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72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1-13T10:46:44
第 72 章

  當了媽媽的馮一一表現出一種異乎尋常的執著勇敢,而謝嘉樹看似是陪她一起失去理智、感情用事,可其實他心裡面從沒有像眼下這麼擔憂害怕過。

  他最怕的就是這個孩子最後還是保不住,讓她白白受罪一場,到時候她心理上恐怕也會更加接受不了。

  其實有沒有孩子對謝嘉樹來說真的沒那麼重要,起碼沒有她馮一一重要。

  而且馮一一這個膽小鬼啊,嘴上說得那麼堅定,其實知道自己懷孕以後不由自主就開始各種擔憂瞎想了,一會兒覺得自己可能是孕吐嚴重、吃不下去東西,一會兒又怕自己吃多了孩子吸收不完、全被腫瘤吸收了。

  ……

  謝嘉樹紳士而冷靜的在這個過程裡始終保持著耐心和沉默。

  可馮一一隻要耐心不要沉默啊,還按耐不住的去質問他:「謝嘉樹,你為什麼看起來一點也不擔心寶寶?」

  謝嘉樹正在看一本孕期護理的書,心不在焉的就把實話告訴她了:「因為它現在令我感覺危險勝過可愛。」

  誰知孕婦聽了,一瞬間就紅了眼眶:「嘉樹,原來你真的不喜歡它……」

  謝嘉樹聽她聲音不對勁,再抬頭一看,心想我X!踩地雷了!

  「沒有啊,我可喜歡寶寶了,」他若無其事的把她攬過來抱在懷裡,晃著她、在她耳邊輕聲肉麻:「你就是我的寶寶呀……」

  馮一一破涕為笑,轉眼忘了剛才的悲痛欲絕,但是被他噁心的真的孕吐了……

  **

  馮一一懷孕了,關於他們孩子的事情就不可能繼續瞞下去,謝嘉樹和馮一一商量了一下,索性跟兩邊家裡攤牌了。

  謝家還好,最關心謝嘉樹的姐姐謝嘉雲自己也大著肚子,難免不如往常管的細緻,況且謝嘉樹對馮一一的執念感天動地,現在連婚都結了,謝嘉雲壓根沒想過這對還會有其他可能性。

  可馮爸馮媽聽說女兒肚子裡除了孩子還有個位置危險的肌瘤,畢竟那是自家女兒啊,老兩口著急得不得了。

  好在謝嘉樹當初能捨下他的俊臉、十八封郵件跪求了沈軒回來,現在發揮了巨大的作用——有沈醫生出馬,馮爸馮媽明顯放心了很多,只是他們要求馮一一先回家住,由他們照顧著、直到平安生下孩子。

  漸漸的,謝嘉樹感覺其實這樣說開來也有好處,有大家與他一起小心著馮一一呢,謝嘉樹喜歡這種全世界和我一起心疼我老婆的感覺~

  婚禮的日期已經迫在眉睫了,因為新娘子的特殊情況,婚禮儀式和規模臨時做了一些改動,總之一切從簡。馮一一的婚紗已經來不及重新做了,就在腰身那裡改了較為寬鬆的款式。為了婚禮當天不累著她,那個鑲滿了碎鑽石的繁複沉重的華麗裙襬也舍去了。

  雖然這樣一來婚紗變得輕而涼快,但是馮一一很不捨得那個裙襬啊!最後一次試穿定妝那天,她坐在舒服的圈椅裡,看著兩個工作人員合力將星空一般的裙襬收起來,她惋惜不已的對謝嘉樹說:「那個好好看的……唉!」

  謝嘉樹正穿著新郎禮服站在鏡子前,頭也不回的安慰她說:「那我叫他們給你留著吧,你下次結婚的時候再穿。」

  「謝嘉樹!」馮一一板下了臉叫他名字。

  習慣性嘴賤的謝嘉樹連忙堆起笑來哄她:「我的意思是……你就算再婚、也還是得嫁給我!」

  馮一一:……

  這樣並沒有更好一些,好嗎?

  伴郎馮一帆同學也已經穿好禮服出來了,這時在旁邊幫腔說:「嘖嘖嘖,我姐懷孕以後簡直作翻天!」

  這回馮一一還沒開口,謝嘉樹就不滿的教訓小舅子說:「小子,你跟我老婆說話的時候注意點你的態度!」

  「知道了嘉樹哥,」馮一帆認真的轉頭對他姐說:「剛才對不起啊嫂子!」

  謝嘉樹現在一心照顧妻兒,公事幾乎全都交給了助理和馮一帆,所以馮一帆最近歷練的突飛猛進,可他賣弄嘴皮子正得意呢,那邊工作人員陪著伴娘出來了。

  漂亮的伴娘一身白色抹胸婚紗裙,纖細的腰身被粉紅色腰帶勒得如同楊柳枝隨風婀娜一般。那裙襬只到膝蓋,兩條骨肉均勻的腿穿在一雙粉紅色高跟鞋裡,顯得又細又長。

  馮一帆頓時舌頭全麻了,眼睛也是。

  鑑於謝嘉樹嘴巴裡肯定沒好話,馮一一率先誇讚說:「哇!翩翩你穿這身可真漂亮!」然後她故意問她家弟弟:「是吧,一帆?」

  馮一帆慌忙將目光移開看向別處,神色嚴峻的說:「不還是那樣。」

  鄭翩翩出來前心里美滋滋的噗通噗通,沒等到心上人的讚美她還是很失望的,低著頭、手指掐著裙子上的蕾絲,站在那裡默不作聲。

  「人好看,穿什麼衣服都一樣。」少年聲音有點低,還有點僵僵的不自然,只是哪一樣都掩飾不住那份歡喜自得。

  鄭翩翩頓時就:~(^_^)~

  謝嘉樹此時就像那天病房裡的沈軒一樣,覺得頭有點暈,走過去不滿的小聲對馮一一抱怨道:「你幹嘛叫這對給我們當伴郎伴娘?礙眼得很!」

  如果到婚禮那天也敢這樣秀恩愛搶他風頭的話,打暈了一起塞後備箱去!

  馮一一卻覺得好養眼、好幸福、好感動啊!扯扯孩子他爸的袖子,說:「他們看起來好甜蜜哦,你也說點好聽的吧!」

  快點也來讚美我~

  謝嘉樹對著鏡子撥了撥劉海,愉悅的說:「我可真是英俊迷人、瀟灑不羈、玉樹臨風……」

  馮一一:「謝嘉樹快扶我一把,我想吐!」

  **

  膽小鬼總是心理作用很嚴重的,馮一一自從把孕吐掛在嘴邊,就真的開始孕吐嚴重起來。

  很快就到了正式婚禮那天,聽說馮一一早晨起來又吐了兩次,謝嘉樹在家裡就擔心得不得了,在婚禮前面應酬的時候總是分神,居然連盛承光和鄭翩然都分不清楚了,抓著鄭翩然問他:你家子時在後面陪著我老婆不?我好擔心哦!

  X!馮一帆才很擔心好麼!膽顫心驚的送走了黑臉的未來大舅子,小夥子哭著對姐夫拍胸口說你去後頭看我姐吧、這裡我來就可以了!

  謝嘉樹情深意重的拍了拍小夥子的肩膀,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他跑到後面,新娘化妝間裡圍著新娘說話拍照的全是女眷,見新郎官突然這麼跑進來,一屋子的姑娘太太們都使勁的起鬨和嘲笑他。

  可謝嘉樹是誰?他才不怕呢!當著幾十雙眼睛也能瀟灑自如的傲嬌耍賤,最後把人全給噁心跑了。

  終於屋裡只剩下他們兩個人,謝嘉樹蹲在她腳邊地毯上,掀開她裙子、把她腳上的鞋給脫了下來。

  「叫你別穿高跟鞋過來的!」他揉著她微微腫起來的腳,不滿的念叨她。

  馮一一也委屈啊:「這雙就一點點高的跟……誰叫你長那麼高啊!我穿平底鞋走在你旁邊的話,估計他們全都看不到我了!」

  謝嘉樹頭也不抬的說:「你就是踩高蹺走在我旁邊也沒人看你啊——比得是臉蛋好麼?」

  馮一一不爽的踢了他一下,其實輕輕的類似調戲他,但是他蹲在那裡給她穿鞋呢,沒防備,一下子摔了個屁蹲。

  謝嘉樹「哎喲」一聲俐落的彈跳起來,拍拍屁股走了,臨出門前狠狠瞪了她一眼。

  壞了,也沒親一下就跑掉了,馮一一心想著他是不是真生氣了啊?

  光想著他,接下來她連孕吐這回事都忘了。

  等到賓客全部進場坐定後,輪到今天的主角攜手進場了,等在外面的時候馮一一悄悄問他:「剛才摔疼沒有?」

  謝嘉樹今天英俊值破表,昂著頭站著的挺拔樣子看得馮一一痴迷,他傲嬌的沉默著不回答,她就用手指在他腰上輕輕捅一下。

  換來他斜了她一眼:「夫字天出頭,簡直反了天了你!」

  雖然很好笑但是……馮一一忙不迭的向他道歉:「對不起對不起!以後一定注意!我沒用力啊,我跟你開玩笑的!」

  裡面場內司儀正在致歡迎新人入場的詞,謝嘉樹趁機側身貼在她耳邊說:「那待會兒你得當著所有人大聲的說『我愛你』,那樣我就原諒你了。」

  馮一一:「你還是別原諒我了吧,求求你別原諒我。」

  婚禮進行曲正好在此時奏了起來,音樂隔著門隱隱的傳來,謝嘉樹忽然壞壞的在她耳朵上輕輕咬了一口。

  馮一一捂著耳朵,輕輕瞪他一眼。

  他就看著她的眼睛,神情認真的輕聲說:「我真的是英俊迷人、瀟灑不羈、玉樹臨風……但是只要有你在,就讓我覺得這些都不重要了,現在和以後,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你。」

  你叫我說好聽的情話?

  可我只會說實話耶~

  今天的花童是謝嘉雲的兒子和盛承光的大女兒,此時一對小金童玉女按照排演時的節奏、緩緩的推開大廳的門,場內所有的賓客都站了起來,帶著祝福的笑容將目光投向門後出現的那對新人。

  而萬眾矚目裡,本應該攜手而來的兩位新人,正以最纏綿的姿勢擁吻在一起。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