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30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26T20:07:58
第 30 章

  馮一一昨晚一時瘋癲摔了手機,今天清醒過來了不免肉疼,她問馮一帆要了個他淘汰下來的舊手機,上班路上補了張卡,湊合著用還挺好的。

  去公司拿了這個月要和盛氏結算的資料,然後她去了盛氏。

  盛承光最近春風得意馬蹄疾,秘書室的氣氛也跟著輕鬆起來,見老闆娘的閨蜜來了,笑著把她請進去。

  盛總正琢磨著今晚上給子時做什麼吃,見馮一一來了笑著對她說:「你最近忙什麼呢,怎麼好久不去我們家裡吃飯了?子時昨晚還在念叨你,說打你手機也不通,她有點擔心。」

  秘書進來上茶,盛承光擺擺手,示意他自己來,秘書小姐羨慕的沖馮一一笑了笑,立刻走出去關上了門。

  門關上後,馮一一嘆了口氣說:「我手機昨晚被我自己給摔了。」

  盛承光泡著茶,隨口問了句「怎麼了?」

  「昨晚我媽把我趕出家門,我給謝嘉樹打電話,沒想到是一個女孩子接的,我一時神經病就把手機摔碎了。」她語氣平靜的像在講別人的故事:「那個女孩子以為我是鄭翩翩,她還說她知道鄭翩翩是謝嘉樹的未婚妻。」

  盛承光泡茶的手微微一頓,接著又繼續。

  馮一一靜靜等了一會兒,說:「我認識子時的時間比你還久,比認識謝嘉樹還久,在你和謝嘉樹都沒有出現的時候,我和子時是對方最大的支撐力量。所以請你相信我心疼子時的心,她現在懷孕了,我不會拿我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去煩她的。我就想知道實情,你就告訴我吧,我想知道這個婚約是不是真的。」

  「你既然說起當初認識的時候,我認識你可比認識子時更早。」盛承光泡好了一壺茶,拿起一杯遞給她,溫聲說:「事關你的終身大事,我不可能知道了還瞞著你,這麼多年你叫我一聲『老大』,我不會那麼對你的。」

  眼眶熱熱漲漲的,在清茶的香氣和熱氣裡,馮一一突然掉下了眼淚。

  這些日子發生了那麼多事,在馮媽面前、在謝嘉樹面前,她都沒有這麼哭過。

  她這最後一搏,姿態有多麼決絕心裡面就有多麼辛苦,可她不敢對任何人說,她怕被人嘲笑,被人說「你活該」。

  她都不敢哭。

  可是此刻在盛承光面前,馮一一突然覺得自己頂不住了,哭的無聲無息卻撕心裂肺的。

  盛承光看她坐那兒垂著頭啪嗒啪嗒一直掉眼淚,心裡也跟著不好受起來。人自己一幸福就容易同情別人,何況馮一一是子時最好的朋友,認識這麼多年,他也算看著她成長起來。

  「別哭了,擦一擦吧。」盛承光起身把紙巾盒拿過來,抽了兩張遞給她,他對她說:「昨晚上的事兒我倒是知道一些,你想聽的話我就告訴你。」

  馮一一將臉埋在手中,鼻音濃重的「嗯」了一聲。

  「昨晚上有一個晚會,F.D是主辦方,邀請了很多人,謝嘉樹中途突然退場,還拽著他手下剛簽約的一個小明星。」

  這段馮一一知道,個中隱情她甚至比盛承光還清楚。

  盛承光看她神情鎮定,繼續說了下去:「那個小明星叫梁以清。梁飛凡你聽說過吧?以前你們陪著子時和小熊在C市的時候一定聽說過他。梁以清就是他的堂侄女兒,小姑娘想進娛樂圈玩票,梁飛凡就託了人把她塞進了F.D,現在大概是看上謝嘉樹了。」

  馮一一說:「我想知道鄭翩翩的事。」

  「鄭翩翩……是鄭翩然的堂妹。鄭翩然父母早逝,是鄭翩翩的父親撐著鄭家、養大了鄭翩然,又把鄭家交還給鄭翩然,所以鄭翩然對鄭翩翩比親妹妹還要疼愛。」盛承光說到這裡心裡不免嘆氣,梁以清也好鄭翩翩也罷,都比馮一一會投胎。

  「鄭翩然前幾年就開始張羅著給翩翩挑女婿了,謝嘉樹這次回來以後確實也有傳聞說鄭翩然挑中了他,鄭家和謝家很有可能會聯姻。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定論,儘是些傳言。」

  鄭家、謝家、聯姻,這些詞全都閃閃發光,閃的馮一一眼睛都睜不開。

  盛承光聽到的只是傳言,她卻是見過鄭翩翩本人的:漂亮可愛、知書達理的女孩子,坐在那裡與謝嘉樹輕聲細語的交談,登對極了。

  她垂著眼睛閉了一會兒,抬頭冷靜的問盛承光:「依你看這事兒會成麼?」

  盛承光心裡讚了一句膽小鬼長進了,給她分析說:「謝家姐弟倆看著風光,其實無依無靠,謝嘉雲當年為什麼遲疑?就是怕她不聯姻的話就要輪到謝嘉樹。因為他們姐弟倆想要坐穩長樂集團的位置,聯姻是勢必要走的一條路,現在謝嘉雲已經嫁了葉祁遠——」

  「所以你的結論是他會聯姻。」馮一一忍不住打斷。

  「不,我並不能下肯定的結論,謝嘉樹……他的變數太多了。」盛承光說,「最大的變數可能就是你。」

  馮一一用手掌根緩緩揉著哭腫了的眼睛,笑得既苦澀又諷刺。

  「我不是豁不出去,我都已經做到這個份上了,還有什麼可害怕的呢?」馮一一捂著眼睛輕輕的說:「我就是怕……誤人誤己。」

  我怕我是錯的,怕耽誤他的一生。

  我怕他是錯的,怕最後落個老死不相往來。

  我怕我和他之間會有人不幸福。

  **

  謝嘉樹昨晚在陰冷的樓道里站了一整夜,早晨在車上他說頭疼並不全是撒嬌。後來馬不停蹄的處理工作室事務、說服震懾大洋彼岸的眾股東、應付他姐……一圈忙完,他額頭已經滾燙滾燙了。

  助理先生是最先發現他家老闆身體不舒服的,因為送進去的午餐只喝了一杯咖啡,其他原樣沒動。

  他關切的問他家老闆:「謝總,您要不要休息一會兒?」

  「不用……今天接下來還有什麼安排?」謝嘉樹神情如常的簽著一遝合同。

  助理先生翻了翻預約事項說:「您今天下午還有兩個約,一個啟中集團、一個明陽實業,評估組認為他們投資咱們的可能性不足百分之二十。您看要不要索性推掉?」

  「不用。」謝嘉樹推了推簽完的合同:「把這些拿出去,你出去吧。」

  在美國那會兒最艱難的時候,謝嘉樹經常兩天睡三個小時,助理先生已經習慣他這工作狂魔的樣子了,沒有再勸,出去安排接下來的事情了。

  下午四點的時候,明陽實業的副總起身告辭,謝嘉樹客氣又周到的與她握手告別,那位副總一握住他的手就吃驚的說:「謝總不舒服嗎?怎麼手上這麼燙?」

  謝嘉樹這會兒其實聽人說話都覺得聲音很遠,暈暈乎乎的笑著對她說:「是有點發燒,本來要去醫院的,想著好不容易才約到您的時間,改期不好……謝謝您關心!」

  皮相一等一英俊的男人,漂亮的雙眼皮因為高燒困頓變成迷糊的三層了,就這麼軟乎乎的看著你,笑……四十多歲的女強人當即最後那點猶豫都打消了,心中已決定回去就約下次簽合同的時間。

  謝嘉樹當然不知道,但還是周到的親自送她出去。送走了客人,他轉身回去時靠在門上,半閉著眼睛,很不舒服的樣子……助理先生見狀連忙過來扶他:「謝總?您怎麼樣?」

  謝嘉樹擺擺手,懶洋洋的吩咐說:「叫司機備車。」

  「送您去醫院吧?!」

  謝嘉樹心裡想著一整天都沒打電話給他的人,十分憤怒十分不爽,靠在那裡不說話,沉默著。

  助理先生略一想就猜到了老闆是為了什麼鬧彆扭,體貼的問:「我給馮小姐打個電話吧?總得有人照顧您。」

  高燒的美男子眨了眨眼睛,沒有說「好」,但往外走時腳步比剛才有力多了。

  聰明勇敢的助理先生立刻撥通了熟記於心的號碼:「喂?馮小姐您好,是這樣的……」

  **

  助理先生把他家老闆形容的奄奄一息、行將就木,但馮一一知道要真那麼嚴重他就沒空給她打電話了。所以她處理完手頭的工作,下班打了卡才開車去謝嘉樹那個公寓。

  一進門,玄關那裡一雙皮鞋踢的東一隻西一隻,他的包丟在地上。馮一一歸置好了進去找他,發現他睡在客臥。

  還是前幾天她住這裡時的床單和被子。他抱著枕頭趴在那裡睡著了,可身上衣服還穿的好好的,黑色長風衣纏在身上可能令他不舒服極了,睡著了還皺著眉頭,手裡揪著一團扯開的領帶。

  誰能看著這樣的謝嘉樹而不心軟?

  馮一一心裡嘆著氣,彎腰輕輕拍他肩膀,輕聲叫他:「嘉樹、嘉樹!」

  他沒反應,馮一一有點著急了,伸手去探他額頭,滾燙的!

  她著急的坐在他身邊,扶著他臉急聲叫他:「嘉樹!醒醒!聽得到我說話嗎?」

  情急之下靠得他很近,所以後腦勺被人一壓,她立刻就撞在了他臉上,嘴唇恰好貼著他的。

  謝嘉樹張嘴在她唇上咬了一口,放開時他舒坦的嘆了口氣,鼻息撲在馮一一臉頰上,滾燙。

  馮一一撐著起來,他也睜開了眼睛,眼睛裡都是紅的了。

  他就那樣紅著眼睛、委委屈屈的看著她。

  當真是此時無聲勝有聲。

  馮一一怔怔看著他,不知道是在想什麼,換做平常謝嘉樹肯定生氣了,可他現在一點力氣都沒有,只能軟趴趴的蹭著床單,痛苦的哼。

  馮一一心裡的複雜情緒被這哼聲擾的丁點想不起來了,俯下去抱他,問:「家裡有體溫計嗎?」他真的燒的很厲害。

  謝嘉樹不肯說,還故意做緊閉嘴巴的欠揍樣子給她看,馮一一多問了幾遍,他蠻橫暴力的一揮手,軟綿綿的手卻掉在了她懷裡……謝嘉樹很不滿又很不甘的嗚嚥了一聲,閉上眼睛朝她揚起了臉,臉上神情痛苦又委屈。

  這讓馮一一實在忍不住低頭在他臉上親,柔聲的哄他:「你發燒了,告訴我醫藥箱在哪裡好嗎?不然我要送你去醫院。」

  「不去……不去醫院!」他閉著眼睛啞聲嘟囔,整個人往她身上貼。

  她身上是正常體溫,涼涼的好舒服,謝嘉樹把手伸進她衣服裡,四處游移,臉因為亢奮而更紅了……馮一一費力的一邊捉他手一邊哄他,最後交易達成的內容是她躺下來讓他抱著摸一會兒,他就告訴她醫藥箱在哪裡。

  可當馮一一真的躺進他懷裡,接下來就不是她說了算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