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37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29T19:32:45
第 37 章

  栗子一共買了兩包,剛一回來就叫小酒窩趁熱送一包進去給「鄭小姐」吃。

  馮一一兩個小時前剛吃了酸菜魚,手邊還有一盒沒喝完的藍莓果粒優酪乳,正躺貴妃椅上看小酒窩給她挑選的言情小說,此時面前忽然捧上來一袋香氣四溢的糖炒栗子,隔著袋子摸一摸,裡頭還是熱的,馮一一此刻的心情簡直無法用語言形容了……

  外面那麼多人分一袋栗子,小酒窩想也知道自己出去只能分到幾顆,所以他暗搓搓的打算要膩在裡面,蹭馮一一的這袋吃。

  他吃得很香,一邊吃一邊歡快的對馮一一說:「你們G市的炒栗子比我們C市的好吃多了~」

  剛說完這句,他愣在了那裡。

  馮一一也愣了,簡直如遭雷擊,緩過神來連忙說:「……你剛才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小酒窩就蹲在她貴妃榻前面,這麼近的距離,放個屁都能聽得清清楚楚的好嗎……

  「哎呀~」他害羞的搓搓手,「我第一次出活兒,業務不熟練……哈!」

  馮一一都快哭了,哀求他說:「我剛才真的什麼都沒聽見,你就當我什麼都沒聽見好不好?」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所以就算我出去了以後我也不會告訴員警任何線索的!不要殺我!

  小酒窩看她嚇的臉都白了,連忙搖著手安慰她沒事的!

  「你別害怕,」小酒窩很真誠的說:「雖然要不到贖金,但是我們也不會傷害你的。」

  馮一一這下真的愣住了,急急的問:「怎麼會要不到贖金?你們聯絡上……了嗎?」

  小酒窩用很同情的眼神看著她,點頭說:「聯絡上了,但是……唉,有錢人比咱們還摳門呢。」

  馮一一著實倒吸一口涼氣!

  第一個念頭當然是不敢置信的——那是謝嘉樹啊!

  可是稍微冷靜下來一些了,她再想想:對啊,那是謝嘉樹,把她當做「送上門來、不睡白不睡」的謝嘉樹。

  馮一一低下了頭,表情已經分不出是冷笑還是欲哭。

  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從被帶到這裡到現在,她第一次感覺到了絕望。

  彷彿全身的血液都不再有溫度、涼了下來,馮一一甚至聽到它們在她血管裡緩緩流動的聲音,像是那種結了冰的河,靜水流深、沙沙作響。

  **

  驍爺身在其位,許多話只能點到即止。

  但是已經足夠了。

  因為在G市要找這樣一群人或許可以有許多個人託付,但是在C市,只要找一個人就可以最快最好的解決了——周燕回。

  盛承光有另一個好友言峻,言峻的母親出自周家,言峻的舅舅就是周燕回的親叔叔,所以盛承光的意思是立刻通知言峻,托他舅舅去給周燕回帶話找人。

  可沈軒阻止了盛承光,他說:「言峻的舅舅是周家正房生的,周燕回是外頭的私生子,他們之間沒那麼親。還是我來托周時照吧,周時照和周燕回本人關係非常好。」

  他們兩個梳理著人脈、商量著,馮一帆在一旁豎著耳朵聽著、乾著急,謝嘉樹卻從接了徐承驍那個電話起就一直沉默著,坐在那兒微皺著眉,手裡摩挲著手機,不知道是在想什麼。

  盛承光叫他:「嘉樹,過來商量一下。」

  謝嘉樹抬起目光,默了一默後靜靜的說:「不用找周燕回。」

  「什麼?!」另外三個異口同聲的問。

  謝嘉樹沒有回答他們,直接拿起電話撥了出去。

  盛承光他們就聽他對電話那頭的不知道是誰說:「我沒有去找明珠姐,因為我現在一點兒也不想追究,我找你是因為:我只想知道馮一一現在人在哪裡,只要她平安,一切都好商量。」

  電話那頭,顧陽那頭睡得迷迷糊糊的,本來還以為是陳安安的捉弄電話才接的,聽了這通話以後,他嘴角剛揚起的慵懶微笑消失無蹤:「把話說清楚。」

  「梁以清。有人幫她綁架了馮一一。我現在要知道馮一一被帶去了哪裡,現在立刻。」

  顧陽完全清醒了,一邊滾下床一邊說:「你別掛,稍等。」

  從房間出去,快步走到隔壁房間,顧陽抬腿一腳踢開房間門,劈頭就對從床上跳起來的梁越說:「你綁了馮一一?」

  梁越也睡呆了,半天反應過來,衝他弟「嘿嘿」一笑。

  顧陽一聽這事兒就知道沒有別人!

  真想沖上去給他兩腳,不過兄弟倆打架從小他就打不過丫的,而且現在也不是時候。

  「地點。」他簡略的說。

  梁越抓了抓亂糟糟頭髮,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扭著腰說:「放心吧,人好好的,我也是有腦子的……」

  「地點!」顧陽低吼,「要不要叫姨媽親自來問你?!」

  他們的姨媽就是顧明珠,傳說中相當於六個謝嘉雲力量的神奇女子。顧明珠和馮一一一樣也是盛承光女兒的乾媽,當年謝嘉樹和馮一一在C市陪小熊住了一年,和顧明珠一家來往頗多。

  一說到姨媽梁越就徹底醒了,老實的說出了貨倉的地點。

  顧陽正想再清楚的報一遍位址,電話已經掛斷了。

  床上,梁越撓著頭小心翼翼的問弟弟:「出什麼事兒了?我沒把人怎麼樣啊,好吃好喝供著呢……這不是因為她把清清氣成那樣,我就開個小玩笑嘛!本來我也打算今天就送她回去的。」

  顧陽一直不說話,梁越有點怵,嗓門越來越高:「怎麼了怎麼了啊!就許他們G市人欺負我們,還不許我還手了啊?」

  顧陽說話了,他說:「你知道我不問候你祖宗十八代的唯一原因是什麼嗎?」

  「什麼?」

  「因為我們是一個媽生的。」雖然我從小到大都特別懷疑這一點。

  **

  這個時間已經又是嶄新的一天開始了,朝陽從地平線上躍起,C市和G市都沐浴其中,暗夜迷霧在新鮮的陽光下逐漸散去。

  C市那邊顧陽頭疼著他家沒大腦的大哥,G市這邊謝嘉樹從醫院安保中心衝出去,盛承光、沈軒、馮一帆都追在他後頭,可誰也跑不過他。

  他現在這個狀態開車實在太危險,盛承光一邊追他一邊高聲叫車隊那邊的人按住他。

  可謝嘉樹簡直是把來人摔出去的,他飛快的衝進駕駛室,車衝出醫院大門時停車桿來不及抬起,他直接把整根停車桿攔腰撞斷了。

  簡直是動作電影裡的特技飛車,醫院的保安們全都跑了出來看熱鬧。

  「瘋了……」盛承光和沈軒同時喃喃。

  馮一帆卻一聲不吭的往另一輛車的駕駛室裡鑽,似乎要追隨謝嘉樹而去,不過他沒有那麼好的運氣,盛承光和沈軒一個按人一個拔鑰匙,把他拽出來塞進了後座,叫司機開車,趕緊追上謝嘉樹。

  **

  被綁架過的人才知道:每天太陽升起的時候,人其實比夜裡更加絕望。

  因為這太陽美的令人流淚,卻很有可能是她人生中最後一次升起了。

  馮一一以前也曾經非常怕死,但那只是害怕死亡,可現在——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渴望活著、活下去。

  她好想回家!愛情是多麼虛幻的感情,如何能與親情相比?她的家人就算沒有把她當做唯一摯愛,但是他們不會這麼輕易的拋棄她。

  能夠篤定不被人拋棄,是馮一一現在能夠想到的最幸福的事情。

  她願意回到平凡的生活裡,她甚至渴望著平凡的生活,她將按照父母的安排,嫁給在銀行工作的四十歲的男人,靠他和她每個月的工資,一起過日子、還房貸、孝順兩邊的老人。他們會生一個孩子,共同撫育孩子長大成人。夫妻感情淡一點有什麼關係?能夠相互依偎就夠了。

  昏昏沉沉的想像裡,那些畫面都像是鑲著金色的邊,安寧得美麗,馮一一恨不得一步跨進去。

  如果能夠跨進去,她想她一定不會後悔。

  「鄭小姐」在休息,門口兩個為她守夜的也都靠在那裡睡著了。小酒窩已經睡醒了,趴在桌上正在看一本言情小說,深藍色的封面上一個男人背著一個女孩子,正拾階而上。

  其他人一大早就出去了,去城裡買電話卡、給謝嘉樹打電話要錢。

  他們昨晚已經商量好了:今天回來的時候再買糖炒栗子,買三包。

  想到香甜軟糯的糖炒栗子,小酒窩情不自禁的把小說書蓋在臉上,陶醉無比的蹭了蹭。

  陶醉中,隱約聽到了汽車發動機的咆哮聲,由遠及近,速度極快!小酒窩很開心的跑出去迎接糖炒栗子,卻差點被撞死!

  還好他反應快,最後時刻連滾帶爬的躲到了一邊!

  那輛車開得跟火箭似的!一直衝進來哇!整個車頭都塞進了大門裡,兩邊反光鏡全都撞飛了,車身被鐵門卡住,隨著被嚇醒的守衛的哇哇大叫聲和輪胎磨地的尖利聲響,塞進大門的車掛上了倒檔,往後退開了半個車頭。

  車兩邊的門完全被刮的不像樣子了,可開車的人一點也不在乎,車門被重重推開,玻璃撞在鐵門上全碎了,駕駛室裡的人踩著空空的車窗框,攀著車門爬上了車頂,然後踩著車頂跳下擋風玻璃,「咚」一聲跳在引擎蓋上,又俐落的跳下了地。

  小酒窩躲在門後面看呆了:好……好帥!簡直就像剛才那本書裡為女主從天而降的言太子!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