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65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1-10T10:43:02
第 65 章

  謝嘉樹那兒拿臉滾方向盤滾來滾去,馮一一此刻心情卻遠沒有他那樣輕鬆活潑。

  也並不是低落,只是很茫然,也有些吃驚:她居然這就要嫁人了?幾個月前還困難的令她心灰意冷的這件事,如今居然這麼輕易的就要被解決了。

  而且是嫁給謝嘉樹呢。

  兜兜轉轉這麼多年,終於要嫁給謝嘉樹了,這是命中注定的吧?

  家裡這時候一個人都沒有,馮爸在醫院裡陪馮媽,一帆屋子裡也沒人。馮一一進屋後就坐在她自己的床上,靜靜的發著呆……仔細的辨別著心裡的想法,天馬行空的回憶著從前和幻想著以後。

  過了很長時間她也沒動一下,外面這時卻傳來了鑰匙開門的聲音,馮一一出去一看,是她家馮一帆回來了。

  「你在家啊。」一帆今晚有點不太敢看他姐的眼睛,藉著低頭換鞋,他甕聲甕氣的打了招呼就想趕緊回房間。

  馮一一把他脫下來的大衣掛好,問他說:「你明天是要出差去的吧?怎麼回來的這麼晚,明天你該起不來了。」

  「不去了,嘉樹哥叫別人去了,我下周趕過去簽個合同就行了。」馮一帆抓抓頭,神情間有些懊惱也有些尷尬後悔。

  馮一一這會兒自己心裡七上八下的,哪有心思去揣測他啊。

  「哦對了……那個,」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開口,斷斷續續的,終於說了出來:「一帆啊,我要結婚了。」

  馮一帆正不動聲色的往房間裡逃呢,聽了這句話腳下一個急剎車又急急轉身,一頭撞在了客廳擺東西的架子上,差點沒把那英俊挺拔的鼻子給撞斷了。

  「……結婚啦!」他捂著鼻子甕聲歡呼,「姐你總算明白過來了!太棒了!實在太好了!」

  馮一一不好意思的笑笑,他卻捂著鼻子走過來、嚴肅認真的問:「馮一一我問你:你是為了媽結的婚呢、還是你確實也想嫁給我嘉樹哥?」

  他那語氣簡直是男方家屬,馮一一無奈的捏捏他臉,坦誠的說:「要不是因為媽媽我大概還在猶豫,但是,我現在確實想嫁給謝嘉樹。」

  「比想嫁給那個趙翔還想?」馮一帆進一步替他的嘉樹哥確定。

  馮一一已經對譚翔的姓不那麼堅持了,她點點頭。

  馮一帆對她這個答案還是比較滿意的,可是緊接著他臉上又浮現出一種意味不明的歉疚神情,但他也不說什麼,就這麼默默的站在那兒歉疚著,糾結的表情看得馮一一直心疼。

  「別擔心,」她輕輕捧了捧弟弟的臉,「媽媽那兒有我照顧,你工作上千萬別分心,啊!」

  她這麼一說馮一帆都快要哭了,這一年飛速成長的大男孩,在這一刻還是真真切切的紅了眼眶,低下魁梧的身子一把抱住了他的姐姐。

  「你才是別擔心呢!」馮一帆的語氣和他的懷抱一樣用力,「你有我呢!姐!以後我一輩子給你做靠山!要是嘉樹哥欺負你——當然啦他不太可能無緣無故欺負你,假如他以後真的無緣無故欺負你的話,我一定會揍死他的!」

  最後一句又凶又狠、篤定無比,令馮一一心裡又暖又甜。

  這到底還是她的親弟弟呀~

  **

  第二天,謝嘉樹一大早就來了,早到馮一一還在床上睡著呢,他到了就在門外給馮一帆打電話,穿著花褲衩的馮一帆悄悄的出來給他開門。

  謝嘉樹把熱氣騰騰的早餐丟給馮一帆,指指廚房的方向,睡眼朦朧的一帆同學屁顛屁顛捧著早飯跑進去了。

  然後謝嘉樹輕手輕腳的走進馮一一的房間,反手關上了門。

  她還在睡覺,房間裡黑呼呼的,有一點點悶悶但是香香暖暖的氣息……以前把女孩子的房間稱作香閨,是不是就因為這樣令人沉醉的氣息啊?

  謝嘉樹躡手躡腳走到床前,彎下腰,藉著昏暗的光線仔細看那睡夢當中的人。

  曾經和她過夜的次數實在是太少了,少到鳳毛麟角、歷歷可數,而且以前他心裡總有怨氣,抱得她再緊時都覺得不甘心。而像現在這樣、心中一片喜悅的仔細看她……她可真好看啊!

  這麼好看的女孩子,很快就是他的妻子啦!

  謝馮氏。

  謝嘉樹亂七八糟的想著,連以後墓碑上名字和她的如何並肩排列都想好了,想得眼角眉梢幾乎要閃閃發光!

  從口袋裡摸出攥了一路的那枚戒指,他輕輕拿起她擱在外面的手,很輕很慢的把戒指套上她的無名指。

  好適合、好完美!

  謝嘉樹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還好他天賦英才、慧眼獨具又對她用情至深……就這麼一晚上的時間而已,能買到手的鑽石戒指、還要入得了他的眼,同時還能這麼合適的戴在她手上,這麼漂亮!

  他可真棒!

  此刻謝嘉樹覺得自己的雙腳特別輕,隨時都能飄起來啦~

  為了不飄走,他俯身在睡美人臉上親親親親,然後——咬了一口。

  馮一一前半夜腦中放電影一樣、迷迷糊糊的總是睡不沉,這會兒正是睡得最香的時候,她夢到自己抱著一條大魚,可大魚卻突然張嘴「啊嗚」咬了她一口!

  她當然就要揮手用力打開啊!

  一聲慘叫聲在很近的耳邊響起,頓時把馮一一從夢裡驚醒,她猛的醒過來,一睜眼床前黑呼呼一大團,嚇得她也尖叫起來!

  謝嘉樹捂著自己臉的手連忙去摀住她嘴巴:「別叫!一帆在外面!」

  馮一一看清楚是他,鬆了一口氣,拉下他的手心有餘悸的問:「你怎麼來了?!」

  剛才她醒過來時那一記打得他臉好疼,謝嘉樹鬱悶的說:「我來跟你結婚啊……你敢打我!新婚第一天你就敢打你老公的臉!悍婦!」

  「……」馮一一擁著被子坐起來,他說來的那稱呼令她不好意思了一陣,過了會兒她伸手去摸摸他臉,說:「我不是故意的,很疼嗎?」

  「嗯……」謝嘉樹順勢撲上去熊抱她,臉在她脖子裡滾來滾去,聲音悶悶的近乎撒嬌:「疼的我都沒力氣了!你看……沒力氣了……」他往她身上壓。

  馮一一一隻手撐著他一隻手揉著他臉,輕聲的說:「你嚇死我了,一聲不吭就進來了……一帆給你開門的?我怎麼沒聽見敲門聲。」

  謝嘉樹才不回答她呢!而且越賴他越過分了……她睡衣睡褲薄薄的躺在被子底下,他壓在上面拱著拱著就拱出火來了,抱著她用力一挺、把她撲倒回被窩裡……

  「嗯嗯嗯……」像只熊一樣撲跪在床上的人,銷魂又滿足的哼哼。

  這樣的親熱已經很久沒有過了,兩個人其實都有點不習慣,只不過謝嘉樹的適應速度快如光速,眼下他只恨進來前就脫了件大衣,這時長衫長褲、多有不便。

  「你就別起了吧,我跟你一塊睡會兒吧~」他壓著她、氣喘吁吁的無恥提議道。

  馮一一好不容易捉住了游弋在她睡衣裡的手,忍著身體裡電火花一串串那般的顫慄,她用力把他的手拉出來,小聲的提醒他:「一帆在外面呢。你快起來了!」

  嗯……作為一個有威嚴的好姐夫,謝嘉樹滿面春情、戀戀不捨的從她身上爬了起來。

  然後他捲著她的被子在她床上滾來滾去的安慰小魔王,馮一一掩著睡衣跑進了浴室裡。

  洗臉的時候她看了眼鏡子,懷疑不已的側過臉頰仔細照——這是咯哪兒了?怎麼跟個牙齒印子似的,真奇怪啊……

  正奇怪的伸手摸著臉,她忽然愣在了那裡——自己這手上的、又是什麼?!

  馮一一沖出去,衝到客廳!謝嘉樹正和馮一帆說著話、等她出來一起吃早飯,他在一帆面前自然是人模人樣,見她披頭散髮跟瘋子似的衝了出來,謝嘉樹起先偷笑,後來一看不對!立刻站起來擋住馮一帆的視線,上前去把她衣領扣子扣好。

  馮一帆從側面伸出一隻頭:「姐你幹嘛?大早上扮鬼嚇人啊?」

  謝嘉樹看都不看的手往後「啪」打了一下,正好拍馮一帆腦門上,把他腦袋拍回去了。

  馮一一任由他替她扣扣子,舉著手眼睛亮晶晶的看著他問:「這什麼呀?!」

  「你不認識啊?」謝嘉樹反問,話出口又怕她嫌棄他的老毛病,害著羞還是硬聲補了一句:「戒指啊,鑽石戒指。」

  他這樣馮一一其實還是嫌棄的——誰看不懂這是鑽石戒指啊?黃豆那麼大一顆鑽石,閃得她眼睛剛才都快落淚了。

  她手扶在謝嘉樹腰上,輕聲問他:「你記得昨晚怎麼跟我說的?」

  「我是男人,當然比你有勇氣。」

  謝嘉樹多想拿手摀住自己臉或者她的眼睛,但是他是男人,他得有勇氣……「咳,我本來準備找人定製的!可昨晚匆匆忙忙的,只能買到這種了,但是我知道你不會介意的,所以我就給你戴上了。」

  他說話的時候一直垂著眼睛,說完等了等她沒立刻回答,他就悄悄的抬眼看她,連聲音都小了一些,帶著他慣有的傲嬌和不情願:「都已經戴上了……要不我現在再給你補跪一個?」

  其實謝嘉樹也知道求婚應該怎麼樣,但是、但是……可是可是……不好意思啊!他做不出來!除了他爸過世,他還沒跪過誰呢!

  謝嘉樹拿眼角餘光給一旁的馮一帆使眼色求救。

  姐夫窘的快要臉紅了!小舅子快來打岔救場啊!

  可他忘了,他剛把人一帆打的眼冒金星的,這會兒一帆哪裡還敢正眼看他喲……

  等不來救兵的謝嘉樹,英俊的臉蛋真的紅了。

  心一橫,他紅著臉,慢慢的彎腰曲腿……

  馮一一這時及時的投進了他懷裡,謝嘉樹鬆了一大口氣,抱著她開心的低叫:「嗚……老婆!」

  馮一一抱著他,圈著他的腰,心裡頭遺憾肯定還是有的,但是這會兒更多更多的……全部都是幸福和滿足。

  **

  吃過了早餐,臉紅紅的謝嘉樹牽著他家幸福滿足的謝馮氏、帶著他眼冒金星的小舅子,去醫院給他家泰山泰水送飯。

  可他們到時病房裡面已經有了訪客:鄭家大小姐一身淡綠色春裝青嫩可口,正在陪馮爸馮媽吃早餐,那一桌子杯盤盞碟樣樣精緻,一看就是鄭家自己家裡的廚子做出來的。

  謝嘉樹拎著他從五星級大酒店打包的孝心早餐,橫了鄭翩翩一眼。

  可鄭翩翩這會兒哪裡看得到他喲:「一帆~~~你來啦~~~」

  馮一帆淡淡點了點頭,走進去時仿若不經意,卻恰好選了離鄭翩翩位置最近的那個沙發坐了下來。

  馮媽笑眯眯的看著圍繞著自己的這四個年輕孩子,對馮爸眨眨眼睛。

  「阿姨今天看起來氣色真不錯,」謝嘉樹放下他帶來的早餐,挑了一屜馮媽平常喜歡的小點心放在馮媽面前,「趁您跟叔叔都在這裡,我跟你們商量個事情成麼?」

  馮媽還沒說話呢,馮爸就說:「嘉樹你說!」

  想要什麼你就自己拿!別客氣!就當是你自己家的!

  謝嘉樹退後兩步,牽過那邊正收拾馮媽床鋪的馮一一,與她十指相扣走到馮爸馮媽面前,他鄭重的對兩位老人說:「我和馮一一決定結婚,要是你們同意,我們一會兒就去登記領證。」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