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36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29T11:22:19
第 36 章

  鄭翩然能留在家裡看護妻小的保鏢都不是吃素的,馮一帆這麼大動靜,瞬間幾個大個子都衝了上來,三下兩下就把馮一帆按的牢牢的,沈軒連忙過去拉架,卻被客氣又蠻橫的擋住了。

  還是鄭翩翩救了馮一帆,叫她家的大個子們鬆開他。

  她饒有興趣的問英俊少年:「你姐姐被綁架了呀?你姐姐就是謝嘉樹女朋友哦?你親姐啊?哇……那一定也長特別漂亮!」

  大個子們下手重,馮一帆這會兒手臂疼的鑽心,又心亂如麻,簡直煩死了在他面前喋喋不休的鄭翩翩,朝她大吼:「你他媽煩不煩!滾開!」

  鄭翩然自己被冒犯時倒還好,妹妹被吼了,他眉頭一皺,手指微動,大個子們立刻又凶神惡煞的朝馮一帆靠近,鄭翩翩急了,張著手臂在那兒一疊聲的說:「你們想幹什麼!別老是動粗好不好?你們又不是打手!」

  不是……嗎?

  大個子們面面相覷。

  客廳裡場面亂成一團,盛承光又不是三頭六臂,管得了這個顧不上那個,頓時頭疼不已。其實以鄭翩然的身份地位,想打他和他家人主意的不知凡幾,他又不知道馮一一被綁架了,接到莫名其妙的綁匪電話,當然不會理會。

  況且他們來鄭家是登門拜訪找線索的,現在把人家家裡搞這麼亂,的確失禮。

  盛承光神情正經的對好友說:「翩然,今晚的事是我們得罪了,可是一帆他姐姐被人綁架了,他心裡著急,你就別跟年輕人計較了。馮一一是我老婆最好的朋友、我女兒的乾媽,你看在我們這麼多年交情的份上,先救人要緊。」

  盛承光這樣鄭重其事的提出「這麼多年交情」,鄭翩然對他翻了個白眼。

  先前鄭翩然派去追查那個電話的保鏢這時急步進來,在鄭翩然耳邊輕聲的報告說:「那個電話號碼沒有登記,恐怕追查起來很困難……」

  保鏢的聲音壓得很低,盛承光站得離鄭翩然近都沒聽得太清楚,那邊角落裡謝嘉樹卻發出了一聲輕笑。

  一聲輕笑,一直垂著眼睛、看似無動於衷的謝嘉樹抬起了目光。

  他倒是沒有像盛承光和沈軒擔心的那樣,掀桌子發飆或者上躥下跳,相反他的語氣平靜極了:「鄭翩然,你聽好:就算我們謝家非要選擇聯姻,也絕對不會是你們鄭家。我,絕對不會娶你的妹妹。」

  鄭翩然的神色瞬間冷了下來,連鄭翩翩都聽得愣住了,所有人都看著謝嘉樹。

  鄭家大廳裡燈壁輝煌,謝嘉樹的神情卻像一個人站在懸崖峭壁上。

  他說:「如果馮一一這次出了什麼事,你鄭翩然就算再手眼通天,我硬碰硬也要讓你陪她流血流淚。」

  盛承光厲聲喝止:「嘉樹!閉嘴!」

  謝嘉樹冷淡的看了他一眼,對馮一帆抬了抬下巴,「一帆,我們走。」

  **

  鄭翩然絕對不是什麼好惹的人物,況且這事兒他事先不知情、事後立刻著人調查,已經算幫忙的了,謝嘉樹盛怒之下甩了那麼他一臉狠話,鄭翩然什麼時候被這麼對待過?氣的臉色鐵青!

  盛承光和沈軒從鄭家出來,上了車以後兩個人都累的癱在那裡。

  沈軒揉著眉心苦笑說:「謝嘉樹現在可真是……」

  盛承光想著自己家中懷孕的妻子,搖頭嘆氣說:「也不能全怪他。」

  兩個人累的都不再說話。

  這三天兩夜熬得人簡直心力交瘁,因為怕耽誤了最佳救援時間,誰都沒有去睡過覺,但是盛承光和沈軒都會抽空靠在哪裡眯一會兒——畢竟再著急,人的身體是有承受極限的。

  可謝嘉樹好像沒有這個極限似的,快八十個小時了,沒見他打過一個盹,而且越是時間長他看起來越是冷靜。

  冷靜的……可怕。

  車平穩的行駛著,車內昏昏暗暗的,兩個男人都閉著眼睛看起來睡著了,過了一會兒,盛承光忽然聽到好友聲音低低的叫了一聲他名字。

  「嗯?」盛承光閉著眼睛,簡短的答應。

  「我之前怎麼都想不通,現在我明白馮一一為什麼那麼執迷不悔了。」

  盛承光沒有睜開眼睛,只聽沈軒聲音越來越低:「我把她當做未來人生的一種可能,謝嘉樹……他把馮一一當做整個未來。」

  昏暗的車裡好久都是安靜的沉默。沈軒靠在座椅裡,看著窗外迅速倒退的景色,他的身體很疲憊,心裡很苦澀。

  良久,盛承光伸手拍了拍他肩膀。

  沈軒沒有回頭,苦笑起來。

  **

  謝嘉樹帶著馮一帆走出鄭家,依舊上車回醫院去,那裡的安保中心現在是他們臨時的聚集點。

  路上謝嘉樹給馮一一公司的老總打了個電話,言辭很客氣的幫馮一一請了一個長假。

  馮一帆在一邊聽著,電話掛了以後他問謝嘉樹:「幹嘛幫我姐請假?」

  謝嘉樹看著車窗外掠過的樹,語氣尋常的說:「無故曠工是要被開除的,等她回來了她肯定要繼續上班,做生不如做熟嘛,她挺喜歡現在這公司的。」

  馮一帆聽著聽著眼睛都紅了,剛才在鄭家不顧一切的男孩子,眼下紅著眼睛、咬著牙根忍著眼淚,脖子梗的直直的。

  過了會兒,謝嘉樹目光從窗外收回,見馮一帆這幅樣子,嘆了口氣,對他說:「別擔心,就算她回不來了,我會替她照顧你,還有你們的父母。」

  「滾!」馮一帆咬牙切齒的衝他吼說:「你怎麼替我姐照顧我們?!」

  誰也不可能替代我的姐姐。

  可謝嘉樹居然還笑了,很輕鬆似的:「我把我的財產全都留給你。」

  他現在的財產應該夠馮家人花幾輩子的了。

  反正他們霸著馮一一也不過是為了錢。

  而他自己的家人,他媽媽有自己的生活,他姐姐有自己的家庭,她們都不需要他的財產。

  謝嘉樹瘋狂而冷靜的安排好了一切,甚至已經在腦海裡草擬了遺囑修改,打算一會兒有空就寫下來發給他的律師。

  他上一次立遺囑是在美國,那時候他遭遇了很凶險的一次危機,也是類似這樣幾天幾夜不能睡覺,為保險起見他立了一個遺囑,安排了那時候他手頭僅有的幾處房產和長樂集團的股份。

  其實當年他去美國的時候也是失去了馮一一,也是萬念俱灰,甚至那時候比現在更恨更怨。那時候謝嘉樹曾經想過這輩子再也不要和馮一一相見,或者衣錦還鄉在她面前炫耀一番,然後再此生不見。

  其實此生不見,不就等於是她在他的世界裡消失了嗎?那和現在有什麼不一樣呢?

  為什麼他現在感覺比以往的任何一刻都更接近死亡?

  謝嘉樹在巨大虛空的高處搖搖欲墜,卻覺得輕鬆,越感覺接近臨界點他越是放鬆……

  她回不來又有什麼關係呢?她在哪裡,他就去找她。

  徐承驍的電話切斷了謝嘉樹瘋狂的腦內。

  驍爺朗朗的聲音此刻對於謝嘉樹來說不吝於仙樂:「事情有點眉目了……陳易風把人送過來,我『問』了一下,買賊贓的那個司機說話有口音,應該是從C市過來的。」

  謝嘉樹身子坐得筆直,眼中精光令整個車裡都亮了幾分:「驍爺!多謝了!」

  「客氣啥!我這邊已經找了C市XXXXXX的李岩,他會在他們的系統裡派人手幫忙我們找。另外——」徐承驍點到即止。

  「我明白!我這就去和承光哥他們商量!」

  **

  這時候G市市郊的一個貨倉群中,一群人渾然不知自己已經快暴露了,正聚在一起吃剛才路上買的糖炒栗子。

  給鄭翩然打電話的那個豪邁聲音是個大鬍子男,這時候一臉鬱悶的吐出一坨栗子殼,罵道:「媽的!居然叫我們撕票!還有沒有人性了?!」

  你們兄妹以後還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一旁蹲著的大鬍子手下也很發愁,嘴裡嚼著香噴噴的栗子,口齒不清的說:「老大,你說咱們是不是弄錯人了?」

  「不可能!」大鬍子往嘴裡扔了個栗子,啊嗚啊嗚的嚼,「上面不是說的很清楚嘛!謝嘉樹的未婚妻嘛!我們不是親眼看著他倆過夜的嘛……早上出來的時候那個親熱喲,坐個電梯女的還要男的抱著呢~」

  「咦……」手下們發出受不了的嫌棄聲。

  大鬍子嘿嘿嘿的笑,又吐出一坨栗子皮,下結論說:「肯定不是一個媽生的!豪門恩怨啥的!」

  手下們蹲成一排在那兒一邊吃栗子一邊齊刷刷的點頭。

  「叫我們請她出來『散散心』住兩天,不許動粗、不許用藥,連繩子都不給用!嘖嘖!要不是鄭小姐修養好、配合度高,這事兒還真不好辦!」說起這個,大鬍子挺委屈也挺慶幸的,往嘴裡一口氣扔了兩個大栗子,「你們說!咱們好不容易出趟活兒,不能真就這麼放人吧?白給她管這麼多頓飯了啊?!」

  她一頓飯吃那麼多呢!

  「老大!要不我們給謝嘉樹打電話吧?妹妹不是親的,老婆總是他睡的。」

  「這個……上面當初說了不准我們動謝嘉樹來著,」大鬍子鬱悶的想了想,一揮手傲然說:「不管了!你去找謝嘉樹的電話!咱們起碼把買栗子的錢要回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