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45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1-02T03:00:12
第 45 章   

馮一一被綁走的時候謝嘉樹為她請了長假,但是沒有說明原因,公司上下都猜她大概是結婚度蜜月或者……懷孕了。所以她去公司辦辭職手續,眾人一片恭喜之聲:「是結婚了吧?以後在家當全職太太啦?真羨慕你啊!」

  深愛著姐夫的熊孩子們俱都情深意切的對她說:「組長請轉告姐夫:他可要常來看我們啊!」

  馮一一啞口無言,索性不辯解,一徑微笑著辦完了辭職手續。

  工作是盛承光給她安排的,辭職的事兒盛承光當然也知道,而且盛總頗覺得有些不是滋味兒。

  馮一一開玩笑說:「老大,我終於要走出你的庇護、自己去闖蕩江湖了。」

  盛承光沒笑,他說:「有點可惜了……這段時間因為子時懷孕、我們都太緊張,對你的關心不夠。」

  馮一一正好走出公司大門,陽光兜頭照下來,她微眯了眯眼睛,笑說:「你們已經對我很好了。我並不是你們的責任。」

  盛承光沒再多說,只說:「你這會兒辦完了吧?到家裡來吃飯吧,小熊在家呢。」

  馮一一想離開以後就很少再有機會,現在能多去蹭飯就多去一次吧~

  **

  盛家還是一樣那麼的溫馨,外頭的風風雨雨都有這個家的男主人擋著,子時和小熊生活在童話城堡裡。

  子時迎出來的時候眼睛紅紅的,馮一一看到了連忙說:「喂你別哭啊,不然老大該把我扔出去了。」

  盛承光聽到女兒大叫「乾媽來了」就出來了,這時候反而笑著說:「沒事兒的,她孕期雌激素高,愛哭鼻子,不全是因為你的關係。」

  馮一一鬆了口氣。子時拉著好友的手進屋,小熊也跟著跑過來,甜蜜的問:「乾媽!你要去哪裡呀?」

  馮一一摸摸小姑娘的頭。

  「我爸說你要離開——你是不是和嘉樹乾爹一起去環遊世界?」小熊萌萌的眨巴著眼睛,問。

  「不是,」馮一一把乾女兒摟過來,溫聲向她解釋:「乾媽要去別的城市工作了,一個人走。乾媽和嘉樹乾爹……沒有關係了,以後小熊不要再把乾媽和他放在一起說了好嗎?」

  小熊點點頭,但是一副很惋惜的樣子,懂事的安慰馮一一說:「沒事的乾媽,不要難過。我媽媽也是和我爸爸分開了很多年才能在一起。」

  正好端水果出來的盛總忍無可忍:「盛嘉星,你安慰別人的時候能不能不要總是揭我的傷疤?」

  小熊立刻跑到他身邊,一伸手就掀了他的衣服,好奇的唸著:「傷疤在哪裡?我揭了嗎?」

  **

  馮一一在盛家待了一下午。中午盛承光親自下廚,做了一桌子的菜,吃過飯馮一一和子時、小熊一起睡了一個安靜的午覺,起來後喝著下午茶聊天……小熊姑娘沒徹底睡醒,歪歪斜斜的走過來坐下,吃了兩口蛋糕就軟軟的趴在媽媽膝蓋上,媽媽肚子裡有她家小弟弟,小熊很小心的歪著頭不要撞到。

  小姑娘歪著頭盯著媽媽的肚子,一會兒就流著口水又閉上了眼睛。

  窗邊安靜的微風和陽光裡,子時一手放在肚子上,一手輕輕摸著小熊的臉。

  馮一一看著這一幕,從未像此時這樣羨慕著好友。

  兩人輕聲細語的聊著未來,子時聽著聽著放心了很多,只是她反覆的叮囑馮一一說:「你一個人在外地,要好好照顧自己。萬一有什麼事情一定要打電話給我。」

  「知道啦,」馮一一笑眯眯的吃著曲奇餅乾,滿口噴香,「唔……我不會客氣的!」

  子時看她笑得好像和從前一樣,欲言又止。

  馮一一嚥下嘴裡的餅乾,拉過她的手,輕聲的對她說:「這幾個月發生了很多事,我沒有像以前那樣來找你、跟你說,是因為你懷孕了、我不想你為我操心,而且那些事我自己可以解決……你仍然是我最好的朋友,不要胡思亂想哦。」

  子時想說的其實不是這個,但是孕婦忘性大,她聽著聽著就掉眼淚了,完全忘記了自己本來要說什麼的。

  不好意思的擦著眼淚,子時說:「我知道啊……所以你以後有事一定要給我電話!不許不打!」

  馮一一搖搖她手,對她笑,說:「不要難過啦,離得也不算遠,你想我了隨時過來看我唄!順便叫你家盛總在H市買幾套房子投資投資什麼的……哈~」

  ……

  **

  從盛家回去,馮一一很累,可能是今天強顏歡笑太多,她累的都不想說話了。

  一進門,撞到馮媽正好要出門。見女兒回來馮媽很高興,拉著女兒興奮的低聲說:「沈軒來了!在屋裡!你們好好說會兒話,媽出門買菜去,留他在家吃飯啊!」

  馮一一換了鞋走進去,沈軒果然坐在沙發裡,面前茶几上擺了一堆水果和零嘴,他見馮一一進來,抬頭衝她笑。

  馮一一嘆口氣,坐在他對面。

  「別嘆氣了,我知道你煩我。」沈軒攤攤手,笑得很瀟灑,「不過這是最後一次了。」

  「我不跟你走。」馮一一沒等他說完就果斷的說。

  沈軒並沒有對這個答案感到多麼吃驚,只是靜靜看著她,嘴邊甚至還帶著笑。

  馮一一歇了口氣,繼續說:「我不想再和謝嘉樹有任何關係瓜葛,因為一旦再有聯繫,我怕我又會發瘋……所以我不會跟你走的,不會跟任何與他有關係的人走。」

  「其實你是怕他知道了難受吧?」沈軒笑笑的說。

  馮一一沉默了好久,有些艱難的說:「某種程度上,你和謝嘉樹是一類的男人,優秀、迷人……你們是一個圈子的人。」

  而我從此以後愛的人,不能有任何一點像他。

  「行啦!」沈軒笑著擺擺手,打斷了她的話,說:「其實我也知道我這趟是白跑,不過不來這趟……我怕我始終不甘心。不到萬不得已,我不願意給自己留遺憾。」

  他笑得很漂亮,像第一次認識的時候那樣,那時候他就是笑容漂亮、醫術高明的沈醫生。

  「一一,」沈軒看著她從容的說,「我把醫院交出去了。本來也不是我的醫院,我也厭倦給盛家打工了。我要出國了,先去英國進修幾年,然後可能會去北美或者北歐定居。」

  這下馮一一倒真有點吃驚了,她以為沈軒所謂的「跟我走」只是一種說法,沒想到他真的要離開這裡。

  她意外的樣子取悅了沈軒,「怎麼樣?很酷吧~」他有些得意的說。

  「我也要離開了……H市。」馮一一低聲說。

  沈軒愣了片刻,笑起來:「這可真是……我曾經覺得你和謝嘉樹是一類人,現在看來你和我是一類人。」

  馮一一低著頭不說話,聽著他語氣慢慢的說:「我們不能容許一個人那麼嚴重的影響我們,所以我們寧願眼不見為淨——哈哈!」

  他這麼著急的離開,甚至是倉皇的逃離,因為他發覺自己竟然動了真心。

  且真心錯付。

  沈軒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淪陷,所以他要趁淪陷之前趕緊逃走,這樣或許還能有一條生路。

  馮一一抬起頭,正好看到他笑得苦澀又飛揚。

  她看過來,沈軒漸漸收了笑意。馮家老舊整潔的客廳裡,沙發上,沈軒坐得筆直。他看著她的眼睛,很認真的說:「讓我最後再問你一次吧:真的不跟我走嗎?我們一起去英國、北美、北歐……或者你想去哪個國家、哪個城市都可以,我們定居以後一年才回來幾次而已,你沒有什麼機會見到謝嘉樹。而且,我只是想帶你離開,如果以後我們處的不好,你願意回來就回來,願意留在國外也很好……」

  說到最後,沈軒說不下去了。

  明明承諾自己不再卑微,怎麼又開始乞求她了呢?

  馮一一看他說著說著自己停了下來,對他笑笑。

  兩人相視而笑,沈軒一邊笑一邊搖頭。

  **

  沈軒離開時要求馮一一去送機,別的人包括他的家人和盛承光都被拒絕了。

  他在機場登機前擁馮一一入懷。

  那是一個長長的擁抱,沈軒甚至忘情的閉上了眼睛,任性的將臉埋進她脖子裡。

  「如果你以後後悔了,一定要聯絡我、告訴我——好讓我嘲笑你。」他最後啞著嗓子說。

  到最後,他也沒有對馮一一說半句關於真心與愛情的話。

  馮一一笑著說好。

  沈軒鬆開她,手卻抓著她肩膀不放,低著頭看著她的臉,半晌,他喃喃的說:「都這時候了,最後親一下也不算很過分吧?」

  馮一一扶著他的手臂,踮腳主動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

  沈軒——三十五歲的沈軒,經歷過多少男女□□的沈軒,有過很純真的初戀與幾段轟轟烈烈的感情的沈軒,一直覺得自己無法再真心愛人的沈軒,竟然紅了眼睛。

  他笑著仰起頭,止住了那股酸意,才哈哈一笑說:「早知道就要求舌吻了……」

  馮一一也笑,又抱了他一下。

  「好好的。」她帶著自己對新生活的期盼,同樣的祝福他。

  「好。」沈軒灑脫的放手轉身。

  **

  馮一一送走了沈軒回到家裡,馮媽正在給她打包行李,見她回來了,馮媽順口問:「沈軒真走啦?」

  「嗯,如果飛機不調頭的話。」馮一一現在跟父母說話的時候輕鬆俏皮多了。

  馮媽白了她一眼,狠狠的。

  馮一一喝著水坐在床邊,看著馮媽把她的衣服一件件疊好收進行李箱,她心也像是被歸納了,整齊輕鬆。

  「我認識沈軒比認識謝嘉樹還早呢,他知道我和謝嘉樹之間的幾乎一切事情。怎麼在一起啊?我和他之間有三個人呢。」馮一一心情整齊輕鬆,也變得願意跟媽媽細細解釋了。

  其實是四個人呢,還有一個子時呢。

  這樣複雜的關係,不會比和謝嘉樹在一起輕鬆多少的。

  謝嘉樹……

  馮媽聽著女兒的話,心裡想說其實也有道理,可一轉臉看她坐那兒發呆,又沒好氣的說:「說來說去,你就是作!這個不行那個不行,我看你最後哪嫁的出去!」

  馮一一笑笑,並沒有反駁。

  仰頭喝水,她眼睛看向窗外。

  房間裡的窗戶開著,窗外梧桐樹飄絮如雨。

  她將在這個春末離開居住了二十八年的城市。

  希望未來嶄新而美好。

  **

  沈軒走後一週,馮一一也離開了G市。

  臨行前幾天,謝嘉樹來找過她一次。

  這次他沒有默默的等在樓下車裡,他給她發了一條短信說:「我在你家樓下,你要不要下來?我們再見一面?」

  馮一一寫了數個不同的回覆,又刪掉,還沒想好到底怎麼回,他那邊又說:「還是算了吧。你不用下來了。我不想見你。」

  馮一一默默的低頭看著手機。

  「我已經理解你要離開的意思了」

  「你要分手,那麼我們就分手吧」

  他連續的發來兩條,間隔時間非常短,幾乎能想像出他飛快的按著手機的樣子,螢幕的光照在那張英俊的臉上,他一定是面無表情的。

  馮一一被揪著的心徹底碎成了粉末。

  可她又覺得自己沒資格傷心。

  靜靜坐在那裡,不知道過了多久,手裡緊緊握著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接起後,電話兩頭的兩個人都沒有立刻說話,連「喂?」都沒有一句,電話裡只有彼此呼吸的聲音。

  「到你房間的窗戶邊來一下。」過了會兒,謝嘉樹聲音很平靜的說。

  馮一一其實一直都站在窗戶旁呢,她用另一隻手抹了把臉,然後慢慢的挪到視窗。

  樓下梧桐樹旁,謝嘉樹披著一身落日站在車邊,手裡持著電話,遠遠的正看著她。

  他說:「我不會再像三年前去美國時那樣,不會再把自己餓的胃出血,你不要擔心。」

  馮一一聽著他的聲音覺得很遠很遠,可又很近很近。

  「你想過沒有我的生活,那就忘記我吧,祝你說到做到。」距離那麼遠,可風從他發間吹過的聲音都能聽得很清楚。馮一一聽到他聲音比吹過的風還無情:「我會照顧好我自己,會恨你。」

  你拋棄我、忘記我,請便。

  反正我會好好的活著,一直恨你。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