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66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1-10T19:39:52
第 66 章



  馮爸的表情果然就是:「這有什麼問題啊?嘉樹你高興就好啦~」

  馮媽則特別和藹、顯得特別民主的柔聲問女兒:「一一,這事兒你怎麼說?」

  馮一一被謝嘉樹牽著手,謝嘉樹聽了馮媽的話立刻轉頭來看她,眼神裡帶著掩飾不住的一絲緊張,馮一一抿嘴對他笑,說:「媽,是我提出來的結婚。」

  馮媽「哦」了一聲,又問謝嘉樹:「嘉樹,你要結婚的事兒跟你家裡提了嗎?你家裡是怎麼個意見啊?」

  「我家人肯定是特別歡迎一一加入我們家的!」謝嘉樹驕傲又篤定的回答。

  馮媽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不緊不慢的問道:「你姐姐呢?你姐姐同意了嗎?」

  「同意啊!」謝嘉樹笑得很溫暖。

  「真同意?」馮媽神情慎重的問,「當初你們倆還沒怎麼著呢,那會兒她就能拿錢砸我們一一,這回你倆如果真要領證結婚了,嘉樹,你可得搞清楚你姐姐的真實想法,我不想再看到一次我女兒淋著雨從城東走路到城西,她那天回到家裡那樣子,都不像是個活人。」

  馮媽說這話的語氣一點也不激烈,淡淡的,像是隨口提幾句往事而已,卻把謝嘉樹聽得如遭雷擊,愣了幾秒,他神情壓抑的轉頭問馮一一:「什麼時候的事兒?!」

  馮一一牽著他的手使勁握了握,「等會兒我再告訴你吧。」

  馮媽心裡大罵女兒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嘴裡驚訝的說:「怎麼?嘉樹不知道嗎?」

  「我不知道!」謝嘉樹心急如焚,恨不得當場賭咒發誓,「我要是知道了——」

  他咬了咬牙,沒說下去。

  馮媽看似恍然大悟,接著溫和的說道:「嗨!都怪我嘴快了!你回去可別跟你姐急啊,其實當時她一句不好聽的話也沒說,就是拿了一箱子錢到我們家,擺了整整一桌子,說是她為了你謝謝馮一一的。你那時候不是要去美國了麼,那我還當是你不想見馮一一了,就讓你姐出面解決……」

  「沒有,不是這樣的!阿姨,」謝嘉樹憂鬱而鄭重的說,「我那時候去美國是因為……她不要我了。」

  人高馬大的英俊男人,用被拋棄的小狗狗的眼神看向馮一一,千般委屈萬般後悔,馮爸和馮一帆都不忍直視,馮媽面上雲淡風輕、肚子裡已經笑翻了天,只有鄭翩翩修為還不到位,「噗——」的笑出了聲。

  憂鬱的謝嘉樹正一腔怒火與懊悔無處發洩,頓時眼神如刀一般向她砍了過去!

  馮一帆也看過來,還皺著眉頭,鄭翩翩心都疼了,連忙主動說:「對了對了!我來打個電話找人幫你們辦結婚登記啊!」

  謝嘉樹心裡冷笑著想「撞我槍口上了吧」,淡然又穩重的教訓鄭翩翩說:「我們帶上戶口本和九塊錢,直接去民政局就能登記了,打什麼電話啊?當個守法公民、按部就班走程式就這麼難啊?」

  鄭翩翩笑眯眯的回答說:「可是姐夫,民政局今天不上班呢,守法公民今天登記不了。」

  咳……謝嘉樹心裡把這丫頭撓花了臉!臉上面不改色的繼續淡然穩重:「不著急……我們也得先做婚前檢查呢!今天正好過來了,就順便在這裡做了,過兩天民政局上班了再去登記。」

  謝嘉樹今天形象碎了一地,這會兒一屋子人都不忍心拆穿他,於是都不說話,還是馮一一為他解圍的,她對馮媽說:「醫生今天來查過房了嗎?嘉樹昨晚聯繫了幾個國外醫院的朋友,我們想拿你的病歷過去。」

  馮媽淡定的擺擺手,「你們別折騰我,我現在挺好的。」

  「媽媽……」馮一一急了,眼睛裡瞬間蒙上了一層霧氣。

  馮媽說:「行了,別一點小事就哭哭啼啼的,眼看要嫁人了,有你忙的!你別折騰我,讓我在這裡好好的養幾天,養足了精神我就出院了,回頭還要辦你們的婚事呢。」

  馮一一還要再勸,馮媽嫌棄的擺擺手,「你們快走吧!嘉樹,你快帶她走,杵這兒看著我心裡煩得很。」

  謝嘉樹拽了拽馮一一,意思他有辦法、讓她別著急。

  **

  去體檢中心做婚前檢查的路上,兩個人手拉著手走在醫院長長的走廊裡。馮一一心裡想著馮媽的病情,愁眉不展,忽然臉頰上濕噠噠的被親了一口,她抬頭看謝嘉樹,他也正緊緊盯著她看,眼睛濕漉漉的,特別亮。

  馮一一牽著他的手改成挽著他胳膊,輕輕依偎著他,她說:「剛才我媽是故意說給你聽的,其實哪有那麼誇張啊,我就是回去的路上沒打到車,恰好天下雨了。」

  「哦。」

  「你姐真的沒有為難我,她給我錢也是因為覺得我可憐吧?你回頭可別跟她吵架啊,事情都過去了。」

  謝嘉樹起先聽她輕描淡寫的說那段事情,覺得榮耀又懷念,但是說到他姐姐——他還能不比她瞭解他姐麼?

  現在這麼一說,事情就對上了:難怪那時候他們去C市住一年,她莫名其妙的總是催他回學校讀完MBA,想來那時候他姐就找過她了。

  是他自己不爭氣啊,不僅不爭氣,那時候她勸一回就被他罵一回,有時候還動手……難怪回來以後她就換了工作、緊接著他向她表白就被拒絕了。

  謝嘉樹沉浸在後悔的情緒裡,攬著她的手不自覺用了幾分力,她「哎喲」一聲叫起來,他連忙鬆開手,又輕輕揉著她。

  「對不起……」他唇貼著她額角,懊悔的輕聲說:「我一點也不知道,我還那麼記恨你。」

  馮一一其實也覺得抱歉,因為馮媽剛才明顯是故意說給他聽的,謝嘉樹這個傻瓜,真的就愧疚成這樣了,讓她覺得心疼。

  她就對他說:「嘉樹,我那會兒真的不是因為你姐姐才拒絕你,我是為了我自己,也有一部分原因是為了你,你姐姐她很瞭解你,也對我說得很清楚,最後是我自己做出的決定。」

  兩個人依偎著,慢慢的走,輕聲的說著他們的從前。許多事情彼此都不知道,並且原本這一生都不會知道了,現在忽然被告知,那些青春裡的不甘與曾經的懊悔、原以為一輩子都會成為陰影的傷痛,現在徐徐道來,變成了曾經情深的小小紀念符號。

  謝嘉樹的心情也平復下來了,就是他仍然不服氣啊:「你那時候幹嘛那麼傷心?從城東淋雨走到城西……那晚半夜下雨我記得!你走的時候還是下午呢,那你到底走了多久啊?!」

  那件傻事,現在想來馮一一仍然覺得不好意思,掐了他一下、叫他別說了。

  「其實你那個時候是很喜歡我的,對吧?」謝嘉樹不甘心的追問。

  馮一一回答說:「早知道就不跟你說了,還是讓你歉疚著比較好,至少你那時候話比較少。」

  謝嘉樹哈哈笑,伸手將她攬在懷裡,手臂夾著她走,還覺得不夠!一點也不顧忌時而路過的醫生護士們,眉飛色舞的低頭去親她。

  **

  婚前檢查很快就做完了,謝嘉樹在裡面跟醫生約時間拿兩個人的報告,出來時馮一一已經等在外面了,見他出來,她問:「怎麼樣啊?」

  報告要過兩天才能出來,但是這不妨礙謝嘉樹耍賤和耍流氓:「健康的今晚就能讓你懷上喲~」

  馮一一:「……」

  「對了,」她撥開他不懷好意的手,「我們去見一見你媽媽吧?我們結婚去登記之前應該跟她說一下的。」

  謝嘉樹不太想去,懶懶的說:「我媽沒關係的,她不管我們的事情。明天我們跟我姐姐、姐夫吃個飯,跟他們說一聲就行了。」

  「不行啊,怎麼會沒關係呢?你爸爸不在了、沒辦法,你媽媽那裡我們一定要去的。」馮一一堅持說。

  謝嘉樹看她那一臉莊重,他心裡變得很高興,一瞬間就改了主意,說:「行!那走吧,帶你去你婆婆那裡收紅包!」

  **

  謝嘉樹還是很瞭解他媽媽的,馮一一去這一趟,一個小時都不到呢,就收到了一個重得她幾乎捧不動的大紅包——小葉紫檀的首飾箱一隻,滿滿一箱子都是珠寶首飾。

  他們從花木重重的三進院子裡走出來,剛走到門口馮一一連忙小聲的求救,謝嘉樹早等在那裡了,偷笑著伸手接過去,掂了掂,也說:「好重!」

  馮一一手都酸了,連忙用力甩甩。

  謝嘉樹就斜眼看她,傲嬌的表示:「親我一下,不然你自己拿。」

  送他們出來的謝媽媽助理已經回去了,四下無人,馮一一在他的翹臀上拍了一下,「乖啦~」

  謝嘉樹:「嚶!討厭討厭!」

  上了車,馮一一感興趣的搗鼓那個首飾盒,剛才謝媽媽那裡打開時她不好意思多看,現在一樣一樣拿出來翻開:有好幾個一整盒的戒指,打開其中一盒,只見裡面顆顆都是滿綠,也幾乎都是群鑲的款式,在馮一一看起來長得都差不多,但是滿滿一整盒有十二個——她才十根手指啊!

  一盒一對的手鐲有滿綠的也有羊脂玉,還有幾盒馮一一無法準確形容的材質。

  耳環的數量和品種更多,胸針也有兩盒,還有各式各樣的墜子,連完整的頭面都有一副。

  馮一一感覺自己像是搶了一個珠寶店,還得是大型古董珠寶店。

  她眼花繚亂的在那裡翻看,謝嘉樹坐在她身邊,一直靜靜的看著車窗外的夜色。

  過了會兒,馮一一輕聲叫他:「嘉樹。」

  「嗯?」謝嘉樹轉頭對她笑,神情間帶著一點尚未來得及完全抽離的沉沉之色。

  馮一一柔聲問他:「你怎麼啦?在想什麼?」

  謝嘉樹看著她,猶豫了片刻,忽朝她伸出手。馮一一坐過去一點,緊挨著他,靠在他身上,她手拍著他的胸口,安撫的一下一下拍著。

  這對謝嘉樹非常管用,他覺得自己的心被這輕輕的一下一下給安撫的平靜無比。

  平靜下來了,他略帶著自嘲、又有些委屈和欣慰的說:「今天是我長這麼大以來,我媽第一次這麼長時間的看著我、陪我說這麼多話。」

  輕拍著他胸口的手停了下來,謝嘉樹抓著那隻手到唇邊親親,又把那手貼在他臉上,他歪著頭蹭著那手心,眷戀又感慨的嘆氣:「沒關係的……以後我有你陪我了。」

  **

  謝媽媽住在郊外的一個別院山莊裡,謝嘉樹和馮一一從那裡出來再趕回城中,已經是晚上了。

  謝嘉樹情緒很不好,一路沉默著不怎麼說話,馮一一就沒有問他晚飯吃什麼,直接叫司機把車開回馮家,她下廚給他做晚飯吃。

  家裡只有他們兩個人,馮一一煮了一鍋菜粥,做了一碟他喜歡的荷包蛋,然後涼拌了黃瓜和西蘭花——他心情不好,吃得清淡一些會舒服一點。

  確實,這一頓謝嘉樹吃得很舒服,一碟荷包蛋有五個,他只肯分給馮一一兩口……

  吃完清淡暖胃的晚餐,謝嘉樹那點四十五度角的明媚憂傷已經煙消雲散了,馮一一洗碗、收拾屋子,他一直追在後面耍賤搗蛋。終於她把家務活全部幹完了,他心懷不軌的從後面抱著她,蹭啊蹭啊蹭的發嗲撒嬌、要求留宿。

  馮一一其實並不抗拒啊,又不是沒有過,而且已經要登記領證了,可是謝嘉樹那樣子賤的她實在無法欣然應許啊……鬧到最後,兩個人都已經躺在她床上、鑽在一個被窩裡了,她還沒有鬆口。

  謝嘉樹像只大型哺乳動物,渾身發著強熱,巴著她的時候令馮一一感覺夏天都要來了,還在她耳邊無恥的哼哼唧唧:「我就睡這兒……我是上門女婿!」

  馮一一隔著睡衣抓住他手,忍著笑、正色問道:「那以後我們生的孩子跟我姓馮?」

  被抓住了手腕的謝嘉樹很幸福的動著手指捏啊捏啊捏,不要臉的說:「看吧,要是生的是兒子就得跟我姓謝,你想姓馮就再生一個。」

  「那要是生了一個女兒呢?」

  「接著生啊!」謝嘉樹說著,埋下頭去。

  「嘶……那、那兩個都是女兒呢?」馮一一昂著脖子,咬著唇斷斷續續的問。

  謝嘉樹短暫的吐出嘴裡的美味,舔舔雪亮的牙齒,開心的說:「你要是敢兩個都生女兒,那就兩個都跟我姓謝,以後我給她們找上門女婿,生一窩小崽子、全姓謝!」

  他帶著這股咬牙切齒的情緒,不要臉動作越來越兇猛,被子裡悶悶的傳來布料撕裂的聲音,還有小狼狗撲食的可怕動靜、以及馮一一的驚呼和顫聲悶哼……

  「輕、輕一點!」馮一一紅著臉揮手打她身上的人,斷斷續續的還在據理力爭著:「生兒子還是生女兒、是爸爸的基因決定的,你……嗯……你不許怪我!」

  謝嘉樹這會兒恨不得死在她身上,哪裡還會怪她什麼?沒能分神立刻說話,抱著她一陣神魂顛倒,長長的一瞬間,靈魂都彷彿出竅了……緩過那一陣白光陣陣,他大汗淋漓的撐起身,滿足的親親身下緊閉著眼睛的人。

  「……我這麼能幹,才不會生不出兒子呢!」他驕傲又篤定的說。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