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68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1-11T14:11:56
第 68 章

  「不要,」她看著他、輕聲說:「我們就兩個人住,這是我們的家。」

  不是一直以來、沒有人全心全意的愛我們兩個人嗎?

  我們以後全心全意的愛著彼此吧!

  馮一一抱著他、手抓著他手臂緊緊的,謝嘉樹感覺到了疼,心裡也感覺到了酸,但是對他而言,再沒有比此時更感覺到苦盡甘來的時刻了。

  他堅持了這麼多年,總算像小時候暗暗發誓的那樣:長大,並且娶了一個自己很喜歡很喜歡的人,從此有了他自己的家。

  對於這個人他一直沒有放棄,做了那麼多他自己都覺得不要臉的事情,他堅持了那麼多年,此刻終於證明了他所有的堅持都是對的——它們雖然已經都有些變態了,但是它們都是值得的!

  謝嘉樹把她從手臂上抓下來親,兩人在陽台上相擁而吻。

  遠處藍天高遠,近處花木乍暖,像這樣抱在一起靜靜依偎著,說著婚紗裙襬拖地幾米和蜜月去哪裡這些瑣事,兩人像是回到了從前最好的時候,無憂無慮、情投意合,一會兒笑一會兒掐成一團。

  不過,現在比那時候更好呢,因為已經失去過,所以以後將更珍惜。

  謝嘉樹再一次要求給馮一一買一棟大別墅,就他們兩個人住,但是他們可以養狗狗啊!可愛的小博美、聰明的哈士奇!

  「那就等以後再說吧,」馮一一心想如果以後真的生了兩個孩子,那可能真得買別墅住了,「其實這裡已經很大了,你之前住那個房子就很好啊,這裡都沒必要折騰這麼一番的。」

  謝嘉樹圈著她腰,有些扭扭捏捏的說:「我那不是怕你在那個房子裡留下陰影了嘛……」

  在那個房子裡他們有過一些不愉快,所以現在連謝嘉樹他自己都不住在那裡了。

  馮一一想想,也是。

  再想想,她忽然捧住他臉,捏著他兩邊腮幫子逼問:「你說實話,那會兒你是真想娶鄭翩翩嗎?」

  謝嘉樹鐵骨錚錚的回答道:「啊呸!孫子才想娶鄭翩翩呢!」

  嗯,這個答案馮一一很滿意。

  嗯?不、不對啊!

  馮一一弱弱的表示:「那我現在是……孫子的姐姐?」

  「乖~」謝嘉樹和煦的安撫她,深情的說:「哪來我這麼龍精虎猛的爺爺啊?我是你情哥哥~」

  肉麻死了……這幾晚久別勝新婚,他和小魔王的自信心顯然都快要爆棚了。

  馮一一鬆開他臉,趁機從他懷裡掙脫,謝嘉樹「嘰嘰嘰嘰」怪笑著在她身後張牙舞爪的追:「小妹妹~~~去哪裡呀~~~跟我回去洞房啦~~~」

  馮一一噁心壞了,轉身去伸手撐住他湊過來的臉,打了他兩下,她忽然想起來,正色說:「你別動……我要去醫院了!」

  「先洞房!」他挺著小魔王蹭她。

  馮一一這下堅決不肯了:「不行!我要去問清楚我媽!」

  她這回是真的氣大了,謝嘉樹眼看拖下去也不是辦法,只好說:「那我陪你一起去,我送你。」

  **

  馮一一這種氣勢洶洶的態度去找馮媽理論,簡直就是飛蛾撲火、自取滅亡。

  馮媽還沒等她爆發完呢就一錘子朝她天靈蓋砸下來了:「你什麼意思?你咒我得絕症?」

  「我、我沒有啊!」馮一一傻了。

  馮媽瞪著眼睛,聲音洪亮、中氣十足:「你怎麼沒有?你怎麼沒有?!你現在質問我為什麼沒得絕症!敢情你盼著我得絕症呢?」

  馮一一自覺理直氣壯,大聲的吼回去:「我沒有!那是你自己說的!你別抵賴了!我那時候都怕成什麼樣了?我都去跟謝嘉樹求婚了!」

  馮媽冷笑,說:「我要是有說一句我自己得了絕症,我說了啥病就讓我自己應驗啥病。」

  「你……」是沒說,包括醫生和一帆也都沒說過馮媽是什麼病,他們只是表情和語氣沉重,令馮一一自己腦補了一切。

  馮一一越想越生氣,臉都漲得通紅了:「媽!你怎麼能這樣?!你太過分了!」

  馮媽白了她一眼。

  馮一一深吸一口氣,仍然沒有放棄:「媽你能不能講點道理——」

  「我是你媽,」馮媽不耐煩的打斷她,「親媽,這就是最大的道理!」

  說完本來就要叫她滾蛋,但是看馮一一氣得嘴唇哆嗦那樣,馮媽特意細細多說了兩句:「你就算當時急眼了,怎麼你怎麼沒去大街上隨便拉個人結婚呢?你怎麼就跟謝嘉樹提了呢?藍翔他不是還沒出國,也沒見你去找他結婚嘛!這說明你心裡對謝嘉樹是不一樣的,這點不一樣夠你們過一輩子的了……」

  「我又不是後悔跟謝嘉樹結婚!我沒後悔!」馮一一也打斷她,「我是生氣你裝病!你差點嚇死我了!你……」

  你讓我好害怕。

  馮一一這時真想上去用力抱住媽媽!最好還能狠狠捶她兩下,然後抱頭痛哭,再求她永遠不要生病、一直陪著她……

  可還沒等她積攢夠情緒撲上去呢,馮媽就撫著胸口、指著她大罵說:「不後悔你作個屁!嚇死你媽了!」

  還以為她會作到要立刻離婚呢!

  馮媽一直提著的一顆心放下了,也覺得又累又委屈,一屁股坐在床上,不解恨的拍著床繼續罵:「煩死我了,就你叨叨叨……整天唧唧歪歪!我這次把你嫁出去了以後煩你男人去!二十九歲了自己沒當媽,還當自己沒斷奶呢……」

  馮媽罵人的時候一句髒字不帶,但是妙語連珠、精彩紛呈,不管什麼都能講出幾分歪理來。馮一一被她罵的啞口無言,簡直都要崩潰了,一肚子委屈憤怒發洩不出來,這件事反而變成她的不是了。

  她氣的在那兒原地跳腳。

  馮爸進來得遲,只聽到後面一點點,這時候看不下去,過來虎著臉對女兒說:「你看看你像什麼樣子!你在嘉樹家裡要是也這樣胡鬧,被我知道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馮一一直接就被罵哭了,扁著嘴哭著跑了出去。

  **

  謝嘉樹送她到醫院後沒跟她一起去馮媽病房,不知道去了哪裡,這時候才沿著走廊走過來,迎面正好遇上,他一伸手撈住了淚奔而來的小嬌妻。

  「喔喔喔……不哭了……不哭了不哭了……」他忍著笑給她擦眼淚,瞭然的問:「沒幹過你媽吧?」

  開玩笑,他家丈母娘何等戰鬥力?簡直就是千年的狐狸精!他憑藉自己驚人的天賦與之鬥智鬥勇這麼久,才騙來了她把女兒嫁給他。他家謝太太這點道行,還不夠給人當下酒小菜的呢。

  謝嘉樹把她抱在懷裡,像摟著個孩子這樣輕輕的搖,心疼她的傷心委屈,卻又忍不住覺得這事兒好笑。

  就這麼抱著她一邊笑一邊哄。

  可他笑的胸膛都震了,馮一一哪裡能不知道?狠狠推開他,還淚眼朦朧的瞪他。

  「不關我的事兒啊!」謝嘉樹舉起雙手表示無辜,「好了好了……我陪你進去。」

  他攬著馮一一再進去,局面立刻不一樣了。

  馮媽仔細打量這對新婚夫妻:她家作女依偎在謝嘉樹懷裡,委委屈屈哭紅了眼睛,卻已經是被安慰過、平靜下來的神情,而謝嘉樹一臉憋著笑,一點不愉快也沒有……馮媽這下總算完全的放下了心。

  馮爸正在那兒問他的嘉樹:「你吃個香蕉吧……這個蘋果好,脆!哦要不你還是吃個芒果吧,外國進口的,真好吃啊……」

  謝嘉樹拿了個香蕉給馮一一吃,嘴裡特別自然的說:「謝謝爸。」

  馮爸樂的坐下時差點摔個屁蹲。

  「媽什麼時候出院啊?」謝嘉樹雲淡風輕的好像什麼事兒都沒發生一樣,「一帆不在,我和一一來接您!」

  馮媽笑眯眯的說明天就出院啦,「好多事兒要辦呢。」

  「是啊,您和爸這趟為了我們婚事要辛苦了,」謝嘉樹特別誠懇的說:「我和一一什麼都不懂,還得你們幫我們周全。」

  他給了台階,馮媽自然儀態萬千的下來:「我們不怕辛苦,怕就怕我們就算累死了、馮一一還不領我們情呢!」

  謝嘉樹親了懷裡眼睛紅紅的人一口,親暱的說:「她有時候是不懂事……這不有您和爸、以後也有我了嗎!」

  哎喲~這話聽得馮媽渾身舒暢!

  「行了……進去洗把臉,用我毛巾,掛那兒呢。」馮媽沖女兒露出幾分笑,說。

  謝嘉樹在低著頭不回應的人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馮一一不情不願的進洗手間去了。

  **

  「你就知道跟你媽死磕,你能磕得過她?你媽她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都多。」

  回去的一路上謝嘉樹都在教育馮一一:「再說了,你媽都六十多了,她身體好當然是我們的福氣,你還去跟她發脾氣,她能不K死你麼?」

  馮一一委屈不已的說:「那我不是生氣她騙我嘛!她明明就是騙我,還耍小聰明摳字眼,好像我笨的活該被她騙、她一點錯都沒有。」

  「她是真聰明,你也是真笨。」

  「謝嘉樹!」會不會聊天?以後還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

  謝嘉樹忍不住耍了個賤,又爽又後悔,連忙去哄她:「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委屈,那不是看在她你親媽嘛,不然我就替你打她一頓了。」

  馮一一悶悶不樂的小聲說:「我現在覺得他們把你看得比我還親呢。」

  「一一,那又不是你的原因。」謝嘉樹誠實的說。

  馮一一聽了以後感動的靠過去,他在開車,她輕輕的靠在他手臂上,心裡安慰極了。

  然後就聽他說:「實在是我的人格魅力太強大,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

  馮一一要不是力氣不夠、技巧不足,這時候就想把他胳膊卸下來、扔出去餵狗!

  還好這時候超市也到了,謝嘉樹把車停好,湊過來親她,很開心的一邊親一邊說:「不要生氣啦,哥哥給你買糖吃,走吧!」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