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54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1-05T10:54:38
第 54 章

  馮一帆居然沒有趁著去公司視察的機會奚落打擊譚翔,甚至都沒有特意和他見面、表露身份,這令馮一一感覺非常意外。

  她找機會熱烈的表揚了她家弟弟:「你可真是長大懂事了!」

  馮一帆心裡唧唧歪歪了一堆,嘴上冷冷的說:「得了吧!我是不稀罕為他浪費時間,誰有功夫見那種小角色啊?他算個屁!」

  「馮一帆,」馮一一正色提醒他,「你現在這樣子越來越像你的嘉樹哥——像他以前那副不可一世的樣子。」

  譚翔那種初次見面的人竟然覺得馮一帆看上去像是個有錢人家的孩子、飛揚跋扈的,馮一一覺得他應該收一收氣焰了,畢竟不是真的像謝嘉樹那種出身,馮一帆要是出了差錯,可沒有謝家和謝嘉雲來保他,只有她這個自身難保的姐姐。

  馮一帆明白姐姐的意思,只不過他可不是那麼想的:「你覺得嘉樹哥不可靠,我覺得他可靠極了!我出了事他一定會保我。」

  馮一一默默的擼擼弟弟的頭髮,「……我去給你做飯,吃完你早點回去睡覺,你看起來很累的樣子。」

  馮一帆的確是累壞了,姐姐走了他靠在沙發裡發呆,很快從廚房裡飄出溫暖的飯菜香味,他聞著熟悉的家常菜的味道,渾身一輕鬆,不由自主的癱在了沙發裡。

  很困、很累,但是他一點兒也不想睡覺。

  有好多的事情要學、要做,他就算休息的時候腦子裡都在過電影一樣的想著那些事。

  時間緊迫啊!

  整合國內影視娛樂、廣告傳媒,打造前所未有的行業航母,這種改變整個業界格局的大事將會被載入以後的業界教科書!他是有多幸運才能恰逢其時,又參與其中、推動執行。嘉樹哥有家世、有充足的人脈和錢,他馮一帆卻只有一個腦子一雙手,他要充分運用他僅有的東西來全力拚搏。

  他要做得更好,迅速的成為嘉樹哥那樣的男人,強大、可靠,有足夠的能力保護他的家人和她……想到那個傻呼呼的姑娘正在一心一意的等待他衣錦還鄉,馮一帆英俊的臉上浮現了一絲小小的不好意思~

  「一帆,」馮一一這時端著一盤菜從廚房裡走出來,順便問他:「你要不要見一見譚翔?」

  馮一帆正沉浸在幻想里美滋滋的,忽然被那坨翔的事情打斷,他很不爽:「不要,我沒空。你真嫁給他的話,婚禮上見吧。」

  馮一一:「……」

  **

  進入了臘月以後日子過得飛快,一轉眼就快要過年了。

  過了這個年,馮一一就二十九歲了。

  這個二十幾歲的尾巴,過了以後就再也不能說自己二十幾歲了。

  看著鏡子裡的人,面容已經和二十出頭時差別很大了,褪去了嬰兒肥,也褪去了滿滿的膠原蛋白,臉部輪廓變得更深了一些,神情變得不再天真、畏懼、誠惶誠恐。

  不能再腆著臉說自己是女孩子啦!她是一個女人了。

  馮一一看著鏡中的女人出神。

  那個將她由女孩子變成女人的男人,那個她用她整個的青春陪伴、想唸著他的謝嘉樹……

  「姐!」馮一帆過來了,一進門就高聲喊她。

  馮一一被打斷了思緒,答應著從浴室裡走出去,馮一帆舉著電話問她:「是媽,問你幾號放假回去?」

  「我可以調休。等我問了譚翔再定吧,他跟我一起回家過年。」

  馮一帆看她一眼,一臉不爽的傳達了,掛了電話以後他說:「媽叫你早點定下來,最好湊我的時間,讓我把你帶回去,省得你擠春運。」

  「好,我知道了。」馮一一正好今天約了譚翔,時間差不多了,往外走經過弟弟身邊時,她拍了拍高她一個頭的小男人的臉頰。

  手感真不錯……青春啊青春!

  被打了臉的馮一帆差點沒瞪死她!

  **

  自從上次送了玫瑰花,這對可憐的小情侶還沒見過面呢。今天是譚翔說無論如何得抽時間去給她父母買禮物,而且他也很想見見馮一一。

  譚翔大手筆的帶馮一一去了一家很貴的西餐廳。

  譚爸爸譚媽媽已經回老家了,所以就他們兩個人去吃飯。情調十分小資的西餐廳很適合情侶之間甜蜜的約會,落座後譚翔點了最貴的牛排,侍者走開後他立刻伸手握住馮一一放在桌上的手,牽到嘴邊輕輕的吻,十分的柔情蜜意。

  「你今天好像心情很好?」馮一一笑著問他。

  譚翔笑嘻嘻的。最近那麼忙,睡覺的時間少的可憐,可他的精神是從未有過的煥發。

  「一一,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說!」

  他的神情有些不尋常,似乎是極度亢奮,眼睛都在發光了,可是又似乎帶著一絲歉意,看向馮一一的眼神熱烈極了。

  不知道為什麼,馮一一心頭已經有了不好的猜測。

  譚翔拉著她的手、興奮不已的說:「我要出國啦!」

  「……去哪兒?」

  「公司調我去歐洲,那裡有一個全新的分公司!你知道的,這次收購之後我們公司和你們公司都將被整合,屆時人員會有一些調整。總公司提前從旗下的二十八個分公司裡抽調一部分精英去歐洲開拓新市場,我是其中之一!」譚翔將聲音壓得很低,但卻怎麼也壓不住他的興致勃勃和雄心壯志,「你知道嗎?!我這次去,手下將會有一個十二人的技術分隊!」

  西餐廳裡很安靜,輕輕的音樂聲像是浮在空氣中的,遠遠的有其他桌上的交談聲傳來,隱隱約約。還有別人用餐時輕而清脆的刀叉觸碰聲,清晰悅耳。

  馮一一聽著那些聲音,心裡忽然變得很平靜。

  原來是這樣。

  只是這樣的話,她反而安心了。

  譚翔見她沉默著不說話,心裡原本的擔憂變得更加厲害:「親愛的,你不高興了?」

  馮一一喝了一口水,垂著眼睛,說:「我為什麼要不高興?」

  她語氣很平靜,可譚翔反而更加忐忑了。

  他握著她手,手心已經出了汗,熱熱黏黏的緊緊握著馮一一的手。

  「我要去五年。因為公司的合同一簽就是五年,只能五年!我沒有辦法……你知道的,我不能錯過這樣的機會。」他情緒低落了一些。

  馮一一用力將手抽出來,鬆了一口氣,她問譚翔:「你要我等你五年,是嗎?」

  譚翔一直小心翼翼的看著她,他臉上還殘留著興奮的神情,但是此時更多的已經是忐忑不安。

  他是真心的:「我們先結婚,過年見了你爸媽就領證。辦酒可能來不及,我三月份就要走了,等我下一次回來的時候我們補辦酒席……合同規定我每年只能回來兩趟,一趟十五天,雖然這對我們會比較艱難,但只要熬過這五年,以後我一定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馮一一徑直沉默,譚翔著急了:「你說話啊!你別嚇我!」

  馮一一說話了:「你已經簽了那合同了吧?」

  譚翔抿著唇點點頭。

  「違約金是多少?」

  譚翔略略吃驚的看了她一眼,說出了一個天文數字。

  ……

  馮一一還能怎麼樣?

  只剩苦笑了。

  她的態度令譚翔有了很不好的預感,他急得眉頭都皺起來了:「一一你別這樣好嗎……我也是為了我們的將來,我想要給你更好的生活,讓你不用為了賺錢上班,由我來養你!要是真的沒有辦法也就算了,可是現在有這麼好的機會,我怎麼能放棄呢?怎麼放棄?」

  「別說了,譚翔,我明白,你沒做錯。」馮一一呼出一口氣,心裡難過的不得了,可又發空的可怕。很奇怪的,她一點都不怪譚翔,她清楚的知道他做了正確的決定,甚至為他感到高興。

  「是這樣的……你聽我說,」她理了理頭緒,「我當然明白這種機會很難得,你的人生從此以後就會不一樣了。但你為什麼沒有提前跟我商量一下呢?譚翔,我們兩個是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吧?這一陣子,我見過了你的父母,而且我們一直在商量著過年回我家去見我父母的事情,就在這個同時你做了這麼大的決定,卻沒有提前跟我說一個字,你告訴我:這到底是為什麼?」

  譚翔愣了。

  想了好久,他老實的說:「我怕你不答應。怕你不讓我去。」

  「我不讓你去、你會怎麼樣?」

  譚翔沉默了一小會兒,說:「我一定要去。」他語氣變得堅定極了,「一一,我對你說的話都是真心的,我真的想給你更好的生活、想養著你。但我心裡面更多地是為我自己考慮,我不想平凡的過一輩子,我有能力過得更好、為什麼不呢?我不能放棄這麼好的機會!」

  馮一一看著他,他就像是攢了很久的勇氣,這時候一股腦的捧出來用,馮一一清楚的看到了他眼裡的不捨和某種狠意:「如果你真的不能接受……那我們就分手吧。」

  馮一一聽到那兩個字就呆了,呆了一會兒她忽然笑起來,笑著笑著她就垂下頭,譚翔看到她面前的白色瓷盤裡掉落兩滴水珠。

  她哭了。

  「一一……」譚翔突然難過極了,甚至心裡都開始動搖了,此刻如果再把那份合同放到他面前,他可能真的會猶豫一下了。

  「我真的非常喜歡你,真的很想和你結婚,你就等我五年吧,」他重新握住馮一一的手,幾乎是哀求的語氣:「求求你了……我不想跟你分手!」

  他說得這些話,馮一一隱隱約約的沒有聽清楚,她心裡面此刻翻江倒海的,全是謝嘉樹。

  她第一次拋棄謝嘉樹的場景、她第二次拋棄謝嘉樹的場景……好啦,現在終於輪到她被別人拋棄了。

  她彷彿已經看到了謝嘉樹微微冷笑的樣子,對她說:「你不是說他很適合你嗎?不是說他很適合結婚嗎?不是說他脾氣好、令你覺得生活穩定嗎?現在怎麼樣?」

  現在怎麼樣?他為了有機會過上不平凡的生活,毫不猶豫的拋棄了你。

  現在怎麼樣?這個你想嫁與一生的男人,你願不願意等他五年呢?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