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小芳芳童話集-睡美人篇

jiouguai
本文:2020-11-04T22:40:27
三人在黑暗空間漂流了一會後,便看到小克的身影再次出現,小宜緊張的
問道:「怎樣了?找到作者沒有。」

  小克擺出一個勝利的手勢:「OK啦,小芳說以後會繼續寫童話。」

  「哦∼那太好了∼」知道故事會繼續後大家鬆一口氣,小志說:「小芳的
確是個很良善的作者...」

  佩兒好奇的問:「誰是小芳?」

  「哦...」小志不禁對這位美少女作出讚頌:「小芳是個人見人愛、美
麗動人、機伶聰慧、平易近人的好女孩。」

  聽到此話,小克和小宜亦發自內心的點頭。

  倒是佩兒看到小志稱讚其他女孩時臉上泛紅,一副傾慕非常的樣子,心中
有氣,嘟起小嘴說:「她那麼好,你去找她囉∼」

  小志知道說錯話,連忙陪罪:「那當然沒佩兒美啦∼其實哎...」小志
小聲的說:「小芳是個大醜女啦,哪有美女會一天到晚呆在家寫色文給男生看
那麼爽,只不過我們怕她完結故事,才故意奉承一下吧∼」

  小克也接口:「是啦∼我剛才看過她的胸部,小到不得了∼還學人暴露什
麼的,真是自暴其短∼」

  小宜亦說:「色文又寫得不好看∼」

  「我懷疑她根本是個性冷感啦∼」

  「大家都不給她回應了,還賴著不走∼」

  三人七嘴八舌的,說過不亦樂乎。

  佩兒聽了,明白到小志的難處,也就不再生氣了。

  始終,為了生活,我們經常都要說一些自己不想說的話,和做一些自己不
想做的事的啊。

  說著四人來到一個新的童話世界,小志環望四周一圈,問小克:「這個又
是什麼地方啦?」

  小克回答:「這兒是睡公主的世界。」

  「睡公主,即是沉睡了一百年那個女孩?」小宜問。

  小克點一點頭,接著四人看到面前一座被荊棘包圍著的王宮,知道這兒就
是睡公主沉睡的城堡。

  小志問:「要怎麼辦啊?」

  小克回答:「很簡單,待會王子會被王宮內的有毒荊棘剌死,我們把王子
救出,讓他吻醒公主便可以了。但因為時間上可能會有小許誤差,所以我不知
道王子到了沒有。」

  小志提議:「那我們進去看看吧?」

  四人小心翼翼的進入王宮後,看到四周都是荊棘毒藤,陰森可怖,不禁有
點心寒。

  「好恐怖啊...」佩兒初次來到別個童話世界,加上又是這種可怕的地
方,禁不住牢牢捉住小志的臂膀,小志溫柔的笑說:「不用怕,即使發生什麼
事,我都會保護妳的。」

  「嗯。」聽到這樣堅定的說話,佩兒心中一甜,想著只要在小志身邊,就
什麼都不用怕了。

  他會保護我的嘛。

  四人一步一步的在城堡內找尋,就在通過一條窄小隧道之時,小志突然聽
到一陣聲響,抬頭往上一看,竟然發現一幅由蒺藜組成的大籬笆從天而降,直
擊向四人。

  「危險哎∼」小志大驚,急忙把佩兒向前推,以免被籬笆擊中。碰的一聲
大籬笆已經直插地面,閃避遲一點兒還真會被壓成肉醬。

  「哎∼」佩兒跌倒地上,向後一望,發現小志三人已被籬笆所隔,那邊傳
來一陣叫聲:「佩兒∼妳沒事嗎?」

  「嗯∼我沒事∼」佩兒只是小腿擦傷小許,沒什麼大礙。但三人卻被困籬
笆之內,無法脫身。

  「那要怎麼辦啦?」小志著急地問小克。

  正當小克在想辦法時,又一幅籬笆從天而降,這次將小克和小志兩兄妹分
開了。

  「小克∼想想辦法哎∼」小志大叫。

  小克一籌莫展:「不行啦,這兒的籬笆下了咒語,我用不到魔法哎∼」

  「不是吧∼」小志聽到這消息彷如晴天霹靂,但還未定下神來,更糟的事
又出現了。

  只聽得轟隆兩聲,兩幅大籬笆竟然慢慢向中間移動,活像電影中的機關。

  「哥∼怎麼辦∼」兩幅籬笆夾過來,兩兄妹一定會變成肉醬啦。

  佩兒在外面看到,也極替兩人擔心,用力拍打籬笆,但當然不起了半點作
用。

  小志喃喃自言:「一定是我們剛才說小芳的壞話,所以她公報私仇∼」

  唉∼都說女人是小器的嘛∼

  小克在最外面大叫:「佩兒小姐,現在剩妳一個了,妳立刻去找王子,弄
醒公主,那咒語就會消失的啦∼」

  也沒時間想了,為救小志兩兄妹,佩兒雖然害怕,但仍是去了:「是∼」

  「小心點啊∼」小志擔心得不得了,想不到一來到這裏便要佩兒一個人去
冒險。可自已又什麼都幫不上忙,唯有暗暗替佩兒祈禱,希望女孩可以化險為
夷。

  佩兒拼命跑到王宮的樓梯,通過狹窄的隧道,一口氣走上第二層。這時候
她看到前方一個男子步履闌珊,一副有神沒氣的樣子。

  「先生,請問...」聽到佩兒的聲音,男子回過頭來,一條大鼻水掛在
嘴上,活像個痴呆傻子。

  佩兒看到這怪模樣不禁一愣,但也沒時間讓她想了,急忙說:「請問你是
不是王子?」

  男孩傻笑:「嘻∼我就是姓黃名子啦∼」

  找到了!佩兒大喜,說:「你是不是來找睡公主的?」

  男孩不明佩兒的意思,又是傻笑:「不是啦,我只是迷路了∼」

  哎∼算了,是男孩就成了,情況危急,佩兒也不多說,捉著男孩便跑:
「黃子先生,有一位公主要你相救,你跟我來吧∼」雖然佩兒不知道公主的所
在,但一時情急,只有四處跑跑看看。

  就在這個時候,一條有毒荊棘突然從牆邊伸出,像蟒蛇般撲向二人。

  「哎∼危險∼」佩兒身手敏捷,轉身避過,但後面的黃子呆呆痴痴的,完
全不懂閃避,有毒荊棘不偏不倚,正好擊中他的下體。

  「你沒事嗎?」佩兒大驚,只見黃子倒在地上,一面痛苦,雙手掩著下體
慘叫:「好痛哎∼」

  佩兒情急,立刻把黃子的褲子脫下,看其傷勢。這個一看真的不得了,想
不到這黃子個子小小的,竟有過人之長,陽具巨大異常,雖然還是靜止狀態,
己經比小志大一倍以上,甚至比小克的都還要大。

  佩兒看到面紅耳熱,但心想也不是害羞的時候了,往受傷之處瞧瞧,只見
黃子的龜頭發黑,正背面都有一小穴,看來是中了劇毒。

  「不把毒吸出來,毒素沿著海綿體流入體內,他就死定啦∼」佩兒和小芳
一樣對那話兒的構造認識不多,只是憑空想像。

  可傷口又正好在龜頭正背各一,佩兒的小嘴根本不能同時吸到兩個傷口,
在無計可施下,加上情勢危急,女孩一咬銀牙,下定決心,張開小嘴把整個龜
頭含在口中,拼命吸吮。

  「嗚∼好辛苦∼」雖然是安靜狀態,但黃子的那話兒仍是極度巨大,把佩
兒的小嘴都撐得累了。

  吸了一點點毒素,佩兒便立刻把嘴離開陽具,將毒素吐在地上,然後又重
複吸吮。

  重覆幾次,佩兒覺得愈來愈難,定神一看,原來陽具在這反反覆覆的吐弄
下,竟然膨脹起來,成了一支大肉棒。

  佩兒面紅得要命,但又不得不繼續,只有忍受難堪,不斷吸出毒素。

  吸了一會,看到龜頭上的瘀黑退去不少,看到有點作用,於是佩兒加快吸
吮的速度。

  黃子還是處男,不懂男女之事,受到這種剌激,不禁發出舒暢的叫聲:
「大姐姐∼好舒服哦,這是什麼啦∼」

  佩兒也沒精神答他的話,只是默默地幹,突然感到陽具幾下打震,大量毒
液有如江河堤缺猛地湧進喉頭,佩兒來不及反應,小嘴就把毒素完全接收。

  「嗚∼」佩兒把陽具吐出,小嘴流出一些白色的毒素,原來黃子因為受不
住剌激,居然射了出來,可憐佩兒走避不及,硬生生吞了不少『毒素』。

  「咳咳...咳...」佩兒幾乎被嗆死,咳了好幾分鐘,精液仍殘留不
少在口腔內,可見剛才的份量實在不少。

  黃子看到面前女子滿面緋紅,小嘴流出白白的精液,煞是好看,覺得有一
種前所未有的興奮,捉起佩兒雙手:「大姐姐,剛才的感覺好奇妙啊,可不可
以再來一次?」

  佩兒低頭一看,剛剛射完這小子的陽具竟仍是硬硬挺起,不過龜頭之上只
有赤紅沒再發黑,看來毒素己經被吸走了。

  「咳咳...先生,我們有要事要辦,這些事遲些再說吧∼」說完便拉著
黃子繼續跑。

  到了一間房間,兩人看到一座紡錘,旁邊果真有一少女睡在地上。

  「找到了∼」佩兒大喜,急忙把公主抱起,向黃子說:「先生,這是公主,
你立刻吻她吧∼」

  黃子雖蠢,但都懂這是屍體,一面不願:「我才不要吻死屍∼」

  佩兒一面著急:「這不是死屍啦,她只是睡著了,看∼她是有氣息的哎∼」
但黃子就是不肯。

  後來兩人經過一番爭持,黃子終於提出條件:「除非姐姐妳再來剛才那玩
意啦∼」

  佩兒心急如焚,想也不想便答應了:「好好好∼你先吻她,我什麼都依你∼」

  「我不要∼妳先替我弄吧∼」這個笨小子倒還不蠢。

  佩兒無可奈何,嘆氣一聲,搖一搖頭,再次跪在地上,半抖地握著那幾乎
掌握不住的巨棒,然後伸出丁香小舌,往龜頭前端輕舔撫弄,吃了兩口為加快
速度,更一口把整個頭部納入小嘴當中,而小手則也沒閒下來,努力地撫弄著
充滿皺紋的小袋袋。

  「哎...哎...真的好大喔...嘴好酸...」佩兒有苦自己知,
想著無端要替這個素未謀面的男生幹這等事兒,淚水也禁不住凝滿眼眶,幸而
黃子的性能力也不是太持久,吞吐了一陣子,精液已經又有如火山爆發,射滿
佩兒的小嘴。
 
  「咳...咳...怎麼都不先說一聲...」佩兒連吃兩頓,心想晚上
可以不用吃晚飯了。

  完事後黃子雖然一面不願,但倒也守諾言,往睡公主面上吻了一口。

  佩兒滿心歡喜地期待公主的蘇醒,但等了幾分鐘,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是怎麼回事啦∼」要做的不是都做了嗎?佩兒不明原因,立刻跑回下層,
找小克問明究竟。

  這時候夾著小志兩兄妹的籬笆己經迫得很緊了,把兩人迫在一起,小宜的
乳房完全貼在小志身上,甚至因為壓迫而弄至有點變形。

  小志受到小宜那兩個又軟又結實肉球的緊壓,陽具也挺了起來,直頂在妹
妹的小腹之上。

  小宜感到一支硬物壓在腹部,不禁面紅:「哥你好討厭哦,這種時候還想
這些∼」

  小志也無可奈何:「我都是不想的哎∼」

  佩兒在外面大叫:「黃子吻了公主哎∼但都是沒用呀∼」

  小克在最裏面一層聽到,大聲回應:「這是色文嘛,吻一下當然不成啦∼」

  「那要怎麼辦哎∼」佩兒看到籬笆的距離窄了不少,知道兩兄妹快被壓死
了,心急地問。

  「最少做一次愛啦∼」小克大叫。

  做愛?佩兒又是面上一紅,但看到兩人命在旦夕,也管不到那麼多了:
「好吧∼我試試吧∼」

  佩兒跑回睡公主的房間,對黃子說:「先生,對不起,原來這位公主要你
和她...和她愛愛才可醒來。」

  說到愛愛一字,佩兒羞得要死。

  黃子不明所以:「什麼是愛愛啦,我不懂∼」

  不懂?佩兒氣死了,但又沒辦法,只有細心解釋:「就...就是把你的
小弟弟,放進她的小妹妹裏...」

  「什麼弟弟妹妹啦,一點都聽不懂∼」黃子一臉茫然。

  哎∼想死哎∼佩兒無可奈何,把公主的衣服脫光,連小褲褲都一起褪下。

  睡美人的胸部小小的,一對乳頭高高挺起,算是骨肉均勻吧,下面的毛髮
相當稀疏,雙腿夾起仍可看到私處小小一條的裂縫。

  佩兒首次看到別個女孩的祼體,雖然同為女性,但亦覺面紅耳赤,她咬一
咬唇,把公主大腿托起來,左右打開,公主的兩枚粉紅色的肉唇便完全展露出
來。

  佩兒不敢直望,只是指著中間小小的肉縫,說:「愛愛就是...就是把
你的棒棒插到這小...小穴裏...」

  唉∼佩兒雖為人妻,但本身對這些事的認識都不多,現在卻要當起老師來,
真是哭笑不得。

  黃子趨前一看,急忙搖頭:「這裏只得一條線,我的棒棒又怎能插進去,
妳騙我∼」

  「我沒騙你啦,你摸摸她的胸脯,她就會濕的了,濕了便可以插進去∼」
佩兒企圖以自己僅有的性知識去說服黃子。

  但黃子仍是不信:「妳騙我,除非妳先試試吧∼」

  佩兒急得想哭,但又沒其他法子,只有答應:「好吧∼我來給你弄濕她∼」
說完爬在公主身上,用舌頭輕舔突出的乳頭。

  佩兒對舔弄女孩子這回事可以說是完全新手,根本不知怎樣做,只是靠自
己對這方面的感覺胡亂搞一番。

  「哎∼好害羞呀∼」佩兒但覺下體一陣熱流,羞澀不堪,只想盡快完成這
難堪的工作。

  弄了一會,佩兒心急地摸摸公主下體,怎麼還是乾乾的,要一個睡了一百
年的女孩子有反應,也不是這麼容易的啊。

  沒奈何只有繼續,摸著那兩個像小梨子的胸脯,佩兒覺得自己的乳頭都好
像挺了起來,雖然說是不願意,但內心竟有點點興奮:「好像...蠻有趣的
呢...」

  就在這個時候,黃子突然大叫:「哎∼真的濕了哎∼」

  佩兒聽到大喜,急忙往睡公主的小穴摸摸,還不是乾乾的嘛,什麼濕了?
正想追問黃子,卻發現看不見他的影蹤。

  原來黃子不知何時跑到後面,把佩兒的熱褲和小褲褲都脫掉了,手指正摸
著佩兒濕濕的小穴,原來他剛才說濕了的是佩兒而非公主啦。

  佩兒知道真相,滿面通紅,忙說:「先生,不是我啦∼不要弄我∼」

  黃子也沒聽到,只是對眼前之物感到興趣,他把手指伸進兩片花瓣當中:
「這小洞把我的手指夾起來啦∼好有趣哦∼」

  「不...不要...」佩兒小穴被碰,一陣癢癢麻麻的感覺湧到頭上,
又急又羞,眼淚不禁湧了上來。

  黃子說:「這樣濕濕的,真的可以把棒子插進去嗎?讓我來試試∼」說完
挺起陽具,對準小穴。

  「不、不是插我啦∼是插她∼」我的小穴連小志都沒插過啦∼但來不及說
話,黃子己經一挺身子,把半個龜頭塞了進穴口。

  「哎∼好痛哎∼」這痛楚非同小可,佩兒的眼淚大顆大顆的滴下。

  黃子的陽具太大,而佩兒小穴又太緊,雖然己經濕透,但只是插入半個龜
頭,己經動彈不得。黃子心急大叫:「進不去啦∼」

  佩兒忍著痛楚,說:「都...都說不是插我...啦...你...你
先拿出來...好嗎...」

  黃子感到龜頭被兩片又濕又軟的陰唇包著,那種快感前所未有的爽,當然
不肯就此停手,捉著佩兒的屁股一挺,整個龜頭便都塞了進去。

  「嗚∼痛死了∼你再插我會給你插得流血的啦∼」佩兒哭著大叫。
  
  黃子本來就對眼前女孩有點好感,此刻看到她痛得可憐,就當是真的於心
不忍,於是硬生生把巨大的陽具抽出。

  雖然陽具離開了身體,但佩兒仍覺下體痛得像撕開了一般,痛得掩著陰戶
抽泣起來。

  黃子看到佩兒在哭,雖然天性愚昧,但亦明白到傷害了眼前人,只得不斷
道歉。

  「不要理我∼你去弄公主吧∼」小志們性命攸關,佩兒也顧不了自己的痛
楚,只著黃子完成面前的工作。

  「是∼是∼」黃子於心有愧,不敢再說其他,快快地爬到公主身上,把陽
具對準陰戶,稍稍向前推進,公主已經彷彿被鬧鐘吵醒,瞪大雙眼。

  「哎∼終於醒了∼」佩兒看到,原來哭得半死的俏臉頓時重拾笑容,倒是
公主經過百年沉睡,一時也未能適應,呆呆的坐在床上,問道:「你們是誰?」

  兩人還未及應答,公主已經看到黃子挺起的陽具正對著自己的陰戶,大喜
過望:「大雞雞∼我喜歡哎∼」說完不分遊說,翻個身子,一口把肉棒含住,
用力舔弄。接著還主動坐在黃子身上奮力挪動,不住大叫:「呀呀呀∼好舒服
呀∼大雞雞插得我好舒服喔∼」

  佩兒看在眼裏,?一?面龐的淚水,心想:「痛死就有,怎麼會舒服啦∼」

  就在這個時候,四週的荊棘紛紛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美麗花朵片片盛開,
咒語被解除了!

  佩兒急忙穿回褲子,三人脫離籬笆的機關後直衝上來,很快亦找到這間房
間。

  「佩兒∼」聽到小志的叫聲,佩兒情不自禁地緊緊擁著他,眼淚嘩啦嘩啦
的流滿面龐,這一小別真是彷如隔世啊。

  同一時間,王宮上下的人呀、狗呀、鴿子呀全部從睡夢中醒來,跑往房間
看到黃子正在賣力幹著公主,肉棒在粉紅色的小穴一出一入,無不拍手叫好,
洋溢一陣溫馨。

  「好呀∼用力幹死公主啦∼」女僕們大聲向黃子打氣。

  國王王后看到亦老懷大慰,準備把公主許配給此有『能』之士。

  小克看到此情此景,拉拉小宜衣角:「今晚我們都來囉∼」

  小宜面紅說:「誰給你來∼」

  小志抱著佩兒,輕聲說:「佩兒...我們都...」

  佩兒想到剛才受辱,心情還未平復,現在被小志一說,更是氣上心頭:
「你們男人的腦袋就只有這個的嗎?」說完提起膝蓋,用力的向小志要害狠狠
一頂。

  「嗚!」小志受這突如其來的『偷襲』,一時不知因為何事,只是掩著子
孫根,雪雪呼痛:「怎麼了啦∼」

  看到佩兒氣沖沖的跑出王宮,三人雖然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但都立刻跟
在其後,就在踏出王宮一刻,四人遇到一個騎著白馬的俊俏年青人,滿有禮貌
的問小志:「先生,請問此地是否有一位公主沉睡百年等待王子的救援?」

  小志點一點頭,王子自信十足的笑說:「我就是那個王子啦,請問公主現
在在哪裏?」

  小志皺一皺眉頭,心想:「你來遲一步啦,這種事都遲到∼真是活該∼」

  就是這樣,在佩兒的努力下,睡公主的世界又回復了原來的美好結局,真
是太值得恭喜了啦。

  加油吧∼小志,小宜,小克,佩兒∼!

  向著明天進發吧∼!!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