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47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1-03T00:41:02
第 47 章

  BOSS在會議上宣佈了公司即將被收購整改的消息,但是BOSS同時驕傲的宣佈公司是被一個超級大財團收購了,所以不僅不會裁員,大家的福利還會大馬力上升,就是這一段黎明前的黑暗時期需要大家齊心協力、為了更好的明天而敢於豁出去命去……

  接下來,果然就是狂風暴雨般的加班。

  關於收購方即將派來專員視察的風聲也越傳越多了。據說這次談收購的是個新貴,年輕且英俊得不得了!管理層有人跟著BOSS前往收購方那裡談合約時曾見過一面,據說回來以後好多天都不知肉味……

  這下公司裡小姑娘們可興奮了,越傳越神,馮一一聽說以後起先確實有點擔心,可是後來想想……二十八歲應該不算年輕了?他長得再好,也不算年輕了……吧?!

  不過馮一一也沒太多時間憂心這個。身為組長她一向是全辦公室第一個來、最後一個走的,這段時間加班加的這麼凶,她已經好幾天每天只睡四五個小時了。

  譚翔那邊也好不到哪裡去,程式師比他們辦公室人員還慘,加班加起來都是一整個通宵的,每天都是馮一一這邊好不容易下班,一問,譚翔剛睡醒、準備開工。

  不要說去什麼有情調的地方約會了,連見個面匆匆吃頓飯的時間都沒有。

  不過到了週末的時候,馮一一硬著頭皮也去上司那裡請了假,然後和譚翔一起去接他父母。

  **

  譚爸爸譚媽媽從老家縣城過來,他們和馮爸馮媽是差不多歲數的,可看上去卻老了好幾歲的模樣。

  馮一一看著他們就想起G市她自己的馮爸馮媽,頓時對他們越發親切了。

  譚翔頂著兩個黑眼圈先來接她,馮一一擔心他疲勞駕駛不安全,和他換了位置、由她來開車。

  結果去車站接了老人們,去吃飯的路上兩個老人一個勁的問:「這車不是翔翔的麼?翔翔怎麼不開了?」

  馮一一有點尷尬,但也不好說話。譚翔在那兒困得迷迷糊糊,可憐兮兮的硬撐著笑,說:「因為我連著好幾天加班了,一一她看我太累,幫我開一段呢。」

  馮一一從後視鏡裡對兩個老人笑笑,卻正好看到他們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

  因為路上在車上眯了一會兒,吃飯的時候譚翔精神了許多,一邊吃一邊給兩個老人說馮一一的情況,說一句就讚美兩句。

  譚媽媽的話不多,就是她看著馮一一的眼神吧……總感覺透著一股防備。

  譚爸爸卻問的很仔細:家裡人口幾個?有個弟弟啊……多大了?工作了嗎?你爹媽身體可還好啊?兩個人都退休了嗎?你們家住市區哪兒(什麼地段)、房子什麼樣(多大)?

  譚翔一旁聽著都替他爸尷尬,頻頻的打斷,到後來老人都不高興了,不悅的瞪著兒子……馮一一倒是問什麼就答什麼。

  譚翔不能跟他爸硬頂,又覺得這樣真不好,還替馮一一感到心疼委屈,就只好很鬱悶的一個勁給她碗裡夾菜,一直叫她多吃點。

  譚爸爸看著兒子這樣,嘆了口氣,索性實話實說:「姑娘啊,我們家不是什麼有錢人家,我們老兩口呢又身體都不好,我們就翔翔一個孩子,我們就指望他最好找個踏實姑娘,這樣我們放心……你別介意我囉嗦啊!」

  「沒事兒,伯伯,」馮一一把剛上的熱菜轉到老人面前,「你們多吃點,火車上沒吃好吧?」

  她這麼周到體貼,譚翔特別感激,還帶著點激動,譚媽媽給他碗裡夾滿了菜,他悶頭吃,不時的抬眼瞄馮一一,她看過來了他就對她笑。

  後來馮一一去洗手間,回來走到門口那兒就聽譚翔語氣特別自豪的在說:「……她對我可好了,她還會自己做飯,她做的面條可好吃了!結婚就該找這樣的,反正我是肯定要跟她定下來的,你們不答應都不行……」

  馮一一手扶在門上,一時沒有立即推開門進去,靜靜的站在那裡。

  這樣就很好了。她心裡有一層薄薄的甜蜜感。

  像這樣平平常常的男人,知道她對他的好、也能對她好,雖然未必會有什麼大富大貴,還需要她共同承擔以後生活裡的小坎坷,但是日子將會過得平穩又安定。

  她已經不年輕了,她就想要過平穩安定的日子。

  **

  譚翔和公司另外兩個同事合租了一套三居室,他住其中一個房間,沒有多餘的床,所以他在兩個老人來之前就為他們定好了一個快捷酒店。

  誰知道譚爸爸說什麼也不肯住一晚上兩百塊的地方,譚媽媽也在邊上略略焦急的說著:「你們爺倆睡床,我捲個被子睡地上,這都是樓房了,地上也沒潮氣,不要緊的。」

  當著馮一一和酒店前台的面,譚翔覺得很沒有面子,可是兩個老人的固執他也實在沒辦法,譚爸爸都作勢要立刻去火車站回老家了,他只好悶悶不樂的退了房。

  從快捷酒店出去時他低著頭一個人走在最前面,譚爸爸和譚媽媽在後面數著退回來的押金,馮一一走快了兩步追上譚翔,輕聲對他說:「譚翔,你爸媽難得來一趟,他們就想和你多處處,而且也就睡覺的時候能見到你,你就跟他們擠一擠吧。」

  譚翔腳步慢了下來,轉頭看她,神情有些吃驚,更多的是驚喜。

  他覺得很難堪的事情,被她這麼一說卻變得很容易接受了。

  譚翔眉宇間的悶悶不樂頃刻間都散了,眼睛濕噠噠的,看著她的眼神像只小狗似的。

  馮一一對他笑笑,然後他眼睛就更亮了。

  **

  因為老人們剛才表現出的對譚翔車的擔心,馮一一把他們送到譚翔的住處就跟著下車了,她一個人打車回家。

  譚翔累得厲害,又被老人們打擊的昏了頭,她把車鑰匙給他,他忘了問就直接揣著走了。

  H市傍晚的冬雨寒涼,馮一一在路邊等了二十分鐘才打到車,回到家,一進門她就打了兩個噴嚏。

  完蛋,感冒了……

  她今天請假但還是把活帶回家了,感冒了也要做完啊。馮一一喝著薑茶、咬著牙趕活。夜裡十點多的時候譚翔給她打了電話,說他回去之後睡了一覺,現在精神好多啦,問她今天累不累。

  馮一一覺得這個小夥子還是比較懂事貼心的,甕著鼻子笑說:「我還好。你那裡情況怎麼樣?你爸媽睡了嗎?」

  譚翔哈哈的笑,笑聲竟然有點小調皮,然後他大概是把手機遞了出去,馮一一聽到了清晰的打呼聲,一高一低,抑揚頓挫,跟二人合唱似的……

  她噗嗤一聲笑了,冒了個鼻涕泡。

  譚翔拿回手機,很樂的壓低聲音告訴她說:「我爸把我們打包的菜燉了個亂燉,我那倆同事下班回來,他非請人家吃……那倆也是,我都使眼色了他們也看不見,我又不能當著我爸說這都是剩菜你們介意嗎?我就只好默默走開了……」

  馮一一不忍心的建議道:「那你別告訴他們了,吃都已經吃了,你再一說他們可能反而介意。」

  「嗯!」譚翔贊同,繼續告訴她:「我媽剛進來就把客廳四處擦的鋥亮,等他們一回來,我媽問過一聲以後就衝他們屋裡去了,給他們把一個禮拜的髒衣服都給洗了。這會兒我爸我媽這麼打呼,隔壁他們肯定睡不著,但是我想他們摸著肚子看著陽台上的乾淨衣服,也就只能忍了吧……」

  平時顯得有些單純又單調的IT男,這時候在呼嚕聲裡自嘲式的吐槽著生活的小拮据、小尷尬,H市普通的夜色顯得溫柔寧靜起來。

  馮一一和他這樣閒聊著,彼此紓解安慰,頗有幾分風雨同舟之感。

  譚翔知道她明天還要早起上班的,睡了一會兒就戀戀不捨的和她道別,最後他小聲的說:「我今天真挺不好意思的,但是特別感動……你特別好,對我特別好,我以後一定不會對你不好的,你放心!」

  馮一一被他笨笨的幾句話說得心頭暖洋洋的,柔聲說:「你也早點睡吧,這兩天辛苦了。」

  譚翔「嗯」了一聲,頓了頓,聲音變得更小了:「我會好好幹的,不會動不動就抱怨工作了……我好好幹,多掙錢,你少辛苦一點。」

  這話說得馮一一鼻頭髮酸。

  她酸著鼻子「嗯」了一下,沒有再多說什麼。

  也算求仁得仁,這樣的一個男人她已經很滿足了。

  **

  第二天是週一,應該意氣風發的日子。可馮一一早晨起來就知道自己不好了:她頭暈、渾身沒力氣、嗅覺味覺通通消失……

  可是週末已經請過假了,她只能硬著頭皮去公司上班。

  一整天都昏昏沉沉的,還出了兩個不小的差錯,她一杯接一杯的喝咖啡,感冒藥磕了快半版,就差頭懸樑錐刺股了,連來質問她出錯文件的女上司都同情的說:「唉……你快下班吧!都這樣了,回頭別暈倒了!我說啊,你也不年輕了,身體自己得注意一點呀!」

  重感冒使得眼睛裡不住的往外流淚,馮一一答應著、擦著眼淚。

  女上司都被她感動了,搶了她手裡的活兒,把她趕著下班了。

  馮一一從燈火通明的公司走出去,外頭已經是夜幕降臨,夜風好冷啊,她打了個涕淚齊流的噴嚏,很難受的捂著額頭走到路邊,準備打車回家。

  這個點人人都在往家趕,路上空車不多,馮一一覺得那冷風簡直是一直往她骨頭縫裡鑽去的,她渾身都發疼。

  伸頭去看車,忽然她呆在了那裡。

  她站的馬路對面,一輛黑色的車停在那裡——她看到黑色的車總是會不自覺的多看兩眼。

  然後她就看到那輛車後座上的車窗降著,一個人靜靜的坐在裡面。

  隔得那麼遠,又只是陰影重重下的一個側臉,可馮一一就是一眼就能認出他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