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笑傲江湖──曲非煙

jiouguai
本文:2020-11-02T19:45:49
曲洋歎了口氣。劉正風道:“大哥卻又何歎息?啊!是了,定然是放心不下非非。”

曲非煙說道:“爺爺,你和劉公公慢慢養好了傷,咱們去將嵩山派的惡徒一個個斬盡殺絕,爲劉婆婆他們報仇!”

猛聽山壁後傳來一聲長笑。笑聲未絕,山壁後竄出一個黑影,青光閃動,一人站在曲洋與劉正風身前,手持長劍,正是嵩山派的大嵩陽手費彬!嘿嘿一聲冷笑,說道:“女娃子好大的口氣,將嵩山派趕盡殺絕,世上可有這等稱心如意之事?”

劉正風站起身來,說道:“費彬,你已殺我全家,劉某中了你兩位師兄的掌力,也已命在頃刻,你還想幹甚麽?”

費彬哈哈一笑,傲然道:“這女娃子說要趕盡殺絕,在下便是來趕盡殺絕啊!女娃子,你先過來領死!”

曲非煙刷刷兩聲,從腰間拔出兩柄短劍,搶過去擋在劉正風身前,叫道:”費彬,先前劉公公饒了你不殺,你反而來恩將仇報,你要不要臉?“

劉正風拉住曲非煙的手臂,急道:”快走,快走!“但他受了嵩山派內力劇震,心脈已斷,再加適才演奏了這一曲《笑傲江湖》,心力交瘁,手上已無內勁。曲非煙輕輕一掙,掙脫了劉正風的手,便在此時,眼前青光閃動,費彬的長劍刺到面前。曲非煙左手短劍一擋,右手劍跟著遞出。

費彬嘿的一聲笑,長劍圈轉,拍的一聲,擊在她右手短劍上。曲非煙右臂酸麻,虎口劇痛,右手短劍登時脫手。費彬長劍斜晃反挑,拍的一聲響,曲非煙左手短劍又被震脫,飛出數丈之外。費彬的長劍已指住她咽喉。左手食指點出,曲非煙翻身栽倒。

繕曲非煙躺在地上,心中氣急,微聳的胸脯一起一伏。費彬看在眼裏,色心頓起。蹲下身去,伸手握住曲非煙的下巴,淫笑道:“想不到魔教的小妖女還挺有姿色。”

曲洋大叫一聲:“你要幹什麽?”費彬不去理睬曲洋,雙手抓住曲非煙的衣襟用力一扯,登時露出鮮紅的肚兜。

曲非煙氣急,俏臉通紅。說道:“禽獸!你不得好死,虧你還是名門正派中人!”

費彬哈哈笑道:“對付你等魔教中人,還講什麽光明正大?”劉正風“哇”吐出一口鮮血,道:“費彬,看在你我五嶽劍派,同氣連枝的份上,給我們一個痛快吧!”

“你自甘墮落,與魔教中人相交,誰和你同氣連枝?”費彬淫笑一聲伸手將正自掙扎不休的曲非煙一把扯到了懷裡,硬挺的陽具淫穢的在曲非煙細滑的臀部與大腿上磨擦,兩只魔爪更是沒有閒著的在懷裡的溫香暖玉上四處摸索,粗糙的大手在曲非煙細嫩的嬌軀上滑動,又羞又急的曲非煙不住的扭動著嬌軀做出抵抗,感覺到曲非煙的掙扎卻是讓費彬顯得更加興奮,粗黑的陽具在瞬間變得更加硬挺,費彬淫笑了數聲兩只大手毫無預警的握住了曲非煙胸前的兩只白兔,食指和中指更是淫靡的隔著肚兜輕夾住那胸前的兩點嫣紅細細搓揉。

“不……呀啊!”曲非煙在費彬的挑逗下只覺身上陣陣快意襲起,正自慌神間頰邊細緻的耳垂突然一陣濕暖,極為敏感的她還來不及思考身體便已做出了最誠實的反應,”嗚嗯……”羞人的呻吟聲從曲非煙嫩紅的唇瓣中溢出,猛得回過神來卻望見身後摟著自己嬌軀的費彬正淫靡的舔弄她小巧的耳垂,而一雙眼則是正邪淫的看著她嬌紅的俏臉。

醒悟到自己做了什麼,曲非煙羞怒的奮力掙扎了起來,無奈兩人間的力氣實在差距太大,她的舉動除了讓身後的淫徒更加興奮外根本就沒半絲效果,這時的費彬卻是抓準了時機突然將大手伸入了那單薄的肚兜內。

”啊呀~”感覺到了費彬的舉動曲非煙驚嚇的一叫,沒想費彬卻趁著她紅嫩的雙唇微張之時將自己的大口覆了上去,舌頭亦是在瞬間侵入了曲非煙的小嘴將她的香舌纏了住。

曲洋看到此處已是眥目欲裂,怒極的罵道:”淫賊!你不得好死!”

費彬聞言卻不理他,轉身將身上只存一件肚兜的曲非煙面向了曲洋,口依舊覆在曲非煙的小嘴上淫靡的發出嘖嘖聲,雙手更是示威的在曲非煙的嫩乳上不住揉捏,那兩只盈白嫩乳在他的大手中不住變幻著形狀,指間搓揉著的淡粉色可愛乳頭更是在刺激下漸漸挺立,曲洋見此再受不住嘔出了一口鮮血怒極的暈了過去,一旁的劉正風見狀趕忙扶住了曲洋,轉面對著費彬恨聲罵道:”五嶽劍派裡怎會有你這種畜生!”說完後”呸”的一聲朝著費彬吐了一口唾液。

費彬急退數步避開了劉正風那口痰,心中氣極的鬆開了曲非煙的小口恨聲道:”你敢罵我畜生!”語畢一腳將地上的劍踢起,原本搓揉著曲非煙右乳的手疾出抓住了那劍”刷刷”兩下便將劉正風給殺了,曲非煙見狀泣聲道:”劉公公!”邊喊著還不斷的掙扎想脫離費彬奔向二人。

曲非煙雖已極力掙扎奈何她與費彬的力氣實在差的太多,怎麼也無法將費彬鐵箍似的雙臂推開,毫無辦法下她突然一個轉頭狠狠的往費彬的肩頭咬下!

“小賤人!”費彬受痛怒極,一把便將曲非煙丟到了地上,曲非煙還來不及站起逃跑費彬便已壓下,同時雙手抓住了她嬌軀上唯一的一件肚兜一撕,曲非煙霎時只覺胸前一涼身上已是再無寸褸。

“淫賊!你快些放開我!”曲非煙尖聲罵道,費彬不理一把將手中長劍直指向一旁暈去的曲洋,曲非煙見狀終於不敢再妄動,然而費彬見狀卻是淫念突生,一手捏住了曲非煙的下巴淫笑道:”小妖女,要是想要妳爺爺活命就給我好好聽話!”

說完胯下一根黑黑的陽具挺立著。來到曲非煙的身前,抓住她的頭一側,用手捏著她的小嘴腰胯向前一挺,近六寸的肉棒便刺進了曲非煙的小嘴中。曲非煙只覺得一股腥臊味直沖鼻腔,便欲作嘔,但口中塞著費彬的肉棒,又哪裡能吐的出來。費彬抓住她的頭髮,叫道:“好好舔!”

曲非煙尚是處女,哪曾見過這種陣仗,張口欲嘔卻反使的費彬將他的粗黑陽具更深入的挺進她的小口,”不要……嗚……嗯咕!嗚嗯……嗯……”費彬粗大的陽具在曲非煙的小嘴中飛速的進出著,好幾次給頂的呼吸困難的曲非煙香舌都不由自主的纏繞上那醜陋的粗黑陽具,費彬看著曲非煙擒著淚吞吐自己肉棒的媚態不禁幹的是越發起勁,又快速在曲非煙小嘴中抽插了近二十下後費彬只覺快要射精,猛的雙手將曲非煙的頭固定住並將粗黑陰莖頂入曲非煙小嘴深處。

正悲憤交加的曲非煙突然驚覺口中腥臭的陽具又脹大了幾分,掙扎著道:“不~嗚嗚……咕……嗚咕……”費彬只覺一陣快感從底下傳來,大量混濁的白色精液就這麼射入了曲非煙口中,曲非煙欲吐出怎耐頭卻是給費彬給固定了住只能留下清淚無奈的將自己眼前男人的精液一口一口的喝下,但不知是費彬天賦異炳還是曲非煙的嘴實在太小,一直到曲非煙再喝不下時陣陣的精液仍然不停歇的大量射進曲非煙口中,所幸費彬也看出了曲非煙鼓脹的嘴內已是再裝不下自己的精液,一把抽出了粗黑陽具只聽「啪」的一聲大量的腥臭精液盡數射在了曲非煙的瓊鼻、眼眉以及紅唇上,甚至就連髮絲也沾染到了些許,喝下了大量精液的曲非煙神智猶然不清,感覺到臉上腥臭一片與費彬依舊頂在自己嫩臉上擦動著的粗黑陰莖便這麼自然而然的吐出了香舌舔過頂端,費彬原本已有些下垂的陰莖受此刺激不禁再度高高頂起,曲非煙這才弄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因沾染了精液而顯的淫穢的小巧臉上露出了驚懼的面容。

“嗚嗚……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看著費彬面露淫笑貼近,下頭的粗黑陽具還示威性的在自己眼前晃動,曲非煙一邊掙扎著後退一邊嗚噎的泣聲抗拒,無論她平時多麼鬼靈精但畢竟終究還只是個孩子,面對費彬有如惡魔般的侵犯她只能做著無意義的抗拒。

“小賤貨,大爺今天就讓你嘗嘗欲仙欲死的滋味!”費彬淫笑著一把抓住曲非煙的兩腿,向兩邊一分,龜頭已頂在穴口。曲非煙急的大叫:“爺爺救我!”費彬哈哈大笑,腰胯用力,龜頭已然頂進,再一用力,整根肉棒也頂進了那溫潤的小穴曲非煙慘叫一聲雙手無力的拍打著已進入自己體內的男人健壯的胸膛,費彬將曲非煙兩腿扛在肩上開始用力的抽插起來。曲非煙身子剛破又哪能忍受的了如此摧殘?一張俏顏哭的是梨雨淚花,費彬見狀大口朝著曲非煙的紅唇罩下,曲非煙卻是緊閉著小嘴不願張開,費彬心下念頭轉了轉,腰間一個挺進瞬間頂到了曲非煙的體內深處。

“啊……”曲非煙張著小嘴無聲的呻吟,費彬見此機會一張大口瞬間吻住了曲非煙,舌頭更是擒住了那丁香小舌將之帶進了自己口中恣意舔允,看著眼前曲非煙泛著紅霞的驚慌俏顏費彬抽插的越來越快,曲非煙無力的輕搖眷首,細滑的柳腰不住的隨著男人的動作而擺動,胸前的兩只嫩乳更是緊貼著費彬的胸膛摩掙著。

“嗚 ~呀啊!不、不要……討厭……嗚嗯嗯……呀啊……”感覺到男人插入自己身體的速度突然變快,曲非煙只覺體內深處一鼓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湧上,小穴猛的緊縮將費彬的粗黑陰莖牢牢咬住,一股元精從曲非煙體內傾洩而出灑在費彬的龜頭上,費彬同時也再受不住刺激,狠狠的抽插了幾下後猛的插入最深處,一道道的的精液全無保留的射進了曲非煙體內。

狠幹完曲非煙以後費彬由自意猶未盡,自己仰躺並下一把將啜泣著的曲非煙改躺為坐在自己身上,粗大的陰莖更加深入的插進了曲非煙體內,“嗚嗚……怎麼可以這樣……痛……頂到底了啦!”曲非煙小嘴微張美麗的眼睛更是睜個老大,眼淚口水無力的流出,纖細的柳腰更是極力的彎曲,費彬粗大的陰莖在曲非煙緊窒的小穴內又是一個挺進,大手抓住了隨著身子不住上下晃動的可愛玉兔,手指更是輕捏住了那乳珠捻動把玩。

胸前受襲曲非煙不禁輕哼了一聲,費彬見著她在經過歡愛而變得通紅嫵媚的俏顏更是興奮,伸出了舌頭舔了乳珠一下,感覺到曲非煙嬌軀顫動,滿意的淫笑了數聲將目標轉到了曲非煙的俏臉上,舌頭一下一下的舔著曲非煙細嫩的臉頰。

” 呀啊啊!不要~你這個變態、變態!不……嗚嗚……”曲非煙被費彬用舌頭淫靡的舔著臉蛋不禁驚怕的尖聲叫道卻又給費彬用大口堵了住,這時費彬下身突然加速,幹的是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深,曲非煙睜著大眼看著眼前的男人瘋狂的幹著自己又再度羞憤的掙扎起來,費彬正幹在興頭上,感覺到曲非煙的抵抗幹的又是更加興奮,此時曲非煙小口給費彬吻住舔弄,尖挺的雪乳被兩只大手恣意把玩揉捏,下身的小穴更是給對方粗黑的陽具幹的濕淫至極,可說是已給費彬幹了個透!

又狠幹了曲非煙數十下後費彬一把鬆開了曲非煙,曲非煙淚眼婆娑不知所以,”怎麼?給哥哥我幹的爽到不想逃了?”費彬淫笑了下粗黑的陰莖又一次狠狠的幹進曲非煙的小穴引的曲非煙又是一聲嬌吟吐出,雖不知對方為何放過自己,但既然這魔鬼肯放過自己那她自然也沒必要留著給對方洩欲凌辱,轉過身撐起了身體奮力的爬開,曲非煙貝齒緊咬著下唇,方才一番遮騰下來自己的下身早已給幹的酸麻至極,現在的她已是怎麼也沒法站起身來了。

“嘿嘿……”聽到身後令自己心悸的淫笑聲起,曲非煙小臉滿是驚嚇的奮力朝著前方爬去,還沒爬出三步自己纖細的腰已是給費彬抓了住,”不……”感覺到即將要發生的事情,曲非煙泣聲道,費彬哪裡會理她,大手撥開曲非煙盈白的下身一個挺進那萬惡的凶器便又再一次插進了曲非煙體內,這回費彬幹的更是狀若瘋癲,被用狗交媾方式狂幹著的曲非煙只覺下身被一根粗大的肉棒抽插的越發酸麻,誘人的小口無聲的微張,幾絲晶瑩由她唇邊溢出曲非煙卻是無所察覺,兩人瘋狂的交媾了數百餘下後費彬大手由後猛的抓住了曲非煙的雪盈嬌乳擠捏揉動,粗大的陽具又在曲非煙溫窒的小穴內幹了數下後終於在曲非煙體內噴發出了大量的滾燙精液,身體一個放鬆整個人無力的趴在已給他瘋狂幹到暈去的曲非煙身上,粗黑的陽具依然插在曲非煙嬌小的體內......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