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小芳芳童話集-白雪公主篇

jiouguai
本文:2020-11-05T16:15:49
三人在黑暗的空間漂流了一會後,又是降落在一個草地上。

  小志問:「怎麼次次開首都一樣的哎?」

  小宜生氣的怒吼:「體諒一下嘛,作者只是業餘性質,在下班後才偷偷寫
已經很辛苦的了,還要這樣斤斤計較?你們這些男人真是很貪得無厭呀!」

  小志被妹妹罵個狗血淋頭,也不敢再說,轉頭問:「小克,這是什麼世界
啦?」

  小克答:「是白雪公主的世界∼」

  小志聽後大吃一驚,緩緩吐出:「白∼雪∼公∼主∼?」

  小宜也表驚訝:「格林童話中最有名的故事,這麼快就出現,那以後的還
會有人看嗎?」

  小克搖頭嘆息:「這種回應,都不要說有沒有明天啦∼」

  兄妹二人覺得有理,同嘆一聲。

  走了一段路,看到一座王宮般的建築物,經過之前好幾次的經驗,三人都
知這故事的作者沒什麼耐性,眼前的已經是目的地。

  按照慣例,王宮還是任人自出自入,兩兄妹很快便安全過關。但當中的房
間多得驚人,一時間也不知白雪公主會在哪一間。

  小志說:「沒辦法,分頭找吧。」

  「嗯。」小宜點一點頭,於是兩兄妹分道揚鑣,逐間房間尋找本集的主角
白雪公主,而小克則藏在小宜胸罩之內。

  走了半天,還沒看到任何人,小志也感累了;跑上二樓,終於在一間華麗
佈置的房間內看到一名女孩睡在床上。

  上前一看,只見女孩身穿一件吊帶絲料睡袍,樣子美得不可方物,一頭烏
黑秀髮亮麗得像洗頭水廣告中的模特兒,兩條秀氣的眉毛齊整修長,鼻樑小巧
挺直,小嘴又紅又潤,皮膚白得有如漫天飄雪,兩邊面額點點透紅,幼嫩得像
吹得破一般。

  小志從來沒看過如此美女,只是看一看俏臉,下體已經挺了起來。

  由於女孩身穿的睡袍質料薄得緊要,玲瓏的身軀從內裏透視出來,小志從
外面可以看到其祼體,不過因為著實太美,心神一晃,竟不敢向下張望。

  人說尋常美女會叫人多看兩眼,但絕頂美女卻是令人不敢直視,小志此刻
好像明白箇中道理。

  換是以前,看到這樣的美女安睡面前,小志早已上下其手,甚至早破其門,
但此時郤是不敢。

  是不敢,不是不想。

  女孩俏臉白裡泛紅、通透無瑕,唯眼角之處現出點點淚痕,是為什麼而哭
呢?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替妳解開煩憂。

  小志不敢驚動女孩,只是呆呆凝視,一望竟就半個小時。

  漸漸女孩睡醒,雙眼微微睜開,一雙水靈靈的大眼就出現在小志面前。

  「太美了...」小志看得呆了。

  女孩看到眼前陌生少男,輕揉眼眸,茫然問道:「你是誰?」

  小志想也不想,自意識的回答:「愛妳的人...」

  男人,就總愛說一些不負責任的說話。

  女孩感到一陣奇異,面前男生明明初次見面,但卻有著一種熟悉的感覺,
好像是...一位可信賴的人...頓了一頓,女孩又問:「我睡了多久啦?」

  小志又是肉麻一番,以深邃的眼神望向女孩,情深款款的回答:「我不知
道,不過從此刻起,我會一直陪著妳,不會讓妳受到傷害。」

  女孩眼定定的望著小志,說:「你說的是真的嗎?」亮晶晶的眼眸上一片
淒楚:「會不會像他一樣離開我?」

  小志不知女孩口中的這個『他』是誰,就只是答:「當然不會。」

  說完把嘴伸向女孩,大膽索吻。

  女孩也沒反抗,一張桃紅色的櫻唇迎了上來。

  太美妙了∼原來接吻是可以如此深奧的。

  小志吻得投入,雙手也逐漸放肆起來,慢慢的隔著睡衣撫摸女孩胸部。

  好大...好軟...好舒服...

  女孩胸部又大又挺,簡直帶小志進入了另一個新的世界。

  吻了不知多少時分,兩人的嘴才終於分開過來,但小志並沒停下,繼續從
女孩小頸一直往下吻。手也順勢把薄如蟬翼的睡袍拉開。

  好幼滑的頸...小志只覺女孩頸背白雪雪的沒半點毛髮,嫩滑可愛。

  直落下去,那粉嫩的乳房更是美得可以,乳首又尖又挺,彷如白雪之上現
出兩點嫣紅,教人為之心動。

  小志伸出舌頭,一碰乳首,女孩俏臉頓泛緋紅,可愛到極點。

  敏感之處被碰,女孩嬌喘一聲,小聲的說:「不要喔...」

  小志聽到這一聲反抗嬌憨無力,欲拒還迎,當然不會就此停下來,舌頭吻
著右邊乳尖,右手則按在左乳之上。

  由於女孩的乳房圓渾堅挺,小志但覺手掌的力都像溶入大海,軟綿綿的毫
不受力。加上女孩被摸,乳尖不自覺硬了起來,小志看在眼裏,更覺興奮。

  這種溫柔感覺對小志來說有如夢幻一般,為怕從美夢驚醒,雖然女孩乳房
令人留戀,但小志也不敢在此耽擱太久,舌頭一直向下伸延,直抵私處。

  女孩的陰毛為一小圓形,陰唇淺粉紅色,小志看到,禁不住輕輕撫摸,接
著用舌頭淺嘗美味。一陣清幽香氣撲鼻而來,迷人至極。

  女孩看來經驗不多,被舔兩下,陰戶己經濕透,期間還淫聲不絕。

  小志下體脹得難受,忍不住脫下褲子,露出一條不算大亦不小的陽具。女
孩看到男子性器,羞得滿面通紅,兩眼卻沒離開。

  小志實在沒法再忍,溫柔地打開女孩雙腿,把堅挺的陽具對準小穴,準備
一插而入。

  受到小志陽具在洞口摩擦,女孩突然如夢驚醒,驚慌的說:「你不能這樣
對我的哎∼」

  本來在這種時候小志是如何都不能停下來的了,但因為眼前女孩實在太美,
小志不想強行侵犯,以帶著試探的語氣輕聲問:「妳討厭我嗎?」

  女孩搖一搖頭,繼而沉鬱哀傷的說:「我剛喪夫,實在不能這樣。」

  喪夫?原來白雪公主是有丈夫的嗎?

  小志也沒想太多,聽到女孩慘事,只好硬硬把情慾收回,抱歉的說:「對
不起,我不知道...」

  女孩搖頭:「不關你的事,其實丈夫離我已有三個多月,只是我一直忘不
了他。」

  看到女孩幽幽的道出悲傷往事,小志又是一陣難過。

  時間就像靜止下來,兩人呆望一會,小志小聲問:「妳丈夫是誰?」
 
  女孩答:「是一國之君。」

  小志大感吃驚:「妳不是白雪公主嗎?」

  女孩聽到白雪公主四字亦表嗟訝:「你認識我女兒嗎?」

  女兒?
 
  聽到女兒二字,小志如夢初醒,張眼四周,只見遠處放有一面鏡子,巨大
非常,週邊圍上啞金色的鏡框。

  「這不是魔鏡嗎?」小志雖然沒讀過童話,但魔鏡還是知道的。

  魔鏡、加上女兒...

  這樣說,面前這個女孩,難道是白雪公主中的惡毒後母!?

  小志不敢相信,呆住半刻才定過神來,小聲問女孩:「妳、妳是白雪公主
的後母?」

  女孩點點頭。

  嘩啦∼對小志來說,這個答案簡直是晴天霹靂。

  小志不可置信地問:「妳這麼年輕,有什麼可能是她的媽媽?」

  女孩一臉奇怪的答:「是後母嘛,白雪又不是我所生。」

  是啦,只是後母嘛,小志有點點清醒過來,問:「妳多大?」

  女孩答:「16。」

  小志繼續問:「妳方才說妳剛喪夫,即是國王死了?」

  女孩點頭。

  小志又是一陣頭暈目眩,天∼16歲的小寡婦?

  女孩看到小志呆了,反問他:「你剛才提到白雪,你認識她嗎?」

  小志心想:「當然認識,我連妳都認識哩。」接著點了兩下頭。

  女孩緊張地問:「那你知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裏?」

  小志搖頭。女孩自顧自說:「自從她父王過身後,白雪就不知所?,叫我
很擔心呀。」

  「是妳派獵人去殺她的吧?」知道女孩真正身份,小志不禁起了戒心,問
道:「她是妳的女兒,連妳都不知道她去了哪兒嗎?」

  女孩淡淡的說:「這女孩本來就不把我當是媽媽,不過也難怪,她年紀和
我一樣,又怎接受得了這個事實?」頓了一頓,繼續說:「國王駕崩後,我就
發覺她經常和一些陌生男子一起,多說兩句,她甚至離家出走,一直沒回王宮
。」

  說著說著,還哭了出來:「夫君就只得一位女兒,我都看她不住,真是太
對不起他了。」

  小志看到女孩飲泣,心又軟了下來:「看她的樣子,又不像是說謊哦...」
接著輕搭在她的肩頭,安慰著說:「不要哭了,我試試去找她吧。」

  女孩聞言大喜,說:「真的嗎?」

  小志問:「但我從沒見過白雪公主,不知她是什麼樣子的呢?」

  女孩說:「她烏黑頭髮,皮膚白晢,是個十分漂亮的女孩子。」

  小志輕撫女孩面額,笑說:「有沒有妳漂亮?」

  女孩面上一紅,嬌聲說:「你好壞,取笑人家,白雪是國君之女,當然比
我美多了。」

  臨行前,小志問女孩:「晚上,我可不可以過來找妳?」

  女孩微微一笑:「當然可以,我弄好晚飯等你過來。」

  小志奇怪的說:「妳身為王后,還要自己弄飯?」

  女孩又是一笑,伸一伸舌頭說:「煮飯是我的興趣嘛,自己做的你不覺得
是特別美味的嗎?」

  只是微微一笑,小志已經看得呆了,這樣可愛的女孩,真是從來沒遇上過。

  雖是萬不捨眼前美人,但任務要緊,小志吻了女孩額頭一口,便趕緊出發,
剛踏出房門,己經看到小宜,小志問:「妳在這兒幹嗎?」

  小宜笑說:「人家早來到啦,只是看到哥哥在談情,不想阻了你吧。」

  小志面紅紅的說:「什麼談情?那個是白雪公主的後母啦!」

  小宜亦是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還來不及說話,已經看到小志向門口
跑,只有急步緊隨。

  到了王宮外面,小志跟小宜說:「我們要立刻找白雪公主。」

  小宜問:「但這兒那麼大,怎樣找呢?」

  小志向小克說:「小克,我想四處看看,給我們變兩台腳踏車吧!」

  小克從小宜胸罩伸出頭來,一聲沒問題,便變了兩台車子出來。

  兩兄妹騎著腳踏車,在市集跑了一會,還是沒看到白雪公主的影蹤。

  這時小宜看到一名男子,突然哇的一聲叫了出來。

  小志聽到妹妹大叫,也回頭看看。

  「是鋒鋒啦∼∼」小宜大叫。

  小志一看,只見面前男子手握著電吉他,以半帶磁性的歌聲高唱著『白玉
蝴蝶』,的確與港星鋒鋒有九分相似。他拉著小宜:「妹,只是人有相似啦,
鋒鋒怎會在這兒出現?」

  小宜看得痴了,也就不理小志說話,只是自顧自的走到台前,該男子看到
小宜面貌娟好,衣服下鼓脹起來的胸脯又圓又挺,當下停下演奏,輕輕撥弄自
己的髮尾,充滿自信的微笑說:「小姐,妳找我嗎?」

  「好俊啊∼」小宜暈其大浪,滿面通紅,也不懂說話。

  男子說:「我叫小鋒。我家今天開派對,有沒有興趣過來玩?」

  小宜聽到俊男邀約,喜出望外,想也不想,拼命點頭。

  男子又是自負地一笑:「那我帶路,妳跟我來吧?」

  看到妹妹像著了魔一般,小志也沒辦法,只有跟上前去。

  很快小鋒就帶兩人到了一間宏大的屋子,只見這裡裝飾時尚,正播放著激
情的拉丁音樂,燈光又紅又綠的,活像一間台式PUB。

  進入屋後,兩兄妹看到四名男子,全部英俊高大,小宜一個個數著:「華
仔、成成、還有E四喔~」

  「嘩∼這故事什麼時候變了港台紅星大集會?」小志自言自語。

  幾名男子看到小宜,立刻現出興奮神色,起哄著說:「歡迎歡迎,歡迎來
到七俊男俱樂部!小姐,這裏保證令妳留連忘返∼」

  說著把小宜帶到另一邊喧鬧,小聲說大聲笑。

  小志沒妹妹辦法,只有獨個在房子內瀏覽。逛了一會,聽到一角落有一陣
陣女子叫聲,好奇之下跑去看看。只見一名大概15、6歲的女孩子,正在被
兩名男子姦淫。

  小志從沒看過3P,眼前景象簡直就像在看日本A片一般。

  女孩口中含著一根,屁股抬得高高的,被另一位男生從後幹著。兩根陽具
不斷從女孩上下的小口出出入入,看得小志好生興奮,陽具也不禁挺得高高的。

  女孩口部被塞得滿滿的說不出話來,不過喉嚨仍發出:「嗯∼嗯∼嗯嗯∼」
的聲音。

  而插著女孩口部的男生亦顯得相當興奮,不斷說:「用舌頭舔∼呀呀∼好
爽∼∼」還用手按著女孩頭髮,控制她頭部前後活動的節奏。

  後面那位男生亦是用勁地抽插著,從每下抽插時暴露出來的陽具,小志可
以知道後面那位比前面的粗長得多。

  後面的男生自豪的問:「我是兄弟中最大最長的,是不是插得妳好舒服?」

  但女孩口正忙著,根本無法答話,只是嗯嗯聲的呻吟著。

  男生也沒有待女孩回答,繼續自顧自地享受:「太好插了,這小娃兒真是
極品。」

  多插幾下,已經看到男孩閉起雙眼,屁股動作放緩,憑著同為男人的經驗,
小志知道他已經射在女孩體內。

  男生一面喘氣,一面把陽具抽出,前面那個一看,帶點譏笑態度:「大又
怎麼樣?男人最重要的是持久!」

  男的也沒作聲,只是回去坐在沙發上。

  插了一會,前面那個看來亦忍不住了,對女孩說:「我、我都要射了!全
部給我吞掉!」說著雙手肉緊地按著女孩的頭,腰部則緩慢而用力向前頂了幾
下。女孩似乎被精液嗆到,咳了幾下,男的怕被牙咬到,急忙把陽具拿出。

  女孩好像很辛苦的,面向地不斷咳嗽,白色的精液亦從小嘴緩緩滴下。

  吐出大部份精液後,女孩看來舒服了一些,躺在床上休息,氣虛虛地喘息
著,胸脯隨著呼吸起伏不已。她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的水手服,裙子拉高,雙腳
打開,小穴正好對著小志,濃濃的精液從小穴徐徐流出,淫蕩非常。

  這時小志定睛一看,女孩雖然剛被幹完,頭髮凌亂,面容亦甚疲憊,但皮
膚白裏透紅,一張小嘴紅唇欲滴,實在是一個不可多得的美人兒。再看下體,
小小的陰毛成一個倒三角型,粉紅色的陰唇因為經過抽插微微張開,雖然流出
點點男精不大雅觀,但也不失為一幅美景。配上一雙修長而雪白的美腿,絕對
稱得上是男生打手槍的好材料。

  正當小志還在埋首打手槍的時候,突然一個男人從後拍拍他肩膀,笑說:
「小兄弟,怎麼要打手槍那麼慘呀?」

  小志沒留意後面有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一嚇,陽具也即時軟了下來。

  男人優游地抱起臂膀,輕鬆的說:「這兒是淫亂派對,想玩的便上去吧,
又不用負責任,不玩白不玩呀∼」

  小志明白男人的意思是可以讓他上那女孩,於是走上前去,但又不敢貿然
出擊,只是呆呆的看著女孩的裸體。
  
  男人看到小志害羞的樣子,又是一笑,主動把女孩的上衣脫掉,露出一對
完美的乳房。

  女孩的乳房成竹筍形,乳頭顏色鮮紅,乳尖微微突出,和白晢的皮膚成強
烈對比。

  男人雙手托著乳房,拇指及食指不斷在乳尖打轉,女孩雖然閉起雙眼,小
嘴仍不住發出嗯嗯的叫聲。

  接著男人俯身吸吮女孩乳暈,每次舌頭舔弄乳尖女孩的屁股都會有節奏地
扭動,看出她亦相當享受。

  男人舔了一會,滿意地站起來,向小志說:「小兄弟,你真的不來嗎?那
我先上囉。」說完脫下褲子,露出巨大的陽具。

  陽具論粗長可能不及剛才那個男子,不過龜頭部份非常巨大,加上整條成
暗黑色,莖身佈滿青筋,更令人覺得其經驗豐富。

  男人把陽具伸到女孩面前,說:「白雪,給我含一會。」

  白雪?這個被幾個男子姦淫的女孩是白雪?

  小志聽到白雪兩字,實在無法相信,面前這淫娃竟是童話中純潔無比的白
雪公主!?

  想起王后悲傷的模樣,小志原本興奮的陽具居然不受控制,再次軟了下來。

  不過當然沒人會留意到小志的表情,女孩張開小嘴,男人屁股一挺,陽具
便整支插入女孩口腔。

  女孩看來經驗不少,把陽具含在口裏吸吮。時而吐出又立即含住,之後更
用右手按著陽具根部,讓包皮完全翻開,然後把頭前後搖擺,男人舒服得吟呻
起來。由於男人的龜頭巨大,不時把女孩的臉頰頂得脹起一團。

  此時另一個脫光衣服的男子又走過來,以命令式的語氣說:「白雪,我也
要!」說完把挺起的陽具放在女孩左手上,女孩像機械活動般,左手上下套弄
起來,連那軟軟的肉袋亦不放過,弄了一會,把口中陽具吐出,然後又舔弄左
手的陽具,男人也不客氣,右手伸下,用力搓弄女孩的乳房。

  先前的男人看到有人加入,便轉移目標,他走到床尾,把女孩雙腿撐開,
一個賁起的豐滿陰戶便完全展現出來,由於剛剛被插過,陰唇還是半閉著,上
面更有濕濕的精液。男人也不理會,用手指挖她陰道,弄得女孩想叫出來,但
因為上口被插,只能從鼻孔發出嗯嗯聲音。

  男人的手指愈插愈快,女孩屁股亦隨著他的動作大幅度地搖擺,淫水不斷
從小穴流出來。男人淫笑說:「受不了了嗎?是不是想要哎?」

  女孩根本答不出來,男人也沒等待,把陽具對準小穴,一插而盡。

  同一時間,女孩的屁股亦配合陽具的深入而高高提起。

  男人對這方面顯然經驗老到,除了第一下插得較深外,其餘就只在洞口徘
徊,弄得女孩空虛非常,經常擺動屁股,希望可以再次享受深入的快感,但男
人就是不給。

  終於女孩忍受不住,把口中陽具吐出,大聲說:「小言,人家要喔∼」

  男人笑了一笑,說:「淫婦∼」之後加快抽插速度,一下深一下淺,把女
孩插得淫聲大作。期間更發出噗噗的抽插聲。

  另一男人的陽具被女孩吐出後就沒再插入其口中,而是轉過姿勢坐在女孩
胸口,女孩亦明其意思,把雙乳向中間一壓,乳溝緊緊包裹著男人的陽具。

  「這招式我在A片上看過∼」想不到原來在百多年前的童話故事中已經有
如此高難度的招式,小志不禁暗自佩服。

  性愛之道,果然是博大精深。

  兩個男人在女孩身上一前一後的抽動,活像一輛蒸氣火車頭的前後輪推進,
蔚為奇觀。

  女孩口中沒有了阻礙,放聲大叫:「好哥哥,你插得我太爽了∼用力些用
力些∼」雙手則按在乳房兩側,一面用乳溝夾著男人的陽具,兩隻拇指不斷在
硬起的乳頭上打轉,以增加自己的興奮。

  如果把這段片子錄下製成電影,這套色情白雪公主說不定比原裝的更大賣。
小志腦裏又是一盤生意。

  兩人愈插愈快,終於後面男人叫道:「這小淫婦,怎麼這麼好幹∼幹得我
都忍不住了~~」只見他奮力的抽插了多下後,屁股的肌肉收縮,看來是把精液
都轟進女孩體內。當他把陽具抽出時,女孩小穴亦同時射出一大灘水,雙腿仍
一抖一抖的震動著,顯然是達到了高潮。

  「到我了∼」另一以胸夾肉棒的男人也沒讓女孩閒下來,立即換個位置,
把自己的陽具插入陰戶。

  女孩高潮未過,立刻又受插弄,都已經累得不懂反應,只是像章魚般緊緊
地纏著男人的身體。

  男人問:「白雪,誰插得妳最爽?」

  女孩一面喘氣,一面說:「小朱,你、你插得我最爽∼」

  男人把女孩左腳托起,雙手捉著她的纖腰,讓陽具插得更深入,女孩受到
的剌激大了,叫聲更為肉緊。

  抽插了一會,男人說:「白雪,我要射了∼」

  反而女孩抗議:「不、不要!人家還沒爽夠∼」說完按男人推倒床上,反
客為主,自己坐在男人身上,來一個女上男下。

  小志心想,自己看了小說都有一個小時,女孩居然還說不夠,果真是個小
淫娃。

  女孩坐在男人身上,屁股上下擺弄,陰戶把陽具一吞一吐的,每一下把陽
具吐出時連陰唇內的粉紅肉壁都翻了出來。而胸前雙乳隨著身軀的活動一晃一
晃,嫣紅的乳頭也上下搖動,十分好看,但不知怎麼的,小志就是興奮不來,
反而像自己女兒被人玩弄,有一點點心痛。

  女孩一面喘氣一面說:「好舒服哎∼我、我要死了∼」

  「我、我都不行了∼」男人看來亦差不多了。

  女孩大叫:「射進來∼我喜歡射進來的感覺∼」

  男人嗯嗯的應了兩聲,經過幾下較大動作之後,慢慢轉為平靜。

  女孩彷彿用盡全身氣力一般,上身軟綿綿的攤在男人身上休息,下體仍是
緊緊連接著。

  這時剛剛插完女孩的男人走上前來,拍拍小志肩膀,說:「怎樣,小兄弟,
要不要來一個?」

  小志看到女孩已經離開男人身軀躺在床上,陰戶上精液和淫水混為一起,
一遢胡塗,又怎會有心情來。

  「不用了,謝謝∼」禮貌地推辭兩聲,小志轉身便跑。

  這時他突然想起妹妹小宜亦是在這淫亂派對內,不知有否危險,立刻四處
尋找。終於在一角落看到一個祼男背脊向天,全身傷痕,好像在保護什麼似的,
裏面有一個女孩在飲泣。

  小志一聽哭聲,立刻知道是小宜,大驚:「小宜,怎麼了?」

  小宜只是在哭:「哥哥∼我要走哎∼」

  小志也沒問發生什麼事,立刻背起經已奄奄一息的小克,離開屋子。

  走了一段路程,兩兄妹才停下來,小志看到小宜衣衫不整,問道:「小宜,
發生了什麼事?」

  小宜仍是在哭,咽嗚著說:「嗚嗚∼剛才那三個男人,說要請我喝酒,我
便喝囉,怎知其中一個突然摸我的胸部,說要跟我玩成人遊戲,我不肯,他們
便硬來脫我的衣服∼」

  「那後來呢?」小志緊張地問。

  小宜邊哭邊說:「後來小克變回原來樣子,和他們打了起來∼」

  小志氣憤說:「小克不是會魔法的嗎,怎麼會打不過他們?」

  「小克說他是格林童話的守謢神,不能用魔法對付童話人物。」

  「那也太蠢了啦,叫小克變兩支手槍來,給小宜妳用不就可以了嗎?」小
志責難著說 。

  「剛才那麼混亂,我們都沒想到。」

  小志想起如果自己不是只顧看春宮戲,都不會弄成這樣,也不好再責怪妹
妹,安慰她說:「算了,先回王宮再算吧!」接著把小克放在單車上,趕快離
開這個荒淫之地。

  回到王宮,王后看到小志帶了一個滿身傷痕的祼男回來,大吃一驚。小志
說:「這是我的朋友,他被人打傷了,可不可以讓他在此養傷?」

  王后點頭,並且立即傳召太醫來替小克療傷。

  小宜站在一旁就只是哭,小志也不知如何安慰,幸而後來經過診斷,證實
只是皮外傷,大家才放下心頭大石。

  接著王后給小克安排了一間病房,不過小宜堅持要陪著小克,連飯也不肯
吃,兩人也沒辦法,只好留下小宜。

  回到大廳王后拿出一碟碟為小志準備的菜色,小志自來童話世界後頭一遭
吃到如此美味的晚餐,讚不絕口。

  飯後小志說:「太飽了∼很久沒吃過這麼好的一頓飯。」

  王后受到稱讚,笑得甜絲絲的。

  小志繼續說:「簡直拍得上媽媽的菜。」

  王后嬌嗔一聲:「你把我當是媽媽啦!」不過想起來,自己又的確是為人
母親,所以也沒話說。

  提起母親,王后隨即想起白雪公主,於是問小志:「找到白雪沒有?」

  小志遲疑一會,心想若告訴王后白雪公主已成為男人的洩慾工具,定必十
分傷心,於是說個謊話胡混過去:「沒有,這兒太大了,找了一天都找不到。」

  「是嗎?」王后的表情有點失望,小志急忙說:「不用擔心,其實今天都
有一點眉目了,明天我再去找,一定能找到的。」

  「嗯。」聽到小志的安慰,王后心情也好了一點。

  接著兩人一起把碗筷清洗收好,小志奇怪:「妳是王后,王宮中侍從多的
是,怎麼一切事都親力親為?」

  王后說:「入宮前我是窮家出身,以前都習慣了。這裏那麼多侍從反而不
慣哩,好像被看守一般。」

  聽到王后的話,小志愈來愈覺得這女孩可愛。

  是晚王后因為念掛白雪公主,夜不能枕,小志便陪她到王宮花園散步。兩
人並肩坐在一小石上,王后問:「我覺得小志你好特別啊,到底你是從哪裏來
的?」

  小志被問這種問題,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只好說:「不如妳先說妳自己的,
我才說我的。」
 
  王后一笑:「又好∼」

  接下來王后娓娓道出自己身世;她出身窮家,父母自小以農牧為生,生活
可說艱苦,14歲那年國王出遊,偶然碰上,對她一見鍾情,納為王后,自此
便住在王宮。兩人大婚的時候,國王經已六十多歲。

  小志聽了,忍不住問:「其實妳喜不喜歡國王?」

  王后答:「當然喜歡,他是我的恩人,如果不是她,我的父母也不能過安
樂的生活。」說完抬頭望著點點星空,一臉無奈。

  之後王后繼續說出小時候的趣事,從王后語氣小志感覺到當時她的生活雖
然艱苦,倒也自在快樂。而最令他意外的是當王后說到幼年夢想的時候表現得
眉飛色舞,活像一個小女孩。

  「妳本來就還是小女孩嘛...」想到王后要在王宮守一生寡,不禁心痛。

  王后說了差不多兩個小時,對小志說:「我的都說完了,到你啦?」

  小志不知道怎樣告訴王后,但又實在不想欺騙面前女子,只有實話實說:
「其實...我是從另一世界來的,那個叫現實世界,而這個是童話世界。」

  王后一點都聽不明小志的說話,瞪大眼望著他。

  小志亦知較為難明,於是換過說法:「童話故事的背景是古代,某程度上
我可以說是從未來而來的吧。妳明不明白?」王后呆呆的點點頭。

  小志覺得這個說法好像好多了,便繼續說:「我是從距離這兒百多年後的
世界而來,在我們的世界裏有會飛的鐵鳥、有畫面的電視、會走的汽車...」
小志看到王后又是呆著,問:「我是不是說得太深了?」

  王后興奮地說:「不是呀,你說的很有趣,繼續說嘛∼」

  小志看到王后似乎明白自己所說,一連說了很來現實世界的事情,世界杯
啦、兩岸問題啦、流星花園的劇情啦...總之無所不談,後來還談到互聯網
:「作家可以把自己寫的小說貼到網上,然後等讀者的回應...不過最近都
很少回應...」

  王后好奇的問:「那沒回應會怎麼樣,有回應又如何?」

  小志想了一會:「唔∼基本上沒什麼分別∼」

  「有錢嗎?」王后再問。

  「沒有。」小志搖頭。

  「會出書?」

  「都很難。」

  王后說:「那好無聊哦∼」

  小志亦表同意:「就是嘛∼不過聽說寫色文的女作家都很漂亮的。」

  聽了半天小志的解釋後,王后暗帶羡慕的說:「小志你的世界好奇妙啊,
我真想去看看∼」

  小志聽了,不禁嘆息:「可惜妳不是真人...」

  接著王后指著高掛天上的半彎柳月,問道:「小志,你剛才說你是由未來
世界而來,那我想知道,在那個時候,我們有沒有登上月亮。」

  小志點一點頭:「有,在我們的時代,已經有人類登陸月球。」

  王后大表興奮:「真的嗎?那有沒有找到月亮上的國王?」

  小志搖頭笑說:「月亮上並沒什麼國王的。」

  「是嗎...」王后帶著失望的表情:「我還以為會有人住...」

  「為什麼妳會這樣想呢?」聽到王后天真的問題,小志笑著說。

  王后望著滿天星星的夜空,帶著充滿憧憬的神情說:「浩瀚宇宙,難道會
只得我們人類嗎?在廣闊的銀河系裏,我相信一定會有其他生物的,無邊無際
的外太空,會有什麼事情在等待我們?我想一定是很浪漫刺激的了,可以踏出
地球,是我從小的夢啊。」

  「......」小志想不到一個19世紀的女生會說出如此宏觀的夢想,
目瞪口呆之餘,也只得暗表佩服:「妳真是個有理想的前衛女孩呢∼(汗)」

  王后羞紅著臉說:「很怪嗎?」

  「不...我覺得妳很可愛...」小志痴痴的看著身邊的女孩,默然不
語,二人眼神相接,在悠悠夜色中,世間彷如一弦平靜的湖水,沒作一點聲音。

  在妳閃亮亮的眼眸裏,我彷彿可以看到了無邊際的未來。

  這是什麼?

  雖然小志在童話世界已經遇過不少美女,但就從沒此感覺,對,即使是初
戀情人仙蒂羅拉也不曾有這種...特別的感覺。

  面前的女性...是那樣的個性...是那樣的慧黠...是那樣的完美
...在此以前,我怎可想像得到世間會有如此的女孩?

  握著王后柔若無骨的小手,小志但覺此刻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這天,兩人活像一對新相識的戀人,有著無盡的話題,整整談了一個晚上,
到第二天早上才回房休息。

  小志因為擔心小克傷勢,只睡了一個小時便到小克的房間探望,只見小克
躺在床上,小宜則坐在旁邊睡著了。

  「小傻女...」小志把外套蓋在小宜肩上,也不想吵醒兩人,正當剛剛
步出門口時,卻聽到妹妹的聲音。

  「你醒了嗎?小克。」小宜一臉關心的說。

  「小宜小姐...妳沒事嗎?」小克滿身傷痕,劈頭一句說話卻仍是關心
自己的,小宜忍不住感動得哭了出來:「我、我沒事,對不起∼」

  「那些壞人,沒欺負妳吧?」小克有氣無力的說著。

  小宜的眼淚停不了,握著小克雙手說:「我很好...沒有事...」

  「那就好了...」小克說完此話,彷似放下心頭大石,緩緩的閉起雙眼,
臉上掛著安詳的笑容。

  小宜看了,哭得死去活來,房間內一時間充滿哀痛的氣氛。

  正所謂人生自古誰無死。死,其實並不可怕,但要死得有價值。而作為一
個男人,有什麼比可以為心愛的人犧牲更令人尊敬?更叫人感動?

  小志在外面看在眼裏,實在按捺不住,走進房間,一下子拉開被子,重重
一拳打在小克肚上:「你老媽,醫生都說你是皮外傷,還裝什麼苦情戲?」

  小克雪雪呼痛,抱著肚子:「人家不過是浪漫一番嘛,這樣子都不准∼」

  小志沒好氣的問:「現在應該怎麼辦?」

  小克回答:「其實現在還不算太差,最少白雪公主都和小矮人一起了。」

  「但他們的關係...」小志的意思是白雪公主都被姦了啦。

  小克搖頭:「這不是重點,只要最後公主可以和王子一起,咒語就會解除。」

  小志又問:「那王子什麼時候會來?」

  小克拿出最新型的電子記事本,查看日曆:「是明天。」

  小志說:「那我們只要把王子帶到森林,讓他們遇上便可以了嗎?」

  小克點頭:「對,只要王子吻向白雪公主,然後殺死王后,便可解除咒語!」

  殺死王后?

  小志不相信聽到的話,腦殼像被掏空了一般,愣住一刻,嗟嘆的問:「殺
死王后?」

  小克以肯定的語氣回答:「對,王后是故事的大奸角,她不死,故事便不
能完整。」

  小志感到一陣眩暈,說:「但她是好人啊?」

  小克直搖頭:「這不是重點,故事完整才是最重要。」

  小宜安慰小志說:「哥哥,她只是個童話人物嘛...」

  小志大叫:「童話人物?她就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跟我說話,給你們找
醫生,怎可能當她是個幻象?」

  小克說:「小志,我明白你的心情,但要知道,這是她生來的命運,不可
改變。」

  小志聽到這個絕望的答案,身子一軟輕癱在牆上,禁不住哭了出來。

  「哥,你的感情太豐富了,以前仙蒂羅拉時你還不是一樣喜歡上人家?」
小宜勸著小志說。

  小志哭著:「那怎麼一樣?仙蒂羅拉是嫁給王子,總算是幸福生活,但今
次,王后是要死的啊!」
 
  兩人明白小志的悲傷,也再不敢做聲。

  小志哭了一會,問小克:「有沒有辦法?」

  小克搖頭,重覆剛才的說話:「這是命運。」
 
  「命運...」小志苦澀的笑了一聲。
 
  就在這個極其難受的一刻,一位女孩突然帶著輕快的步伐走進房內,所來
的並非別人,正是王后!

  三人看到,立時鴉雀無聲,王后望望小志滿面淚痕,問道:「小志你幹麼
哭啦?」

  小志強忍悲傷,抹抹雙眼,說:「沒什麼,只是小克的陽具被打壞了,成
了性無能,所以替他傷心。」

  王后關心的說:「那好可憐哦∼不過也不要太傷心了,性無能都一樣可以
活得很快樂的...我認識一個不舉同窗會,會員都是有愛心、有熱誠的有志
之士,有需要的話可以介紹你入會哎?」

  小克盯著小志。

  接著王后向小志說:「小志,我想過了,這樣呆在這裏也不是辦法,所以
今天想和你們一起去找白雪,好嗎?」

  小志問:「但妳貴為王后,這樣踏出王宮,不怕被人看見嗎?」

  王后開朗的一笑:「我是有備而來的啦∼」說完拿出一套黑衣和一面具,
穿上便成了老婆婆模樣。

  這不是和迪士尼動畫片中那巫婆一樣嗎?

  小志看到,眼上又是一紅,雙手微顫,深深吸一口氣:「這真是命運嗎?」

  王后拿開面具,問小志:「你怎麼又哭了啦?」

  小志抹一抹眼,強顏歡笑:「沒什麼,只是看到妳剛才的樣子太醜,嚇得
哭了。」

  王后面上一紅,露出燦爛的笑靨:「好討厭,就是笑人家。我先去準備一
下,要帶我去哦∼」說完便高高興興地跑了出去。

  望著女孩歡蹦亂跳的背影,小志的眼淚就是簌簌的滴在面龐,沒法子停下
來...

這是值得高興的一天。

  鄰近的村民紛紛過來道賀,對一個如此以農牧為主、貧瘠非常的小村莊來
說,幾曾何時會如此熱鬧過。

  始終,村莊出了一位一國之后,是件非常了不起的大事。

  這一天,大家都毫不吝嗇,?雞殺鴨,唱歌跳舞,吃著過往只會在節日才
享用的白麵包和葡萄酒。

  「亞貝家的女兒被選上為王后啦∼」

  「真是飛上枝頭變鳳凰啊∼」

  「她真是最幸運的女孩。」

  一刻間,世間上所有的欣羨目光都集中在女孩身上,所謂萬千寵愛集一身,
沒有人會異議。

  只是,打從被熱鬧人群簇擁上豪奢的純白馬車一刻開始,直至踏入那氣派
不凡、金碧輝煌的王宮大殿,穿上柔軟舒適、裁剪合身的綾羅綢緞,女孩的嘴
角,仍是未見平日掛於臉上的燦麗表情。

  看到一個個神情嚴肅的宮兵士衛,與及那些對自己戰戰兢兢、皮笑肉不笑
的侍從下僕,女孩就更是有一種不可言喻的冰冷感覺。

  「我以後...就住在這種地方嗎...」女孩的臉上就沒再帶著半點笑
容,水靈靈的眼內盛載著的,是一串串散漫的迷茫。

  彷彿就是:世上所有的人都明白到這是一件多麼值得喜悅的事,不明白的,
就只有當事人一個而已。

  畢竟,幸運跟幸福這兩個看來相似的字眼,本來就不是同義詞...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