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性玩偶之命之血咒

jiouguai
本文:2020-11-12T19:30:44
痛,撕心裂肺的痛,難道這就是從一個女孩變成一個女人的代價嗎?
  青澀的果實總有成熟的一天,無論你是自願還是被迫,曉舒知道自己這回無處躲無處藏,該來的都要來,過了這次就沒事了,忍住,曉舒告訴自己,憐姨說過,只那麼幾下,忍過去就什麼都過去了,又是一下,這一次更深,曉舒知道那只堅挺的惡龍已經找到了門徑,如果第一下是初次探路,這一下就有些駕輕就熟了,曉舒咬了咬牙,在第三次沖創到來的時候,曉舒忍不住哼了一聲,這一次頂得更深了,曉舒能感覺到,那只惡龍把自己的花心漲得滿滿的,同時也帶動著渾身沒有一個地方舒坦,一下又一下,惡龍在猛烈的沖創著花心,每一次都是那麼得乾脆,那麼的徹底,沒留一點餘地,每一次都是指達花心的最深處,伴隨著那惡龍的一次又一次的沖創,曉舒強忍著劇烈的疼痛,牙齒緊緊的咬住嘴唇,希望把自己的呻吟降到最低,因為憐姨曾經告訴過曉舒,如果想少受些苦,千萬不要發出太大的聲音,那種聲音是會刺激男人的,特別是男人正在做那事兒的時候。
  曉舒還記得,事前憐姨和自己說:「別把男人搞得太興奮,不然他們會折騰死你的。」接著,憐姨又談了一口氣,伸手捋了捋自己額頭的散發,擔心地看著自己,像是對自己,又像是在自言自語的說著:「我老公說,他每次看到你的時候,下面就硬,你這付長相……」
  憐姨沒有繼續說下去。其實不用憐姨說,曉舒從很小便知道自己的長得很美,只是一直被媽媽掩蓋得很好,沒被別人發現罷了,曉舒還記得,自己在很小的時候,大概也就四五歲的年紀吧,大人們見到自己總是要抱抱自己,然後在自己的臉上香上一口。
  「這小娃娃長得真美。」
  「畫上的金童玉女也就是這個樣子吧。」
  「不知將來便宜了那家的小子。」
  怪的就是媽媽若是在那裡,聽到別人誇讚自己的女兒,那張坑坑窪窪的臉上總是掛著一絲憂愁和擔心,曉舒小小的心靈裡,總覺得怪怪的,別人的父母要是聽到其他人稱讚自己的寶寶都樂開了花,為什麼媽媽不高興?
  六七歲到了上學的年齡,印象最深的卻是媽媽在自己背上新書包的同時給自己佩了一幅新的眼睛,別的小朋友總是被自己的父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比如說一身光顯的衣服啦,再梳上兩個漂亮的小辮子,辮根處繫上兩個漂亮的蝴蝶結,一跳起來一擺一擺的,很是好看,可是曉舒則是鼻樑上架著一付能擋住半邊臉的黑邊大眼鏡,雖然自己現在的實力一點都沒毛病,但那副眼鏡自己一呆就是12年,而且媽媽還總是把自己的頭髮弄得半長不斷的,但住了自己省下的半張臉,衣服也沒什麼好的,不時灰的就是黑的,樣子過時又老土。
  到了中學,曉舒長大了一些,愛美是每個女孩子的天性,曉舒也不例外,可是自己沒錢買,媽媽又不給,每回鬧急了,媽媽就坐在那裡哭,媽媽一哭,曉舒也覺得委屈,便也在那裡哭,爸爸總是勸了媽媽有勸自己,曉舒覺得自己樣子被媽媽高的怪怪的,雖然同學們沒說什麼,但是曉舒總覺得他們看自己的眼神,和自己說話的方式很怪,漸漸得自己開始很討厭學校,找借口裝病不上學,想不到的是,媽媽雖然知道曉舒裝病,但是卻也聽之任之,加上爸爸又是學校的老師,所以初中高中上下來,六年的時間,曉舒竟有五年生病在家中,每年也就考試那兩天在學校露露面。
  一滴眼淚從曉舒的眼角滑落,熱熱的淚順眼角沿著面頰滑到耳根,在曉舒身上的男人似乎注意到了這一滴緩緩滑落的淚,曉舒感到下身的惡龍減緩了動作。
  自從自己躺在這張大大的雪白的床上的時候,曉舒就閉上了眼,生平第一次看到全裸的男人,不僅如此,這個男人將要做的事還會改變自己今後的一生,曉舒沒有勇氣看著這一切的發生,既然沒勇氣面對,又不能逃避,那閉上眼總可以吧?麻麻濕濕的感覺,曉舒知道那個男人正在用自己的舌追逐著自己剛才的那滴淚。
  唇邊有針扎的感覺,那是那個人的硬硬的胡茬,兩片厚唇堵住了曉舒的嘴,曉舒覺得有些喘不過氣來,緊接著那人的舌撬開曉舒緊閉的牙,在曉舒的口腔裡蠻橫的攪動起來。
  同時曉舒感到裹在自己下體花蕊中的那條惡龍漲得比剛才更大了,而且更硬了,感覺自己那裡太小了,根本容不下這只惡龍,可是他的主人偏偏不肯就此罷休,一次又一次比剛才更猛烈的沖創開始了。
  伴隨著男人一下又一下的沖創,伴隨著一下又一下錐心的疼痛,曉舒感到有粘稠的液體順著花蕊流出了體外,這大概就是蜜液吧?
  憐姨告訴過自己:「性交的時候,花蕊裡面會有蜜液流出來,蜜液流出的越多越好,因為這樣可以減少性交中女人的痛苦。男人們認為有蜜液流出來的花蕊最淫糜,同時,蜜液起著潤滑的作用,蜜液越多,男人那根獨龍進去的越容易,在裡面也越舒服,所以他們常常在最後把自己的獨龍放入花蕊裡面前,先做些引逗性的事情,比如……好讓你的蜜液流出來……」
  曉舒第一眼看到這個男人的時候就不舒服,雖然之前憐姨告訴自己,不要期盼恩主會是什麼英俊的人物,記得憐姨是這麼說的:「到這裡玩的人非富即貴,年輕的公子少爺們再有錢也就玩玩小明星,大錢都在老子們手裡,那個富貴在手的人又不是一把年紀,這個世上少年得志得太少。」
  曉舒知道自己可以選擇的事太少,身子不是自己的,主人讓給誰就給誰,記得剛才自己跪在房間裡,等自己這一生中第一個恩主,進來就是這個男人,看到他手裡拿著的鑰匙,心裡就明白是這個人了,看起來五十多歲的男人,相貌普通,只是眼神有些獨佔意味,使曉舒覺得自己就是他的手中俘獲獵物,逃脫不了被宰割的命運,只是曉舒心想,既然早晚都要給他,那麼就快點吧,不過是一成處女膜,捅破了,他得到想要的東西,就可以結束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