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44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1-01T18:55:14
第 44 章

  馮一一被推倒在地,半天沒能爬起來,埋著頭坐在地上縮成一團。

  沈軒站在天台欄杆邊,一直靜靜的看著她:金燦燦的落日餘暉披了她滿身,美得驚心動魄,可她的樣子可憐的像只被遺棄的小動物。

  沈軒手裡那支菸剛點上他們兩個就上來了,這會兒,一支菸都已經燃完了。沈軒如夢初醒的丟了沒來得及抽上一口的煙,抬腳向馮一一走去。

  腳步聲驚著了她,她倉皇的抬起頭來,甚至沒來得及擦一擦滿臉的淚。

  但是沈軒卻來得及看清楚她眼中的失落。

  她以為是謝嘉樹去而復返。

  如果謝嘉樹能夠在這種情況之下去而復返,她是不是就能再一次奮不顧身?

  沈軒心裡罵她傻透了,蹲下來摸摸她頭頂,像是安撫一隻被遺棄了的小狗。

  「小姑娘,」他笑著柔聲說,「你還是跟我走吧。」

  馮一一很累的垂下了眼睛,埋下頭去,搖了搖。

  沈軒繼續撫著她的腦袋,很輕柔的安慰力道,漂亮的落日餘暉落在他的眼睛裡,他的眼睛明亮的簡直動人心魄。

  他對埋著頭傷心的女孩子說:「你有勇氣離開他、沒有勇氣跟我走嗎?相信我:跟我離開,不會比你一個人留在這裡更糟糕。」

  馮一一還是輕輕搖頭,並不說話。

  沈軒很有耐心,聲音溫柔的近乎於蠱惑的意味:「你撞也撞過了,疼成這樣,還不回頭嗎?一一,你想要安穩的生活,你甚至為了安穩的生活拒絕了謝嘉樹,那你為什麼不考慮我?」

  馮一一終於說話了,悶悶的:「因為不關你的事……沈軒,別再說了。」

  沈軒一窒。

  馮一一用力的想要站起來,卻掙扎幾次都沒做到,還好沈軒紳士風度尚佳,被這樣拒絕還是友好的搭了一把手、扶她站了起來。

  換做謝嘉樹,這時候可能會給她補上一腳吧。

  G市的夏天已經迫在眉睫了,一場酷暑盛夏即將來臨這個城市,落日的光和熱都預兆著這一點。

  十樓的空中花園,馮一一離開的腳步跌跌撞撞、與謝嘉樹方才驚人的像。

  沈軒站在原地,一開始只有他一個人在這裡,到最後也只剩他一個人。春末的晚風吹起他身上白大褂的衣角,飄啊飄,他的眉眼輪廓因為夕陽的光線在臉上投下深深淺淺的陰影。

  沈軒緩緩閉上了眼睛,他覺得自己這次似乎……真的是要完蛋了。

  **

  馮一一沒有回謝嘉樹的病房,她徑直回家了。

  這個點,馮爸馮媽已經在廚房裡燒晚飯了,馮一帆今天休息在家,馮一一進屋時他正在客廳沙發裡看工作上的檔資料,見他姐失魂落魄的開門進來,他心裡一緊,緊張的跑過去問她:「你怎麼了?嘉樹哥怎麼了?」

  「我們分手了。」馮一一脫口而出。

  馮一帆其實只是想問他家嘉樹哥身體好點沒?聽了這話,好久他才反應過來,頓時怒了:「你幹嘛?你作死啊!馮一一你是不是沒腦子啊!」

  馮一一坐在門口換鞋凳上,目光呆呆的樣子倒真像是沒有了腦子。

  馮一帆長吸一口氣,忍了忍,費解的問她:「你是不是看我很不爽?你是存心和我唱反調嗎?你看我不爽你打我一頓好了!我不還手。你別拿你自己終身大事開玩笑行不?你都二十八了姐姐!」

  「是啊,二十八了。」馮一一也喃喃。

  馮一帆覺得不對勁,蹲下來目光與她平視,他正經嚴肅的對她說:「姐,你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

  馮一一渙散的目光總算有了個焦點。視線裡,弟弟的臉漸漸清晰,清晰的看見他眼裡的關切和在意,馮一一那混亂不堪的心好像「哢噠」一聲開了個缺口……她「哇」一聲大哭起來。

  這聲撕心裂肺的,馮爸馮媽都從廚房裡跑了出來,看門口姐弟倆那一幕,兩個老人都莫名其妙,連聲的問這是怎麼了?

  馮一帆被他姐醜瘋了的哭態嚇住了,連忙告訴爹媽說:姐姐和謝嘉樹分手了。

  「嗨……」馮媽似乎是有些惋惜,但更多的則是鬆了口氣。拍拍丈夫,叫他進去繼續燒菜,她走過去對女兒說:「行了行了,看你哭得跟死了親媽似的……這也算一件好事。你跟他早點斷了也好,你年紀可不小了。」

  馮媽的話無情的很,也世俗的很,可每一句都正正好嵌在馮一一的心上。

  想想看:子時比她還小三歲呢,可是子時如今懷著第二胎、大女兒都已經上小學了。她二十八歲了,卻剛從一場綁架裡被救回來,在這之前,她剛剛得知所謂的久別重逢只不過是逢場作戲。

  她已經不想去追究謝嘉樹到底會不會娶她了,她甚至不願深究他的愛。

  謝嘉樹,這個名字固然是她生命裡最美好最激烈的感情,但也是她生命裡所有一切混亂與不安全的來源。

  謝嘉樹,他來自一個龐大的世家大族,他有著他的沉重責任,他未來還有許許多多的路要走,而馮一一不敢想像那些路上的艱難險阻,她也不敢陪伴他走下去。

  馮一一受不了了,她太害怕了。

  請允許一個二十八歲的女孩子嚮往安穩平靜的日子。

  請允許一個燃盡了勇氣的人放棄愛情。

  馮媽在一旁繼續說著:「你現在想明白了也還不晚,說實話,像我們這種人家,你非要和那種大門大戶的較勁幹嘛?好的時候當然花團錦簇,可以後萬一真要有個什麼,我們扛得住人家一下還是兩下呀?趁早離遠點吧……好了,你別再哭了,」馮媽順手用手裡的廚房擦布給女兒擦了擦臉,「這次分手這事兒你做得對。」

  馮媽語氣十分堅定,令馮一一動盪的心安穩了不少。

  「媽……」她顫著聲,激烈的情緒、壓抑的哭泣,她嗓子已經全啞了:「我好難過……」

  「你難過啥?!」

  馮一一手裡抓著媽媽的袖子,崩潰的哭著:「我……拋棄了謝嘉樹。」

  是又一次,她又一次拋棄了謝嘉樹。

  本以為從前那次是她懵懂而滿懷犧牲精神的放棄,可到了現在她又一次離開他,她才明白自己潛意識裡的貪生怕死和懦弱無情。

  哪是什麼犧牲?根本是她無情無義的逃避和拋棄。

  馮一一說完這句更哭的喘不上來氣了,馮媽輕輕的嘆了口氣,嘴裡慢慢的說:「得了吧……一個男的,讓你遭罪,讓你為他哭成這樣,還是一回又一回,我就不信他一點錯都沒有。憑什麼只怪你?」

  馮媽居高臨下、酷拽狂霸:「別說你這些年為了他幹得那些蠢事兒了,就算你沒心沒肺無情無義、就算是你故意吊著他把他當凱子——那又怎麼了?談戀愛嘛,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說到底他一個男的,能有你損失大?」

  一旁馮一帆這時候也回過神了,雖然他心裡為他的嘉樹哥特別惋惜特別不甘,但是……「分就分了吧,你們倆在一起確實也是多災多難,姐你又那麼膽小,就別再折磨自己了吧。」

  我嘉樹哥也值得更好的!

  馮一一沒想到會從家人那裡得到這麼多的關注與支持,頓時又感動又悲痛,更加哭成了淚人。

  馮媽看她那樣兒也吃不成飯,索性趕她回屋睡覺去。

  **

  吃飯的時候馮爸忍不住問了句到底怎麼了,馮媽挺鎮定的告訴他說:「和男朋友分手了。沒大事,哭一哭過幾天就會好了。」

  「那個醫生啊?」馮爸挺惋惜的問。

  馮媽一愣,然後想起沈軒來也是很惋惜,嘆了口氣說:「不是那個醫生了,是謝嘉樹——一臉血的那個。」

  說一臉血馮爸立刻就想起來了,還是挺惋惜的:「那小子人不錯,為了救一一能拚命,挺不錯的啊。」

  馮一帆趁機說:「嘉樹哥可不止不錯!我姐被綁架那幾天他就沒合過眼,胃出血也是生生不吃東西熬出來的!你們沒看見他急的那樣兒,他心裡絕對是喜歡我姐喜歡的不得了!」

  「你們懂什麼!」馮媽罕見的對丈夫和兒子高聲說話:「喜歡能當飯吃啊?她是喜歡,我不也讓她喜歡了嗎?結果現在怎麼樣?姻緣這東西那是命中注定的,再喜歡你能強過命去啊?再喜歡、不合適過日子怎麼辦?」

  馮爸悶了一口酒,沒說話。馮一帆卻不服氣的說:「你這是偏見,你覺得嘉樹哥有錢就沒真心,你自己思想保守,就不想我姐高嫁。」

  馮媽輕輕瞪了兒子一眼,「你姐好不容易明白過來了,怎麼你倒是糊塗了!謝嘉樹、鄭翩翩,他們那種人生來就和咱們家的孩子不一樣,他們要干的事兒跟你們不同,走的路也不同,你們非要擠著跟他們一路走,當心摔跟頭!你看看你姐!」

  提起鄭翩翩,馮一帆頓時像是被堵住了嘴,再也不說話了。

  老房子的門都是薄薄的不隔音,飯廳裡說話的聲音,在房間裡的人聽得很清楚。吃完飯馮媽在廚房洗碗的時候,馮一一進來了。

  「哎?你睡醒了啊?餓不餓?我給你下個面條吧。」馮媽一邊洗碗一邊說。

  馮一一說不餓。她倒了杯水,站那兒慢慢的喝著,過了一會兒才說:「媽,我想去別的地方工作兩年,你能答應嗎?」

  馮媽洗碗的手都沒停,聲音很平靜的說:「你得答應我:三十歲之前找個穩妥的人結婚。」

  馮一一笑了笑,雖然只是微微的,但已經是她這幾天難得的由心而發的笑容了:「好的。」

  「嗯。那你去吧,散散心也好,換份工作也好……把日子過得好,我和你爸閉眼前別讓我們放心不下,就行。」

  「知道啦,媽媽!」

  「你不在家吃住,以後一個月不用交四千塊了,一半吧,每個月交兩千。」

  「……」

  **

  心裡想了很久的事情,渾身積攢了很久的勇氣,這下終於塵埃落定了,馮一一埋頭大吃了一碗麵,筋疲力盡又身心輕鬆的回房間繼續睡覺。

  房間裡沒有開燈,她在黑暗裡徑直走到床前躺下,床頭櫃上的手機正發出一閃一閃的光。

  是有未讀的短信。

  馮一一盯著那黑暗裡唯一的光,過了很久才伸手拿起手機。

  果然是謝嘉樹。

  只有一句話:「你到底要怎麼樣?」

  到底要我怎麼樣……你才能不離開我?

  馮一一側躺在床上,剛吃飽的胃裡沉甸甸的,有力的支撐著上方的心臟。

  她一個字一個字的回覆他,認真又堅定:「我想要平平安安的日子。我不能陪你風雨兼程,我沒有那個能力。你就當放過我吧。」

  我的勇氣天生比別人的要少,而我已經把它用完了。

  我絕對不要再被人抓走關起來或者看你在我面前吐血。

  我想與你天各一方、平安順遂。

  謝嘉樹回覆的非常快:「我保證以後不會再有人把你抓走!」

  馮一一毫不猶豫的反問:「怎麼保證?給我派很多保鏢嗎?像盛承光對子時那樣?我不願意那樣。」

  他沉默了很久。

  很久以後他才發來一個很簡單的問句:「你不願意和我同甘共苦,是嗎?」

  更別提生死與共了,是嗎?

  馮一一反覆的按亮手機,手心裡全是汗,手指都僵了。忽然她從床上爬起來,赤著腳走到窗邊,伸手輕輕拉開了一點點的窗簾——樓下街邊,路燈旁梧桐樹下面,熟悉的黑色車輛靜靜的停在那裡。駕駛室裡的人……只看得到一隻手臂,他穿著一件白色的T恤衫,手臂搭在方向盤上。

  馮一一那個「是。」發出去,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幻覺,她好像看到了駕駛室裡的人將頭埋進了雙臂中……良久良久,黑色的車緩緩開出梧桐樹的陰影,滑進了更深的黑夜裡。

  馮一一渾身虛脫的放下窗簾,人沿著牆慢慢的蹲下來、蹲下來……滿室都是黑夜,黎明大概再也不來了吧。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4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