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53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1-05T02:53:27
第 53 章



  馮一帆小朋友從小到大愛睡懶覺,以前在家鬧鐘鬧三遍他都起不來,可馮一一驚訝的發現他現在居然改了性子,她還沒去叫他呢他自己就爬起來了。

  馮一一正做早飯呢,蹲冰箱那兒拿牛奶和雞蛋,驚訝的問他:「怎麼起這麼早?你昨晚沒睡好啊?」

  不可能吧!她聽著他呼吸均勻、一夜都睡得挺香啊!

  一帆伸了個懶腰,一邊活動筋骨一邊曼聲長吟:「死後自當長眠,生前何必多睡。」

  馮一一笑噴了,故意逗他:「這也是你的嘉樹哥教你的嗎?」

  馮一帆正虎虎生風的做伏地挺身,聞言抬頭嚴肅的對他姐說:「是。嘉樹哥他教了我很多東西,他真的是一個特別值得崇拜的男人。」

  這說的是謝嘉樹嗎?馮一一都有點懷疑了。

  至少不是她認識的那個謝嘉樹。

  「你活動好了就去洗臉刷牙。早餐快好了。」

  馮一帆答應著,走進浴室前回頭說:「你就算不喜歡謝嘉樹,他這麼幫你弟弟,你有良心就對他好一點。」

  馮一一正要走進廚房,停下來無奈的對弟弟說:「我現在要是對他好就是在耽誤他,你懂嗎?」

  「我不懂——我就是叫你對他客氣點,偶爾邀請他一起吃個便飯什麼的,你以為是要對他多好?正常人情往來都不行了嗎?姐你是在害怕吧?怕一來二去,你就重新愛上他了。」馮一帆同學頗為伶牙俐齒。

  馮一一此刻才體會到了謝嘉樹的險惡用心:把這麼個傢伙放在她身邊整天叨叨叨叨,比謝嘉樹他自己上陣還令她頭疼。

  她扶額進廚房,馮一帆在她身後生機勃勃的喊口號:「承認吧!承認吧!你就承認吧!你還喜歡他!」

  **

  這幾天急轉的情況令馮一一有點扛不住,她覺得這些事有必要告訴譚翔一聲,否則如果他從別處知道,未免太傷他自尊。

  況且馮一帆肯定還要去譚翔他們公司視察的,以馮一一對自家弟弟的瞭解,馮一帆是不會放棄這麼好的擠兌譚翔的機會的,為了他的嘉樹哥,或許還會整譚翔一下……

  譚翔最近忙成超人,週末也在公司裡加班,只有中午的時候能抽出兩個小時的空,譚爸爸譚媽媽說那就不出去吃了,他們上午去菜場買菜,中午就在譚翔住的地方燒菜做飯,還叫了馮一一過來。

  譚翔最近忙的有點過分了,譚爸爸譚媽媽都覺得不對勁,和馮一一吃飯的時候,譚爸爸困惑的問她:「我們翔翔升職一共加了多少錢工資?怎麼就讓他忙成這樣了?」

  這個馮一一還真不知道,只能回答說:「我還沒問他呢,這幾天他太忙了,我們都沒見到面。」

  譚爸爸「哦」了一聲,譚媽媽倒是很欣慰的樣子,對馮一一說:「小馮你很懂事,男人在外面打拚不容易的,女人應該多點體諒……翔翔這兩天也沒跟我們見著,一回家吃了點東西就睡覺,臉都熬瘦了。」

  正聊著,譚翔風風火火的回來了,一進來馮一一仔細看他,好像的確是臉頰都凹下去了。不過他精神相當的好,眼睛理亮亮的,神采飛揚。

  他坐下來說了兩句就吃菜,像是餓的狠了,譚媽媽見狀連忙給他盛湯,譚翔嫌剛盛的太燙了,拖過馮一一那碗喝。

  譚爸爸譚媽媽高興的看著兒子。

  馮一一他們已經吃得差不多了,譚翔狼吞虎嚥了幾口,匆匆的站起來說太撐了、出去散散步,順便送送馮一一。

  **

  下樓的時候馮一一問他:「譚翔,你們公司裡最近忙些什麼呢?」

  「還是收購合併的事兒唄……話說,今天收購方的那個視察員來了。」譚翔牽著她手,轉頭看她,笑著說:「已經去過你們公司了吧?」

  馮一一點頭,正要說馮一帆的事兒,譚翔清清嗓子,神情正經的問她:「我們公司的姑娘們都為他瘋狂了,說什麼高帥富的極致、言情小說男主再世。你覺得呢?你也覺得他特別特別帥氣迷人啊?」

  馮一一腦中浮現馮一帆在家穿個大褲衩、攤沙發裡摳腳丫的樣子……「沒有啊!」她矢口否認。

  譚翔鬆了口氣,笑得燦爛又舒心,說:「還是我女朋友有眼光!我遠遠看了一眼,也就是人長得高了點、一身名牌而已……那麼年輕,肯定是有錢人家的兒子,從小就受得精英教育,起點高當然就不一樣了!」

  他語氣之間頗為不屑,說得人又是她的弟弟,馮一一心裡自然不舒服,一時也沒有了告訴他的心思,默默的不說話。

  走出社區的時候譚翔在說:「我爸媽過兩天就走了,回老家去。他們來這一趟我太忙,辛苦你了,不過他們現在回去,過年的時候我就可以不回家了……我跟你回你家!」這事兒自從馮一一隱約提起,譚翔已經認認真真籌畫了很久了,「年前這一陣我會比現在更忙,等我把工作上的事情全部安排好,我跟你回家的時候一定全神貫注的好好表現,爭取讓你爸媽一下子就把你嫁給我。」

  馮一一聽到那個「嫁」字,腦袋裡「嗡」的一聲。

  譚翔沉浸在自己的美好計畫裡,特別興奮,沒有注意到她的反常。

  兩人牽著手走到社區門口,譚翔牽著馮一一往他的車走去,馮一一反應過來,說:「你這麼累別開車了,不安全,還是我自己打車回去吧。」

  譚翔不說話,神秘兮兮的對她一笑,打開了車的後備箱,從裡面捧出一大束的新鮮玫瑰花。

  他把花捧出來,那麼一大束熱烈的紅玫瑰捧在胸前,譚翔的表情有點不好意思,鼓足了勇氣似的雙手把花遞給她,他靦腆的對馮一一說:「對不起,我最近太忙了都顧不上你,你別生我氣……我愛你!」

  馮一一機械的伸出手接過他的花,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低頭輕輕的將臉湊近花束,新鮮的玫瑰,花瓣上還滾著水珠,沉甸甸的一大束抱在懷裡,她輕輕閉上了眼睛。

  譚翔看她這麼感動的樣子,他心裡實在是歡喜極了,可惜這光天化日的又是在路邊,他只能很克制的親親她臉頰。

  「我還有一件事兒呢……不過我還是等確實落實了以後再告訴你吧!是一件特別好的事情!」單純的小夥子眼睛閃啊閃,對與她的未來充滿了美好的憧憬。

  **

  馮一一捧著花打車回家,從電梯裡出來,看見她家門口鞋櫃上又坐了一個人。

  不是馮一帆,也沒有低頭玩手機,就這麼閒閒的坐在那裡,目光專注的放空著,不知道在想什麼,神情有些無奈還有些無辜。他人比馮一帆高一些,坐在鞋櫃上長腿還能點到地。

  二十八歲的謝嘉樹,依然英俊的像是漫畫裡走出來的男主。

  馮一一遠遠的站住了腳步。

  謝嘉樹聽到電梯聲音就看過來了,目光停在她懷裡的一大束紅玫瑰上,又立刻移開。

  「我忘了帶鑰匙,進不了門了。」他表情似乎真的有點懊惱的樣子,「你能不能讓我進去歇會兒?我剛出去跑步回來,累死了。」

  他倒確實穿著一身白色運動裝。

  馮一一沒說什麼就過來開門,這回謝嘉樹很自覺的在門口換拖鞋,但是換鞋的時候他拍拍她肩膀、特別認真的問她:「我跑步流汗了,腳臭有關係嗎?」

  「我說有關係你就不進來了嗎?」

  「不啊,你要嫌棄我腳臭,我就不換鞋了。」

  又是那個無事生非的謝嘉樹了,只不過以前他這麼耍賤的時候總是一臉無賴和興奮,現在卻將表情控制得很好。

  馮一一懶得和他磨嘴皮子,抱著花束逕自進去,謝嘉樹還是乖乖換了拖鞋的,不過進來以後就脫了鞋躺她沙發上了。

  把花插進窗邊花瓶裡,馮一一忙完以後給他倒了一杯水,端過來的時候他閉著眼睛躺在那裡,她叫他:「要不要喝水?」

  謝嘉樹歪了歪頭,眯著眼睛對她笑,「我還以為你不管我了呢。」

  「嘉樹,如果你能放我平靜生活,我們沒必要做仇人。」

  謝嘉樹眨眨眼睛,「那我不放手的話你會把我怎麼樣?在水裡下毒、毒死我?」

  「我會離你遠遠的。」

  「你毒死我吧。」

  他乾脆的說完後轉過頭,又閉上了眼睛,也不喝水,歪在那裡好像真的要睡覺了。

  馮一一覺得累,又無比徬徨,此時恨不得站起來大叫一聲,把這屋裡的東西全都砸光,或者是開門出去狂奔,一直跑到沒有人的地方去。

  她坐那兒,無奈的低下頭,用手捂著臉輕輕的搓。

  安靜的室內,躺著的男人和低著頭的女人,不知情的話還會以為這靜謐的場景竟有幾分溫馨。

  安靜裡,馮一一聽到謝嘉樹說:「我們談談吧。你的——男、朋友,你覺得他哪裡比我適合你?是他脾氣很好嗎?還是因為他沒有錢,所以不會有人因為他而綁架你?」

  「他不會無緣無故發脾氣,發脾氣的時候也不會隨手摔東西,不會推我摔跤。他令我覺得穩定,心情和生活都是。我們雖然不太有特別開心的時候,但是也沒有特別不開心的時候。」馮一一靜靜的說,「大概就是『相敬如賓』那樣吧。」

  她就差用上「舉案齊眉」了,可謝嘉樹聽著居然笑了,好像是聽到了什麼很好笑的事情一樣。笑聲悶悶的,好久才停。

  「那你喜歡他嗎?比喜歡我的時候還喜歡嗎?」

  「馮一一,」他慢慢的說,「你喜歡過我嗎?喜歡過的吧?!」

  很久以前那一段青春飛揚的日子,是他們彼此之間共同的美好回憶。後來那為數不多的幾個夜晚,他們曾經纏綿得如同並枝連理。還有那些曾經的甜蜜的吻,甜的他都喘不上氣、恨不得溺死其中,她一定也曾經享受過……吧?

  馮一一抬起頭,發現謝嘉樹也已經睜開眼睛,正看著她。

  馮一一也像他那樣慢慢的、認真的說:「現在說這些一點意思都沒有。說穿了,我喜歡誰也比不上我喜歡我自己。嘉樹,你就當我自私,沒有你情深意重。」

  謝嘉樹靜靜看著她,彎了彎嘴角,眼裡的神情苦澀又纏綿。

  這樣靜靜的交談,他一點也不發脾氣,還能笑,馮一一心裡酸楚極了:「我一直知道你很好,是我配不上你。所以我沒有安全感。」

  謝嘉樹躺在沙發裡,忽然向她伸出了手,屋子小,他們離得並不遠,他伸手就能碰到她的膝蓋。

  他將手放在她膝蓋上,馮一一試圖推他,可他執拗的按緊。

  「你要的安全感是婚姻嗎?如果我從美國回來的時候就和你結婚,你是不是就不會離開我了?」

  馮一一竟然沒說話。謝嘉樹心裡頓時疼的像是一罐子鹽撒在流血的傷口上。

  這種後知後覺的懊悔太打擊一個自以為還算聰明的男人了,何況這個男人還一直想不通自己為什麼會被拋棄。

  可他也仍然什麼都沒有承諾,更沒有更正。

  他只是靜靜看著自己放在她膝蓋上的手,神情黯淡。

  馮一一心裡也是驚濤駭浪,可是那些回不去的時光,說如果又有什麼用呢?

  她只能說:「我是個俗人。」

  女孩子年輕的時候大約都曾超凡脫俗……膽小如馮一一都曾勇敢過呢。

  可是勇敢過後呢?

  勇敢過後,無路可走。

  馮一一推開膝蓋上的手。

  這一次謝嘉樹沒有再執著,收回手後、輕輕覆在額頭上,他又閉上了眼睛。

  「讓我在這兒睡會兒吧,我現在可能起不來……一會兒我助理會來給我送鑰匙。」

  「你睡吧。」馮一一大方的說,站起來打算離他遠點、隨便做點什麼去。

  「花不錯,挺漂亮的。」他忽然說,「我剛才一直在想,想來想去我好像從來也沒有送過你玫瑰花。」

  他送過她很多昂貴的奢侈品,包括一張額度無上限的黑卡,可是從來沒有玫瑰花。他也想到過,可是總覺得送花給她好俗氣、好丟臉。

  卻沒想到,她捧著花束的樣子那麼好看。

  馮一一意外的愣在那裡。

  一直以來顯得那麼無情的人,輕輕扭過臉,眼裡悄然無聲的盈了淚。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