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小芳芳童話集-兩枚硬幣篇

jiouguai
本文:2020-11-04T13:57:38

  「早了一個月?」

  小克面帶抱歉的摸一摸後腦,難為情的說:「對不起,但因為我是控制不
了故事發生的時間,所以要在這裏留一個月...」

  「嘩∼不是吧∼這是超浪費時間的啦∼」小宜氣急敗壞的嚷叫著。

  「對不起...」小克有如鬥敗公雞。

  「算了吧,小宜,我們上個月一口氣跑了二十個童話世界,大家都很疲倦
的了,就當這是一個假期,好好地休息一下吧。」小宜拖著佩兒的手,臉上掛
著輕鬆的笑容。

  「哼∼哥哥你和佩兒甜甜蜜蜜的,當然沒關係了,可會悶死我啦∼」小宜
作出想殺人的表情。

  「小宜,妳都有我陪嘛∼」小克嬉皮笑臉的說著。

  「你嗎?你連衣服都不能穿,又怎陪我去玩?算了,還是再找一個男朋友
好了∼」

  「小宜...」小克哭喪著臉。

  就是這樣,四人便開始了自來到童話世界後第一個悠長假期。


  「嗯∼買些什麼菜好呢...」

  這一天,佩兒獨個來到市集,為晚上的飯食準備,由於一直在路上都是趕
急非常,今次可以悠閒地享受假期的快樂,為心愛的小志煮好吃的食物,佩兒
的心情就像飛舞在半天的蝴蝶,輕鬆而舒暢。

  「咦?」在買完所需日用品的回程途中,一個小小的身影吸引了佩兒的注
意。

  在一所玩具小店前,一位年約7、8歲,穿著破舊白夾克的小孩子正透過
清晰的玻璃窗,痴痴地看著陳列當中的小玩具。

  今早來市集的時候都看到他的啦,那豈不是在這裏呆了一個小時?

  「小朋友...」
 
  「喔?」聽到佩兒的聲音,小孩有點惶惶然的回過頭來,可能畢竟是年紀
太小,對於陌生人的叫喚不大習慣,孩子臉上掛著驚怕。

  「好可愛的孩子∼」正視小孩天真的臉孔時,佩兒不禁有一種歡喜的感覺。

  小孩梳著齊額的頭髮,一雙大眼睛骨碌碌的轉動,面龐兩頰紅撲撲的帶點
皮膚爆拆的感覺。

  「你一個人嗎?」佩兒臉上滿載親切的笑容。

  「嗯。」小孩不自然地點一點頭。

  「你的爸爸媽媽呢?」一個小孩子呆站在街頭角,不會是迷路了吧?佩兒
心想。

  孩子搖一搖頭,佩兒看到他對陌生人露出生澀的表情,覺得可愛極了,於
是笑笑說:「姐姐不是壞人唷,是不是迷路了,要不要我帶你回家?」雖然初
來步到,佩兒自己對附近的路其實也不是太認識,但在母性本能的啟動下,仍
是說出了這一句話。

  孩子拼命地甩著頭,似乎表示懂得回家,然後眼光又再次放在玻璃窗的玩
具之上。

  「哦∼想買這個嗎?」佩兒和善的笑了一笑,小孩以不思議的眼光望著這
位陌生的大姐姐,似乎是想說:「妳會買給我嗎?」

  「嗯∼要五塊錢呢∼挺貴哦,你有多少錢了?」

  孩子張開略髒的左手,是兩塊錢。

  佩兒笑了一笑,說:「差三個呢∼嗯∼你是不是乖的孩子啦?」

  小孩拼命點頭。

  「好吧∼」佩兒頓一頓說:「你替姐姐打工,我算一天一硬錢工資給你,
那三天後不就夠了麼?」

  「替姐姐打工?」小孩的眼內浮現出迷茫。

  「嗯。」佩兒點一點頭:「這三天,要替媽媽做好所有家務,替爸爸槌背,
知道嗎?」

  「嗯。」孩子又是拼命點頭。

  「好吧,那三天後這個時間在這兒等吧?」

  小孩點一點頭,臉上露出孩童獨有的燦爛笑容。

  「要好好做哦∼」離走前,佩兒帶著笑臉,向孩子揮揮手說。


  「真是好可愛的啊∼」晚飯的時候,佩兒向大家憶述早上的事情,眉飛色
舞的說著。

  「所以,妳就答應送給他?」小志一面扒著碗裏的飯,一面說。

  「嗯,約了三天後在玩具店前等。」

  「為什麼不直接買給他呢?」小宜問。

  「這樣子不行的哦,對小孩子是不能太容易就讓他得到想要的,一定要他
經過努力得到才會珍惜的啊。」佩兒認真的說道。

  「哦∼佩兒很有經驗呢,不會曾生過孩子吧?」小宜呷著熱湯說。

  「沒有啦∼我真的沒有呀∼」佩兒聽到小宜取笑,滿面通紅,一臉無辜的
表情。

  小志敲一敲小宜的頭說:「小宜妳亂說什麼了∼」

  佩兒感激的望著小志。

  「我曾經舔過佩兒的小穴,又緊又漂亮,怎會是生過小孩的∼」小志點一
點頭,翹手胸前,認真的說著。

  佩兒狠狠的望著小志。

  接著的一天,在市集裏,佩兒又再次碰到小孩。

  他手上拿著一個沉甸甸的大袋子。

  「哎?∼跑出來玩,沒幫媽媽做家務嗎?」佩兒扠起腰肢,揚著眉毛說。

  孩子以生怕佩兒誤會的驚慌神色解釋著:「沒有喔,我替媽媽作跑腿。」

  「哦∼真的嗎?」佩兒瞄一瞄袋子中的東西,的確是一些家事雜物。

  「算你乖啦,不要偷懶唷。」

  「嗯。」孩子面上露出開朗的醒目笑容。

  目送孩子跟手上重物不合比例的背影,佩兒臉上又是一陣甜美的笑靨:
「真是很愉快一天喔∼」

  很奇妙地,小孩子的一個可愛模樣,往往就足以叫人樂上半天。


  三天後,佩兒在同一時間,再次來到小店子前,手上拿著被包裝紙包裹得
漂漂亮亮的玩具。

  「他一定會很高興吧∼」想起小孩子像天使般的美好笑容,佩兒的嘴角就
不禁揚起溫暖的微笑。

  「怎麼遲到了啦∼可能還在替媽媽做家務吧∼」等了半天,佩兒有點著急。

  但這天,小孩子並沒有赴約。

  「一定是記錯日子了,對小孩來說,三天後可能會以為是明天。」佩兒安
慰自己。

  可之後的日子,佩兒每天都有去等,但就一直再沒見過小孩子的蹤影。

  「是家人擔心吧。」

  「家人擔心?」

  「對呀,試想想,如果妳的孩子回家告訴妳,有一位陌生的姐姐要送玩具
給他,妳都會擔心是否壞人吧?」小志理智的解釋著。

  「說的也是...」

  「所以嘛,妳也不好擔心了∼不會有事的∼」小志安慰著佩兒說。

  「嗯。」

  「不過嘛,想不到佩兒真的是那麼喜歡小孩子的呢∼」小宜轉開話題說。

  「小孩子真的好可愛的哦,看看他們搗蛋的小臉,就一切煩惱事都會忘記
的了∼」佩兒興奮的說著。

  「那妳今晚和哥哥關起門來,好好搞一下,自己生一個來玩囉∼」小宜笑
著說。

  「喂∼」兩人同時紅起臉盯著這位可愛的小妹子。


  很快很快,一個月就過去了,到達了故事發生的一天,小志一行人收拾好
心情,繼續修正童話故事的工作。

  「呀∼休息了一個月,人都懶了∼」小宜伸一伸懶腰笑說。

  「對了,小克,今次的任務是什麼?」小志問道。

  小克點一點頭說:「我們要到這個名傑蘭斯的家,替他們找出兩枚硬幣。」

  接著,在小克的帶領下,四人便來到一間頗為殘破的舊房子,小克從小宜
的胸罩冒出頭來,指著門口說:「這兒便是了,你們說自己是遠方的親屬,他
們便會招待你們入住。」

  小志三人按照小克的話去做,屋主果然熱情的招待,而且還對三人的身份
深信不疑。

  「是媽媽的遠房親戚嗎?我真是沒聽過啦∼」身材稍胖的婦人說。

  「喔,因為離開這裏太久了,我也是聽爸爸說阿加鎮有親戚,所以才特來
探望一下。」小志順口溜著。

  「真是太好了,小真走了之後我們兩個寂寞得很,你們來到熱鬧多了,今
晚就在這裏住一晚吧?」

  「嗯。」真是太友善的一家人啦∼小志心想。

  但小真是誰呢?

  這天晚上,三人(小克藏在小宜胸罩沒有現身)被安排到一間房間內,婦
人抱歉的說:「不好意思,我們家小,只有一間房間可以給你們留宿。」
 
  小志笑笑說:「不要緊,兩位女孩子睡床,我睡地上可以了。」

  兩夫婦走後,小宜望一望房間的佈置說:「看來是小孩子的房間呢∼」

  「剛才她說小真,是誰呢?」佩兒好奇的問道。

  這時候小克從胸罩伸出頭來:「小真是他們的孩子,在四星期前意外死了。」

  「死了?」三人無不吃驚。

  小克點一點頭:「對,我們今天來就是要替小孩子的靈魂解開心結,讓他
可以早日投胎轉世。」

  「啊∼原來今集是個鬼故事嗎?」小志大叫。

  「不過,好可憐哦,剛才那兩個都是好人,孩子卻死了。」佩兒嘆息著。

  「這就是命運吧...」小克無奈的說。

  「那...小孩的靈魂會什麼時候過來?」小志摸著木製的書桌子問。

  「應該是明天吧?」小克點頭說。

  「是靈魂嗎?我有點怕哦...」小宜抱著身子半抖著。

  「不用怕,說到底只是小孩子吧,而且他是不會害人的。」小克說。

  「嗯。」三人點一點頭。


  晚上。

  小志獨個在地上打地舖,小宜和佩兒睡床,而小克制則縮小睡在小型的睡
袋內。

  「小志...」小志看到的,是佩兒嬌艷的紅唇。

  「佩兒...」吞一吞口水,小志面上露出一種不知所措的表情。

  佩兒緩慢地把肩上的一件頭長裙徐徐拉開,沙的一聲,整條絲質的深藍色
衣服滑在地上,小志面前的,是佩兒完美無瑕的晶瑩肉體。

  佩兒沒回答小志的話,只是一撲而上,以自己濕潤的櫻唇封閉小志的疑問。
  
  「佩兒,妳做什麼...」自認識以來,小志帶著佩兒上路已經有四個多
月,期間雖然感情甚好,兩人老早默認對方的關係,但因為佩兒畢竟是個未亡
人,除了偶然吻吻小嘴外,小志就再也不敢有什麼要求。

  所以當佩兒突作主動,小志還真是有點不自然。

  「嗯...嗯...」經過了不知多久的擁吻,佩兒才緩緩離開小志的嘴
巴,只見她俏臉紅透,小聲的說:「小志...我想要哎...」

  「要?」小志又是吞一吞口水。

  「我...不行了...」佩兒主動把小志的手捉住,朝自己下體按著。

  「好濕呀...」在一束柔軟如絲的毛髮之後,小志觸摸到的,是一個充
滿溫水的小池塘。

  「佩兒...」小志不思議的望著佩兒,女孩閉起雙眼,小嘴只是輕輕吞
出三個字:「我想要...」

  呀呀∼這是怎麼回事了,佩兒這樣清純的女孩怎會...一定不是真的,
小芳愛作弄人,一定是夢,對了,一定是做夢!

  小志搖一搖頭,敲一敲臉頰,猛地張開雙眼一看。

  眼前是地板的一角。

  天∼果然真的是夢...

  「都知道沒這種好事∼」小志咕嚕著,但奇怪的是,背脊溫溫軟軟的,好
像是...睡著另一個人。

  轉身一看,近在眼前的居然又真是一張熟悉的俏臉--是佩兒。

  這次又是夢?不,這個感覺很真實,不會是假的。

  只見佩兒滿面通紅,看到小志從夢中驚醒,表情更是尷尬不堪,正小志想
開口說話時,佩兒立刻緊張地用手掩著他的嘴,然後作出一個「殊」的表情。

  小志定一定神,發覺房中正響著另一種聲音,是一陣女孩的愉悅聲音。

  「呀呀∼小克∼好舒服呀∼」

  是小宜!天∼不是吧∼這個小鬼頭,竟然在這種地方跟小克亂搞?

  佩兒作出一個無辜的表情,伸嘴到小志的耳邊,以小得幾乎可以用心靈感
應來形容的聲音向小志說:「剛才睡了一半,小克就擠了上小宜旁邊哎,然後
...」說到這裏,佩兒的小臉又是發燙得緊要。

  「所以...就把妳擠了下來嗎?」小志小聲回答。

  「嗯,不然可以怎樣?難道他們在幹那回事,我可以睡在旁邊嗎?」佩兒
嘟著嘴說。

  「不過也真是太過份啦,我罵他們一下。」小志作欲起身狀。

  「不要喔。」佩兒連忙阻止:「這樣尷尬死啦。」

  「但他們就在旁邊這樣,我們不是要聽他們愛愛?」小志仰望著不斷搖動
的睡床。

  「你不喜歡嗎?你們男人,就最愛偷聽人家的啦∼」佩兒嘟著嘴說。

  「還說?我說要叫停他們,制止我的又是妳,轉過頭來又說我。」

  「好啦好啦∼當我說錯話了,反正不要阻著他們啦,很難為情的嘛。」佩
兒作一出個投降的表情。

  「嗯...但我怕聽到興奮,會...」小志一副深刻的樣子。

  「會什麼?」

  「會強姦妳...」

  「你敢?」佩兒扁著嘴說。

  「有什麼不敢,剛才我做夢呀,就是跟妳...」小志搔著頭說。

  「跟我幹麼?」

  「做...做夫妻...」

  「討厭喔∼」佩兒面紅的嚷著。

  「好不好喔。」

  「我不要∼」

  「好∼那我強來∼」

  「不要喔∼」佩兒驚叫。

  「妳這樣大聲,就會被聽到的啦∼」小志重新指向旁邊的睡床。

  「喔...」佩兒又是一副偷偷摸摸的表情。

  「來,不要做聲嘛。」

  「嗯。」佩兒掩著自己的小嘴。

  「喔...喔...小克你摸得我好舒服喔...唷...小穴好癢哎。」
在小克的猛攻下,小宜根本完全沒在意樓下的舉動,只是陶醉於性事之上。

  「小宜,我的雞雞大不大呀?」小克一面說,一面把挺大的陽具放在小宜
手中,女孩亦自動的揉弄著。

  「大呀...最大是你了...給我插一下嘛...癢死了...」

  「不要吻波波了嗎?」小克啜飲著小宜的乳頭說。

  「要喔...不過下面也要...」小宜主動的擺動著雙臀。

  「小宜妳流了很多水水啊∼」

  「不要說了,先插一下嘛∼」跟四個月前的處女模樣,小宜已經完全改變
了啦。

  「好好好∼」小克作好插入的姿勢,把龜頭對準,還不斷在穴口磨弄。
  
  「嘩∼妹妹真是挺風騷呢∼」經過糖果屋一役,小志大約都可以想像得到
現時妹妹面上的表情了。

  「呀呀∼好漲呀∼小克你插得我好漲哎∼好舒服哎∼」木製的床架開始發
出『靳靳』的搖動聲音,加上小宜毫不掩飾的叫床聲,誰都知小克已經整根插
進,在女孩的陰道中?衝亂撞了。

  「哦∼在做了嗎...」聽到妹妹的淫叫聲,小志喉頭一乾,看看面前的
佩兒,都一樣是面紅耳赤,輕喘連連的。

  「好可愛哦,佩兒...」在緊密的接觸下,小志但覺佩兒渾身發出一陣
陣清新誘人的女兒體香,慢慢地從四方八面滲透入自己身上的?個毛孔當中,
一股舒適恬靜的暢快感覺油然而生,然而熱絡的血液卻又在身體各寸亂哄哄的
奔騰著,小志不自覺地把眼前依人抱緊,只覺得她渾身發熱,鼻息誘人,知道
她亦是被現場的淫靡氣氛所感染,頓時再也按捺不住,嘴巴直衝向佩兒的紅唇。

  「好柔軟啊...」雙唇緊貼的一刻,小志感到一陣陣又軟又香的感覺,
雙手也不住往佩兒的身體摸索。

  「佩兒的胸脯真是很大啊∼」隔了四個月的肉體接觸,小志覺得又是新鮮,
又是興奮。


  對於小志需索佩兒也沒拒絕,任憑他的手掌在自己身體上作貪婪的探求,
經過了雙峰的接觸和腰肢的瀏覽,終於到了私密之處。

  「佩兒妳好濕哦∼」小志在佩兒耳邊輕囁一聲,佩兒又羞又舒服,也就不
作答話,小手亦開始大膽的伸出摸向小志的肉棒。

  「呀...好硬哎...」這還是佩兒第一次接觸小志的棒棒呢。

  同一時間,小宜方面亦已被推上高峰,隨著小克屁股的抽動愈來愈快,小
宜的叫床聲亦愈見激烈:「呀呀∼呀呀∼我要死了∼小克你插得我好舒服呀∼
呀呀。」

  「嗄嗄...」在這種刺激的氣氛下,小志兩人的動作一發不得收拾,佩
兒不斷撫摸小志陽具的每一寸,弄得整支大棒棒己經達到硬得要爆發的階段,
而小志摸到佩兒流水淙淙,亦覺不能再等,猛地拉下褲子,壓在佩兒身上,喘
著氣說:「佩兒...做...好嗎...」

  「嗯。」此時的佩兒經已雙眼迷茫,嘴角呵氣如蘭,還哪可以說不,小志
得到女友首肯,緩緩側起身子,把佩兒輕薄的睡袍掀起,成小圓形的陰毛和淺
粉紅色的陰唇便再一次出現在小志的眼前。

  「好美啊...」小志輕嘆一聲,緩緩把佩兒的右腿提高,然後將硬挺的
龜頭對準濕漉漉的小穴口,小聲在佩兒耳邊說:「佩兒...我來了。」

  佩兒雙眸繁星閃閃,點一點頭,深深吸一口氣,預備迎接這個動人時刻的
來臨。


  呀呀...終於都...要和小志成為一體了...


  小志慢慢向前推進,龜頭開始一點一點的進入佩兒的身體。

  「呀呀...好熱呀...」

  「嗄嗄...小志...」佩兒的眼睛一直沒離開過情郎的臉。

  呀...佩兒的小穴好熱呀...


  「嘩!」

  就在這個美好的時候,床上被插得高潮的小宜突然高叫一聲:「有鬼呀!」

  四人的眼光很自然地朝門口位置看。


  站在門口的,是一個身穿白色夾克,臉色異常蒼白的男童。

  「是你!!」

  第一個有反應的,是佩兒。
 
  佩兒看到面前的男孩面色大變,像發了瘋一般推開壓在身上的小志,也不
理自己身無寸縷,急忙走到男童面前,但一瞬間,孩子已經消失在四人面前。

  「嗄?」佩兒不敢相信看到的人,轉頭問小克:「小克,他是?」

  小克亦是愕了一愕,隔了半分鐘才定過神說:「大慨是這一家人過了身的
小孩吧。」

  「過了身的小孩...是他?」聽了此話,佩兒彷如被抽掉靈魂的軀殼,
一臉木然,嘴巴只是喃喃唸著同一句說話。

  本來春光旖旎的空氣,頓時在一刻間滴落哀愁,房間被一陣濃厚的陰霾所
籠罩。



  ................................

 
  「小真是被馬車撞死的...」慈祥的父親平靜的說著,面上浮現出和他
仁慈面孔不相配的悲傷表情。

  「他是個乖巧的孩子...那一天,他高高興興的說替我作跑腿,沒想到
一去就沒回來了...」胖婦憶起兒子,眼淚一條一條的落在臉上。


  「真是太可憐了...」回憶起早上傑蘭斯兩夫婦跟大家說的話,小志感
慨的低下頭來,望一望旁邊雙眼紅腫的佩兒,發覺其淚水亦是簌簌地滴下來。

  自昨天晚上看到孩子的鬼魂開始,佩兒的眼淚就一直沒有停過。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會看到孩子的鬼魂,但佩兒作夢也沒想到,會是他。

  「是我...」佩兒自言自語。

  「佩兒?」

  「是我的錯...我自作聰明...要他幫媽媽做家事...結果害他遇
上意外了...」佩兒雙手抖震著說。

  「佩兒...」

  「如果那個時候,他沒遇上我...這孩子不會死...」佩兒大粒大粒
的淚水滴在圓環形狀的桌子上,形成一個小水池。

  那一天,在跟佩兒碰頭之後,小真遇上了意外。

  「佩兒,這不是任何人的責任,沒人希望事情會發生。」小志在旁邊安慰
著。

  「對,在故事中,孩子是必須要死的,這是他的命運。你們的遇上只是巧
合,即使佩兒妳從來沒遇上他,他都會死。」小克說。

  「命運?」聽到小克的發言,佩兒淒淒的臉上突然變得沒半絲表情,以全
無抑揚頓挫的語氣質問他說:「小克,一個月前,你是否已經知道要死的孩子
是誰?」

  「我...」小克無法答話。

  「你...」這一個你字間隔了非常長的空間,佩兒終於情緒失控,歇斯
底里的大叫:「你怎可以這樣的冷血?明知一個無辜的小孩要死,竟然袖手旁
觀,任由慘劇發生?」

  「佩兒,妳不能這樣說啊,那是孩子的命運,小克亦沒辦法的啊。」小志
替小克說話。

  「孩子的命運?以前你不是跟我說過,我的命運也是要死的嗎?為什麼我
可以不用死,而這無辜的孩子...」佩兒嗚咽著說。

  「佩兒...」小宜面上亦儘是哀傷的表情。

  「他只是一個8歲的孩子呀!如果可以換,我寧願死的是我...」佩兒
自責的大叫:「是我...是我...所有都是我...」女孩愈想愈傷心,
伏在桌上悲嚎痛哭。

  「佩兒...」相處三個月,大家何時有見過性情溫柔的佩兒有如此激烈
的舉動,三人看了,內心也不覺替佩兒傷痛起來。

  但在這種時候,大家還可以作怎樣的安慰...


  哭過了不知多少時間,佩兒的情緒才告稍微平靜下來,但蒼白的面上仍是
沒帶一點表情,小志看在眼裏,內心隱隱作痛,轉頭問小克:「小克,現在我
們可以做什麼?」

  小克搖一搖頭:「現在只有等小孩子的鬼魂回來...」

  就在這個時候,大門發出格格的聲音,是舊式木門被拉開時獨特的聲音。

  回來的是傑蘭斯兩夫妻。

  「對不起...」看到這一對可憐的父母,佩兒不禁喃喃的自言自語。

  但同一時間,女孩的臉上又現出另一個神色。

  「是你!」隨著父母身後進來的,是小真。

  看到小真的身影,佩兒完全控制不了激動的情緒,走上前去緊緊擁著小孩,
兩夫婦奇怪的說:「姑娘妳怎麼了?」

  「是小真啊!你們看不見小真嗎?」佩兒大叫,但小克隨即說:「佩兒,
他們是看不到的,由於我們本來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所以才可以看見。」

  「對不起...對不起...姐姐對不起你...」佩兒也沒理會表情訝
異的兩夫婦,只是擁著懷中的孩子,放聲大哭。


  ................................


  「小真就在這兒?」聽到寶貝兒子就在身邊,卻又看不見觸不到,兩夫婦
不禁淚如雨下:「小真好嗎?他過得好嗎?」

  四人默然無語。

  婦人走到佩兒身邊,知道兒子的靈魂就在她的懷中,傷心的說:「姑娘,
妳...可不可以替我問小真一下,他過得怎樣了。」

  佩兒哀傷地望著小真,小孩子低下頭來,向佩兒說了一聲:「對不起∼」

  「對不起?」

  「我不是一個好孩子啦,其實那兩塊錢不是我的,是媽媽要我給窮人的,
但我卻想拿來買自己想要的東西...」小真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後腦,作
出一種小孩子認錯時的獨有表情。

  「小真...」

  「姐姐妳替我告訴媽媽,我很好啦,不要擔心我,我也很掛念他們...
對了,姐姐妳可以幫我一件事嗎?」

  「嗯?」

  小真領著佩兒跑著自己的房間,指著地板縫說:「我把那兩塊錢藏了在這
兒,妳可以替我拿出來嗎?」

  佩兒按照孩子的說話打開了地板,從中取出兩枚硬幣,小真繼續說:「我
知道錯了,這幾天在墳墓也覺得不安寧,妳可以替我把這個送給窮人嗎?那些
窮人很慘的啊。」
 
  「小真...」佩兒不禁再一次緊緊抱起面前乖巧的孩子。

  這是多善良的家庭啊...

  看家中的佈置,傑蘭斯一家怎樣都談不上是富裕的家庭,但仍擁有一顆懂
得憐憫別人的心。

  上帝,這樣的好人,您卻要他們面對失去孩子的悲痛,我想問您,到底您
在何方?

  但上帝並沒有回答佩兒的問題。




  ................................


  「爸爸,媽媽,很對不起啊,我沒法伴著你們了,我很感謝你們一直的照
顧,這段日子我真是過得很快樂呀,你們永遠都是我的爸爸媽媽。」

  通過佩兒的傳話,小真和父母談了一個晚上,兩夫婦聽到兒子懂性的說話,
覺得安慰之餘,傷痛的感覺就更是強烈。

  「小真,對不起啊,你爸媽沒出息,以前沒好好照顧你,讓你穿不暖,吃
不飽。」

  「沒有啦,爸爸媽媽對我的關懷,已經是最好的了,小真活得很快樂唷。」


  生離死別,本來就是一件很難面對的事情,但我們又如何可以選擇不去面
對?


  終於,離別的時候都要來了。


  「姐姐...」在離開前,小真再一次向佩兒說。

  「小真...」

  「不要哭了啊,這不關姐姐的事,妳是個好人,可以認識妳,我很高興。」
小孩子不懂說大人的話,但簡簡單單的幾句童言,己經令佩兒感動不己,女孩
?一?臉龐上的淚痕,向小真說:「嗯,我不會再哭,為了小真你,我不會再
哭...」

  面對小真那種童稚的純真心靈,佩兒感到一陣真摰的溫暖感覺,一個只有
8歲的小童,大慨還未真正明白自己的生命在此時結束是一件多麼值得悲嘆的
事情,然而從這幾句簡單的說話令佩兒知道,小真是非常清楚自己的處境,但
他沒有怨恨任何人,他豁達地接受上天賜給自己的命運。

  你比那些自怨自艾的成年人成熟多了...

  「嗯,姐姐還是笑的時候最美嘛∼」小真臉上露出天使般的笑容:「我要
走了,天使哥哥告訴我,是時候要投抬了。」

  「對了!」佩兒突然想起某種事情,慌忙的從手袋中拿出包裝好的小玩具
交給小真,但小真搖一搖頭說:「我已經不能收下了,妳把這個和那兩塊錢送
給窮人吧,他們一定會很高興的。」

  「嗯。」佩兒點一點頭:「你是最乖的孩子...」

  「保重...小真...」雖然是看不到兒子的容貌,但兩夫婦彷彿感到
孩子就站在身邊。

  「謝謝你們,爸爸,媽媽,下一世,我都希望可以做你們的孩子...」
這是小真臨別前的最後一句說話。

  在小天使化成金光的一剎那,佩兒可以清楚感到,終有一天,小真可以再
次與父母重眾,縱使可能不再以小真的身份,但終有一天,他們會再次相見。

  終有一天...


  「佩兒...」小志握著佩兒的手,平靜的跟女孩說:「小真雖然走了,
但他的死,是非常有價值的,他為世界千千萬萬的兒童留下了一個有意義的童
話故事...」

  「嗯...」頓了一頓,佩兒向藏在小宜胸罩的小克說:「小克,對不起,
昨天我...」

  小克搖一搖頭笑說:「沒關係,我是最好的出氣袋,下次心情不好,找我!」

  小宜亦發出友善的笑聲:「人家說愈溫柔的人在激動時就會愈猛烈,這證
明了佩兒妳是一個真正溫柔的女孩啦,哥哥真是太幸福了。」

  「當然囉,我本來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嘛∼」

  看到三人為了舒解自己的心情而努力的開著玩笑,佩兒頓時感到一陣溫暖。

  謝謝你們...

  望著陽光普照的晴朗碧空,佩兒深深吸了一口新鮮空氣。


  再見了...小真...

  再見了...我的小天使...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4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