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64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1-10T02:41:01
第 64 章

  謝嘉樹還以為自己幻聽了呢,一時之間愣在了那裡。

  馮一一話一出口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心裡面的卑鄙想法,怎麼會對他脫口而出了呢?

  那是謝嘉樹啊,從來沒有對她承諾過婚姻這件事的謝嘉樹。

  可這時再想把話收回去,已經來不及了。

  馮一一懊悔又忐忑去看謝嘉樹的神情,卻發現他神情茫然。

  她心裡當即一沉,連忙的說:「你剛才說吃什麼?我肚子餓了!我們去吃飯吧!」

  她想揭過這一頁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但是謝嘉樹已經緩過神來了——還吃什麼東西啊!誰他媽還肚子餓啊?!

  他心裡頭「嘭嘭嘭」的綻開著大朵大朵的煙花~~~

  「結婚,」謝嘉樹用盡全部的自制力、才表現出鎮定自如的神情:「為什麼忽然說結婚?」

  她這是與他心有靈犀了嗎~

  可他還沒有來得及買戒指耶~~

  謝嘉樹心裡的小人兒手拉著手跳起了狂歡的舞,可一旁馮一一卻低著頭,猶豫著不說話,臉上一點興高采烈的表情都沒有。

  謝嘉樹畢竟不是從前了,稍稍冷靜下來,看她那樣他一想就猜到了:「我說,你是不是因為你媽媽的病?」

  馮一一沒有騙他,艱難的點了點頭。

  她不敢抬頭去看謝嘉樹此刻的神情,此刻她自己的心上像是缺了一大塊,嘩啦啦灌著透心涼的冷風,「對不起,」她愧疚的說,「我不該這樣……我急昏頭了,對不起,嘉樹。」

  謝嘉樹確實有一些失望,就像被人潑了盆涼水,但是他打斷了她的道歉,清晰有力的說:「今天太晚了,明天一早我們去登記。」

  馮一一猛的抬頭看他,囁嚅著嘴唇,不知道想說什麼。

  謝嘉樹嘆了一口氣,對她說:「你有什麼話就說出來,對我還有什麼不能說的?我都沒怪你拿我當救生圈。」

  「……你怪我吧!」馮一一腦袋裡嗡嗡嗡嗡的響,此刻的心情真是無法形容,太怪異了,對他的歉疚和感激以及別的情緒摻雜在一起,令她完全無法分清楚,只能呆呆的說:「你對我發脾氣吧……我心裡太難過了,我對不起……」

  她說著忍不住就哭了出來,低著頭、眼淚往下滴,脆弱的可憐。

  難得有一次不是他惹她哭,謝嘉樹看著她流眼淚心疼,卻又暗自高興,像是白撿了多大一個機會一樣。

  「來,」他解開身上安全帶,對可憐巴巴的小女人張開雙手,「過來,我抱抱你。」

  馮一一哭得昏頭昏腦,脆弱的依偎過去,伏進他懷裡,她長長的抽泣了一聲,哭得越發傷心也越發肆意。

  謝嘉樹抱著她輕輕的拍,越哄聲音越溫柔。

  「現在醫學昌明,什麼病都有回緩的餘地……你媽多硬朗的一個人啊,比一般人強多了……你別一下子被嚇傻了。」謝嘉樹柔聲的安慰著她,「到底是什麼病啊?之前怎麼一點都沒看出來。」上個月他去送人參,馮媽還笑說她根本用不著補、氣壯山河。

  馮一一在謝嘉樹懷裡哭的全身發軟、昏天黑地的。剛才在醫院裡馮媽不給她放聲哭,但是這種事對她來說簡直是天都塌下來了,不讓她哭出來,簡直是要她命。像現在這樣靠在謝嘉樹懷裡盡情的哭,她心裡好受多了。

  「我媽……其實去年就查出來了,但是我今天才知道……去年我去H市的時候,她還支持我,說只要我三十歲之前結婚……我那時候哪知道她是這個意思啊!」她痛哭著告訴謝嘉樹,「我不知道啊……她怎麼會這樣呢,我怎麼也想不到她會這樣啊!」

  謝嘉樹聽著也覺得心酸,馮媽平常那麼老奸巨猾的一個人,遇上這種事,到底還是可憐天下父母心。

  「嘉樹,我害怕!我媽媽要是有什麼事我可怎麼辦啊……」馮一一顛三倒四的說著,崩潰的大哭。

  「你跟我結婚啊,我照顧你一輩子。」謝嘉樹啞聲緩緩的說:「我有記憶起我爸爸就在生重病了,我很早就明白我的爸爸他不會陪伴我長大,甚至都不會活太久了。但是我那個時候可能真的太小了,他有限的時間只能用來儘量的教導我姐姐,我呢看他不怎麼理我,我也就不敢去煩他。但其實我那會兒一直在想:我要快點長大、娶老婆,我爸媽不理我,我姐不陪我,我老婆她一定會陪我。」

  馮一一聽著他的話,想起她自己從小到大的心願……默不作聲的伏在他肩頭,她聽謝嘉樹繼續慢慢的說著:「所以你別怕,不管你媽媽會怎麼樣,我們結婚,我一定會陪著你。」

  「嘉樹……」馮一一臉上又熱又濕,閉著眼睛痛苦而安慰的輕輕蹭著他,「謝謝你……真的,你給我的遠比我能夠給你的多,我們之間……一直是這樣的,我不如你有勇氣。」

  謝嘉樹十分坦然的說:「我是男人啊!我當然應該比你有勇氣。」

  「你會一直這樣充滿勇氣嗎?」

  「不知道……我不能向你承諾以後未知的事情。」謝嘉樹聲音輕了一些,語氣有些自嘲似的:「你害怕嗎?你之前說你猶豫、要考慮清楚,現在你沒有時間也沒有其他選擇了,你以後會不會後悔?」

  「我也不知道。」馮一一不知不覺停下了哭泣,哭過之後腦中心裡都是一片澄明,反而比之前還要冷靜,「我不騙你,嘉樹,我最怕的就是我們以後不知道會怎麼樣。」

  謝嘉樹笑了起來,笑著朗聲說:「怕什麼啊,最嚴重也不過就是離婚嘛!本來要是我沒有去找你,你就嫁給那個李翔了……不會有比那個更糟糕的事情了。」

  馮一一輕哼了一聲,他立刻問:「有什麼問題?」

  「沒……沒有!」馮一一把臉上濕噠噠往他襯衫上蹭蹭。

  謝嘉樹滿意的撫摸著她頭髮。

  也不知道是大哭釋放了情緒,還是他的表現太驚人,馮一一安心的靠在他懷裡,感受到從來沒有過的「有靠山」的踏實。

  他說得對,最壞不過離婚。

  能夠嫁給糾纏了近十年的初戀,已經比這世上大多數的人圓滿。

  「我相信你。」她最後低低的對謝嘉樹說。

  我或許依然不相信我自己,但是這次我選擇相信你。

  **

  謝嘉樹稍後帶馮一一去吃晚飯,期間他打電話托朋友聯繫國外的醫療機構,準備隨時送馮媽去國外動手術。

  然後他送今天一天筋疲力盡的馮一一回家休息,下車分手前還叮囑她今晚安心睡覺,等到目送她上樓、看著馮家窗戶裡透出燈光,他才從容淡定的驅車離開。

  可是那鎮定猶如擎天之柱的正經表情,在車子駛出馮家社區大門那一刻就崩塌了……

  此時同在G市的徐承驍正在家中哄他的小女兒睡覺,睡前故事正說到「三隻小豬搭房子」,驍爺絞盡腦汁給女兒講解團隊合作的重要性,忽然接到一個聲音極度亢奮的電話:「徐承驍!」

  徐承驍「嗯」了一聲,「是我。」

  「你明天早點上班幫我結婚登記啊!」

  徐承驍再看一眼手機來電,確定沒打錯:「你說什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結婚啦!我明天結婚!」

  意不意外?驚不驚喜啊?!親!

  「你結婚我聽明白了,我不明白的是:我是XXXXXXXX大隊,登不了您結婚的記啊謝大少。」

  驍爺的有邏輯令電話那頭的人頓覺無聊:「哦,是哦……那沒事了,再見!」

  「爸爸,」徐鏡圓小朋友捧著臉嬌滴滴的問:「你結婚?是和媽媽結婚嗎?」

  驍爺和親愛的老婆結過兩次婚,大兒子還是在離婚期間生的呢,不過這事兒小女兒是不知道的,所以驍爺不動聲色的繞開這個話題:「咱們剛才故事講到哪裡啦?」

  「講到一隻小豬蓋房子,」鏡圓眨巴著洋娃娃一樣漂亮的大眼睛,「蓋房子、結婚。」

  「不是小豬要結婚,是爸爸的一個朋友要結婚,」徐承驍耐心的向女兒解釋,不過解釋完又覺得對不起其他的朋友們,因為一下子就拉低了他們的智商平均分啊,「唔,咱們繼續講故事:小豬蓋房子結婚……圓圓把眼睛閉上……」

  **

  徐承驍給女兒講著一隻豬蓋房子娶媳婦兒的喜慶故事時,盛承光正在準備明天早晨一家四口的早餐。他剛把幾種粗糧依次洗乾淨、泡進砂鍋裡,子時拿著電話走進廚房來,捂著聽筒小聲對他說:「謝嘉樹。」

  盛承光頭一歪夾住了手機,手裡繼續忙著,「謝總有何指示?」

  「承光哥!」

  「嗯,什麼事?」盛承光笑了,肯定是大事,否則謝嘉樹可是已經很多日子沒這麼雀躍的叫他「承光哥」了。

  「你幫我打個電話吧!我明天要結婚了!」

  「你結婚我打什麼電話?幫你通知你姐啊?」盛承光手下沒停,笑眯眯的問。

  「不用,我姐那兒我已經知會過了。是驍爺不肯幫我登記!你幫我找人辦結婚登記吧!」

  盛承光肚子都快笑破了,語氣依然不咸不淡:「你明天帶著馮一一和你倆的戶口本,揣上九塊錢去民政局就能登記了。這要找什麼人啊?本本分分的走程式、當個守法公民就這麼難?」

  盛承光悠悠的說著,一邊給子時使眼色,子時已經全聽見了,在一邊捂嘴偷笑呢。

  謝嘉樹撐不下去了,失望沮喪卻仍然很高興的問:「你怎麼知道我要娶馮一一?!」

  「你謝嘉樹,還能娶誰?」盛承光笑話夠這傻小子了,真心實意的說:「鬧了這麼多年,總算要結婚了,恭喜恭喜。」

  ……

  掛了盛承光的電話以後,謝嘉樹趴在方向盤上輾轉反側的想:還要給誰打電話炫耀呢?真討厭啊,怎麼他周圍的人好像都已經結婚了!

  要不……打給沈軒?

  咳咳咳……

  謝嘉樹按耐住這個實在有點缺德的念頭。想起盛承光最後剛才那句話,他臉在方向盤上滾來滾去、開心的想:鬧了這麼多年怎麼了?鬧了這麼多年還能被我娶回家了,這很值得驕傲自豪的好嗎!

  我終於等到她。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