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51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1-04T09:52:40
第 51 章

  「就是……我今天好像把我姐氣得不輕。」

  謝嘉樹「哦」了一聲,「真巧。」

  真巧?什麼意思?難道他也是嗎?

  馮一帆愣了一下,才說:「你也惹你姐生氣了哦?」

  嘖嘖……那謝嘉雲可比馮一一可怕多了!

  馮一帆頓時就心理平衡了,還同情不已的看著謝嘉樹。

  這姐弟倆蠢萌的時候簡直一個樣,謝嘉樹情不自禁的微笑起來,轉頭繼續看他的檔。

  謝嘉樹不說話,可一帆還有話要問呢!他跟著謝嘉樹做事這麼久,有什麼不明白的一向是直接就提問的:「你把我姐住的社區買下來了?」

  謝嘉樹很淡定的搖了搖頭。

  馮一帆剛鬆了一口氣,正抱怨的說著「我姐就是疑神疑鬼……」,就聽謝嘉樹緊接著說:「整個社區住家太多,一時之間談不下來。只買了她住的那一棟單身公寓樓。」

  「……」馮一帆用那種「你耍我啊」的表情看著他家嘉樹哥。

  謝嘉樹沒看他,依然專心致志的看著手頭的文件。過了會兒忽然笑了笑,說:「不是她疑神疑鬼。」

  我就是神和鬼。

  馮一帆服了他這份心意和手筆了,但是他心裡也對他姐產生了愧疚感,他坐那兒仔細想了會兒,嚴肅的又問謝嘉樹:「那我問你:謝總,請問您是因為馮一一的緣故才選中了這兩家公司收購合併嗎?」

  謝嘉樹翻過一頁文件,悠悠的提醒他:「這兩家公司是你選的。」

  連收購版圖圈定H市都是馮一帆圈的。謝嘉樹拿到的那筆錢足夠改變現在國內整個行業的現狀,如今只有他瞧不上的公司,沒有他買不起的,所以當初他說讓馮一帆隨便選。

  馮一帆也想起來了,並且呆了。

  這小夥子呆呆的樣子也和他姐很像,謝嘉樹多看了兩眼,目光再回到手裡檔上,然後很久都沒有再翻過一頁。

  馮一帆想了那麼久卻想明白了:「你叫我選的時候,我根本什麼都不懂,對市場的瞭解還停留在最淺顯的印象上面,哪個城市哪家公司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未知,我選這裡是因為我姐在這裡。而你明知道我會這樣做,所以你是故意把選擇權交給我的,對吧?!」

  謝嘉樹總算翻過一頁檔,卻沒有回答馮一帆的話。車窗外的光線照在他的側臉上,陰影深深淺淺,都是沉默。

  「你果然是因為我姐才選中我的!」馮一帆自覺終於頓悟了謝嘉樹的一招半式,然後既為他自己的進步自豪、又為他自己的後知後覺而害羞慚愧,還不放心的追問:「那你就不怕我真的亂來?萬一給你賠錢了怎麼辦?」

  年輕小夥子嘮嘮叨叨,興奮個沒完。謝嘉樹聽得耳朵疼,伸手拍拍他肩膀,冷靜的說:「你要是爛泥糊不上牆,我再看重你也沒用。別嘚瑟了,收購合併的事兒接下來有你忙的。這攤事我既然交給你了,我就不會再插手,也免得有些人疑心我,」他回味著那天馮一一炸了毛一樣的表情,低低的說:「我可是發過誓的……」

  馮一帆自覺這機會來之不易,此刻雄心壯志滿懷,他鄭重的點頭答應:「我一定不會辦砸的!我也發誓!」

  「你發個毛的誓!」謝嘉樹手裡翻著文件,嘴裡訓他:「這次辦砸了又怎麼樣?不過是賠錢,咱們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錢。我缺的是人手,你缺的是經驗,這次你就當好好的歷練一把,放大膽子、睜大眼睛,只要你能從中學到東西,我樂意為你出這筆學費。」

  馮一帆感動的不行,可是他家嘉樹哥說了不給他發誓,他只好按捺著沉住氣。只是過了一會兒,他還是忍不住又問:「那我要不是我姐的弟弟,你還會這麼栽培我嗎?」

  「不會。」謝嘉樹已經看到最後一頁了,注意力正高度集中,簡單的答。

  「哦……」馮一帆有點小失落,不過再想想,還是好佩服他家嘉樹哥:「你這簡直是烽火戲諸侯啊。追個女朋友而已——雖然是我親姐,但我覺得你這代價也太大了吧?」

  謝嘉樹看完了那份文件,正簽名,24K純金筆尖「沙沙」的磨在紙上,他聲音淡淡的:「一帆,我再教你一個道理:你想要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永遠不要聽別人告訴你、你需要什麼,因為那些人都不是你,他們才不知道你最需要什麼。」

  馮一帆細細的品味了這話,最後感動的問他:「你的意思是:你覺得錢和事業都不是你最重要的東西、我姐才是?」

  謝嘉樹搖頭,搖了又搖,堅定的很,但卻又笑了起來。

  馮一帆正要再問,他手機忽然響了,是馮媽找他:「怎麼你姐說你去她那兒了?你去H市了?還去收購她公司啦?」

  馮一帆不滿的哼了一聲:「馮一一她告狀這速度可真夠快的!」

  馮媽一向對兒子是那個樣子的,何況兒子這也確實是公事,她特意來電問一句也是想知道兒子確切在哪兒呢,立刻便輕飄飄的放過了:「……你找個機會去看看你姐說的那個譚翔吧,你姐說今年過年的時候可能把他帶回家裡來,你先把把關,我跟你爸也好有個心理準備。」

  「帶個毛的翔!馮一一她腦子裡全是翔吧!」說起這個馮一帆就要發火,可謝嘉樹抬了抬眼,他立刻克制了一些,氣呼呼的對電話那頭的馮媽說:「好了我知道了,我會再去找她的!」

  馮媽叮囑了兩句天氣冷注意身體就掛電話了,掛了電話之後馮一帆就開始琢磨了:「那個譚翔就在另一家公司吧?我明天可就要過去了……」

  「一帆,你不要動他。」謝嘉樹看著窗外,語氣難掩忍耐的說。

  馮一帆答應了一聲,同情的看著他。

  過了會兒,謝嘉樹忽然轉過臉對他說:「你現在住在酒店裡吧?這邊收購的事兒要進行一陣呢,我給你個房子住吧!」

  馮一帆沒反應過來,拒絕說:「不要,我沒時間自己收拾屋子,住酒店方便。」

  謝嘉樹耐心的勸說他:「我現在住的那種單身公寓很不錯,房子雖小但是一目瞭然,很有情調。我這不剛買了一整棟呢嗎?送你一套吧,新年禮物。」

  有禮物收,馮一帆當然沒什麼意見,大咧咧的說:「行啊!」

  謝嘉樹微微笑,慢慢的說:「正好,你姐隔壁那兩間都空著呢。」

  「我才不住她隔壁呢!」馮一帆果斷的說,可觸到謝嘉樹的目光,他頓了頓,低下了頭……最後不情不願的說:「那……我也住對面吧——你隔壁還有空房子嗎?」

  **

  馮一一給馮媽打電話是打聽情況的,結果馮媽也不知道馮一帆這小子居然來了H市,馮一一沒和老人家多說,怕她擔心自己。

  這一天心裡都七上八下的,下了班她想約譚翔吃飯,順便說說馮一帆的事兒,可譚翔那邊連接電話都不方便,壓低著聲音告訴她說正在參加一個很重要的會議、晚點給她電話。

  馮一一回家一路上的心情實在不算很好。

  走進社區,想到現在住她對門的新鄰居,她心情就更忐忑了……站在早晨丟了那麼大臉的電梯裡,馮一一心亂如麻的暗自嘆氣。

  等她從電梯裡出來,她發現自己又多了一隻新鄰居——她家斜對門的大門敞開著,幾個人正進進出出的搬家具和收拾東西,門口的那行李箱和電腦包都是她當初親自去買的。

  而那隻新鄰居不看著他的行李,反而在她家門口,坐在她鞋櫃上低著頭玩手機。

  馮一一對這一幕完全不感到驚奇,更別提驚喜了。

  她走到門口開門馮一帆才發現她回來了,立刻示好的衝她笑,還踢了踢腳邊地上的菜:「快拿進去!這些都是我給你買的!」

  馮一一還生著他氣呢,沒好氣的問他說:「誰叫你買這些的?」

  「我買了你給我做飯啊!我餓了!」馮一帆理直氣壯的說。

  這可真是親弟弟,買了菜上門逼她做。

  馮一一頗感無奈的同時也覺出一絲溫馨來。

  也只能放他進來,還得給他做飯吃。

  這房子馮一一自己住了幾個月,總是只有她一個人,現在多出一個馮一帆來,雖然他也只是在客廳裡走來走去的看電視,但是她心裡覺得充實多了。

  難怪都說老年人最害怕孤單。

  馮一帆壓根不會買菜,奇奇怪怪的東西買了一堆,正經的比如冰鮮的烏雞倒是有兩隻,但是現在燉上什麼時候才能喝啊?

  他在家的時候連土雞燉雞湯都不怎麼喜歡喝,不知道怎麼會曉得買這種烏雞給她?馮一一奇怪的把雞剁了燉上。

  又把他買的幾種蔬菜洗一洗、切一切,炒了一盤什錦炒飯,蒸上一大碗的肉末雞蛋,再蒸一條魚,然後給他做一大盤他喜歡的紅燒雞翅,姐弟倆就夠吃了。

  馮一帆那屋子裡還在整理,馮一一在廚房裡做飯時聽他走來走去的開門關門,也沒太在意。

  等她把菜都端上桌子,飯也盛好了,抬頭一看馮一帆半個人站在屋裡、半個身子探在門外面,不知道在幹嘛。

  她叫了兩聲他也不來,馮一一走過去揪他耳朵:「吃飯了!」

  馮一帆回頭不耐煩的吼她,轉頭甜絲絲的問門外的人:「嘉樹哥,你吃晚飯了沒?過來一起吃點吧?我姐做飯呢!」

  然後馮一一聽到很熟悉的聲音用陌生的淡淡語氣說:「好啊。」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9]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