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1)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新著龍虎門外傳-老邪神頭上的綠帽子

jiouguai
本文:2020-11-07T08:42:05
時間是民國初年,這回的男主角是一名身著白袍,面如冠玉、英偉不凡的年輕劍客。他便是出身劍道世家的劍魔。他喜歡獨來獨往,四處遊歷,曾在有冒險家樂園之稱的上海住了三年。

  有一天,劍魔途經市內一條胡同,見到有大批群眾不知在圍觀些什麼...只聽一名戴著老花眼鏡的老者說道:「姦淫擄掠,定是羅剎教那夥日本鬼子所為!」另一名身著白色西裝的中年商人則道:「清幫盜亦有道,但自從被羅剎教趕盡殺絕後....我們這個地方便無日安寧!」在場眾人都連連贊同。

  劍魔推開圍觀群眾,映入他眼簾的,是極度血腥殘酷的一幕!只見眾人圍觀的原來是一對男女的遺體。

  劍魔生性孤僻,朋友寥寥可數,而眼前遇害的,正是他視為知交的一對夫婦!男的身中數十刀,身上傷口慘不忍睹,女的更是全身赤裸,身上到處都殘留著被凌辱的痕跡,乃是被強暴輪姦至死,劍魔看得睚眥欲裂,火上心頭!

  劍魔矢誓要為好友討回血債,藝高膽大的他,當天夜裡便單人匹馬夜探羅剎教駐上海大本營,目的,當然是刺殺罪魁禍首─羅剎教的教主西城望,也就是日後的老邪神!

  西城望此時年近五十,是個身材健壯的日本人,他一方面熱衷權勢,積極拓展羅剎教勢力,同時也是個武痴,來到中國後收羅了各門各派的武學秘籍,而且已練成易筋經白級功力,可說是罕逢對手的當世強者,加上羅剎教在上海大本營的高手必然眾多,防守森嚴,劍魔雖是年青一輩中的佼佼者,但要行刺成功,恐怕也要有玉碎的覺悟!

  出乎意料的,羅剎教大本營竟然防守鬆懈,劍魔輕易潛入,來到教主住所的後花園。他隱身在一座假山之後,觀察動靜,只見下人們似乎都顯得慌亂焦急,看來羅剎教裡似乎出了什麼大事。

  在院子的涼亭裡的石製圓椅上,坐著一個身穿精緻紫紅色和服,容貌端莊秀雅,年齡約莫二十五、六歲上下的日本美人,有兩名羅剎教的侍從跑到她身前,對她說道:「強敵來犯,教主未返,請夫人避一避風頭!」原來這位和服美人便是西城望的愛妻,也就是羅剎教的教主夫人。

  她的名字叫做九條瑛子,是日本名門貴族之後,良好的教養及天生麗質,加上她身上穿著的那套材質高貴的名貴和服,堪稱是完美的大和撫子典範。因為政略聯姻而在三年前嫁給西城望,婚後年長她二十多歲的丈夫雖然對她寵愛有加,體貼備至,不過她本身對於自己是否也同等的深愛著丈夫,在內心深處似乎抱持著疑問。只是她仍是完美的扮演好一個稱職的羅剎教主夫人的賢妻角色。

  原來這一日正好有一位手持干將寶劍的神秘疤面劍客上門挑戰羅剎教,此人似乎和清幫有著淵源,而且武功高絕,技驚當世,羅剎教在上海的高手幾乎死傷殆盡,就連已練成易筋經白級的教主西城望都慘敗在他手下,在額頭上留下一道無法抹滅的深刻傷痕。所以這一天羅剎教的防備才會意外的薄弱,讓劍魔輕易潛入。

  劍魔從羅剎教教眾的對話中得知瑛子便是西城望的愛妻,一個邪惡的報復手段赫然在他腦海內浮現:「哼!原來是西城望的妻子,我就要你這個日本賊頭也嚐嚐愛人被姦污的痛苦!」

  劍魔想到就做,從假山中一躍而出,快步奔向涼亭,以他修為,寶劍一經出鞘,「嚓」的一聲輕易解決兩名嘍囉!

  異變陡生,兩名嘍囉屍橫就地,地上灑滿鮮血,瑛子嚇得花容失色,顫聲道:「呀...你想怎樣?」劍魔劍上的鮮血不住往下滴落,他表情陰狠,冷冷地說:「妳那畜生丈夫在我們中國地方好事多為,他幹過什麼....」他頓了頓,英偉的臉龐此時顯得既猙獰又邪惡,繼續說道:「我便在妳身上幹個痛快!」

  瑛子那端麗的臉龐蒙上一層驚恐和害怕的神情,全身發軟無力:「求...求求你...不要...」她的懇求當然不會令劍魔停手,反而更加點燃他的慾火,劍魔已將她壓倒在石製圓桌上,控制著她的雙手不讓她反抗,冷笑著:「妳要怨便怨西城望好了!」說完便猛力撕破和服胸襟,讓紫色的高級絲綢布片飛散在半空中....

  胸前和服被撕破,瑛子豐滿堅挺的胸部自然也暴露在劍魔眼前,她的肌膚柔細而有光澤,身上飄著淡淡的香味,劍魔毫不留情地雙手掐住她的乳房。「咿呀...嗚啊...不要啊...請你住手!」
  
  「我不會住手的,好戲才正要開始呢,你那混賬老公今天晚上綠帽是戴定了!這就是他的現世報!」劍魔用手指玩弄著玉峰,同時用嘴唇去吸吮尖端上那兩粒紅葡萄。

  「呀答...嗚啊,嗚啊....啊啊啊...饒了我吧...」瑛子的眼眸浮出淚水。

  劍魔的左手粗暴地揉搓著瑛子的乳頭及乳房,右手則移至瑛子的下半身,扯開裙擺,將那雙有如白玉羊脂的雙腿分開。他往內一探,觸摸到瑛子柔軟的陰毛,發現她的股間並沒有穿著內褲之類的東西,原本日本和服的設計,為了方便日本男人隨時可以掀起裙子作愛,所以一般而言穿和服時是不穿內褲的。

  劍魔撥開嬌媚的黑森林,伸指輕撫私處的裂縫。「啊啊...請您放了我吧...不要摸那裡...咿咿...!」秀靨染成桃紅色的瑛子不斷對企圖侵犯她的劍魔懇求道。劍魔沒有理睬她,稍微觀察了一下她的神秘花園,他發現瑛子的私處和她的外表一樣,看上去相當端莊秀麗,陰唇和陰核無論是形狀或是色澤都很漂亮,陰毛也梳理得十分整齊服貼,似乎很少被男人使用似的。

  其實這中間有一個幾乎無人知曉的大秘密,事實上,已為人妻三年的瑛子,至今卻從未和丈夫西城望正式行房過!當年西城望因為練功走火入魔,以致於性功能障礙,無法勃起和射精,自然也就沒有生殖能力,但堂堂羅剎教之主竟是個陽萎的性無能,一但傳了出去,教主的顏面豈不掃地?所以此事除了他自己外從無他人知悉。

  但他年近中年,有權有錢卻不近女色也無妻室,難免招人閒話,為了掩人耳目,所以才娶了九條瑛子為妻。只是自己不舉的事總不能連枕邊人都瞞吧?所以在新婚之夜裡,西城望也向妻子告白了真相,並使用木製假陽具破了瑛子的處女之身。也許是為了自卑無法讓妻子在性方面得以滿足,
所以他加倍的憐愛疼惜,百般的呵護她。而瑛子知道丈夫的難言之隱,但出身傳統名門世家的她,自然絕不可能紅杏出牆來排解性欲,只能在夜裡用自己的手指自我安慰一番,稍解寂寞。

  在劍魔手指的巧妙技巧下,即使內心千百個不願意,但身體卻誠實的背叛了意志,瑛子的股間很快就分泌出大量愛液,隨著劍魔的手指來回移動,便會響起淫靡的滋滋水聲。

  「很敏感嘛...才一下子下面就氾濫成災了,不愧是日本賊頭的婊子老婆,果然是個天生淫賤的蕩婦!」劍魔覺得越是令瑛子感到痛苦或屈辱,自己便越替受羅剎教欺壓的中國人和慘死的友人夫婦多出了一口惡氣。

  「怎麼會這樣...我不是淫婦...啊啊..不要啊──!」瑛子全身癱軟,內心羞慚萬分,深深地感到自己對不起丈夫,竟然因為別的男人侵犯時的愛撫而這麼有感覺。

  看著滿溢出來的黏濁愛液,劍魔也按捺不住,解開褲襠,露出跨下雄壯威武的寶劍。瑛子反射性的移開視線,緊閉雙眼。「看清楚啦!等會本大爺的寶貝就要幹進妳那溼淋淋的肉洞裡,讓妳爽快爽快,哼哼,不知道跟西城望比起來,是我的比較大還是他比較大?」

  「嗚啊...不要啊∼不要插進來!不要強姦我啊───!」拼死抵抗掙扎的瑛子終究比不過劍魔的力氣,劍魔緩緩將堅硬寶劍插入她愛液直流的劍鞘之中。

  「插進來了...被丈夫之外的男人強姦了...男人的...啊啊∼」被丈夫之外的男人強暴,對出身傳統名門世家的瑛子而言是無比的恥辱。

  但另一方面,她的肉壺卻又貪婪的索求著劍魔的寶劍,緊縮的程度和處女幾乎沒什麼區別,裡頭的溫度更是火熱滾燙,帶給劍魔的寶劍有如要融化掉一般的超凡快感。「求求你拔出來...快拔出來吧...拜託你...」

  劍魔將寶劍插至根部,兩人的性器緊密重合在一起,柔軟的肉壁緊纏寶劍,將它整個包裹起來。劍魔舒服極了,他年少英偉,行走江湖也常有些風流韻事,但是像瑛子這樣的極品名器,他還是第一次碰上。

  隨著劍魔侵入她那久旱逢甘霖的肉壺,一波波混合著搔癢和舒暢的快美感覺,不斷衝擊著瑛子的感官神經「啊啊...插到最裡面了...不行...怎麼可以這樣...我的身體是怎麼了?...為什麼被強姦還會這麼有感覺...」聽著瑛子絕望的喘息,劍魔猛烈的擺動腰身衝刺,而瑛子竟也不由自主的扭腰配合起來。

  「嗯嗚嗚嗚....好大好硬啊....」從瑛子那充血變硬的乳頭和潮紅的臉頰,劍魔知道她的身體在自己的姦淫下感到非常快樂,表情像是又痛苦又享受,為了不讓自己發出淫叫聲,她拼命地閉緊櫻唇,生怕自己一張口便會發出不堪入耳的淫浪哼聲,但她那忍耐的喘息聲,聽在劍魔耳中同樣地令他衝動萬分。

  劍魔用手指沾了些她的淫水,將那發亮牽絲的透明黏液在她面前展示後,抹在她的臉上,狂笑道:「哈哈哈,妳們日本婊子就是這麼欠幹!被人強姦還這麼有感覺,本大俠今晚替天行道,不但為中國人向你們討回一個公道,還讓順便滿足了妳這個淫賤的日本女人,真是一『劍』雙雕啊!」瑛子別過頭去閉上眼睛,自己明明是被強暴侵犯,下半身卻流出這麼多羞人的淫水,這個事實真是叫她無地自容。

  淫靡的性交持續了十幾分鐘後,劍魔終於即將達到高潮,他抓住瑛子的柳腰,更加激烈的頂動跨下的寶劍。「嗚啊!啊啊啊──!!求求你停下來∼我快瘋了──!」兩個互相重疊的性器劇烈撞擊,發出啪啪啪的巨大聲響和噗滋、噗滋的下流水聲。

  瑛子似乎感覺到劍魔即將射精,斷斷續續的哀求著:「不...不行,不要在體內..射精!我...我會懷孕的!...嗚啊啊..」

  劍魔哼了一聲,冷冷的道:「日本婊子沒有資格選擇要被射在那裡!本大俠偏偏就是要射在裡面!要是西城望知道了他的愛妻懷了強暴她的男人的骨肉,臉上的表情一定很好看!這才是我們中國人對這個日本賊頭最嚴厲的報復!」

  瑛子知道這個壓在自己身上的陌生男子並沒有放棄體內射精的打算,驚恐的尖叫掙扎起來,但柔弱的粉拳搥在劍魔那鋼鐵般的胸膛上毫無作用,在一陣最激烈的抽送後,劍魔不顧瑛子的制止,在她悲痛的「不要───!」聲中,暢快淋漓地開始在她體內射出一道道濃稠精液,盡數噴進她的子宮裡,被滾燙的精液一澆之下,瑛子也達到了生平第一次的高潮,肉壁緊緊纏住不停跳動的剛硬寶劍,斷斷續續地緊縮,並索求著混濁火熱的白色男汁。

  將最後一滴精液射出後,劍魔長吁一口氣,將開始變軟的寶劍從瑛子股間的劍鞘中拔了出來。而瑛子一面沉浸在高潮的餘韻中,一面又為了自己的體內接受了丈夫之外的陌生男人的精液而羞愧難當,若是真的因姦成孕,那麼自己要如何面對丈夫呢?她看著自己股間溢出白色黏稠的混濁液體,然後雙手掩面,輕輕的嗚咽啜泣起來。

  劍魔看著眼前和服凌亂破碎的日本美人,心中卻在盤算是否要殺了她,讓羅剎教主西城望也嚐到妻子被人先姦後殺的滋味,不過最終他還是下不了手,畢竟出手殺死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不符他的行事作風,他轉身離開,只留下身心殘破的九條瑛子獨自一人,在涼亭的石桌上悲泣著剛剛在她身上所發生的慘事。

  施展輕功的劍魔,有如一陣風似的,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羅剎教上海大本營,一路上,他捫心自問,是否為瑛子的美色所迷,犯下了不該做的事?他無法給自己一個肯定的答案,搖了搖頭繼續往前奔去,身形逐漸消失在蒼茫的夜色之中.....。

  而慘受凌辱的九條瑛子,在事後又得知了丈夫西城望慘敗於疤面劍客手中,身負重傷的壞消息。堅強的她沒有將自己當夜受到陌生男人強姦的事情告訴病榻上的丈夫,擔負起照顧丈夫傷勢的重責大任。在瑛子的悉心照料下,兩個月之後,西城望已經康復大半,但瑛子有一天卻突然昏倒了!

  在經過醫師的診斷後,西城望震驚萬分的得知妻子已經懷孕的事實!這個消息對於沒有生育能力的他而言有如晴天霹靂,憤怒的他強抑怒火,不斷的追問妻子姦夫到底是誰?瑛子才不得不將自己當晚的遭遇向丈夫坦白。

  西城望得知原來妻子並未紅杏出牆後,總算消了對妻子的怒氣,卻更加憎恨那個強暴自己愛妻的陌生年輕劍客。

  在經過長久的內心掙扎後,西城望終於決定接受現實,讓瑛子將孩子生下來。數個月後,孩子誕生了,是個健康的男孩,他為孩子取名為西城勇,決定將他視如己出的扶養長大,將來繼承羅剎教的基業。

  當孩子請滿月酒之時,所有到場的羅剎教幹部全都舉杯向教主恭賀他喜獲麟兒,羅剎教未來後繼有人。而滿面笑容接受祝賀的西城望,此時內心的感受想必是五味雜陳吧?

(完)


  給優名單(1)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