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小芳芳童話集-小紅帽篇

jiouguai
本文:2020-11-05T09:21:13
三人在黑暗的空間漂流了一會之後,再次降落於一個草地上。

  望望四周環境,只見周圍都是高聳入雲的巨大樹木,看來是一個大森林,小宜問
道:「這兒又是哪個童話世界啦?」

  小克想了一想,說:「哎∼應該是小紅帽吧∼」

  「小紅帽?即是被狼吃了那個?小克,在這兒故事會變成怎樣?」小志好奇的問
小克。

  小克爽快地回答:「她和她的婆婆會被狼獸姦致死。」

  「獸姦?」聽到這個只會在變態色情小說出現的恐怖字眼,兩兄妹同時大叫,但
小志隨即滿臉鎮定的:「不用怕,這套故事的作者是個溫柔的女孩子,斷不會有獸姦
這種變態的情節。」

  但小宜仍不放心:「不是啦哥哥,最近這位作者的故事都沒人看,回應新低點啊
,走投無路真是什麼都寫得出來的啦。」

  小克嘆一口氣,感慨的說:「唉∼只怪現在的人都愛白吃啦。」

  就在同一時間,森林的另一邊突然傳來一陣慘叫聲,三人被嚇了一嚇,立刻沿聲
音趕去。

  走了一會兒,三人竟然看到兩隻兇猛非常的大狼在交配,小宜首次看到大狼,不
由得驚呼大叫:「是狼啦∼」說完躲在小志背後。

  小志亦是一驚,但定神一看,被插的那個不是狼,而是人啦∼

  此人樣貌奇醜無比,看來實在非常像一隻禽獸,一時看錯也不足為奇。

  小志大叫:「這個人正在被狼強姦啦,要立刻救他!」

  小宜不相信面前景像,激動得哭了出來:「想不到這故事的作者是個美女,都會
寫這種情節∼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小志看到該男人嗚嗚聲的慘叫,知道情況危急,大聲向小克說:「小克,給我手
槍!」

  「哦!」小克立刻把自己的下體挺起。

  小志一看大怒:「不是這種手槍啦∼」還一腳踢向小克下體。

  小克明白小志的意思,立刻變出一支單發步槍來,小志拿起步槍二話不說就轟向
大狼。「碰碰碰」的連發三槍,大狼中槍滿身鮮血,慘叫一聲後便一命嗚呼。

  「先生,沒事了...」小志正想上前救男人之際,卻看到被狼強姦的男人嗚呼
痛哭:「嗚嗚∼大狼哎∼你不要死哎∼」接著又向三人咆哮:「我是小病人!(註:
小病人是當年回應小芳文章是垃圾的讀者)你們怎麼殺死我的愛狼,世界上肯和我這
種人渣性交的狼不多呀∼」

  「什麼?」小志知道原來是自己弄錯了,垂下頭來一臉抱歉的說:「先生,不好
意思,我以為...」

  男人不再理會三人,只是抱著大狼屍體痛哭流涕,三人看見世間竟有如此痴心的
愛侶,不禁黯然神傷。

  唉∼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所謂狼死不能復生,反正補救不了,又怕小病人追究責任,三人只好急步離開。
跑到另一森林,小克突然大叫:「糟了,原來剛才小志殺死的就正是吃掉小紅帽的那
隻狼。」

  小志說:「那不是更好嗎?牠死了,故事就不會變成大狼獸姦小紅帽了。」

  小克大聲說:「才不是啦,少了一個主角,故事都沒發展了。」

  兩兄妹知道事態嚴重,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小克想了一會,心生一計說:「有辦法,小志,你來扮那頭狼吧」說完便變出一
件像幼稚園學生畫的狼皮出來,要小志披在身上。

  小志不滿的說:「為什麼你不去?」

  小克解釋道:「都說過我是不能穿衣服的哎∼」

  「哎∼怎麼要我做這種事...」想著禍是自己闖的,小志沒辦法只有無奈的披
起狼皮,樣子的確十分像幼稚園學生唱遊堂課上的裝扮。

  小宜看到哥哥的趣怪模樣,哈一聲的笑了出來:「只有呆子才會相信這是狼啦∼」

  倒是小克信心十足的說:「不要緊,大家都明白小芳的文章是這種程度,這樣子
可以的了。」

  穿好狼皮後,小志問:「但我不知道小紅帽婆婆的家在哪兒啊?」

  但同一時間,三人已經看到面前有一間小木屋。小克正想說話,兩兄妹已搶先一
步:「知道了,怕沒回應所以加快情節嘛∼」

  小宜心想:「反正都是沒回應的啦∼」

  小志披著狼皮,自知樣子甚為滑稽,但也硬著頭皮,來到小屋前拍門。

  「是誰啦?」屋內的婆婆問。

  小志裝成女孩子聲音:「婆婆,我是小紅帽呀,我帶東西來看妳了。」

  婆婆察覺小紅帽的聲音像個男孩子,奇怪地問:「怎麼你的聲音怪怪的呢?」

  小志不知如何回答,慌張的說:「婆婆,我感冒了啦∼」

  婆婆緊張地說:「是嗎?妳不舒服都來看我,婆婆真是太開心了∼」說完便趕緊
出來開門。

  門一打開,眼前的哪裡是什麼婆婆,而是一個三十來歲,風華絕代的大美人。她
身上只穿著一件薄薄的透明性感睡衣,連內衣也沒穿上,胸前雙點與及下面的陰毛都
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婆婆一看到披著狼皮的小志,大驚說:「你、你是什麼人來啦∼」

  小志舉起雙手,裝起一個奸笑模樣:「呵呵∼我是來吃妳的狼啦...哎?」

  可是話未說完,小志但覺眼前一黑,已被拋進屋內床上。

  婆婆原來是個柔道高手啦∼

  「哎哎哎∼痛哎...」小志摸著後腦,婆婆緩緩的走到小志前笑說:「小男孩
,你那裡是什麼狼,是小色狼才真哩∼」說完便脫下自己身上的睡衣,露出玲瓏剔透
的身軀,同時又把小志的褲子拉下。

  小志大驚:「妳要幹什麼啦∼」

  婆婆淫笑說:「要強姦你嘛∼」之後拿出小志的陽具:「好可愛的小弟弟哦∼」
還舔了起來。

  小志大聲說著:「不行呀∼我才剛失戀,還沒忘記心愛的女孩,不會就這樣和別
個女人做愛的!」

  婆婆笑說:「呵∼好一個專情的男人啊∼但現在是我強姦你,你以為你可以選擇
嗎?而且你的小弟弟都站起來了∼」

  小志搖著頭說:「小弟弟是不受我控制的∼他受妳不誘惑不代表我亦受妳誘惑!」

  婆婆又說:「好吧∼那我只姦你的小弟弟,不姦你可以了嗎?」

  小志含淚說著:「這個...為了可以令純潔的童話世界恢復原來面目,我區區
一個小志又算什麼?來吧∼姦我吧!盡情地沾污我的身軀吧!即使我的肉體被妳姦了,
我的靈魂仍是純潔的!」

  小宜和小克躲在門前偷看,看到這出人意表的發展,頓時連眼睛都瞪大了。

  「這是怎麼回事啦?」小宜回頭望著小克說,竟然看到他的陽具都已經硬繃繃的
,不禁羞著大叫:「你好討厭哎∼這個時候還這樣∼」

  倒是小克一本正經,站起來以激昂的聲線說:「小志有危險,我要出動了!」說
完一下子把門打開,氣勢逼人的說:「淫婦,小志是我主人,妳不能傷害他!」

  婆婆不滿的說:「你想怎樣?」

  小克臉紅紅的說:「要玩,就由我來代小志玩。」

  婆婆瞄了小克挺起的下體一眼,一副不屑的語氣:「大個子不中用∼」轉頭向小
志說:「我還是喜歡小男孩。」

  之後便不再理會小克,繼續替小志口交。

  小克一向對自己陽具甚有自信,如今竟被冷落門前,不禁悲從中來,眼淚嘩啦啦
的淌過不停,一面哭一面步出屋外,小宜看見,關心的問道:「發生什麼事啦?」

  小克指著自己的下體說:「小宜,妳老實告訴我,我是不是中看不中用?」

  小宜心地善良,一時都不知怎樣安慰小克,只好摸摸他的頭說:「不會啦,三分
鐘都很好的了,很多男人連挺都挺不起,不要太貪心啊。」

  經小宜一說,小克總算有回點點自信,隨即破涕為笑,並且哀求小宜:「小宜小
姐,看到妳哥哥那樣,我都忍不住了,可不可以...」

  「唉∼男人∼」小宜明白小克所求何事,搖搖頭說:「又要打手槍嗎?」

  小克臉紅紅的指著正替小志口交的婆婆:「不是,我想要那個∼」

  「你好過份哎∼」小宜一看,滿面通紅,大聲說:「不行∼」

  小克繼續哀求:「小宜小姐,給我一次啦∼」但小宜還是不肯:「打手槍便打手
槍,不打就拉倒!」

  「好吧...」小克害怕連手槍都沒有得打,只有乖乖收聲。

  小宜蹲在地上,直望著硬撐撐的陰莖,由於受到剛才的剌激,小克的陰莖本來就
已經硬著,連包皮也完全翻起,使龜頭顯得十分巨大,直徑和莖身相比大了10%有多
,成一個東菇形狀,小宜看得滿面通紅,喃喃自語:「哎∼怎麼要人家做這種事啦∼」

  其實小宜雖然生得漂亮,但沒交過男朋友,也從來不曾幹這種工作,小克是她唯
一一個直碰陽具的男人。

  小宜靈巧無骨的小手握著莖身,陰莖之粗令她的拇指都碰不到其他手指。弄了一
會,已經覺得右手非常疲倦。

  「這樣子好辛苦呀∼」接著小宜換個姿勢,用雙掌手心摩擦陰莖,手掌不斷前後
活動,彷如古人轉木取火。

  陽具被女孩的小手玩著,小克感到無比舒服,跟小宜說:「小宜小姐,這樣子妳
很累的,不如我躺下來,妳會舒服一點。」

  「嗯。」小宜亦表讚同,於是小克躺在地上,而小宜則坐在他的大腿上替他手淫。

  但弄了一會,小宜發覺小克一直眼定定的望著自己,想到自己正替男子幹這種事
兒,害羞得不知所措,嬌嗔一聲:「閉上眼,不准看!」但小克當然不會理會。

  小宜沒辦法,索性轉個方向坐在小克腹上,讓他看不見自己的正面。

  但對小克來說這簡直是求之不得,因為小宜的大屁股正對著自己。弄了一會小克
裝作不適說:「小宜小姐,妳這樣子坐著我的肚子,我很辛苦哎∼」

  「哎∼好煩呀∼」小宜沒辦法,只有把屁股提高一點,作蹲著的姿勢。但這下子
就正好更合小克心意,小宜身穿一條短裙子,一蹲起來,整個白白胖胖的屁股就全無
保留地映在小克面前。

  「呵∼好漂亮的大月光啊∼」小克看到如此美妙的大屁股,口水直流,也就不客
氣的一手按在嫩肉之上。

  「嘩!」小宜感到後庭受襲,大驚叫道:「你幹什麼啦∼」同時本能地提高屁股。

  屁股一提起,小宜小穴位置就正好正正對著小克雙眼,隔著薄薄的內褲甚至可以
看到陰毛現出來的微黑色和小穴的形狀,小克不禁感嘆的說了一句:「感謝小芳∼」
隨即用食指隔著內褲摸了小穴兩下。

  小宜小穴被摸,羞著大叫:「不要弄人家∼」但郤沒站起來。小克看到女孩沒有
閃避,知道她其實也甚為喜歡,更是索性放肆地大摸特摸。

  小宜本來是個純良女孩,但在灰姑娘世界居住那一星期她天天看著哥哥等大玩性
遊戲,漸漸也學會了自慰的樂趣。

  小克多摸幾下,看到小宜小穴盡濕,說:「小宜小姐,妳這兒很濕啊,是不是想
尿尿呢?」

  小宜臉紅大叫:「人家不知道!」雙手郤是肉緊地加快套弄小克陽具的速度。

  小克說:「這兒又沒褲子給妳替換,弄濕了便不好囉,我先給妳脫下吧?」說完
便把小褲褲拉下。

  「呀∼不要呀∼」小宜大嚷著,但太遲了,她那鮮嫩的陰部已經完全展露在小克
眼前,小克吞一吞口水,又是情不自禁的讚頌小芳的仁慈。

  小宜的陰毛成倒三角形,陰唇是可愛的淺粉紅色,兩旁只有幾條小毛毛點綴,看
來十分乾淨可愛。

  小克看到這人間美景,郤一時間不懂如何玩弄。因為小宜還是處女,陰唇緊緊閉
起,只有一條線狀。小克嘗試輕摸穴口,即感到一陣黏滑。摸了兩摸,想試試把小指
插入,但看到小穴沒半點空隙,自己的指頭又太粗大,怕會弄痛小宜。

  小宜只是被摸幾下,已經覺得無比快感,輕輕急喘兩下,暗想:「原來自己摸和
給人摸是相差這麼遠的啊∼」

  小克實在拿小宜小穴沒辦法,猶疑了一會,只好伸出舌頭,輕輕舔了陰唇兩下。
小宜感到一陣熱熱感覺突然從下體直達腦中,不禁「哎∼」一聲叫了出來。

  「哦∼有反應了∼」小克從小宜的強烈反應知道自己做對了,更是加快舌頭舔動
的速度,害得小宜氣喘連連:「哎...不要弄哎...受不了...」

  舔了一會,小克索性挺起舌頭,貼著陰道口慢慢向前推進。

  「呀呀...你又要做什麼啦...」小宜但覺一件熱熱的物體直迫陰道,感覺
真是美死了。推進了一段距離,小克又慢慢把舌頭拉出,到差不多離開小宜身體時,
又重新推進。

  如此重覆數遍,小宜的陰戶簡直有一種被插入的感覺,不由得大聲地淫叫起來,
這時候她望著面前的陰莖,可能是因為被舔得舒服的關係,竟然覺得面前的大東菇也
像十分美味一般。看到龜頭頂部有一點點透明液體,心想:「他都給我舔,如果我不
肯,會不會太任性了?」小宜真是個心地良善的女孩子呢∼

  女孩想著便微微伸出舌頭,輕輕把龜頭頂的液體舔走,當溫暖的軟舌觸到龜頭的
同時,小克不禁呵一聲的叫了出來,看到自己的服務不錯,小宜洋洋得意的輕笑一聲
:「也不是那麼誇張吧?」之後又用舌尖沿著龜頭外圍舔了一圈。

  「原來口交也不是太難受的呢∼」小宜突破了心理關口,登時大膽起來,拿著大
陽具左右玩弄,舔得十分起勁。

  小克終於得到小宜替自己口交,心理上滿足非常,舌頭更是不斷在陰道內左右亂
動。

  舔了一會,小宜看著大大的龜頭,竟然忽發奇想:「好大的東菇頭啊,我的嘴那
麼小,能不能容納呢?」

  小宜是個喜歡實踐的女孩子,為要確認這個頗重要的問題,於是把小咀張開,預
備試試自己口部的『容量』

  就在正要把大陽具含在口中的同時,小宜突然覺得自己被監視著,側身一看,竟
然看到一個女孩正在眼定定的盯著自己。

  「哇∼」小宜大吃一驚,嘩一聲的叫了出來。

  小女孩眨一眨精靈的大眼,一臉天真的問:「姐姐妳在吃什麼啦?」

  「??沒什麼沒什麼∼」小宜害羞得急忙跳了起來,順手把小褲褲拉好,可憐小
克則大嘆倒楣:「剛剛才漸入佳景∼」

  小女孩一面清秀,大約十五歲左右,頭上戴著一頂紅色小帽,小宜看到女孩一身
打扮,恍然大悟:「妳就是小紅帽啦∼」

  小紅帽笑笑說:「是哎∼姐姐妳為何會認識我呢∼」接著又問:「剛才妳吃什麼
吃得那麼津津有味呀?」

  小克聽見立即挺起來,指著自己的陽具說:「小姐,這個很好吃的呀,如果妳想
吃,無任歡迎∼」

  小宜一聽大怒,用力的捏了小克陽具一下,堅硬的雞雞登時軟了下來,痛得小克
欲哭無淚。

  小紅帽奇怪的問:「是呢,兩位為什麼會在我婆婆門前吃東西呢?」

  小宜尷尬地笑說:「沒什麼,我們只是路過的啦∼再見∼」說完拉著小克便走。

  兩人走了一般距離,直至完全離開小紅帽視線才停下來,小克嬉皮笑臉的說:
「小宜小姐,不如我們繼續囉∼」

  小宜想到剛才醜態被人看到已經羞愧非常,現在被小克一說,更是怒上心頭:
「回家找你老媽跟你打吧!」

  小宜平日一臉清純,想不到竟然會向著自己說粗話,小克一時不懂反應,眼眶不
自禁地流了下淚來:「小宜小姐∼」

  鏡頭一轉,又回到屋內的床上,這時候婆婆正用心地替小志口交,她不愧是經驗
豐富的中年婦女,深知男人陰莖的敏感位置,每一個動作都令小志如入天國,爽得不
懂形容。

  「呀呀∼怎麼會這樣爽的哎∼」雖然仙蒂羅拉亦曾替小志口交,但和婆婆的技巧
比較,就完全是兩碼子的事了。

  「怎樣?要不要更舒服的喔?」婆婆笑著問小志。

  「要...要喔...」

  「小色鬼∼」婆婆笑了一笑,靈巧的小嘴在小志龜頭上打了幾個轉轉,之後便把
整支陰莖吞下,時淺時深,接著更向陰囊進攻,右手握進陰莖上下套弄,口則吸著小
志袋袋內的小丸子。

  正當小志慾仙慾死之際,外面突然傳來一陣聲音:「婆婆∼小紅帽來看妳啦∼」

  婆婆一聽是小紅帽的聲音,大驚叫道:「是小紅帽啦∼」雖然婆婆是個淫娃,但
在外孫女面前,還是要保持形象的嘛。

  婆婆全身赤祼,一時情急,慌忙的躲到床下,跟小志說:「千萬不要說看到我!」

  小志搔搔頭髮,心想:「其實...是不是應該由我躲起來呢?」但想到這故事
本來就狗屁不通,也就不作計較,跳回床上蓋好被子。

  小紅帽看到沒人回應,預備拍門,怎料一推門便打開了,她一臉高興的向婆婆說
:「婆婆,小紅帽來看妳啦∼」

  小志扮起女聲回答:「哦∼好乖了∼」

  小紅帽奇怪的說:「婆婆妳的聲音好怪哦?」

  小志咳了兩聲說:「婆婆感冒了嘛∼」

  小紅帽走近小志,一拉被子,看到小志全祼的模樣,嚇了一跳:「婆婆妳的奶奶
怎麼沒有了?」

  小志回答:「哦∼最近沒東西吃,只有喝奶奶,喝多了奶奶便沒有了囉。」

  小紅帽看到小志挺起的下體,又問:「婆婆,這又是什麼啦?」

  小志不知如何回答,只有亂答一通:「這是婆婆養的小鳥,養好了便可以吃。」

  小紅帽茅塞頓開的說:「難怪剛才看到一位姐姐在吃東西,原來是吃小鳥!」接
著問小志:「婆婆,那可否給小紅帽吃一吃呢?」

  小志求之不得,忙說:「歡迎歡迎∼」

  小紅帽拿起挺起的陽具,回想剛才小宜吃小鳥的情形,依樣葫蘆,伸出舌頭仔細
地舔著龜頭。

  小志一臉享受,還問小紅帽:「好不好吃哎?」

  小紅帽回過頭來,笑說:「好吃呀∼」說完又繼續舔。

  「好吃就要吃多點囉∼」小志要爽死了。

  舔了一會,小紅帽想著差不多了,於是張開咀巴,一牙子咬下龜頭底部之處。
 
  「嘩∼」這一痛非同小可,小志整個身子彈了起來,摸了小寶貝痛得死活來:
「斷啦∼」

  「哎∼吃不到了∼」小紅帽一臉奇怪,一點都沒在乎小志慘痛的表情。

  還好小女孩的牙力也不是太大,不然對小志來說就真是最後的晚餐了。

  經過一咬,小紅帽看到小鳥迅速變小,奇怪起來:「怎麼都變小了啦?」
 
  小志忍著痛,勉強答道:「小鳥還未長大,小紅帽就要吃,把他嚇怕了∼」

  「是嗎?」小紅帽以為自己做錯了事,滿心抱歉的輕撫著小志龜頭說:「對不起
哦∼」之後更輕輕吻了龜頭一下。

  小志本來痛得要死,但被小紅帽小咀一吻,竟又恢復精神。小紅帽看到小鳥重新
硬起來,大喜過望:「你又回來了嗎?」說著又重新舔起來。

  「呵呵∼」軟軟的香舌在龜頭四圍打轉,小志又彷如進入天國一般。剛受重創的
雞雞居然可以在這麼短時間復原,小志果然是有當色鬼的潛質。

  小紅帽害怕再次嚇怕小鳥,再也不敢用牙,只用舔的,吃了一會,還整支含在小
嘴中前後進出。

  陽具在暖暖的小嘴中套弄著,加上軟軟的舌頭不斷剌激莖身,小志頓時覺得人間
是充滿溫暖的。

  吃了一會兒,小紅帽問小志:「婆婆,小紅帽都想要小鳥哎∼妳可不可以送給我
呢?」

  小志說:「妳喜歡當然可以給妳∼」

  小紅帽高興不已,立刻從小花籃拿出一把開山刀來,備把小鳥切下。小志一看大
驚,連忙說:「妳這樣子小鳥會死的啦∼」小紅帽問:「那要怎麼辦呢?」

  小志一時不知怎樣回答,胡亂說:「小紅帽妳下面有一個小洞,把小鳥放進去,
噴一點口水,很快就會生出來的啦。」

  小紅帽大喜,說:「那婆婆妳快把小鳥放進去吧∼」說完立刻拉高裙子,原來小
女孩連小褲褲也沒有穿,露出光潔無毛的白淨陰戶。

  小志看得眼都呆了,說:「妳這樣子是不能進去的,先讓婆婆給妳一點口水,才
能放進去。」

  「哦∼」小紅帽拉起裙子,蹲在小志的頭上,小志伸出舌頭,不客氣地在小紅帽
的陰戶上舔了起來。

  「呀...好強烈的處女香氣∼」小志雙手捉著小紅帽光滑的小腿,舌頭不斷在
陰戶舔動,速度時快時慢,弄得小紅帽呼吸也急速起來,忍不住說:「婆婆,小紅帽
好舒服啊∼」

  小志打蛇隨棍上,說:「小紅帽妳給婆婆摸摸奶奶,會更舒服的。」

  「哦∼」小紅帽最聽婆婆說話,想也不想便把衣服脫光。

  小紅帽的胸部不大,像個剛發育的小女孩,乳頭是淡淡的粉紅色,連乳暈的顏色
亦相當淺,可以說是接近肉色吧。和婆婆那成熟有如蜜桃的乳房相比,這種小小的胸
脯又是有著另一種美態。

  小志把雙手按在胸脯之上,手掌大小剛好罩著整個乳房,小紅帽感到一陣熱力傳
來,不其然抖了一抖。小志也不客氣,摸了一會後便伸出舌頭在乳暈上打圈,另一手
則捏弄另一邊乳頭。把粉紅的蓓蕾弄得微挺起來。

  小紅帽從未受過這種剌激,反應極大,喘聲著說:「婆婆,我覺得好奇怪哦∼」

  小志問:「那要不要繼續呢?」小紅帽小聲說:「要哎∼」小志滿意一笑,又是
繼續舔弄。

  弄了一會,右手向小紅帽下體一摸,整個陰戶已經流水滔滔,小志覺得是時候了。
他向小紅帽說:「小紅帽,妳坐上來吧,把婆婆的小鳥插進小洞,就可以生小鳥的啦。」

  小紅帽被小志弄得滿臉通紅,也不懂回答,就是蹲在小志跨下,把堅硬的陽具對
準自己陰戶,準備坐下去。

  正當小志準備享受箇中消魂之際,突然下體一痛,一隻手用力握著他的陽具。張
眼一看,原來真婆婆不知什麼時候爬了上來,大怒說:「你這小色鬼,居然敢騙我的
乖孫女給你開胞?看我把你閹掉!」婆婆右手拿著開山刀,預備把陽具切下。

  小志大驚,連忙說:「婆婆妳誤會了啦。」

  正當千鈞一髮之際,小紅帽捉著婆婆的手:「婆婆?為什麼有兩個婆婆呢?」

  婆婆看到乖孫女,眼神頓時溫柔起來:「我才是婆婆啦∼」

  小紅帽雙眼半閉,柔聲說:「婆婆,小紅帽下面好癢啊,想用小鳥搔一下,妳可
不可以先不把小鳥切下來?」

  婆婆看到小紅帽的淫姿,不禁心軟起來:「乖孫女都15歲了,是對性有興趣的時
候,可惜這個故事又沒什麼王子,她永遠都只能是個小女孩,今日這男孩子來到,都
可算是一種緣份吧。」想著長嘆一聲,對小志說:「真是冤孽,小伙子,你今日上了
我的乖孫女,以後要好好對她哦∼」

  小志雖然好色,但經過灰姑娘一役,倒不想欺騙女孩感情,坦白的說:「婆婆,
小志只是個過客,幹完妳的孫女,我便要走的啦。」

  婆婆又是嘆氣:「好一句幹完就走,但總比那些口口聲聲一生一世的負心漢好,
乖孫女,願不願意就看妳自己了。」小紅帽含羞點頭。

  婆婆沒法子,左手放開小志的陽具,轉為扶著小紅帽的小腰,說:「乖孫女,開
始時有點痛,妳要忍耐一下。」

  小紅帽又是點一點頭。

  婆婆慢慢將小紅帽的腰肢向下沉,陽具逐漸插入小紅帽體內,小紅帽表情極為痛
苦,小嘴倒卻沒哼一聲。

  小志閉起雙眼,細意享受破瓜之樂。

  「真的好窄呀∼」

  雖然小紅帽陰道已經濕透,但小志仍覺寸步難行,幸好有婆婆幫忙,不然真不知
要弄多久才能插進去。當日仙蒂羅拉雖然亦為處女,但因為小志當時也是處男,橫衝
直撞,根本沒心情去細味箇中樂趣。

  小志的陽具進了一小截,突然好像碰到什麼障礙前進不得。知道可能是小紅帽的
小膜,於是吸一口氣,屁股用力向上一頂,陽具便一下子衝破了。

  小紅帽一直在忍著,但這一頂就真是再忍不住,嘩的一聲哭了出來。

  婆婆看在眼裏,痛在心裏,但想到這是女孩必經之路,也只有希望小紅帽能忍受。

  小志陽具一插沒頂,之後慢慢抽回,差不多整支抽出時又再新插入,重覆幾次,
小紅帽的痛苦叫聲漸漸變為愉悅。

  多插幾下,小紅帽甚至自己扭動腰部,婆婆放開雙手,只見孫女兩手按著小志胸
膛,陰戶把陽具一吞一吐的,不禁老懷大慰。

  小紅帽每一下動作都「呀∼」的叫出來,隨著動作愈來愈快,叫聲亦變成有節奏
的呻吟聲。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小志聽到小紅帽的叫聲,不禁聯想起日本A片中的女演員:「叫得好騷啊,如果
小紅帽拍A片,肯定大賣哎∼可惜不能帶她到現實世界,不然當她經理人都下半生無
憂了。」

  小志本來就不是性慾強人,被窄窄陰道一夾已經受不了,現在加上小紅帽銷魂的
叫聲,興奮程度大大增加,才幾分鐘,陽具脹得難耐,唔唔兩聲,已經把精液都射進
小紅帽陰道。

  婆婆抱起小紅帽,慢慢把其下體抽離小志身體。之後用濕布替小志抹掉陽具上的
精液和血水。

  這時婆婆眼露凶光,陰森森地向小志說:「你破我乖孫女處女之軀,雖則是她願
意,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饒,留下雞雞來!」手又再次拿起刀子。

  小志又是大驚,哀求道:「婆婆,饒小雞雞一命哎∼我什麼都肯做啦∼」

  婆婆以恐嚇的語氣說:「真是什麼都肯?」

  小志慌忙點頭。

  婆婆嘴角微慼一下,淫笑著說:「那就服侍我們一百遍,看看你的小雞雞行不行
∼」說完又把小志陽具含在口中,本來剛射完精小志都已經軟了下來,但小雞雞性命
交關,只好拼命把陽具挺起。

  婆婆把陰戶對準小志面額,露出成熟濕潤的肥美陰唇,陰毛濃密,和小紅帽的幼
嫩相對,又是另一番美景。

  小志舔了一會,婆婆已經忍受不住,坐在小志陽具上盡情姦淫一番。婆婆技巧遠
勝小紅帽,小志雖然剛剛射過,還是很快又忍不住再次發射。

  連射兩次,小志不禁呼呼地喘氣,但還未定過神來,又聽到陣陣哭聲,原來是小
紅帽在楚楚可憐的偷泣著。

  小志不忍的問:「妳怎麼哭啦?」

  小紅帽?著眼淚說:「人家剛剛才許身給你,你這麼快就忘記人家了∼」

  小志看到小紅帽一臉悲傷,心也軟了下來:「沒有忘記妳啦,小紅帽...」

  小紅帽說:「那就証明給我看嘛∼」說完找著小志陽具,又吻起來。

  小志說:「又來?不是吧?」

  這時候小宜和小克兩人在門外觀看,小宜看到哥哥不能脫身,心急地問:「怎算
好啦?」

  小克無可奈可地說:「原作故事中小紅帽要在狼的肚子放一百塊石頭才放他走,
現在小志作一百遍愛就能解除咒語,算是很好的了。」

  小宜大叫:「一百遍?那我們要什麼時候才能回去喔,你想想辦法吧?」

  小克亦覺甚有道理:「對,小志是我主人,我要想辦法!」說完跑進屋內,大聲
說:「小紅帽,小志是我主人,妳不能傷害他!」

  小紅帽不滿的說:「你又想怎樣啦?」

  小克又是臉紅紅的說:「要玩,就由我來代小志玩。」

  小紅帽瞄一眼小克挺起的下體,一副不屑:「我才不喜歡你∼」轉頭向小志說:
「我還是喜歡小志。」之後不理小克,繼續替小志口交。

  小克又是哭得滿面淚流,呱呱叫的走出屋外。

  小志把小紅帽按在床上,以男上女下的姿勢又幹起來,小紅帽雖然十分好幹,但
一連三次,小志都有點吃不消了。

  最慘的是婆婆已經又在旁邊排隊等爽。

  就是這樣,每天十次,整整幹了十天小志才完成任務。

  而這段期間因為小宜氣仍沒消,結果小克每天都只能獨個打手槍過日子。

  臨走之日,兩婆孫都跟小志依依不捨,但明白到小志有重任在身,也只能放他回
去。

  小紅帽傷心地向小志說:「你一定不能忘記我哦∼」

  小志笑說:「一天幹十遍的女孩,我想忘記都忘記不了啦∼」

  小紅帽轉哭為笑:「你好壞,笑人家∼」

  小志說:「如果可以再來,我一定會找妳。」

  「嗯。」接著兩人不禁擁吻起來。

  這個時候小志當然沒有想到,以後真的會有與小紅帽再遇的日子...

  離開婆婆屋子後,小宜關心的問:「哥哥你沒事嗎?」

  小志摸摸下體說:「袋子簡直像掏空了一樣啦。」

  小宜一臉同情:「好可憐哦∼要不要我給你按摩一下袋袋?」

  小克則面黑黑的:「這麼可憐又不分點給兄弟∼」

  小志轉頭問小克:「對了,原作中不是有個獵人的嗎?怎麼都沒出場?」

  小克點點頭說:「聽說是作者覺得太煩,索性懶得寫∼」

  「那...一個三十歲的外婆,怎麼會有一個十五歲的孫女的呢?」小志繼續問。

  小克沒好氣的說:「如果是一個六十歲的外婆和一個八歲的孫女,你會跟她們幹
嗎?」

  小志終於明白原因:「哦∼原來如此,小芳的確是個心地善良、美若天仙、溫柔
體貼、善解人意的好作家。」

  兩人都表示同意,齊齊發自內心的點頭。

  小志頓了一頓再問:「小克,那我們現在去那個童話世界?」

  小克嘆氣:「這個我都不知道啦,最近小芳不知怎麼的,連開幾個故事,全部有
頭沒尾,暴露自己沒完沒了,轉頭又來誘惑男生,還有短篇集呀,都不知道有沒時間
理我們啦。」

  小宜生氣說:「是啊∼她一定以為自己很有文采啦,讀者都叫她不要寫的了∼」

  「聽說那個什麼3A連故事都沒想就貼預告啦,真是太不負責任了!」

  「還經常要脅回應呢∼」

  「這種女生,真是...唉∼」


  想到自己的人生竟然操縱於一個刁女之上,三人不禁唏噓無奈。

  但人生,何嘗又不是充滿無奈的呢?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