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59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1-07T19:45:38
第 59 章

  年味還是家裡的濃。

  三十那天一大清早,外頭零零落落就開始放鞭炮了,馮爸馮媽還是那個點起來,馮爸特意出去買了早飯,回來兒子女兒都還在睡,老兩口輕手輕腳吃了一點,泡了茶坐在沙發裡閒聊。

  今年因為不在家吃年夜飯,過年前要準備的事兒一下子少了一半似的,馮媽難得這麼清閒,欣慰不已的對馮爸說:「……還是挺好的。」

  馮爸立刻趁機說:「嘉樹就是靠譜!」

  馮媽努努嘴示意女兒緊閉的房門。馮爸小聲了一些:「一一到底怎麼了?我也不好問她。」

  「作唄。」馮媽說完又笑,說:「你別管,反正謝嘉樹有的是辦法娶老婆,我也有的是辦法嫁女兒。」

  馮爸想說他本來也不知道應該怎麼管……

  門上這時傳來了敲門聲,馮爸樂呵呵的從沙發裡站起來:「嘉樹這麼早啊!」

  謝嘉樹今天要來帶馮家一家四口去做造型。因為鄭家的年夜飯其實是個賓客雲集的大Party,大家都會穿正裝出席,馮爸和一帆穿西裝就行了,馮媽卻是要豔壓群芳的,必須有專業造型師為她量身打造。

  這話當然是謝嘉樹說的。

  馮媽想起謝嘉樹不動聲色又極盡所能的討好,心裡覺得好笑又可愛。大門那兒馮爸正好打開門,馮媽一聲「嘉樹」還沒出口,便和馮爸一樣愣在了那裡。

  門口站著一個他們不認識的年輕小夥子,看得出來風塵僕僕的樣子,兩手拎滿了禮盒,小夥子長得——看慣了自己兒子和謝嘉樹,這小夥子長得可真普通啊。

  馮爸已經在問長相普通的小夥子了:「你找誰啊小夥子?」

  「請問……」來人神情中帶著幾分明顯的緊張,侷促的問:「這是馮一一家嗎?」

  馮媽心中用力一拍大腿:湯翔!肯定是湯翔!霍!找上門來了!

  果然那邊就開始說了:「您是馮一一爸爸吧?伯父您好!我叫譚翔!我是一一的男朋友!」

  馮爸「哎」了一聲答應,一頭霧水的轉頭來看馮媽,馮媽連忙站起來熱情的說:「快進來快進來!哎呀這個馮一一,也沒跟我們說一聲你要來!」

  譚翔進來坐下後緊張得更厲害了:「那個……不是……不怪她……是我的錯!」

  他語無倫次的,馮媽去給他倒了杯茶來,和藹的對他說:「你自己開車找來的呀?從H市來吧?嘖,這麼遠的路!」

  「對……我昨晚出發的,本來前幾天就應該來了,」譚翔不好意思的說,「因為我剛升職,手裡很多工作實在丟不開,我已經儘量抓緊時間處理了……伯父伯母,真對不起!我在這裡給你們二老道歉了!」

  這個男孩子認真的時候神情特別誠懇,馮爸還好,他對謝嘉樹早已情根深種,馮媽顧唸著女兒,心裡已經嘆著氣了。

  她家那個閨女真是……何德何能?不對,換一個:招蜂引蝶。

  好像也不太對……

  老太太也走神了,頓時只剩下譚翔叨叨叨叨說著他升職出國的事兒、以及他多麼想娶馮一一啊……這時裡頭臥室的門忽然開了一扇,被吵醒的馮一帆伸著懶腰走出來。

  譚翔傻眼了!

  馮一帆的個頭和臉蛋在那兒呢,穿著大花的大褲衩也一眼就能認得出來啊!譚翔吃驚無比的盯著他看。

  馮一帆雖然沒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但總之還是被看怒了,直接不客氣的說:「你誰啊?跑我們家來幹嘛?」

  馮媽現在倒覺得譚翔還行了,就說兒子:「你起來了就去吃點東西吧,早飯在鍋裡呢。吃完把你姐叫起來,跟她說——譚翔來了。」

  看譚翔一臉的痴呆,馮媽善解人意的給他解釋:「這是我們一一的弟弟一帆,你們已經見過了吧?」

  馮媽滿心以為馮一帆會遵守她的囑咐、在H市至少見譚翔一面。

  誰知道譚翔點點頭,卻說:「馮總來我們公司考察的時候我見過。馮總——」馮總大概不認識我。

  「馮總」什麼的簡直太能取悅馮媽了,老太太掩嘴輕笑,更加歡快的催兒子:「去,叫你姐趕緊出來!」

  馮一帆去廚房叼了個花捲出來,一邊吃一邊嘀嘀咕咕的不滿:「出來也白出……」

  「出什麼?」一個聲音插進來,隨即而來的還有大門被推開時闖進屋裡的寒風,光膀子的馮一帆一哆嗦,嘴裡花捲都掉下去了,手忙腳亂的搶,搶到了連忙塞回嘴裡。

  「嘉樹哥!」含著花捲的馮一帆含含糊糊的壞笑。

  馮爸立即就不管譚翔了,站起來招呼剛進門的人:「來了呀,早上吃了嗎?」

  謝嘉樹看都沒看沙發裡的譚翔,好像根本不認識一樣,他自己熟門熟路的脫大衣掛好、嘴裡隨口回答馮爸說:「沒呢,叔。」

  「好嘞!我們一塊兒吃!」馮爸興沖沖的就進廚房去了。

  馮媽那兒笑眯眯的繼續招待著譚翔,心裡惋惜的想:看樣子今天就得交捲了。

  **

  馮一一被從被窩裡掏出來的時候什麼都不知道,迷迷糊糊的坐在那兒,不解的問:「怎麼了啊……不讓人睡覺!」

  馮媽不廢話,抓住她肩膀使勁搖,一頓晃的她徹底清醒過來。

  「聽好啊:你現在有機會選,很可能是你最後一次選了!拿出精神氣兒!你好好的選,鄭重的選,今天這兒可是你的主場,你再玩不轉、選不好,以後別再怪這怪那的了!」

  「……」

  馮一一聽了外頭情況的轉播,頓時覺得渾身發冷,連忙給自己裹上被子。

  她看向房門。

  隔著薄薄一扇門,難道就是她的後半生?

  這太悲涼可笑了!

  她擼了把臉爬起來,趴在床邊找拖鞋。

  匆匆洗漱後馮一一出去,門一開她眼睛一掃,外頭客廳裡的情況和她想像的完全不一樣:謝嘉樹坐在桌邊正就著豆漿吃油條,那油條可能有點涼了,他每吃一口前還往豆漿裡泡一泡。

  馮一帆穿個花褲衩、分著腿坐他身邊,正在說:「……今晚言峻也來的吧?你替我引見一下成麼?以後批文上的事情最好還是得先過他的手,我聽承光哥說,今年剛調去京裡的那個沈老闆,據說和他家是世交……」

  馮爸坐在謝嘉樹和馮一帆中間,就著小酒吃油條,笑眯眯、笑眯眯、笑眯眯。

  馮媽很有愛心的陪著譚翔坐在沙發上,這會兒譚翔正一眼不眨的盯著房裡開門走出來的人,他坐得筆直,鼻翼一張一張,顯然很激動。

  「一一!」他輕聲叫馮一一,聽得出來聲音都有些啞了。

  桌邊那三個人也都看過來,謝嘉樹看向馮一一的眼神居然還帶著笑。

  馮一一沒管他。拖了個凳子在沙發旁坐下,她正色問譚翔:「你怎麼來了?你改主意了嗎?」

  譚翔嘴唇動了動,最後還是老實的說:「沒有。」

  「那你真沒必要來。」馮一一也老實告訴他。

  「我得來……我們說好了的。」譚翔神情顯得很難過,「就算我們最後不成,我也該來。我爸媽來的時候你對他們那麼周到那麼體貼,我必須來這趟。」

  這話說得多麼上道啊,馮媽忍不住目露讚賞。

  餐桌那兒,馮一帆企圖再繼續話題,但他發現他家嘉樹哥完全沒在聽他說話了……

  譚翔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低聲下氣的對馮一一說:「我這兩天趕緊把手上事情弄完了,昨晚我都沒睡覺我就來了,我不是說求你原諒我……你再給幾天時間考慮一下好嗎?哪怕為你自己考慮一下。過了這個年我們都29了一一……」

  馮一一耐心的等到他自己都說不下去了,才說:「不行。」

  她只有這兩個字,簡單清晰。譚翔像是挨了一耳光,困獸一般又不能發作,清秀的一張臉漲得通紅:「我們找一個安靜的地方聊一聊好嗎?你給我一個說服你的機會。」

  馮一帆沒忍住,在此處爆了一個粗口。

  馮媽不贊同的看了兒子一眼,然後說:「老馮,咱倆去菜場買菜吧?」

  馮爸才不是她的隊友呢,才不肯去:「我陪嘉樹呢,你自己去吧。」

  馮媽正要再想個藉口,謝嘉樹這時候忽然站了起來。

  他往沙發這邊走來,馮媽心知不好,忙給女兒丟眼色,馮一一後知後覺的轉頭去看,他已經走到了她身後很近的地方。

  馮一一轉頭看去,謝嘉樹就站住了沒有再靠近。

  「抱歉,我沒記住你的名字,什麼翔?」謝嘉樹站在那裡靜靜的說。

  譚翔臉漲得通紅,強自鎮定的回答:「我姓譚,譚翔。」

  「anyway,」謝嘉樹無所謂的聳聳肩,「你可能不太瞭解行情,你知道我是誰嗎?」

  譚翔搖搖頭。

  「我叫謝嘉樹。你們公司收購合同上最後一頁上有我的簽名。在馮一一這裡,我是你的前一任。我認識她快七年了,這七年裡我曾經被她拋棄過兩次。」

  他站在那裡,氣定神閒的說。

  「我都沒有問她要過說服她的機會,你憑什麼?」

  **

  譚翔接下去說了什麼已經都不重要了,力量太懸殊的對抗實在是沒有懸念,他的自尊心都不可能允許他留下、繼續哀求馮一一。

  譚翔離開時,馮爸特別積極的把他的東西給他拿回去。譚翔漲紅著臉推,留下東西的時候幾乎是逃下樓的。

  馮爸有些歉疚的看了謝嘉樹一眼,然後又看馮媽,馮媽輕輕點點頭。

  謝嘉樹像是剛才什麼都沒發生過,說:「那我們這就出發吧?女士們還要化妝做頭髮呢。」

  Party曾對謝嘉樹來說平常如一日三餐,所以造型這種事他簡直是信手拈來,而且他現在是做什麼的?國內外最好的造型師幾乎都和他合作著。

  他來了一輛七人座的車來,親自當司機,直接帶著馮家四個人去了FD,那裡有一隊專業造型師正在等著。

  馮爸被馮一帆帶走了,馮媽前呼後擁的至少有七八個人圍著伺候,跟皇太后似的,只有馮一一被帶到了一間單獨的小小的梳化室,面容沉靜的女造型師給她把頭髮解開披在肩上,化了幾筆淡妝後提議先試衣服。

  造型師準備的是一件黑色大V領的長袖拖地長裙,除了蓬蓬的蕾絲,其他一點點綴都沒有,捧在手裡時看起來毫不出奇。穿在身上起先只感覺很合身,接著便發覺真是出彩極了:堪堪包住肩頭的領口恰好掐住了馮一一肩部最美好的那道弧線,大而大方的V領完美的托出了她良好的胸型。

  純正的黑色與她的發色一樣,沉沉靜靜襯托著她瑩瑩的肌膚。

  小女孩時不常穿黑色,因為有更多的其他選擇、顧不上。過了三十歲以後應該也不太愛黑色了,因為選擇那麼少、心生淒涼。

  所以二十八歲到二十九歲的年紀,大概是最適合穿黑色的吧?

  像盛放到荼蘼的玫瑰,健美豔麗到了極致。

  馮一一靜靜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發呆,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換了人,小小的安靜的房間裡只有他們兩個人,謝嘉樹把手輕輕放在她肩膀上。

  鏡中,黑衣正裝的男子站在黑色盛放玫瑰身後,目光猶如燃燒的火。

  他低頭,神情眷戀的貼近她耳邊,馮一一聽到他輕聲的說:「你媽媽妝後看起來比你還年輕美貌呢……哈哈哈哈~」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