陰唇外面還是很不舒服。
  艾莉愛乾淨已經到了有點潔癖的地步,偏偏這附近又沒有小溪可以沐浴,就算有,要艾莉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脫光衣服跳進水裡,她也沒有這種勇氣,畢竟防身的東西放在溪邊,如果有個突發狀況,沒武器就算了,還要光著身子逃跑,就算得救了,也是丟人到極點了。
  終於……晨曦透入樹葉的細縫,艾莉緩緩地睜開眼睛,穿上盔甲,並把水稍微分配了一下,只留下預定今天要飲用的水,其餘的水用來梳洗一下後,就開始往來的路上走去。
  漫步走到了昨天獵殺兩隻小惡魔的地方後,艾莉感覺到週遭的氣氛有點不對勁,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魔物的惡臭。艾莉抽出腰際的長劍,左手緊緊握在短劍的劍柄警戒。
  果不其然,瞬間,數道黑影直竄而來,這次不再被偷襲,艾莉輕鬆地閃過了後,長劍刺、劈、斬、挑!一一擊落。低頭一看,果然是小惡魔。
  「這下不止夠了,還可以付贈品呢!」艾莉心想著。以艾莉的能力,十幾隻小惡魔是奈何不了她的,更何況現在只有五隻。
  突然,艾莉身體一僵,她發現有隻體型比小惡魔大上一圈的影子由林中的陰影中緩緩飛出。
  「不是吧?小惡魔領袖!?怎麼會在這裡出現?」艾莉美麗的雙眼睜得大大的,不敢相信她看到的。小惡魔領袖雖然也是小惡魔的一種,但攻擊力、耐力、智力等都不可和小惡魔一概而論。
  「吱咭!吱咭!」小惡魔領袖一聲怪嘯,尖銳如刀的手指一指,兩隻小惡魔迅速衝上,艾莉看準來勢,揮劍一劈!左手短刀反手刺出,突然兩隻急衝而來的小惡魔往左右邊竄去,艾莉兩次攻擊皆落空。此時另外三隻小惡魔趁隙撲上,艾莉迅速地把劈空的長劍往上一挑,正好刺過撲上來的其中之一,接著短劍奮力一擲,插入另一隻小惡魔的頭部。
  突然,艾莉的雙手一緊,接著整個身體往後面飛去,仔細一看,原來是剛剛兩隻佯攻的小惡魔緊緊抓住她的纖細雙手,將她扯離地面,往一株大樹撞去。
  「砰!」一聲悶響,艾莉背部狠狠撞上大樹,雖然有盔甲的保護,但也讓她痛得眼淚直流。正當一陣暈眩的時候,兩隻小惡魔將她的纖細的雙手高舉過頭,壓在大樹上。
  另一隻小惡魔欺身而上,在艾莉面前示威似的怪叫,艾莉此時雙腳離地,長劍在剛剛一撞之下,已經飛到她美腿前約六步的距離,此時艾莉雖然冷靜地在思考脫身之法,可是苦思不得其法。
  小惡魔領袖此時才緩緩地靠近過來,艾莉此時已經無法可變,只能閉上雙眼等死。突然,一陣腥臭,小惡魔首領竟伸出牠深藍色的的長舌,在艾莉粉嫩的臉頰上由下往上一舔,這一舔又濕又滑,還夾帶著一股腥臭。
  「嗯……」艾莉忍只覺得噁心至極,忍不住一聲呻吟。豈知小惡魔領袖動作迅捷無比,在艾莉呻吟的時候,迅速挑開貝齒將長舌衝入艾莉的櫻桃小嘴中一陣翻攪。
  艾莉還來不及有所反應,小惡魔領袖的舌頭便靈活地挑動著她小巧的香舌,不斷地由下往上勾著,甚至還將她的舌頭緊緊纏繞兩圈再鬆開。艾莉原想用力咬斷牠的舌頭,但當她用力時,卻發現小惡魔領袖的舌頭有著極大的彈性,竟咬它不斷。
  此時艾莉只能發出「唔……唔……」的呻吟,櫻桃小嘴被微微撐開,深藍腥臭的舌頭在她的口中為所欲為。小惡魔領袖慢慢地將尖嘴靠到艾莉的粉臉前,舌頭一陣一陣的擺動,將艾莉的香津帶入自己的口中,一方面也將自己腥臭的口水送入艾莉的小嘴中。
  艾莉只能盡可能地吞嚥下這些噁心的液體,可是由於小惡魔領袖的舌頭在口內四處竄動,使得艾莉的吞嚥並不順利,因此艾莉的嘴角旁流出一條水痕,也不知道是小惡魔領袖的口水,還是艾莉自己的香津。
  小惡魔領袖尖銳的手一指,在艾莉面前示威的小惡魔輕飄飄降到艾莉的勻稱的左小腿前,頭下腳上地緊緊扣住,然後往左上方移動,艾莉的玉腿緩緩的被拉開,隱約露出了白色的內褲。小惡魔領袖一看,異常興奮地猛力抽回艾莉櫻桃小嘴中的舌頭,還勾出了不少口水,滴落在艾莉白皙的鎖骨上。
  小惡魔領袖此時伸出它尖銳的勾爪,勾住艾莉內褲的邊緣,「不要……別這樣……你們……到底想幹嘛?」艾莉感覺到牠的意圖,僅剩的另一隻玉腿胡亂地踢動,蛇腰亂擺,想把小惡魔領袖給踢開,並掙開牠們的禁錮。
  結果當然是徒勞無功,「嘶……」一聲響,小惡魔領袖領袖的利爪割開了艾莉一邊的白色內褲,白色的布塊無力地緩緩飄落在艾莉腳下的草地上。
  小惡魔領袖一把抓住艾莉的雪白修長的玉腿用力往旁邊一壓一抬,艾莉玉腿變成了「M」字型,香臀微微上翹,變成了像是小孩在尿尿的姿勢。整個粉嫩的小穴正對著小惡魔領袖,柔順的深咖啡色陰毛下,緊緊閉合的兩片大陰唇只見中間一道小縫,裡面的小陰唇並沒有像是某些女性會外露,就像是兩道大門似的。
  「你們……放開我……」最隱密的地方就這樣大刺刺地暴露出來,艾莉急得眼淚在美麗的大眼中打轉,但是雙手與腳皆被制住,卻是無能為力。
  小惡魔領袖發出一陣怪笑後,長舌伸出,在艾莉的暴露的粉嫩肉瓣上一刷,「嗯……」艾莉發出一聲不知是快樂還是痛苦的呻吟。
  小惡魔領袖領聽到後,更加努力地舔舐著艾莉的嫩穴,並且將舌頭微微的插入,將兩片柔嫩的陰唇給撥開。
  當牠舌頭往左邊時,就將艾莉左邊的陰唇拉開,露出裡面細嫩的小陰唇,隱約可見粉紅色的嫩肉,小惡魔領袖就這樣時上時下、忽左忽右地刺激著艾莉。
  原來只有噁心的感覺,但在小惡魔領袖舌頭舔動時,偶爾會觸及艾莉粉紅色的陰核,每次都會惹得艾莉一陣顫抖。漸漸地,一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從下腹湧了上來,艾莉背後起了禁不住的一陣顫慄,感覺到自己的嫩穴裡面流出淫液了。
  小惡魔領袖也嗅到了艾莉嫩穴中間開始飄出淫靡的味道,並且也發現艾莉原來緊閉的兩瓣粉嫩肉唇已經略微張開,露出了羞澀的小陰唇及在上端那顆閃著淫蕩光輝的粉紅色陰蒂,隱約可見的肉洞,裡面的嫩肉正一抖一抖地顫動著。
  「啊……這是什麼感覺?難道……我真很淫蕩?連讓魔物侵犯都會有感覺?雷比雅說的是真的?我真的是個蕩婦?可是……喔……」艾莉心力想著,嫩穴被魔物無情地侵犯著。
  「喔……嗯……怎麼會這樣……」艾莉終於忍不住了,嘴中流出珍珠落玉盤般的呻吟,嫩穴裡面流出的淫水也越來越多,整個下體佈滿了一片不知道是淫水還是口水的光澤,粉紅色的陰核淫蕩地脹大,挺立在柔順的陰毛下方。
  小惡魔領袖領袖也不斷地將淫水舔食進去,突然,大舌用力往前一刺,「噗哧」一聲!深藍色又厚又寬的舌頭便插入了艾莉的嫩穴裡面。但是才深入了一小段,就立刻遭到阻礙,原來艾莉的小穴裡非常緊窄,再加上嫩肉皺褶多,雖然已經非常濕潤,但仍然無法讓小惡魔領袖的大舌順利直探到底。
  「啊……啊……啊……別……喔……」艾莉被突如其來的攻擊刺激得發出一連串嬌嫩的淫叫。
  小惡魔領袖快速地將舌頭有如性交一般刺入拉出,每次刺入艾莉的嫩穴時,就更深入一點,拉出時,不但帶出大量的淫水,更在入口處往上一勾,刺激艾莉的挺立陰核,有時則插在裡面上下抖動,刺激陰道入口上方的敏感處。
  艾莉唯一的經驗,就是未婚夫里歐。如果勉強要說的話,大概就是加上雷比雅吧!經驗淺薄的她,幾時遭遇過這種陣仗?沒有多久,就只能夠發出蕩人的淫聲,嫩穴不斷地流出淫液。
  艾莉雖然想要努力保持理智,但每次她想思考脫身方法的時候,小惡魔領袖那條惱人的舌頭就會讓下體傳來一陣快感,打亂了她的思緒。
  「啊……嗚……」艾莉忽然發出一聲嬌媚的悶哼,原來是小惡魔首領的長舌尖端已經接觸到艾莉的子宮口了,並執拗地用粗糙的表面在裡面上下刷動,刺激艾莉子宮口的嫩肉。
  此時一陣山風吹來,將艾莉的短裙掀到她的小腹上,艾莉不禁低頭一看,只見到自己雪白修長的玉腿大大分開,一條深藍濕濡的舌頭消失了一大截在自己的體內,舌頭不斷地在下體抽動或抖動,跟自己雪白的肌膚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這種淫蕩的畫面、空氣中漂散的淫靡味道、舌頭抽插小穴發出的淫聲,在在刺激著艾莉。忽然,艾莉發出一聲長長的淫啼,小穴內的嫩肉不斷抖動,雪白的雙腿拼命想要夾緊,無奈卻被扣住而無法如願,纖細的蛇腰不斷地上下擺動。
  「嗚……啊……高潮了……我不行……啊……真的不行了……」艾莉突然整個粉嫩小穴向前挺去,剛好緊緊地貼在小惡魔領袖的尖嘴上。整個臉上一片潮紅,小穴內陰精狂噴而出,美麗的身體不住顫抖,櫻桃小嘴大大的張開,嘴邊又流出一道新的水痕。
  艾莉雖然達到了高潮,但是小惡魔領袖並不打算放過她,雖然小穴裡面的嫩肉不斷地夾緊,但牠仍更用力的抽動、攪動。艾莉剛上高潮,又遭到這種刺激,整個人一直持續地在高潮,更由小穴裡面流出了一灘乳白色的淫液,直接落在那條噁心的舌頭上。
  清晨的森林深處,美少女騎士正在被幾隻醜惡的魔物玩弄著,嬌嫩的淫喘,迴蕩在整個林中。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