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魔藥

jiouguai
本文:2020-11-06T07:57:02
湘風坐在咖啡廳中,口袋裡放著一小瓶的「魔藥」。坐立不安地看著窗外,來來往往的人中,似乎沒有他要等的人。

  「哈囉!你等很久了嗎?」清脆甜美的聲音在背後響起,湘風不由得開心地回過頭。但除了雪桐,還有一個可愛的少女陪伴著她。

  「這位是……?」湘風看了看這個少女,俏麗的短髮挑染成了紅棕色,明亮的大眼睛和帶著英氣的臉龐,是個活力型的美女。她和素明一樣,穿了畫著大大音符的粉紅色T恤,正是K大音樂系的系服。

  少女似乎對湘風的目光感到厭惡,哼了一聲別過了頭。

  「她叫做素明,是我系上的學妹兼室友。」雪桐笑了笑,又對素明介紹了我的名字。

  「很高興認識妳。」湘風伸出手,臉上掛著迷人的微笑。但是素明顯然是不吃這一套,拉著雪桐就找位子坐了下來。湘風只是微微一笑,似乎不在意,只是心底暗暗的咒罵了幾聲。這下子,自己的計畫就難實現了。

  多了一個素明,湘風的計畫被全盤打亂。原本把雪桐約出來,就是想要找機會在飲料中加入魔藥,把這個女人納入自己的控制。就算沒有機會,也可以和雪桐聊聊,增進兩人的感情。偏偏雪桐帶來了素明,這下兩個計畫都行不通了。

  「怎麼都不說話,聊聊天嘛。」雪桐笑著說。

  「跟這種人沒什麼好聊的。」素明冷冷的說,拿起她的卡布奇諾輕啜了一口。

  「嗯?怎麼說呢?」雪桐顯然對素明的話有點疑惑;相同的,湘風也是一頭霧水。一向給女生很不錯印象的他,怎麼會被素明這麼討厭呢?他腦中開始臆測,也許素明非常討厭男人;也許她是同性戀……等等。
  「我男友說……;算了,不說也罷。」素明瞪了我一眼後,就又不說了。

  「不知道妳男朋友和我有什麼過節?會不會是誤會?」湘風笑笑的問,心底可不平靜。他最不能忍受有人背後說他的壞話,尤其是對女孩子說。暗暗下了決定,一定要找出這人。但是該怎麼找呢?眼前的兩人顯然是最好的途徑。

  「作過的事,自己心裡有數。」素明略帶氣憤的說。

  「會不會是搞錯了呀?湘風不是會作壞事的人。」雪桐見素明這麼激動,不免替湘風辯解。雖然拒絕了他,但是湘風的得體和體貼,對雪桐而言還是很受用的。

  「我也不記得自己作過什麼壞事,不知道素明的男友是誰?讓我想想是不是和他有過摩擦誤會。」湘風問。

  「呿,誰要告訴你。」素明不屑地說。湘風看看雪桐,見她搖搖頭,顯然並不知道。

  見狀,湘風也不好發作。突然,他想到只要也讓素明喝下魔藥,不就可以知道了嗎?連那個人說了自己什麼壞話都能回憶起來。素明就像是一個大資料庫。想到這裡,湘風不禁噗哧一笑。

  雖然如此,要怎麼讓她喝下呢?如今最好的方法就是讓她們兩人離開一下,把魔藥加入兩人的飲料裡面。不過要怎麼作呢?

  湘風馬上想到了湘婷,他的「另外一個身體」。想不到昨天本為了測試魔藥,卻為今天留了後路。自從昨天控制了湘婷後,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就依著湘婷的記憶放她做自己的事情。現在,她正在房間溫習功課呢。其實,她也沒必要溫習什麼功課了,喝下藥水之後,她的記憶就像是分類有序的資料,隨時可以取出。加上湘風的知識,就是要湘婷直接考大學也沒問題。

  一邊指揮著湘婷的身體動作,一邊裝作若無其事的和雪桐聊天,湘風發覺自己已經駕輕就熟。看來,即使要一次控制五、六個身體也應該不是難事。

  「鈴鈴鈴∼」雪桐的手機響了起來,正是湘婷打的。雪桐看了看,是個陌生的號碼,皺了皺眉頭。說了聲抱歉,拿起手機就到一旁去接聽了。
  「喂?請問哪裡找?」從湘婷手上的電話傳來了雪桐甜美的聲音。
  「是雪桐學姊嗎?素明在妳那邊嗎?我有事情要找她。」隨口胡謅了個理
由。
  「好,妳請稍等。」雪桐溫柔的回答。

  湘風轉過頭看看雪桐,她正走過來,對素明嘀咕了幾句,兩人就又走開了。一切正按照湘風的計畫進行,趁兩人沒注意時,他很快的取出瓶子,在兩人的飲料中各滴了一點「魔藥」。完成之後,趕緊若無其事的坐好。同時,湘婷掛了電話,歪頭想了想,乾脆又拿起話筒,放在一旁。反正只是一下子,應該不會正巧有重要電話打來家裡吧!

  素明接過手機,正好聽到電話掛掉的聲音,也覺得莫名其妙。告訴雪桐之 後,撥了過去,卻怎麼也撥不通。

  兩人莫名其妙的回到座位,湘風明知故昧的問怎麼了?素明一肚子悶氣,只是白了湘風一眼;雪桐則是如實說了,還直嚷道奇怪。湘風只是竊笑,很快妳們都會知道是怎麼回事……。

  說完之後,雪桐拿起杯子,正要喝下飲料,素明突然制止。湘風嚇了一跳,以為自己下藥的事情被發現了。

  「雪桐,妳不怕有人下藥嗎?」素明一邊說著,一邊不屑的看著湘風。

  湘風驚了一下,表面卻偽裝得沒事。其實是順勢把驚訝轉移到湘婷身上,若有人在湘婷身邊,會看到她不知道為何震了一下。

  湘風藉著素明的語氣,猜測她應該只是隨口說說的,便回道:「是呀,我在妳們的飲料中下了最強的安眠藥,等一下要把妳們搬去賣了。」

  素明用一種「自以為有趣」的眼神瞪著湘風。雪桐笑笑,說道:「要是妳不放心,就別喝了,我喝就好。要是真出了什麼事情,妳要照應我唷。」開完笑的說道,拿起飲料喝了一口。「妳看,沒事嘛。」

  「我只是隨口說說。」素明笑道,但當她回過頭來看著我的時候,又是那冷冷的表情。

  突然,湘風感到自己頭腦麻了一麻。他知道又是藥效發作的時候了。只見雪桐突然趴在桌上,看似暈了。素明倒是嚇了一大跳,趕緊搖搖雪桐,連忙問怎麼了。

  湘風感到了自己已經掌握了雪桐的身體,馬上用雪桐的身體抬起頭,笑咪咪地看著素明。「妳∼被∼騙∼了。」此時,她的記憶也慢慢的移轉到湘風腦裡。大略遊覽過一次,知道雪桐不是同性戀,就沒注意了。

  「呵,沒事就好。妳等等,我再去點飲料。」素明放下心來,說道。

  「啊?妳飲料不是還有?」湘風不小心由自己的口說出這句話。

  「要你管?」素明冷哼一聲,撇過頭去就往櫃檯走。

  雖然主要的目標已經在控制之下,可是湘風現在可不會甘心於這小小的成 功。他現在已經擴大目標,現在是想辦法也讓素明喝下魔藥,找出是誰說自己壞話。但是素明對自己顯然有敵意,心念一轉,從口袋中拿出魔藥,交給伸出手等著的雪桐。

  「妳也很期待吧?」碰碰雪桐的鼻子,湘風還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已經控制了這個身體。

  雪桐對湘風點頭笑了笑,當然是出自湘風的控制。湘風感到一陣空虛感,但是很快搖搖頭,甩去這樣的感覺。『掌控一切,不正是我夢寐以求的嗎?』

  於是,專心扮演兩個角色,像男女朋友一樣的有說有笑。

  素明回來,正巧看見湘風和雪桐調笑的一幕,皺了皺眉。『告訴學姊很多次這傢伙不能相信了,怎麼還是……』

  來到了兩人身旁,清了清喉嚨,兩人果然收斂了一點。素明怎麼也想不到,這是個請君入甕的陷阱。

  湘風趁飲料來之前,再好好的檢查一下雪桐的記憶。並用雪桐的身體拉著素明東扯西扯,藉此給自己好好思索計畫的時間。

  原來雪桐一直不願意和自己交往,正是素明這傢伙害的。整天聽人說他是花花公子、登徒子之類的,雪桐雖對自己有好感,卻遲遲不敢放心交往。

  但究竟這樣的消息是怎麼傳到素明耳裡的呢?那些被自己玩過的女生應該都不會這麼說自己的壞話。真是素明的男友說的嗎?那麼,他又是誰呢?果然還是要控制她才能知道吧!

  現在需要作的,就是藉故讓她分心,然後交給雪桐替她加點料。決定怎麼行動之後,湘風就耐心等候機會。

  「所以我說學姊,妳別搭理這個豬八戒就對了。」素明一急,說道。

  「喂,我聽不下去了,妳怎麼可以說我是豬八戒。」湘風聽了,生氣的回應,心裡卻偷笑。

  知道了素明性子較急,容易口不擇言之後,湘風就利用雪桐和她聊天之中,逼她說出一些什麼,當作兩人吵嘴的導火線。

  既然湘風有意吵架,兩人吵起嘴來當然一發不可收拾。素明完全沒有注意,雪桐在一旁露出邪惡的笑容,在剛剛送來的飲料中加料。

  大功告成之後,湘風有意的結束話題,不料素明卻不打算停止,更是大大的罵湘風個狗血淋頭。湘風不動聲色,卻在心裡記下一筆。

  終於等到素明罵夠了,她喘口氣,拿起飲料喝了一口。湘風怪笑一聲,站起身。「準備回家囉。」他已經感覺到頭麻了一下。

  「你說什麼蠢……」素明又是一罵,不過頭腦突然昏沉起來。「這……」話沒說完,暈了一下,就已經被控制了。兩女站起身,一左一右挽著湘風的手。

  湘風對魔藥的能力十分的滿意。只要一滴,一滴就可以完全得到一個人和他的所有記憶、知識。他甚至已經開始計畫接下來要控制的人了,不過現在的第一要務,是好好想怎麼安置這兩個美女。不管怎樣,先帶回家吧。這時,家裡的湘婷就已經開始整理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